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前传
  5. Vol.1
  6. 繁体版

Vol.1
2017-06-23 22:43:03

		

Vol.1
教会的钟声响了。这口模仿国外著名教会制造的钟,算得上是这所以小学,初中,高中一体化教育而闻名,且在日本也首屈一指的名门『私立风华学院』的一大特色。但对于懒散地躺在校舍背后的草坪上打盹的少女来说,它的功用只不过是代替闹钟而已。
——总算放学了么……
一下课,眼看着整个校园开始弥漫起放学后特有的喧嚣气氛,这名身穿初等部制服的少女也爬起身来。
玖我夏树,风华学院初等部3年F组学生。
『嗯……』夏树伸了个懒腰,长长的黑发在背上随意垂下,毫无赘肉的苗条身材尽显无遗。与之相应的……胸前似乎稍显单薄,但她那被制服包裹着的柔软四肢搭配这类似水手服的样式,却隐隐显露出只属于这个年龄的少女所特有的青涩之美。
『夏树,你又逃课了?』背后有人在叫她。不用听那软润如玉的京都腔也该知道,能这样直接称呼夏树的,全学校只有一个。
『上午我是忍住了没有出来的,也有好好计算出席日数,你可没理由训斥我哦,静留。』夏树转过身来说道。而站在她面前这个身穿高中部制服的少女,却以分明流露出成年女性的性感姿色和气质。
藤乃静留,高中部2年级在读,可以说是这所学校中唯一一个能称作夏树『朋友』的人。
『还是这么让人伤脑筋呢……不过……』她嫣然地笑着走近夏树,食指在夏树脸上轻轻游走。『这也正是我喜欢的地方。』
『……!』夏树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呵呵,脸红了……真是的,夏树简直太可爱了。』
静留微笑着不依不饶,惹得气急败坏的夏树一把打掉了她已滑至下颚的手,涨红了脸朝她怒『啊——!够了,你这家伙每次都这样……捉弄我就那么好玩么?』
『对呀。』静留的回答依然如此轻松,可怜的夏树再也没力气跟他继续较劲了。
——真是的,这个女人……!
是的,面对着在平时有意识地以『冷酷』,『难以接近』的形象示人的夏树,还能这样随性自如的接近的,除了这位静留学姐,再无他人。
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不,应该就像刚才说得那样吧,捉弄,以某种手段捉弄夏树。不管怎么威吓,不管态度多么冷淡,夏树坚持的步调都总会被打乱,等回过神来,已经被静留摆了一道。
要命的是夏树自己竟不觉得这样很讨厌,这对一向刻意与周围人保持距离的她来说,也算一种反常了。
『被你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会害羞呦……』
『少来了!你这家伙真是……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夏树赶紧反问回去,就像在自欺欺人。
『事情么,其实说不说都无所谓……就是,迫水老师在找你。夏树你最近都是骑摩托车来学校吧?执行部把警告意见提到迫水老师那里去了。』
『珠洲城……』夏树不爽的撅了下嘴。前几天就因为骑着摩托车来上学而被这个以『全学校最热血的执行部部员,却总是做无用功』闻名的珠洲城遥逮个正着,还被她狠狠数落了一番。
『看来你是被麻烦的人盯上了呀。没办法,执行部现在处于强制管理时期……迫水老师也很为难呢。』
『强制管理时期?发生什么事了?』
执行部,隶属于学生会,专门维持风纪和维护学校治安的部门。一般来说,会进入强制管理时期,都是因为学校出现了异常的事态。
『听说最近学校里有野狗出没,强制管理就是为了这个。』随着说话声出现的是迫水开治——夏树的班主任。敦实的肥胖身材,像顶着个鸟窝一样的爆炸头,外表的视觉冲击十分强烈,但为人老实本分,是『无害』的老师——这是夏树的评价。
『野狗……?』
『嗯,而且个儿很大。』
看着迫水一副认真描述的样子,夏树脸上浮现出鄙夷的笑:『哼,又是幽灵又是怪物的……这间学校还真是话题不断啊。』
『拥有历史的学校的附属物——不如这样说。』
『啊?』
『玖我同学,摩托车的事,拜托你还是尽快解决吧?校规里写得很清楚,禁止骑摩托车上学哦。对吧?藤乃同学,你也来劝劝她嘛。』
『可能的话我也想阻止她呀……不过您觉得她会听吗?』
『说的也是……玖我同学是很固执的人呐。』
『嗯,的确。』
『真伤脑筋啊。』
无可奈何相视的两人。
『……喂,我就站在这里,拜托你们别自顾自地说下去!』
『话虽如此,可是夏树,我们说了你也要肯听才行呀。』
『就是啊,课也不去上……』
『呃……』没想到这两人竟来夹击的,夏树开始面露窘色。
但迫水这是冷不丁地凑上来,用只有夏树能听见的音量轻声地说道:『而且啊,最好也别在深夜的繁华街市上徘徊以及出入于聚集了一些奇怪家伙的酒吧了哦,尤其是你这样的公主殿下。』
『啊……!』
——为什么他连这个都知道?
被迫水这么一说,惊慌的夏树好不容易才保持了镇定。脚一个没站稳,就能表明他说的是真的了。
『……你,你说什么?』夏树连忙装出冷静的样子反问道。
『总之我已经提醒你了,还请你引起重视。』迫水苦笑了一下,『班上学生的操行可影响着我的奖金评定啊。』
依旧是平时那种商量的口气,说罢了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手帕擦着汗离开了。
『…………』
怀着满腹狐疑,夏树目送着他远去……为什么迫水会知道?而且称呼自己为『公主』这似乎在哪听过……?
『夏树?脸色这么可怕,怎么了吗?』
『啊,啊啊……没什么,我今天先回去了。』
一眼就看出夏树是在刻意隐瞒,静留不由得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盈盈笑意:『要回去了?真可惜,我还想和夏树你一起呆久一会儿呢……』一边说着,身子已经朝夏树猛地偎了过去,看起来就像从后面抱住了她……
软软的感觉真好呢,夏树的身体……
『喂……静留!你,你撞疼我啦!』
『你说什么?』
『那个……唔……哎,你还得意起来了!快放手!』
这一次,静留乖乖的放开了夏树,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
但调戏攻势依旧不减:『最近你选的内衣都是规规矩矩的嘛,我感觉到了呦。』
『傻瓜!』羞得满脸通红的夏树已经忍无可忍,丢下这句话便怒气冲冲的朝树林方向直奔而去。
好像,摩托车还停在这里吧……望着夏树的背影,静留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等一下嘛夏树,要换吗?我可以帮你哦。』静留继续发挥着她捉弄夏树的本事,只听得远处传来夏树『吵死了,别过来!!!』的恼怒骂声,但这让静留笑得更开心了,干脆也追了上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隐匿在林中树木上方的一个人,默默目睹了这一场面的全过程。
『——呵呵呵……马上要开始了哦,公主殿下们……首先就是你,夏树……』
横坐在树枝间,身穿初中部制服的白发少年飘然说道,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