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前传
  5. Vol.2
  6. 繁体版

Vol.2
2017-06-23 22:43:03

		

Vol.2
『……一番地?是那些家伙的名字吗?』
『嗯。是正式的名称还是只是一个统称我还不清楚……反正似乎是叫这个名字。』
度过放学后的喧嚣,数小时后,夏树出现在月杜町——临近学校所在的风华镇的繁华街市——一家名为『Rorschach』的酒吧吧台。
『一番地……』夏树重复了一遍,如同压抑着兴奋一般地咬牙切齿。
自从那一夜妈妈死了以后,夏树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向夺去妈妈生命的组织复仇!只是这样而已。于是为了这个目的不断磨练自己,一点一点地搜寻线索,追查可能和妈妈有关联的组织……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是,站在实际的角度,她也明白自己区区一个女初中生,能够做的实在是非常有限。经常干出一些毫无道理的事情,也遇到过危险,但这么久了还是完全没摸出组织的底细。日复一日,夏树被这种无力感折磨得疲惫不堪。
幸而努力总算迎来了转机,上天让她遇见了他——此时正坐在吧台上距离夏树一个空位处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山田。
出身不明,山田这个名字估计也是捏造出来的,而且也不是日本人,据说原本是某个国家的间谍,但夏树对此毫不介意。这个叫山田的男人,通晓黑暗世界的一切事情,只要付给相当的报酬,不管合法非法,他都能为你提供需要的信息和武器。对夏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就在今天她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获得了这个存在至今的可疑组织的名称。
一番地。这就是那个利用并杀害了妈妈的组织名称么……
很不可思议呢,一直以来就像在捕捉云彩一样的目标,如今只是得知了它的名字,但心里竟立即涌起一股充实感。
完全没理会夏树呼之欲出的兴奋情绪,山田淡淡地继续说着:『这帮家伙似乎很难对付啊,搞不好可能还会给这个国家招来敌人。』
『国家……?』
『嗯,印象中他们的势力是已经深入到了政府中枢的……当然这也完全是我的直觉啦。』
『…………』
对于妈妈的死,虽然当时夏树一直拼命地上门质问,但他们却完全把这当成意外来处理,这多少能让人感觉到什么。果然还是……
尽管如此,夏树仍然露出了坚强的笑容:『这不是很有趣么?我倒要试试看。』
『唔……』一向少有表情变化的山田,听了这话也饶有兴味地抽了抽嘴角,接着亮出下一张牌。
『高次元物质化能力,有听说过么?』
……这个词!夏树心里一惊。高次元物质化能力,妈妈在那里面从事的研究,应该就是这个名!
『Highly-advanccedMateriallsingEquipment……通称HiME。他们一直在寻找拥有这种能力的人。』
——公主……?
有时候,妈妈就是这样叫自己的,而研究所的那帮黑衣人也是称呼自己为『公主』,『公主殿下』。好像妈妈本来是给出生于八月的夏树取名为汉字的『夏姬』(Natsuhime),后来由于爸爸的喜好才改成了平假名。但她似乎对那个字有着执念吧,还是经常称夏树为『我的公主』。
而那个时候,自己一直以为这只是个绰号……
『他们把拥有这种力量的人都聚集到风华学院——知道吧?就是邻镇的那所贵族学校。』
『……』听到山田口中说出的竟然是自己就读的学校,夏树已经难掩惊愕之情,情绪激动地问道:『你刚刚说‘力量’?具体到底是什么力量?』
『不知道,那个我还没调查清楚。』
『是吗……那就麻烦你再继续调查。』夏树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从吧台上推到山田面前。
但山田没有接,像在犹豫什么似的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意外地提起了工作之外的问题。
『基本上我是从不探听委托人隐私的,但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
『是什么?』
『你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追查那种组织?那可不是供你们初中生消遣着好玩的。』
『…………』
『不小心点的话,恐怕会没命哦。这不是吓你。』山田轻轻晃着手里的酒杯,融化的冰块在里面发出『咣当』的清脆声响。
『没关系,我就是为此而活着。看着吧,我会把那帮家伙揪出来一举消灭的。』夏树低沉的话音里充斥着杀意。
山田倒吸了一口凉气,凝视着夏树那还是很清澈的眼睛,此时那目光里又多了一道凶光。这不禁令他想起被教诲要为国家出力,而自己也对此深信不疑的那段荒谬却又灿烂的日子……
——真是了不起的小姑娘呢,都不把危险放在眼里……
收回视线,山田伸手将信封揣进了怀里:『一有新情况,我会马上联络你的。』
『……知道了。』伴随着这简短的回应,夏树拿起安全帽从吧台的位子上站起来。
紧身皮革连身衣勾勒出的身体曲线,已经表明她终于开始渐渐拥有成熟的体态,但那只属于少女的柔弱身形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晰可见。然而座位上的山田并没有津津有味的观察这些,在他看来,夏树全身散发着的那股扑面而来的紧张气息现在又加深了一层,同时竟也令自己催生出一种无法丢开不管的情绪。
——像我这样的人,真的有必要为情面去铤而走险么?
苦笑。
对夏树说的话并不是恐吓。实际上,从对这个叫『一番地』的组织展开调查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人给缠上了。对付这个倒是不难,但不晓得他们是不是耍了什么手段,目前密探工作其他种类的生意,大体上处于行情看好的状态。
——不过挺有意思的……好久没遇到值得这样紧追不放的对手了。
山田感到心里燃起一簇久违了的昏黄火焰——不远处,窗玻璃被风刮得使劲摇晃,不知是否正踌躇着是熄灭它,还是助长它燃烧。
……
夏树走出店门,一脚跨上停在小巷里的摩托车,并将长发束起来戴上安全帽。
这辆入手尚不足一个月的心爱摩托,跟以前爸爸骑的那辆一样都是外国货(度卡迪)。至于为什么要选这个车型,夏树自己也说不清。真要问个究竟的话,就是因为自己很恨他。
妈妈死后,这位被自己称为爸爸的男人便丢下独自住院身负重伤的夏树,自己一个人离开了。夏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本来父母性格就合不来,看上去根本不可能成立一个美满的家庭,但两人在夏树面前却一直表现出很和睦的样子。
爸爸喜欢摩托,钟爱80年代的英式摇滚,引用乐队的名称给爱犬起名叫『迪兰2世』;辗转于国外,将自己的贸易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就算忙,也会在闲暇时带着夏树出去旅行或野炊……
夏树曾经好喜欢爸爸。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不可原谅。
他现在正在外国和别的女人一起生活,好像都没有登记,但他和那女人的关系,据说是在妈妈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了的。
不过,倒是很厚道地一直有给夏树寄来养育费——而且作为一名独生女的生活费来讲,已经多得有点过分了。买这辆摩托车的费用,支付山田的情报费都是从这里来的。
爸爸寄来的钱,其实丢进阴沟里也没关系。但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这笔钱,自己还得为生活费四处奔波,报仇这种事更是连想都别想!
依靠自己憎恨的父亲来为母亲报仇么……?
不,这恐怕应该算是夏树在为自己幸福的孩提时代报仇吧。
安全帽底下浮现出一幅仿佛在自嘲的表情。片刻后,夏树拧了拧油门,启动摩托飞驰而去。
伴随着厚重浑浊的低鸣,摩托车在月杜町的昏暗小巷中疾驰,很快上了和风华镇相接的沿海小路。
头顶上的晴朗星空,满月旁——看起来就像在它旁边一样的那颗红色星星,忽闪着夺目的光芒。
『夏树,能看到那颗星星的事,不可以对任何人说哦……』
从小时候起就一直看着那颗只有自己能看到的红色星星,妈妈万般嘱咐绝对不能将这件事对别人透露半个字。
——妈妈,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呢?
在心里这样问着自己的夏树,此时突然想起了之前山田说的话。
『高次元物质化能力。通称HIME——』
『——他们把拥有这种力量的人都聚集到风华学园。』
既是意外,又莫名的觉得可以理解。
——那所学校果然是有问题……
不曾间断的怪物风波,最近的传言是大型野狗了么。而那个叫迫水的老师的话,也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仔细想想,自己会来到这所学校就读,好像是有点不太对劲。当时,夏树顺应爸爸的希望提出想考私立中学,小学的班主任立即就强烈建议她去风华学园。
『即使你没提出来,我也打算向你推荐的。这里有推荐表格哦,我觉得那边的条件很适合你——』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确是一脸兴奋的样子。
『HIME吗……』但这个词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
——看着吧,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翻过这座山,映入眼帘的便是通往风华镇的路。
街道上早已恢复宁静,静静耸立在山坡斜面的学园,在柔和的月光下浮现出一个朦胧的投影,和周围静寂的夜色相融合,宛如一座异世界的宫殿。
仿佛在向这片夜色发起挑战,夏树定了定神,开始加大马力。在一阵响彻夜之街市的轰鸣声中,摩托车已经跑上了那条连接学园的坡路。
……
就在这时,学校后山突然传来一声悠长的剧烈嚎叫,仿佛在回应摩托车的轰鸣。但引擎的巨响将这声音完全盖住了,夏树并没有听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