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前传
  5. Vol.7
  6. 繁体版

Vol.7
2017-06-23 22:43:03

		

Vol.7
『……就是那辆车么……』身穿骑手服的夏树站在连接那一端与此地的巨型桥头,凝视着一辆疑似目标的车。
『嗯,车尾号码也一致,没错了。』一边举着双筒望远镜的山田边看边回答道。
『……不过,你是认真的吗?我说过了,这可是一项完美的犯罪。』
『你在顾忌什么?就照我说的做。』夏树的嘴巴还是这么厉害。
『了解……你还真是个了不起的犯人啊。』
山田脸上挂着浅笑,对他这句评价,夏树没说出口,直接在心里面嘀咕了。
——说不定只是意气用事呢……
自静留出任学生会长以来,好几个月过去了,夏树也升到了高中部。这期间,学校里发生的怪异袭击事件频率有所上升,夏树和迪兰就遭遇到好几次弃兽,打倒了好多只。甚至也出现过差点死掉的危急情况,但值得庆幸的是每次到最后都能化险为夷。
然而,对一番地真正目的和组织实力的调查还是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实在教人很无力。
之后终于见到理事长——那个叫风花真白,年龄只有11岁但说话老成的小女孩。也曾情绪激动地质问过她关于一番地和HIME的事,意外的是她倒很爽快地承认了事实,并委托夏树帮忙消灭弃兽。从她的话来看,似乎消灭弃兽就是HIME被聚集到此地的理由。
——不,应该还有别的什么……
即使如此,夏树仍然没有停止对一番地的怀疑。
不,应该说根本没办法停止怀疑才对。
他们召集HIME一定还有别的企图,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消灭弃兽,一开始说清楚不就好了么?完全没必要为了把人聚到学校,还费尽心机地在背后搞这么多事情。
——他们不把HIME聚集到这里誓不罢休。
这是自己经历了无数次战斗后得出的结论。
然后,四月份也快结束的时候,夏树在学生会室里静留的终端控制器中发现一份转校生的通知书。这个叫美袋命,将进入初中部就读的转校生,到来的时间太不符合常理了,而且业余越来越惹人注意。再次去迫水那边问个究竟的时候,他终于坦白——
的确是有新的HIME到学校来了。
『OK,其他车辆的紧闭已经确认,前后300米内不会有障碍物出现。』
『……明白了。』
夏树跨上摩托车,拧动油门。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摩托车飞似的冲了出去。
目标的车正开往桥中央。
——虽然现在处于被动位置,但栅栏还没有打开……那样的话,就等到桥这边开始摇晃了再进攻吧。
有了这样的想法,反正只要等在水边防止有HIME到来就行了,这也是为了这个女孩好。
夏树唤出魔导具,用枪口对准了车的轮胎。
经过不断的战斗,这把仿佛已渐渐成为身体的一部分的枪,就算摩托处于疾驰状态,也能以数厘米的精度命中目标。
——会怎么样呢?……就当是一次赌博吧。
阴差阳错地,夏树扣动了扳机。子弹如愿击中轮胎,车子失去了平衡,一开始斜着滑行了一段,最后以翻车告终。
夏树停下摩托车,回头看了一眼那辆车。已经四轮朝天的车,不久引擎声也停了下来,就像陷入死寂一样湮没了声息。
接着,屏息凝视的数秒钟过去……
从车里走出一个瘦小的身影,是命穿水手服的少女。她应该就是转校生美袋命了。
——而且搞不好也是……HIME。
这一预感在瞬间的疑惑之后立即得到了确认。
少女手中握着一把和她身材极不相称的巨型大剑,而她瘦小的身躯里充满了熊熊斗志……不,是慑人的杀气。
——已经觉醒了吗……?哼,好像被那帮家伙骗了……
夏树苦笑,静静地握起枪。
桥上,两名少女展开了对峙。
时近黄昏,隐隐约约开始出现的月亮,独自俯瞰着天空下的两人。而在他旁边发光的红星,也瞬间闪烁了一下。
尾声~舞HiME第25话~
现在想想,那时和命的第一次战斗,也许恰恰就是真正的开端。
伴随着这痛苦的思绪,夏树再一次来到了埋葬了妈妈生命的悬崖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颗如今仿佛被月亮所覆盖,闪烁着不祥光芒的媛星。
——如果当时不作战而是一直呆在那里,又会怎么样呢……?
或者说,如果没有执意去追赶从桥上掉下去,被自己害得负了伤的命……
——命运会发生变化吗……?
但这种想法,也未免太后知了。
那时的自己什么都不明白,也没有想去弄明白。静留的感情,HIME的事情,还有最重要的——自己的事情,都是如此。
『那么聪慧的女性为什么会干出那种事?我也只能自行想象……但是,玖我博士非常重视你,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迫水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静静地说道。
是想安慰人么。体贴的声音林人觉得可气,却又莫名的有点欣慰。
『我只相信我自己心中的母亲,所以……这就够了。』夏树微微地笑着。
妈妈是怀着怎样的想法和西亚斯财团联系,为什么又要带着自己逃走,所有的真相都已沉睡在这悬崖底下了。
——那么,我也只能相信了……相信妈妈是为了救我,即使那是一种错误的判断……
『也许,人就是因为有最重要的东西……因为真的把它看得很重要,所以才造成了迷失,误会……』
『……也许吧。藤乃同学……那个……爱上了你,也是把你看得很重要所以才……』
静留对于自己寄予的思念。因为自己拒绝了她的感情,所以才崩溃了。
爱情……对于还没真正想要和谁在一起的夏树来说,似乎是太过遥远的东西。
不,在得知了静留所表现出的激情以及舞衣和诗帆各自对佑一的感情后,如今更感觉到这个词的可怕。
『那样的话……我……不会谈恋爱。』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人会想要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呢?而且这种感情为什么会如此强烈,并拥有令人疯狂的力量?
不过,虽然对这思念的强烈程度感到可怕,但有人对自己说喜欢——能够被一个人如此渴望,心里会觉得很高兴也是事实。
『但是,大概也正因为这样,人们才能生存下去吧……』迫水不经意的自言自语,说明他自己现在也有着想要保护的东西吧。愚蠢的想法啊……
『呵呵……』想到这,夏树忍不住笑了。
还有武田对自己的心意,虽然稍微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但现在想起来其实是那么纯洁和令人怀念。随着学校关门,离开此地的武田曾发过一条『谢谢你,对不起』的短信,便再也没有音讯了。
但是有一个人,夏树是必须真的必须接收她的心意,即使无法理解,也要尽力去接受她。
——那样的话,我也决定好要走的路了。
即使那样并不是静留想要的。
因为夏树是真的很喜欢静留啊!
『祝你好运……』迫水轻轻地说着离开了。
背对着悬崖,说不定,她的思念也已经被海水吞没了。
波澜起伏,连绵不绝。
偶尔在悬崖上激起一层浪花,又顷刻间化作碎片散去。
海风吹拂着夏树的漆黑长发肆意飘扬。被渐渐西下的夕阳浸染了一身柔暖光芒的橙色制服,也在这海风的拨弄下徐徐飘动着。
夏树独自一人静静地仰望着头顶上的媛星。
——然后,命运的时刻终于到了。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