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7日 木
  6. 繁体版

7月7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7日木
朔夜:“那个那个,哥哥”
高村:“恩?”
在吃完特制手做饭团喝完茶后,朔夜对我说。因为这时我正拿着味噌,出于礼貌我把它放回了桌上。
朔夜:“H——!!”
高村:“什,什么……!?”
把味噌放回去是正确的……
月读:“喵~!”
连你也……
朔夜:“因为昨天晚上,你很~晚才回来不是吗”
高村:“恩……但是你,为什么要说那是H啊”
听了朔夜突然说出的话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我接着问了她后,这次不知为何她红了脸。
朔夜:“没有为什么。在深夜干的事当然就是H咯”
她害羞的说着。
高村:“你在说什么呐……所以我才说朔夜还是个孩子嘛……”
朔夜:“啊~!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你是大人了吧!?哥哥在昨天晚上已经晋升为大人了吧!?”
高村:“别说这些让人听了不舒服的话,我只是在街上转了转而已。”
朔夜:“真的?”
高村:“我也没办法说谎的不是吗……大体上真正H的人都是早上才回来的”
朔夜:“是,是这样吗!?”
高村:“恩,就是这样”
朔夜:“唉~……所以早上回家才会成为话题的啊”
高村:“你,你在哪里和别人聊这个了!?”
嵯峨野:“咳咳!”
月读:“喵喵!”
高村:“呃,哎呀……”
嵯峨野:“快到出发的时间了,高村先生”
嵯峨野先生的眼睛在对我说着不要对小孩子说这些无关的话。我也用眼神向他道歉。他又传来这样就好的眼神。我用眼神向他示意我要出发了。他又向我示意走好。
朔夜:“你们在互相看什么呢?”
嵯峨野:“咳咳,接下来我要收拾残局了……你们两人走好”
高村:“好的,我走了”
朔夜:“我走了!”
朔夜:“呐呐,哥哥!虽然我已经原谅你昨天的事了——”
高村:“是,是么……”
我难道是站在希望她原谅我的立场上吗……
朔夜:“所以今天你要早点回来哦。就像要争取第一名那样快!”
高村:“为什么?今天并不是朔夜的生日或者其他什么日子吧”
朔夜:“但是,是七夕啦,所以我想和哥哥一起庆祝”
高村:“七夕?是嘛……被你一提醒,发现今天还真的是七夕呐”
朔夜:“对对,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要快点回来哦”
朔夜是在想象今天晚上的事吧,非常期待似的笑了。看到朔夜天真无邪地笑容,我感到很安心。不过说到七夕……
高村:“好,今天就干些关于七夕的事吧”
朔夜:“哎?干什么?”
高村:“上课的内容”
朔夜:“七夕的事!?哇~好像很值得期待哦”
双眼闪闪发光。
朔夜:“真好呐,哥哥上课的班级有很多有趣的课……要是我也能在哥哥的班级上课就好了”
高村:“我以前不也已经教过你很多有趣的事了吗?”
明明还只是几年前的事,那时的朔夜还完全是个小小孩,我也还很年轻。……话说回来,我现在也还是很年轻的!而且朔夜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孩子……比如说她刚才所作出的反应。那么……昨晚那个名叫结城的少女已经是大人了吗?……不会的吧,那孩子还像个孩子一般。
朔夜:“哥哥?”
高村:“啊,恩,不好意思,我们稍稍走快些吧,我还要准备一下临时教材的讲义呢”
朔夜:“下次一定要教我哦,还有一定要早点回来哦”
高村:“恩,我知道了啦”
朔夜:“呵呵呵,算了,上课的事我会忍忍的,恩,因为之后就是一对一的个人教程了,要手把手的教哦”
高村:“哈,哈哈……”
她露出了那么可爱的表情,还说要手把手地上课……
朔夜:“怎么了?你脸全红了哦”
呜,这也就是说我还差得远了么……
高村:“没什么……哎,恩?那是……”
对方也正好发现了我们。
舞衣:“早上好,老师,小朔夜”
朔夜:“早上好,小舞衣”
高村:“早上好,鴇羽”
舞衣:“关系那么好的一起来学校,不会被执行部或是教务主任啰嗦吗?”
高村:“我说……我们是……——哇”
朔夜:“不是那样的啊~~”
朔夜很开心地勾住了我的手腕。
舞衣:“唉……受不了,真是个意想不到的不良教师……”
高村:“鴇、鴇羽!这是误会!”
舞衣:“不过,也没关系……因为我今天心情非常好”
说着鴇羽望向了天空。
高村:“恩?天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望向同一片天空。朔夜也在身边向上看去。
高村:“什么都没有哦?非常晴朗的天空”
舞衣:“唉……老师,这不是挺好吗”
高村:“因为晴天?”
舞衣:“今天是什么日子?”
高村:“今天是七夕……啊!原来如此”
舞衣:“因为不是晴天的话就见不到了啊……”
七夕传说,织女和牛郎么。
高村:“哈哈哈,鴇羽也是个和自己的脸不太相符的浪漫——”
高村:“哇!?”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用拟音来表示什么的感觉。因为愤怒而颤抖着的浪漫主义者,紧握着拳头很有气势地站着。
朔夜:“刚刚是哥哥不好哦……”
舞衣:“你~说~谁~是~不适合当浪漫主义者的暴力份子!?”
高村:“没,我没说!我没说的那么——”
呯——
高村:“好痛啊”
高村:“好,我想今天就暂时把古事记放在一边,来上一次别的内容。来,这个,和平时一样的讲义。”
我把讲义发给最前排的学生。虽然是早晨在准备室里赶出来的,但我想这些也足够了。在回过身说话的同时,我在黑板上写上了大大的文字,‘七夕’‘乞巧奠’‘相扑节会’。
高村:“根据我个人经验来看,女孩子们似乎都对‘七夕’抱有很大的兴趣……在刚听说七夕的事的时候大家应该都还是孩子,所以也就是说大家那时应该都还没有情人吧,说起在小竹叶或诗签上自己的所爱,我想今天就先从这个‘乞巧奠’开始说。说起这个,那么原本就已经听说过‘乞巧奠’的人有多少呢?”
班级一同:“…………”
举手的只有3、4个人而已。
高村:“从理论上说明,日语中七夕TANABATA的读法,是有‘TANAHATA(织布机)之女’而来的。织布的女人,也就是织女、织姬的意思。在原本的大陆中,出现了除魔的风俗,也就是在7月7日举行的‘乞巧奠’,之后又传到本国——与牛郎织女传说放在一起讲,七夕出现的契机可能就是现在所说的星祭。而且,单纯的说避邪之物是无线的,从织布的特性来看,其中也含有祈愿其技术更加精进的意思。织布是无线的,其中既包含了技术又包含了手艺,就好比是跳舞,诗歌和管弦,写书作画。大家今晚都祈祷一下自己的文武上进也不错哦。虽然是先从大陆传来的,但刚传来的时候是宫中才办的事,那会成为七夕,是因为之后传向了平民。顺便说一下今天的上课内容其实也和古事记有关,请看讲义的第二页。”
教室里响起了嚓嚓地翻书声。
高村:“在古事记中,也记载了牛郎织女的故事。那么,‘乞巧奠’就先说到这里,我想接下来就由这个开始说起。”
说着,我指向黑板上写着的‘相扑节会’几个字。
高村:“好,有谁知道这个怎么读吗?我看看……那个……”
说着,我放下手,望向点名册。虽然我本想叫表情复杂的鴇羽或玖我来回答的……正在这时,我在名册上第一眼看到的名字是深优·葛丽亚。因为是第一眼就看到的名字,也没办法,我爽气地叫起了深优来回答。
高村:“好,那么深优·葛丽亚,你知道吗?”
深优毫无声音的站了起来,用平时一样平静的声音回答道。
深优:“是SUMAINOSECHIE”
高村:“好,正如你所说,谢谢”
舞衣:“唉?刚刚那是什么?居住的设计?”
鴇羽转身向身边的同学说悄悄话,是想逃避我的视线吧。
班级一同:“…………”
是她自己故意这么说的么,全班都能清楚地听见她的声音。不过我也就放她一马,也算是武士的同情吧……
高村:“咳咳,是SUMAINOSECHIE吧,那么这个‘相扑节会’到底是什么呢?就如它的书面意思,是和相扑有关的事情,以前是在宫中举行相扑,来占卜那一年的凶与吉。这个‘相扑节会’之所以是在7月7日举办,只是单纯的因为要在收获的季节之前举行,而7月7日又正好有祭祀。若‘乞巧奠’是‘文’的形式的话,那么相扑就是‘武’的形式,正好与文武双全这一观点相符。而且作为正式的宫中行事,‘相扑节会’是平安时代时每年都会举行的。虽然大家有可能会忘记这堂课,但因为这也是一堂关于历史古文的课,所以相扑节会在万叶集中也读得到。和平时一样,让我们来看一下资料上的这首诗。顺便说一下,大家在诗签上写上愿望这一风俗是从江户时代开始的,是一项新生事物。那么,以上就是关于7月7日祭典的介绍,就像刚开始上课时我所说的,这些都是一些概论。要是有人想要深入地了解这些的话,可以去图书馆查一查,来问我也没有问题。那么虽然时间还早,但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里。”
在学生们的欢呼声中,我离开了教室。
(7月7日午休)
午休的时候我离开喧噪,想去安静的地方休息,于是便去了没有学生在的地方……
高村:“呼……”
碧:“怎么啦,居然在叹气”
高村:“啊,不是,只是有些累罢了”
碧:“真是的,工作什么的要知道适可而止才会有好的效果噢”
高村:“哈,哈啊……”
碧老师还是和以前一样很轻松的样子,但是这样总比含含糊糊要好,这时我想起了大学时代里的一位教授。之后我一边悠闲自在地享受午休,一边准备下节课要用的资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碧:“来啦~”
高村:“美袋……”
在门的另一边,出现了美袋的身影。
命:“有人叫我,所以来了”
碧:“是是,叫你来的就是我。小命,过来这里吧~”
碧老师呵呵笑着,向美袋招手,美袋则脚步蹒跚地来到她桌子旁边站着。
碧:“那么,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命:“为什么?”
碧:“上周我上课时所说的东西还记得吗”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说教吧,这么看来碧老师还是有些像教师的地方的。我么,就先低下头,然后静静地看看他们在说什么吧。
命:“不记得了”
碧:“就是,我不是上了节关于江户时代的课吗?”
命:“……发髻?”
碧:“……就是说这个的时候,还发了讲义给你们噢?”
命:“……武士剧?”
碧:“御船,真好呐……不对!”
要作为美袋的对手还真不容易呐,虽然很想笑但还是忍住了,真是很辛苦。
命:“是燕返吧!”
碧:“——还有居合斩噢”
命:“居合斩的话,怎样读取它的时机爷爷有教过我噢”
碧:“……时机嘛。所有事物的起源都是有契机的,就是被称为瞬间的东西”
命:“恩,世间所有的事物都会随着时间而流逝,我也听说要干一件事时都有它的时机存在”
碧:“恩恩,每次都相同的景色是不存在的,也不会有相同的风吹过,能感受到这些的话,也是一种风雅吧”
命:“爷爷就时常在廊边吟给我听哦”
碧:“我明白我明白,我也时常会有这种感受。在不经意间,季节就在我眼前像被夺走般不停变换着。读读现任留下来的俳句,虽然不能与他们同在一处场景,但却好像能体会到那时的风和景色。唉,好像有些像吃团子了。”
命:“团子啊,我最喜欢吃的是草莓大福!”
碧:“草莓大福啊,那个也很好吃的,糯米做的大福和酸酸甜甜的草莓加在一起那味道最棒了!”
命:“恩!碧也明白它的美味啊”
碧:“当然咯,小命一直吃的吗?是去买的?”
命:“不是买的话,恭司就不会给我了”
碧:“恭司君?”
命:“恩,只要对恭司说他就会买草莓大福给我哦”
碧:“骗人,真的假的?”
……等,等一下。
碧:“恭司君~我好想吃草莓大福呀~酸酸甜甜好吃的草莓大福~”
高村:“……为什么啊,为什么非要我去买不可啊?”
碧:“哎~因为你不是也给小命买了吗?”
高村:“美袋不还只是个孩子么。而且我还时常照顾她……”
命:“唔,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哦!爷爷说过,我已经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了”
碧:“我其实也还只是个孩子~”
高村:“……那准备当孩子当道几岁啊”
碧:“十七——不对,十三岁~”
喂喂,还要接下去啊?
高村:“不可能会有十三岁的老师的啦”
碧:“理事长不也才十一岁嘛~恭司君,你想把我和她分开来算吗?我哭给你看噢?”
……真的假的,十三岁——不,应该只有五岁左右吧?在我看来。
命:“恭司,我也想吃草莓大福了!”
碧:“看吧,我会泡好茶等你的”
我不能,就这样输了……虽然一直这么想着,但我好像一点也没有胜利的希望。如果继续逞强,这样下去自己的工作也会完成不了的话也不太好。
高村:“我知道了,只有这一次噢”
碧:“我知道啦~”
高村:“碧老师欠的这份人情是一定要还的哦”
碧老师用露齿的笑容代替了回答,挥动着双手。看来,在这里最没有魄力就是我自己的弱点吧……
高村:“呃,好好想想,确实应该是正在进行着对美袋的说教才对啊!?”
碧:“啊咧?速度还真快啊”
高村:“碧老师!你是为了要教育一下美袋才叫她来的不是吗?现在不是考虑大福的时候……不是吗”
碧:“啊,这么说来……因为小命的卷子没有交上来所以就不能统计了”
命:“布丁?我也喜欢布丁!恭司!我还想吃布丁!”
碧:“啊,那个话题先停下!这是个严肃的话题,认真MODE!”
命:“碧,钟声响了噢,我必须要回去上下一节课了”
碧:“哎?等,等一下……”
命:“那么,恭司,碧,BYEBYE”
碧:“啊,呃……”
高村:“……那么,碧老师,因为我也有课”
碧:“连恭司君也……真是的,谁也不信了,我要把买来的草莓大福都抢过来”
只见碧老师很有气势的走出了准备室。
高村:“……真是个很有精神的人呐,真是的”
本来想叹口气的,但我却不由得笑了起来。
高村:“恩~……这些该怎么办呢……”
迫水:“是在准备明天上课的内容吗?高村老师”
高村:“恩,是的,虽然我每次都有发提纲给学生,但要完成这份提纲确实最花时间的工作……”
迫水:“我,这个是……这个想法不错呢,我也试试用这种方法上课吧”
高村:“恩,这很有用哦,而且学生也会理解的更深刻些”
迫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并不大的社会科准备室中,我和迫水老师二人正在为准备课程的事而忙碌。碧老师这时好像正好有事。……是去上课了吗?不过和我并没什么关系。
迫水:“话说回来今天是七夕……是期望恋爱能有成就的日子呢”
高村:“呃……是的……”
因为我并没料到迫水老师会说出恋爱成就什么的,我微妙的模糊的回答了他。
迫水:“2月和七夕在学生中反响都特别大,高村老师也要注意下哦?”
高村:“哈,哈……”
不要在暗中向学生出手哦?我想他是指的这个吧。
高村:“那,那么……迫水老师要茶吗?我去帮你倒吧”
为了缓解这微妙的气氛,我走向简易的厨房。
迫水:“啊,真是谢谢,那就拜托了”
哗哗哗,拿出杯子拿掉瓶塞,把水倒进杯子。简易厨房在准备室最里面,哪里还有一扇窗。完全是夏天的天空,而且还非常晴朗。这么一来牛郎和织女也能安心地在一起了吧。虽然太阳还没有落山,但已经可以看见白色模糊的月亮了。要是接下去能变成既耀眼又美丽的星空就好了……
迫水:“高村老师你,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女性呢?”
高村:“唉!?还,还没有……”
迫水:“哎呀,虽然在学院中确实有些麻烦,但要是不在意的话,到我现在的年龄也是很快的事哦”
高村:“哈哈哈……我会注意的。”
倒完了茶,我再一次望向天空。白色的月亮……说起月亮,可能是以为它,所以才产生了像竹取物语那样各种各样有趣的奇闻异事。
——正想着这些时。
高村:“咦?”
刚才那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月亮旁边有什么东西像红宝石般闪出了红光?我看得很清楚。
迫水:“恩?高村老师你怎么了?为什么看着天呢”
高村:“啊,不,没什么……”
迫水:“哈……”
高村:“不,我感到在刚刚的一瞬,月亮边上好像有什么东西闪出了红光……”
迫水:“……呃”
高村:“没什么,我想应该是飞机之类的东西,又或许是我完全看错了吧”
迫水:“原来如此……是啊,或许就是这样”
一瞬间表情严肃的迫水老师,马上又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拿出了喝茶时吃的点心。
迫水:“正好,我的朋友刚从京都寄来了哪里的名产生八桥”
我在迫水老师和自己的桌子上分别放下茶,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迫水:“不过,喝茶还是的时候还是先把工作放在一边,慢慢享受吧”
他露出了‘最喜欢悠闲自在了’的表情,对我说。
(7月7日放课后)
在回家之前,去了名为Lindenbaum的店里,想在那里喝点东西。想了想鴇羽也有可能在那里,虽然有些担心,但也不用真的那么在意,在那里要有大人的样子。
茜:“欢迎光临,您要点些什么?老师”
高村:“一杯咖啡,谢谢”
正在这里打工的日暮,莞然地笑着帮我点单。???:“噢噢,恭司!这里”
一边用手帕擦着手,一边向这里打招呼,在床边的座位哪里,传来了美袋的声音。因为机会难得,于是我坐了过去。
高村:“怎么啦美袋,独自在这个地方,不回宿舍去吗?”
命:“因为今天舞衣会晚些回来,所以叫我到这里来吃晚饭”
原来如此,那么,今天鴇羽应该不在。我一边注意四周,也没有发现和她相似的人。
命:“恭司也是来吃完饭的吧?一起吃吧”
高村:“不,我……只是来这里稍微休息一下”
今天,朔夜还在家里等着,从早上就开始‘因为今晚是七夕!’不停地说着。
西:“让您久等了,这是咖啡,还有,小命点的芝士汉堡套餐和乌冬”
命:“噢!我都等不及了”
看着桌上排着的菜,她的眼睛闪闪发光,和她之前的重量级便当一样,要吃大量的食物。
命:“啊唔,唔……恭司只吃这些吗?”
高村:“因为家里也准备好食物了,今天又是七夕,要和大家一起吃!和朔夜。”
命:“七夕吗……确实,我听舞衣也提起过,她还说要买小竹子回来”
高村:“哎,鴇羽也还是有点罗曼蒂克的地方的嘛”
命:“还说了晚上要一起许愿,恭司会许什么愿呢?”
高村:“我?我会——说的也是啊……虽然有很多,但是美袋是不会明白的吧”
命:“听不懂也行,告诉我吧”
高村:“那么,恩……果然还没有决定好”
命:“是么……真可惜啊,我很想听呐”
高村:“也许,虽然是七夕,但是应该会祝大家身体健康什么的”
命:“恩,这是最重要的事啦”
高村:“还有什么特别的愿望的话,到了夜里再想吧。那么,美袋也会许下很多愿望吧?”
命:“当然咯。难得是能实现自己愿望的日子,我会许很多愿望哦”
……虽不是这样就必定会实现愿望,该这么说吧,这并不是只要想想就能实现的事。
命:“因为想吃许许多多的草莓大福,那明天的便当,只要草莓大福就行了!”
那就是说她想要用草莓大福把那巨大的便当盒都塞满咯……光是想想一下就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呐。
命:“还有要和物业永远都那么要好”
高村:“你很喜欢鴇羽把”
命:“恩!最喜欢舞衣啦!我也喜欢恭司哦”
被中学生说了‘喜欢’,不由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虽然美袋说的‘喜欢’,并不是那种喜欢。
命:“所以,我也会许‘要和恭司永远都那么要好’的愿望”
高村:“…………”
命:“怎么了?”
高村:“美袋,那个,你没有叫甜点,要吃吗?”
命:“甜,甜点!?宴会里的那种吗?”
高村:“恩,应该是吧”
命:“哦!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哦!要蜂蜜抹茶冰激凌,巧克力香蕉船,还有草莓大福,各一份!”
……不由的,美袋虽然毅然贪婪地点了那么多,不过事先告诉了她我的预算,真是太有用了。美袋刚刚才大口大口吃掉了之前点的食物,只后的甜点也就和她说的一样,似乎‘甜食是消化在另一个胃里的’。
命:“啊唔,唔……很好吃哦,恭司,谢谢啦”
高村:“高兴就好”
命:“对恭司的愿望,我会倾注念力努力的许的!”
高村:“哈哈,谢谢”
命:“——不过,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愿望,还是哥哥的事情”
高村:“因为你正在找他吗?”
命:“恩。我今晚上准备对着星星这么说‘请一定要让我遇上哥哥’。对我来说仅有的思念就只有哥哥而已了,若是为了哥哥,就能让我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斗了。”
美袋每次在说到自己哥哥的时候,总会流露出平时见不到的忧郁的神情。那种说不出的寂寞感和痛苦,根本联想不到平时的她,现在在我面前的只是个柔弱的少女罢了。
命:“我想和哥哥一起吃饭,一起睡在同一个被我里,说很多话,还想让他教我很多事……”
高村:“美袋……”
命:“所以,今天我准备许许许多多愿望!就算是一点点也好,恭司也要帮帮我哦,一起许愿希望我能见到哥哥”
高村:“恩,我知道了”
美袋在听了我的回答后,露出了保额别安心的表情,刚刚停下的双手又开始动了起来,开始吃食物。
命:“啊唔……唔……唔……”
是七夕吗……今晚各种各样不同人的思念,都将被传达到空中吧。说实话虽然不是许了愿就一定能实现,但一直祈祷的话,相信总有一天会实现……不,是一定能将它实现。我是这么认为的。
高村:“美袋,要是能见到自己的哥哥就好了”
嘴边还邋遢地沾着冰激凌的美袋很高兴地恩恩点着头。
在吃晚饭的时候,外面已经变得很凉了。朔夜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了屋顶。
高村:“真厉害啊,看到了这些装饰品后,我感觉一下子很激动”
朔夜:“哇,真意外”
高村:“哎?意外什么?”
朔夜:“因为我认为哥哥,在看到这些之后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这是竹子吧,熊猫吃的’比如会说这些。”
高村:“你到底认为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呐,真是的……”
朔夜:“给!哥哥!”
高村:“恩?”
朔夜:“这是诗签哦,给你笔。”
高村:“噢,是嘛,原来如此”
朔夜给我白色的诗签和笔。
高村:“那么……该写些什么好呢……”
朔夜:“恩~……”
朔夜一脸认真地考虑着。与竹子一起装饰着屋檐的风铃摇晃着。质感透明的铃声,送来了夏夜中清澈的风凉感。
高村:“恩,这个氛围真不错”
我指着风铃说。
朔夜:“呐呐,这个风铃的声音很可爱吧?”
高村:“声音?恩,虽然很好听……不过……很可爱吗?”
原本说声音很可爱我就已经不能理解了。
朔夜:“绝对很可爱的,这个风铃的声音,哥哥是不会明白的吧……”
朔夜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朔夜:“不过月亮也很漂亮呢~”
高村:“是啊……”
这次她望着天空说。虽然不知它刚才是怎么样的,但我知道它一直都照耀着我们。
高村:“不过,一个一个地过年中的节日,我想这么个干对文化也很有好处”
我想出了一些很有风韵的话。
高村:“率先说出要祝福七夕的朔夜很伟大哦”
朔夜:“唉?真的?”
高村:“恩恩”
嵯峨野:“不过,虽然有8成的准备工作都是由哦我来做的……”
朔夜:“啊,萨基真是的……”
嵯峨野先生站在我们背后,拿着盘子。
嵯峨野:“好,我会送上茶和大福,除此之外,差不多没有其他的事了吧?”
高村:“晚饭还没有消化掉,我只要茶就行了。”
嵯峨野:“小姐呢?”
朔夜:“我当然要吃大福!豆大福好像很美味~”
嵯峨野说完‘我明白了’后,把盘子放在了我和朔夜之间。在盘子里,有着热茶与许许多多大福。
月读:“喵喵~!”
月读突然从嵯峨野先生的脚下窜了出来。
朔夜:“啊,月读,月读也要吃大福吗?”
月读:“喵!”
朔夜:“吃吧”
月读从朔夜手中拿过大福,用前爪一点点地啃着。
月读:“喵,喵喵……”
不过这是当然的吧,大福是饼。
月读:“喵,喵~……”
因为切不下来,它拼命努力着。
高村:“这家伙,不会因为被大福噎着了而死吧?”
朔夜:“哎!?不,不会吧…………月读,果然你还是别吃为好,还给我吧”
虽然朔夜伸出了手,但月读为了保住大福而转过了身去,再次拼命咬着。
月读:“喵~……”
高村:“不过……没关系的话还是给它吧”
朔夜:“和我一样,很喜欢吃大福呢”
嵯峨野:“那么,高村先生,小姐,要是还有其他吩咐就请教我吧”
高村:“啊,嵯峨野先生,十分感谢”
朔夜:“谢谢,连这个忙也帮了”
朔夜把手伸向竹装饰说。嵯峨野先生亲切地笑着并轻轻地点了点头,回到了屋子。
朔夜:“接……下来……”
朔夜再次盯着诗签,念叨着。我也和她一样念叨着。恩~……恩~……地说着。
朔夜:“呼,可是,愿望是无尽的吧”
朔夜轻轻地叹了口气说。
高村:“有无尽的愿望是很正常的哦,要选其中最重要的”
朔夜:“恩,也是呢……可是,自己不想失去的那些愿望,是不可能合并成一个的”
高村:“恩,也是呐……”
在这世间……竟都是些难以割舍的事物。为了自己……为了所爱的人,和最重要的人……为了自己的家……这世间,都是一些难以割舍的事物。
朔夜:“该怎么办呢……”
之后又再次认真地想了起来,朔夜她呜呜地念叨着。暂时就这么过了一会儿,朔夜拿起了笔,开始在诗签上写起了什么。
高村:“恩?已经决定了吗?结果你到底想写什么呢?”
朔夜:“不行不行!不能看!哥哥写好了给我看我才给你看”
她慌忙地将诗签藏了起来。
高村:“呼……是么,那么稍微等等”
之后我甩开了种种烦恼,开始在诗签上写下愿望。‘希望天河教授早日归来’,不管怎么说,最初想到的也只有这么写了。既是为了朔夜,当然,也是为了我自己。
朔夜:“让我看让我看!啊,哥哥是写父亲的事啊”
高村:“恩,真的不管怎样都好,至少应该回来露露脸嘛,教授还真是令人操心……”
朔夜:“哈哈,不让人操心的父亲,那就不是父亲了哦”
高村:“哈哈哈,说的也是呢,对了朔夜,你最后到底写了什么了?”
朔夜:“恩……好,给你看,你要感谢我哦”
高村:“拿来拿来……”
朔夜给了我她的诗签。用女孩子可爱的文字写下了这些字。‘希望哥哥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高村:“你,你啊~”
朔夜:“我不这么写的话,我想哥哥就很难成为一名好教师了哦”
高村:“什么啊,真是不信任我,真想让你看看我上课的样子”
朔夜:“我也很想看哦”
朔夜的笑容显得很复杂。
高村:“……”
朔夜:“……”
寂静中,朔夜抬头望向夜空。
朔夜:“真是……太好了”
高村:“……什么?”
朔夜:“你看,织姬能和彦星相会了不是吗?”
高村:“恩……是啊”
朔夜:“因为是一年之后的再会嘛……不过一年之前的七夕是不是个晴天我已经不记得了”
高村:“恩,是啊……”
朔夜:“希望,明年的今天也不要下雨就好了……”
高村:“……”
明年……明年的我会是怎么样的呢?教授会回到这里吗?我们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天空。天之河。那些世上平安的人们是不是也和我们有着同样的思念,然后正在望着这片夜空呢?在朔夜的内心深处,她肯定是希望着父亲能早日归来的,平时只是将它完全隐藏起来了罢了……这种时候,就不会再隐藏这份心情,寂寞的感觉会慢慢地流露出来。我自己,多多少少都想帮助她。嵯峨野先生他应该也是这么想的。而且……
月读:“喵~!”
不知何时完全被大福吸引住了的月读也,或许它的想法也是和我们一样的。
高村:“谢谢……”
朔夜:“哎?”
高村:“谢谢你为了我而祈祷啊”
朔夜:“啊……恩!就交给我吧!这么一来哥哥从明天开始就能越来越像一名教师了!”
高村:“也许吧”
月读:“喵喵!!”
高村:“恩?我会努力的啦”
月读:“喵!”
高村:“真是让人为难呐”
我轻轻地拍着月读的脑袋。他感觉安心地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把咬大福的事放在一边,真是个可爱的家伙。然后我们两人和一只动物,再次望了一会儿天空。最后把写有互相祈愿的诗签,挂在了竹装饰上。我一口吃掉了个大福。夏天的夜晚,竹叶摇晃的声音,风铃可爱的音色,以及不少虫鸣声,带给了我们暖和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