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9日 土
  6. 繁体版

7月9日 土
2017-06-23 22:43:03

		

7月9日土
朔夜:“哥哥!快啊快啊!”
高村:“啊啊,恩……不要这么慌嘛……不是还有时间嘛……”
朔夜:“虽然是这么说啦,不过早上不知不觉就想快一点啦”
高村:“是,是嘛……朔夜从早上就这么精神啊……”
月读:“喵~”
朔夜:“乖乖……我要走了哦,要好好看家哦”
月读:“喵~”
不算急促和匆忙,但也不能说是从容,总之,我和朔夜以我们俩所希望的步调平均值的速度在走着。
朔夜:“恩~快到了呢”
高村:“哎?什么快到了?”
朔夜:“你看!星期一不是有那个吗?”
高村:“星期一,那个?”
什么呀?有什么吗?
高村:“恩?”
朔夜:“就算哥哥你偶尔也会忘记一些大事情,但不会连这个也忘记了吧?”
高村:“啊,那个……”
还是摸不着头脑……???:“就是说,小朔夜说的是星期一开始的林间学校的事情吧”
朔夜:“是啊,就是这样————哎?”
和朔夜同时转向传来声音的方向,原来是碧老师。
碧:“两位早上好ing啊”
高村:“什么呀?ing”
碧:“当然是现在进行时了”
高村:“……”
碧:“……”
朔夜:“早,早上好!碧老师”
碧:“恩恩。恭司君,早上好ing”
高村:“早,早上好……”
然后她微微点了点头,好像在说不错不错。小碧老师有时候还挺损人的。
高村:“啊,不是!”
碧:“不是?”
高村:“那是什么,你说的林间学校?”
朔夜:“啊咧……哥哥不知——哥哥老师不知道吗?”
高村:“真的有吗?林间学校。而且从后天开始?”
朔夜:“应,应该有……吧?”
看着朔夜‘到底怎么回事’的视线,碧老师满面笑容地举起双手。
碧:“当然有啦!”
她说道。
朔夜:“真,真是太好了~”
高村:“真是的……完全没有听说啊,这种事情”
碧:“那再去找小真白确认一下怎么样?说不定因为恭司是新来的,所以就疏忽了吧……”
高村:“原来这样啊……的确向理事长确认一下会比较好呢,恩,就这么决定吧”
朔夜:“如果哥哥老师也能一起去林间学校就好了呢”
高村:“会怎么样呢……”
我们三人就这么站在校门口,之后我就一个人向理事长的房子走去。
上学路那边正好是把学院夹在中间的,位于正对面的,理事长的房子。虽说年代久远的建筑很有味道,但只有跟着理事长的一个女仆小姐来进行料理,忙得过来吗?不过应该定期有专门的帮手来帮助打扫的吧。接着——馆内响起一阵‘噗噗’的门铃声。稍微等了一会儿,门‘嘎吱嘎吱’地开了。???:“请进”
真是难得,理事长竟然亲自到玄关来接我进去,把我带到了接待室。中途扫视了一下周围,无论哪里都是那么的漂亮干净,都进行过打扫的感觉。果然和刚才想的一样,扫除人员应该是定期来打扫的吧……
真白:“那么,高村老师……今天是为了什么?如果是关于后山出现的东西的话,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什么消息……”
高村:“不,其实我刚才听说了从星期一起,林间学校就要开始了,我想知道我该做点什么好。”
真白:“啊……不好意思……还没有向你通知过呢”
说完向我微微一低头。
高村:“啊,没……那我和其他班级的老师一起带领学生可以吗?”
真白:“恩的,请务必参加,对了,详细的情况请向迫水老师确认一下就可以了。我会先跟迫水老师联系一下的。”
高村:“知道了。那么,差不多马上就要到开班会的时间了,我要走了”
真白:“恩,让您费心了,真是不好意思,万事都拜托了”
我也想理事长深深鞠了一个躬,在女仆小姐的带领下,走出了理事长的屋子。
走出住宅,背后沉重的大门又一次关上,周围树木在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
高村:“呼……和理事长一见面就不由得紧张起来了呢”
虽然这只是自言自语,但却有人回了我一句。???:“看到小真白很紧张?的确,她好像给人的印象就是稍微一用力就会坏掉,不过……”
我慌忙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原来是凪站在我背后。
高村:“你还是那么神出鬼没呢……你说‘小真白’,难道你和理事长很熟吗?”
凪:“哈,到底怎么样呢……比起说这个,老师,林间学校的准备,今后会不太妙哦”
高村:“啊,啊啊……”
他听到了我和理事长的对话了吗?
凪:“虽然可能会不太妙……不过,如果不趁现在好好体验一下快乐的话,呵呵……”
高村:“趁现在?什么意思?”
凪:“哈?说不定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哟,不是有句话说‘事情没开始就什么都不好说’的吗?古人的话还真是有道理啊,的确是不知道啊,所以说还是先享受快乐才是啊。”
凪的话无论怎么听都好像是内藏玄机的样子。虽然不能无视他……不过还是非常在意。
凪:“不要这么在意啦,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就忘了它吧。那么就再见了老师,我也马上要开始上课了,所以要走了”
高村:“啊,等等——”
但是凪凭借自己轻巧的身体,‘嗒嗒嗒’地从阶梯上跑下去了。
高村:“真是的……总是说一些令人在意的话”
高村:“好,因此从星期一开始就会有林间学校,请大家做好准备工作。知道了吗?”
全班一起:“…………”
怎么说呢,虽然早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场面,全班的反应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震惊’的样子。感觉好像在说‘不会到现在才……’的样子。觉得有点郁闷。
高村:“啊,如果大家都知道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舞衣:“难道说老师你不知道林间学校的事情吗!?”
夏树:“真是不可思议……”
深优:“…………”
茜:“老师在办公室里也受欺负吗?”
高村:“……那么,早上的班会就到此为止了,值日生,下口令吧”
(7月9日午休)
我从早上开始就决定了,午餐要吃学校食堂的拉面套餐。当然了,哪里做出来的汤的味道,还有价格都不错,所以时不时都会点这个。我会在里面加许多胡椒然后再吃。香味扑鼻而来,正当我要把它放进嘴里的时候……
命:“恭司,找到你了哦!来,一起吃便当吧”
说着,美袋来到了我身边。
命:“今天因为舞衣没有一起来,有些寂寞”
不用说,在发现到她没有听我的回答时,美袋就已经在我面前大口大口吃起了便当。
高村:“……吃的那么急的话,会消化不良哦”
命:“我并没有要急着吃完的打算哦”
高村:“这可不是脸上还粘着饭粒时该说的话”
命:“恭司,帮我拿掉”
高村:“……美袋,你已经不是那么爱撒娇的年龄了,不是吗?”
命:“舞衣就会帮我拿掉的哦”
高村:“……鴇羽是吧你当成小孩子在照顾,所以才”
命:“唔,我不是小孩子了!”
高村:“那么就自己拿下来吧”
命:“唔~”
真的,还只是个小孩子吧。我自在地吃着自己的食物,让这孩子喜欢怎样就怎样把。
高村:“并不是吃了这个以后就不是孩子了哦”
命:“……?我没有这么说过”
高村:“…………”
我在说什么呐。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我直接拿起大碗喝起了汤。就这样脑袋空白地喝着眼前的汤。???:“啊,是哥哥老师!”
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高村:“——朔夜”
放下眼前的大碗,朔夜正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
朔夜:“我今天也在食堂吃饭,可以一起吃吗?”
高村:“……午饭的话,去和朋友一起吃吧。你就把我当成是个普通的教师,所以不会轻率地和学生一起坐的”
朔夜:“……小命就可以吗?”
朔夜她稍显不满地用手指着美袋。和美袋正好视线相会,之后她用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高村:“……我知道了啦,坐这里就行了”
朔夜:“哇~太好了”
朔夜把手中买好的从柜台拿来的当日套餐放在了桌子上。真是的……果然想要在学校食堂安静吃顿饭是不可能的吧。
朔夜:“……朔夜点的拉面,看上去很好吃呢”
高村:“……吃自己的份吧。还有,在学校里,我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哥哥吗?”
朔夜:“呜~我只是一不小心忘记了嘛。因为一直都是叫哥哥的啦”
高村:“不区分开来不行的,朔夜不好好改改的话我就没脸去见教授了啊”
朔夜:“唔~我倒是认为爸爸他什么也不会说的。果然还是叫哥哥最好了,对吧?哥——哥——”
喂喂,又是这个话题啊?
命:“喂!”
突然,美袋用尖锐的声音说。
朔夜:“哇?”
命:“恭司不喜欢这样,住手吧”
高村:“对,对啊,朔夜”
朔夜:“…………”
高村:“怎,怎么啦”
朔夜:“……那个她,只有小命?只有那孩子可以吗?能称呼哥哥为‘恭司’的,直接叫名字了噢?”
高村:“呃,这,这是……”
命:“我可以的,对吧,恭司”
不对,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听了美袋说出了这样哦话,朔夜会接着说‘那么,我也要’这也是预料中的事。
高村:“…………”
命:“刚刚就和恭司那么亲热。恭司是我的东西”
朔夜:“小命的东西?是我的啦”
……我认为两边都不是。‘不要为了我的事儿吵架!’虽然我想这么说,但选择这句话的话,自己却感到并不开心,这是为什么呐。
命:“恭司有买草莓大福给我噢”
朔夜:“我和他是住在一起的哟”
命:“我,我是和舞衣住在一起的!”
朔夜:“……这个,好像和那个没什么关系吧”
什么啊,这个回答。
命:“恭司!你,是我的东西还是她的东西!”
该怎么回答好呐,从结果好坏来说,虽然美袋那边看起来更坏一些……
高村:“……是美袋的就行了”
这么说的话,应该就能让我好好继续吃拉面了吧?
命:“哦哦!果然是这样!听到了吗?恭司是我的东西!”
朔夜:“唔~~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高村:“在,在这里就让我这么说吧……回家后我会好好解释的”
朔夜:“真的……?”
高村:“恩,当然啦,所以现在就好好吃饭吧”
朔夜:“叫哥哥也可以吗?”
高村:“……恩,知道啦,只有这次可以哦?上课时或在走廊遇到时,不能说哦”
朔夜:“是~~”
我不认为,朔夜会遵守我之前说的话,不过现在就先这么办吧。
高村:“还有,从现在开始美袋也要好好吃饭哦”
命:“恩!知道了”
美袋听后马上露出了满面笑容,拿起便当盒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朔夜:“唔~~~”
好像,感觉到有谁正在我身边用刺人的视线盯着我……
命:“恭司,吃完这个,去买草莓大福吧”
高村:“恩,好啊,这主意不错”
来份饭后甜点也不错。
命:“决定啦!恭司果然是个好人!最喜欢你了!”
好像,我感到身边的视线变得更强烈了。
朔夜:“……真的是……只有现在才会这么说吗?刚才的话”
高村:“是,是真的,我也会给朔夜买点的,不用担心”
不过,她好像没有听见我小声说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于是我把脸转向朔夜那边,发现她正板着脸吃着色拉。
命:“恭司,今天要吃很多很多哦!”
高村:“很,很多?”
朔夜:“我也要很多哦!”
——真是的,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下午的课上完后,马上就向教堂的方向走去。定期报告从昨天拖到了今天。好像九条小姐也不是忙得不行的样子。通过中庭向教堂走去。周末下课后,一般的话应该是更加活跃的气氛。教会周围可以看到稀稀拉拉的学生。可以看到从教堂里走出来的学生和正要走入教堂的学生。这和是周末应该有关系吧?在舒适的微风吹拂下,小草随风摇动。在进入教堂后,里面有三个女学生,正在和葛丽亚神甫说话。虽然神甫看到了我,但并没有招呼我,继续和女学生们说话,帮了我大忙了。实在不想被人看到我走进忏悔室的样子,我放松脚步,尽量不让学生们看到,向忏悔室走了进去。
睦美:“辛苦你了,高村君。”
高村:“辛苦你了,我来做定期报告了”
睦美:“没有被和神甫说话的学生看到你害臊的这一面吗?”
九条小姐在小窗的另一边呵呵地笑了笑。
高村:“没关系,我是轻手轻脚进来的,应该没有被看到”
我也笑着回答。
睦美:“是吗,那么报告拜托你了”
高村:“是,那个——”
接着上次的报告,开始了这3、4天的报告。野外考察的结果和文献的考证,以及还不能成为成果的一些东西,这就是现在的状况。九条小姐不断地点着头听着我的报告。不久,话又说道晚上在繁华街市中出现的奈绪等初中部的学生。
高村:“虽然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推测她可能拥有和美袋以及玖我同样的力量。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那是眼睛都无法捕捉到的快速……我绝对不认为那是偶然,她也是那类拥有能力的人吧”
睦美:“原来是这样……”
高村:“这么说来,美袋好像把自己叫做‘hime’的样子”
凪也说了她是和【一番地】有关的人。
高村:“从语感判断,恶意想想‘媛传说’和什么有关……‘hime’到底具体指什么?现在还是不太清楚这到底是和什么有关……”
睦美:“可能就是指……像玖我和鴇羽,美袋和结城奈绪那样拥有强大力量的女孩子吧?”
高村:“拥有力量的人……”
她们吧这样的人叫做‘hime’……我这样假设着,重新想了想这几天围绕着所发生的事情和凪那让人深思的话。
高村:“原来如此……这样就说的通了”
睦美:“是啊,没有什么不好的吧”
九条相当的敏锐。
高村:“那么其他是不是还有这样被称为‘hime’的学生存在呢”
睦美:“是啊……这是十分值得思考的问题……请高村君务必今后沿着这条线开始调查吧。我想她们并不是和媛传说没有关系的。”
高村:“恩,是啊……我知道了。”
睦美:“比如说……一共有多少hime,她们又是谁,可以的话请尽量调查到这个地步”
高村:“是,我会努力的”
睦美:“恐怕那样,马上离媛传说真想大白的日子不远了吧”
高村:“是啊。那么,后天开始还有林间学校,我还要做各种准备,就先告辞了。”
睦美:“好的,辛苦你了,下次的定期报告呢,稍微隔段时间好了,请在7月16日来吧”
高村:“了解。”
和进来的时候一样,轻轻地打开忏悔室的大门,偷偷看了看教堂内的样子。刚才的学生已经不再了,只有葛丽亚神甫一个人在。
约瑟夫:“哟,高村君,报告结束了吗?”
高村:“是啊,托你的福。”
约瑟夫:“是吗,后天开始就是林间学校了。在离开这里的这段时间里,多少去缓一口气,放松一下也不错呢。”
高村:“哈哈,但是看来没什么机会呢”
我苦笑着看着葛丽亚神甫。
高村:“作为教师要带好队,可不会太有限的啊。”
约瑟夫:“这么说也对呢,不过……那就至少能体验一下山中清新的空气吧”
高村:“恩,我一定会的”
这算犒劳还是什么啊,真是微妙呢。
约瑟夫:“不管怎样,愿神保佑你”
高村:“谢谢你,那么再见了”
约瑟夫:“在山里还请多多照顾一下我们的深优呀”
高村:“是,那是当然”
和葛丽亚神甫越好了照顾深优之后,我离开了教堂。
(7月9日放课后)
我来到了车站前。像书啊日用品啊之类的东西,即使不到月杜镇,这附近也有很多地方可以买到。虽说这次是为了去林间学校而来做准备的,但是还不知道应该从哪方面入手。于是一直在附近晃悠。商店街上还有很多没有拿下来的七夕饰品,让人不由得微笑起来。
舞衣:“啊咧?老师!”
高村:“鴇羽……”
舞衣:“在这里做什么呀?”
高村:“有点事情,鴇羽你呢?”
舞衣:“我忘了去买些林间学校的东西,刚才在那边超市买东西。”
高村:“呵~”
舞衣:“呵什么呵啊,老师已经准备好了吗?”
高村:“还差的远着呢!”
舞衣:“真悠闲啊”
鴇羽语带惊讶,但我自己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高村:“到底该带什么去好呢,还没有想到那个地步……”
舞衣:“写个列表不久好了吗?比起在脑子里想这想那的,直接写出来不是更好吗?”
高村:“原来如此……”
舞衣:“来,脑子里了仔细想想,什么东西是在旅行时一定要带的”
高村:“…………”
舞衣:“想到什么了?”
高村:“内裤吧……”
舞衣:“哈?”
高村:“内,内裤……一定要带的吧……”
舞衣:“简直不敢相信!在一个少女面前竟然谈论内裤!?”
……她惊讶的将手放到额头上。
高村:“鴇,鴇羽难道不带的吗?”
舞衣:“当然要带的啦!我在说什么呢我!真是的,老师你难道就这么不知廉耻吗?”
高村:“对,对不起,这么说的话我好像真的不太知道……抱歉。”
舞衣:“哈……算了,还要向老师谈什么礼仪廉耻,真是可怜……应该是我对不起你了”
高村:“呜呜……说的好过分啊……”
舞衣:“算了,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一个个一个说出来,然后全部写出来的好,然后再总结一下就差不多了。”
高村:“这样啊……”
舞衣:“其他具体的就在边考虑林间学校边写吧”
高村:“恩恩……”
舞衣:“我说啊,这种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高村:“恩……实地考察的时候我的确是这么整理行李的……换做林间学校的话,感觉……”
舞衣:“我觉得把它想成一样的就好啦……”
高村:“是这样吗……恩,这样啊……恩,是啊,谢谢你,鴇羽!”
舞衣:“哎?为什么?”
高村:“因为这建议很实在啊。的确,仔细想想的话,两个都是相同性质的事情,所以说谢谢你”
舞衣:“那就不用谢了,话说回来,老师还真是有点靠不住呢”
她边说边笑,我也陪着笑。
高村:“好了,差不多行李也都准备好了,可以走了吧?”
舞衣:“我也买完东西了,再不回去的话,命会饿死的。那就再见了,老师!”
望着挥手远去的鴇羽的身影,我心里再次对她说了一声谢谢。这样一来,有时间的时候就可以整理一下了。等我回过神来,吹过脸颊的风已经变得凉爽一些了。商店屋檐下还未撤去的七夕饰品在风中摇动,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
从后天开始就是林间学校了,趁现在这段时间,还是尽可能地多多调查一下后山。深夜完全降临的山中,令人毛骨悚然。而且厚重的云层遮挡了月亮的光线,显得更加雪上加霜……
高村:“那个怪物不会又要出来吧……”
双手像是捏了一把汗似的走着,调查者还没调查过的区域。然后把调查情况都一一记录在笔记本上。虽然今天也可以看到很多细长的石碑和地藏之类的东西,但是没有什么看起来重要的东西,详细调查就放到最后再去做了。总之,趁今天想要调查一下教授所留下的红色标记的地方到底有些什么。我快速向那个地区走去,对周围一丝不漏地进行搜索。
高村:(应该……有一些显眼的东西才对,教授还特地这样留下了记号的)
我分开草丛,用手电筒照着山中不断地到处搜索。不知道这样找了多少时间……发现那个地方有个小山洞。入口处有一些树木和茂密的灌木所遮掩,如果不走到相当近的地方是看不见的。连我都没有想到,在这么暗的夜里,竟然可以找到这么个山洞。总之在我不断来回走的时候,头脑中是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站在这儿了。说不定冥冥之中有谁在引导着我……
高村:(怎么说呢……)
我还真是异想天开呢。用手电一照。然后我再次把视线移到了眼前那巨大的栩栩如生的壁画上。不会错的,这一定是和媛传说有关的史料。
高村:“红色之星……还有月亮”
这些东西在其他媛传说的史料中都可以经常看到。但是,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表现两者的对比还是第一次……
高村:“红色之星比月亮画的更加大,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当然,有比月亮更大的星星是不可能的。这个红色的星,在画下它的时代,是一种比月亮更加大的信仰对象吧?或者,这是画下这幅壁画的人们所独有的解释吧。在当时并不是常理,可能也是当时的神秘现象……
高村:“这个大体上是什么时候画下来的呢?”
看上去非常古老。我‘喀嚓喀嚓’把这些都用数码相机拍了下来。
高村:“还有这个……”
这看起来像是一副巨大的龙的画。画了有好多的怪物的图画,虽然各个图画中都画有怪物……
高村:(迪兰……会和它有关吗?)
高村:“这条龙的画法和其他又有所不同,虽然说不清在哪里不一样……”
可以看出里面充满崇敬的感情……感觉到血似乎在倒流的样子,头脑深处的意识的某处地方,可以感到一股莫名的温暖。
之后我又发现了另一些罕见的图案。
两把剑。
这是和我腰间的铜剑相似的古典风格的铜剑。一共画了两把。
高村:“剑好像还从来没有在媛传说中发现过……这到底……”
大的夸张的红色之星,龙,两把剑。
这些东西想要传达我们到底怎样一种讯息呢?
高村:(让我想想……这到底,是什么呢……)
这到底象征着什么呢。再有,这些到底是什么时代的资料呢?初步判断的话,这和其他地方所发现的弥生后期的史料有可能是同一时代的……总之还得不出任何结论,于是我就用数码相机连拍了好几张照片,走出了山洞。
即使走出山洞,却也和山洞里一样黑的看不清。
高村:“真的好黑啊……”
我整理了一下行李,慌慌张张地准备下山去。首先要回到山道上。把这条不是路的路,不断地分开挡道的茂密的灌木,沿着手电筒能照到的那么一点点路往前走着。夏天夜晚的空气是那么的温热。在这连虫鸣都听不到的森林中感到一股异样的恐怖。
高村:(真是安静啊……)
————沙沙
这时我听到了草丛里的脚步声。这不是我发出的,我慌忙停下脚步。
高村:(难道是……怪物?)
我屏住呼吸看着那边。我以最小的动作幅度躲进边上的灌木丛,吧注意力集中到周围的状况中。虽然不时的有夏天特有的暖风吹过,但却另我冷汗直冒,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可以感觉到什么。对方好像也察觉到了我的气息,屏住呼吸观察着附近。
高村:(果然还是怪物吗?)
我已经完全动不了了。感觉马上就要到附近了,连背后的方向都已经不敢转过去看了。又一丝‘沙沙’的草丛声,马上就要到边上了。
高村:(怎么办……现在是不是应该马上全力逃跑)
下一次搜索过来的话。
高村:(想,想的太好了!?)
在看到草丛边上有一个影子的瞬间,我马上把身子一蜷,往前打滚。一瞬间一道白光滑过,那是刀的轨迹,我得感谢自己的运动能力了。
高村:“什么人!?”
我把手电筒照向那个人影。???:“哇,哇啊啊……”
高村:“哎?”
碧:“啊咧?恭司君?”
高村:“碧,碧老师吗?”
被手电照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碧老师。手里拿着发掘调查用的一般小型刀具。
碧:“啊,啊啊,这是?对,对不起啊,没想到竟然会是恭司君你啊……”
高村:“哈啊……真是吓我一跳啊……”
碧:“啊,这里经常会出现怪物啊,这次也是这样的感觉……对不起呀”
虽然对碧老师也知道怪物的存在这件事非常吃惊,但对她用小刀来对付怪物这件事感到更加吃惊。
高村:“啊,还好虚惊一场啊……你不会是要这样和怪物战斗吧?”
碧:“哎?啊,啊哈哈哈……怎么会呢。想在第一下攻击的是偶把它吓跑而已,恩!”
高村:“是,是嘛……”
即使是这样也还真是了不起啊。
碧:“呐呐,这么说,难道恭司君也在这里调查吗?”
高村:“是啊。你说‘也’的话……碧老师也是?”
碧:“恩恩,是啊,嘛,难得有着这么一个可以满足探求心的刺激场所,不来调查一下真是太可惜了”
高村:“也的确是,是这么回事呢……”
碧:“果然还是媛传说?”
高村:“哎?啊,啊……”
虽然知道日本史的老师对古代历史会有很强的兴趣,不过碧老师也在调查媛传说……
碧:“不过,从到这后山的时间来看……”
碧老师的研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吗?
碧:“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完全不明白,有很多问题想要向你讨教讨教呢~”
说完看着我,好像有很多问题要问我的样子。
高村:“我也是和你半斤八两啊”
互相苦笑了一番。
碧:“啊咧……”
碧老师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看着我的腰间。她所看的东西正是我腰间的铜剑。
高村:“啊咧,这个……怎么了?”
碧:“…………刚才一瞬间空气好像震动了,是错觉吗?难道说是那个原因……”
高村:“喂喂~?碧老师?”
碧:“……不过,的确……”
高村:“碧老师……”
碧:“……就好象Element……的感觉……但是……”
高村:“碧老师啊~”
碧:“……但是……如果是Element……的可能性…………”
高村:“碧老师!”
碧:“哎!?啊,恩。什么?”
高村:“什么‘什么?’呀,这个,你想看的话就给你看好了”
说完,便松开点腰间的皮带,把铜剑交给了碧老师。
碧:“谢谢……恩,但是……恩……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高村:“是嘛”
把剑取了回来,再次挂到腰间。不过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身体和精神上都已经十分疲惫了。
高村:“啊……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我已经累得不行了,所以想回去了”
碧:“是啊……那我也回去吧,在这么一个黑暗的地方,一个美少女孤身一人的话还是太危险了”
高村:“…………”
碧:“恭司君也是这么想的吧?”
高村:“如果是一般的女性的话,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的确很危险呢”
碧:“一般的美少女啊~”
高村:“要说你是一般的女性的话会很奇怪吧。一般的女性可不会拿刀这么冲过来,虽然你的勇气可嘉,不过那时候应该马上逃跑比较好吧?”
碧:“啊……那就是‘不一般的美少女’好了!”
好像就是在美少女这点上不肯想让。
高村:“和少女的年纪已经不符了吧……”
碧:“我不是说过我才十七岁嘛。毋庸置疑真是美少女的时期”
高村:“……那我们就回去了吧,碧老师”
碧:“恩,知道了啦……这就已经是恭司君不能让步的那条线了啊……17岁就已经不能称作少女了啊……”
高村:“啊,讨论的重点不是这个啦……”
高村:(……恩?)
高村:“刚才好像有什么声音?”
碧老师的脸似乎一下子变得认真起来了。和说道专门领域里的时候一样,那个眼神。
————再次听到了声音。
高村:“果然,有什么东西——”
碧:“嘘!”
我正想回头看看是什么的时候,她用手制止了我。
碧:“呐!?”
高村:“哎?”
两人静下来仔细一听,是从背后传来的声音。
高村:“怪,怪物!?”
用手电一照,果然是一个怪物!两脚站立,巨大的下颚,常常的尾巴,简直就是经常在怪兽动画中出现的怪兽啊……
高村:“还有这样的东西在啊……这里……”
碧:“嗤……果然是orphan的气息啊”
怪物挥起了尾巴似的东西,像鞭子一样挥了下来。
碧:“危险!”
高村:“唔、唔哇!”
被碧老师一推,两人抱在一起倒在地上。这下把手电筒也拍掉了。不过这个时候,云散开了,月亮冒了出来。在月光的照射下,怪物的姿态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巨大的下颚,肥大的长尾。支撑着强壮身体的脚。简直就像在怪兽电影里看到的一样……但是,却在现实中在我眼前出现。
高村:“不,不赶快逃的话……碧老师?”
伸手去拉应该倒在我身边的碧老师,但是那个地方什么人也没有。
高村:“逃,逃的还真快啊……”
这样的话,我也赶快跑吧!一边注意着怪物的动向,一边尝试着从这里逃跑。当想要一口气跑的那个瞬间————
————呯!!
一声像切开空气般的声音后,身体瞬间感到一股剧痛。
高村:“啊,嘎嘎——!”
突然感觉到肺中的空气无法吸入,呼吸变得困难。怪物将尾巴往边上一卷,把我的身体抓了起来。不久已经感觉不到痛楚了,浑身没有任何感觉。但是无法发出声音,身体也动不了。
高村:“可恶,到底……”
然后,怪物抬起头,那白银般的牙齿反射月光的那一瞬间,我闭上了眼睛,做好了不能算是觉悟的觉悟。
高村:(…………!)
高村:(…………)
高村:(……?)
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还是,人如果死的话其实自己是感觉不到的呢?虽然不太知道死是怎么一种感觉……恐惧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正式那个怪物。但是怪物并没有对着我,而是转过身去,好像把意识集中在其他地方的样子。沿着怪物的视线看过去是个人影。???:“呼天,呼地,呼人。要打倒怪兽就呼唤我!喝!”
人影越变越大跳了起来,飞过怪物的头顶,在我和怪物之间优雅的着地。???:“呀啊!不好意思来迟了,还好吧?”
看到她那似乎有点鬼的笑容。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西洋风大戟。
高村:“碧……老师?”
站在我眼前的,无论怎么看都是碧老师,而且穿着LINDENBAUM餐厅中的女侍应制服。???:“哈哈哈!你弄错人了哦。我可是‘正义的同伴’!,那么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正义吧!”
正义的同伴:“退开点!”
高村:“啊,好的……”
我为势所迫,退后了几步。同一时间,‘正义的同伴’小姐转身径直向怪物走去。怪物似乎也看出了她的意图,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正义的同伴:“COMEON”
她手指晃动,做出挑衅的手势。虽然我不知道它看不看得懂其中的意思,但是怪物大声咆哮着,尾巴已经扫过来了。唤作是我的话,肯定会被打的很惨,然而她轻轻地就跳开了。这一跳,让后山顿时多出了一大片空地。她的身体回转了数圈,立刻向着怪物疾飞而去,自己的门户大开,手中的大戟一抖动。那身体就像是用发条来发动似的。
正义的同伴:“觉悟吧!!”
她像在使用着斧头似的挥舞着大戟,就这样全力向怪物砍下去。伴随着切开了肉的钝音,戟刃深深地将怪物的肩膀刺穿了个口子。怪物发出苦痛的呻吟声,在森林里回响着。她双手紧紧地抓住插在怪物身上的大戟,双膝和腰弯曲,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口气将大戟给拔了出来。然后旋转着跳回来,着地。
正义的同伴:“那都打不倒它……真是个顽强的家伙!没办法了,看来这里只有它才能喀嚓掉它了!恭……你,你!”
高村:“是是……”
很有威视的呼叫声,但是,刚才她好像说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
正义的同伴:“你快点离开这里!在这里要不得了啦!”
正义的同伴小姐,还不断地扬着手,示意我跑到更后面的地方去。就像之前玖我在后山出现的那样,碧——不是她,这位正义的同伴小姐也是习惯了与怪物之间的战斗了么?这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尽管不大情愿,但看见这个像恐龙一样的身躯,我想还是爽快地遵照她的意愿比较好……
高村:(看来,无论哪边都打算使出真功夫了……)
我老实地遵从了她的意见,稍稍拉开了距离。怪物咕噜咕噜地叫着,注视着她的身影。
高村:“真的没关系么…………”
高村:(怎么说呢,这人好像有点笨……)
先出手的是她那一方。看样子她坚信先下手为强,以来就径直向怪物跑去。旋转着的大戟在她头上发出‘呼呼’的声音。女侍应制服短裙的下摆则任其‘啪嗒啪嗒’地随风飘动……
正义的同伴:“觉悟吧啊啊啊啊!!”
在那体型远远大于自己的对手脚下,她稳稳地将脚尖固定在地面上,大戟往水平方向重重挥出。她以仿佛本垒击球手的气势就那样全力挥棒。攻击奏效了,击中了敌人的腿。这一击就像是被吸进去似的,深深地刺进肉里,伤口仿佛破开了个大口子的水管一样,不断喷出大量体液。对着那不断回收表示胜利的她,怪物以怒吼般的咆哮相回应,尝试进行反击。先是强韧的颚,接着是粗壮的脚,然后是长长的尾巴,轮到手——前足的攻击。正义的同伴小姐,在怪物的脚下来回奔跑,吧自己刺穿了怪物的大戟给拔出来。然后露出一个无畏的笑容。
正义的同伴:“下面,终于轮到你出场了”
高村:(究竟是在说什么?)
虽然我很在意,但我还是决定暂且老实地呆着观察情况。她将大戟像司令棒一样在头上方不断地回旋着。
正义的同伴:“出来吧————钢铁之牙——愕·天·王!!”
说着,就这样顺势将大戟向下一挥。
正义的同伴:“有着空前绝后的怪力,才色兼备的美少女所拥有的从横天下力拔山河的Child,将orphan们纷纷送进尸横遍野的地狱之中!来了呀,愕天王,真是个值得信赖的家伙。”
听到了在抚摸它的后腿的她的话,叫‘愕天王’的怪物以咆哮相回应。数倍于她的身躯。在那里充满着生机,以及灵魂的存在感。
高村:(它究竟是……)
我对这一怪物有着奇妙的既视感。我没看到过它,对它一无所知,但是为什么呢,这一不可思议的感觉,却是安心的感觉。
高村:“……?对了,我懂了”
——是恐惧感。感受到它那恐怖的力量之后,我再也不觉得眼前的怪物有什么恐怖了。面对着这种世上绝无仅有,令任何人都觉得大过了头的俄怪物,我反过来还觉得安心下来了。也就是说——碧老师所呼唤出来的怪物是‘同伴’。与玖我旁边那个叫迪兰的,她手上所拿着的枪,还有鴇羽那不可思议的力量。从中我也能感受到一样的力量。
正义的同伴:“来吧!好好教训它一下!!愕天王!!”
叫做‘愕天王’的怪兽一边以叫声回应着她的话,一边以藐视的眼神望着那只酷似恐龙的怪物。怪物也不敢后人地叫着。这是,我看见它口中有些像火焰的红色东西。然后怪物趁势抬起巨大的尾巴,像鞭子一样向下一挥。
正义的同伴:“迎击,愕天王!”
遵从她的命令,它用额头上的尖角划向那条尾巴。尾巴被切成碎片,飞到10米以外的地方。那脱落了的尾巴,还在那里痉挛着。
高村:“真的很强……很强”
压倒性的强。就这样放任不管的话,说不定还真能赢。但是我有一点很在意。刚才——
高村:“那,那个……”
正义的同伴:“哎?哎?怎么啦?”
正要给那处于劣势的怪物新一轮攻击的碧老师,猛地回头来看着我这边的动静。要么不说要么早说。
高村:“那个嘛——我看见那家伙的口中有像是火焰的东西!”
正义的同伴:“哎!?”
听完我的话,她的表情有点变化。回头一看,怪物正张开了强韧的大口,里面是熊熊烈火。
正义的同伴:“去吧!”
同一时间,愕天王在她的命令下疾速飞奔着。它以与外表相符合,不,是更强有力的力量,就这样乘着势头向前突进。凭着这股突进的力量,它一下子就绕开了在喷火的怪物的脊背,正正撞中了它的腹部。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音,怪物随即向后倒下。口中所聚集的火焰向天空喷出,就此消失在那方。
高村:“呼……真是意想不到啊……”
她看着我这边,满意地点了点头。幸亏赶得上……
高村:“接着是……”
双方暂时休息。互相拉开了距离,互相监视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这只怪物与传说中的肉食性恐龙有着同等的智力与力量——还可以从口中喷出火来,这不就是电影中的那一只的能力嘛。也就是说,必须要地方它各个距离的不同攻击么……
高村:“碧——不是啦,正义的同伴小姐。”
正义的同伴:“恩?怎么啦?”
高村:“也许慎重一点比较好吧,或许它还有藏着一手呢。”
毕竟对方可是会喷火的呀,而且我也认为无论怎样熟悉战斗,也不应该大意起来的。
正义的同伴:“没关系没关系,放心吧放心吧”
但是正义的同伴小姐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虽然我也认为她和愕天王有着相当的实力……她不断地说着放心放心,还向我这边摆出V的手势。这种悠然,反过来想可有点恐怖……然后她转身对着敌人,准备向它那边冲过去。
高村:“等,等一下,碧——正义的同伴!”
可恶,我……我也许只能说句‘再见’,任由她轻易地将敌人消灭,而我则默默地独自离开。遇上真正危险的时候,连我自己也没法保护自己,而这时我也没法帮到她什么——我正在这样想的时候——腰间有东西在震动。
高村:(哎……刚才的是?)
我伸手碰了下腰间的铜剑,立刻就发现了危险。刚才怪物的尾巴被愕天王所切断,所分离的那部分正不断地蠕动着。而那咧开诚蛇口般形状的尾巴前端,现在正准备攻击正义的同伴小姐的后背。
高村:“危险!”
我边唤起她的注意边挺身而出。像有什么带动起我的动作似的,我不由自主就行动起来了。
正义的同伴:“————!?”
一脸惊愕的她,就这样被飞身的我紧紧地抱着,就这样在地上打滚。但是滚了不到一圈半,她就从我的怀里挣扎出来,大戟向着那个发出声音的蛇头砍过去。那迅速的第一击没有砍中,立刻又翻转戟刃。然后纵身一跳,一下子从尾巴前端开始将其一分为二。她以华丽的身影着地,那LINDERNBAUM的红色短裙随着空气的阻力翩翩起舞。
正义的同伴:“奏效了奏效了”
她开心地让手指‘噼啪’响着。说了句‘谢谢你’,向我摆摆手。真是的——这种与年龄毫不相称的随随便便的态度……看样子与本体还是有着联系,这一截尾巴又被割得破破烂烂,怪物不禁大声呻吟起来,它苦闷地将口中那积蓄的红色火焰,化为火球喷出,然后却因为瞄不准的关系,均在一些荒唐的方向中消失。
正义的同伴:“哼,用尾巴佯攻,实际上想用火焰来攻击,也算是安慰奖了”
能够东西它的行动,那总算万幸。
正义的同伴:“愕天王!”
她呼唤着它的名字。重新调整姿势。重新观察敌我双方。正义的同伴所操纵的怪物,以及她自己,两者都没有被打倒。怪物那方则好像没法控制下巴的活动似的,不时张开大口,展示着它那种多的獠牙。但是我并不认为那颚部会有多危险,反而是那尾巴值得留意。
高村:“尾,尾巴……”
切断了的尾巴,有着再生的迹象。
高村:“再一次用那个攻击就麻烦了……”
以防万一,我马上拔出了铜剑。
高村:(也许是我多疑了……)
或许我这时应该和她打声招呼——她似乎为了保护我而站在我面前几步远的地方,用手撑着下巴做思考状。她对下面应对的策略感到困惑了?尽管正义的同伴小姐与愕天王有多么地强,还是不能轻视对手呀。我也考虑其怎样在这情况下提高作战效率。
高村:“利用它的力量与你的迅捷的时间差,一起攻击可以吗?”
我在她背后提出建议。
正义的同伴:“恩……”
她考虑了几秒,在脑内咀嚼着我的话。然后,她得出‘这样也不坏’的结论,架起了大戟。
正义的同伴:“去吧!愕天王!”
手中武器一挥,径自向怪物冲去。愕天王也并排迈开步伐。愕天王与怪物互相以巨大的身躯相碰撞,瞬时,空气也摇晃起来。我被这威视所逼,连忙把手臂抵着额头观察战况。从正面互相用肩膀碰撞。一声呻吟,怪物像是怯弱似的倒了下来,单比力量的话愕天王是占了优势的。
正义的同伴:“喝!”
猛一蹋地,她来追那时间差了。大戟一闪,撕裂,飞散,然后,恐惧。这一连串的攻击使得怪物那巨大的身躯被埋没与声浪与烟尘之中。
高村:“真,真厉害……”
正义的同伴:“啊哈哈!怎么啦!华丽变成了壮丽,我这力量!”
从怪物处抽身跳开,她挺起胸膛大笑着。烟尘向上飞扬,树叶纷纷落下。对面的怪物则苦不堪言。
高村:“机会来了!”
‘当然了’,她又再次对愕天王下达命令。
正义的同伴:“愕天王,让我看看你的力量!”
她像是在说着台词似的跳着摆着。愕天王呼喊着,四肢伸伸弯曲,支撑在地上。碧老师跳上愕天王的背上,架起大戟。
正义的同伴:“杀啊!”
她刚说完,愕天王开始趁势向着怪物突进。
正义的同伴:“杀啊杀啊杀啊~~~!”
额头的角突进着。
正义的同伴:“突~~~~~~进!!!”
——————
正义的同伴:“这个世上邪恶总是以失败告终的——”
高村:“……消失了”
烟与火都化为光粒子,在这闪亮耀眼的光芒中,仿佛所有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生过。残留的知识‘正义的同伴’以及铠之巨兽那雄赳赳的身影——
正义的同伴:“正义胜利了!这是当然的了。真是好孩子啊,愕天王”
听到她的赞美,它高兴地叫着。
高村:“去哪了……”
光芒再闪,光芒消失了的时候,‘正义的同伴’和‘愕天王’也消失了。
高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就是说,碧老师也是被称为‘HiME’的人?刚才的‘愕天王’也就是和玖我的‘迪兰’一样的东西?而且玖我和碧老师都称那些怪兽为‘orphan’。那究竟是?真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高村:“……唉……”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静夜之山中的空气。
高村:“……回去了”
我拾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筒,开始下山。???:“等等等等,恭司君,等等呀!”
侧面传来了声音,碧老师从树阴里出来了。
碧:“你也太过分了吧,将体弱的美少女弃之不顾。”
高村:“从正义的同伴变回来啦”
碧:“不错,正义变——不,不是变,这真是太好了,危险的时候的到正义的同伴相救。”
高村:“那碧老师究竟去哪里了?”
我定定地注视着她。
碧:“这个嘛……小碧可是个体弱的美少女嘛,刚才就一直躲在森林里发抖。恭司君是不是很为想啊?——这样想着的时候,那位正义的同伴小姐就来了。啊啊!真是太好了。”
眼光中仿佛真有谁来了似的。
碧:“很感谢正义的同伴小姐!”
高村:“……”
碧:“感谢啊!”
高村:“说的对……”
算了,既然她想这样子,那就这样子吧……
高村:“已经很晚了,我们现在回去吧”
碧:“恩,不错”
结果,因碧老师精神恍惚,关于‘正义的同伴’的事情一件都没有打听到。回家也晚了,朔夜正为着包裹生活用品而奋斗着。夜归辛苦你了……
我回到家后,将之前所拍摄的照片数据全部输进手提电脑里。将其与别的我看过的,没看过的资料放在一起。——然后,思索起来。说起来,这个国家所流传的‘媛传说’是什么呢——古事记和六国史这些奉旨编纂的史书中或许能够看出其中的一二。很多只在民间流传的传说,大半早已经在之前的大战中失传了。我们只能被称为古史古传的公家所作的记载伪史的历史书中,看出其中的凤毛麟角。至于这种历史书,本身就有可能是手抄本或者捏造的,那些可信度极高的史料实在是非常的稀少。在这里面,江户时代,圣德年间所记的文书相对来说比较可信。这文书中提及,宝永年间有个巫女为被称为媛星的星体加护,举行了一个特别的仪式。这个‘媛星’似乎就是在相关文献中所提及的‘赤色凶星’,但这本文书却并没有提到这一个称呼。这种类似的传说会有各种各样的版本,残存于哥哥地方,然而都与我这个文本很相似。
高村:“——那个神社的画”
巫女们与赤色的星……那就是什么仪式所描绘的东西?是教授的话……会怎么想呢?我发现我思考的速度开始衰退了。头脑中正天人交战,急速衰退的思考力让我无法再想事情了。我看见了学生与同事的笑脸。无法再阻止意识迷雾的扩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