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10日 日
  6. 繁体版

7月10日 日
2017-06-23 22:43:03

		

7月10日日
高村:“啊,好烦啊”
我对着天花板,枕着自己的手臂。烦人的是,我还没收拾好明天的行李呢。要为旅行的行李列个表,然后塞进行李包,就这样而已。尽管如此容易,我却不大擅长流畅地收拾行装。收拾一下行李,再去一次超级市场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这真是个完美的方案。
高村:“话说这么说……与其最后才收拾,不如在考虑怎样动手的时间时动手”
这是野外工作所需要的东西。就这样用‘逐渐逼近法’收拾行李,不知不觉白天来临了。
高村:(恩,房间里的东西可不够呀)
我走出房间……
接下去,说起林间学校的准备,要干些什么好呢。具体要准备些什么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到底该怎么办呐。
高村:“没有要游泳的打算,也没有要去登山的打算,还是适当地去买些日用品吧。”
毛巾,洗脸用品,准备这些东西应该就可以了吧。对于小学生来说,只有300日元零用钱可以用来买零食点心,看来还真是挺为难他们的呢。
高村:“休息日去放松一下,那就去月杜看看吧”
于是我进了车站买了车票,车子原本是每隔几分钟才来一辆,这次我很幸运地不用等待就坐上了开往月杜的车。
月杜街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可以说与风华街的气氛完全不同。如果称那里为生活之街的话,那我觉得这里就可称为娱乐之街。一到街上,就能听到欢乐的音乐和周围商店的招呼声。
高村:“那么,先买好东西再去玩吧”
总之因为要买日用品,所以就先往百货商店迈开了脚步。从日常使用的毛巾到户外用的小型易于携带的毛巾,应有尽有。
高村:“这个绿色的不错”
于是我便把手伸向搁板上那条亮绿色的毛巾,这时,正好与谁又细又白的手碰在了一起。
高村:“啊,不好意思……哎?”
命:“这不是恭司吗!”
原来是美袋。
高村:“怎么啦,到这种地方来”
明明是休息日,但还是穿着制服,而且还带着那把叫弥勒的刀。虽然很像美袋的风格,这孩子,幸好没有因为这身打扮而被警察抓去……
命:“能在这里遇到,真是意外呐。我只是到这里来为明天做准备”
高村:“中等部是去海边吧”
命:“恩,有许许多多不得不准备的东西”
高村:“是一个人能来的吗?”
命:“和奈绪一起,她是我朋友”
奈绪……?结城奈绪吗?确实是中等部的孩子,以前我在这条街上也见到过她。那孩子和美袋还有玖我一样,好像也有着那不可思议的能力。
高村:“美袋,你是结城的——”
正在我说的时候。
奈绪:“小命”
耳边传来卡卡的脚步声,发现正有位少女向美袋走来。不知为何,这孩子也和美袋一样穿着同样的制服,但在风华学园里,并没有出门就要穿校服这样的校规啊?结城奈绪她发现了在美袋身边的我,有些惊讶,马上与我保持了一定距离。然后,像是想起了曾经见到过我,便安心地叹了口气,一脸平静的表情。
奈绪:“那个~确实是高等部的老师,没错吧?”
命:“恩,叫恭司”
奈绪:“对对,恭司老师”
结城露出了温和的表情,这么看来,那晚见到的她那锐利的眼神,就好象全部都是装出来似的。
奈绪:“恭司老师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高村:“为了准备明天的东西。不过也不是要买很多”
奈绪:“那么,就是和我们一样咯”
得知我不是在巡查后,便和睦地与我谈了几句,说了些客套话。因为都穿着制服,于是我问起原因,美袋说‘这个方便穿’,结城则回答‘穿着这个很方便’。少女们考虑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明白……
命:“对了,奈绪,我们和恭司一起去买东西吧”
奈绪:“哎?和老师!?”
高村:“美袋,你难得和朋友一起出来,还是你们俩一起逛比较好哦”
命:“……什么啊恭司,你那么不想和我一起吗?”
高村:“不,虽然不是这样的……”
对普通的学生来说,在休息日是不会想要和老师一起过的吧。结城就是这种‘普通的学生’,从刚才开始就一脸的不满。是感觉到了我的视线吗,她机灵地又回到了和蔼的表情。
奈绪:“要是和老师一起的话,找哥哥的事就办不成了哦?”
命:“今天没关系。找哥哥的事先登一下,今天也是为了临海学校的准备才来的”
奈绪:“……我倒是认为那件事比较重要,但小命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就回去了哦?”
命:“是吗,虽然我认为要是和恭司一起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说不定还会买冰激凌给我们吃哦”
奈绪:“不过我并不想吃这个……”
我想结城她是并不想和我一起同行吧。虽然我并没有直率地表明自己的想法,但我却发现,美袋是全身心地持着反对的态度。
高村:“那个,结城也这么说了,还是和睦些比较好哦?”
奈绪:“说的也是啊,老师”
命:“呜,今天找哥哥的事就先放弃吧”
在说的同时,我听到了结城叹气的声音。
命:“我知道了小命,那么今天就先再见了。和你一起的话就不能行动了。等下次,没有干扰的时候,再拜托你咯。呃,我,我并没有老师是在碍事的意思,啊哈哈”
高村:“不,是我不好……”
奈绪:“不,那么,我先走了”
结城嗒嗒嗒地走了,不久便消失在了月杜纷乱的人流中。要是在没打招呼之前我就先离开的话,说不定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还真是很困难啊。话说回来,就这样和美袋一起去购物的话,又会发生怎样的事呢。因为我们的身份是老师和学生,在校园里也就算了,但是在私人时间走在一起的话实在是有点……算了,这并不是件值得那么在意的事情,于是我答应了美袋一起购物。
高村:“美袋,这样真的可以吗?”
命:“恩,我明明刚开始就说过今天不想找哥哥的,是雇佣人太着急啦”
高村:“雇佣人太着急了……”
命:“不是挺好嘛。奈绪虽然嘴上坏了点,但她是个好人。好了,去买东西吧”
美袋一边说,一边用力拉着我,去了其他柜台。
高村:“这里是……女士泳装柜台……”
命:“当然啦,因为我是女孩子嘛”
虽然我知道自己已经不是该害羞的年龄了,但周围全是女性用品还是会感到有些紧张……
命:“怎么样,这个合适吗?”
高村:“不觉得太花俏了吗?”
命:“是吗,那这个呢?”
高村:“这个,很难说啊,以美袋的身材来看有点……”
命:“唔,不要说的好像在哪里看过我没穿衣服的样子似的”
高村:“我,我没见过我没见过”
命:“与其说些不实际的话,还是早点解决问题吧”
美袋这么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始解起了制服的纽扣。
高村:“哇,哇!这,这种地方不可以啊!住手!”
命:“恩,换衣服的地方好像是在那里呐。不好意思,我脱好了给你看”
高村:“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像你这个年纪的女生好知道什么是羞耻才行”
命:“……?”
看上去,美袋并不太明白的样子。
高村:“总,总之,不要给我看你没穿衣服的样子。不管怎样,都要我来帮你决定哪件合适的话,那就换好了再让我看。”
店员们都盯着我们这边看。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青年,和一个直率的女中学生,说着什么不穿衣服的话题。果然太勉强了吧……‘其实,这孩子是我妹妹’。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这么做会被误解为我故意为自己找台阶下,在这里按普通的方法做的话……
命:“恩,总之我挺喜欢这件”
说着,我看见美袋手上拿着的是一件可以说合适又不合适的,一件式的泳装。
高村:“这个,这件的话还是不错的吧……”
听到我这么说美袋便买下了这件。结果我既没有见到美袋没穿衣服的样子,也没有见到他穿泳装的样子。
后来决定暂且就先在这里逛逛,比如说请她吃些草莓大福什么的,之后总算看到了要被解放的希望。
命:“这么一来准备就完成了。”
高村:“美袋你们是去海边的吧”
命:“……?恭司不是吗?”
高村:“高等部是去山里,叫林间学校”
命:“是嘛……那么,舞衣也应该是去那里吧”
高村:“对,不过我倒是认为去海边的话,会比较有趣。”
我听喜欢现场作业时的那座山,不过那次作为活动的领路者,又觉得很麻烦。不过,现场作业也是有时间限制和活动限制的。
高村:“话说回来,结城那边真的不要紧吗?”
命:“没关系,奈绪一直都是这样的”
高村:“那个,虽然如此……”
命:“那么,要买的东西也都买了,回宿舍吧”
高村:“也是呐,那购物就告一段落了”
我和美袋买好车票,穿过了检票口。但是——
高村:“哎?那我要准备的东西岂不是一件也没有买!?不好意思,美袋!就在这里再见吧”
命:“啊,恭司……”
我离开了美袋,再一次往月杜纷乱的人流中走去。真是的,是我太马虎了……算了,这次就一个人慢慢地悠闲地去购物吧,这样也不错。
然后……虽然不能说是完全准备好了,但总算是基本准备完成。
高村:(接下来做什么好呢……)
与美袋分开后,暂且就一边买要准备的东西,一边在月杜镇上逛逛。在那里买到了风华街没有买到的袖珍书和资料本,于是便又回到了这里。穿过检票口,走到街上,果然比起喧闹嘈杂的月杜,我更加喜欢这里,觉得这里的气氛适合我。我来到了车站前的公园,做了一次深呼吸。
也许是因为长街的另一侧就是海的缘故,身边有风吹过的时候心情格外舒畅。坐在长椅上暂且就先享受一下这舒适的海风再回去吧。
高村:“咦?那是美袋……吗?在干什么呐,来到这里”
在远处长椅边,美袋独自一人在那里,什么都没干,只是傻傻站着,看上去好像也并不是在等人的样子。可以说他还是个孩子,但也可以说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但我也没什么时间去担心她。只是,一直都很有精神的美袋,并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仅仅自己一人,让我不得不有些在意。那么,该怎么办呐,虽然就这么回家去也没什么关系。
高村:“果然,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呐……”
如果,是遇到了什么烦恼的事儿困惑了的话,对于我个人来说,还有,自己作为一个教师来说,就不能这么放下她不管。不过,说起他会烦恼的是,果然大概只会是那些事情吧。
高村:“……美袋”
命:“……恭司”
美袋用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高村:“不,我只是碰巧遇到你了而已,来看看你在干什么”
命:“……我什么也没干”
高村:“只是在发呆吗?”
她一脸不高兴的表情让我觉得很奇怪,也很有趣,于是我忍着笑坐到了她身边。
高村:“……美袋只是在找哥哥吧?”
命:“…………”
高村:“不用这么瞒着我也行啊。你不是也一直都说着‘只要哥哥在的话……’什么的吗”
命:“……虽然这样”
高村:“一起找吧?说不定会找到些线索的”
命:“……不用了,今天也并没有要来这里找哥哥的打算”
高村:“……但是,你的样子看上去不是非常的寂寞吗”
美袋仍旧什么也不说,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把身子缩成一团。
命:“恭司,我果然,没有哥哥就不行了吗?”
高村:“这是什么话呀,突然……”
命:“回答我,我没有哥哥的话就不行了吗?就不可靠了吗?不能独当一面了吗?”
高村:“我想,谁都不会这么想的吧,有谁这么说你了吗?”
命:“舞衣一直认为我是个孩子,其他的朋友,还有黎人和奈绪也把我当成小孩子来看待。”
我一回神,发现美袋正紧紧抓住我的衣服,有些生气地望着我。
高村:“确实,美袋可能是有些孩子气”
命:“恭,恭司!连你也!”
她一下子站起来,抓住我胸口的衣服。
高村:“并不是那么严重的事啦”
命:“什么意思”
高村:“小孩子,说起小孩子,鴇羽不也是,还不能算是大人吗?就算是我自己,我也一直认为自己还不那么像个大人”
命:“是这样……吗?”
高村:“就是这样哦,我想”
美袋慢慢地把手放了下来,又呆呆站在原地。
命:“我不太了解哥哥的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如果我和哥哥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的话,或许我会让他教我学习,武术,剑术这些东西。我也会为了哥哥,学会做料理,学会缝衣服,学会许多事情也说不定。”
高村:“美袋来……做料理!?缝衣服!?”
命:“不,不要笑啊!如果哥哥在的话……要是哥哥在的话,他一定会为了我做任何事情,当然了,我要是为了哥哥的话,就算豁出性命也可以”
高村:“太夸张了吧”
命:“一点也不夸张!难道恭司没有哥哥吗?”
高村:“……没有哦”
命:“所以你才不明白”
高村:“是,是这样吗……”
命:“就是这样”
美袋有些急,用鼻子喘着气,不知为何,还用胜者一般的口气对我说。
命:“如果恭司也有哥哥的话,一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高村:“……不巧的是,我并没有哥哥”
看来,美袋又变得更精神了。这么说,来了之后还是有效果的。
命:“……恭司,为什会在这里?”
高村:“前面不是说了吗?只是碰巧见到了你,因为为你看上去很是寂寞的样子”
命:“我,我并没有很寂寞!”
高村:“是吗,这就好”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没问题了吧。
命:“……恭司”
高村:“什么?”
命:“……恭司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是,我的哥哥吗?”
高村:“很可惜啊,我好像并不会是美袋的哥哥,出生地并不一样,而且现在我的双亲也还健在”
命:“是吗,也是啊,如果是我哥哥的话,应该会有这个挂件才对。”
她从胸口处取出了挂件。
高村:“……我并没有呐”
命:“还有,要是知道哥哥的事却瞒着我的话,绝不原谅!”
美袋架起背后的刀,一道刀光从刀的鲤口闪过,若隐若现的刀刃闪闪发光。
高村:“我,我并没有隐藏什么,放心吧”
吣一下,我听到了收刀的声音。
命:“但是……要是恭司真的是我哥哥的话,那该多好”
高村:“不过,我虽然不能成为你哥哥,但我可以像哥哥一样照顾你,教你些你想学的的东西。还可以像哥哥一样拍拍你的头”
说着,我轻轻摸了摸美袋的脑袋。
命:“……不,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高村:“哈哈哈,真不好意思”
我这么说着,然后又一次拍了拍他的短发。
高村:“那么,看来,你已经恢复元气了。我也是时候要回去了”
命:“恩,我也回去了,因为这个时间,舞衣应该已经做好饭了”
高村:“再见咯”
我从长椅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朝美袋轻轻挥了挥手。
命:“……恭司”
回头一看,美袋傻傻地站着,向我这边看来,短短的头发,飘扬在空中。
命:“明天……玩的开心点!”
高村:“好的”
我去山里,美袋去海边,虽然明天不能直接见面,但互相祝福玩的开心,还是不会忘的。接下去,回到家里,完成最后的准备把。
香气洋溢。饭桌上的菜色彩夺目,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问题是,这是谁做的菜呢……
嵯峨野:“高村先生?怎么了……饭菜有什么问题吗?”
高村:“啊,不,这里没什么问题”
而是别的问题。
嵯峨野:“哦,原来如此……今天的晚餐是我亲手做的。”
高村:“原来如此……”
朔夜:“呜呜呜~哥哥,这算什么意思吗?”
朔夜鼓起腮帮子幽怨地看着我。
高村:“哈,哈哈哈哈……明天就要去林间学校了,我可不想变成改去住院了呀……”
朔夜:“呜……你说的好过分啊”
朔夜趴在桌子上呜咽着。
高村:“哎,朔,朔夜?”
嵯峨野:“大小姐现在正秘密的努力特训,等到特训一结束,她的实力就可以显露出来了”
朔夜:“当然了!”
听到鼓励的话,朔夜又恢复了精神。
高村:“呜,恩,我很期待哟”
嵯峨野先生,Nicefollow。嵯峨野先生担心着从明天开始的林间学校,特意在饭桌上摆上既可口又有营养的饭菜。
朔夜:“话说回来,我们不在的时候,萨基肯定很寂寞吧……”
嵯峨野:“哈哈哈,无需担心,倒是少了个整天要我去帮忙的孩子,我可是难得清闲一阵子啊”
说完,他笑了。朔夜的脸颊涨的通红,从这份心思可以看出,朔夜是个体贴的女孩子。之后嵯峨野先生维持着这样愉快的氛围。
这晚,朔夜说要早点去睡觉,我也提前钻进了被窝。明天就是林间学校了。与其考虑结果是如何,不如学会去感知过程,享受过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