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19日 火
  6. 繁体版

7月19日 火
2017-06-23 22:43:03

		

7月19日火
朔夜:“呜唉唉唉……恩,好困……”
月读:“喵……”
高村:“还不是因为你昨天打电话打到很晚。”
虽然睡眼惺忪的,朔夜还是走到了桌子旁,端起了咖啡。
嵯峨野:“不过,从明天早上就可以不用这么着急了。”
嵯峨野先生端来了生菜沙拉。
朔夜:“啊,是啊,恩恩,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
高村:“感觉像是突然醒过来了……”
朔夜:“早就醒过来了,暑假到了,睡觉什么的根本不需要。”
高村:“这种想法就像个孩子,朔夜还只是个小孩子啊……”
朔夜:“才,才没有那种事情!”
满脸通红鼓着脸颊生气的样子,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虽说这样也挺可爱的……
高村:“再怎么说在那之前还有结业式吧?拜托你千万别在结业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睡着啊。”
朔夜:“如果真那样的话,我就说‘哥哥老师总部让我睡觉’。”
高村:“笨,笨蛋!这样的话我立刻会被解雇的!拜托别这样……”
朔夜:“哼哼,这就是把我当小孩子看的惩罚,努力祈祷我不会中途睡着吧!”
高村:“搞什么呀……真是……”
哈……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后,呼呼地喝干了咖啡。
高村:(…………)
和谐真好啊。
真白:“在一年级到三年级的各位同学以及各位教员的不懈努力下,今年也平安地迎来了一个学期的结束。明天开始就是暑假,同学们请利用好这段实际爱你进行学习,老师们请利用好这段时间作下学期的准备或各自的研究。结业式结束后,同学们从班主任那里拿成绩表,我想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吧。不过,现在请为了尽了全力完成了这一学期任务的自己感到骄傲,挺起胸膛吧。并且,比起过去的事情,请更多地考虑将来的事情。请不要做出令自己对这一学期感到后悔,甚至对一生后悔的事来。人拥有的时间是有限的。无论如何,请不要留下遗憾,我要说的就这些。”
说了这些之后,理事长就从台上消失了,后来再也没见到她。按一般的想法,这还真是非常简单朴素的讲话。教导主任和其他理事的讲话太长也确实是个原因,作为抵消,理事长的话真是简单明了。话说回来,人所拥有的时间是有限的吗。这种话从那个理事长嘴里说出来,年纪大的老师们会受不了吧。不知不觉在教师席中苦笑出声。
(7月19日午休)
去学生会室送了些书籍。在准备敲门时,听到了里面传出了愤怒的吼声。该说是发怒的声音好呢,还是该说是尖叫声好呢,总之是隔着墙壁就听见了滔滔不绝的说话声。这个声音是执行部长,珠洲城遥。好像还时常能听见反驳的声音,那个也是相当大的声音。我敲了敲门来到了里面。
高村:“……失礼了”
静留:“啊拉,这不是高村老师吗?有什么事吗?门也没有敲。是很急的事吗?”
高村:“不是,我有敲过门”
黎人:“……没关系,这样的话,就没必要再问了吧,静留同学。这并不是老师的错”
静留:“也是呐,真是不好意思”
藤乃和神崎一边苦笑着,一边把视线移向房间深处。在那里的是……和我料想的一样。传来了珠洲城和另一个人的声音,而那另一个人就是美袋。
静留:“算了算了,珠洲城同学,已经说了那么多了,足够了不是吗?”
黎人:“要是说过了,会有反效果哦”
被学生会长,副会长两人这么说,珠洲城一瞬间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遥:“虽然说的也没错,但会长也好副会长也好都太真了!天真过头了!”
神崎镇定地在被子中倒了些红茶,递给了有些气急了的珠洲城。珠洲城像是抢一般拿过了红茶,一口气喝完了它。被放在了桌上的杯子依稀升起了些残余的热气。
高村:(会一饮而尽也被我猜中了呐)
雪之:“小遥,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听了菊川的话后,珠洲城就离开了学生会室。在关门之前,又瞪了美袋一眼。
遥:“总之,希望你以后能注意点!”
从门另一侧传来了‘不爽!!’一声,后,暴风雨就此结束。
黎人:“——辛苦了”
命:“呜,累了……”
高村:“美袋为什么会在这里惹珠洲城生气了呢?结业式明明才刚结束”
命:“恭司……”
静留:“正因为结业式才刚结束,所以才把她叫来了”
黎人:“因为平时小命她一直被大家成为学园的野兽,所以……”
命:“可是,我只是按照自己的做事方式……”
黎人:“不愧是小遥,说了‘将有优良传统的风华学园当成动物园了吗?’,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静留:“真是很有趣的话呢,那个人,比起当执行部长,说不定更适合当个小说家呐”
高村:“说白了就是平时引起了太多骚乱,所以教育她在暑假里要低调些吧”
命:“……虽然我也没有要捣乱的意思”
静留:“据珠洲城同学所说,被美袋同学破坏的学园所有物的合计金额是——”
黎人:“唉,静留同学,就不要再说她了吧?遥同学已经充分教育过她了。我认为她已经明白自己的错误了。小命,我说的没错吧,你也已经明白了吧?”
命:“我,我……还是,还是接受不——”
神崎对正要反驳他的美袋,轻轻使了个眼色。美袋好像也明白了神崎的想法。
命:“呃……恩,我会老实点的。爷爷有对我说过,作为女性就要谦虚谨慎”
……在谦虚谨慎的背后,就教他战斗术了么。真是个令人难以理解的祖父呐。
静留:“算了,美袋同学也这么说了的话,那她也一定能做到的吧……暑假里,要好好生活哦!”
命:“呃,恩……交给我吧”
藤乃一边笑嘻嘻的,一边喝着茶。与其说是珠洲城说教的继续,但我觉得比之前还要厉害呐。
黎人:“难得的机会,小命和高村老师也来杯茶吧?”
高村:“恩,好啊”
命:“我也要,黎人,有点心吃吗?”
黎人:“当然,有准备着哦。被教育了之后,吃些甜的东西,能恢复点精神也好”
神崎说着,为我和美袋泡了杯茶。神崎他这么细心,令人赞赏。如果说这是他半个兴趣的话,但也不一定能做的那么好。喝一口香气十足的红茶,觉得整个人都很放松。
命:“好吃!给我吃那么好吃的东西,真是谢谢你了,黎人”
黎人:“哪里哪里,不用客气”
神崎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之前很不高兴的美袋,在他身边露出了十分甜美的笑容。
命:“黎人,要是我哥哥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黎人:“这真是荣幸。能快些找到你哥哥就好了”
命:“恩……啊唔,唔……”
黎人:“对了,高村老师,你是因为有事才来这里的吧”
高村:“是啊,就是这样,拜托我的书我送来了。给,这个”
黎人:“十分感谢。话说回来,小命她,一直都这么牵挂着哥哥?”
高村:“是的,她经常会去街上找哥哥的身影。也时常会提起哥哥的事……”
黎人:“小命她,那么喜欢自己的哥哥吗?”
命:“说是喜欢……虽然我已经记不起哥哥的事了,但就是想要找到他。要是找到哥哥的话,我要和他住在一起,还要让他教我许多东西,想要说很多的话。”
黎人:“呵,如果你哥哥知道小命是这么想的话,一定会觉得很幸福”
命:“要是,有什么威胁了哥哥的幸福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会全力和它对抗。”
高村:“……美袋,不要说这样的话哦。刚才也正是因此才被叫来的不是吗?”
黎人:“哈哈哈!没关系的,因为遥同学并不在这里,我们也没有要啰嗦的打算,对吧?静留同学”
静留:“是啊。因为我是‘学生自主性注意’……”
藤乃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给人感觉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慢慢喝着茶。含糊的回答,我想她大概是一直都有在听我们的谈话吧。藤乃会长她虽然决定着风华学园的工作,但好像并不能很好的融入周围的气氛。
静留:“话说回来,老师,时间方面没关系吗?在我看来,你应该还没吃过午饭吧?”
高村:“哎呀!对啊!要赶快回去了”
黎人:“随时都可以来这里玩,没关系哦”
高村:“谢谢,美袋,一起回去吗?”
命:“不,我还要在这里吃一会儿点心,恭司先回去就行了。”
黎人:“哈哈哈,真是荣幸啊,那么,把保留着的桔子松糕也拿出来吧”
命:“真的吗?黎人只是个好人!最喜欢了!”
黎人:“比哥哥还喜欢吗?”
命:“……呃……很可惜,还是更喜欢哥哥”
黎人:“哈哈哈,就算如此,我还是和你高兴哦”
我决定不去打扰那两人间和谐的气氛。便轻声向藤乃打了个招呼后,就离开了。那两人,就像是亲兄妹一样,气息很相投。意想不到的,确实是很想哥哥与妹妹。那么,快去吃午饭吧。
高村:“好的,成绩表也发完了,今天就此解散。”
将每个人的成绩表发到本人手上时,讲台一时间成了悲喜交加的舞台。
高村:“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请利用好这段时间。”
理事长也说了不要留下遗憾。虽然对人生来说,稍微有点夸张。
高村:“那么,今天到此为止。”
做完这学期最后一次讲话,学生们从这个瞬间开始盘算怎样享受好各自的暑假。
高村:“那么,我也回去吧。”
碧:“恭司君,辛苦了!”
回家前到办公室进行最后的整理时,碧老师已经在那里了,看来她也是为了假期做准备,在整理磁盘。
高村:“碧老师也辛苦了,决定好怎么过暑假了吗?”
碧:“唔……”
直直地看着我的脸,沉思了一会儿。
碧:“我理解错了吗,看着呆呆的表情。”
这么说了。
高村:“您的意思是?”
碧:“一般来说刚才的话是作为约会邀请的铺垫的,你难道是有那个打算?”
高村:“约,约会!?没有,没有!完全没有!”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碧:“什么啊,完全没有啊……还真有点遗憾啊,好了,再怎么说,你也太过年轻了点……不对!”
什么啊。
碧:“没什么,我是在想,看到恭司君的脸,虽然说了那样的话,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个意思嘛。”
高村:“就是这么回事。”
碧:“哈……你也去恋爱一次吧,等等,说不定本人没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有过了!”
高村:“这种事我不知道……别总是这种过分惊讶的状态。”
碧:“那是你不知道吧,都说了是本人没察觉到的时候了……算了,赶快搞定回家吧。”
高村:“说的也是……”
说是这么说,整理过程碧预想的要花时间。离开校舍时已经是傍晚了。
高村:“……咦?”
学生大多都已经回家,在没有什么人的中庭看见了熟悉的浅蓝色头发的身影。
高村:“咦,这不是深优吗?”
深优:“高村老师?”
高村:“怎么了?还不回家吗?这么说来没看见小爱丽莎呢。”
深优:“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为了做简化测试的准备一直维持着这个状态。”
高村:“……简化测试?”
什么东西的性能试验吗?
深优:“正好寄生木系统也送来了,也顺便进行那个的性能测试,应该会得到贵重的资料吧。”
高村:“是,是嘛?虽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别弄到太晚啊。”
深优:“性能测试预定在夜间进行。”
高村:“也是,深优的话就算是晚上也不会有危险……”
啊,对了。
高村:“小爱丽莎没问题吗?”
深优:“那个时候爱丽莎小姐应该已经就寝了。”
高村:“是嘛?那么,那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深优:“由于要进行有样本测试,首先希望能进行无样本测试,所以我也要回去一趟。”
高村:“是吗。”
虽然并不明白。
深优:“那么,失礼了。”
高村:“再见。”
和深优告别,我也离开了学校。
(7月19日放课后)
走在车站前时,遇到了正两手提着购物袋的美袋。从袋口处看得到大葱和鸡蛋,由此可推断出,她是出来买粮食的。
高村:“要我帮忙吗?”
命:“哦!恭司,没关系,这些还不是很重”
不愧是个野外长大的孩子,购物袋虽然看起来很大,但她却拿的很轻松。
高村:“这是今天的晚饭?”
命:“恩!舞衣摆脱我的,说要我买回来,因为舞衣她要打工,会很忙。所以这就是我的工作”
他们的同居生活看来也过得很顺利呐。
高村:“今天的晚饭吃些什么?”
命:“今天,那个,说是要做中式冷面。舞衣做的中式冷面是有很多酱料的那种,非常好吃”
高村:“很适合在炎热的夏天吃呐”
命:“是啊,恭司要不要也一起来吃?去我们家一起吃?”
高村:“是指美袋的宿舍吗?”
命:“恩,偶尔去一次我想也不错,吃饭要人多时吃,才更美味。”
虽然这么说也对……要是我跟着美袋一起去的话,就不得不对朔夜说‘今天要在外面吃饭’。或许朔夜会跟着问‘在哪吃?’。说个谎也问题不大,但这么做会很奇怪,我并不想欺骗朔夜。那么,正大光明的哦说给她听,‘哎~要在小命和小舞衣那里~这是怎么回事啊~’她一定会这么说,而且也一定会不高兴的。就算是去了宿舍,鴇羽也不知是否会马上接受,出来迎接我。突然增加了个客人,而且还是我,是鴇羽的话应该不太会接受。
高村:“美袋,果然还是算了吧,去的话对朔夜也不太好。鴇羽也……”
命:“我认为舞衣会做中式冷面给你吃的哦”
高村:“……我想她是不会的。她对我是什么态度,你也应该知道的吧?”
虽然感到最近见面的次数多了,但也还是会有斗嘴的时候。不过每次都感觉只是我被耍了罢了。
高村:“前有虎后有狼。还是不去了吧”
就在美袋对我说‘是吗,好可惜啊……’的那一瞬间——
舞衣:“在那之前,女生宿舍是男生禁止入内的。”
高村:“这,这声音是鴇羽!”
打工结束后,在回家路上出现了鴇羽的身影。她说是因为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所以走过来听了听我们的谈话。
舞衣:“真是的!什么‘前有虎后有狼’啊。我们学校是禁止恋爱的。男生当然不能来女生宿舍啦。在健康的高中生和还是中学生的女孩子一起生活的房间里,突然来了个二十出头的男生,不觉得很奇怪吗?”
……完全太严格了。
舞衣:“就算这没什么,也不知道你会怎么说我们的宿舍”
命:“呃~不行吗?我倒是认为这是件好事呐”
舞衣:“小命……你也该稍微去读一下学生手册的校规里宿舍的规则吧……”
高村:“不过,这点我也知道。宿舍规则什么的,这些肯定都是玩笑罢了。”
舞衣:“不过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高村:“就是这样,美袋,要一起吃饭话,还是要在午休的食堂”
命:“呃~也是呐……那么恭司,有空的话就尽量来食堂,一起吃便当吧”
高村:“恩,也是呐”
舞衣:“算了,就这种程度的话不是也挺好吗?而且也没有人会抱怨。那么小命,回去吧。老师也路上小心。”
高村:“恩,谢谢,再见了,你们两个”
命:“对了,恭司,回家之前这个给你”
说完,美袋拿出的是草莓大福。
命:“是在甜品店里买的”
高村:“……那我就收下了。谢谢”
命:“恩,那么恭司,BYEBYE。明天学园见”
美袋和鴇羽一边轻轻挥着手,一边往宿舍所在的风华学园的方向走去。接下来,我也回家去吧,今天吃的要是中式冷面该多好啊。不经意间抬起头,空中正挂着一轮大大的月亮,然后,就在那边上——
高村:“怎么好像,感觉今天的光又更红了呐……”
发出妖艳光芒的红色的星,媛星浮现了。
高村:“啊……找到了找到了!”
本来想整理一下资料,可是走到楼梯的时候想起来吧一份重要的资料忘到这里了,所以就过来拿。当然不是非法侵入,是有正式许可的。真是万分感谢这么晚了,还马上把锁打开的警卫先生。我一拿到忘记的那份资料就离开了社会科准备室。咔嗒咔嗒……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在深夜的校舍中回荡。虽然白天这里就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到了晚上更给人一种只有自己脚步声在回响的错觉。不,这也不算错觉,周围被一片寂静包围,事实上就是这样吧。我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亮。窗外的月亮很大,简直就像穿透一面黑色墙壁的洞穴。这叫作小望月吧?可就在这时,那让人觉得异样的月亮,妖艳的浮在夜空中。接着——它的右下方那颗不可思议的星星闪烁出暗红的光芒。时而让人觉得美丽,时而又感觉像预示着灾难,今天看上去好像比平时的光芒更加强烈。璀璨着闪闪发亮。简直像血液一般的红色。
高村:“恩?”
刚才在窗外好像看到了深优在通往后山的路上以惊人的速度掠过。现在是假日,又是这么晚了,爱丽莎也不可能在这里啊……
高村:(算了,可能是错觉吧……)
再次回响起咔嗒咔嗒的脚步声,我朝着校舍后方走去。受到月光和媛星的照耀,外面比想象中还要明亮。和守卫员打了招呼后刚想走出校门,一瞬间我有种不祥的感觉,立即停下脚步。
高村:“恩!?”
在我腰间的铜剑也震动起来。好像是在发出警报一般,我的心突然一阵紧张。
高村:“难道是orphan出现了?”
铜剑与媛传说,还有媛传说与HiME的关系,这些都还没有明确。但是,这种感觉和HiME还有orphan出现的时候的感觉是一样的。不会有错,在这附近有orphan出现了。
高村:“!!”
是从后山传来的。后山?好像听说今晚后山有谁在……
高村:“啊……”
昨晚电话打完后朔夜是有说过。日暮和她男朋友要去后山看月亮。是说那里有个神秘的地方……之前在对后山调查的时候好像就是那里了,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场所。我拿着铜剑,猛地回头往后山看去。
再次震动起来。我开始慌张地往后山跑。
再一次摇晃起来,就像是呼应着这摇晃一般突然,山道边的繁茂树木也摇了起来。
高村:“呜,呜啊?”
命:“恩?是恭司吗?”
出现的是美袋。
高村:“要是出现的是你的话……那和orphan战斗的是……应该是玖我她们把?”
命:“是那家伙吗……不过,总觉得这次和平时的感觉不太一样”
高村:“感觉不一样?”
命:“我也不知道,有不好的预感,但是,总之,只有先去看看了”
说完就跑了出去。我也慌忙追了上去。要追上美袋还不是一般的辛苦……
命:“有谁正在战斗,我听到了声音”
高村:“听,听力还真好呐,那,到底是谁?”
命:“不知道。听到了打架的声音,和很大的风声。声音有些听不清楚……”
奔走在昏暗的山道上。由于距离过远,不是那么容易就赶到的。慢慢地连战斗的轰鸣声也听不到了。
高村:“好像……静下来了”
命:“说不定已经分出胜负了。但是,总觉得感觉不太对……”
迄今为止我已经数次见到HiME的力量了。她们很强。这样的话,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战斗,但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一定的。
高村:“等等,还没结束吗!?”
突然,前方看到一片白色的光芒——
高村:“那是什么!?”
命:“是雷。虽然我认为之前已经分出胜负了。至今为止我还从没见过雷的攻击”
高村:“是谁的Element吗,还是Child的能力?”
命:“不知道……”
被树木阻挡了视线,不太容易看清,但感觉马上就要到了。
高村:“有叫声!?”
悲惨的叫声回荡在夜空中。树枝摇晃着,树叶也飘落下来。那个声音从四周将我们包围。随后……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一片平静。什么也没再发生。只有我们的脚步声打破着这片茫然的沉静。虫子的叫声,鸟的叫声,风吹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命:“在那里!”
顺着美袋手指的地方看去,那里倒着一个orphan。
高村:“这个是orphan吗?”
我和美袋正打算靠近躺倒在地的怪物时。???:“哈利?哈利!”
高村:“……?”
这次又是什么?我们回过头,看到日暮茜从树丛中飞奔出来。
高村:“日暮?”
茜:“哈利!!!”
日暮的身上有好像被锋利的东西划到的伤口,制服也已经有好几处破了。但是为什么她的双手拿着和她的身躯十分不相符的两个很大的武器。她确认了一下我们脚边的怪物,没有再多看一眼,直接扑倒在她身上。
茜:“哈利!哈利!怎么了?你没事吧!?”
高村:“日暮……”
过了不久,仓内和也从她身后追上来。仓内一边慌慌张张地望着日暮的背影,一边不断打听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高村:“日暮,仓内,这到底怎么回事?”
仓内回答说‘他们突然被怪物袭击,然后茜把那个怪物打倒了’,这是怎么回事?
茜:“哈利,骗人的吧。哈利!”
日暮紧紧抓住那个怪物。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在日暮被划破的制服下面,有一个小小的红色印记,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印记。这是证明拥有HiME力量的印记。这么说,她是HiME?难道说,她正对着哭泣的那个怪物就是日暮的Child?应该就是这样吧……如果吧她手上持有的那个东西视为和鴇羽还有玖我拿的那个是同一类的东西,应该没错。
茜:“哈利!!”
但是,日暮的呼唤完全没有作用,叫做哈利的那个怪物的身体开始变为闪亮的光粒升向天空。
茜:“!!!”
高村:“…………”
茜:“骗人……不要……骗人的……哈利!!”
叫做哈利的怪物不久就化为闪亮的光粒飘香天空,然后像雾一样散去,就这样消失了。
高村:“日暮,你是……HiME?”
但是,日暮好像已经崩溃,完全没听到我说的话。
茜:“不要……哈利……不要啊,我不想死啊……和君救我,救救我……”
日暮身体僵硬地颤抖着,在害怕什么?我不清楚。
高村:“仓内……”
我催促了仓内一声,仓内点了点头。把日暮抱在怀里。就在那一霎那——
仓内‘唔’的叫了一声,突然捂住胸口,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倒在了地上。
茜:“咦?和君?”
日暮连忙来到仓内身边。
茜:“怎么了,和君?怎么了啊?”
仓内发出痛苦的呻吟,手和脚颤抖着。我看到活力正从仓内的身体里急速的消失。
茜:“不要啊!!!和君,和君,振作一点!!”
‘小……小……茜……’仓内和也叫着日暮的名字,向她伸出颤抖的手。当日暮握住他的手的瞬间,他的手却像被剪断了线的人偶一般,轻轻的,却体然失去了力气。
茜:“和……和君”
这实在太不寻常了,我也走近了仓内的身边。想看看他还有没有体温,于是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额头,而仓内还是什么反应也没有,简直就像死了一样……
茜:“和……和,和君……你怎么了?快睁开眼睛啊!”
我把手放到仓内的脖子动脉处,测了测他的脉搏。
高村:“…………”
没错。仓内和也死了。
高村:“他死了。”
茜:“什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和正常人一样可以行动……
茜:“不可以啊,和君,不可以在这种地方睡着啊,快醒醒,和君……”
日暮拼命摇晃着仓内的身体,一次又一次……
高村:“…………”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只剩下了日暮的哭泣声。美袋一直沉默地观察着周围。我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呆呆的站在抱着仓内的日暮茜身边,看着她的身影。然后我注意到了。刚才还在日暮身上的那个作为HiME的特征的印记消失不见了。什么时候消失的————我没有注意到那个瞬间。
——喀嚓。
舞衣:“咦?有人在吗?咦?老师?还有小命?”
命:“舞衣?”
听到突如其来的叫声我回过头,看到鴇羽正站在那里。
高村:“为什么会来这里?”
舞衣:“小命她说有不好的预感,所以突然跑了出去。在慌忙追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因为听到了这里有什么声音所以——”
鴇羽看着正抱着仓内的,茫然失措的日暮。
舞衣:“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高村:“这个……我也……”
在说这话的瞬间,出现了一个声音,几乎破坏了之前的所有寂静。
碧:“喝啊!正义的伙伴登场!”
是小碧老师。
碧:“咦?怎么了怎么了?恭司君,还有大家……”
舞衣:“小……碧?”
碧:“唔……好诡异啊,HiME们都集中在这里,在计划什么呢……”
舞衣:“咦?HiME……小碧也是HiME?”
碧:“呵呵,叫我正义的伙伴也可以哦。”
命:“正义的伙伴?”
碧:“没错,只有华丽的人才配拥有这样的称号哦。呃……话说回来发生了什么事?”
碧老师用锐利的眼神看着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高村:“这个……我也不清楚……”
奈绪:“啊咧?这不是小命吗?”
命:“奈绪……”
奈绪:“怎么了?老土的女人们都聚集在一起,早知道还是不来比较好。”
鴇羽和美袋,碧老师,还有结城……
朔夜:“小夏树,等等,等一下嘛……”
夏树:“不记得有谁叫你来了啊。”
朔夜:“怎么这么说呢……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不是有句古话叫‘出门靠朋友吗’……”
舞衣:“夏树……”
夏树:“舞衣吗……朔夜,看来我们好像是来晚了啊……”
朔夜:“哎?”
连玖我和朔夜也出现了。
朔夜:“哎?大哥哥?为什么你在这里?”
高村:“你才是,怎么来这里?”
朔夜:“因为刚才月读突然叫个不停……然后突然表情恐怖的跑了出来,我就拼命追,然后就到了这里啊……”
月读:“喵……”
朔夜怀抱里的那只小小的月读悲伤的叫了一声。
高村:“…………”
我们重新把视线投到日暮那边。
茜:“和君……和君……”
日暮只是轻轻的,好像没有意识般叫着仓内的名字。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会察觉到这个场景的异常吧。
啪嗒……
不经意间感觉有水滴到了脸上。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知何时天空已经被乌云覆盖,连那颗红色的星星也已经看不到了。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夏树:“下雨了……”
突如其来的雨。雨很快变大了,很快周围便被沙沙的雨声包围。站在那里的所有人都很快被雨淋湿了。
茜:“和君……和君……”
只剩下日暮的声音在雨中回响。
奈绪:“那个人被卷到和orphan的战斗中了?”
高村:“不,是突然倒下来的。”
舞衣:“怎么回事?”
高村:“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到日暮的Child……吧,被打倒了,然后和他们在一起的仓内就突然倒了下来……”
碧:“怎么含含糊糊的,一点也不像你,说明白一点。”
夏树:“…………”
高村:“但是我也……”
茜:“和君……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舞衣:“小……茜……”
奈绪:“快点叫救护车不就行了?”
夏树:“就算不叫救护车,一番地的人也会很快就赶来的……”
凪:“没错,就是那样……”
等我们注意到,凪已经站在了我们头上方的树枝上。
夏树:“凪,你这混蛋……”
凪:“…………”
凪好像避开了玖我锐利的视线,从树上跳下来,将视线移到我身上。
凪:“没想到那些家伙竟然做这种事来破坏我的计划……老师……你看到了么?在这里发生了些什么事……”
高村:“不,我也……”
凪:“对了,好像你没有全部看到……”
凪望着日暮。
凪:“小茜……”
茜:“和君……和君……”
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抱着那具身体,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叫着他的名字。
茜:“和君……和君……不是这样的,这台奇怪了。睁开眼啊!回答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朔夜:“小茜……”
朔夜叫了一声,鴇羽和碧老师也是满脸悲伤。尤其和日暮还有仓内关系那么好的鴇羽和朔夜。
命:“就是有这种不堪一击的家伙。”
美袋的话好像是在说他自讨苦吃一般。
舞衣:“命,不要说那种话……”
但是凪却否定了美袋的话。
凪:“不是这样的,他应该一次也没受到过袭击,没受过伤。”
舞衣:“那为什么!!”
凪:“小茜的Child应该彻底击败了orphan。但是在那之后又有谁来过,袭击了他们把……”
碧:“小茜,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树:“被谁?”
凪:“不知道……”
茜:“和君……求你了,和君……不要,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啊,对了!哈利他也死了,我也马上就能……与和君在一起了。一起……”
被雨淋湿的头发从前额散落下来,日暮微笑着等待死亡。能够追随先走一步的恋人,她开心地微笑着,而我们看到的那个笑容仿佛是被泪水扭曲了一搬。
凪:“不是的,小茜,你不会死的。抱歉……你已经是一个人了……”
茜:“恩!?”
凪:“应该已经有点察觉到了吧……从刚才到现在的状况……”
茜:“…………”
日暮没有回答凪的话,又继续呼唤恋人的名字。
茜:“和君……和君……”
凪:“小茜,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你已经失去了自己赌上的最重要的东西……我最开始的是偶有说过吧,为了得到力量,就要赌上你最重要的东西……”
茜:“和君……和君……”
日暮还是没有反应,反而鴇羽站出了一步。
舞衣:“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可以说是代表在场全部的人想说的话吧。
凪:“那我再说一遍,小茜她已经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和你们一开始也都说过吧?为了战斗,就要赌上你们最重要的东西作为代价……”
谁也没有点头,大家只是沉默地望着凪。
凪:“看样子好像有误解了这句话的意思的人,那我就说清楚,最重要的东西……并不是指你们的生命。在你们心里应该有更重要的东西存在吧?”
凪那家伙的视线扫过每一个人的脸。
凪:“你们所拥有的HiME的力量——Child,是以你们对最重要的人的思念作为媒介出现的……”
舞衣:“什,什么……那……那……”
凪:“那么快就能懂我的意思,真不错呢,小舞衣。没错,一旦Child死了的话,对你们最重要的那个人的生命也会中止……也就是说,你们必须赌上的是你们最重要的那个人的性命……”
真是一番有冲击力的发言。
高村:“原来……原来是指思念之人吗?从古到今一批又一批奔赴战场的HiME祈祷自己最爱的人能平安无事……原来是这样……”
凪:“哦,原来老师你已经调查到这个地步了啊?挺能干的嘛。没错,就是这样,所以一旦触媒消失,Child就没办法再以物质化的形态出现。”
茜:“怎么这样……和君……难道是我?是我亲手把和君害死的吗?是我把和君害死的吗?和君,帮帮我……和君,我不懂啊。和君,和君……”
看到日暮的样子,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悲伤的神情。同时,大家也开始察觉到自己赌上的最重要的人是谁,也看得出有人动摇了。
只有一个人————玖我,神情十分平静。虽然她看着日暮的眼神很悲伤,但是并没有看出她有吃惊的样子。玖我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吗……这件事。所以才三番五次的……提醒他们?
舞衣:“可是……那种事情……”
朔夜:“…………”
朔夜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谁也没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凪。只有美袋,对凪说的话好像不是很能理解。
碧:“也就是说,只要不输就可以了,不是吗?放心吧,orphan那种东西,我一个人就能全部摆平。”
那也是。HiME如果只是为了对付orphan而存在的话,那么只要不输给orphan就可以了。
舞衣:“是啊,我们有那么多HiME,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的话……”
鴇羽看了看周围。虽然也有人对这完全不感兴趣,但是朔夜他们还是安心的点了点头。
可是凪却默默的摇了摇头。
凪:“很可惜……这也是行不通的。”
碧:“为什么呢?坏蛋先生!”
凪:“唔,虽然还没决定要告诉你们,不过事情已经这样,还是说出来吧……”
奈绪:“别贫嘴了,快点说出来不就好了……”
凪:“是是是,HiME必须要战斗的对象并不是什么orphan。那只是拜托给你们的多余的事情。”
舞衣:“那么,那HiME的力量到底是为了什么存在的?不是为了保护人们不受orphan的袭击吗?”
夏树:“…………”
凪:“唔……但是如果说出来的话,我可是要被骂的呢……”
奈绪:“既然这样,只好逼你说出来了。”
结城现出指间的Element。
凪:“哦。真吓人,我知道了啦,我说,我说就是了。HiME必须战斗的对象是————”
舞衣:“是?”
凪:“不是别人,就是除你们自己以外的HiME……”
什么?
HiME的对手是其他的HiME?
凪:“HiME和HiME之间的战斗是从古就传下来的命运,天空中……”
凪指向天空。不知何时,只有月亮周围的乌云已经散去,在那里,红色的星星散发出不祥的光芒。
凪:“只要天空中的那个媛星还在。”
一同:“媛星?”
凪:“你们应该都能看到吧?那颗媛星一直在存储能量,再次神话般的出现在那里。HiME之间的战斗必须持续到只剩下最后一人才结束。最后剩下的那个HiME能够从媛星那里获得强大的力量。”
舞衣:“太愚蠢了,强大的力量,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凪:“哈哈,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就算小舞衣你这么想,其他人是怎么想没人知道吧?”
舞衣:“呃?”
鴇羽看了看周围,但是谁也没有回应她。结城,玖我,美袋,朔夜,就连碧老师,大家都沉默着。
高村:“我能问个问题吗?”
凪:“不太想接受HiME以外的人提的问题……不过算了,特别优待一下吧。”
高村:“不一定要按照那个神话去做吧?以前的话暂且不提,现在这个世界并不需要什么强大的力量。”
舞衣:“就,就是啊,如果大家都不战斗,那种星星肯定很快回自己跑去别的地方吧?”
凪:“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但是可惜啊!”
他到底想说什么。
凪:“你们看……”
凪又一次指向天空。
凪:“媛星已经变得这么大了吧,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变大?因为它正在靠近,然后如果那样放任不管,就会和地球产生猛烈的撞击。如果变成那样,别说你们最重要的人了,这个星球都会完蛋。……那样的话,你们也会困扰吧?”
一同:“…………”
舞衣:“就,就算你那么说,想煽动我们……也是没用的!”
凪:“我没有骗人哦……”
不过,我也感觉到那不是骗人的。
高村:(是么,原来是这么回事……)
高村:“所以才会……”
凪:“恩?”
高村:“只要是关于媛星的记录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形式被摧毁,但是里面都有描述到关于天空中出现比月亮还要大的物体。虽然也有没有那么明显地表示出来,描写的方法也各种各样……但是那是……是描写媛星接近地球的场景吧,也就是说那颗星星在过去接近过地球好几次吗……也就是因为那个才引起最近这些状况吧?据说最近全世界天气情况都很异常……”
凪:“你很厉害嘛,老师,已经考察到那么深入的程度了,刚才说到最重要的人也是,让我吓一跳呢。没错,这不是骗人,也不是吓吓你们的,那颗红色的星星此时此刻,正在瞄准着这个地球。”
碧:“原来是这样……”
朔夜:“怎么……怎么这样,那样的话大家不是都会死……”
凪:“是的,但是也有人能阻止这场冲击的人……那就是最后剩下的那个HiME。打败了所有的HiME,背负着所有HiME思念的那个,拥有强大力量的HiME。也就是说,只有靠能保护‘最重要的人的性命’到最后的HiME得到媛星的力量,才能……避免媛星直接撞上地球,让它远离地球。想放弃战斗的人请自便,但是,为了你们能够活下去……只有战斗了吧,真可惜。”
奈绪:“哼,很有意思吗……”
命:“奈绪……”
朔夜:“…………”
舞衣:“我不要这样,我不能赌上那种东西。”
凪:“那你要怎么办呢?”
舞衣:“我,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要这样,就是不要。”
凪:“不过小舞衣,你已经赌上了哦,你已经是HiME了。”
舞衣:“就算这样……我也不要战斗……”
凪:“请自便吧,但是其他的HiME可能会有想战斗的哦?”
舞衣:“…………”
鴇羽看了看周围。
凪:“就算你不想战斗,也必须打倒来袭击的那些人。谁也不想死吧,谁也不想被夺走自己最重要的人吧。大家为了自己,要好好守护住哦,这是没有办法的。”
舞衣:“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凪:“你这么问我,我也很困扰啊,如果有怨言的话,就去和那颗媛星说吧……”
一同:“…………”
周围流动着异样的气氛。
不,也许就是因为没有空气的流动,才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总之,气氛很不寻常。被淅淅沥沥的雨打着,日暮到现在还抱着那已经逝去的恋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这样,没有动过。只是,重复呼唤着他的名字……
茜:“和君……和君……”
脸上,手臂上,叫上,染在全身的血被雨水冲刷着……但是,那雨就像日暮的眼泪一般,听上去那么悲伤。
舞衣:“你刚才说过,小茜有被什么袭击对吧……那究竟是……”
凪:“……可能是知道这件事的某个人吧”
夏树:“是谁!!”
玖我举起枪,对准凪。
凪:“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说过了吧?我的计划也被打乱了。”
夏树:“切!”
突然,救护车的笛声传了过来。
凪:“恩?啊……不愧是一番地,动作真快呢。好了,那我先走了,大家好好考虑一下吧。”
只留下那么一句话,凪从那里离开了。谁也没有发出声音,也没人叫住他,只是这样目送着他离开。
不久之后,又有几个人的身影消失了。玖我和结城也不在了……美袋担心的偷偷看了一眼鴇羽的表情。鴇羽一直面向日暮那边,也没有走进她。碧老师也是那样。
朔夜:“…………”
朔夜一直盯着我的脸看。在场的剩下的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只有日暮悲伤的哭声回响在这个森林里。直到日暮和在她臂弯中沉睡的那个人被救护车载走。已经减少了一个HiME了……会这样……就这么继续减少下去吗?直道只剩最后一人为止……雨一直,一直,不停的下着。
嵯峨野:“那个,冒昧问一句……小姐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回到家,朔夜就一言不发地进了自己房间。并且浑身上下湿淋淋的……嵯峨野先生会担心也是正常的。凪在讲述有关HiME的事情的时候,那时朔夜的眼神……看着紧紧咬着嘴唇思索着什么的朔夜的眼睛……我感到一种说不出口的不安。
嵯峨野:“高村先生?”
高村:“啊,那个,没什么……”
‘怎么可能会什么也没有’,他怀疑的眼神中流露出这一想法,但嵯峨野先生还是只说了一句‘什么’。我自己……也因为刚才的事受了不小打击。虽然一度曾希望得到大量的情报,但现在我的大脑却已经处理不过来了……
高村:“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睡觉吧……”
嵯峨野:“晚安。”
和嵯峨野先生道了声晚安,我便离开了客厅向自己的房间走去,途中在朔夜的房前停下了脚步。
高村:(…………)
还是决定和她谈谈。
高村:“朔夜?”
…………
高村:“朔夜?”
…………
高村:“…………晚安。”
结果,我还是没得到回答……于是回到自己房间便睡下了。失去的生命,残存的思念。美袋也确实吃了一惊。知道了自己是为何而战的。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她是个很单纯的家伙。
高村:“胜利的话……就行了么”
但是,这也就是说,美袋会和其他HiME战斗吗?那颗被称作媛星的红色星星……还有其他别的方法去回避冲突吗?突然感觉……未来一片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