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20日 水
  6. 繁体版

7月20日 水
2017-06-23 22:43:03

		

7月20日水
滴答滴答滴答,大颗的泪水滴落在我的脸颊上,额头上和身上。温暖,并且湿润。眼前一片黑暗,平常只依靠视觉的我现在几乎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朝上还是朝下。不知道围绕在自己周围的是什么状况。只有滴答滴答的哦声音和沐浴着全身的有些湿润的感觉。在就是……一丝温暖,这就是我现在所有的感觉。
不,不对。
气味,我可以感觉到气味。这是……这是什么气味?这种味道……难道是?
把手移到眼前一看。本不愿意看到的,现在看到了。我的手已被鲜血染红。
是血!!滴落下来的是血!难道我一直就这么在血雨中吗?我一直在哪儿吗?
茜:“…………”
在血雨中的日暮浑身鲜红,一直抱着她那最重要的人。已经失去的……最重要的那个人……
茜:“老师……老师……”
高村:“日暮?”
茜:“老师……不要……请不要死!”
表情悲怆地,声音悲痛地,日暮悲惨地呼唤着怀中的那个人。
茜:“老师不要死……老师不要……”
一直呼唤着。
高村:“日暮?你,你在说什么呢?”
她怀中的不可能是我……但是,那里的人是……
命:“恭司,不要死!”
怎么可能是我!!
高村:“呼……呼……”
是梦……么。
高村:“……真是的。”
原来是梦。浑身被汗水弄湿透了。这种浑身湿透的感觉让我想起梦中被那红色的血雨淋的事,我巴不得立刻出去洗一下。在去浴室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嵯峨野先生已经在客厅了。
嵯峨野:“早上好,高村先生。”
高村:“早上好,我想去洗个澡,把汗给洗掉……”
嵯峨野:“请去吧,等您洗完后,早餐也差不多准备好了。”
高村:“嵯峨……野?”
嵯峨野:“有什么事吗?”
我问了我一直放心不下的那件事。
高村:“那个,朔夜呢?”
嵯峨野:“是问小姐吗?她早就已经出去了。”
高村:“是么……”
嵯峨野:“有什么事吗?”
高村:“啊,没,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么我去洗澡了。”
在热水的冲洗下,浑身的汗水很快就被冲掉了。视觉也变得清晰起来。浑身清爽的感觉就像重生一样。不过……我自从到这个家庭中,还是第一次在早上没见到朔夜。
我一个人走在校园里。目标是某个地方。离开校舍,穿过中庭。即使是暑假,仍然能够看见学生们在努力地进行部门活动。欢快的表情,拼命的表情,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然而学生们的情绪明显都是快乐的。一股无法言语的抑郁袭向了正走往校园深处的我。这条路的尽头就是目的地。那个人,究竟知道真相到了哪个程度了呢?HiME是为了打倒orphan而来的,她这样说过。这说明那个人其实也不清楚真相?赌上最重要的东西的含义。然后,那颗星,媛星。抬头望着天空,尽管是白天,依稀还能看见苍白的月亮。还有旁边的媛星。那东西的含义,那个人也知道吗?
高村:(不可能不知道吧……)
总之先听听她怎么说。不过……这次她可能也不会说出真话。
……到了。我总感觉这建筑物不大对头。不知为何,每当进入这座建筑的时候,我对时间的感觉会变得非常迟钝。仿佛是个能将时间停下来的地方。当然了,这只是个错觉而已,时间仍然在流动着,我的意思只是显示建筑的古老而已……坏掉了。但是……究竟这种不协调感从何而来?我中断了无谓的思考,按下了门铃。然后在女仆小姐的引领下走进室内,来到接待室与理事长会面。与理事长——风花真白。
真白:“辛苦你了,高村老师,暑假刚刚开始就来这里,有何贵干?”
高村:“昨天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你是理事长啊。”
真白:“…………”
沉默则是表示肯定。
真白:“我认为对日暮同学来说是件遗憾的事。”
高村:“当然了!”
当然遗憾了。遗憾是无法用言语表示出来的无能为力的感觉。
真白:“但是,这是她选择的道路,是她自己的选择。”
高村:“怎么……怎么会这样,你就这样什么话也不解释……”
真白:“我已经解释了,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就需要赌上最重要的东西。然后,她选择把这东西赌上去了。”
高村:“这是诡辩!”
这样解释的话,谁会明白啊。
真白:“我为没有将真相表达清楚,让你感到困惑而道歉。”
理事长边说边稍稍低下了头。
高村:“对我——不,就算对我道歉……”
就算对我道歉,日暮的心也仍然受到了创伤,他也仍然不能回来。
真白:“…………”
理事长苍白的脸转到一边,避开我的视线望向窗外。然后,一片沉默。女仆小姐倒的茶,因为我没有碰过,现在已经变冷了。
高村:“那个,红色的星星……媛星……它会与地球相撞吧?”
真白:“全部都按照媛传说所作,为了讨伐恶魔而出现的姬巫女——HiME是有必要存在的。因此,这对HiME她们并没有什么改变。”
高村:“没有什么改变?”
真白:“想守护重要的东西,赌上重要的东西。仅此而已……让想守护的东西能够残存下来……”
这种冷淡的语调,令我难以自制地一拳打在桌子上。
高村:“是这样吗!”
真白:“不对,就只有这事而已……很遗憾。”
但是,理事长就这样神色不变地说道。
高村:“是嘛……”
当然了,这是事实。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方法。一番地正是为此而存在的。但是,但是这毫无益处。回想起昨天的日暮,这就是将重要的东西赌上去的下场么……
高村:“抱歉……今天的谈话可以就此结束吧?”
高村:“啊,这个……”
真白:“身体很累了……”
的确,理事长的脸色不大对头。是想逃避吧,但细想一下,她并没有必要逃避我呀。
高村:“是嘛……打扰你了,那个,对不起……”
真白:“不……我才应该说这句话……”
高村:(…………)
我这边又该说些什么好呢。将大家聚集在这个学院……
高村:“那么,失陪了。”
但是,在我正为无言以对而苦恼的时候,像是巨大的齿轮突然动起来似的,带出了一系列的情景……昨晚的……那个情景。压倒性的说服力直逼着我。我听到了日暮的声音。我想起了雨打脸颊时的触感。
高村:“哈啊……”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大概……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老师。”
高村:“凪么……”
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是那个听惯了的声音。
凪:“哎呀……老师你大精神呀。”
凪走到我的面前。
高村:“你全部都知道的吧?你也是一番地的人吧?”
凪:“哈哈哈,不对,对于这种话我是不会承认的。”
高村:“煽动鴇羽觉醒的是你,现在我才知道,那时玖我阻止这件事的含义。”
玖我也是知道这个组织的。所以她才一直阻止大家。
凪:“我可没有煽动什么的,我可是给了小舞衣选择的机会。”
高村:“是么……”
不,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样说过。
高村:“话说回来……让她们把所有的东西都赌上去,你不觉得残酷吗?”
凪:“小真白也有着旁人无法看到的辛酸,但是,既然没有别的办法,也就只好这样做了……”
看着理事长的住所,凪说道。
凪:“辛苦的可不只有小真白……那个时候所发生的事……”
凪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凪:“如果草薙在的话,说不定还知道点什么,这个可能性嘛……”
高村:“草薙?那个人是谁?”
凪:“这个嘛,也许会出场吧。”
他就像平时那样,突然发出奇怪的笑声。
凪:“老师,我只能再给你一个提示哦,反正那个人是不会再说些什么的了。”
高村:“什么?”
凪:“我也好,那个人也好,对于昨天小茜身上所发生的事都是不希望看到的。现在所发生的事都是无可奈何的事,对吧。我们也是被逼着执行计划而已,所以这件事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
高村:“那么这是谁的意愿?”
凪:“恩……这个嘛,老师你就自己考虑吧。老实说……老师就此离去的话,倒是不错,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吧?”
高村:“就此离去……”
现在退场么?
凪:“怎么了?不可以吗?那么,再见了,老师,我也跟你事先打了招呼了,尽管这并不是什么麻烦事……ByeBye。”
凪无视我的阻止,走进了理事长的住所。理事长风花真白和炎凪……他们不是单纯的小孩子。但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是,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事态的发展已经无法阻止了……
在和理事长谈话后终于明白了,她所考虑的事,和iayouHiME的秘密与至今都未明了的事。只是,还是有没弄明白的事。那就是,到底是谁打倒了日暮的Child。当我和美袋到达那里时,日暮的Child就已经倒下了。难道是之前就已知道凪所说的话的HiME干的?到底是谁……事实上,也并没有什么人知道日暮是HiME这件事,而且也确定不了剩下的HiME会在那里。还有……有可能是既不是orphan又不是HiME的家伙干的呢?或是,除此之外还存在着有能力打倒Child的人吗?自己突然撞到了什么,身体在摇晃着。
命:“你在看哪里啊?……恩,是恭司吗?”
我重新站直身子,向那声音看去,美袋就在那里。
高村:“……真是少见啊,美袋居然会在走路的时候被撞倒”
我并没有在意自己,而是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要是平时的美袋的话,凭她野兽般的高性能直觉和运动能力,明明能很轻松的就避开的。
命:“稍稍……在考虑些事情”
高村:“考虑事情?是在想晚饭的菜吗?”
在思考的时候,遇到难题时,因为见到了美袋,所以不知不觉想去逗逗她。
命:“不对!我才不会一直都想着晚饭的菜!”
高村:“那么,是饭后的甜点?”
命:“不要把我当傻瓜!我已经决定好甜点了!是在考虑昨晚的那件事”
……果然是这样吗?
高村:“——我也和你一样”
命:“那件事是谁干的,我怎么想也不明白。如果是orphan或HiME的话,我应该很快就能察觉到的。但是那次却没能发现。”
高村:“那把刀——弥勒,你不是说过它一直会对此有反应的吗?”
命:“这个……和平时都不太一样。我似乎感到她……迷惑了”
高村:“刀会感到迷惑?”
命:“并不是真的迷惑了。是与至今为止的反应不太一样。”
高村:“那就是说,并不是HiME或是orphan咯?”
命:“我不知道。弥勒它,也并不是只会对HiME或是orphan有反应。只是弥勒在呼唤我的时候,每次都会有HiME或是orphan在那里出现而已。”
总之就是有什么‘搞错’了吗?
命:“当弥勒再次呼唤时,再去就行了”
美袋说着,轻巧的拔出刀,指向天空,刀身上耀眼的光很是刺眼。光是看着,就觉得自己好像要被那锐利的光芒撕裂一样。
高村:“呃……喂,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把刀拔出来啊。要是被谁看到了怎么办呐”
命:“……?这样很奇怪吗?”
美袋一边说一边将刀收回了鞘里。说这很奇怪吗,我认为这个回答才是最奇怪的。因为拿着刀的还是个妙龄少女,说不定只会被认为是在角色扮演吧……
命:“算了,我再去那一带调查一下。有些在意”
高村:“我也还有些没调查完的事”
命:“要是明白了什么就告诉我。那么BYEBYE”
高村:“恩,别再在想问题的时候呆住了哦”
命:“恩!你也是!”
我和美袋就这样擦身而过,朝着各自的方向走去。接下来,我自己也有不得不调查的东西呐——
总之,发生了各种事情,我有必要整理一下所得的情报。打算找九条小姐谈一下。用手机联系好会面地点后,我直接来到了教堂。但是,没有看见九条小姐。教堂里只有葛丽亚神甫在而已。
高村:“九条小姐去了哪里呢?她有带着手机就好了。”
约瑟夫:“你好啊,高村君。九条修女?不,我不知道,我没听过她的消息。”
高村:“不是吧……虽然下一次定期报告是在22日,但我现在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约瑟夫:“是嘛?那么,我试一下打个电话给她吧。”
高村:“拜托你了。”
约瑟夫:“很多事情开始了吧……”
开始了吧。神甫也知道昨晚发生的事?
高村:“葛丽亚神甫……你知道那件事吗?”
约瑟夫:“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呀,高村君,你也要继续去调查媛传说接下来的部分。”
高村:“…………”
约瑟夫:“这可是接受西亚斯投资的人的任务啊。”
高村:“我知道了……那么我就此告辞了。”
葛丽亚神甫也知道昨天的事。这也就意味着,西亚斯也知道这件事。九条小姐就这样与西亚斯的本体用一条线给联系起来了,不,我早就看出点苗头了。西亚斯究竟是以怎样的形式来介入媛传说中的呢?我也不知道接入会有何利益。但是,我以前也想过他们对HiME的力量很感兴趣。单纯是这样而已嘛?无法联络上九条小姐,让我感到一丝不安。风华学院,一番地,西亚斯。理事长和凪又站在哪一边呢?玖我呢?九条小姐是西亚斯的人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来这里研究学术。兼任教师而已。这不可思议的命运……我不知道……???:“大哥哥!”
我完全陷进了沉思中。从昨晚开始我就不断地思考着。不与别人说话,一心想着HiME们的命运。是个悲剧。
爱丽莎:“喂,怎么了?大哥哥肚子疼了?”
眼前的是小爱丽莎。
高村:“恩?我没事,小爱丽莎。”
我赞赏性地抚摸她的头。哪个年级的小孩子会开始讨厌摸头,这我也不知道。
爱丽莎:“呵呵~爱丽莎也要摸摸哥哥的头!”
高村:“那真的要谢谢你丫。”
我在小爱丽莎的面前蹲下,她小巧的脸孔近在眼前。被称为黄金天使的存在。纯洁的黑色眼眸。本来抱着对西亚斯的疑惑,但当看到这样纯真的眼睛,我一时认为他们或许只是单纯对风华学院的学术水平动心而已。为了让人更深刻地懂得日本的历史观,因此才着手去调查媛传说。
爱丽莎:“乖乖……”
小爱丽莎轻柔较小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原来被摸头,就是这样的感觉……——久违了的感触。很怀念……
深优:“高村老师,有烦恼吗?健康状况没有出现问题吧?”
高村:“我也不知道是否有问题……不,什么事也没有,我只是有一点烦恼而已。”
从深优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烦恼。只生活在0和1的世界的存在。
深优:“怎么了?”
高村:“不,什么事也没有……”
爱丽莎:“呐呐!爱丽莎呢,已经成为一个优秀的Valkyrie了!哥哥也会支持我吧!?”
高村:“哎?Valkyrie?”
出自北欧神话的那个吗?以前似乎也听她说过这个词……是学习成绩报告会吗?
高村:“小爱丽莎,当Valkyrie的要做些什么的,台词很多吗?”
爱丽莎:“台词?台词我不是很清楚哦”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爱丽莎:“Valkyrie嘛——”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爱丽莎:“深优,你好吵啊!”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爱丽莎:“究竟怎么了!”
因为深优不断叫着她的名字,遮掩了她的话,使公主大人的心情变的很糟糕。
深优:“打扰了,但是,快没有时间了,要练习了。”
爱丽莎:“呜呜……我知道啦……”
无可奈何地,小爱丽莎握着深优的手。
爱丽莎:“再见了哥哥。拜拜!”
深优:“那么老师,再见了。”
高村:“好的,小爱丽莎,加油哦!”
爱丽莎:“恩,谢谢你,哥哥!爱丽莎会加油的!”
————不自然。的确,深优在重要的时刻,遮掩了小爱丽莎的话,不让她有说的机会。但是,刚才很明显。说是练习,真的是这个样子吗?不但是一番地,连西亚斯也开始行动起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做。例如他们正在研究HiME的事情,探索着如何用科学手段来回避媛星的撞击。那里可是科学的国度……但这也没有确实的证据。
高村:“唔……”
果然还是想和九条小姐谈一次。再一次拿出手机,果然又是无法接通或者已经关机的回复……
原本明朗清澈的蓝天,如今也能看出有不稳定的迹象。像是将会有什么事发生。不,说不定已经开始发生了。因为那晚的事……总觉得现在每天都过得很贫瘠。所以,虽不是说我自己能干些什么,反过来倒觉得是缺乏紧张感。
去了公园,想散散心,美袋也在那里。她还是依照惯例在寻找自己的哥哥吧。
高村:“美袋,你在干什么呐”
命:“没,没干什么”
高村:“明明是难得的暑假,怎么还穿着制服啊。不太应该吧?”
命:“这件衣服穿起来方便,行动也方便”
高村:“我能坐你身边吗?”
美袋沉默的朝自己身边的空位看了一眼,我便在那里坐了下来。天空很有夏天的味道,大大的,厚厚的云漂浮在上面。想起了去年这段时间,我和天河教授一起去的现场作业。想起了在酷暑中,一边擦着留下的汗水,一边拼命挖掘者地面。这样做并不是每次都能有新的发现,至今为止找到的东西,已经到了土器和居住遗迹的程度。探究时间的河流中隐藏着的谜,就像读一部长篇小说。想知道古代的人们是如何生存的,那些土器的碎片就像是不明用途的宝物。想知道不明白的事……想见到……只是单纯的,这么想着。现在,却对不明白的事感到了‘恐惧’。仅此而已。在时间的河流中隐藏的谜,就像是死神的镰刀,对我虎视眈眈。但是谜就是谜,还是什么也不明白。对自己一直带着的铜剑感到了不安。
高村:“……美袋,你为什么要战斗呢?”
命:“我,战斗的理由?”
高村:“那时……凪所说的事,那就是美袋要战斗的理由吗?”
为了拯救这个星球,HiME们必须互相战斗,到底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谎言呢?虽然我也不太明白,但只有那时在我眼前发生的事,绝对是真实的。
高村:“是HiME,所以战斗,美袋也确实有这么说过呐”
命:“对,HiME就是战斗之物”
高村:“凪他说的事情,那是真的吗?”
命:“我不知道……”
高村:“那,为什么要战斗”
命:“因为……自己被告知了要战斗,我只是照做而已。说是要保护弥勒,仅此而已,还有要打倒妨碍自己的家伙和威胁到弥勒的家伙。爷爷他是这么对我说的。——在我懂事时,一直都是和爷爷住在一起的。在那山里的,小小的家里。”
高村:“只有你们两个?”
命:“爷爷对我说‘你是HiME。不能没有战斗的力量’,于是就教了我用刀的方法和格斗技能。爷爷说‘你若是成为舞姬的话,命若是成为舞姬的话,美袋家就会再次复苏’,几乎每天都会这么说。”
高村:“这是怎么回事?”
命:“当然,我也很在意,但是爷爷他说‘命不用在意。为了保护好弥勒,去战斗’。只是这么回答了我。最后爷爷他……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告诉我,就这么死了。要是能见到哥哥的话,应该就能明白这全部才对……我是HiME的理由,不得不战斗的理由,还有不得不保护弥勒的理由……他应该都会告诉我的。”
高村:“美袋的哥哥,也和这次的事件有着关系吗……?”
命:“我有见过一次照片,大概是与家人在一起时的照片。是男人和男孩子,还有爷爷手里抱着的小婴儿。——那个婴儿也许就是我。爷爷他指着那男人说‘叛徒!’。大概这个人就是我父亲……”
高村:“父亲是背叛者?”
命:“然后,那男人用和爷爷相似的眼神,说了‘命,不能去见哥哥。见面的话会发生令你痛苦的事,然后美袋家又会被他们为所欲为。他们只会考虑要利用HiME的事……’。爷爷说这的时候,不同以往的激动”
高村:“那张照片呢?”
命:“已经没有了。爷爷把它拿走了,而且马上就烧掉了”
高村:“……那张照片上的男孩就是哥哥吗?”
命:“在婴儿和男孩的脖子上,都挂着这个挂件”
美袋从胸前拿出了挂件。
命:“所以,有和我相同挂件的人就是我哥哥……”
高村:“但是,你的祖父不是有说过叫你不要去找他吗?”
命:“最后,虽然叫我不要去找他,但我也只有哥哥了,爷爷说过。我母亲已经死了……虽然爷爷说过要是和见面的话,会造成令我痛苦的事。但我想哥哥他是不会让我——他的妹妹痛苦的……就算真的发生了令我痛苦的事,我也——还是……想见哥哥……自从爷爷把那张照片烧掉了之后,就爱也没有对我说过关于哥哥的事。只是,从他说话的样子来看,我想是一定和HiME有着什么关联,绝不会错……所以,只剩下孤身一人呢的我,才决定要来这风华之地。我不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会告诉我许多事的爷爷也已经不在了。要是战斗的话,也只能战斗了。如果这样就能明白些什么的话,我会选择战斗。我很想知道,我自己的事,我哥哥的事,和凪说的事没有关系。那颗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只会和……阻碍我的家伙战斗。”
美袋忽然站了起来。
命:“只有……战斗”
然后就这样向前走去。
高村:“啊,喂,美袋,你要去哪里啊……”
命:“我也不知道……”
美袋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还来不及去追,她就已经跑出了公园。听了美袋的话,又多了一个谜题,觉得更麻烦了。从今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啊。只是,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都已经阻止不了它了。这就是历史的命运。
高村:(好累啊……)
没有精神做任何事情,也不愿去想任何事情。从那之后整整一天……啊。虽然不愿意,但是一闭上眼睛那个就会不自觉想起来。如此一来,闭上眼睛想事情也是很恐怖的。散散心啊,有必要把……或许是有必要去散散心了。
朔夜么?
高村:“你好,哪位?”
出现的是嵯峨野先生。这倒也是……朔夜基本上是不会敲门的。
嵯峨野:“高村先生,你的电话。”
只见嵯峨野先生手拿电话站在那里。
嵯峨野:“是一位姓杉浦的女性。”
碧老师吗?
高村:“哦,是同事,学校的老师,太谢谢了。”
嵯峨野先生把电话递给我。
高村:“喂,我是高村”
碧:“晚上好啊~”
碧老师精力充沛的声音。嵯峨野先生结束了自己的任务便自己走开了。
碧:“哎,恭司君,刚才说话的那位是嵯峨野先生么?”
高村:“你怎么知道的,答对了哦。”
碧:“唔……好棒哦,那位先生好有型哦!真是太帮了!太强了!!”
高村:“啊,是啊……那个,也不全是那样了……”
碧:“而且,料理非常拿手呢……”
有没有在听啊。算了,而且实事求是的说,我也觉得他很强……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啊。
碧:“哎!你在说什么?”
高村:“请放心啦,我什么都没有说,都是碧老师你在自说自话。”
碧:“这也没有什么放不放心了啦……”
对着这个电话自言自语的。
碧:“哈……说道哪里了已经?”
高村:“真的没听明白?你怎么了?”
果然碧老师也是为昨晚的事情……而犹豫不决吧。不犹豫才怪呢。
碧:“不过试着从别的方面考虑……”
这样的话……
碧:“这种气氛很讨厌啊,让人想要打破它。我……这对我来说是特别困难的啊。”
高村:“是呀,我也承认这点,昨天开始心里就乱七八糟的不大舒服……”
碧:“哎呀,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HiME,但我知道这些人中,我稍年长一些……”
鴇羽,玖我,美袋,朔夜,结城……还有碧老师。
高村:“的确,在一群人里只有一个人年龄最大。”
碧:“恭司君?恭司君原来对年长的类型没有兴趣啊?”
高村:“不要装出可爱的声音……”
碧:“真是失礼啊,不可以责备可爱的人发出可爱的声音哦~”
高村:“…………”
碧:“……恭司君?”
高村:“…………”
碧:“如果是恭司君的话~”
高村:“…………”
碧:“啊哈,我真是坏呢,那就不折磨你了,以后不要在打电话的时候沉默啊!你还真是难对付呢……难道是真的?讨厌我讨厌的不得了吗?”
高村:“呃……不是,挺好的……”
可爱的地方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仍旧令人佩服。
碧:“喂喂,回到正题吧!”
高村:“不是‘回去’,而是要‘进入’正题啊。”
碧:“还真是多嘴啊。算了,这样也好。”
小碧老师开始陈述她缓解HiME之间那不愉快的气氛的办法。
碧:“对了对了,那个,我想让她们达成不战协定呢。”
高村:“不战协定?HiME之间么?”
碧:“是啊!大家关系特别好呢。哎,与其说是HiME,不如说是作为老师在担心那些孩子。”
高村:“是啊……我也是这么想。”
碧老师,果然是一名负责的老师,干的不错。这件事情,说不定反倒是我更应该拿出提案。但是眼前的问题该怎么处理?
高村:“不战协定先不说……媛星的事情怎么办呢?关于媛星的传说,我也做了很多调查,果然,凪所说的是事实。具体到了什么程度还不是太清楚……但是我想它确实是在逼近地球。”
碧:“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与第一次看到的媛星相比,轮廓已经变得很大了。”
高村:“哎!?”
碧:“不,相当的不妙呢!”
这下不妙了,不能拯救这颗星球,请不要用‘不妙了’简单的一句话做结论……
高村:“那么,那怎么办?——”
碧:“以后再说!”
高村:“啊?”
碧:“应该也不是今天明天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稍微放松点,以后再说吧。大家先把关系搞好,然后再考虑后面的事情。”
高村:“的,的确……”
碧:“重要的人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也有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但是如果这样解释,孩子们会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啊。也有只顾眼前的孩子啊,也许有人会为了守护自己重要的人而起来战斗的。我想那一定是很深的感情。果然,必须让你们见识一下身为大人的成熟的地方。”
之前还说自己17岁,现在感觉还不错呢……电话里透出苦笑。虽然声音有所掩饰,但还是能听出缓和了许多。
碧:“喂,你有在听吗?”
高村:“是的是的,在听啦,我认为你说的是个好办法。”
碧:“是吧?我也这么想,哼哼~”
高村:“那,不战协定具体怎么实施呢?在电台播放吗?”
碧:“哪有那么愚蠢的电台啊……而且,这样不是一点也没有融合在一起的感觉嘛!”
高村:“哈……”
那么,要怎么做呢?已经进入暑假了,大家也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
碧:“大海哦~”
高村:“大海?”
碧:“是呀!大海哦!!大家一起到海边去玩,好不容易到了夏天,这不是个好主意吗?”
这样啊,如果没机会可以制造机会。
高村:“好主意!好啊一定去!”
碧:“泳装啊泳装!太好了,恭司君!”
高村:“什么?”
碧:“嘿嘿……”
高村:“不要笑的那么色迷迷的好不好。”
但是泳装……也没什恶魔不好哈……说起来,已经有好几年没去海边了。成为研究生之后,一次也没有去过,学生部也没去活动过……对海快要没有记忆了。
碧:“恩恩,那么我试着和昨晚有关系的人取得联系。恭司君,你有没有名册?”
高村:“呃……我只有自己班级的。”
碧:“啊,这样啊,还是我来联系吧,顺便说明一下计划和意图。”
高村:“好,我没有意见。”
碧:“那么,你和小说也联系一下,告诉她计划和意图。”
高村:“知道了。”
然后我们商量一下具体的细节。被邀请的成员,时间,地点……交谈之间,我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碧:“那么就这么说定了。”
最后,我们在欢笑中挂掉了电话。
高村:“那么……”
果然是正义的伙伴啊。这么做,大家的关系会变得很好,对于那个一心考虑着那场无可救药的战斗的我,连我自己就都觉得羞耻。反倒是碧老师那样的做法才是更好的吧。朔夜也一样,一定要和大家搞好关系。反过来讲,这个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好友悲伤的背影虽然不能马上忘记,但是……
高村:“朔夜,有空过来一下吧,有好消息告诉你哦~”
朔夜:“好消息?好的,请进。”
朔夜:“什么高兴的事情啊?”
高村:“明天去海边玩吧。”
朔夜:“哎!?大,大海?”
高村:“游泳啊!玩细沙啊!还有好吃的,一定很有趣!”
朔夜:“恩挺有意思呢~”
朔夜露出高兴的神色。到昨晚为止,真的好久都没见过你的笑脸了。但是表情马上又阴沉下来。
朔夜:“但是……”
但是。是在想日暮吧?自己这么高兴好吗?感情上这样想着。
高村:“实际上,这个计划有很多含义的。”
朔夜:“含义?”
就这样,我把刚才碧老师说的内容都告诉了朔夜。我是真的希望大家的关系能变得好起来。大家都在为一个人而烦恼,事情反而会变得不好。并且,大家在一起说不定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朔夜也好像明白了什么,开始很高兴地期待着明天去海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