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21日 木
  6. 繁体版

7月21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21日木
恩?刚才,好像听见了什么……又……???:“哥哥?起床了吗?”
朔夜的声音。
朔夜:“哥哥?哥哥?你还在睡吗?”
高村:“恩……恩……朔夜?”
朔夜:“是呀,是我啊,我进来了哦。”
高村:“啊~啊~进来吧。早上好朔夜。”
朔夜:“早啊哥哥,已经不早了哦~”
高村:“为什么?今天你也和往常一样叫我起床啊,难道你还做了什么吗?”
做出使坏的表情,试着刺激一下朔夜。
朔夜:“如果想做,或者已经做了什么的话,是不会被你知道的哟!”
高村:“哎?什,什么啊……”
朔夜:“说不定看到了什么哦……”
高村:“什,什么啊……什,是什么……”
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
朔夜:“那个……也许现在就是来叫你起床才来的,谁知道呢?”
高村:“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朔夜:“嘻嘻,哥哥慌慌张张的,好好笑哦,没关系,没关系的啦,干刚进来叫你起床而已。”
高村:“……真的吗?”
朔夜:“大概!”
为什么脸红啊……
朔夜:“那,那么早点起来哦!约好了时间,不可以迟到哦!”
于是朔夜慌慌张张的出去了。
高村:“…………”
是真的吗,刚才是来叫我起床的吧?
…………
是的,决定相信了。那个家伙,又想故作开朗了吧。
The夏天!!
晴空!白云!灿烂的太阳!
碧:“哇~真不愧是海边的太阳啊!”
朔夜到达了约好的公交车站的时候,看到碧老师已经在那里了。
高村:“早上好啦,碧老师,你来的真早呢。”
我们也算是提前来的,可还是碧老师先到一步。
碧:“早上好,恩,说的好!我是因为不想让大家认为老师不守时才这样做啊。”
高村:“哈哈哈……”
耀眼的阳光、海边吹来的风,仿佛都带着海的气息。平时没有注意到的在头上飞来飞去的海鸥,好像也给大海增添了一份美丽。
碧:“不管怎么说,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高村:“是啊,真的呢,现在开始享受大海吧!”
朔夜:“哥哥感兴趣的不是大海,是海边穿着泳装的女孩吧?”???:“啊,可以这么说吧。”
高村:“恩?鴇羽!?”
顺着笑声回头看,鴇羽正在身后笑着。在她身边站着美袋。
命:“恭司!这才是真正的大海啊!”
高村:“啊啊,是啊……”
已经到来的人互相进行了简单的问候。虽然前天的事情……还没有……被大家遗忘。但是,今天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恩,没有什么理由再去犯什么错误。而且也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碧:“那个……接下来……”
碧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数着。
碧:“小夏树和小奈绪还没有来……”
从前天晚上开始,这两人就消失了。一抹不安的情绪涌上来……就在这时候,美袋好像想起了什么,说。
命:“奈绪不好……是因为没有和她取得联系……”
高村:“是嘛……”
好不容易达成了不战协定,真是不巧。
高村:“算了,一会儿我们再试着和她联系一下。”
舞衣:“小夏树她……可能回来……”
高村:“啊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家伙,一直不希望大家成为HiME。说不定,她是比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的女孩子……
舞衣:“啊,这个声音是……”
机车的声音。大家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辆摩托车急速向这边驶来。我看到大家的脸上都浮现出笑容。可是,摩托车从我们大家的面钱驶过,向海的另一个方向驶了过去。
朔夜:“驾驶车的,是个男的啊……”
朔夜说到。
碧:“那个……没有关系了啦。”
碧老师也开口说。
舞衣:“时间过了很久了……”
鴇羽说。而美袋则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追赶着一只蜻蜓。
高村:“好了,美袋,要小心一点哦,不要光顾着追蜻蜓,发生了什么事故扰大家的兴就不好了。”
舞衣:“好了,命,到这边来。”
命:“不嘛……等一会儿,舞衣总是把我当作小孩子。”
舞衣:“那样很危险啊,我也没办法。”
命:“不。”
说道事故……我就想起深优阻止撞向小爱丽莎的汽车的时候。想想……人型机器人和HiME,到底谁会比较厉害。果然,强大的Child会使HiME的力量也变得强大……
碧:“哎呀,时间到了!时间到了哦,再不上车的话。五分钟后我们出发!”
一时,大家满脸沮丧。???:“啊拉,丢下我们可不行。”
高村:“哎?”
声音来自于藤乃和神崎。
高村:“……穿了制服?”
……玖我站在后面。玖我似乎有些羞涩,像是有些不满,又像是充满期待……总之很复杂的表情。
碧:“小静留和黎人君都来了啊。”
碧老师对他们说到。HiME的亲睦会就应该这样吧。至于我,那当然是身不由己啦。
夏树:“那个……昨晚静留给我打了电话……就这样。”
静留:“呵呵,你这不是什么都没有说明吗?那么就由我来代替夏树说明情况吧。”
就这样藤乃开始了说明。
静留:“听夏树说大家都要去海边,我想既然大家都是风华的学生,我就对啊她说‘我也想去’。因为夏树一开始就反对,我就问为什么,她说是你们HiME们要举行亲睦会。既然这样,我就说我作为普通学生参加。”
高村:“所以穿制服?”
黎人:“就是这样。”
神崎笑着点了点头。这样啊……
高村:“藤乃,你果然是知道HiME的事的吧?以前一直在哪儿装糊涂……”
静留:“我只是不想把高村老师也卷进来而已,关于HiME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只知道HiME好像挺不容易的。”
黎人:“理事长把学院的自治权完全交给了学生会,所以关于HiME的情报多少知道点。但……昨天的事件……”
朔夜:“小茜……”
周围的空气变得有些凝重。
静留:“啊啦啊啦,大家忘记亲睦会的出发点就是为了打破这种气氛吗?”
黎人:“……是啊,啊,车马上就要开了吧?”
碧:“恩,哇!差点忘了!上车上车!快,大家快上车!”
大家慌乱的乘上巴士。目的地美星海岸。能顺利到达就好了。
命:“又要坐巴士了啊。”
美袋大概是想起林间学校的事吧。
高村:“那时候还真要命呢……”
舞衣:“真的,把我吓了一跳。”
不紧不慢大概走了30分钟,看来路程不远。而且好像海边还没什么人。
碧:“再晚一点的话就很拥挤了,现在总算可以在海边好好清静地放松一下了。”
高村:“谢天谢地,说实话,我对于挤来挤去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碧:“是啊,不过,怎么算大概也只能安静一个小时左右吧。”
和碧老师一起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上,感觉两个人就像领队一样。回头看看车内情况,学生们正3个一组5个一群,聊得火热。亲睦会很快就起作用了嘛。利用巴士在等信号灯停车的时间,我也坐到了后面。为了和藤乃聊聊。
高村:“藤乃……坐这里可以吗?”
静留:“哎呀,老师……没什么吧?脸色好像不大好哦。”
高村:“别岔开话题。”
静留:“老师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HiME的事在生气吗?”
高村:“也不是在生气……只是总觉得就算告诉我也没什么不好。”
静留:“我倒觉得告诉老师一切,把老师卷进这种残酷的命运,不大好吧……”
藤乃带着略微的哀愁低下头去。
高村:“藤乃和神崎都很辛苦呢,你们不是在处理学校orphan的事情吗?”
黎人:“是啊,但是,我们也没得到什么情报……也只是按规定办事。”
高村:“是嘛……”
视线投向窗外。海岸边的公路。可以听见海的声音。可以看见海的身姿。可以闻到海的咸香。海风通过大开的车窗,抚摸着我的头发。
高村:“真舒服啊,今天一定可以留下很多美丽的回忆吧。”
黎人:“是啊,再说还有这么多女孩子陪同呢。”
看了看神崎,那家伙已是满脸笑容。但却完全没有那种色色的感觉。假正经?给我一种事实和说话严重脱节的感觉……多少有些郁闷。
夏树:“刚才的话要是你来说,只会让人局的你是个色狼。”
玖我一反常态插了一句。虽然语言上是在讽刺我,眼神却充满了笑意。
高村:“胡,胡说!”
碧:“哪里,黎人君说也给人一种色色的感觉啊。”
碧老师也转过头来插了一句。
黎人:“哎呀?是这样啊?真头疼啊。”
可满脸的笑容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是在头疼。
接下来在到达目的【美星海岸】之前,我一直试图说服藤乃和神崎我们3人一起共享情报。和当事人HiME不同,所持有的情报也各有差异吧。但结果只得到理事长和凪提供过的情报,一直以来都是大家在共享的结果。虽然一直围绕解决方案谈了很多,但关于‘避开媛星’这个问题,却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作为学校学生会首脑的两人也同样没有任何头绪。这么下去可相当麻烦啊。……算了。头疼的是要多少有多少,今天还是先快活一天吧毕竟是来之不易的暑假。
碧:“终于到了!”
碧老师握拳在胸前,高声叫着。想不到一下巴士就是海边了。海边的游客人影稀疏。不过到了中午可能就会人声鼎沸了吧。从日历上来看,今天不是休息日。可能大部分游客都是学生。
碧:“太棒了,大家游泳去吧!”
朔夜:“碧,碧老师……游泳之前得先换好泳装吧。”
正冲向大海的碧老师突然停了下来。
碧:“说的也是呀。”
舞衣:“小碧真是个急性子啊……”
碧:“啊哈,啊哈哈哈……”
静留:“啊啦,更衣室在那边,大家去那里换上自己的泳装吧。”
听了藤乃的话,所有人向着特定的更衣室走去。究竟大家……都会穿怎样的泳装呢?虽然不该做这样的想象,不过还是很在意。鴇羽的那么大……藤乃和碧老师也……
高村:“鴇羽的胸部……”
我开始在想些无聊的东西。我竟然还想着这种事情,难道我的心真的那么悠闲吗?
黎人:“高村老师很期待吧”
高村:“哎?”
黎人:“大家都那么可爱,到底会穿什么样的泳衣呢?”
神崎洋溢着期待的笑容。这个家伙还真是性情爽朗啊。
不知道算是计划还是说这是当然了,最先换完衣服的是男性阵容的我和神崎。
黎人:“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出来吧。”
高村:“好的。”
一出更衣室就发现,海滩已经热闹起来了,游客也比刚到的时候增加了许多。脚下的沙子烫的惊人,忘记带沙滩鞋的我因为受不了脚下的酷热而移动到了阴凉的位置。镇上海鸥的数量和这里碧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开始有海边的感觉了。然后,这种感觉马上就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景致。
朔夜:“久等了吧,哥哥”
高村:“恩?”
鴇羽,玖我,美袋,朔夜,碧老师,还有藤乃。大家穿着各式各样合身的泳衣出现在面前。
黎人:“大家都太可爱了,太美了!”
神崎看着大家说到。那么不好意思的话亏那家伙说的出口。
碧:“好的!去游泳咯!去玩咯!去吃咯!”
碧老师一声号令,我们开始度过这期待已久的时光。
鴇羽与美袋正一起玩沙子。
高村:(哎……神崎也和她们一起)
看着总觉得鴇羽与神崎之间的气氛非常好……是错觉吗?
这时,我正在考虑着的两个人站了起来,朝海之家的方向走去。美袋仍是十分高兴的玩弄着沙子。在藤乃周围,不知何时已聚集起了许许多多的女生。碧老师和朔夜两人,不知正谈论着什么而笑了起来。发现她俩时常会朝我这边看,也许是在说我或是教授的事情吧……在想着独自一人很没意思时,玖我她正好游完了无聊的泳,上了岸。
高村:“那么,我该怎么办哪……”
命:“恭司!你也到这里来!”
高村:“好好”
想想美袋一个人玩沙子的话会很没劲,我便决定要和她一起玩。
高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
命:“恭司讨厌玩沙子吗?”
高村:“虽然我不是很讨厌……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命:“沙子和水真是不可思议啊”
高村:“不可思议……?”
命:“爷爷有说过,有时变成水或者沙子也是很必要的,我现在还没能掌握这感觉”
高村:“好像是很有哲理性的话呐……是什么意思呢?”
命:“水是紧贴在一起组成的一个整体,组成一个,却并没有能互相连接的地方。沙子是全部分开的,不能在一起,也没有能互相连接的地方。虽然两边都没有能互相连接的地方,但当沙子里加进水变硬后,就变得能连在一起了。就像这样,能做成个城堡。”
高村:“也是呐……”
命:“爷爷说过。人就是沙子,一人就是一粒,若是想要将其归拢起来,但那也是做不到的。他还说,思念就是水。人的思念很快就会改变,也有的思念会分成两到三个。但是,人却能因思念的力量而团结成一个。”
高村:“真是很棒的教育呐”
能从美袋哪里听到这些话,说实话我真是没有想到。
高村:“也就是说,大家只要齐心协力,一起加油就行了吗?”
然而,美袋却摇了摇头。
命:“爷爷说了并不是这样。他说,因为人是沙,所以会先去吸走别人的思念,然后,使它变成能让自己更牢固的东西。他说HiME是想要夺走别人水的沙。然后,要我成为舞姬……舞姬就是包含着水的沙子……”
高村:“…………”
所谓舞姬就是……那个最后幸存下来的HiME吗?
高村:(不太明白呐……)
命:“恭司一定会让大家不要战斗的吧”
高村:“恩,就是这样,你不是知道吗”
命:“我自己也并不想和舞衣他们战斗,但对我来说,最最重要的是我的哥哥。要是能找到哥哥就够了。能保护好弥勒就够了。谁都没有来攻击我的话,我也不会去攻击谁……仅此而已”
高村:“是这样啊……不过,也就是为此才会有今天嘛”
命:“恩!是啊!呐恭司!我肚子饿了噢!”
高村:“哈……算了,因为是在海边嘛。去海之家吃拉面或是咖喱如何?”
命:“我要吃!拉面和咖喱都要!”
高村:“都要啊……好吧,出发”
是啊……也就是为此才举办亲睦会的不是吗。理所当然的,和谐的氛围。在海之家里找到了鴇羽和神崎。我们混坐在一张两人用的桌子,点了拉面还有咖喱。
就这样亲睦会成功的进行着,大家各自的心情好像都得到了放松。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日暮西沉,我们已被夕阳温柔的揽入怀中。
——海上的黄昏。
——晚霞的天空。
大家脸上都泛出红光。换衣服,整理行李。只是……要回去了。但是,总觉得大家都很在意西沉的太阳,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远处的海面。少有人来的海岸深处的地方。想要纵览海和天空,哪里也是绝好的地方。
舞衣:“那个……黎人同学。”
黎人:“恩?什么事,舞衣同学”
坐在岩石上,鴇羽对黎人说道。
舞衣:“小茜的住院地址……知道吗?”
黎人:“恩,知道。”
舞衣:“那么,大家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她?”
黎人:“哎?”
碧:“Niceidea!去吧去吧!”
在神崎回答之前,碧老师抢着说到,美袋也应合着,点点头。
黎人:“……这样啊?那么……”
朔夜:“就这样去吗……还是不要去了……”
朔夜考虑着,可是又断然表示了否定。
碧:“是,是嘛?”
朔夜:“唔……”
朔夜和日暮茜的关系很好。日暮失去恋人的那种心痛的感觉,朔夜很明白。
碧:“啊……那,那就是不去了吗?”
舞衣:“但,但是,越是那样的时候,说不定就越应该去……”
并不是不理解鴇羽所说的话。
可是,她们好像背负着同样的命运,正因为如此,她们所牵挂的才各不相同。
碧:“哦……”
碧老师双臂交叉环抱,沉思着。
碧:“恭司君是怎么想的?”
高村:“恩……总之,要是想了解日暮的情况,试着找负责的医生确认一下不就行了吗?”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结果只得到这个平淡无奇的答案。
碧:“只能那样了……果然……”
高村:“大概……”
夏树:“恐怕去也是没有用的……”
玖我突然插了一句。
朔夜:“但,但是……”
夏树:“收容日暮茜的医院,恐怕也是与一番地有关系的……他们为了隐瞒orphan,Child和HiME的存在,会做出对目击者洗脑的事情。对于日暮茜,关于HiME的一连串事情的记忆被消除的可能性很大……”
舞衣:“怎么会……”
朔夜:“难道连和君的事情也都不记得了?”
玖我点了点头。
朔夜:“真过分……”
夏树:“大概是那样的……”
玖我叹息道。对记忆的操作……到底有没有那种可能性,我不明白。可是看玖我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作为HiME,在战斗中失败,失去最爱的人……光是这样,就很痛苦了,更何况连最爱的人的记忆也要被夺去。如果真是那样,她也许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正常生活。可是,也许那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我不明白了。
舞衣:“我……要去看望她。”
短暂的沉默后,鴇羽下定了决心。
朔夜:“小舞衣……”
舞衣:“果然,我还是不能丢开不管,我……决定了。小说也,不可以停滞不前哦。”
朔夜:“……恩,那么……我也去。”
命:“舞衣去的话我也去!”
舞衣:“碧老师也一起吗?”
碧:“我?啊啊,当然了,不管去哪里我都去。”
碧老师拍着胸脯。
夏树:“…………”
玖我沉默不语,看着鴇羽她们交谈。忧郁在她眼眸深处忽隐忽现。那是愤怒,还是悲哀,现在我也分辨不出了。我打算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静留:“…………老师,不要去。”
藤乃从背后拍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看了看她。藤乃的眼神,也流露出和玖我一样的担心。我什么也没有说。
高村:“…………”
朔夜:“哥哥……我……”
朔夜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也怪不得她了……忘记关于HiME的事情。对于日暮茜来说,是成为普通女孩的新的机会。可是,哪里……他,仓内和也,不在。忘却HiME,忘却那一天,这和忘却那个人没什么区别。
朔夜:“万一,万一我在战斗中输掉……失去最重要的那个人,我还装作不知道,每天还必须故作开朗生活的话……那样……那样活着的我……真的是我吗?”
高村:“朔夜……”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朔夜的问题。重新产生的不安,沉沉的压着HiME们的心。现在的我,对于她们的不安情绪束手无策。
高村:“…………”
………………
…………
……
悲伤的沉默在空气中弥漫着。我无法忍受了,要打破这沉默。
高村:“好,好了,我们回去吧……”
没有任何人可以反抗刚才的话语。天边已被晚霞染红了,在天黑之前,我想回去。和大家一样,沉默地向巴士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
像被风割裂了似的,鼓膜被尖锐的声音震动着。
然后,我们旁边的岩石块立刻碎屑纷飞。
朔夜:“啊!?”
舞衣:“什,什么!?攻击!?”
高村:“这时候竟然有orphan!?”
夏树:“刚才,那是什么光?”
顺着玖我的声音方向抬起头,我的确发现有些羽毛状的发光物体,在空中描出一条条明亮的光带。玖我立刻拿出了Element枪,开始向那东西射击。
其中几片被破坏了,但是羽毛的速度太快了,不能全部击中。
弄清了攻击的正体。这发光的羽毛状物体是由这发光的正体放出来的。光线再一次擦加而过,最后消失在水底。???:“啊!真是的,一个也打不中!”???:“维持芭兰基亚的姿势,确定攻击的角度还需要若干调整。”???:“下次可要把她们全部拿下!”???:“父亲大人也是这样期待的。”???:“我,我知道的啦!!”
朔夜:“谁,谁!?”
我听出是谁了。
高村:“莫非……”
我抬起头,确认了在远处的两个熟悉的身影。
高村:“深优……小爱丽莎……”
在霞光燃烧着黄昏的天空照射下,黄金天使和她的随从,站立在一面陡峭的山崖上面。
舞衣:“什么意思?”
爱丽莎:“你们这些Valkyrie,大家好。”
夏树:“爱丽莎·西亚斯……”
舞衣:“她们……也是HiME?”
对了鴇羽她们还不知道深优是人型机器人。
夏树:“不会吧,那样的情报……”
爱丽莎:“一,二,三,四……好多啊,有点难办呀!”
深优:“这么好的机会溜走了就没有了,失败是不允许的。”
爱丽莎:“我知道的啦!”
舞衣:“深优同学,你也是HiME?”
但是,深优没有一点要回答鴇羽问题的样子,而是用公式化的口吻宣布着。
深优:“现在是19点18分,还有5分钟就要日落了,现在Ranganrok作战开始。鴇羽舞衣、玖我夏树、美袋命、杉浦碧、天河朔夜,除了以上5名,其他人请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爱丽莎:“去死吧!Valkyrie们!!”
碧:“Va、Valkyrie?女武神?”
正是被称为黄金天使,有我所倾慕的天真的眼眸的小爱丽莎。她一声令下,背上的发着光的羽毛簇立刻散开,径直向玖我激射而去。糟糕,玖我很危险!
高村:“玖我,快避开!”
夏树:“切……”
玖我在我说了一半时,反射性地躲起来了。这时光芒四射。在火红的夕阳映照下,更显现出那羽毛的晶莹纯白。千钧一发之际,光带从玖我左肋下飞过。但是,同一时间,其他羽毛射向玖我。一眨眼,玖我已经失去平衡了。没反应过来吗?这样想的时候,突然迪兰出现了。
夏树:“迪兰!”
吼叫着往地上一蹲,凭着敏捷的身手,当场就载着玖我逃离了现场!原来指向玖我的羽毛纷纷坠地,接着爆炸了。迪兰朝上方吼叫着,盯着那位发光的羽毛的创造者。
深优:“那个就是玖我夏树的使魔,没有召唤的过程就出现了……”
深优视线落在迪兰身上,沉吟道。
从对玖我的攻击中醒悟过来的碧老师,把衣服搭在手上。
高村:“怎,怎么了!?”
碧:“气势还不够,这可有点危险哦。”
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全场的人立刻挡住被沙尘封住的眼睛,在这里仅仅眨了几下眼睛的瞬间……
碧:“正义的伙伴,登场!”
不知何时出现的争议的伙伴,正在那里用两手拿着巨大的大戟挥舞,然后摆出了砍断了什么大的东西的姿势。总是以这个造型出场……虽然也很帅气,但现在可不是那种摆姿势的场合啊。
碧:“来吧——愕!天!王————————————!!!!”
大戟一敲,大地粉碎,飞散的岩石中露出了愕天王的身影。鴇羽和朔夜用难以相信的目光看着,而美袋则拿着剑摆开架势,放射出比两人都要尖锐的眼神。这究竟是……为什么?小爱丽莎和深优在那里干什么?
高村:“你,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深优:“高村老师?”
爱丽莎:“大哥哥看着吧!爱丽莎要成为一个厉害的Valkyrie了!”
高村:“VAlkyrie?”
小爱丽莎背上的羽毛状物体不时发出强光。
高村:“难道,那是……Element!?”
碧:“原来如此,这个孩子也是HiME呀。”
高村:“怎么会这样……”
小爱丽莎竟然是Valkyrie——HiME。
小爱丽莎……不,站在那里的不是我所认识的小爱丽莎吧。
小爱丽莎——爱丽莎·西亚斯。
高村:“小爱丽莎,快停下!停下来!不要伤害大家!”
爱丽莎:“为什么?为什么大哥哥要阻止我?”
她的话语仍然像平时那样天真。我看着那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爱丽莎·西亚斯的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高村:“有什么为什么……争斗的话必定会有死伤,我可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爱丽莎:“但是……但是,大哥哥……”
高村:“所以小爱丽莎,停下来吧!”
我那番坚定的话,让小爱丽莎踌躇起来了。
爱丽莎:“Valkyrie不是只有一个的话是不行的。”
这个幼小的女孩子什么都知道了么……
爱丽莎:“爱丽莎,绝对会成为一个出色的Valkyrie的!为了爸爸!”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召唤梅丹佐。”
爱丽莎:“我明白了!让你们看看吧,我的守护着!展现在我们面前把。梅丹佐!”
闪光之中,我么你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很大很大的身影。
高村:“这,这是什么……”
然后,纯白的光收起来,周围被橙色的光护卫着,我们终于能够理解这身影是什么。
舞衣:“好,好大……”
夏树:“Child么?”
玖我用憎恨的语调说到。手指着巨大的Child一示意,迪兰的炮口立刻对着它。
高村:“玖,玖我!?等一下!”
夏树:“铬弹装填!!发射————!”
不听我的话,迪兰遵从着它的主人的命令。
炮弹爆炸了,然而爱丽莎·西亚斯的Child仍然气定神闲。
夏树:“你看到了吗?没时间让你闲谈!”
爱丽莎:“刚才的是什么呀?哈哈,那也算是攻击吗?”
就算直接命中了,却还是毫无效果。
夏树:“……看来一点伤都没有啊”
从玖我的表情看来,她还是留有余地的。
高村:“小爱丽莎,大家都是好朋友!因此避开媛星的方法就由大家一起来想把!”
我本以为这样就能说服她。
爱丽莎:“避开媛星的方法?没那个必要啊。”
高村:“哎?”
爱丽莎:“爱丽莎将会成为最后一个Valkyrie,得到星星大人的力量!!”
高村:“得到……星星的力量……”
凪所说的力量么……
爱丽莎:“因为爱丽莎将引领世界走向黄金时代。”
说完,爱丽莎·西亚斯将短细的手臂一挥,下命令道。
爱丽莎:“那么梅丹佐——压制!!”
爱丽莎·西亚斯那透明而嘹亮的声音,宛如天使的福音一般。像是与歌声产生共鸣似的,梅丹佐张开双翼,羽毛飘落。梅丹佐不断震动翅膀,风也跟着发出低吟声。风……似乎可以在这里做点文章……如果能够与风对抗的话,或许就可以抑制对方的攻击了……
高村:“朔夜,召唤月读吧。”
低声吟诵着的梅丹佐附近聚集着风。恐怕梅丹佐是可以操纵风的。如果是月读的话,或许就能用它的翅膀扇出的风来抵抗。
朔夜:“恩,恩!”
朔夜点点头,召唤着月读。月读现出它那强壮的身躯。梅丹佐的翅膀上的羽毛飘落。一股不输于梅丹佐攻击的风迎了上去,一时间周围被狂风所笼罩。
夏树:“这就是你的Child么……舞衣,你也要,快点,火之迦具土可是比它还厉害的吧?”
舞衣:“不,不要……”
夏树:“怎,怎么啦?”
舞衣:“无论怎么说,那个孩子也,小爱丽莎也有……她最重要的人呀……”
夏树:“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还想这些。这样下去你自己可是会死的呀!”
舞衣:“…………”
夏树:“可恶……”
命:“真可恶,那家伙不降下来我怎么打它?”
正如美袋所说的,对方在山崖之上对我方不利,不仅美袋不能战斗,而且我们还会遭受上空连绵不绝的攻击。如果有让爱丽莎·西亚斯从上面落下来的方法就好了。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展开不平等的攻防战啊。这样下去的话,也不能跟她们好好沟通。
高村:“碧老师,你就不能做些什么吗?”
碧:“我会想办法的!交给我吧!”
碧老师说着,对着爱丽莎的方向拍拍胸口。
碧:“愕天王!!”
叫着自己Child的名字。
碧:“——————突破!!”
愕天王毫无惧意,径自向西亚斯两人所站的山崖撞过去。
夏树:“究竟在干什么……”
碧:“这招如何!!”
伴随着巨大的响声,岩壁破裂。
爱丽莎:“哇!?”
岩壁大块大块的崩裂,山崖瞬间就崩塌了。
爱丽莎:“哇啊啊啊!”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山崖崩塌了,发出非常大的声音。沙尘飞舞,将两人包围在里面。嘹亮的声音。烟雾散去之后,眼前出现了梅丹佐的身躯。爱丽莎·西亚斯离开了深优的怀抱,降落在大地上。
命:“哎呀啊啊啊!!”
一看准机会,美袋立刻拖着大刀向前突进。凭着强劲的弹跳力一跃而起,向着梅丹佐砍下去。但是,就在大刀砍下去之前,美袋那瘦弱的身躯就被摊开了。
命:“唔哇!”
高村:“美袋!”
美袋的身躯单薄地被吹飞,撞在岩石上面。
命:“唔!!”
舞衣:“命!!”
转了几个圈的美袋落在海里,鴇羽连忙伸手把她拉回来。鴇羽将失去了意识的美袋扶到岩石后面,才定下心来。将美袋给拍飞,深优静静地降落在地上。凌驾于美袋的速度。人型机器人的缘故吧。然后黄金天使悠闲地站在她前面。
高村:“小爱丽莎!深优!不要再打了!”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将处于没有使魔状态的Valkyrie打倒是没有意义的。”
爱丽莎:“我知道了,那么接着攻击那个吧,那个一直盛气凌人的人的小狼使魔。”
看来爱丽莎·西亚斯将迪兰选为箭靶了。
深优:“那么,其他的人,就让我来集中对付吧。”
爱丽莎:“恩,拜托了!”
深优:“遵命。”
深优说完,就把左腕释放为剑状。朔夜也紧紧地握着手中深红色的镰刀。这巨大的镰刀有着弯的仿佛新月一般的刀刃。画出漂亮的弧线,镰刀向深优砍去。深优则向朔夜斩来。
朔夜:“接招!……呜哇!!”
朔夜用大镰刀的柄抵挡着,被剑压所逼,镰刀立刻脱手而出。力量不是一个层次!
碧:“小朔夜!……可恶,看我这边!”
她用大戟格挡了深优的剑的追击。这一瞬间,深优转过身来,以失去平衡的姿势,一脚固定在地,另一脚巧妙地踢出去。碧老师用大戟挡着那一踢,承受其力量,身体不断向后倒退。
碧:“呵,干的不错!愕天王,援护!”
愕天王的尾巴扫了过来。深优刚刚好避开了扫过来的尾巴。
朔夜:“月读!”
调整好姿势的朔夜叫道。快捷无比的月读一爪划出去,但是这也被深优的剑挡开了。深优若无其事地站着。大概是人型机器人的缘故吧——尽管是4对1,深优的呼吸一点也不乱。她的身体能力朔夜当然是望尘莫及了,然而看起来连碧老师也比不上她。
爱丽莎:“那么,去了哟!”
爱丽莎·西亚斯,对着玖我恶作剧般的微笑。对手是那只巨大的梅丹佐,迪兰看来相当不妙啊……
命:“呜……我失去意识了……”
美袋站起来了,尽管脚步有些不稳,但还是回到了战线。
高村:(说起来,姑且不论梅丹佐,美袋可不是深优的敌手啊……)
高村:“……美袋!”
看来只有美袋有匹敌深优的剑术和体力。这问题很严重。因为没有别惹在场。只能让美袋一个人努力点了。没了深优的纠缠,月读和愕天王都把目标转成了梅丹佐了。
高村:“牵制住深优!”
命:“恩,我知道了!”
美袋手拿着刀,向着深优猛攻。
命:“哈啊啊啊!”
兵刃相接着的碧老师连忙跳开,深优也避开了命那横砍过来的一击。然而美袋并不停下攻势,继续举刀狂砍。
命:“哦哦哦哦哦哦!!”
斜砍肩膀,接着横砍。还没喘过气来,刀又动了。但是深优把刀势完全看清楚了。
深优:“……臂力很好。”
高村:“朔夜,碧老师!去帮一下玖我!”
朔夜:“……哎,啊,恩!”
被美袋与深优美妙的剑技所吸引的朔夜醒悟过来了。
深优:“我不会放行的……”
深优的话被美袋的刀所打断。
命:“去吧!这里由我守着!”
碧:“好的,愕天王,走吧!”
朔夜:“走吧,月读!”
除了美袋与鴇羽以外,全员都与梅丹佐对峙着。
爱丽莎:“深优你在搞什么!算了,敌人都聚在一起了,梅丹佐!”
梅丹佐放出冲击波,把地面弄得四分五裂。
夏树:“红弹装填!!发射————!!”
迪兰的炮击直接命中了梅丹佐那巨大的身躯。
爱丽莎:“这招可是不管用的哦!”
但是,它却看不到趁着烟雾冲了过来的月读和愕天王。两兽同时想着梅丹佐突进。梅丹佐那巨大的身躯就这样被两只Child所撞击!
爱丽莎:“哎呀!”
梅丹佐就这样被撞飞了,看起来很狼狈。
爱丽莎:“你们好大胆……哼……让你们看看这孩子真正的本领!”
爱丽莎·西亚斯跳上了梅丹佐的肩膀,飞上了高空。
碧:“竟然飞的那么高……”
高村:“想要做什么呢?”
爱丽莎:“觉悟吧!Valkyrie们!”
很多发光的羽毛以不规则的轨道降落下来。
夏树:“又是那一手……”
羽毛相当告诉,但玖我这次用精密的枪技把它们给射下来。
夏树:“这种只有速度的东西,让我看几次后就没用了。”
爱丽莎:“哼哼,不是那样子的哦”
朔夜:“哎呀!”
脚下意外地摇晃起来。
夏树:“可恶……这,这是什么!”
玖我将剩下的羽毛也击毁了。
碧:“这个摇晃是……”
朔夜:“地震!?”
摇晃的无法站稳。用手支撑着地。这场地震是由梅丹佐制造出来的么。朔夜双手撑地。玖我则努力保持着平衡,盯着敌人的一举一动。看哪里——不但脚下在摇晃,Element的攻击又到了。光之箭倾注而下。
高村:(可恶,再这样下去……)
战斗经验丰富的她们,或者有办法抵挡……
高村:“玖我!不能用迪兰来迎击吗?”
能够冷静迎击的人就只有玖我了。玖我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向前踏出几步。
夏树:“迪兰!!银弹装填!”
在仍旧晃动的地面上,玖我指着持续在空中高速移动着的光之羽毛。
夏树:“——发射!”
炮弹像冰刃一样,将羽毛击沉,乘势向着黄金天使袭去。
夏树:“得手了!!”
露出充满自信的灿烂笑容。但是——
夏树:“什么!?”
梅丹佐一点伤也没有。
爱丽莎:“哼哼,无论你们做什么,那都是没用的,你们就死心吧。”
尽管刚才的攻击让地震停下来了,但天使仍然居高临下地对着我们微笑道。朔夜站起来了,碧老师也架起大戟调整好姿势。
夏树:“可恶,只有迪兰的话火力不够!由我来做掩护,谁去把那个小鬼给我打下来?”
玖我抬头说道。能够有效的攻击拥有制空权的梅丹佐的是……
高村:“朔夜,不能做点什么吗?”
朔夜:“恩,交给我吧!”
高村:“因为碧老师的愕天王,对会飞的敌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那真对不起啊’,她的脸颊鼓起来了。看着她那样子,朔夜不禁笑了起来,然后又变成严肃的表情。
朔夜:“没事的,月读可是有翅膀的。”
高村:“好的就交给你了,朔夜。玖我,拜托你掩护。”
玖我也点点头。月读展开双翅,用风抚摸着我的脸颊。
朔夜:“去吧,月读!”
月读飞起来了。
夏树:“来吧!”
光之羽毛再次降下来。但是玖我早已经看出来了。看好缝隙,月读径向梅丹佐飞去。
爱丽莎:“梅丹佐,击落那家伙!”
夏树:“不会让你得逞的,迪兰!!红弹装填!!——发射!!”
比梅丹佐的移动还要快,梅丹佐的身上已经多了几点火焰。
夏树:“这招如何……”
全部炮弹命中,扬起了粉尘。但是梅丹佐依旧没事。这是月读大吼着袭向梅丹佐。月读狰狞地挥舞着魔兽的爪子,划破了梅丹佐的脖子。同时又在伤口处插上獠牙,以很强的气势打算将它给咬开。
高村:(月读……好样的)
爱丽莎:“呀!梅,梅丹佐,振作一点!”
梅丹佐挥臂击向月读。月读就这样被它打了下去。
朔夜:“月读!!”
应到主人的声音,月读在撞到地面前调整好姿势。
爱丽莎:“轮到攻击谁呢?你说吧梅丹佐。”
温柔地说着,爱丽莎·西亚斯向天举起小小的手指。梅丹佐发出歌声。巨大的身体放出了金黄色的光辉。空气中弥漫着人声嘈杂时的厌恶感。周围的空间充斥着噼哩噼哩的声音。令人想起那不容反击的天罚。
高村:(不妙……)
还留在这里的话……
高村:“大家,快散开!!”
我看见大家都紧守门户的样子,不禁喊了出来。全部人的脚一起动了。用尽全力跑着。在高空中飞舞的巨大的天使肩膀上的,是与之成对比的微笑中的小天使。一点邪气也没有。就像在做着游戏似的。然后,幼小的少女将手指向地面一指。
爱丽莎:“————释放!”
又是闪光!攻击从高处袭来。巨大的雷击。与Element所放的光之箭不同,这次是光之长枪之雨。附和着轰隆的声音。鼓膜像是被震破了似的,一霎那间仿佛置身于没有声音的世界。我慌忙看看周围。看来之前的呼喊救了全部人。
高村:“大家没事吧?”
大家一起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夏树:“可恶……去吧,迪兰!”
迪兰根据距离调整好姿势,炮口对着梅丹佐。
高村:“等等,玖我!”
与刚才一样的攻击只会带来一样的结果,这样下去只会变成梅丹佐的攻击目标而已。那么——
高村:“炮弹好像是有种类之分的吧,没有别的种类吗?火与冰都没有效果,我想可以试下用别的属性的。”
夏树:“啊,确实是这样……还有别的属性的。要试下么……”
听到此言,迪兰开始瞄准着梅丹佐。
夏树:“迪兰!!金弹装填!!————发射!!”
射出的炮弹,化成几条闪电,向梅丹佐袭去。被电击之刃所贯穿,梅丹佐的身体就像是被荆棘缠住了一样。
夏树:“有,有效吗?”
梅丹佐痛苦地挣扎着。雷击已经消除了,但看来它某部分已经收到了损伤。
夏树:“看来,喜欢用电击的,弱点就是承受不了电击……”
爱丽莎:“哪有,根本没效!梅丹佐,下一次就决出胜负!现在传送更多能量……”
梅丹佐发出比之前还要强的光芒。
碧:“威力还能提升!?”
应对着梅丹佐那不知疲惫的攻击,大家早已经消耗不少了。现在还能行动的是谁?我这样想着环顾四周……目光停留在……——————鴇羽身上。
高村:(真的把她给忘了……)
她躲在岩石后面,一直偷偷地看着我们。
高村:(…………)
她确实留有余力……但是,鴇羽并不希望与谁争斗。我犹豫着要不要跟她打招呼,但已经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了。我向她跑去。
高村:“鴇羽,拜托了!”
舞衣:“老,老师?”
她肩膀颤抖着,以不安的神情对着我。但是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有危险的。直到现在,我无法不因自己的无能而诅咒着自己。没有力量去守护大家,守护朔夜,守护玖我,守护美袋,守护碧老师,守护鴇羽的自己。
高村:“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有危险的!鴇羽用你的力量守护大家把”
舞衣:“话,话虽这么说……”
高村:“拜托了!”
稍微想了一下,鴇羽点点头。
舞衣:“……我,我知道了啦”
鴇羽显现出双手双足的轮勾玉Element,漂浮于半空中。仅仅以双手的Element防御梅丹佐的攻击。
高村:(果然还是不召唤迦具土么……)
梅丹佐放出耀眼的金光,积蓄了非常厉害的力量。
爱丽莎:“那么,梅丹佐,释放力量!”
梅丹佐将积蓄的力量释放出来。
舞衣:“这力量是为了守护而存在的!所以我一定不会输的!”
鴇羽举着双手,在上方造出一层巨大的火墙。那是我看过的最红最激烈的火。雷与火相融合。力量反弹,吹起了热风。
舞衣:“可恶!!————呀!!”
这冲击的反弹力让鴇羽撞向地面。
高村:“鴇羽!振作点!”
舞衣:“没,没事……”
只是身体撞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大伤,其他人也平安无事。
爱丽莎:“用Element将梅丹佐的闪电给挡住了!?”
夏树:“做得好……轮到我了!迪兰!!金弹装填!!————发射!!”
迪兰向着暂无动静的梅丹佐放出闪电。雷击一瞬间击在梅丹佐那黄金的身躯上,然后就消失了。
爱丽莎:“可恶……”
高村:(由防守变为进攻,终于取得优势了)
爱丽莎:“真会捣乱!下一次,绝对什么都抵挡不了了!”
高村:“小爱丽莎!!”
爱丽莎:“那么,梅丹佐!!最大输出!!”
高村:“没用啊……声音传不到她那里的高空……”
我的声音,已经被梅丹佐的力量给遮盖了,爱丽莎·西亚斯已经看不到我么你了么……响声震动着大地与空气。很明显梅丹佐在积蓄着比之前还要多的力量。从爱丽莎·西亚斯那自信的表情可以看出。梅丹佐的身体的光芒不停地增强。体内积蓄的能量已经在视觉上让我们感到了恐慌。光让我们不断地眨眼。梅丹佐全身布满了闪电,还有那藐视其他人的冷冷的眼神。将称为人类的不完全的生命体除去,那绝对存在的代理人……天使。
高村:“鴇羽,有事要麻烦你”
我只有依赖至今还没有出尽全力的鴇羽了。
高村:“我想说服小爱丽莎,帮帮我把。”
舞衣:“……哎!?”
夏树:“这种时候还能舒服她!?没可能!”
朔夜:“对呀,哥哥!”
或许这真的行不通……但是,这也许就是最后的机会了,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想。
高村:“…………”
我并不回答两人的反对,等待着鴇羽的回答。
舞衣:“我知道了。”
高村:“谢谢你……”
鴇羽用双手抱着我的肩膀,用力举起Element。我们就这样飞向浮在上空的发出光芒的天使。直至不能碰到梅丹佐积蓄的能量所溢出的闪电为止。
高村:“小爱丽莎,快停下吧!”
爱丽莎:“大哥哥……”
爱丽莎·西亚斯那蓝宝石般的苍瞳里映照出我的模样。梅丹佐放出黄金色的光芒,就这样继续着能量不动。
高村:“真的……不能让谁都不死吗!?”
爱丽莎:“为什么,为什么大哥哥要妨碍我呢!”
高村:“这件事绝对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子的小爱丽莎。”
爱丽莎:“算了!大家……大家都去死吧!!”
舞衣:“小爱丽莎!停下来!!”
鴇羽叫着,从爱丽莎·西亚斯的背后散出无数的光之羽毛,飞射而出。
高村:“可恶……”
无数的光刃飞来。——但是,都被那红色的轨迹所打碎。
高村:“朔夜!?”
朔夜:“哥哥,舞衣,没事吧!?”
坐着月读的朔夜,挡在我们与爱丽莎·西亚斯之间。手上驾着深红色的镰刀。
朔夜:“要伤害哥哥的话,我可不允许!”
坐着月读,朔夜向爱丽莎·西亚斯砍去。爱丽莎·西亚斯聚集起Element挡住这一击。
爱丽莎:“呀!!”
但是,不习惯于肉搏战的她,就这样被朔夜的大镰刀给击飞出去。意想不到的是梅丹佐的身体开始爆炸了。
爱丽莎:“哎呀……这次是什么!?”
夏树:“哼,果然……无法说服她。”
接着是迪兰的炮击。
夏树:“快点退下!!”
爱丽莎·西亚斯落在梅丹佐背上,眼中没有了任何人的身影。本来以美袋为对手的深优趁着空隙离开她,反而向玖我砍过去。
夏树:“切……”
爱丽莎:“梅丹佐!把大家吹飞!”
舞衣:“哎呀!”
一瞬间梅丹佐在附近张开了电网,我们被其冲击所弹飞。
高村:“呜哇哇哇!”
我飞在半空中,就这样向下坠落。
朔夜:“月读,捉住哥哥他们!”
在撞向地面之前被月读给捉住了。
高村:“可恶,真是的……还要干什么呀?”
但是,只要有梅丹佐在,她就不会放弃。
高村:(不打倒它就不行了么……)
我不禁苦笑起来。
爱丽莎:“不能原谅你们!大家都去死吧!!全部都给我消失吧!”
发出金黄色的头发散乱开去,从弱小的身体中发出绝叫。然后,眼里露出冷淡的眼光,淡漠地看着下面。
爱丽莎:“力失者啊……跪在主之面前;矮小者啊……接受天之制裁;罪深者啊……接受我之嗟叹。为了接下来的——黄金时代……JusticeandFreedom!绝望……吧?”
爱丽莎·西亚斯,突然跪下双膝。就像失去了双脚一样身体垂直落下。她就这样从梅丹佐背上掉了下来。
深优:“爱,爱丽莎大小姐!?”
深优察觉到异变,脱离战斗跑过来。抱住爱丽莎·西亚斯,让她停止继续下落。
爱丽莎:“这,这是……什么……”
双手贴着脸,惊恐地睁开双眼。明显她的样子很奇怪。
爱丽莎:“什……什么!!?这是什么……好热……好热哦……”
爱丽莎·西亚斯用手挡着小脑袋,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爱丽莎:“啊啊啊啊啊”
然后收起了那美丽的指挥家的手指,惨叫着。
爱丽莎:“好痛啊啊啊!!胸口……好热啊,里面火烧般的热……”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爱丽莎大小姐!!”
高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舞衣:“啊,小爱丽莎?”
我和鴇羽对视了一眼。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爱丽莎:“深优……救,救救我……好热……好……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是怎么了?小爱丽莎的身体开始崩坏。
爱丽莎:“哇啊!”
深优怀抱中的小爱丽莎高声惨叫着。我和鴇羽只能呆在一旁傻傻的望着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刚才就差一点被干掉了……要是刚才那一击打出来了话,毫无疑问我们就什么都结束了。
深优:“爱丽莎小姐,流入体内的媛星力量已经溢出,身体组织开始崩坏。请住手!请不要再想梅丹佐输送力量了!”
深优对着小爱丽莎拼命地呼喊着。
深优:“请马上切断与精神力连接系统的连接!”
爱丽莎:“办不到……我办不到……”
深优:“那么,请强制收回梅丹佐,借宿高次物质化,这样的话……”
爱丽莎:“不,不行了……停不了……停不了了……”
深优:“爱丽莎小姐?爱丽莎小姐!”
爱丽莎:“不行了……被,被吸走了……不要……不要……”
深优:“请立刻切断!”
爱丽莎:“不,不行……已经……”
看着小爱丽莎冰晶般湛蓝的眼睛,就可以感到她的生命力正在流失。与之相反的是,梅丹佐的光芒却逐渐在增强。向黄金色转化。转化成恶魔般凶恶的黄金色。
深优:“指令404,紧急事故,暂时冻结爱丽莎小姐的高次物质化能力。”
紧接着她的身体闪烁着格外耀眼的光芒。
深优:“来不及了?”
庄严的……就像一尊天使像一样。
深优:“爱丽莎小姐?爱丽莎小姐!”
爱丽莎:“…………”
可是……小爱丽莎已经再也无法发出那天使般的声音,哪怕是连动一动的能力也没有了。
深优:“啊,爱丽莎小姐!!爱丽莎小姐,爱丽莎小姐,爱丽莎小姐……”
怀抱小爱丽莎的深优那慌乱的样子让人心痛。
深优:“指令409,实行爱丽莎·西亚斯紧急苏醒处理……错误,处理失败,指令再实行……错误。爱丽莎·西亚斯死亡确认。”
深优怀抱着那个被称为黄金天使的少女,像真正的人类一样慌乱地呼喊着。
突然的咆哮。
高村:“梅,梅丹佐!?”
朔夜:“发生什么事了?”
碧:“失去主人的Child?”
闪烁着黄金般光芒的梅丹佐的装甲的一份已经剥离。肉令人作呕地翻露在外。那些肉随着血管的跳动恶心地蠕动着。
夏树:“果然是这样……”
高村:“这,这是怎么回事!?”
碧:“难道暴走了吗?”
高村:“怎么会这样……”
夏树:“恐怕他会攻击所看到的所有东西!”
碧:“危险!”
梅丹佐的雷击快速地从天而降。大家总算躲过了攻击。
碧:“什么嘛,真是的!!”
梅丹佐的歌声在黄昏的海边响起。
夏树:“可恶,这顽强的家伙真麻烦……怎么办呢?对了,舞衣!召唤迦具土,应该可以了吧?再这样下去这里的全部人都要……”
舞衣:“……”
全部人的视线集中在鴇羽身上。如果是迦具土的话,如果是有如林间学校那晚所见的力量的话,岂不是能打倒这个梅丹佐?
舞衣:“……我知道了。迦具土!!”
空气摇晃着。火焰一霎那间升起。鴇羽的背后出现了火柱。这团能压倒旁观者的火焰徐徐变化着。现出了迦具土的身影。
碧:“呜呀,这是什么?好大哦!”
夏树:“舞衣,干掉他!”
命:“去吧,舞衣!”
舞衣:“我,我知道啦。迦具土……救救那孩子!”
夏树:“可恶,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呀!”
迦具土只是单单吸了一口气,周围的气压就发生了变化。
命:“比那金色的还要厉害……”
朔夜:“这,这就是……舞衣的……”
碧:“这不是比梅丹佐更难对付么!”
梅丹佐大叫着,放出了它吸收了的小爱丽莎的全部力量。向着面前最显眼的对手——迦具土射去。同时,迦具土口中也喷出了火球。
碧:“大家趴下!”
如碧老师所说的,大家趴下来。
夏树:“…………”
玖我只顾看着两股压倒性的力量。
高村:“笨蛋!”
我慌忙飞向玖我,将她的身体拥进怀里趴在地上。然后抬头一看,两股能量合在一起,有一部分抵消了,然后——大部分能量还是向着梅丹佐袭去。
高村:(哗……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
然后……一片寂静?
命:“那家伙还活着!”
说着大家都向美袋望去。
命:“虽然两边攻击都很厉害,不过还是舞衣的Child更厉害一点呐。”
梅丹佐烧的非常严重,只能单单说它还存在着,而不能确定它活着。
命:“噢噢噢噢噢噢噢!”
美袋飞身而起,这一次从正上方,一鼓作气挥下了弥勒。大家都只是看着……黑色的腐烂的堕天使。它已经再也动不了了……
命:“终于打倒它了……”
………………
…………
……
舞衣:“真是很累呐……”
全部人一直坐在那里,直到鴇羽第一个出声,已经不知过去多久了。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碧:“说起来,今天是满月呢。”
随着碧老师的声音,全部人抬起头来。全部人……鴇羽,美袋,朔夜,碧老师,玖我,还有我。深优抱着小爱丽莎的尸体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藤乃与神崎也走了不知多久。成功脱离了吧。真美啊,金色的月亮。然后旁边是那红色的祸之凶星——媛星。媛星的光辉照着在场的所有人,落下了暗红色的影子。媛星的悲伤的红色的影子……
高村:“难得才达成不战协定……大家不是为此才聚在一起吗?所以,今后守着这个协定就行了,不就这样而已嘛。我绝对不希望今天的亲睦会白搞了。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就随它去吧……”
我说出我心中所想。全部人都点点头。谁也没再说任何话。听着岸边的山崖被海浪拍打的声音,在这炎炎夏日的夜晚,却感受到一股寒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