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22日 金
  6. 繁体版

7月22日 金
2017-06-23 22:43:03

		

7月22日金
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我还是很难接受。明明发生了那么大的战斗,但本地新闻里却一定也没有提到这件事。比如说‘落雷’。虽然听上去像是玩笑,但这一句就已足够了。评论员虽然也说了‘夏季易发生雷击’这句很相似的话,但马上就转到下一则新闻去了。为了提提神,我特意喝了杯很浓的咖啡,但在这一如既往的日常光景中,阴靂的心情还是没能放晴。
朔夜:“唔~早安~”
高村:“是朔夜啊。早上好”
睡眼朦胧的朔夜,没能保持一贯的生活习惯。
朔夜:“……在播什么,有趣的新闻吗?”
高村:“没有”
朔夜:“……这样啊”
舞衣:“——都发生了那种事,新闻里居然也没有报道”
朔夜:“舞衣?为什么这么早就到这里来啊?”
舞衣:“其实,昨天晚上就……呵呵”
朔夜:“这,这是怎么回事!?哥哥!这到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说明一下!”
双手啪的一下敲在桌上,并把脸对准我的鼻尖。
高村:“等,等等等等……你没必要那么生气吧!因为昨天的事发生后,我想学校会很危险,所以才让鴇羽和美袋住在我们家的啊”
舞衣:“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才不会特意主导这家伙的家里来呢”
朔夜:“这,这样啊……”
舞衣:“啊,并,并不是指朔夜的家啊……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哦”
朔夜:“恩,不是这样的,舞衣会为此住到我家,果然昨天的事——真不敢相信都是真的……”
朔夜慢慢坐到椅子上,无力的趴在桌上。
舞衣:“我也,说不出这只是个梦……”
鴇羽也坐到朔夜身边,阴沉着脸,用手撑住下巴。
高村:“美袋还没起来吗?”
舞衣:“应该,还没起来吧……”
高村:“……我去看看她,嵯峨野先生,请给朔夜和鴇羽些喝的东西吧”
鴇羽和美袋昨天是睡在我的房间里,当然我并没有和她们一起睡,而是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虽然我一直认为在女孩子睡觉时是不应该进她房间去的,但习惯了朔夜,而且对方还是美袋,所以也就不太在意了。
高村:“美袋,起来了吗?我进来了哦”
命:“恭司吗……”
说起美袋,我想她一定是一边塌着长长的口水,一边打着呼噜睡的。
高村:“在干什么呢……?”
美袋被窗外射进的阳光照耀着。在房间珍重,正坐着盯着弥勒。
命:“因为不知何时又会有战斗。所以,我在对弥勒进行维护”
拿下口中叼着的奉书纸,用它仔细擦拭着硕大的刀身。
高村:“已经镇定下来了吧。我和鴇羽还有朔夜,都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命:“要发生的战斗,总有一天会发生的”
美袋并没有回过头,一直凝视着刀,每次刀刃角度变化时,光线都会后很强烈的反射。
命:“我只有战斗。作为HiME继续战斗下去……”
高村:“可是……美袋也听说了吧?HiME彼此战斗的话,会变成怎样……所以,大家才因此接下不战协定的不是吗?”
命:“HiME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爷爷是这么说的。不战斗的话就会输。”
高村:“虽然可能真会是这样……”
美袋的刀身在一层薄薄的油下,上面的纹路显得更加清楚了。古代的花纹,虽然没能仔细观察,但感觉它并不是现代的东西。刀是在平安时期才转变成现在的弯刀,那也是时代初期的事了。那时,我听说像弥勒那样的直刀才是主流……
高村:(看看史料,在古代中国,有着和直刀很接近的剑,难怪那个会是主流吧……)
命:“为了阻止战斗,我只有继续战斗……”
美袋边说,边把那吧特殊的刀收入鞘中。
命:“就像爷爷所说的,继续战斗的话一定能明白什么”
迅速站起身,和往常一样把刀背在身后。
命:“恭司,吃过早饭了没?”
高村:“恩,啊……去客厅的话”
美袋说‘是嘛,我去吃了’,从我身边走了出去。看着美袋,总觉得自己的拍子不太对,镇定不下来的我难道很奇怪吗?把头探出窗子,朝海边的方向望去。虽然在那发生过那样的事,但望去的景色,果然还是一样的呐。心情仍没能放晴,脚步还是很沉重。鴇羽和朔夜,应该也都多少打起些精神了吧?
在客厅里,鴇羽和朔夜正边吃饭边看电视。
高村:“……美袋呢?”
舞衣:“命?她迅速吃完饭后已经出去了哦!”
高村:“去哪?”
舞衣:“还没来得及问她就走了……”
朔夜:“小命的话,应该不要紧吧?”
不知是否真的没关系,不过我倒认为没必要担心……
高村:“鴇羽,美袋有没有说过些关于昨天那件事的话?”
舞衣:“昨天的事?我想想……那孩子,一直都有说自己必须战斗所以……没说别的了……”
与对我说的是一样的吗……
朔夜:“呐,哥哥。哥哥你是怎么想的呢?”
高村:“我……不希望任何人去战斗。你是知道的吧?日暮的事,还有昨天的事”
朔夜:“但是,不战斗的话,地球会毁灭的”
高村:“虽然我不知道地球是否真的会毁灭,不过应该会有不战斗也能解决问题的方法才对”
舞衣:“……你从哪得到这份自信的啊?”
高村:“呃……”
没有理由。只是,不这么想的话,朔夜也好鴇羽也好,当然还有美袋也会真的认为哦必须要去战斗。
舞衣:“不过,我也这么认为。原本说地球会毁灭什么的,本来就很令人怀疑。果然……我才不要和好朋友们互相残杀呢。那样的话太痛苦了。”
朔夜:“我也不想战斗……最重要的人会死什么的,我才不要呢”
朔夜和鴇羽都沉默不语,现在她们一定都在想着各自最重要的人。
舞衣:“我想暂时先看看情况,所以老师,我留在这里没关系吧?”
高村:“我倒是无所谓……不知道朔夜和嵯峨野先生是否……”
朔夜:“唔~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嘛~而且我本来就喜欢热闹,和舞衣一起的话我也更安心了”
嵯峨野:“我会遵从小姐的指示”
舞衣:“谢谢,朔夜,嵯峨野先生。坦白说,其实我很不安。”
确实,我认为鴇羽还有美袋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舞衣:“那么,我回宿舍去拿一次行李”
鴇羽她以平时的……用以往明快的声音边说边站起来。
高村:“啊,我提醒一下,那个……把美袋的行李也带来吧。当然,在路上遇到她的话,就跟她说回到这里就行了”
高村:“——恩,知道了”
虽然我认为鴇羽一半的精神都是强装出来的,但这样肯定比一直都阴沉着脸要好得多。在关门声后,从只留下一人的客厅中传来了叹气声。
朔夜:“我还是不能,像舞衣那样精神呐,呼~”
她趴在桌子上,不停摁着电视的遥控器,换着频道。
朔夜:“我说哥哥啊,你是不是非常在意小命的事啊……”
高村:“是吗?”
朔夜:“是啊~看了就明白。一直都很担心她”
仍然趴着,只有眼睛对着我。
高村:“不是,并不是只对美袋很特别——总不能放下她不管吧?自己只能战斗,那孩子是这么说的哦”
朔夜:“不是很危险吗?”
高村:“不过,她会这么说,也只是暂时的吧。没有亲属,剩下的只有失散了的哥哥。养育她长大的亲祖父,对他说‘战斗’并教了他不少战斗的知识。为何必须要战斗呢?当然我并不知道,可美袋她自己也不明白,所以她才会继续战斗。不继续战斗的话她就无法找到自我,这太令人悲伤了,不是吗?”
朔夜慢慢直起身子,大幅度摆动了下肩膀,吐了口气。
朔夜:“也是呢……”
高村:“我想,那个天真无邪,吃着草莓大福的美袋才是真正的她”
朔夜:“因为很可爱啊。就算是我,也会忍不住想买草莓大福给他。”
高村:“不过直到昨天,好像也仍没有找到战斗的意义——”
朔夜:“我明白。不管是谁看到了那一幕,都不可能只是袖手旁观的”
高村:“所以,我想把美袋从‘除了战斗我什么也做不到’这句话中拯救出来”
朔夜:“……我?”
高村:“?”
朔夜:“哥哥,你也会救朔夜吗?”
高村:“朔夜不是不想战斗吗?当然,我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朔夜:“但是……我说不定也会为了保护父亲和哥哥,还有萨基而战斗的”
朔夜握紧了拳头,不知何时,月读跳上了桌子,舔着朔夜紧握着的拳头。战斗的理由各不相同……吗?可以的话,我希望没人会去战斗。我能做到的事,只是把事情的真相,为了让他们不互相战斗,将媛传说之谜解开而已。
高村:“总之,我要去昨天战斗的地方看看情况。而且还必须通知美袋,让她回到这里来。”
朔夜:“难道,哥哥,你对小命——”
朔夜咬住嘴唇看着我。
高村:“——笨蛋,不仅是美袋,你和鴇羽还有大家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哦”
我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天河家。
和之前一样,今天的天气也不错,丝毫没有让人感到昨天事件的不安。不仅是海岸边深优与爱丽丝的事件,还要去询问下葛丽亚神甫他们和西亚斯的人的事。那到底是什么,是为了什么而引发了昨天的事件?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打起精神,必须全力开工了。之后加快脚步向教会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