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24日 日
  6. 繁体版

7月24日 日
2017-06-23 22:43:03

		

7月24日日
我想找人一起讨论下昨天从理事长哪里听来的话。结果,找到了知道那件事的,并且和HiME传说没有直接关系的神崎和藤乃。
黎人:“那么,理事长她是说自己并不知道关于神甫——约瑟夫·葛丽亚的事咯”
高村:“不过像烟一样消失了的这件事,已经接到这份报告了,和警察也联系过了”
黎人:“可信度不高呢,前些天发生的事也完全被无视了”
高村:“虽然不知道理事长是否做了隐蔽工作,但她说什么也不知道,这也太不可能了吧”
黎人:“那关于HiME的战斗呢?”
高村:“HiME不互相战斗的话,地球就会毁灭——她好像除此之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静留:“不过,在这其中到底哪些才是真的,我们也不知道哪”
和神崎一样,藤乃也很镇定的喝着茶。
静留:“先不说理事长的本意,但对学园来说还是别去管这些事为好,不是吗?”
黎人:“可是,就算如此,我想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静留:“老师,你认为该怎样更好呢?”
高村:“说句实话,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想你们也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
静留:“真不好意思哪,看来我们并没帮上什么忙。”
高村:“总之,我想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大家一起协力不让战斗发生”
静留:“地球会毁灭的话题有些遥远,这么相爱去的话应该不会有牺牲者的”
黎人:“但是,也不能完全这么肯定吧。而且在HiME中,也有相信这话的人在”
静留:“说不定还会有,有别的目的的HiME呐”
黎人:“如果是这样的话,果然只能战斗……”
高村:“但,但是”
黎人:“老师……要是在战斗中输了的话,那孩子思念的人就会被夺走对吧?如果是这样,还能对她们说出‘不要战斗’吗?如果你明知自己最重要的人会死,你还能放弃战斗吗?”
高村:“……你在说什么呢”
径流量:“对哦,黎人,这个问题有些勉强不是吗?”
黎人:“……也是,不好意思,老师”
高村:“不,没关系,神崎所提出的问题,就是现在她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黎人:“因为我不是当事人,所以说出来有些怪,不过在不得不战斗时,我想这时选择去战斗才是正确的”
静留:“我也这么认为,若是为了保护最重要的人,自己变成鬼也好蛇也好都没关系”
黎人:“——不过,如果不用战斗也行的话,我想自己是不会跨越这条界限的”
虽然他们都像开玩笑似的说着,但恐怕不管问谁,他们的答案都会是相同的。我自己本身,也不认为不战斗的话就足够了。但是,如果我眼前正发生着无意义的战斗的话,果然我自己还是不能只沉默着。
高村:“哈……”
我下意思的叹了口气……
高村:“刚,刚才的是?”
静留:“好象是……从后山的方向传来的呐”
高村:“难道……又有谁!”
难道又有谁在战斗了吗?我一刻也呆不住了,出了房间。
黎人:“我也去!”
听得到断断续续的爆炸声,树也都沙沙摇晃着。
黎人:“果然,是有谁在战斗啊”
从我身后赶来的神崎占到了我身边。
高村:“希望不要出现牺牲者就好……”
进入森林,闻到周围有股焦臭味。
高村:“在哪里?”
听到了树木咂咂倒下的声音,这其中还混杂着时轻时响的女孩子的声音,那声音是——
高村:“美袋!”
在被卷起的沙尘中心处站着的身影是,绝对没错,是美袋。在周围清晰的瞬间看到了我的脸。是听见了我的声音了吗?她朝我这里看来。
高村:“是orphan吗?还是……”
命:“我想应该是HiME……是个不认识的家伙。一个像忍者一样的家伙,还有一只奇怪的长得像青蛙般的Child”
高村:“难道……已经打倒她了吗?”
命:“不,被她逃走了”
美袋一边把刀收回鞘里,走出了沙烟。袖口被切开了,有雪渗了出来。美袋伸出舌头舔了舔。
高村:“受伤了吗?”
命:“擦伤而已,不用担心”
擦伤,不是如此,而是伤口不小的刀伤,从被切开的袖子看,不仅看得到伤口,还看得到红色的纹章。
黎人:“……不过,没什么大碍真是太好了”
命:“黎人……”
黎人:“高村老师他啊,因为担心所以就过来了”
高村:“为什么要战斗……”
命:“又是‘战斗的理由’这个话题啊”
高村:“恩,不管几次我都会说。为什么要战斗”
命:“……是那家伙先袭击我的”
高村:“凭你的本事,要逃走的话并不是件难事吧。我……还是不能接受不得不战斗什么的”
要是有战斗的能力,也就说明有阻止战斗的能力,若是有着像美袋这样强的能力的话,应该多少都能做些什么。
命:“要是有人向我挑起战斗的话,我没有逃走的理由!”
高村:“可是,居然都受了伤……”
之前应该已经擦拭掉的血,又从手腕处流了下来。美袋没掩饰自己的表情,看得出她因为伤口而感到痛苦。因为手腕上的伤很明显,所以一眼就看到了,但仔细看的话,身体其他地方也受了不少伤。身体弄成这样子,果然去战斗并不是个办法。
黎人:“……老师……正因为受了伤,所以才不得不去战斗,你不这么认为吗?”
高村:“可是……”
黎人:“HiME之间的战斗已经开始了。只有表面好看的事,是不足以阻止这场战斗的哦!”
命:“恭司你……能告诉我不可以战斗的理由吗?能告诉我不可以战斗的理由吗?”
高村:“战斗,然后受伤……这不就是个很好的理由嘛!除了战斗之外就得不到答案,这太悲伤了,不是吗?”
命:“就算不战斗……也会受伤”
美袋一边摁着肩部的伤,一边说。
黎人:“老师所说的话,小命她也是明白的”
神崎说着,从口袋中取出手绢,绑在美袋的伤口上。
黎人:“……好,总之这样的话就没关系了。之后,只要去保健室好好消毒就行了”
神崎亲切的向美袋微笑,美袋用害羞的表情说。
命:“……谢,谢谢,黎人”
然后,转向我。
命:“……恭司你并不明白我的感受。叫我不要去战斗,如果这样就足够了的话,我不拿着弥勒就足够了”
她用悲伤的表情说道。
高村:“我只是,只是想救美袋你——”
可是,美袋像是‘不让我再说下去’一般,打断了我的话。
命:“你只是,让我更痛苦罢了——”
高村:“我——”
命:“够了。黎人,走吧,带我去保健室”
黎人:“……恩,好,我帮你带路”
神崎拍了拍美袋的肩。两人从我身边擦声而过。
黎人:“老师,她的事就交给我吧……”
神崎在经过我身边时小声说道。他们两人下了山,最后只留下了我一个,紧紧的握着拳头。自己就这么无力吗?帮不了正战斗着的她吗?美袋一定是在一个我所不知道的地方,重复着战斗。或许还会向谁下手也说不定。这就是所谓的继续战斗。就像神崎和藤乃,还有美袋所说的,不战斗的话自己就会被干掉。为了保护最重要的东西,也许真的不得不去战斗。但是,就算如此,我也不希望战斗,不想见到谁为了战斗而受伤的身影。在看到她痛苦的前提下,如果有必要时我会赞同她的话去战斗,我想拯救她。但是,我却很无力,美袋的心已经离开了我的心。
高村:“我是,胆小鬼吗……?”
紧握的拳头连一点力量都没有吗?啪的一声朝树木袭去,树粗糙的表皮弄伤了手上的指甲。从渗出血的手上,传来一阵阵痛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