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7月28日 木
  6. 繁体版

7月28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28日木
虽说是暑假,但也不表示就能完全休息。虽然不用常去学校,但工作也还是有的。前天终于准备好了给鴇羽她们用的房间,我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原来的房间。先不管联系不上西亚斯这件事,关于媛传说也仍有许多东西需要调查。在整理工作书籍的时候,翻开了还未整理的资料。光是粗略一看,也并不能找到有关HiME之间战斗,还有关于媛星接近的相关资料。虽然有时也能发现与Element和Child相似的记载,不过都不完全,不能排除只是偶然的可能性。
舞衣:“老师,有空吗?我想问一下学习的事……”
高村:“进来吧”
打开门后,鴇羽走了进来。
舞衣:“在工作时打扰你真不好意思。因为正好有些问题要请教”
高村:“不,没关系,我认为这种学习的积极性应该表扬才对”
舞衣:“下午要去打工,所以必须现在就问”
高村:“对教师来说,要是真想推崇学习积极性的话,作业之类我想还是适当些比较好。”
我想因为还是八月上旬,所以之后再努力些也并不是来不及。不过我自己就一直都是很努力的。最后一味的想着该何时才努力,不过我认为直到暑假末期再干也不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舞衣:“因为要打工,不过我也不想耽搁学习”
高村:“也是呐……”
边想着这个问题也挺严重的,而且也不知道她打工的理由,还是不说下去了吧。
高村:“——那么,要问的是?”
舞衣:“恩,想请教一下数学”
高村:“……我上的是古代史,至少你也应该来问我日本史或国家现状之类的问题吧”
舞衣:“……你不懂吗?高中的数学”
高村:“不要把教师都当成万能的。我并不是小学教师,不会教你那么多的”
舞衣:“被拒绝了……”
总觉得,被那种明显带有蔑视的眼神看着,会觉得很后悔……
舞衣:“我去打电话问朋友算了……唉”
鴇羽整了整前面的头发,叹了口气。
舞衣:“对了,知道命在哪里吗?一大早就没见到她”
高村:“没,我早上起晚了,所以也没一起吃早饭,而且也还没出过房门”
舞衣:“最近都不知道那孩子在想什么……”
高村:“……像是联欢会上母亲们的台词”
舞衣:“别开玩笑了!”
说着抱歉抱歉,朝鴇羽走了过去。
舞衣:“可能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吧。所以才一直都很早出门,很晚才回来。问她在干什么,又不肯告诉我。”
高村:“确实呐,和我在一起也不怎么开口。”
舞衣:“对吧?对我来说真是很担心她。要是没卷入战斗的话,受伤生病什么的,我也不会这么担心。”
高村:“是啊……”
舞衣:“我也和老师一样,并不赞同小命之前和别人战斗。……要是像林间学校那样,对手是怪物的话我还能理解……朋友之间互相伤害什么的……我才不要呢”
高村:“是啊……不过,总不能把她抓起来,然后关禁闭吧”
舞衣:“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会和那孩子谈谈的”
高村:“比起我,或许她更能理解你的话”
舞衣:“那么,老师,学习的事,谢谢。”
高村:“我又没教你什么”
舞衣:“……我明白了,问老师你理科问题的话,都是白问”
高村:“…………”
这还,真是件好事啊。
我能办到的事,只是调查清楚HiME互相战斗的秘密与真相。不然的话,不只是美袋,会连其他人也阻止不了的。
高村:“话说回来,到底调查什么才好呢”
没有见过的东西太多了。HiME到底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她们的身份。
高村:“后山也还有没调查过的地方”
看了看时间,虽然想去遗迹群那里调查,不过时间并不充裕。而且要是orphan出现的话,就不能深入到里面了。虽说是调查,但只有我一个人的话,也还是完成不了那么大规模的挖掘的。将那里大多数被记载下来的团,岩石的放置位置记录下来,拿回去和过去的研究进行比较。要找出明显的建筑物和古文书也并不难。将那一带发现的古壁画碎片,仔细清洗再将其修复,这些考古学者的工作。比如,未来的学者埋头研究当时孩子们所画的墙壁涂鸦,也会觉得很有趣。虽然只是单纯的涂鸦,但在这其中会含有当时的风俗和流行事物,所以这么一来,也并不是毫无用处了。被人们认定为正确的事实,它的意外性会被他原本的内容所掩盖。在被大量发掘出的,当时的土偶与植轮的制造者中,或许是和现代的模型和手办的爱好者差不多的人也说不定。神佛画是明星海报,偶像是手办,教典是设定资料集……不过,这只是玩笑罢了。
进入后山,几乎没有风。微风和温暖的空气混杂在一起。叫声嘶哑的乌鸦和野鸟的鸣叫声,树阴斑驳的森林,反而让人感到不自在。
高村:“确实是在这里面……好像有类似洞穴的地方……”
在陡峭的山下战战兢兢的走着,朝着遗迹前进。由于夏天的原因,杂草的长度已经达到了腰际,令人非常烦躁。但是,要是被绊倒了的话,就能知道是否有人或是动物在这里徘徊。
高村:“只是野生动物吗?orphan,还是HiME……”
洞窟并不是很大,到处都有人为的痕迹,显得不是很自然。壁上也是,到处都描绘着奇妙的图案,我把这些都拍了下来保存在数码相机里。
高村:“应该还没到底吧”
这里这么广阔的话,再准备充分些就好了。只带了手电筒,很不应该。我打开手电的开关,往深处照去。不经意间,在光亮处发现了个黑影。
高村:“难,难道,是orphan……?”
作为武器的话或许排不上用处,现在手里最接近武器的就是铜剑。这次,我被对方的光照到了。白色令人眩目的光,十分刺眼。在那光中,有什么东西正笔直朝我飞来。——要被干掉了!?我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啊咧啊咧啊咧?我还以为是orphan呢,原来是恭司啊,你差点就要被我刺穿了呢”
这声音很熟悉。慢慢睁开眼。
高村:“……碧老师”
碧:“真是太好了,要不是我在千钧一发反映过来,现在的恭司君可能已经变成烤肉串了”
话说回来,碧老师他挥舞着的几乎是和上次那个正义的伙伴一模一样的武器。
高村:“老。老师在这里干什么?”
碧:“啊,说起烤鸡肉,呐呐,我们有空一起去吃一顿吧”
高村:“……老师,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碧:“大概是探宝吧”
高村:“认真点”
碧:“洞窟探险”
高村:“我说……”
碧:“问题1~我的专修课是什么?”
高村:“……日本史,也就是古代史”
碧:“正解~那么问题2~恭司君,你来这里是干什么来了?”
高村:“我是……来调查遗迹的”
碧:“调查遗迹真是让人激动啊,室町时代的宝刀啊,江户时代的书本物件在这里能找到很多哦”
高村:“壁穴式的居住遗迹,土器和勾玉,这些才是真正的宝山。这样的人造洞穴,不知里面有什么,我想这才是让人激动的理由”
碧:“我没说谎吧”
高村:“…………”
碧:“哎?我还以为你是来这继续调查媛传说的哪?”
高村:“那老师呢?”
碧:“算是一样吧。不过并不是像恭司君一样,是因为想要帮助某人所以才干的。话虽这么说,不过我自己也是当事人嘛。不想干些很麻烦的事。只是作为正义的伙伴,想这么干罢了。”
碧老师开玩笑似的笑了。
高村:“——话说回来,有什么发现吗?”
碧:“因该还没有吧,只是前面还有片更广阔的空间。”
高村:“其他的呢?”
碧:“我发现,这里应该就是和媛传说有关的遗迹没错,但举行仪式的话就显得有些狭小,什么也没留下”
高村:“这样啊”
碧:“不如去看看吧?不亲眼看看就可惜了不是吗?”
高村:“是啊,我过去看看”
碧:“那么,我到入口哪里等你”
高村:“……为什么?”
碧:“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烤鸡店的吗?”
高村:“……没有吧,这件事,就下次吧”
碧:“好吧。我也挺忙的”
高村:“那么,刚开始就不用说了啊”
碧说完‘是玩笑啦’后朝入口处走去。不久后,洞窟中的光芒只剩下了我的手电。之后我朝着更深处走去,正如碧老师所说,只有这一半大的空间,什么也找不到。只有这里看的话,周围只有走不通的洞窟。天井哪里有个大大的空洞,外面的光线从中照射下来。不用手点也能看清周围的情况。在这一带仔细寻找,找到了些瓶的碎片,虽然还未能确定它的年代,但这也证明了这里曾是贮藏室之类的地方。说起这里像不像遗迹,与其他场所相比,确实是更像一点。
高村:“结果,什么都没找到啊”
因为没有什么收获,所以更让人期待,现在还是把找到的东西都清晰修复一下为好。既然碧老师也调查过了,也就不会再遗漏什么了。果然,从遗迹得到的情报,也未能得到些有利的线索。不管天河教授数年来的研究,是因为这些并没有得出什么结果,没办法。
高村:“还是再去理事长那里问问吧……”
要是有期望的话,不管怎样都应该去试一试……
真白:“我想我已经把能告诉你的话都告诉你了”
高村:“请再详细说一次”
真白:“我也不知道详细的事,只是HiME的战斗,剩下的人将被赐予拯救地球的力量,就是这样”
和之前听说的话一样。
真白:“相反的我也有问题,高村老师你,到底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高村:“说是想知道什么……我正在寻找阻止她们战斗的办法。寻找是否有即使她们之间不战斗也能使地球获救的办法”
真白:“我不知道”
高村:“那么,理事长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真白:“只不过是在这学园里——在风花家一直流传着而已。为了召集HiME向全国派遣了调查员,召集的事已经向你说过了。只是,事情就是这样了。实际上推动星咏之舞发展的,并不是我。”
高村:“星咏之舞?”
这么说来,教授所得到的关于那个仪式的情报,也都是从九条那里听说的……
真白:“HiME互相战斗,只剩最后一位HiME——选出舞姬,举行媛星的仪式”
高村:“要是举行星咏之舞的人不是理事长的话……”
真白:“以前有说到的……是被称为【一番地】的那个组织”
高村:“就是玖我一直在寻找的……”
真白:“在这【一番地】的组织里,虽然不能说和我完全无关,但我所说的事和我所不知道的事,这些都是事实”
高村:“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们自相残杀。为了寻找战斗的理由二战斗,太可悲了……”
真白:“——是指美袋同学的事吗?”
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撞到了桌子,摇晃起来。像是要发泄一样冲着理事长。
高村:“不仅是美袋。鴇羽,朔夜,还有结城她们都是如此。因为战斗而受伤,失去生命。除了战斗以外,难道就没有别的能使仪式结束的方法了吗?这么下去,美袋会因为无意义的战斗而向别的HiME下手。”
真白:“…………”
理事长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考虑了一阵之后,叫来了女佣,并向她说了什么。
真白:“拿来了新茶,请先坐下吧”
站着的我,下意识的感到很热,静静的坐了下来。
我和理事长无言了一段时间,窗外,不断传来蝉鸣声。不觉的鸣叫声,只带来了不安和寂寞。女仆说‘请用’,把新泡好的红茶放到我的眼前。现在明明是夏天,喝一口这茶,不知为何让人有种清凉的感觉。
真白:“是有能使人放松功效的,含有药草成分的茶,是否合您的口味呢”
高村:“啊……虽然味道有些怪,不过还挺好喝的”
不知何时,之前身体里那股莫名的燥热感都消失了。在放下杯子时,我发现在它旁边放着一张纸。
高村:“……这是?”
真白:“我能办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拿起纸一看,上面写着一个住址。
真白:“去那里的话,或许可以获得些新线索”
高村:“这到底是……”
真白:“虽然我想这并不能起到阻止她们战斗的作用,但是,还是会有些用处的吧——这是我竭尽全力所完成的事”
……地点是,本州吗。必须要离开这里1、2天了。
高村:“十分感谢,理事长”
我把那张小纸放进口袋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真白:“恐怕,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数百年前也是如此”
高村:“就算这并不是正确的,但至少也该试一试,不是吗?”
高村:“……也是呢”
高村:“那么,我走了”
在理事长和女仆小姐的目送下,我出了屋子。虽然不知道理事长给我的那个地址那里有什么,还是去看看吧。就像她所说的,或许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高村:“快点回家做准备吧……”
必须赶快,因为或许在这段时间里又会有谁去战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