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美袋
  5. 8月7日 日
  6. 繁体版

8月7日 日
2017-06-23 22:43:03

		

8月7日日
结果,在没有帮到任何一人的情况下,时间就这么不停流逝着。我也未能追到美袋。昨天并没有发生事,和过去的日常生活没两样。虽然鴇羽和朔夜都担心这美袋,但去未能见到她。十分普通的日常生活,平静到好像HiME的战斗根本就从没发生过似的。可是,耳边还残留着藤乃最后的话。与痛苦的思念一起逝去的她,最后的话——只要能想起这些,我就能确定这一切都不是梦。只有无力感正越来越强。
高村:“……这么安静反而使我平静不下来哪”
平凡的空调运作声和蝉鸣声。如此平静的氛围却让我感觉更不好。
高村:“麦茶好像不凉了……”
我在厨房寻找冷饮料。把冰块放入杯中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这夏天的感受果然让人感觉不好。这或许是因为忘不了藤乃的死,而从心底传来的感觉。
——叮咚
高村:“是客人吗?”
这时,嵯峨野先生正好出门去了不在家。这种情况,我也不得不出去了吧。
朔夜:“来了来了,请等一下”
传来了朔夜下楼梯的声音。她去的话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想着,我再次将麦茶倒入杯中。
碧:“好啊!最近还好吗高村恭司君!”
……这,这个声音是!
我回过头,和往常一样的碧老师正站在那里。
朔夜:“因为客人是碧老师,所以我就开门了”
碧:“哎呀哎呀,我突然闯进来,真是不好意思。恩?冰麦茶,恭司君你还是过得那么舒服哪~”
碧老师她,拿走了我手中刚倒好的麦茶,单手撑着腰,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碧:“……噗哈!果然夏天还是要喝这个呢~”
就像是刚喝完麦酒一样,把原本装有麦茶的杯子放在桌上。
高村:“等,等等碧老师……你来这干什么?”
碧老师她确实是,输给了美袋,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才对……
碧:“干什么……你还真是过分啊,我明明是好不容易才来见恭司君的。去你房间不可以吗?”
朔夜:“呜哎?老,老师……你到哥哥房间里干什么?”
碧:“恩~~我要和恭司君,好好谈大·人·之·间·的·事!”
朔夜:“呜哎?大人之间的事是……呜哎~~~~?!”
高村:“等,等等碧老师!请不要说那么奇怪的事……”
碧:“朔夜要不要一起来?啊~~不过这对高·中·生来说还是太刺激了吧,啊~不过最近也应该在发展了吧?”
朔夜:“呜哎?呜哎?呜哎~~~?”
高村:“够了!碧老师!你不是为了玩弄朔夜而来的吧?我房间在二楼,我们快上去吧”
我走过满脸惊讶的朔夜身边,推着碧老师回到了二楼我自己的房间。
碧:“接——下——来……”
话音刚落,碧老师突然脱起了上衣。
高村:“啊,等,等等!你干嘛一下子脱衣服啊!”
碧:“……没什么,天气热脱衣服有什么奇怪吗?你脸那么红……”
毫不吝啬的露着她的肚子,呵呵的笑着。
高村:“要是热的话,刚开始就说嘛!要是朔夜看见了一定会想歪了,快把衣服穿上!”
说着我把空调的温度调低到了十九度。……明明一点都没有要脱衣服的意思。
碧:“真是的,其实是恭司君自己想歪了吧。真讨厌”
碧老师故意这么说。不过错的人明明是她才对。看着她那象征胜利搬的表情,我有种想晕的感觉……
碧:“但是,要说些刺激性的话,这是肯定的”
老师从她拿来的东西中拿出了不少文件,还有笔记本电脑。
高村:“……先不说那些有刺激性的话。碧老师,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应该一直都在休息不是吗?”
‘不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吗’我虽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但实在是很在意老师现在的态度。
碧:“……没什么。因为已经没有休息的必要了”
高村:“但是,老师是——”
那句话就要脱口而出。
碧:“佐佐木教授的事?”
碧老师明快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碧:“……我当然是受了打击。虽然我也去了葬礼,但是还是不能相信他已经不在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不是吗?死去的人是不可能再回来了。不管时代怎么变迁,这一点是不会变的。所以我也只有在自己所相信的道路上继续前进了。一直都那么消沉的话,教授他也会嘲笑我的……反正人类也总有一天是会死的。反过来说就算我不是HiME,那个时候,在那里回事因事故而死的可能性也还是有的。”
高村:“已经想的那么开了吗……明明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碧:“想开……真是傻,我是不可能想得开的不是吗?所以我才会到这里来到。我也从没想过要将这把戏继续下去。就算已经失去了力量,我就是我,善良的伙伴,正义的伙伴杉浦碧!”
碧老师突然站了起来,叫着‘噢!’的同时还将拳头打向天花板。然后在那表演般的动作之后又原地坐了下来。
碧:“对了,要说的是我调查过的报告”
高村:“调查过的吗……”
碧:“我整理了一下教授的遗物,偶然发现了不少东西。没想到教授他也调查过,真是个有趣的兴趣,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我结合教授的资料调查了不少东西,从大体上明白了媛传说的概要。”
碧老师将她带来的文件翻开。在电脑画面中显示的是已解析好的图文资料。
碧:“以那位恶人的话来看,现在的地球要是放下媛星这件事不管的话,那么就会与之相撞的吧?”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碧老师补充了一句。
碧:“关于这件事,大概说的就是,这里每过300年地球就会遇到一次天灾。”
高村:“恩……应该是这样的吧”
虽然与我见过的画不同,但那里的画还是与之前那些极其相似。
高村:“还有,这件事应该是不会有错的吧。我所调查的关于媛星渐渐变大的怪异的画,应该也表示着这颗星正在接近的意思”
碧老师继续点点头。
碧:“在古代日本,看来在300年中,获得了力量的姬巫女她们是靠互相战斗才回避了媛星的”
高村:“虽然在那时,她们被称为姬巫女,不过现在她们就是HiME吧?”
碧:“这么说来刚才讨论的那些事,都已经能靠迄今为止得到的文献充分证明了不是吗?所以,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问题。”
碧老师又取出另外的文件,翻了起来。
碧:“这里的资料中,记录了不少家系,从暗之仪式中获得了力量的事。虽然乍一看还以为这和媛传说毫无关系,但这个仪式也是300年一回。说起来仪式是一【黑曜之君】挥下灵刀【弥勒】来举行的……”
碧老师将文献上写着的奇怪的文章和笔记合起来看,并适当的翻译了一下。当然,虽然这我也能看懂,但她的话应该能更快的理解它吧。
高村:“弥勒是……美袋拿着的那个……?”
碧:“那个确实也叫做【弥勒】吧”
高村:“【黑曜之君】是……?”
碧:“虽然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执行仪式的神官之类的吧?”
高村:“恩,也是呢……那么,你不知道暗之仪式的名字吗?”
碧:“那个,稍等一下,我来这里也是为了调查这个的。啊,有了有了,想知道仪式的名字……星星……咏之舞吧”
高村:“星咏之舞!”
碧:“你知道这个吗?”
高村:“是的,天河教授他也有说过【星咏之舞】”
虽然实际上是从九条小姐那里听来的,但在这里还是说从教师那里听来的为好。
高村:“还有,理事长她也把现在正在举行的HiME互相残杀的仪式成为【星咏之舞】。她还说‘促使星咏之舞发展的并不是我们’。”
碧:“原来如此……2个仪式有着相同的名字吗……”
高村:“为了回避媛星危机的仪式和获得巨大力量的仪式是同一个吧”
碧:“真的是同一个吧,不过如果考虑下真白所说的话,把它们放在一起看或许更好,不是吗?”
高村:“这话怎么说?”
碧:“真白她自己对这仪式很了解,我想她应该就是幕后主使。可是促使仪式进行的却不是她自己。虽然或许有些勉强,不过反过来想的话就是‘现在在执行着仪式的是别的组织’。就好象是将本来是自己的任务,‘被人取而代之’了的感觉。”
高村:“……【一番地】?”
碧老师一边模棱两可的回答者‘……是吧?’一边笑了。
高村:“他们的星咏之舞是从何时开始进行的呢?媛传说是从更久以前就留下的”
碧:“那个……大概是8世纪那时吧……真是的,教授的字被弄脏了看不清……”
高村:“8世纪的时候……那么弥勒它?”
碧:“原来如此……好像解释些就算明白了,也是没有用的事呢”
若这是从外国来的支配者所取的名字的话,这名字还真是不怎么讨人喜欢。
高村:“……多亏,我们对此还没有一点头绪”
碧:“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职业病吧”
高村:“可是,就算已经明白了很多事,但还是没找到能阻止这仪式决定性的方法,感觉很痛苦呢”
碧:“不一定,不管怎样,我们都已经对那个叫做【一番地】的组织有些了解了不是吗?要是星咏之舞成功了的话,就能得到足以移回媛星的巨大力量。”
高村:“藤乃她也有说过……”
碧:“藤乃是,那个学生会长?静留她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把最近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碧老师。藤乃其实是HiME的事。还有她在败给美袋之后与思念之人一同而去的事——
碧:“怎么会……静留她”
在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碧老师的呼吸开始慌乱起来。呼吸的起伏很大,还吞了好几次口水。
碧:“不好意思……你能……去帮我倒杯水吗”
碧老师的表情就像不能呼吸般痛苦。我一边思索着碧老师如此变化的原因,下了楼梯。
碧:“……不要意思,终于……能平静些了”
说着她又吐了口气,抖了抖肩膀。
碧:“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刚刚还一脸明快的表情,现在则是满脸沉重,轻声的说。
碧:“不好意思,以为我正好想起了那时的事……”
她所说的那时,恐怕指的是老师思念的人,也就是佐佐木教授离去的时候。
碧:“你对朔夜他们说了吗?”
高村:“不,没有说……我想这件事还是不说为好”
碧:“我也这么认为……”
看着现在碧老师的样子,我又再次为了朔夜他们以及藤乃的死而沉默了。虽说人总有一天会死,但这也总会给别人带来打击。
碧:“是时候,要阻止那星咏之舞了呢……”
高村:“但是要怎么做呢?我们现在所掌握的东西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关于那个名为【一番地】的组织,他们为何要做这些,我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
碧:“哼哼~不要早那么就说丧气的话嘛~华生君~”
高村:“……什么事……福尔摩斯先生……”
要是不说些无聊的笑话,看来士气就会更弱的。
碧:“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之后她又拿出了别的文件,迅速翻了起来。
高村:“咦?那里写着的资料,不是我放在办公室书架上的吗……”
碧:“真是敏锐的观察力,我要向你借一下。但是多亏了这个我才明白了许多事”
我所调查的书籍,还有碧老师和佐佐木教授研究的书籍——
碧:“结束星咏之舞,最后举行仪式的地方,我大体上已经知道了……”
高村:“真的吗?”
碧:“对。黑曜之君使用弥勒举行仪式的场所,被称为黑曜宫的神殿”
高村:“黑曜宫——”
碧:“那个地方,貌似是在风华学园的地下……”
高村:“是在学,学校的地下吗?为什么会在那里……”
碧:“对这片土地也好,风华学园也好,把它们想成为此而设的场所不是更为妥当吗?”
但是,说是地下,那么该怎么才能进去呢。
碧:“之前——在那个奇怪的遗迹那里,我们不是碰面了吗?那里,好像就是入口哦,我想什么都没有这点才是最可疑的。恭司君详细的笔记还有照片都帮了我大忙呢。干的真不错,或许将来能当上教授哦”
高村:“……那真是谢谢了”
碧:“不过,入口好像不止那一个,要是是哪里的话,应该是有暗口或是有隐路的地方。或许也有正门吧,只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打开它。总之,那也离这里很近,而且也大体知道了它的内部情况,已经不错了不是吗”
——在我脑中出现了一系列影像。学院与仪式的舞台的关系……美袋与神崎的关系……藤乃所说的关于神崎的那番话……为了回避媛星冲撞的仪式,与为了获得力量的仪式……
高村:“那个黑曜之君,该不会是神崎黎人吧?”
我把自己所得到的情报告诉碧老师后,她边吹着口哨回答道‘原来如此呢’,像是明白了什么。
高村:“去黑曜宫的话……或许能见到黑曜之君——神崎,还有美袋”
碧:“说实话,到那时我们该怎么办我也还不知道……我只是想让这件事更清晰罢了”
高村:“是!这已经不是个小发现了,而是个大进展哦!”
我下意识的握住了碧老师的手并抱住了她。
朔夜:“哥哥,老师,我把新的麦茶带来了………………哎?呜哎哎哎哎!你们两个果然在做那种事~~~!”
高村:“哎?不是,朔夜,这,这是个误会!”
朔夜:“讨厌!不洁~~~~!!”
我被进房间时机正不好的朔夜用盆打中了脑袋。当然麦茶也一并砸了上来。不过,这次,就先原谅她吧。因为这次终于找到向前的道路了。因为终于能去救美袋了!我下意识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突然感觉有人正奇怪的看着我,环顾四周发现朔夜和碧老师,正惊讶的望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