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11日 月
  6. 繁体版

7月11日 月
2017-06-23 22:43:03

		

7月11日月
朔夜:“呜……唉……早下好~”
高村:“什么‘早下好早下好’的啊……”
朔夜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用不稳定的步伐走进起居室。我正在喝嵯峨野先生给我倒的咖啡。看那步距,简直就像是月读的小脚走出来似的。
高村:“早上好,朔夜”
朔夜:“…………”
总之先把咖啡杯子放在桌子上。
高村:“……朔夜?”
朔夜:“唉…………”
连一半也没有……她的眼睛只睁开了两成。
高村:“朔,朔夜?”
高村:“…………”
朔夜睡的很沉,身体就这样一动也不动。突然朔夜的身体一侧——
朔夜:“…………喵”
————乓。
高村:“喂喂……”
朔夜那沉睡着的身体,就这样完全倒向我这边,在我的怀中继续着她的美梦。
朔夜:“Zzz~Zzz~……”
臂弯中是那柔软的身体。体重和体温,朔夜的所有都在我的感觉里面。
高村:“朔夜?朔夜~……喂~……”
我试着轻轻摇着她的肩膀,虽说用力摇的话效果会比较好……还是不要这样做好了。
朔夜:“Zzz~……Zzz~……呜喵……”
沉睡着的朔夜,攀着我的手臂枕在上面。
高村:(好,好软……)
抱着,用脸蹭着,我,我可不是枕头啊!但是,我不禁沉浸在这幸福的氛围之中……看着时钟,出发的时间正一秒一秒的接近。
高村:“朔,朔夜——”
嵯峨野:“大小姐!!”
高村:“呜哇!?”
朔夜:“呜,呜哎~~~!?”
————乓!
高村:“咕——!?”
朔夜:“咦哎~~~~~!!”
怎,怎,怎,怎么了!?总之下巴好痛……眼前的朔夜抱着头‘呜呜~’地叫着。
朔夜:“啊,啊呜啊呜……萨基也真是的。哎?哥哥?”
高村:“啊,啊啊……朔夜,早上好”
原来,被嵯峨野先生的声音所惊起的朔夜的头撞到了我的下巴了……
嵯峨野:“两位,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哦?”
高村:“呜呜,说的对,看,朔夜,快点醒来准备出发吧。”
朔夜:“哎~……眼睛还不能完全睁开呢。那么我去拿行李了~”
朔夜向卧室走去,并要我去外面等她。在玄关,我边摸着下巴边等着朔夜,而朔夜则自始至终地摸着头。
朔夜:“让你久等了哥哥,那么我们出发吧!”
高村:“再见了嵯峨野先生,我们走了”
嵯峨野:“两位路上小心,然后请尽兴而归。”
朔夜:“好的~”
高村:“好的,那么走了”
嵯峨野:“一路顺风”
离开满面笑容的嵯峨野先生,我和朔夜向着学院入口的集合地点走去。话说回来……不知为什么,我现在所感受的,似乎并不只有平常那种向往旅行的感情而已……
高村:“话说回来,今天来我这里的时候一副瞌睡虫的样子啊”
朔夜:“呜~……但是~……因为睡不够嘛”
高村:“睡不够?昨天你不是很早就睡了?”
朔夜:“那是进了被窝以后,怎么也睡不着……总是心跳不已”
高村:“为什么?你已经不是小学生初中生了,不是那种因兴奋而失眠的人了啊……”
朔夜:“不,不是的!跟因为兴奋而失眠一点关系也没有。”
蹭蹭蹭。
高村:“呜啊……喂喂……”
朔夜:“心跳不已失眠什么的!我和那些兴奋过头的小孩子是不同的!”
蹭蹭蹭。
高村:“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看,已经看见学校了,我要走了再见”
朔夜:“再,再什么见啊,我在生气呢!”
蹭蹭蹭蹭。
高村:“好了好了,我服了你啦……”
哄着无理取闹的朔夜,走向集合的地点。朔夜则‘呜呜’地不停叫着。
碧:“好啊,恭司君,Goodmorning”
高村:“早上好,碧老师”
但碧老师似乎并不满意我打招呼的方式。
碧:“GOOD!”
反转上半身,
碧:“MORNING!”
向前一拳,做了个古怪的姿势。
高村:“Good,Goodmorning……”
她满意地点点头。
碧:“Goodmorining,朔夜”
朔夜:“Good,Goodmorning……啊……”
她又点了点头,看着她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我不知为何紧张起来……
朔夜:“那么,我到自己的班上去了”
向我和碧老师摆摆手,朔夜向着自己班的学生方向一路小跑。???:“老师,早上好”
高村:“?”
回头一看,原来是日暮等几个女生。
高村:“啊,早上好”
其他女生轮着打招呼。果然大家都很期待林间学校,不约而同露出了笑脸。被女生的笑容所包围,我的表情也不禁舒缓下来。???:“这娇滴滴的笑容,早上就那么开心真是太好了,老师”
侧面传来一个揶揄的声音。
舞衣:“早上好”
鴇羽一脸揶揄地站在那里。
高村:“早,早上好……鴇羽”
感觉背后被目光所注视,我发现了深优,连忙换了个交谈对象。
高村:“啊,呀,深优,早上好”
深优:“早上好”
高村:“……”
深优:“……”
就这样,谈话结束了!
舞衣:“呼……”
旁边的鴇羽依然用冷冷的目光盯着我。
高村:“接,接着,大家到齐了吗?”
数了一下人数,一二三四……男生齐了。一二三四……哎,女生还差一个?正在我低头看点名册的时候,上学路上传来‘咚咚咚咚’的引擎声。戴着头盔,身穿一身骑士服的她,就这样来到了学校这边。
碧:“哎呀,好华丽的登场啊~”
高村:“不管你的事的话请不要用这种愉快的语气来说……”
碧:“哎呀,果然被你猜对了?”
她‘哈哈哈哈’地笑着,我这边可是很累的呀。一会儿,她摆好摩托车,从那边走过来。穿着和平时一样的制服。那边什么建筑物都没有,难道?
夏树:“那么,可以走了”
高村:“走不走什么的……”
夏树:“恩?怎么了?我没有迟到啊?”
高村:“没有迟到么……不,算了,走吧……喂,大家集合了”
不远的地方,我看见初中部去临海学校的学生正在集合。美袋也是去哪里的吧。集合了自己班的所有学生,与碧老师和迫水老师确认了人数后,就这样坐着公车出发了。
虽然不能说是老师的特权,学生们必须老老实实坐在一个座位上,而我则可以一个人坐两个座位。一inweimeiyou公车导游之类的人在,因此我就让学生们自己照顾自己。我正坐在最前的一排悠然自得的时候。然而——???:“哈,哈咦~~~!?”
车内传来惊叫声。接着一阵寂静。我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立刻感到大事不妙。
高村:“这种不安的感觉是……”
叫的人是鴇羽。随即‘唉……’地叹息的是玖我,深优仍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日暮以及其他学生也一副吃惊的表情,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奇怪的事了。而美袋也在这里。
高村:“哈,哈咦~~~~!?”
我不由像鴇羽一样失声叫道。不,不可能,美袋竟然在这里!?
高村:“喂,喂,美袋!?”
我慌忙走到车的后边。
命:“哦,恭司!怎么了,像舞衣那样叫出来”
美袋一副没做过恶作剧的样子。
高村:“你,你呀……为什么会在这部车里出现!?初中部不是去海边的吗!?”
命:“恩,但是海边果然不大好玩,我比较喜欢来爬山这一边”
高村:“说什么喜欢呀……你呀……”
命:“还有,这边有恭司和舞衣在,肯定会有很多好吃的东西的”
高村:“好,好吃的东西……想要?”
命:“说的对”
她点头肯定。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不可能再把车驶回去了。
高村:“哎……稍微等一下,我先与迫水老师联系一下”
除了最前面的我的位置,其他都满座了,我只好让美袋也坐在我的旁边,拿出手机联络迫水老师。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最后还是只能让她参加高中部的活动。想不到才刚出发不久就让我头痛不已,然而坐在我旁边的美袋却是一副雀跃的样子……
高村:“美袋,你呀……你可真会搞破坏呀”
命:“搞,搞破坏!?我没破坏什么东西呀”
高村:“是嘛?”
命:“但,但是……我就算来了这里,也没有破坏初中部呀”
高村:“……”
命:“我,我可不是为了破坏而来的”
高村:“唉……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总之……就让身为统一宿舍室友的鴇羽来照顾她把……
高村:“话说回来……你刚才是躲在哪里?”
命:“恩?那里啊”
手一指,指着座位上放的行李架。
高村:“那,那么狭窄的地方……”
命:“结果被深优看见了,我的修行还不够。”
高村:(深优连那种地方也能看见啊……)
高村:“听好了……这次就算了,可不要再躲起来了……好吗?”
命:“我,我知道了”
高村:“是真的就好……”
命:“真,真的啦,不要当我是小孩子”
用这种强制性的方法,这就是我和鴇羽在这里的理由……除了小孩子哪会用这种方法啊。
高村:“至于那把刀……愉快的林间学校还要拿着这东西啊……”
要是被其他学生看到美袋背着的大刀,那还不吓死他们?
命:“没办法啊,我可不能丢下弥勒不管,我一刻也不能丢下它”
高村:“哈……”
一时间我想逃离现实,就这样闭上眼,将身体交给摇晃着的车。
命:“呼啊啊啊~!好累啊,一直坐着比身体一直动要累不知几倍呢”
舞衣:“命你真是的……”
朔夜:“哇哇!?小命?”
命:“哦,朔夜”
朔夜的表情与我们这一干当事人表情一样,听了事情大概经过以后确认性地点了点头。但是看见朔夜手中抱着的东西,我又不由大吃一惊。
高村:“喂喂……为什么月读会在这里?”
朔夜:“哎?啊,啊哈哈哈……”
恶作剧般的笑着,果然你也吧它给藏起来了。
朔夜:“我只是认为月读在大自然中度过会很开心而已”
月读:“喵~!”
月读似乎愉快地叫着。
高村:“唉……算了,你可以好好照顾它呀……”
朔夜:“恩,我知道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就感到有些不对劲了……原来是月读呀。本应出现的身影却没有出现……
高村:“你这东西也玩起我来了?”
我抚摸着朔夜手中的月读的头,心里突然多了一阵其妙的感觉。
高村:(这,这是什么……)
刚才愉快地叫着的月读,静静地看着我。你想说什么?什么?但是,我对这家伙的想法犹如大海捞针,或者说,自己被囚禁在焦躁感里。
碧:“哟呵,恭司君,喉咙很干~”
高村:“哈?”
这个人总是神出鬼没。我那摇摆不定的心脏快要报销了。算了……
碧:“所~以~啦~不是说喉咙很干么”
高村:“车里没有喝的东西?茶呢?”
碧:“不是那样子啦。我想要些能让喉咙舒服的东西”
高村:“感冒了?”
碧:“不是啦~因为在车里一直唱歌~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高村:“这,这样啊……”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车里维持这种状态么?
迫水:“哎呀,高村老师,出大事了”
迫水老师笑着走过来。所谓的大事,当然就是指美袋的事情了。
迫水:“我和初中部的教务主任联系过了”
高村:“手续办妥了……”
迫水:“算了,既然都来爬山了就好好享受吧,对吧,美袋同学?”
命:“恩,爬山很开心!”
深优:“没有不纯洁的灰尘与微粒、废气,空气非常清新”
高村:“……”
迫水:“那么大家集合吧”
教师和学生都集中在一起,今天预定由迫水老师来指挥。
迫水:“接下来,活动内容是张开帐篷,准备好自己的炊具。请大家各自去所规定的场所准备把。老师们也到处看一下。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还有……大家要吃午餐了吧?带了便当来的人,你们可以拿出来吃掉了。各项任务在之后执行。”
碧:“声明一点,吃便当的地方随你们喜欢哦~代价是!垃圾可要收拾干净。好吧!?”
众人精神抖擞地答应,然后开始分散到自己喜欢的地方。那么我也找个地方开餐吧。
(7月11日午前)
在预定设立帐篷的地方,学生们正在吃午饭。理论上一个帐篷的人一组,每组三人,基本都在一起吃着饭。在里面巡视了一下,忽然发现了一个设置好了的帐篷。现在就设置好了……不是应该后面才去设置的吗……我走向这个帐篷。
高村:“啊呀?”
结果我发现帐篷地下有两个悠闲的女学生。
高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啊”
女学生1:“啊,高村老师,巡视辛苦了”
高村:“你也辛苦了……不过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帐篷是下午才弄吧,这样做不就把顺序给弄乱了么……难道你们习惯先把帐篷给弄好?”
女学生2:“我们不习惯先把帐篷弄好的啦,确切的说,是我们两个不习惯啦”
高村:“什么?”
女学生2:“我和冬美两个人正在吃午饭啦”
高村:“这么说你们分开行动了?这样不合适吧”
女学生2:“这不是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啦”
高村:“三个人一组的吧……也就是说,就只有一个人弄那帐篷了?怎么说也太快了吧……”
女学生1:“不管怎么说,我们可没有说谎哦”
高村:“哎哎哎?”
深优:“这是真的,老师”
深优从帐篷的阴暗处走出来。
高村:“深优……”
女学生1:“这是葛丽亚同学用很厉害的速度弄出来的帐篷,我也吓了一跳呢”
女学生2:“确实是神技呢,老师也看到了吧……”
女学生1:“那么苗条的身材里究竟隐藏着什么力量呢,人不可貌相啊”
高村:“真的?”
深优:“是的,对于帐篷的设置,我平常也接受过遇难时该怎么做的理论指导,也有一点实践经验”
这样看来,这真的是深优一个人做的啊。
女学生2:“我们组有了深优同学真是太好了”
女学生1:“对啊”
高村:“…………”
看到两个女学生这样的态度,我不禁叹了口气。
高村:“深优……这么说吧,设置帐篷也是学习的一环哦。只有你一个人弄好的话,其他两个人不就学不到东西了?”
深优:“……原来如此,我没有想到有这样的目的”
深优鞠了一躬,转身走向自己的帐篷。
高村:“?”
女学生1:“葛丽亚同学?”
深优:“那么,我就把帐篷还原为原来的样子吧”
女学生2:“深,深优……同学?”
深优用手抓住帐篷的支撑,看来是准备把它拔出来的样子。
女学生2:“哇哇哇哇,深优同学,你想干什么!?”
高村:“好啦好啦好啦”
我慌忙地制止深优。
深优:“究竟怎么了?”
高村:“也,也就是说,难得弄好的帐篷就不用再弄坏了,以后注意一下就行了”
深优:“是这样吗?”
高村:“就是这样子”
我激烈地不断点头,两个女学生也跟我一样嗡嗡地点着头。
深优:“……是嘛,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高村:“……拜,拜托了”
女学生1·2:“唉……”
高村:“那么,我继续巡视别的地方了……”
深优:“这里已经没问题了,请继续巡视。”
高村:“啊,好的……”
有点担心呐……虽然这样想着,我还是离开了她们。
高村:“那么,接下来,要远足的注意,跟我来”
下午自由参加的项目分为,远足组,野外求生教室和野餐教室,几个小组分开活动——玖我和深优以要调查确认周围环境为由,参加了我的远足小组。原以为要参加野餐教室的美袋,在车上好像不大舒服的样子,说要散步来缓解下。鴇羽在一旁照顾她……还有就是朔夜……算了,没怎么考虑她。其他学生基本上已经预料到走一圈会很累,所以正如我预想的一样参加我这一组的没几个人。可就算这样,聚到我这一组的居然还都是些熟面孔。
高村:“算了,那么,我们出发吧”
舞衣:“什么‘算了’……真是的。”
首先是,简单的在媛佐切湖附近走走。因为考虑到湖很大,绕着湖走一圈的话恐怕要走到太阳落山,所以只选择了部分地点,准备先往山丘方向走。
高村:“可以看到很多风华平原没有的高山植物。噢,山紫阳,这个还只是花蕾,哦,那边的很多都开了。”
深优:“山紫阳……虎耳草科,绣球属,学名是Hydrangeaserrata”
高村:“哦……”
一行人把目光都聚集到深优身上。
深优:“花语……嬗变……”
一同:“…………”
高村:“咳,咳咳……哎,关于紫阳花的补足说明。山紫阳花的学名叫做Hydrangeaserrata。而紫阳花的学名叫做Hydrangeaotaska。用鲜艳的色彩装扮日本夏天的紫阳花,她的学名的意思并不是嬗变,而是作为难以割舍的情感和爱情的故事。”
一说到难以割舍的情感和爱情,女孩子们的表情立刻就变了。果然还是这种话题容易让她们接受。
高村:“恩,给紫阳花起这个学名的是江户时代,居住在长崎岛的一名叫做希波尔特的荷兰医师。希波尔特是相当有名的,我想大家都知道,那么希波尔特既是一名医师,同时还是一名植物学家。由于被怀疑是间谍而被日本驱逐,回到荷兰后出版了《日本植物志》一书,紫阳花的学名就出自哪里。实际上他在日本滞留期间和一名日本女人相恋,那个女人继承了希波尔特的意志,成为日本第一位女医师。那位深爱着希波尔特的女性名字叫做楠本泷,当时希波尔特把她叫做OTAKISAN。”(译者注:OTAKI为泷的日语发音)
舞衣:“啊!OTAKSA就是由OTAKISAN演化而来的了!?”
高村:“对,正是这个道理,就算是被逐回国,也仍然无法忘记的妻子的名字。”
朔夜:“哇~真浪漫,所以直到今天爱人的名字仍以花的名字被保存下来?”
高村:“正是这样。”
女孩子们满嘴都是‘真美啊’‘真浪漫’之类的话。那些家伙的脸上完全就没有一点佩服的表情。
夏树:“恩……紫阳花吗……”
高村:“恩?玖我也喜欢刚才的浪漫故事吗?”
离大家稍微有些距离,玖我盯着紫阳花私语着。
夏树:“不,不可以吗!?那,那个,没有的事!”
高村:“啊,果然很喜欢。”
夏树:“你这家伙!不要再讲这种爱情故事!”
——喀嚓
高村:“哇啊啊!用,用不着这样吧”
满脸通红地举枪指着我,我想也不想立刻把手举了起来。
夏树:“真是的……要我说几次,风华学院恋爱是绝对禁止的!”
可她的话……在枪的面前显得是那么无力,没办法只好乖乖后退。再有只是也还是敌不过枪。
高村:“冷,冷静……玖我光彩照人的希波尔特也一定会出——”
——呯!!
高村:“啊,哇!?”
一枪打在脚边,我迅速后退。
夏树:“不要说些无聊的东西惹我发火。”
高村:“知道了知道了……”
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在害羞……
朔夜:“哥哥……老师?刚才好像有什么响声。”
高村:“啊,没有啊,我马上就过去。”
旅途又开始了,这次给大家讲解的是一些植物和岩石成分的知识。途中拐弯向山丘顶部走去。山丘自然是一条上坡,再加上道路并没有修整,有的女孩子相当辛苦,而鴇羽她们仍能紧紧跟着。拉着别人的手,给别人拿行李,正在帮助其他人……
舞衣:“哇~!”
命:“哦哦~!”
大家站在山丘顶上俯视着湖面惊叹着。只有在这个山丘上俯视,才能看到湖最柔美的姿态,同样,只有在湖上仰望,才能看到山丘最美丽的轮廓。从山丘上望去,水面就像镜子一样。山丘美丽的身影倒映在水面上。
舞衣:“好漂亮~……”
鴇羽少有的发出女孩子般的感叹声。总想站在一旁,给她说明。
高村:“鴇羽还记得在湖边仰望时,这个山丘的样子吗?记得大概就好。”
舞衣:“呃,恩……基本上”
高村:“很好,那么也记住湖的样子。”
舞衣:“然后呢?”
满脸疑惑的表情。
高村:“听我说,试着想像一下,把自己当作一只飞鸟。”
舞衣:“哈咦?鸟,鸟什么的?”
高村:“试试看,变成一只飞鸟,就在这里向青空展翅。”
舞衣:“恩……试试看……”
鴇羽仰望着天空。闭上双眼。陷入想像。
高村:“从天空俯视连成一线的湖和山丘。”
舞衣:“恩……”
高村:“……怎么样?看到了?”
舞衣:“那个……好像,曾经看到过……”
高村:“ok,已经可以了。”
高村:“喂,大家都过来一下。”
大家都聚过来后,拾起旁边的一根纸条在地图上画起简画。
高村:“实际上我们现在就用简单的线条描绘下山丘和湖的地形,有没有人对这个图形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圆形和梯形组成的图案。前方后圆坟(注:日本古代一种坟墓的图案)。鴇羽应该想到这个图案了。
深优:“说起来的话,前方后圆坟和这个图案相似度87%”
高村:“那个,是否87%虽然不大清楚……”
但,实际上应该不是那样。
高村:“所以,湖过去应该是这种形状。”
不是现在的梯形,而应该接近圆形。
高村:“这和有名的前方后圆坟不同,一般称作双圆坟,一种很稀有的东西。湖的形状,这里的斜面……还有,现在已经是河流的这一部分,我想是这样……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这里可以看作是一个古坟。”
舞衣:“哎~真了不起……”
朔夜:“规模不小啊……”
高村:“对!正是这种大规模的才叫浪漫,历史的,考古学的浪漫!”
舞衣:“真是的……兴奋过头了吧……”
高村:“可能是吧……这里很值得看看,大家有30分钟的自由时间。时间不是很充足,尽情地欣赏下周围的景色,感触下周围的各种事物吧。”
命:“哦~我也要好好活动下了!”
暂时的自由活动,连我自己都想来做野外作业了。因公而来,不可能再占用仅有的一点时间了……刚离开学生没多久,就进了森林。
高村:“恩,这周围没什么痕迹的吗……像石碑之类的……”???:“唔~恩,好像没看到那样的东西哦。”
高村:“是,是嘛……恩!?”
对于突然的声音,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慌忙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凪。一如既往地坐在树上。
高村:“凪!?为什么你会?”
凪:“真是的~老师,我不是一直都神出鬼没的吗?呵呵。”
话虽如此……但感觉并不是这样。
凪:“比起那个,老师,知道今天这里的天气吗?”
高村:“应该是晴天……”
凪:“正确~不愧是准备完全呢。”
高村:“不这样的话,就不能野营了……”
凪:“也~就~是~说,可以非常清晰地观察星星了?”
高村:“那又怎么样?”
凪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含沙射影,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意思。
凪:“星星满天,很适合今天呢。”
高村:“适合?适合什么?要发生什么吗?”
每次每次都说些引人思考的事,每个词语都让人挂心……开始凪每次都会装糊涂……
凪:“谁知道呢~舞台正在准备中,还差两人,只差两个人,有一个人今天另有计划呢,呵呵。还有,她们会展想怎样的舞呢?美丽的?可爱的?粗野的?还是本能的?我可是十分期待呢。”
高村:“‘舞’指的是什么?”
凪:“下面下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再说,老师不是还有准备晚饭的工作吗?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高村:“啊……”
慌忙拿出表看了看时间。
高村:(唔,时间到了。)
高村:“等等,凪……”
回头看表的功夫,凪那家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高村:(那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原来就对为什么来林间学校感到奇怪……不过既然是凪的话,再怎么么思考也不会有答案的。
高村:(算了,先不考虑这个了……)
回到集合点,大家都已经集合完毕了。命已经在睡觉了。回去的路上没有顺路去别的什么地方,直接向营地走去。虽然大家都走得很累了,但只哟啊认识到,哪怕是一点野外作业的乐趣就够了。
接下来该准备搭帐篷和晚饭了。
迫水:“那么大家按照事前的安排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开始各自安排工作。”
学生们都散开,回到各自的地点开始准备。有搭帐篷的,准备食物的,生火的。
高村:“那么……到哪里去看看呢?”
(7月11日午后)
我来到了媛佐切湖的湖畔。湖畔因没有人气而显得很宁静,湖面反射日光后闪着明亮的光辉,风轻快地抚摸着湖水。我伸直腰,尽情地呼吸着空气。
高村:“呵~真是个好地方啊”
我把引导学生的任务给忘掉,思量着在草地上睡觉。那么,就暂时躺在地上睡觉了……
深优:“……老师?”
高村:“哇哇!?”
我听见了有人在睡觉的草地上行走的声音。是深优。
高村:“……什么嘛,是深优哪,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呢?”
深优:“没事呢么……想一个人静一下,所以来这里啊。能拿到这里先来的客人也不这样想的吗?”
高村:“哈哈,当然我也是这样想的啦”
深优:“是那样啊?老师也很担心爱丽莎大小姐呢……”
对呀,深优原来是挂念拿着与她分开了的小爱丽莎啊……
高村:“哎,对了,不过……是这样吗?”
深优:“……抱歉,我弄错了你你的意思”
高村:“不,不是,你说的其实也是对的,不过也不对……”
深优:“不过?”
高村:“你看,除了小爱丽莎以外,我也很担心其他学生的事情的……”
深优:“老师也很辛苦呢……”
高村:“也对啊”
我哈哈哈地苦笑着。
深优:“我能坐下来吗?这里的景色很美呢”
高村:“随便”
我挪动了一下位置,让深优坐在我旁边。
深优:“……………………”
高村:“……………………”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湖,偶然深优的视线会转向我这里。
深优:“这个湖有什么由来么?”
高村:“你感兴趣?”
深优:“不,只是闲聊而已,我想老师应该会知道详情的”
高村:“很难得啊,你也会想闲聊……”
深优:“因为父亲说过从闲聊中也可以了解到一些不知道的事情……”
高村:“那也对啦……”
从这样毫无意义的教案中就能看到对方的性格与爱好。那样的积累说不定也毫无意义,不过绝对不是徒劳无功的。我把之前调查的湖的来历说了出来。
高村:“这个湖叫媛佐切湖,从名字中看,有什么感觉?”
深优:“……请再说下去”
高村:“就是说,你没注意到这与财团要我去调查媛传说有什么关系么?”
深优:“原来如此……”
高村:“你看,湖中间不是有很小的一个岛吗?”
深优:“是的,我看到了”
高村:“根据本地资料那个岛是用来供奉弁天神的”
深优:“弁天神……么?”
高村:“恩,就是这样,没听过弁才天的说法么?七福神里的一个神明,而且还是个女神明呢”
在日本出生的人都知道的典故,对深优来说有点难以理解吧?
深优:“女神明……也就是说,是Valkyrie那一类的么?”
高村:“Valkyrie是北欧神话里的吧?那样说的话有点……不,我认为是完全不同的神明……”
深优:“是嘛”
高村:“弁天是个大众化的掌管文化与财产的神明”
深优:“原来如此……那么为什么,那个神明要放在远离人烟的湖里面呢?”
高村:“啊,不是的,弁才天另一方面也是水神,放在湖里祭祀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不过呢……”
深优:“是……”
高村:“根据记载,这个岛在供奉弁天之前,是供奉别的神明的。但是,不知道从哪时开始,越来越多本地人开始信奉起弁天来了……这个我还没亲身调查过,说不定会有什么重要的发现。这个湖和山丘以前是个古坟,我有这样说过吧?”
深优:“是说双圆坟吧”
高村:“不错,虽然这个双圆坟也是后来才建造起来的……但是一般来说这也是弁天信仰才刚刚开始的标志。那么之前究竟是信仰什么的呢……这种信仰和媛传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呢,我真的很感兴趣啊……”
深优:“非常感谢您”
高村:“我所说的已经是很简化的了,你有听懂吗?”
深优:“不,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懂”
深优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我立刻全身乏力了。
高村:“因为长期住在海外,所以很难理解日本的信仰么?”
深优:“对于本国的信仰我是能够理解的”
高村:“那么?”
深优:“老师所说的一番话,虽然我是真的不能理解,但老师的话我都已经一字不漏地记进了脑海里面”
高村:“那,那样的话……”
深优:“要我背一遍吗?”
高村:“不,不了,不用了……”
深优果然是个奇怪的姑娘。
深优:“老师是真的喜欢历史的,这点我也知道了”
高村:“哎?”
深优:“因为老师说起话来的时候,脸像是活着的样子……”
高村:“是吗?”
深优:“是的,调查顺利的话就好了”
高村:“是啊”
注意到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高村:“啊,糟了,是时候要回去了”
深优:“是呀,回去吧”
绮丽的月亮。虽然风华之地的空气也相当清净,可是和山里比起来就差太多了。有单纯的海拔原因,空气稀薄的话,视野也会变得更清晰。月亮,星星,都非常绚丽……我不是什么天文爱好者,但也开始喜欢象这样在夜里仰望星空。
高村:“恩?”
刚才好像有什么脚步声?
扭过脖子回头,看见鴇羽站在那里。
舞衣:“晚上好,没想到有人先到了。”
微笑着俯视着我。可是,我的视线已经转到了别处……
高村:(好像看见……)
舞衣:“……恩?…………!你,你这家伙~!!”
——啪
舞衣:“真是的……像你这样的变态家伙居然还能做老师做的下去……”
果然还是觉得再这么躺着不大好,于是站了起来。
高村:“听着,鴇羽,你眼中误解了一件事,到现在为止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偶然的结果。”
舞衣:“那怎么可能呢?”
高村:“怎么不可能……那么,怎么了。睡不着吗?”
舞衣:“恩?恩……有点……”
高村:“夜空美丽而平缓。像鴇羽这种成天气鼓鼓的家伙,偶尔应该看看夜空。”
舞衣:“到,到底是谁惹我生气的……我要生气了。”
高村:“不,那个……你好想爱你更已经生气了……”
舞衣:“再说我有经常看夜空啊,因为总是有挂心的事……”
高村:“挂心的事?”
舞衣:“老师你看得见吗?月亮旁边那颗红色的星星。”
高村:“哎?”
感觉以前好像看到过,以为只不过是错觉,难道不是的吗?
舞衣:“果然看不见吗……那孩子也说看不见。”
高村:“那孩子?”
舞衣:“恩恩,没什么,今天好像特别明亮。”
高村:“是嘛……”
说着再次抬头看了看夜空,确确实实看到了。红色的星星……果然不是错觉。可是,那颗星星……是什么?
舞衣:“呐!老师,现在看见的星星都是数万年前的样子吗?”
正在思考的我,被鴇羽的问题打断了思绪。
高村:“恩?啊啊,是啊,光也是有速度的,远方星星到这里的距离光也要走上数万年。也就是说,当星光射入我们眼里的时候,这束星光已经旅行了数万年了。”
舞衣:“哇……好漫长啊。老师挖掘的才智不过是几千年前的东西啊。”
高村:“你这家伙……并不是说时间越长越好。”
受不了的同时,想到这种率直正是鴇羽的风格,觉得有些想笑。
高村:“还有,月光大概就是一秒钟前的,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舞衣:“原来是这样……那么,那颗红色的星星呢?”
高村:“是怎么样……我对天文并不熟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呀。”
果然我还是觉得人类留下来的东西比较有趣。
舞衣:“话说回来,好安静啊……”
高村:“是啊。”
确实周围已经被寂静包融。都说山里的夏夜凉爽舒适,当然,这还得根据山来看,在这里大概是这样。清风微抚,非常舒适。不知道什么时候夏虫停止了私语。
高村:“恩?好像又有什么人来了?”
舞衣:“睡不着的人还真不少呢。”
——叮
腰有些疼。正确的说是挂在腰间的铜剑。
高村:(又来了……)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感觉腰间的铜剑又一次震动起来。
高村:(到底,怎么回事?)
正想拔出铜剑看看,发现鴇羽背后有个可疑的黑影。
高村:“哎?”
鴇羽转过头。
舞衣:“……”
高村:“……”
舞衣:“哈,哈咦~~~~~~~~~~~~~~~~~~~~!?”
伫立在眼前的怪物,什么也不像,只有一副融入暗夜,黑色的身影。喂喂这儿可不是学校的后山啊。
向着月亮咆哮着,深红的眼睛闪烁着对着我的方向。这到底是什么……
一步一步向这边靠近。并不像幽灵那样,是有实体存在于世间的,这个从沉重的读音可以得知。随着踩踏声,足迹留在地上。
舞衣:“老,老师!楞什么呢!!”
就在鴇羽抓着我的手腕,使劲拉我的一瞬间,一条可以说是与人身长差不多手背向我刚才站的地方挥下下。锐利的爪子插入地面,周围尘土飞扬。
舞衣:“真是的!?相死吗?!这种时候发什么呆!”
高村:“不,不好意思……总是发呆。”
高村:(好像与第一次在神社遭遇怪物时的情景翻了过来……)
那个怪物很明显是为了袭击我们而出现的。一种舔舐的目光打量这我和鴇羽。???:“呀呀呀呀!!!!”
突然出现的美袋,一刀砍在怪物的手腕之间,然后落在我们与怪物之间。
命:“恭司,舞衣!”
舞衣:“命,命~?”
美袋将刀放在身后。???:“迪兰,铬弹装填!————开炮!!”
接着,远处而来的炮击捕捉到了怪物的身影。烟雾弥漫。玖我也和美袋一样出现在我们和怪物之间。那个‘迪兰’也和她在一起,刚才的炮击应该就是这家伙了。
夏树:“不好的预感又实现了……为什么orphan会出现在这里……”
在怪物的嗥叫声中,烟雾逐渐消散,仍然健在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被美袋砍伤的部位基本上已经快好了。‘滋滋’冒出黑色瘴气,将怪物包括在中间。
夏树:“嘁……真难缠。”
命:“呃噢噢噢噢~”
美袋拖着刀向怪物冲去。
——右。
————左。
——————右。
虎作忽悠,用之字形路线躲过怪物锋利的狗爪攻击,冲了过去。
命:“呃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冲到怪物面前的美袋,以不输那把刀到的气势,稳稳地把脚固定在地上,身体迅速回转起来。在泥土的飞散中,周围地面上划出一圈斩痕,回转的同时将离心力引入刀中。然后被刀的力量所牵引,猛地砍下。
命:“呀啊啊啊啊!!!”
那把甚至超过美袋体重的大刀,在月光下闪着黑色的钝光,狠狠地向下砍去。怪物稍微的做了回避,躲过了头部的致命伤,举起的手腕半边被砍落下来。
命:“——可恶。”
夏树:“迪兰!”
没有丝毫间隔,玖我高声呼唤着。
夏树:“银弹装填!!————开炮!!”
射出的炮弹中途裂开,从中射出数条闪光的冰刃。
高村:“干,干掉了吗!?”
夏树:“怎么可能……”
怪物仍然健在。紧接着,‘咻咻’地冒出黑烟,伤口逐渐愈合。
凪:“呀~还真是厉害的惊人呢。”
夏树:“凪!”
所有人都随着夏树的声音把目光转了过去。凪就在那儿。
凪:“哎呀,小夏树,表情不要那么恐怖嘛。”
夏树:“是你做的吗?”
玖我盯着黑色的乖问道。
凪:“哈,谁知道呢……”
夏树:“混蛋……”
凪:“哦?很轻松嘛。这样左顾右盼好吗?”
夏树:“————!!”
瞬间的大意。这时体势已经完全恢复的怪物,向着夏树的身体,竭尽全力的一爪挥来。
高村:“玖我!”
夏树:“啊——”
可是,就在这一击马上就要抓在玖我的瞬间,迪兰迅速地把玖我弹开。同时这一击,抓在迪兰身上。
夏树:“迪兰!!”
不妙,玖我和美袋不是对手。完全没有逃跑的可能。怎么办……
命:“哇啊啊~~~!!”
怪物一击使美袋瘦小的身体在空中翻滚。玖我也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拔出腰间的铜剑摆好姿势,我也禁不住向怪物冲去。
凪:“哇哦……”
舞衣:“不,等等……”
高村:“不会让你对我的学生出手的!!”
只记得手中的铜剑错觉般地震动着,发着光芒。‘轰’的一声,仿佛连大气都在撼动。这已经是我现在的极限状态了。铜剑从肩上放挥下去,向怪物的腿部砍去。可是,这一击没有砍中,反倒是挂物的爪子向我抓来。
舞衣:“老,老师!!”
鴇羽向我这边跑了过来。
高村:“笨,笨蛋,不要过来。”
凪:“差不多了吧……”
怪物挥下的爪子,转向了站在我面前的鴇羽————!!
‘嗖’空气被撕裂的声音直刺耳鼓。空气好像被切裂一样,整个动作还没有十分之一秒,却看得清清楚楚。看见了。大脑思考着。动不了。再次思考着。可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巨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同时视线一片血红。
高村:“鴇羽!!!”
可是,染红我的视线的并非鴇羽支离破碎的躯体,而是火轮。
舞衣:“这,又……这是?”
一对盾一样的炎之论出现在为了保护我,而高举起来的双手手掌中。相反的是,怪物好像受到冲击一样被震到在后方。
凪:“果然是哪里发现的Element……但……难道这对天轮是……炎……之……迦具土?不,想太多了吧,因为那是……”
高村:“鴇羽……你……果然……”
舞衣:“又,这个又……这到底是什么?我真的是?”
像燃烧的火焰一样红色的光辉。对现在的状况感到最惊异的恐怕就是鴇羽了。和在神社看到的一样,朱红色的光辉。
凪:“这不可能是迦具土……怎么可能。可是……呵呵,真让人怀念啊,这回的星咏之舞好像会很有趣的样子啊——姐姐。呵呵~小舞衣”
凪突然对舞衣说道。一旁发着呆的鴇羽被凪的声音惊醒。
舞衣:“啊,你!?”
凪:“小舞衣,你想要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吗?”
舞衣:“……哎?”
表情上写着那和这有什么关系。
凪:“重要的东西,难道不想去保护吗?小舞衣也一定有吧,重要的东西。”
舞衣:“那,那当然!当然……想去保护……”
夏树:“————!?”
凪:“为了去保护重要的东西,小舞衣,你能够赌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吗?”
夏树:“笨,笨蛋!别听那家伙胡说!现在还来得及!!”
玖我向凪发动了攻击。
凪:“哦呀……好险好险!”
夏树:“舞衣,别听凪的胡言乱语!”
凪:“我只是问下看~怎么样?为了保护重要的东西而赌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呢……”
舞衣:“可以!我的生命的话,没什么可惜的,一定要保护重要的东西!”
感觉背在震动。
舞衣:“赌的上!”
不对,震动的不是背,是腰间的铜剑。没错!铜剑在震动!这到底是!?
高村:“这次又是什么!?”
鴇羽被包裹在耀眼的白光中。吞噬一切,吧所有的一切都染成白色的光,就像是闪光的黑暗。这个声音是?我一只手握住了腰间震动感越来越强的铜剑柄。震动穿过手臂,然后好像被意识吸收一样,不可思议的感觉。
鴇羽的背后,巨大的……龙。
翅膀闪耀着白色,红色,橙色光芒的龙,就好象从火焰中诞生一样。尖声啼叫着。
凪:“果然……可是,明明遵从戒律,被约束,应该处于半封印状态,这种力量是……”
舞衣:“什,什么?这是什么……”
扶摇直上的焦风,摇曳着深红色光芒的龙。鴇羽满脸惊愕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夏树:“不妙……已经觉醒了吗?”
玖我的声音中满是失望。
命:“哦哦哦,舞衣!”
与之相反的是,美袋满怀喜悦的声音。
凪:“迦具土”
舞衣:“哎?”
凪:“你的Child的名字啦,小舞衣”
舞衣:“迦……具土……”
凪:“要好好对待它哦,那可是爱的结晶呢!”
就在这时,已经完全被忘却在一旁的怪物行动了。与刚才换不逼近我时不同,用一种与它那巨大身体不相符的速度,向鴇羽突进。
舞衣:“唔……”
鴇羽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舞衣:“迦具土!!”
回应主人的召唤,‘迦具土’啼叫着。
舞衣:“保护大家,干掉那个家伙!”
空气在震颤,‘嗡嗡’的耳鸣,正是气压急剧变化的证据。那种力量不光像只是抽干周围的空气,仿佛甚至连空间都被吸走。紧接着,接下来的瞬间。迦具土张开嘴,向迫近的怪物喷出一团耀眼的光球。火球。烧焦的草木,光秃的地标,火球向怪物迫近。————直击!!一瞬间火焰就包裹住了怪物,只传来怪物的哀嚎声。招受数次攻击,都能够迅速再生,将周围染上黑暗的怪物,被赤红的火焰所包裹。那儿不再有黑暗……很快……怪物的身体化作无数的光粒消散在大气中。
凪:“咻~果然厉害。”
让玖我和美袋吃尽苦头的怪物,仅一击就被彻底消灭掉。这种力量。这种……
高村:“……”
刚冷静下来,疲劳感就一股脑儿袭来,我瘫坐下来。
夏树:“果然你也是……再发生什么我可不管了。”
留下这几句话,玖我就向营地的方向走去。也许是错觉,从她的眼中读到了些许哀伤。
命:“舞衣~!舞衣也是HiME啊!”
相反的是美袋倒好像很高兴。
舞衣:“命,命……”
命:“我很高兴舞衣也是HiME。刚才那个就是迦具土吗?很厉害啊舞衣。”
总是天真无邪的美袋。郁郁寡欢的玖我。然后是现在仍然一脸狐疑的鴇羽。到底怎么了,还有接下来又会怎么样?还是与往常一样,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就是‘HiME’的力量吗?
高村:“呵……没办法……那么。”
舞衣:“老师?”
高村:“回去吧,不早点睡明天就没精神了。”
舞衣:“呃,恩……”
不管怎样,现在作为老师,还是应该优先考虑学生。
高村:“本来只想看看星星的……却遇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了。”
舞衣:“恩,是啊……”
我们没有惊醒其他人回到了帐篷,然后分离。被看见的话又不得了了。而且,那帮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的女孩子们,袭击她们的怪物,保护她们的东西。————不可思议的称呼‘HiME’。和媛传说之间的联系?大量符合的关键词,但如何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却不得而知。要将周围那些散乱的关键词联系在一起,那么中间的位置就一定也有个关键词。它们拥有绝大的说服力,比任何都更有意义。……只不过现在还只是,连图案也不太清楚,七零八碎的拼图中的一小片罢了。
烦心的事有一大堆。裹在睡袋里闭上眼睛,并无法立刻睡着。被召唤出来的兽……好像叫做Child。……还有那个怪物,好像叫做orphan吧?这到底蕴含着什么意思呢……又和媛传说有什么关系呢……还是睡吧……意识逐渐松缓。向黑暗中沉下去。
月读:“喵~!!喵喵!!”
帐篷外传来月读的声音。很少看见这么美丽的星空吧。既不像猫也不像狗的月读,感觉它的声音仿佛是在向星空中传递。没精力起床去看它了。
月读:“喵~……喵~……”
总感觉是一种非常悲伤,让人心神不宁的叫声。让人不安的声音……可是,我由于刚才极度的疲劳,身体已经飘向了黑暗的海中央。已经……听不见月读的声音了……明天一定会发生什么好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