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11日 火
  6. 繁体版

7月11日 火
2017-06-23 22:43:03

		

7月12日火
迫水:“哟,早上好啊,高村老师”
高村:“早上好,迫水老师。”
必须告诉迫水老师昨晚的事。
高村:“迫水老师……”
迫水:“啊,高村老师,昨晚好像有什么声响。”
高村:“哎,实际上……”
迫水:“那只不过是打雷罢了,请呆会儿就这样向学生们说明。”
高村:“哎?可,实际上……”
迫水:“那是打雷,高村来世,学生们已经开始集合了,说明就拜托了。难得来趟林间学校,竟然遇上打雷什么的?……哈哈”(译注:日本冷笑话)
高村:“……”
说着,迫水老师回到了他的学生中间。到底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开什么玩笑,打雷……???:“喂,又为些无聊的事情苦恼什么呢?”
高村:“啊?”
看见表情陷入沉思的我,玖我说道。
高村:“无聊的事……”
夏树:“你不会想说什么怪物呀,orphan呀,Child呀之类的吧?”
高村:“但是……”
夏树:“真白已经通知下来了。老师说什么也没有用,风华市也一样。”
高村:“哎?什么?”
夏树:“快去向班上的同学说明昨晚的事情吧!”
虽然觉得难以接受,但还是集合学生向他们作了迫水所谓的说明。说明的途中,我注意到了深优。她的目光一直都集中在山丘那边。玖我所说的关于理事长的事。这回的事件,理事长也正确把握了?并且做出了以打雷来敷衍的决定?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会这么集中?我的周围……不对,是这个学校。
高村:(回去后,必须得先和理事长好好谈谈。)
之前还是安心的接着做教师一职。
(7月12日午前)
巡视露营场地的时候,我看见深优单独站在一边。
高村:“深优,怎么啦?”
深优:“啊,高村老师……”
高村:“其他两个人去哪里啦?”
林间学校里面,规定同一个帐篷里为一个组,一组里有三人。
深优:“我只是想一个人想一下东西而已,其他两人都出去散步了”
这样说起来,之前我有见到和深优一组的那两个人的身影。
高村:“在想东西?”
深优:“当你从外界取得了情报的时候,你没有想要一个人静静地处理情报的时候么?”
高村:“思量事情的时候嘛,也不能说没有……”
深优:“是吧?”
深优微笑起来。
深优:“总有一点时间想一个人独处的吧?暂时中断和外界的情报联系”
高村:“难得来此林间学校嘛,为何不玩的开心一点呢?思考事情的话不能回家再做吗?”
深优:“已经很开心的了,所以我到现在才开始整理情报”
高村:“是吗?”
深优:“是的……我还要保护爱丽莎大小姐,所以剩余思考的时间也就不多了……”
说的也是啊……我还是暂时放下深优不管比较好。
高村:“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有什么事就大声叫我把”
深优:“谢谢,但是,请不要多担心我,失陪了”
深优深深鞠了个躬,走进帐篷里面了。
高村:“……情报呐”
下午匆匆忙忙地忙于整理。折叠好帐篷,还得收拾好烹饪道具和垃圾。四处转转吧。
(7月12日午后)
学生们惋惜地进行着帐篷的最后整理。但是,我也没想过高等部里也会有林间学校的存在……果然多一点大自然的地方是不一样的。这样想着,在远远看着帐篷的学生中,我发现了深优。
深优:“您辛苦了。老师”
高村:“哟……”
深优没有去整理帐篷,独自站在那里,看起来就像画里那种静寂无声的那种感觉。
高村:“怎么了?静静地站在这里……”
深优:“那个嘛,其实我正和大家一起整理帐篷,但她们却不肯让我动手”
高村:“你被同伴给排斥了?”
深优:“被同伴排斥……我想不是这样子”
高村:“……?”
无论如何我走近了那几个正拼命整理帐篷的女学生。
高村:“听着,来林间学校是为了训练集体生活的,排斥同伴是不允许的——”
女学生1:“啊,高村老师下午好!”
女学生2:“我们才没有排斥同伴呢”
高村:“什么?”
女学生1:“设置帐篷的时候是葛丽亚同学一个人做的,所以我们决定整理帐篷的时候由我们两个人弄”
女学生2:“对吧?”
女生都点了点头。
高村:“原,原来如此……”
深优:“就是那样子”
高村:“的确不是排斥同伴啊”
深优:“没错,这样说的话,这就是GIVEANDTAKE精神的体现了”
高村:“虽然我也是这样想……”
我与深优一起望着拼命整理帐篷的两个人。怎么说呢,他们的整理方法都不值得赞扬。
深优:“果然让他们做的话效率会非常低下……到这里还是让我来吧”
深优走进她们。
高村:“等等,深优”
深优:“怎么?”
高村:“你还是不要去了,难得她们自发行动,你就不要阻止她们了”
深优:“但是考虑效率的话……”
高村:“哈,反正还没到离开的时间,那么就随他们喜欢的做好么?”
深优:“……是嘛,既然老师都这样说了”
深优点了点头,走了回来。
高村:“呐,深优……”
深优:“是”
高村:“觉得林间学校怎样?有庆幸参加了吗?”
深优:“是的,我获益良多,积累了很多实证样本的经验,我认为是一次很好的训练”
高村:“是,是嘛……”
深优:“我一直都把大小姐放在心上,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生什么事,但不管怎样说,我还是很挂念她”
高村:“小爱丽莎,现在还精神吗……”
我的脑海里浮起了那天使般的笑脸。
深优:“从财团哪里没有收到紧急召唤的讯息,估计还是很精神的”
高村:“说的也是……深优想早点看到小爱丽莎吧?”
深优:“说的……也是呢,因为我的心总是留在爱丽莎大小姐那里……”
高村:“…………”
老实说,小爱丽莎可能不大愿意看见深优。但是,深优对他却关心之极。我总觉得深优对她的关切已经溢于言表了。
女学生2:“深优同~学……”
女学生1:“喂,不要啦!现在放弃还早着呢!”
女学生2:“但是~这样下去要收拾到什么时候啊~”
女学生1:“呜……”
深优:“怎么了?”
女学生2:“对不起啊,果然还是要你来帮忙~”
深优:“……我知道了”
深优走向那个快要被解体的帐篷。
深优:“那么老师,我先过去了”
高村:“恩,好好帮忙把”
深优:“好的,失陪了”
高村:“…………”
一瞬间我感到有点冷,深优的收拾速度真不能用语言来述说。我收回看着深优利落地把帐篷解体的视线,离开了露营场地。
好不容易收拾完,也基本上是回去的时间了。虽说如此,但离集合还有些时间,学生们也三三两两地聊着天。四周望了望,基本上大家都已经集中到这附近了。好了大家都在这里了。可是总觉得有什么放不下心,又回头四周看了看。恩,果然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人。对了,那个身影就像要向我扑来……
高村:(朔夜!)
这么想着又在周围看了看,果然朔夜不在。向她的同班同学打听了下,据说是去山丘那边了。
高村:“真是的……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我向山丘的方向跑去。
高村:“喂,朔夜~!”
一边呼喊着她的名字,一边在小丘上攀爬着。
高村:“朔夜~!在哪儿呢~?”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安的感觉向我袭来。意识深处蠢蠢欲动的景象浮现在眼前。同时伴随着一阵耳鸣。我慌忙地从袋子中取出铜剑。
高村:“果然在震动。”
因为高频率的震动,引起空气共鸣而引发的耳鸣。
高村:“这到底是?”
不是普通的赝品?又好好地看了看。
月读:“喵!!”
月读的声音,铜剑震动的更加厉害了。我慌忙把铜剑放回腰间的袋子里,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高村:(这种不安感是?这种焦躁感!)???:“哥哥!”
朔夜的声音。我慌忙转向声音的方向。朔夜的身影映入眼中。朔夜坐在非常倾斜,基本上可以说是悬崖的地方。
高村:“喂,朔夜,做什么呢?”
朔夜:“哥哥,月读它~……”
站在朔夜边上向下望去,发现月读正小心地坐在有一段落差的地方。
月读:“喵~……”
高村:“真是的,你做什么呢……”
想把手递给月读,但相差实在太远。
高村:“都跟你说了,不要丢下它不管。”
朔夜:“对不起……”
朔夜眼角晶莹的泪珠。
高村:“嗨……没法子,想想办法吧。”
朔夜:“真的!?会救月读!?”
高村:“恩……想想,怎么办才好呢……”
利用攀岩的经验,向下爬一点再伸手过去?
高村:“……”
陡峭的斜面下方有一条小河。虽说不上断崖绝壁,但要是从倾斜角度这么大的地方滚下去,肯定会伤的很重……折4、5根骨头还是好的……怎么办?
朔夜:“那,好吧……我来吧手递过去。”
朔夜决心满满地说道。紧接着手抓住缘壁准备下去。
高村:“哦,喂,你还不住手。”
慌慌忙忙抓住,半边身体已经在斜面上朔夜的手。一鼓作气把她拉了上来。
朔夜:“哈哎~……!?哥哥?”
高村:“朔夜太危险了,我——!?”
由于拉朔夜上来时的反作用力,脚下——
高村:“噢,哎……啊……”
朔夜:“哥,哥哥!!”
慌忙伸来朔夜的手——没有抓住,
高村:“啊啊啊!”
挣扎中双手抓住了缘壁。
朔夜:“哥哥!”
朔夜拼命地抓住我的一只手想往上拉,但力量不足。
月读:“喵~……”
月读的所在地映入眼中。可是脚要是把那个踩踏的话,我和月读……的未来是可以想象的。
朔夜:“恩,恩……”
月读:“喵!”
高村:“哇!?”
突然月读向我的脚上扑来,顺着我的身体向上爬。
朔夜:“月,月读?”
在蹲在我头上,向地面上跳的瞬间,由于这股意外的作用力,我失去了平衡。
没被朔夜抓住的另只手,从缘壁上滑落。
高村:“唔,哇啊……”
朔夜:“哥,哥哥!哥哥!”
被朔夜细弱的手臂抓住的那只手,成了我唯一不掉落下去的支柱。
高村:“……怎么办,冷,冷静……我,必须冷静——呜,哇哇!!”
朔夜的手开始有些松滑,我一点一点向下掉。
高村:(果然……她支撑不了多久了)
冷静考虑,也没什么用了!
朔夜:“哥哥……哥哥……”
高村:“朔夜,不要硬撑……”
朔夜:“说什么不要我硬撑,这不可能,我决不会放开哥哥!”
可是,我的身体确实还在下滑……而且还有比这更令人操心的。
高村:“朔夜,退后,你要是也一起掉下去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从这儿掉下去虽然会很疼,但还不会死……大概。”
朔夜:“不,不行……大概也不行。哥哥要是死了的话……我,我……”
高村:“喂——”
朔夜:“已经……”
不行了,到极限了。对不起教授,嵯峨野先生。明明你们将朔夜交托给我照顾……反倒让朔夜陷于险境……
朔夜:“我……一定……要把……哥哥……——救上来!!”
什,那是什么!?突然朔夜的身边发出一阵光芒。
高村:“好耀眼……眼睛……”
朔夜:“……”
朔夜惊讶地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感觉到向上的拉力。
高村:“什……你,你是……月读?”
满脸惊讶的朔夜旁边,一只长有翅膀,既不像狮也不想虎的家伙用前足正将我向上拉。那对黑色的眼睛,我认识?
高村:(那是……)
那正是时而出现在我面前,那对像要把人吸进去的深邃的黑暗的双眼。
高村:“哇……”
久违的地面,我摸了摸屁股。
高村:“得救了……”
朔夜:“月,月读?”
那颗巨大的脑袋,靠向朔夜伸出的双手。
朔夜:“果然……”
高村:“是……是嘛?你懂这家伙的语言吗?”
朔夜:“说是语言……倒不如说是心情。”
高村:“难道是……‘Child’吗?”
怎么看都和‘迪兰’,‘迦具土’和‘愕天王’一样……也就是说,朔夜也是HiME吗?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
朔夜:“月读果然是乖孩子呢!”
用手温柔的搔着头部,月读发出满足的声音,扇了扇背上的翅膀。呼呼的微风。被风吹着,朔夜舒畅地缕了缕头发,她的脖子上——
高村:(纹章……果然,朔夜……)
风停了下来,朔夜放下了心中的石头,满面笑容地对着我。我却无法静下心来,面对那张笑脸。
朔夜:“哈……太好了。”
高村:“哎?”
朔夜:“看到哥哥没事……我高兴地快哭出来了。谢谢你,月读。”
朔夜轻轻地吻了吻月读的鼻尖,一阵闪光后,巨大的月读又恢复到习以为常的普通样子。
月读:“喵~!”
高村:“这家伙又怎么了,发出这么可爱的声音。”
骨碌骨碌围着我打转的样子非常可爱。根本无法让人把它和刚才那个东西联系在一起。
朔夜:“真的呢,哈哈。”
可是……朔夜的觉醒和昨晚鴇羽的觉醒不同。鴇羽是被凪的话语所引诱而成立契约的,这点不一样。那家伙是怎么说的?好像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东西,能够赌上最重要的东西吗。然后,鴇羽回答愿意赌上性命。
高村:“朔夜……”
朔夜:“恩?什么?哥哥?”
高村:“朔夜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朔夜:“……哎?为什么这么问?”
高村:“好像是为了保护它,而引发了你的力量……”
朔夜:“我……有重要的东西……为了保护它……我愿意做任何事。”
高村:“任何事……吗?”
朔夜:“恩,任何事,我想保护哥哥你。就算是死也一定要保护哥哥……”
说什么死……
朔夜:“刚才的事也算是一种心意吧。”
捏了捏拳头。
高村:“是嘛……”
觉得很高兴。不光是高兴,现在可以感觉到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情感。就算是要赌上自己的生命也要去保护的东西……是因为这个吗?
朔夜:“对……保护重要的东西的力量……”
高村:“朔夜?”
朔夜:“爸爸在失踪后,我一直很寂寞,而且非常担心爸爸。一直在祈祷,可能的话,有一天这孩子……成为我的守护神。”
守护神……指的是Child吗?怪物……为了与orphan战斗的能力?不行,完全不明白。无法确定。
高村:“朔夜……这家伙,月读,真是不可思议啊。”
朔夜:“哎?”
高村:“突然出现,又不是普通的动物,变成刚才的怪物……难道这不奇怪吗?这种事”
朔夜:“……”
月读:“……”
朔夜俯下身子,任凭月读静静地望着自己的脸。
朔夜:“确实不可思议,但对我来说不可思议并不是最重要的……”
高村:“哎?”
朔夜:“月读确实不可思议,但那个不可思议是为了保护我重要的东西的话,我完全不在意。”
高村:“朔夜……”
朔夜:“这种不可思议,有多少我都没关系。”
朔夜微笑着抱起了月读。
高村:“是嘛……”
什么都愿意做的朔夜。
朔夜,你想用月读的力量干什么?
还是什么都不要做的好。
什么都不要做最好。???:“原来在这里啊”
朔夜:“啊,碧老师。”
碧:“怎样怎样?到底是一副怎样的浪漫场景?”
高村:“倒不如说是紧张感满点的动作场景的好。”
碧:“哈?什么……”
朔夜:“这孩子……”
月读:“喵~……”
碧:“哼……算了,快,已经到时间了!”
听碧老师这么一说,赶紧确认了下时间。
高村:“哦,哇,都已经过了。”
碧:“你们两个一起回去太显眼了,恭司君先回去,我把朔夜带过去就行了。”
高村:“多谢了……”
碧:“哈哈哈,这次可得请客啊~就在月杜镇那间,我无论如何都想去的高级餐厅~”
高村:“这样吗……”
碧:“怎么!那么,我回去就干脆把你们的亲热劲都说出来算了,那样小朔夜太可怜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过去吧。”
在碧老师的催促下,我先一步回到了集合地点。因为朔夜是其他班上的学生,和碧老师一起也没什么奇怪的。倒是和迦具土时一样,我腰间的铜剑确实震动了。月读是Child,朔夜是HiME。……恐怕是这样。我周围到底是怎么了?失去的拼图碎片,贯通一切的关键词是……我再次在心中下定决心,决定明天去理事长哪里问个明白。
高村:“啊……累死了……”
就这么叹着气。昨天今天,动作场面不断啊……说到底结果还是没能悠闲地做野外作业。还是改日再去媛佐切湖吧。说起来……这个学校隐藏着什么。财团方面在考虑什么虽然不大清楚,但感觉至少理事长知道很多内幕,并且故意把大家集中在一起。不大像是偶然……还是恰恰相反?在学校的关系者中出现觉醒者这代表什么?也许是这样。原本那个已经用到毫无生疏感的单词HiME。凪,玖我,美袋所说的HiME……我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不管怎样,只有找最清楚的人谈谈了。也就是,用打雷来掩盖迦具土事件的人。——理事长。明天一早一定要去问个清楚。话说回来……枕头真是舒服啊。虽然才一天没有睡它,这种舒适感。今晚应该可以很快睡着吧……什么也不想再考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