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13日 水
  6. 繁体版

7月13日 水
2017-06-23 22:43:03

		

7月13日水
嵯峨野:“那么,请走好。”
高村:“……”
朔夜:“哥哥?”
高村:“啊,恩,恩……”
普通的清晨,上学。可是却没有那种心情……果然还是一早就去理事长哪里……
朔夜:“哥哥?”
朔夜:“怎么了?表情很恐怖哦!”
高村:“啊,啊啊……”
朔夜:“不要紧吧?”
高村:“恩恩,不要紧……”
朔夜:“那就笑笑嘛~快快~”
朔夜咯咯咯地笑着。朔夜从昨晚心情就特别好,高兴着有月读在保护着她。
朔夜:“呐,快,快,笑。”
高村:“嗨嗨!”
强作笑颜。可无论怎样还是无法释怀。途中,在命运之树前,我停了下来。平和感。枝叶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
朔夜:“怎么了?哥哥……”
高村:“啊,不……没什么。”
我们又从新走了起来。‘命运’还真是夸张的名字呢……可是看见大叔毫无逊色与这个名字的身姿时,很自然就想着‘原来这样’便接受了。
朔夜:“那我走了,朔夜要加油了哦!”
略略行了个礼,朔夜向高等部走去。月读那细小的身影紧紧地跟在后面。
真白:“欢迎光临,请坐。”
高村:“失礼了……”
面对我严峻的表情,理事长的表情比平时更加凝重。我被邀请坐在沙发上,正面对着理事长的轮椅。背后的女仆小姐脸上浮现出平静的笑容。
真白:“那么,你要谈的是?”
高村:“那个……想报告些关于林间学校的事情……”
真白:“原来如此……”
高村:“本来……想来教导主任迫水老师的报告已经很详细了,是不是有些唐突……”
真白:“不,听取老师们的意见,这本身就是我的工作和义务。请说吧。”
高村:“啊,是……”
高村:“到向营地出发位置……除了中等部的美袋混进高等部并且同行以外,没有其他问题。”
真白:“是的,关于这件事的报告我已经知道了。”
高村:“早晨,中午以及下午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那天夜里。”
理事长白嫩的五官,眼神却像大人一样深邃不可捉摸。
真白:“…………”
眼神深处似乎给人一种潜伏着什么的错觉。这让我想起了月读。她表情平静地等待着我的报告。
高村:“那晚,在湖边收到怪物袭击,和以前报告中在后山出现的家伙外形完全不一样……”
真白:“……恩。”
高村:“不过,最后……总算相安无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那种东西明明存在,为什么学校要那么做?为学生完全考虑的话,现在学校就应该立刻转移!恩,虽然很明白这么做很困难……可是,只要和警察以及其他行政部门联络的话……”
真白:“高村老师……”
高村:“玖我,美袋……她们到底是什么?理事长应该知道吧~关于hime的事情。”
真白:“知道……”
‘hime’这个词,让理事长的表情严肃起来。
高村:“那,那……到底是什么,鴇羽,玖我,美袋,她们都作为‘hime’觉醒了。”
真白:“恩……”
高村:“鴇羽召唤出巨大的龙,结果打败了怪物,虽然大家都的就了,可只有一点无法接受……虽然这一切与我没什么关系,不知道也许更好,可是一旦知道了,就无法再放下心来!”
真白:“真不愧是研究者……”
高村:“理事长”
真白:“失礼了……”
高村:“那到底,到底……这个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
厚重的开门声在房间中响起。???:“我也想知道!”???:“舞衣……我不大喜欢这里。我讨厌那家伙……”
正想着是谁这么冒冒失失的,鴇羽和美袋出现了。
舞衣:“理事长应该知道的吧?我的……那种力量……”
真白:“鴇羽……美袋……欢迎,你们两个也请坐吧!”
鴇羽坐在了我旁边。美袋……好像真的不是很喜欢理事长,欣赏起房间角落的观赏植物来。蹲在那里,很明显对树叶充满了兴趣。
真白:“那么……该从哪里说起呢……”
舞衣:“‘hime’是什么?”
果然,这个就是核心话题。到底什么是‘hime’……
真白:“所谓HiME……就是指利用叫做Element的武器和强大的Child战斗的少女。Highly-advancedMaterializingEquipment,这就是HiME。”
高村:(hime指的就是HiME吗……)
舞衣:“H、H、Highly……advanced……?”
真白:“叫做【高次物质化能力】的一种能力,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就叫做HiME。”
高次物质化能力……吗。
真白:“正像玖我的枪,鴇羽的火圈——天轮,就是那种东西。物质化的武器叫做【Element】,物质化的使魔被称为【Child】。”
高村:“原来如此……”
真白:“HiME身上会有一个红色的纹章。鴇羽,美袋,其他HiME都是这样……但是,光拥有纹章还不是真正的HiME。还必须要有一个必要条件。”
高村:“重要的……东西?”
真白:“正是,想要去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的强烈意志,与想要去保护的东西相对的坚强的意志。然后HiME就会作为HiME觉醒……”
舞衣:“就这样,让我们和那些怪物战斗吗!这就是,理事长的目的吗!?”
真白:“……是的。”
舞衣:“————!”
鴇羽的愤怒显而易见。
高村:“但,但是……没有去逼她们这么做,不是吗?刚才不是已经说过吗——”
真白:“…………”
理事长静静地把头摆向一边。
真白:“没有其他的方法,对于orphan来说,通常攻击是完全没有效果的,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击倒的。就算是,使用现代的武器。”
高村:“orphan……”
真白:“能够打倒orphan的只有HiME所持有的Element和Child的攻击……只有这样。”
舞衣:“理事长……是为了这个……才叫我来学校的吗?”
鴇羽越来越气愤。
舞衣:“因为……我是HiME候补?”
真白:“……是的。”
理事长点了点头,表情辛苦,但从那个表情中,我感觉到了强烈的意志。也许,理事长早就做好了觉悟的准备……但是……那和我们,不,和HiME没有关系……
舞衣:“那么,奖学金,全部,都是因为我是HiME才……!”
真白:“是的……”
舞衣:“…………”
肩膀一下子就耷拉下来。
舞衣:“什么嘛……请不要用这些理由来打乱我的生活……”
真白:“鴇羽……”
我也:“我不是为了……和那种怪物战斗而生存的……”
高村:“鴇羽……理事长……不管怎么说吧全部都托付给她们,是不是有点?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实在是难以接受……”
真白:“那么高村老师的意思是,让orphan自由出没,弃这种危险于不顾吗?”
高村:“不……”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
真白:“不会强求,请你们随便自由对待。其他的HiME们也一样。”
舞衣:“但是……”
真白:“不想战斗的话,就那样就可以了。自然会有想与orphan战斗的人吧……”
玖我,那边的美袋,还是正义的伙伴的……那个人。朔夜……怎么想?
真白:“就算是不想战斗,也不会被退学,或者取消奖学金。”
舞衣:“…………”
真白:“但是……要是愿意再听听我的意见的话,鴇羽同学,希望你能够战斗。”
舞衣:“…………”
真白:“也许……结局会和你想保护的那个人联系在一起。”
舞衣:“————!!”
真白:“鴇羽同学……”
舞衣:“……不想说没办法什么的,能够做的事却不去做,这只会让我感到懦弱……再说,到最后还是会联系到重要的东西上来……所以,我选择战斗。”
这种时候,按照鴇羽率直的性格会这么说吧。
舞衣:“恩?怎么,老师?表情很严肃哦。讨厌啦,连老师都愁云密布,我们该怎么办。”
高村:“那样好吗……鴇羽?”
舞衣:“哎?什么?……因为!……到今天为止,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一直是在战斗……”
高村:“鴇羽?”
舞衣:“我会去做的!只有我们才做的到的话,不去做……这样只会伤害到大家,这样我接受不了。”
真白:“鴇羽同学……”
舞衣:“命?”
命:“恩?怎么了舞衣?”
把视线从叶片上的瓢虫那里转移到这边,美袋站了起来。
舞衣:“命,知道HiME的事吗?知道HiME……与orphan战斗……那么要战斗吗?”
命:“我有战斗的能力,所以我要战斗。我有必须保护的东西,所以要去保护,仅此而已。碍事的家伙必须清理掉。”
舞衣:“可是……被打败的话,也许会死……会失去重要的东西也说不定。啊”
命:“只要不被打败就好。”
舞衣:“…………”
高村:“乐天的家伙……”
舞衣:“是嘛,可是就是羡慕她的这份乐天。”
真白:“高村老师。”
高村:“是。”
再次和理事长的视线撞在一起。
真白:“很抱歉,有些事不能对你说,果然,有些事能不知道就不要去知道最好。”
高村:“是嘛……”
真白:“但是,无论何时,做出决定的事有HiME本人……无论何时。”
在这一瞬间理事长注视着我,目光就像穿透了我,投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真白:“这些您可以接受吗?”
高村:“啊,是,使得……失礼了。突然打扰您。”
真白:“要是被突然卷进那种是里面,谁都会混乱。”
舞衣:“哈……我只要努力过好每一天及iuhaoweile保护重要的东西,必要的话我会战斗!”
命:“我也是!”
当事人是这么想的话……也许就这样也不坏。也许我没必要那么苦恼,也说不定?
舞衣:“那么命,走吧。”
命:“恩,舞衣,要问的都问了?”
舞衣:“哈……你明明也是关系者的。”
命:“……?”
舞衣:“算了,就这样吧,走吧。”
命:“恩!”
舞衣:“那么,老师,我们先告辞了。”
高村:“啊,哦。”
房间里只剩下理事长和我两个人。正确的说,应该还包括像影子一样站在理事长背后的女仆小姐。
高村:“那么……我也告辞了。”
真白:“是的……莫名其妙的让老师和HiME,orphan车上关系,请你尽量不要太在意……”
高村:“知道了……还有一件事想问下。”
真白:“……什么?”
高村:“这种事情……是否已经流传了几百,几千年了?”
真白:“…………”
理事长静静地闭上眼睛,好像在考虑着什么。换句话说,我就是想确认下媛传说是否真的从古传到今。理事长的话应该是知道的……
真白:“是啊……正如梭梭,这一切都是从古流传下来的……”
高村:“果然……”
真白:“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对不起我不大舒服……”
高村:“占用您宝贵的时间,实在是对不起,我还有课要上,那么就此告辞了。”
真白:“辛苦了……”
总觉得从理事长古色古香的住宅刚一出来,停顿的时间就再次运行起来,大概是错觉吧。鴇羽,玖我,美袋,碧老师,奈绪以及朔夜。到底还有多少HiME存在啊。对orphan而存在的……HiME。而且,是从古至今的战斗……是这样吗。想起在神社看见的那幅画。手持武器的巫女与怪物。还有那颗红色的星星是什么????:“用不着摆出一副那样困惑的表情吧?老~师~!”
这个声音是。还是和以往一样看见了树上的凪。
凪:“打倒袭击人类的怪物,维护正义!这不是很好吗?真~帅啊~看看,小碧不就是这么想的吗?”
高村:“啊,啊啊……”
凪到底知道多少?
高村:“凪,你是HiME?你什么都知道吗?”
凪:“我?HiME?没有的事,老师,我不是什么HiME。”
就好象,和他完全没有关系,说别人的事一样。
凪:“算了,没什么不好,小真白不是说了吗?HiME是为了与orphan战斗而存在的。”
高村:“啊,确实说了。”
凪:“那么就不要考虑那么多,满怀正义感,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吗?——现在这个时候……”
沉闷的钟声在校园里响起。
凪:“哎呀……开始上课了。”
凪‘嗖’地从树上跳下来,轻巧地落在地上,然后向中等部方向走去。
凪:“再见了,老师!”
高村:“…………”
高村:(那家伙,真的是要去上课吗?)
(7月13日午休)
深优:“老师……”
我来到水晶宫的前面,在喧闹的学生中发现了深优的身影。
深优:“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高村:“看上去是这样么?”
深优:“是的,不管怎么看都有点问题”
说不定是这样。因为我听到了那样的话。
深优:“……如果不行的话不如请一下假吧?”
高村:“我没事的”
我装起糊涂来。
深优:“说起来,除了老师以外鴇羽同学她们的样子也很奇怪,发生什么事了吗?”
高村:“没,没什么啊,什么事都没有”
深优:“…………是嘛……”
一边点头一边看着我的深优的表情却没有释然,是因为看穿了我在说谎的缘故吧……我是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人,学生时代的同学就曾经说过,我是那种说了谎就会慌张起来的类型。虽说如此,但是——不仅仅有害兽和猛兽般吵闹的名叫‘orphan’的怪物,还有与之相抗衡的HiME的存在……我的头脑又混乱起来了。如果——如果这些事实让深优或其他学生知道了会怎么样呢?或者,深优也会像鴇羽和玖我她们一样觉醒成为HiME的吗?理事长口中的不用留神的事情,当真是不得不留神的事情啊。
深优:“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
深优用不可思议的神情望着我。自然而然地两双眼睛的视线重合。
深优:“…………?”
高村:“哎?啊,没,没什么”
我又不自觉地凝视着深优。我慌忙把视线移开。
高村:“那,那个啦,深优……”
深优:“是”
高村:“深优啦,HiME……”
深优:“HiME?”
高村:“不,不是……这片土地上流传下来的媛传说,你有留意过吗?”
深优:“不,我没特别去想过,因为那是老师的工作”
高村:“是,是啊,是那样子”
深优:“那个……我对于那个什么都不知道,总之,我想那事没出差错就是最好的了。日影都晒到腰上来了,不如去休息一下吧?”
高村:“好的,那我就去休息了……”
我遵从深优的建议走向休息室。
深优:“请保重身体……”
高村:(结束了下午的课,慢慢回到准备室整理一下东西就回去吧。)
准备室所处的中央楼,因为基本上没有学生出入,所以非常安静。但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啊。这里应该有学生——才对啊。前面看见几个高等部的学生。
高村:“喂,那边的同学!”
对于我的声音,那个学生基本上没什么反映。衣服没精打采的样子。呆呆地转过头,那是玖我。
夏树:“什么啊……是你啊……”
高村:“恩?怎么了?脸很红啊。”
夏树:“没,没什么……刚刚和orphan战斗过,有点累而已。”
高村:“出,出学校了!?”
夏树:“静留她有求于我,这是不能推托的,再说我自己还有仇得报……”
高村:“……仇?”
夏树:“所有一切都被抹杀了……可恶。……!为,为什么我必须得跟你说这个!”
高村:“什,什么啊……脸这么恶红,不会是又生气了吧?”
夏树:“生,生气了!不,算了……没,没什么……比起这个来!”
高村:“啊,哦……”
以莫名的气势反过来问我。
夏树:“舞衣到底在想什么!”
高村:“鴇羽?为什么提到鴇羽?”
夏树:“HiME的事,为了那么简单的事情成为HiME……只能说太幼稚了。”
高村:“是嘛?今早和理事长谈了一下,本人既然那么决定,我们也就无可奈何了……虽说我还是有点怀疑……”
夏树:“这就是优质……说真的她现在就应该离开这个学校。真白所说的话,并不值得相信。”
高村:“理事长吗?”
夏树:“真白和【一番地】没什么关系?就算她不大像是【一番地】的人,但不可信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为了和orphan战斗?真要有这种想法把军队什么的直接调来不就行了。一定有什么目的,为此而利用我们……”
高村:“是,那样吗?”
夏树:“【一番地】就是这么想的……该死的【一番地】!”
一番地……以前曾听过玖我和藤乃的会话。
静留:“冷静下好吗?对手可是【一番地】的人”
夏树:“对手是不是【一番地】都没关系。他们身上有母亲的血海深仇!我就是为了复仇才活到现在。”
高村:“母……仇……”
夏树:“你,你这家伙!那时候果然在那里!”
完了,不小心说漏了嘴。
夏树:“哼,算了……只不过,不要妨碍我,否则……”
对着我的鼻尖举起了枪。
高村:“哇,知,知道了……”
夏树:“好的……”
夏树:“我……为了妈妈……必须得战斗,必须得想【一番地】复仇!不应该那么轻易地就成为HiME的。舞衣根本就不知道所赌上的东西的大小……”
轻声细语着的玖我的表情,流露出些许伤感和悲痛……是因为,没能够阻止鴇羽而感到懊悔吗?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高村:“你心很软呢……”
夏树:“————!!没,没有的事!!我走了。”
高村:“哎?去哪儿?”
夏树:“学生会。”
高村:“你现在还有课吧……”
夏树:“不是做那个的时候。”
高村:“喂喂!”
那是做什么的时候?上课难道不是学生的本分吗……
夏树:“我刚刚说的,你想向真白问明真意也是没用的,别去问了。”
高村:“大概……是那样吧……”
夏树:“没有情报的人,就要向有情报的人请教了,记住,情报就是力量。”
高村:“…………”
确实,正如玖我所说的……就在这时,后面中央栋的门开了。风吹了进来。然后————!!呼!!
夏树:“…………”
玖我满脸通红的捂住裙子。脸都快红到耳根了。
高村:“哈……我并不是真的想去看你的内裤的——”
夏树:“闭,闭嘴!!”
满脸通红的夏树从我面前离开。奇怪地,谨慎地……
进入准备室,想起与玖我的对话。向一番地复仇。理事长……情报增加了……可是,却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我不得不感觉到,中间的拼图还有很大一块空白。
(7月13日放课后)
高村:“哈……”
为了调查而来的我走进了后山,思索着停下来了脚步。过去所发生的事情,虽然都经过深思熟虑,但却从来没实际调查过。目前为止,计划中要调查的地方却还没到一半。天河教授如果看到这些地方也会大吃一惊吧。神社里装饰用的画,然后还有这个洞窟的壁画……除了这两个大发现以外,都是些小发现而已。但是现在怎么也进行不下去了……我没心情了。
高村:“…………回去吧”
我巡视了一下,转身走向山脚。
深优在山脚等我。
深优:“欢迎回来”
高村:“哎?你等着我的呀……”
深优:“是的,因为考虑到老师的安全,父亲是这样说的”
高村:“谢谢啊”
虽说是假的身份,但要学生担心的老师也太逊了吧……我这样想。
高村:“但是,比起关心我的事情,去看看小爱丽莎不是更好吗?”
深优:“说起这事……”
深优难得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爱丽莎:“实际上我也来了哟~”
高村:“哎?小爱丽莎……”
看来小爱丽莎一直站在深优后面等着我。
爱丽莎:“大哥哥,精神吗?见到我开心吗?”
高村:“当然开心了”
我抚摸着小爱丽莎的头。
爱丽莎:“对吧?”
小公主殿下微笑着,‘恩恩’地点着头,这个样子真的非常可爱啊。
高村:“临海学校玩的开心吗?”
爱丽莎:“恩好开心哦!如果大哥哥也在就好了……”
高村:“啊哈哈,对不起哦,不能一起去”
爱丽莎:“林~冈~学~校~怎么样?”
高村:“不是林冈学校,是林间学校。林·间·学校”
爱丽莎:“民·间·学校?”
高村:“林间学校”
爱丽莎:“民间学校!”
高村:“…………”
爱丽莎:“民间学校的时候,大哥哥和深优有亲密接触吗?”
深优:“亲密的接触……也就是说,物理性的接触吗?”
深优插嘴说。
爱丽莎:“真是的,深优不要说话啦”
深优:“是,我知道了”
爱丽莎:“真是的,亲密接触就是亲密的接触嘛,对吧?大哥哥”
高村:“这个问题嘛,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过啦”
如果这里所说的事情不包括orphan的出场与HiME的觉醒这些事的话。再加上,迦具土……月读……
爱丽莎:“呵,太好啦”
高村:“不要再说了,回去吧,不把小爱丽莎送回去的话,财团的人可是会担心的哦”
深优:“说的也是,回去吧”
爱丽莎:“哎~才不要回去~!我要登山!”
高村:“好啦好啦,不要这样说啦,快点回去吧,我也陪你们走一段吧”
爱丽莎:“真的?”
高村:“恩,真的啦”
爱丽莎:“真的是真的?”
高村:“真的是真的”
爱丽莎:“那么回去啦!”
小爱丽莎笑着牵起我的手走了。我看着深优。
深优:“呵呵……”
和我互视着,深优展现着她在林间学校我所没有见过的笑容。果然对于深优来说,小爱丽莎是必要的存在。她是她守护的对象,也就是说,她是她所生存的意义。她是她生存的意义说不定是一件好事,但是,当这个以来对象消失了以后该怎么办呢?我对于这事究竟是好还是坏,一点都不知道。
爱丽莎:“好啦,深优也回去吧”
深优:“是的,爱丽莎大小姐”
深优握起小爱丽莎的右手。我们三个人就像一家三口一样,并排走回学校。
朔夜:“我吃好了!”
端起嵯峨野先生泡的茶,好久没有这么悠闲地吃回饭了。
高村:“哈……好平静……”
朔夜:“怎么了,哥哥?说话口气……像个老头一样~”
高村:“这是没办法的啊,因为真的很平静啊。”
说着我呷了口茶。
朔夜:“哈……对粉丝绝对保密的神态呢。”
高村:“粉丝?什么粉丝?”
朔夜:“哥哥的粉丝啊~因为表面看上去很酷啊~”
高村:“表面看上去……什么表面看上去。”
朔夜:“那副教授古文的考古学家爱好者的模样,偶然说上几句有关的话,如果再去掉刚才那种老头子一样的口气的话……粉丝数量会变成3倍呢。”
高村:“…………那样的话,我岂不是没了8成话了。”
朔夜:“也许是吧~”
哈……朔夜叹了口气。明明……就是没有特别意思和意义的谈话,为什么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
月读:“喵~?”
月读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仰望着我的脸。好像在问‘你在苦恼什么啊’。
高村:“这家伙,又做出一副惹人怜爱的表情。”
温柔地抚摸着月读的头。
月读:“喵~”
发出一种享受的叫声。
朔夜:“恩恩~!”
朔夜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朔夜:“今天累死了……”
高村:“哎?累?发生了什么吗?”
朔夜:“哎?哎,嘿嘿嘿……没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不能对哥哥说。”
高村:“搞什么啊。”
朔夜:“我,我要去洗澡了。”
满脸通红地向浴室方向逃去。月读仰着脖子紧紧地跟在后面。
月读:“喵~!”
高村:“你这家伙到底是公还是母啊?月读可是男神……恩,公的话就不能和女孩子一起入浴了——”
————咔
高村:“啊,好痛……你这家伙。”
月读扭过身子对着我的手腕咬了一口,然后又继续向浴室跑去。
高村:“…………啊哈哈……”
朔夜之后轮到我洗澡,用浴巾冷却火烧一样的身体,考虑着什么。自那以后,至少我是再没看见月读变大的样子。今天一整天过的很平静。甚至被人用枪指着鼻子我也仍然感觉平静,大概是平静这个词在我的脑袋里的定义已经变了吧……HiME……在战斗着的HiME。为何而战?因为orphan。因为保护重要的东西。能够战斗的话……怎么都觉得不大对劲……
夏树:“为了与orphan战斗?哼,真那样想的话直接把军队什么的调来不就解决了吗?一定有什么目的,然后为这个目的利用我们……”
在学校与玖我的对话。可是,要是那样,到底是什么样的计划呢?除了从orphan手里保护学校,到底还有什么理由让她们去战斗呢?那种力量到底是?战斗……杀戮……总感觉还有什么牵挂。
高村:“再就是,媛传说。”
我到底是为什么到这里来的。战斗的女孩子,纹章,怪物。我周围的现状,HiME和各种符号都说明一件事情。不可能……是偶然。但这些奇妙共同点到底牵连着什么还不清楚。媛传说中所描述的战巫女,指的就是玖我,鴇羽那样的HiME,这点是肯定的。还有图中所描绘的众多的怪物。那应该指的就是orphan了,也有可能是Child。把传说与现实同化的想法差不多该停止了……而且……也没有确切证据,再就是这些相同点的意思还是不大清楚。——红色的凶星。指的就是时而闪烁在月亮旁边的那颗星星吗?感觉鴇羽,朔夜的言行好像是那样,虽然没有确切的记忆。
高村:“现在还不知道那颗星星的正体……不,等下……”
我急忙站了起来,在堆积如山的资料中搜索着。
高村:“不行,资料太多了。啊,对了。”
电脑!插好笔记本的电源。
高村:“记得,好想爱你更简单地把资料目录分了类的。”
今天突然放不下的心事……资料的详细及分布……电脑启动,我参照了下自己整理的资料。基本上都还没来得及看,教授收集的资料,连是什么时候整理的都说不清了。
高村:“小事先放一边……这是……”
重新有年代序整理的一遍。
高村:(相当不错呢……)
盯着屏幕上的数值惊叹着。
宝永,应永,永长,天应……整齐排列的各个年代的资料夹。切换成公历纪年。1707,1394,1096,781……之间的差,基本都在300年左右。
高村:“这……这难道有什么联系吗?”
这些数字……最近的宝永四年到现在距离多少年了?————倒吸了口冷气。以前只觉得是巧合的,并没有和现实挂钩,但越来越觉得开始与现实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
高村:“喂喂,不会吧……”
但几乎,约以三百年为周期,怪物出现,巫女们与之战斗……只知道这个。后山看到的壁画,那条龙的壁画,感觉非常像是鴇羽的Child迦具土。但是,没有证据……关于星星也知之甚少。还有壁画曾刻画有两把剑。……那却并不是刀。
高村:“果然,还有没找到的碎块。”
没找到的碎块,连接事情关键的碎块。在那之中应该存在着什么……虽然教授的资料还没看完,但今天已经知道三百年这个关键词了,这就够了。关机,缩回被窝。我是现实活生生的人,还有明天。工作,研究,教师,哪方面都不能掉以轻心。满足于小小的进步,我决定先睡觉。卧榻边缘风铃清脆的声音,就好象催眠术一样,引诱我前往梦之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