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14日 木
  6. 繁体版

7月14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14日木
走过门前的小路,踏上直通学校的大路。朔夜满脸的不满,月读就在她旁边迈着可爱的步子。
朔夜:“唔~……结果在那以后就再没叫哥哥起床了。”
高村:“你的修行还不够啦。”
朔夜:“嘿~……我会加油的……”???:“朔夜也在修行吗?”
朔夜:“哎?”
不知道什么时候美袋出现了,还是背着那把大刀弥勒。
高村:“美袋!?还在这儿干什么呢,女生宿舍在学校反面啦。”
命:“干掉了只orphan,一只很弱的家伙。”
高村:“一大早精神真好……”
命:“恩,我精神是很好,很有趣,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高村:“原来是因为干掉了只orphan才那么高兴啊?”
命:“不对,只不过是那家伙出现在我面前顺手干掉它,和乐趣没关系。”
高村:“那,为什么高兴?”
命:“碰见黎人了,他亲切地对我说‘早上好’”
高村:“恩……接着?”
命:“恩?高兴啊。”
朔夜:“就因为神崎前辈一句‘早上好’?”
命:“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朔夜:“恩,该怎么说呢……只不过是普通的招呼啦……”
命:“朔夜要是被恭司说‘早上好’,难道不高兴吗?”
朔夜:“哎?哥,哥哥?”
命:“对。”
‘恩’的一声,美袋用力的点了点头。
朔夜:“那,也许吧……”
高村:“只,只不过是一句‘早上好’而已!?”
朔夜:“恩……”
命:“我也一样,黎人的一句‘早上好’就能让我很高兴了。”
高村:“恩……”
原来如此,搜寻哥哥的美袋,一定在神崎身上看见了哥哥的影子……
命:“黎人很温柔,刚才还表扬我有活力。黎人是好人……”
说的好像神崎要是她真哥哥都可以似的。到现在总是‘恭司恭司’的接近我,现在感觉好像是得了个妹妹一样。神崎那家伙也是,居然都空闲到和美袋这种家伙打招呼了。
朔夜:“哥哥?”
高村:“恩?哦?怎么了?”
朔夜:“感觉,看到命在谈论神崎前辈时候的样子,你感觉是不是有点吃醋。那样的表情。”
高村:“笨,笨蛋,没那种事。”
朔夜:“你慌什么~更加可疑了~”
朔夜那家伙真敏锐。
朔夜:“真是没办法。”
还取消别人,吃醋的是你把……
命:“呐,恭司?”
高村:“怎么?”
我与朔夜平静而又无形的战阵被美袋平稳的声音打破。
命:“恭司,有烧饼吗?我也想要一个。”
高村:“哈?烧,烧饼?”
命:“刚才朔夜说了,恭司有烧饼,我也想吃。”
朔夜:“噗,咯咯咯咯”
高村:“吃醋的事吗……”(译注:烧饼和吃醋谐音)
命:“对,烧饼,美味的烧饼。”
朔夜:“哈哈哈哈哈哈。”
命:“朔夜,笑什么?有什么不对吗?”
高村:“真是的,美袋,这个‘烧饼’和你想象的烧饼不一样啦。”
命:“恩?”
接着,我和朔夜开始了对这个所谓的烧饼,开始了没完没了的说明。看来‘禁止恋爱’这条校规对现在的美袋是毫无意义了……当然,想让美袋段时间明白那个然后去学校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高村:“好的,那么,今天的课我想就到此结束吧。值日生。”
上午的课上完了,我走出教室。从教师走到准备室的路并不仅仅只有一条。不用说,最短的路径当然就是直接穿过校舍,然而稍微兜远一点,去呼吸下新鲜空气也挺不错的。特别是,在正在上课中的学校悠闲地散步是老师的特权。但是,我在前方发现了若无其事地侵害这一权利的不良学生。连一分羞愧的样子也没有,就这样堂堂正正地走着。
高村:“那家伙不说教一下是不行的……真是的。喂,玖我”
我喝停前面的权利侵害者。
夏树:“恩?什么嘛,是你呀……”
她转向这边,发出郁闷的声音。
高村:“怎么了你……现在才来学校么?”
夏树:“是啊,怎么了?”
高村:“怎么了?怎么个鬼压!你没想到你已经迟到了么?搞不好你还是坐摩托车上学的呢”
玖我的手指尖转着钥匙圈,上面穿着意大利制的摩托车钥匙。
夏树:“这不关你的事吧。又没有给谁添上麻烦,不要再因为这些小事叫停我了”
玖我这样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高村:“喂,喂,等等,老师的话可要从头听到尾”
夏树:“哼……说起来你也是个老师呀”
说的太过分了,这话隐含的意思是……
高村:“总而言之,迟到也好,坐摩托车上学也好,都不要做了。上课的时候还堂堂正正地在校园里走动呢”
夏树:“真是的……被个麻烦的家伙给捉住了……”
高村:“你说什么?”
夏树:“没,没什么……我知错了,可以走了吧?”
高村:“啊,可以了……”
夏树:“话说在前面,我可不是来这里读书的,也不是来这里结交朋友的。”
高村:“喂喂……”
夏树:“你知道了吧?我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玖我为何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报仇。这话让我突然感到胸口疼起来。
夏树:“大致上,说道校规的话,你也不是很注重吧”
高村:“什么意思?”
夏树:“再说一次,这里是‘禁止恋爱’的,让你再想起来。最近你都忘了吗?”
高村:“没,没有这回事……”
夏树:“那样就好,不要再妨碍我啦”
高村:“好,好的……”
夏树:“那就这样子,下一节课很快要开始了,我要快点去做准备了。你丫,不是那种到了准备的时候才急急忙忙跑去上课的类型吧?”
高村:“哎……为什么你会知道……”
夏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带着稍稍愉悦的语调,玖我向高中部的校舍走去。
高村:(她会去上之后的课吧…………)
话说回来,这一番说教究竟谁是学生谁是老师呀……那家伙头脑真好啊……成绩经常拿全班第一,运动能力也没得说。对老师来讲是个最难对付的对手啊……算了……准备一下下一节课的内容吧……
(7月14日午休)
午休的时候——学生们做着各随己愿的活动。有吃完饭的人,到别的教室去的人,拿着球去操场的人。看见这些让我想起了高中时代的事情。说起我的高中时代的话……
高村:“恩……好像说不上是个怎么好的学生……”
一旦当上了老师以后,就会开始知道以前干了多么愚蠢的事……什么跟什么嘛?
高村:“?”
我环视教室,发现深优就在窗边。
高村:“在干什么呢?”
深优好像正透过窗户看着操场的样子。
深优:“啊,老师……您好”
高村:“看到什么啦?”
我头伸出窗,往深优看见的方向望去。但是,只看到外面有一班在充分享受午休时间的学生的身影而已。
高村:“什么也没有啊?”
深优:“我在看着风华学园的学生”
高村:“Human—watching?”
深优:“虽然也可以这样说……”
高村:“?”
深优:“我想记住全校学生的脸,就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地观察起来了”
高村:“哎,哎哎……”
这个女孩,又做起奇怪的事来了……
深优:“那里走着的人,是同班的日暮茜同学,边上走着的是仓内和也同学……”
高村:“你看得到?”
我眯起眼睛。的确我能看到的是一个男学生和一个女学生并排走着,却不能凭借这样的距离来判断对方的身份。
深优:“因为我眼睛很好……”
高村:“虽说我的眼睛的确不怎么好……因此也带上了眼镜……但是就算眼睛再怎么好,在那样的距离也不可能分辨出那么小的人是谁把?而且深优你不也带着眼镜么?”
深优:“眼镜也不一定是为了矫正视力才存在的”
高村:“哎?装饰!?”
但是深优没有理会我的问题,继续说着那对小小的男女的身影。
深优:“的确那是很小,但我看到他们走路的习惯马上就认出他们来了”
高村:“习惯啊……”
我更加凝神注视着。但是,我无论怎么看那两人的走法,都认不出来。刚刚深优也说了,这样看也很难分辨出是日暮和仓内。
深优:“那两个人,关系真好啊……”
高村:“是吗?”
试着装下糊涂吧……
深优:“至少在我看来,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
高村:“呵……”
深优:“什么?”
高村:“不,我只是对深优也会注意到那个有点感触而已”
深优:“那个……是什么?”
高村:“啊,就是说,谁和谁的关系好啊,那些关于恋爱的事情……”
深优:“是因为情报没有贵贱之分吧”
高村:“贵,贵贱?”
深优:“我分不清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的情报是否有用,就是这样子”
即使如此,在这禁止恋爱的风华学园中,就算掌握了学生之间恋爱的情报又有什么用呢?我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较好吧。我又看着那两个被认为是日暮和仓内的学生。男学生在逃跑,然后女学生在追他……吗?看样子是在因什么而打闹着。
高村:“真是令人欣慰的情景啊……”
深优:“是啊,令人羡慕极了”
高村:“哈?你怎么啦?今天的深优,说的话都不像平时的口气……”
怎么说深优也是到了这种年纪的女孩子啊。
深优:“强烈的思念就是力量,父亲也是这样说的,所以我羡慕那两个人……”
呵,葛丽亚神甫出人意外的像个诗人呢。我脱口而出我心里所想的。
高村:“深优所想的那样那个的人最终一定会出现的啦”
深优:“希望是这样……”
我再一次凝视着那两个人。但不管看几次,那究竟是日暮和仓内,还是别的学生,我还是分辨不出来。但是,那两个人看起来很幸福。
碧:“辛苦你~了……”
下午第一节课结束后,碧老师回到了准备室。
迫水:“辛苦你了,杉浦老师”
碧:“谢谢~啊~好饿啊,冰箱里有些什么~……”
在冰箱哪里传来搜索食物的声音。突然室内传来手机的响声。
高村:“啊,是我的……是谁打来的呢……”
碧:“这手机铃声真好听呢……”
我连忙从口袋里搜索这,吧手机给拿出来。
高村:“喂喂”
睦美:“喂喂,高村君?是我,九条”
高村:“啊,请你稍等一下”
说着,我把手按着话筒,走到准备室外面,移动到一个没人的角落。
高村:“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睦美:“不,没关系”
高村:“怎么啦?今天好像还不是定期报告的日子啊……”
睦美:“恩,说的对,虽然很抱歉,但还是请你来一下这边,能麻烦你一下吗?现在很忙吗?”
高村:“不,没关系,那么我现在就去了”
睦美:“拜托了”
睦美:“给你添麻烦了”
高村:“不,没什么麻烦的。”
忏悔室里依旧狭窄阴暗。我能看见的依旧只有九条小姐的嘴角。
睦美:“那么,关于林间学校以来的事情,麻烦你说一下”
高村:“有很多的话要说,首先之前所说的‘hime’,正确的读法应该是‘HiME’才对。”
我将理事长所说的事向九条小姐叙述。当听到难以相信的高次物质化能力的时候,九条小姐只是静静地点着头。
睦美:“原来如此,很多事情都能解释清楚了……”
虽说很多事情都能解释了,为什么你没有仰天长叹呢……
高村:“那,那个……对了,接着以前的报告,新的HiME出现了”
我顺着一系列事件向她报告。林间学校的事,夜里鴇羽觉醒为HiME的事。在理事长那里所听说的HiME的事情也有所变化,然后,还有在那里的谈话。只有朔夜的事没有说出来,不知为何,我为此而踌躇。对于其他人的状况我也详细报告了。
睦美:“鴇羽舞衣同学觉醒为HiME的时候,将Child成为‘迦具土’吧?”
高村:“是的不错”
舞衣:“迦具土!!守护大家,打倒那家伙!”
迦具土……火之迦具土神?无论怎么说,它也太活跃了。
睦美:“然后,关于为了觉醒成为HiME,必须得赌上重要的东西这件事。”
高村:“哎?啊,是的,是这样子”
凪:“那么,怎么办?你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就能将它赌上去?将最重要的东西给……”
舞衣:“我能的!就算是我的命也在所不惜。让你看到我拼命守护的样子!赌上去吧!”
把命给赌上去……为了和orphan们战斗……
睦美:“是理事长先生报告了上面所说的事吧?”
高村:“使得,就在林间学校回来的第二天。”
睦美:“理事长先生就在那里将HiME的事给叙述的吧”
高村:“是的,成为HiME的条件,以及其存在的意义”
真白:“HiME……就是拿着被称为Element的武器,与有着强大力量的Child一起战斗的存在,Highly-advancedMaterializingEquipment。那就是HiME。这就是被称为高次物质化能力的能力,我们将持有这种能力的人成为HiME。列入玖我同学所拿的枪,鴇羽同学所召唤出来的火之轮——天轮之类的,物质化的武器是【Element】,物质化的使魔就熬做【Child】。HiME的身上,会出现赤红色的纹章,鴇羽同学,美袋同学,其他人也有……但是,仅仅有纹章是不能成为HiME的,尽管这是前提条件之一,仅仅只有那个是不行的。不错,要有强烈的守护自己重要的东西的信念,为此要有赌上这东西也无怨无悔的坚强的意志,那样的话,HiME就能觉醒成为真正的HiME了……”
达成所有条件后,就能成为真正的HiME。赌上重要的东西……赌上这一词语,具体上究竟是如何做的呢?输了的话就要死……是这样的意思吗?
真白:“没有别的办法了,orphan的话,用通常攻击是无效的,是不容易打倒的。那么,高村老师希望将orphan自由触摸,弃这种危险于不顾吗?”
为了与orphan战斗。HiME就是为此而存在的。但是……
夏树:“基本上,真白所说的根本毫无信用可言。真白的话,与【一番地】毫无关系吗?【一番地】的人,尽管看上去没什么,关于‘没有信用’这一点,则是不会变的。为了与orphan战斗?哈,那样的话吧军队调来不就解决了。他们肯定是有目的的,为此而利用我们……【一番地】就是这样想的……可恶【一番地】!”
玖我有这样说过。我将这番话转述给九条小姐,这时才初次见到九条小姐的嘴角微微有些变动。
夏树:“原来如此……玖我同学是这么想的……”
高村:“是的,那孩子知道各种各样的事,但似乎不大想与别人交流沟通……还有,以前她就对那个组织【一番地】恨之入骨,虽然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玖我的母亲的事……虽然这事有向我提到过,然而她含糊其辞。关于她母亲的事,我想她是认为母亲是最神圣的事情吧……
睦美:“是嘛……那么,以后留一下玖我同学的事,说不定会比较好呢”
高村:“接着,关于媛传说的事……”
我将以300年为周期出现的媛传说相关史料,以及与现状相一致的我的意见陈述出来。
睦美:“与阿来如此,确实与现实的联系也很多啊……”
高村:“是啊,但是,与之联系的一个关键词是什么呢,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
睦美:“原来如此……恩,是个大工程,我的确知道了各种各样的事。不愧是天河教授的第一大弟子。”
高村:“不,我什么的……教授现在在这里的话或者会说这是很容易做的……”
睦美:“…………”
高村:“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看见你啦,高村君!’那样地得意的出现在我面前”
睦美:“是呀,恩,那么,报告辛苦你了”
高村:“不,一点也不,反而我从西亚斯财团那里得到很多援助呢”
睦美:“西亚斯那里是很关系媛传说的事的。今后也敬请你详细地报告。那么,接下来预定的时间是7月16日,拜托你了”
高村:“好的,我知道了,那么失陪了”
睦美:“辛苦你了,今后我会在这里的,有什么事的话放学后请到这里找我。”
高村:“好的我知道了”
报告完毕,我简单地和葛丽亚神甫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教堂。
高村:“哈~呼~”
我举起手臂,伸伸懒腰,然后深呼吸。在那里的话连气都憋在一起了。尽管那里的确不用担心会被偷听到。毕竟学校里还没有打算发表关于HiME与orphan的事。在理事长哪里也有这种感觉,不过那也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好事吧。
高村:(话是那样说……)
九条小姐在听我报告的时候,一点吃惊的意思都没有。那毕竟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奇闻怪事啊……说起来,西亚斯财团自身也有各种各样的研究机关。那里不管是文科还是理科,只要是关于学术研究的一概投入资金。对研究者来说那是个天堂。我的报告内容,也包含在他们所知道的范围里了么……西亚斯究竟掌握了多少事实了?只是对于冷淡地听着报告的九条小姐一瞬间的嘴角变化,我对此留有深刻的印象。这个嘴角的印象……是在说什么的时候发生的,我已经忘记了。
(7月14日放课后)
深优:“下午好”
高村:“哎?深优……”
深优:“您是去调查吧?今天我也陪您一起去吧”
高村:“是吗?虽然我不大介意……”
是从财团哪里接到的命令吗?
深优:“因为周围开始不断发生引起骚乱的事件,最好还是不要放松警戒。”
高村:“骚乱的事件……”
周围一系列事件当中,西亚斯财团究竟掌握了多少情报呢?是早知道HiME和orphan的存在,还是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呢?假如他们是知道的话,那么就是在知情的情况下才决定支援我们的研究的。
高村:“……是我考虑的太多了吧”
深优:“怎么了?”
高村:“没,没什么”
我大步踏进后山。
突然深优开了口。
深优:“现在,这山里有些什么吧?”
高村:“深优是财团的人吧?不是因为掌握了深优才来护卫我的吗?”
深优:“因为我只是末端而已,详细的说明……”
高村:“恩”
深优:“说到底,把它当成一个学生的疑问来理解就好了”
高村:“虽然要说清楚山里面都有什么是很困难的……实际上,不仅学园的后山,这里的周围也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有祠堂有洞窟……有祭祀着什么的坟墓……”
深优:“有史前的不可思议的古文物存在吗?”
高村:“这话也太离谱了……”
深优:“请原谅,因为好奇的西亚斯财团上层要求我们调查这些,所以这个也被列入我们的调查对象中……”
高村:“哈哈,我以前也很喜欢这个的哦,但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过一次……”
有的话当然是很有趣的事情,但毕竟也是那么久远的东西,没有也没办法。
高村:“从江户时代数起……室町后期,平安后期,平安前期……最久远的也就是到弥生时代左右了”
这些壁画实际上就是弥生时代的产物。
深优:“是嘛”
高村:“这些时代的分布也很有趣”
实际上可以从中看到一个三百年的周期。
高村:“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在这周围的地方收集一些传说传奇之类的东西可能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呐……”
那就是实地调查有趣的地方了。
深优:“您很开心吧……”
高村:“……恩?是吗?”
深优:“老师考虑事情的时候,表情会有很快的变化,别人很容易就察觉到”
高村:“深优你呀,和小爱丽莎在一起的时候不也是一副与平时不一样的神情吗?”
深优:“有……这样的事?”
高村:“你自己没留意到而已”
深优:“是的,但是,那样的话……说不定是那样,因为我是为了爱丽莎大小姐而活的”
高村:“如果那样说的话,我也是为了史学而活的吗?”
突然周围响起了一种声音。
深优:“是……”
深优拿出手机,放在耳边。
深优:“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这就回去”
高村:“怎么了?”
深优:“是父亲打来的,因为爱丽莎大小姐的事,所以要我回去”
高村:“我也要吗?”
深优:“不,只有我而已”
高村:“是吗”
深优:“那么,我就在这里分手了”
高村:“好的,我就在这附近再散步一段时间好了,也许会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
深优:“请您不要做些勉强的事情”
高村:“啊,我知道了”
深优:“当您觉得有危险逼近的时候,无论如何请马上撤退,这一点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真理”
高村:“太夸张了吧……”
深优:“我是设身处地的帮老师考虑的,那么,我就告辞了……”
深优转过身,走上刚才走来的路……
高村:“要我小心……么……”
就算被别人提醒过,以前怪兽,也就是orphan出来的时候,我也什么办法也没有啊。比起‘有危险’,‘不要来’这些话,身为研究者就应该付出相应的气魄。就算是鴇羽,玖我,朔夜他们也是付出了他们自身的力量。究竟有些什么东西是要小心的,我真想别人教我一下。
高村:“唉~~~”
背上像被重物压过一样,我伸了个大懒腰。看看时钟,已经过了晚上零点。但是,今天一整天就一直忙着工作……
高村:“恩?是,请进”
朔夜打开门,走了进来。
朔夜:“哥哥,辛苦你了”
高村:“怎么,还没睡么?”
朔夜:“呜~才12点过一点点而已,这种程度在高中生来说完全不是应该睡觉的时间”
高村:“朔夜本来就是不能早起的人……这样的话你又要不断道歉的哦”
朔夜脸上立刻浮起了红晕。
朔夜:“与那,那个是不同的……”
高村:“怎么了,真是的……”
朔夜:“哼~这样的话就不把这东西交给你了哦?”
朔夜手上拿着茶杯。看样子像是咖啡。
高村:“哦,谢谢啊,嵯峨野先生给我倒的吧”
朔夜:“不是的,萨基刚才就去睡了,这是我亲手泡制的”
高村:“朔,朔夜亲手泡制的!?”
我想起了来到这个家后的某件事。
朔夜:“咖,咖啡没关系的啦!我只是把豆给磨了,用滤纸给滤过而已嘛”
高村:“滤纸式咖啡。黑咖啡?”
朔夜:“恩恩,就是那个”
高村:“那么就不要紧了”
朔夜:“绝~对,很好喝的哟!”
从朔夜手中接过茶杯,我喝了一口。
高村:“…………”
朔夜:“怎,怎样?”
高村:“…………恩,好喝,苦度也刚刚好,这杯通过了。”
朔夜:“呵呵~哥哥还要续杯吗?”
高村:“恩恩,我都快要睡着了”
朔夜:“啊,只有咖啡的话……似乎不大够啊”
高村:“不,没有这回事,很好喝呀”
虽然与好不好喝没关系,但我想要称赞一下朔夜今天的奋斗。
朔夜:“恩,恩。那,那个……爸爸怎样了……”
高村:“哎?教授?”
朔夜:“没,没什么,说怎样了的,除了是在挂念着他精不精神以外就没别的考虑”
高村:“朔夜……”
一直以来,她都无法不思念着教授。现在也肯定是为了和我说这个而来的。
高村:“朔夜,是时候睡觉了。谢谢你的咖啡。”
我故意提高了声音。
朔夜:“好的~那么晚安了,哥哥”
朔夜也以笑脸回应道。
高村:“晚安,朔夜”
之后我把工作做完,稍稍安心地钻进了被窝。教授……我有点担心朔夜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