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16日 土
  6. 繁体版

7月16日 土
2017-06-23 22:43:03

		

7月16日土
早晨,和朔夜如往常一样走在上学的路上。夏天的清晨,虽然由于高气压很炎热,可是心情却不错。
朔夜:“呼————困,好像睡觉……”
高村:“怎么了?今天起太早了吗?”
朔夜:“不……不是……呼——”
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却摇摇晃晃的脚下一滑,我急忙拉住她的手。
高村:“喂!你清醒些!”
朔夜:“呜喵……”
没办法了,正想只好就这样一直牵着朔夜的手的时候,眼前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光景。不自觉放开了朔夜的手。
高村:“这个时间在这个街道上,难得看到那两人在一起走啊。”
说着继续催促朔夜打起精神。
朔夜:“恩?呜喵……哇,真的,好稀奇呀!”
她似乎清醒了不少。我们很自然地追上了那两个人。
静留:“那个,不是老师吗?”
夏树:“…………”
是藤乃和玖我。
高村:“早上好,藤乃,玖我。”
朔夜:“早,早上好!藤乃前辈!小夏树也早!”
夏树:“早……”
玖我好像十分的不情愿,朔夜对玖我那种态度也露出了苦笑。
高村:“再怎么说也太难的了,玖我居然会这么早就来学校。”
夏树:“多,多管闲事!”
玖我将脸转向了一边。不知道该怎么说,但这不像是她的反应。
静留:“算了算了,老师,夏树也不是存心经常迟到的呀。对吧夏树?”
夏树:“不,不知道……”
看到玖我那个样子,藤乃好像很开心的微笑着。看来玖我对藤乃真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呢。
夏树:“总之今天是静留希望和我一起来学校,所以我才特意和她一起走路来的……”
静留:“就是这样,虽然有些难得,但是有些为难夏树了呢。”
夏树:“不,我没有抱怨你呀!”
静留:“高村老师,这点正是夏树的可爱之处呢。”
夏树:“静留!!”
玖我虽然露出既害羞又生气的表情,藤乃却完全不放在心上。我看着玖我那种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她们真是感情要好的一对呀。不知不觉间,回想起了在学生会室中听到的关于【一番地】的谈话。现在丝毫感觉不到那个时候的紧张气氛。这个就是二人的立场吧。
静留:“但是,老师,夏树可是学院里最能清除那个的人了呢,请关注她把。”
高村:“啊,啊啊……”
那个,是orphan吧。果然藤乃也知道orphan的事情呀。朔夜虽然一副那是什么的表情,可是却在为是否向藤乃和玖我询问那个感到踌躇。
静留:“学生会可真是被夏树帮了大忙呢。”
夏树:“那,那个就算了……我才是,经常受到静留的各种关照呢。”
静留:“是嘛?说起来前几天,我可借给你很重要的东西了呢。”
正说着,藤乃咯咯的笑了起来。
夏树:“笨,笨蛋!那么说的话,那个家伙还是我打倒的呢!就算为学员的安全做了点贡献吧……”
她用为妙的倔强口吻为自己解释着。
静留:“是,是,我知道了。”
一边那样说,藤乃一边继续咯咯的笑着。
早晨的班会结束,我来到了办公室。正常的话迫水老师应该在这里的,但他有事要准备,现在就剩下我和碧老师两个人。
碧:“恩,果然有些奇怪呢。”
高村:“怎么了?”
碧老师手里拿着什么资料并轻声发出恩恩的声音。
碧:“算了,这个先放放。”
她边说边讲资料展示给我,内容是媛传说里必然会出现的纹章。
碧:“恩,那个,恭司君,能让我再看一下那把铜剑吗?”
高村:“唉,哦,这个吗?”
从穿过腰带的皮袋中抽出铜剑,交道碧老师手里。
碧:“恩,如果我的说法是正确的话,在这个地方这样做的话……那个……或者在那里吗?”
突然,碧老师用手指开始摩擦我的铜剑的柄的部分。手指尖在抠着我的剑柄。
高村:“等,等一下碧老师!?你这是干什么呀!”
碧:“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高村:“这,这样做不好呀……”
碧:“啊……”
高村:“哎!?”
碧:“……”
高村:“看,你看呀!”
被古老的带子紧紧缠住的部分,因为碧老师的缘故,已经剥落的乱七八糟的了。
高村:“等,等一下!碧老师,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卷起来的带子与其说是被解开,还不如说是被撕碎了,最后成了一堆垃圾。
碧:“没事没事,没关系没关系。”
高村:“那可是我的祖传宝物呀!这一点都不好玩!”
我的语气已经开始慌乱了。
碧:“哇!!”
高村:“这,这次又想怎么样呀!?”
铜剑这次被碧老师用力挥舞着。
碧:“哼哼哼,啊,可怕,恐怖,恐怖呀!”
高村:“确实,你当我不存在一样折磨我的宝物,真的很恐怖呀。”
碧:“可怕的不是那个!”
高村:“你又在说什么呀?那么……”
碧:“那还用说吗。能让我觉得恐怖的东西,这世上只有一个呀。”
高村:“那,那是什么呀……”
什么是这个家伙害怕的东西呀……家传铜剑的诅咒吗?已经是被她弄坏了的东西了……我祖先如果真的出现的话,只好介绍到碧老师家去住了……
碧:“果然,我是天才呀!”
高村:“…………什么?”
碧:“好可怕!啊真可怕呀,我为我自己的头脑如此聪明感到恐怖。”
高村:“折算什么……”
我倒是觉得那个突然情绪高涨的碧老师恐怖的多。
碧:“哼哼哼,算了,仔细想想的话,我身为美少女的姿容真是无与伦比的恐怖呀。这世上恐怖的事情真多呀——”
高村:“…………”
碧:“…………那么,过来过来,看这里。”
说到这,碧老师吧铜剑还给了我。这里当然是,刚才被碧老师破坏的,缠有带子的部分了。
碧:“看呀,睁大眼睛用心全神贯注的去好好看呀!”
被这么说当然要好好看了。那……那淡淡的是什么……
高村:“啊,哇!?”
看到那个东西后,我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大叫。
碧:“怎么样?怎么样!不感动吗?很棒吧!?我的猜测没错吧!?”
高村:“真,真了不起……但我不能理解。”
因为十分的感动,所以我坦白的向碧老师传达了我的感受。
碧:“是吧?算了,这也是各种调查得出的必然结果了吧……”
那里绘有媛传说特有的纹章。因为被带子一直缠着所以现在仍然很清晰的保留着。
碧:“这个带子当然是新增加的东西了,保守估计是江户时代的,看来不鉴定一下是不能知道准确时间了。”
高村:“那样说的话……也是呀。”
碧:“恩,不愧是室町左右的呢……总之,铜剑制造的时代远比带子要早,这点是没有问题的。”
高村:“哦……”
我重新看了下破碎的带子。和自己这么近的东西,只因为当作家传宝物来供奉,完全应了灯下暗(灯下边是最暗的地方)的古话了。
高村:“没想到我的传家宝居然和媛传说有关系……”
碧:“比如说……这个铜剑和Element之类的有什么关联呢?”
高村:“Element?理事长说过,那是HiME所使用的武器呀。”
碧:“啊?恭司君从小真白那里听说了这些吗?”
高村:“是的,那个,曾经去理事长那里问过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碧:“恩……那么你也不算是局外人了。居然拿着这种东西……这样的话……”
高村:“怎么了?”
碧:“没,没什么。那个,也就是说这个可能是Element吧,Element和orphan都是物质化的产物,当然Child也是。超越时代而残留的Element……这种东西是绝对有可能存在的。”
高村:“那就是这个……吗?”
碧:“恩,说不定也只有这种程度了,那些应该是神器或者妖刀之类的东西吧。”
高村:“恩……这可不是。”
我将铜剑拿在手中目不转睛的看着。虽然这么说,但总希望能看出些什么特别的地方。会不会有将orphan一击必杀的那种隐秘的超级力量呢……
碧:“但是呢……”
高村:“但是?”
碧:“那把铜剑,如果从形态来推断制造时期的话——”
也就是说,是在飞鸟、奈良还要更早的古代制造的吗……
碧:“为什么到今天还若无其事的和恭司君这样悠闲的在一起,这件事我很
怀疑呢。”
高村:“怎么说?”
碧:“这样有渊源的东西,如果它隐藏着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会被闲置到今天呢?”
高村:“啊,原来如此……说的也对呢。”
确实如果它真的有那种力量的话,早就应该叫到能有作为的人的手中了吧。
高村:“恩,遗憾……”
碧:“算了算了,那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至少和媛传说有关这件事已经证据确凿了。虽然有可能是后来仿造的作品,应该说和你可能是这样,但那也是重要的研究对象呢。”
高村:“是这样吗?那么回大学的时候就要找人好好研究一下了。”
碧:“是呀,说不定天河教授也知道些什么呢。”
高村:“唉……”
教授接近媛传说到什么地步了呢?现在又在哪里呢?现在也在追逐媛传说吧?或者正在追寻其他的什么吗?
碧:“好了好了,中午了呢,今天带便当了哦,现在就开饭了。”
和碧老师说话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中午了呢。我一边将铜剑插回皮囊中,一边思考至今为止的事情。这把剑能够感受orphan、HiME和Element的反应而震动。——我不认为是仿造品。而且我再次产生了疑问。
高村:(我到底……是什么人呢?)
那一夜,和凪一起仰望红色的星星。那次的谈话。——例外。在碧老师察觉之前,我转换了心情,开始考虑午饭的事情了。
(7月16日午休)
我来到中庭的时候,看到深优正坐在长椅上。
深优:“中午好,高村老师”
高村:“哟……”
我无意识的,自然的就搭上了话,对现在的我来说,与深优的接触是最优先事项。
深优:“没事吧?我发现您的发汗量比正常的时候多了5%……”
高村:“错觉而已啦,错觉……”
深优:“我是不太可能出现错觉的,但您既然这样说的话,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高村:“就那样算了吧”
我耸了耸肩膀。
高村:“你在干什么呢?又在赏花吗?”
深优:“是的,还有就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高村:“单单做一件事情的话,效率不是更高吗?”
深优:“因为我装在了复数个知性单元,对于同时处理的事情有强化效果,效率也有所保障。可是,好不容易才放弃了对事情的并行处理,将与老师的回放放在最优先选项”
高村:“哈哈,谢谢啊……”
我不着痕迹地在深优旁边坐下。
高村:“说起来,每天都是酷热天啊……”
深优:“关于气候的话题……吗?”
高村:“恩~日本人就是喜欢用天气来切入话题的,这是什么原因呢……”
深优:“是的,这是什么原因呢?我总感到没什么实际用途”
高村:“不用去感受的,这就是沟通交流的深奥之处。深优也试着谈下去吧”
深优:“……我知道了。是的,的确是个炎热的天气,离梅雨天气的结束还有几天”
高村:“然后,真正的夏天就要到来了……”
热天尽管也有令人愉快的事,但这并不能改变热天这一事实,倒不如说,现在不如热到死人好了。请原谅我这一想法吧。不,不能有这种赌气的想法,要想更多更多开心的东西……夏天!说道夏天就有暑假。避暑的地方……
高村:“暑假的时候,找个什么地方去玩吧……”
深优:“说的也是,和爱丽莎大小姐一起找个什么地方走走……”
高村:“深优做什么都要和小爱丽莎一起呢”
深优:“因为我是为了爱丽莎大小姐而存在的”
高村:“……对啊,对不起”
深优:“您没有必要道歉”
我觉得深优不大了解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
高村:“去海边好吗?毕竟是夏天”
深优:“海水浴……吗?”
高村:“说起来,深优能下海水吗?”
深优:“没关系……为什么这样问?”
高村:“那个嘛,你看……”
我想这话被别人听见不太秒,看了看四周,尤其这番话实在不太适合被别人听到。我挨近深优,小声地说。
高村:“海水进入身体的时候,对你的机械零件没有影响吗?”
深优:“恩,人类能去的地方基本上我也能去,请不用担心……”
高村:“是吗……那么,海边也可以去了”
调查告一段落后,暑假和小爱丽莎一起去海边的话看起来也不错。
高村:“我也和小爱丽莎一起去海边玩吧”
深优:“我想大小姐也会很开心的”
这样说着,深优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张脸又与记忆中某个古人的脸重叠起来了。我抬头对着天空想着。7月的天空,在梅雨天结束的前夕,盛夏的太阳亮晶晶地闪耀着。
午休之后,下午刚刚到来,我走在静悄悄的庭院中。为了向九条小姐进行定期报告,我来到了教堂。和前天事出突然的报告不同,今天是按规定必须进行报告。但是,比起新的报告,我此行的目的主要在于探听些情报。想问九条小姐,西亚斯在考虑什么,又有什么期望。深优的事情也是我十分疑惑的……
学院内部的小教堂在下午上课的时候是十分安静的。教会周围的野花被凉爽的风吹拂着尽情的招展,来到这里我都想躺下睡个午觉了。当然,无论是作为西亚斯资助的研究员,还是身为风华学院的教员,都不允许我做这种事情。
教会里面,好像要比外面低上3度。当然,这里没有什么空调设施,但即使这样,这里也舒适凉爽。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成为学生休憩的圣地了。当然作为神甫和修女也可以长时间的享受这种特殊待遇了。
约瑟夫:“呀,高村君,来的正好,从那之后深优还是很精神吗?”
高村:“是,是的,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状况,那孩子干的很好呢。”
虽然照样是冷漠无言,一点也融不进班级中……虽然问题方向有些差距,但还是和玖我一样。
约瑟夫:“那么,那边的九条修女正等着你呢。”
于是他用手指向老地方。我走进了那个又阴暗又窄小的房间。
睦美:“辛苦你了高村君,按规矩来吧”
高村:“不,彼此彼此,今天教堂里又没有其他学生,不在这里不也可以吗?”
睦美:“……不,那可不是好主意,突然有谁会闯进来也是难以预料的呢。”
高村:“算了,你说的也是……”
总想去个能清晰看到对方脸的场所交谈,但是没办法呀……
睦美:“前天突然找你来真是抱歉,以后又发生了什么吗?”
高村:“关于媛传说的事情,现在还处于调查的阶段还说不出什么成果。”
刚才一直想将铜剑的事情报告上去,但是最后决定等事情有了确实的证据后再报告。而且那也是我的传家宝,有些忌讳呢。
睦美:“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前天也已经报告过了。今天虽然有些早,但就到此为止吧——”
高村:“那个,等一下好吗?”
睦美:“怎么了?”
高村:“有许多事情想问您一下……”
对,我很在意。到底西亚斯想知道什么,又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睦美:“如果是我能回答的问题。”
小窗口对面的九条小姐点了点头。
高村:“西亚斯到底为什么让我来调查媛传说呢?虽然这是原来教授由西亚斯出资进行的研究……那个人行踪不明的话,由身为大弟子的我来继承衣钵虽然可以理解……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教授到底研究媛传说到什么程度了,那些研究成果是不是也应该让我了解一下呢。”
我将一直憋在心底的问题全部向九条小姐提出来。
高村:“更重要的还有深优的事情,即使你们要隐瞒我也希望知道真相,因为这和小爱丽莎有关系……当然职责之外的事情不应该知道的太多,但总得让我知道些呀!而且我可是那个孩子的老师呀,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绝对不会!”
睦美:“是这样呀……我明白高村君说的事情,这样好了,就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事情吧。”
高村:“谢谢,拜托了……”
睦美:“首先,西亚斯财团从很久以前就在调查关于媛传说的事情了。虽然是这样,但是由于没有线索,更没有有才能的研究者,所以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那个传说就越来越神秘了。就在快放弃的时候得到了一个年轻人正在研究媛传说的情报。”
年轻人?说我吗?
睦美:“当时我还不是财团的人,但是也听说过这件事。年轻人的名字叫天河谕。”
高村:“啊,天河教授!?教授还是年轻人的时候……和西亚斯的关系在那么早就确定了吗?”
睦美:“就是那样,那时媛传说的研究因为没有赞助商而止步不前。如果那样下去,就会阻碍媛传说的研究者的培养,并进入恶性循环。”
原来如此,是那样呀。虽然说不上荒唐无稽,但基本没有证据的媛传说的研究会有哪个赞助商肯掏钱了?在邪马台国的位置进行特定研究的时候,赞助商们都已经失去信心了。那个邪马台国的传说本来就信不过。
睦美:“天河教授在接下来的研究中取得了重大的成果,他发现了被称为星咏之舞的仪式。”
高村:“星咏之舞?”
第一次听到,到底是什么仪式呀?
睦美:“仪式的详细内容我也不知道。但是,对了……好像涉及另外舞姬……”
高村:“舞姬?”
睦美就:“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财团中心应该已经收到了天河教授发去的报告了。”
高村:“星咏之舞……舞姬……”
那到底是什么呀。
睦美:“从那方面来说,财团现在比起媛传说的调查,更重视对HiME的调查吧。”
高村:“HiME的?”
睦美:“正是那样,那是媛传说的根源。你就是解明媛传说的重要线索,所以请你来进行HiME的调查……其实这两方面,并没有主次之分,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高村:“原来如此……”
睦美:“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我就不清楚了。”
HiME的研究调查联系着什么吗……
睦美:“还有深优,那是神甫大人的事情了。那个人是负责人,我只是局外人。虽然听说是为了当爱丽莎小姐的护卫而来,但是……”
高村:“但是?”
睦美:“正在调查关于HiME的财团,将爱丽莎大小姐送到这个学院来,一定有深层的意义……”
高村:“确实是……”
睦美:“总之呢,就在这种情况下,天河教授行踪不明了,所以你就接到了财团方面的联络。”
高村:“原来如此……”
似乎有些明白,但又不明白……即使是这样,也感觉今天九条小姐比平时话多。像是配合我的提问,但大多数话都像是主动诉说。这……是为什么?
高村:“那个,这样好吗……九条小姐?”
睦美:“怎么了?”
高村:“你和我说这么多我当然很高兴,但是,这样没关系吗?”
睦美:“啊,没关系的,只不过很长时间没有倾听的对象了,所以就正好多嘴一下吧……”
高村:“那个,我明白了,就这样吧。”
睦美:“正如刚才所讲,个人和财团合作也不是很早以前的事情,就是这几年,算得上是最近的事情了。我在那之前一直在别的组织工作。”
高村:“哎……”
睦美:“所以呢,我自己对财团怀疑的地方也很多,所以希望你能理解我……”
高村:“是那样呀,好,我明白了。”
睦美:“恐怕……财团已经得到了关于教授的行踪情报了……”
高村:“什么!?教授的行踪!?在哪里?”
睦美:“我当然不知道了,我没有证据呀,只是个人的推测罢了,但就算知道,对财团来说也不是什么怪事。”
高村:“是嘛……”
睦美:“我就知道这些了。”
高村:“西亚斯……为什么进行HiME的研究呢……”
为什么会要研究HiME到这种程度呢?
睦美:“我们推测出她们有远远超越人类的力量……”
高村:“是的,那么……”
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但是也只有这些了吧?
高村:“单纯就武力来讲,拥有她们的军队是绝对强势的……”
睦美:“是的,就是这样……”
高村:“那个,更深层次的东西我就不了解了。”
睦美:“如果我还能知道什么的话,会告诉你的,高村君也是哟,拜托了。”
高村:“知道了。”
睦美:“财团有财团的麻烦,所以才会资助你呀。”
高村:“明白了。”
睦美:“那么,以后还拜托你好好调查关于HiME的事呀,今天有点晚了,辛苦了。”
高村:“你也是呀。”
睦美:“距离下次报告,还有些时间,7月22日还请拜托你了。”
高村:“我明白了,那么我走了。”
对于HiME的调查,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九条小姐那复杂的语气。她在想什么,从那口吻中就能知道。西亚斯财团……真的单纯是想进行学术研究吗?虽然我是因为这样才被雇佣的,但为什么看不到身为当事人的教授的报告呢?一开始就没期待我吗?还有我的研究。虽然那些并不重要……但还是有些感到难过。但是,真是这样的话,那还出钱让我来研究什么呀……到底为了什么……
(7月16日放课后)
这已经是第几次踏进后山了呢?
高村:“呼……最近,没什么进展啊”
现在回到家中考察铜剑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好的效率。实际上,关于铜剑的事,除了知道是我代代相传的宝物以外,并没有更多情报了。而且找到了媛传说中的纹章……
高村:(但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科学仪器来处理这东西啊……)
高村:“不管怎样,先休息一下”
我刚弯下腰,深优就出现了。
深优:“下午好”
高村:“哟”
这么大一座山,还能这么准确地找到我的位置。那是因为她是人型机器人,那样手来,这是一件很容易办的事。
深优:“还在调查吗?”
高村:“啊……不过,现在休息中”
神社的画与壁画都没有什么重大的发现……不过,我脑海里浮现出前晚在家里对资料的整理与考察的情景。
深优:“是吗,那么请喝点东西”
深优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水筒,倒给我一点已经冷掉的茶。
高村:“啊,谢谢”
我把深优给我的冷茶一口气喝光。
高村:“啊,复活了……谢谢,深优”
深优:“恩”
我发现深优正在东张西望地看着周围的动静。
高村:“怎么啦?”
深优:“不,我在想这样来调查,对于财团来说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高村:“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对我能进行研究还是很开心的”
深优:“是嘛……”
高村:“快点到达天河教授那种大人的境地就好了……”
深优:“天河教授?那位是高村老师您的恩师吧?”
高村:“啊,是的,你听说过他吗?天河谕,他也是研究媛传说的人”
因为教授在西亚斯财团也很有名气,深优说不定知道他。但是深优摇了摇头。
深优:“不,我的DATEBASE里没有登录他的资料”
高村:“是吗,可惜啊……”
深优:“怎么了?”
高村:“教授失踪了,因为他与财团有关系,所以我想深优或许会知道什么”
深优:“是吗……不能帮上忙实在抱歉”
果然就像九条小姐所说,财团内部的人也不是同心同力的。
深优:“话说回来,您要继续调查下去吗?”
高村:“哎?啊,恩,今天我想就这样算了,难为你来到这里了,不好意思”
深优:“不,这样就回去了吗?”
高村:“不,还是在这里悠闲地过一阵子吧”
深优:“那么的话,能够讲解一下今天的课吗?”
高村:“哎?复习?”
深优:“恩,就是这样,老师的话既有逻辑趣味又深,怎么听也不会厌倦”
高村:“是吗?不要帮我戴高帽了”
深优:“……戴高帽,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嘛……
高村:“算了,什么也没有,忘了吧”
深优:“好的”
高村:“那么,讲课开始了,你就要专心地听啦,不用记笔记吗?”
深优:“没有这个必要”
深优轻轻地用食指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敲了敲。
深优:“老师的发言,已经全部记录在我的记忆芯片里面了”
高村:“那么,在教室的时候你抄的笔记是装出来的吗?”
深优:“没错,为了避免麻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高村:“是吗,那也是件苦差……那么,开始吧,题目是,高村老师的课堂拾遗……”
结果,在日落前我向深优解说了很多关于文献考古方面的知识。
躺在被窝中仰望天花板,这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呀。回到家后,一直很在意西亚斯的事情呢。教授的事情……但是,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他们并没有将教授的研究成果告诉我,说不定这也是教授的指示呢。算了先冷静的思考一下吧。
天河:“高村君,提出疑问的学生,比不提出疑问的学生更容易得到老师的肯定,你的疑问的确是对的。但是,怎么说呢,自己认真的思考一下不也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吗?对于你的疑问我确实知道答案。但是,我不是百科全书,我不能轻易的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就这样传授给你。听好了高村君,结果是重要的,推导出的结果是重要的,但是,自己摸索着到达终点的过程也是弥足珍贵的。我呢,希望你也踏入我的领域,我甚至希望在我死后你可以继承我的遗志。想将你培养成出类拔萃的研究者。正因为这样,在这里我希望你能够认真的体会学习的过程,你不觉得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最宝贵的财富吗?那么,请再提交一份报告。希望下次能有更详实的内容。”
真是的,每次都是这种说法,他可真是喜欢说教的人呀。怎么说呢,这种时候不用说那么多话吧。明明想喝咖啡时只说‘咖啡’二字的呢。那样的话,要我再交一份报告就直接说‘重写’不久完了吗……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太阳一样的大叔吗,就知道浪费别人的时间。就算是太阳,也是沙漠里的太阳,那种要将人烤熟的家伙。哼……
高村:“总结出结论的过程吗……的确是很重要的东西呢”
这样一想,不用他教我也知道的呀。
高村:“那就先让我看看真相好了,证明教授没有说谎,看个大概我就能自己走向真理了……”
这是秘籍。在学生间十分有名,不知道的恐怕只有教授这样的家伙了。
高村:“这也太让人惊讶了……”
我将平时挂在墙上的铜剑握在手中,就是睡觉的时候也一直抱着,看着。媛传说的纹章就在上面。是碧老师的新发现。那个人好像用尽了各种手段在调查媛传说呢。总之她是HiME。我不知道的东西,她可能知道的不少。这把铜剑里面,可能藏有什么秘密也说不定……果然还是回到大学后再鉴定一下的好。什么时候才能回大学呀……觉得还是先在什么地方计算好时机比较好,虽然我这样想……但是最近能这样做吗……
高村:“算了。”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决定今天挑战教授留下的资料山。后山是野外作业,资料山是桌面作业。哪座山都是我的大敌。所有的剑,反正与铜剑有关的资料都得查看,特别是年代久远的更需要检查。这把铜剑如果真的是从样子看出的时代制作的东西的话,纸资料是不会有记载的。如果是那样,即使是在教授的研究中,发掘到的媛传说的资料也会很少,弥生后期的东西应该会有线索。同时我对照着笔记本中收集的照片——那个后山的遗迹中的壁画看了好几次。
高村:“剑呀……是不是铜剑不好说,但有两把古剑,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红色的星星……这个红色的是不是月亮旁边的那颗,这还不清楚。但不管怎么说,正常的星星不会这样妖异的吧……我虽然没有找到关于剑的情报,却连带着将凶星的资料查了一遍。虽然昨晚已经知道它被描述的十分巨大,但那个原因到现在我还没明白……
高村:“是不是怪物存在,这个红色的星星就会真的膨胀成这样大?”
恩,不可能这样荒唐吧。就这样浏览资料的时候,从教授的研究笔记上,发现了有趣的介绍。
————媛星。
高村:“媛星?那个一直被称为凶星的东西叫媛星?”
那本记录上说,将凶星成为媛星的人就是现在也还有呢。
高村:“媛星吗……恩,关于这么大的秘密没有什么记载吗?”
我将这本笔记和其他笔记都尽可能的仔细查看了一遍,但是关于媛星的大小方面的记载没有什么收获。
高村:“恩,糟了,已经很晚了。”
我将资料山进行适当的整理后,在屋里铺开被褥。
高村:“星咏之舞,舞姬?宫中行事的画卷中描绘的巫女们,好像在跳什么舞的吧?”
关上电源,钻进被窝。
高村:(如果是舞剑呢?但是又没看到鴇羽和玖我或者美袋在跳舞呀……)
————恩。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怎么分辨哪些是事实,哪些是隐喻的事情。怪物用什么来表示,比如说成灾难或者瘟疫之类的……这样考虑的话这个媛传说就太普通了。怪物就作为怪物存在吧。但是全都用这种方式的思考什么也解不开吧。赤之凶星——不会就是媛星吧。
高村:(但是,算了,不知道原因呀……)
累了。今天考虑的东西太多了。算了,睡吧……我闭上了眼睛。考虑的东西太多,想思考的东西也太多,又没有分出优先顺序,结果就这样败给睡魔了……被歪曲的思考能力化为睡魔来袭击了我。人类还没有能战胜睡魔的方法,一边这样思考……我就……睡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