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17日 日
  6. 繁体版

7月17日 日
2017-06-23 22:43:03

		

7月17日日
恩,多好的清晨呀。比设定的时间更早起床了呢。自然的醒来,精神更加的饱满。不用想也要到外面好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旁边的小阅读将身体缩成一团呼呼睡着大觉。
嵯峨野:“高村先生。”
嵯峨野从厨房的方向走进了起居室。手中端着咖啡。
高村:“嵯峨野先生,早上好。”
嵯峨野:“早上好,咖啡已经准备好了,请慢用吧。”
高村:“谢谢。”
接过来之后,先喝了一小口。稍微加入了一点牛奶,更可口了。早晨这样的咖啡正适合我。在深夜是越苦越好,虽然我早发现那已经偏离喝咖啡的动机了……
高村:“那么……嵯峨野先生,朔夜呢?”
嵯峨野:“刚才已经叫她一声了……恐怕还在赖床吧,真是的,要说起习惯的恶劣……”
高村:“哈哈哈……”
我想起以前吃了朔夜给的爆栗的事情。
嵯峨野:“十分抱歉,高村先生,您能将大小姐叫起来吗?我还要看着做菜的火呢。”
高村:“我知道了,没关系的。”
我将喝完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向朔夜的屋子走去。朔夜这家伙,虽然最近没有赖床,但即使是星期日,也不能无休止的睡呀。
高村:“喂,朔夜,不早了,赶紧起床吧。”
吱的一声打开了门,进入了房间。虽然话是这么说,一进门我就发现,这是我第一次进入这里。以前,当家庭教师时每次来的时候当然要进入朔夜的房间了,那已经看习惯了……但现在一看,和那时的家不说完全不同,也有很大的区别。像孩子那样的海报贴的满墙都是,让人感觉这就是孩子的寝室,里面还摆满了女孩子所喜欢的装饰品。而且扫视了一周之后,那个?
高村:(朔夜不在床上……)
放有粉色枕头的可爱的床上,朔夜并不在那里。在朔夜位置上的是放在那里的睡衣。视线转向别处。哪里有一个很不协调的东西。
高村:“那个……”
本应睡在床上的朔夜,竟站在了那里。正确的说不是站着,是抬起了一条腿的姿势。而且,从正面与我对峙着,我低下头的时候正好和朔夜目光相交。
朔夜:“什,什……”
她无非就是想说‘什么?’,或者就是想说‘什么,你在做什么呀!’吧……两人都像凝固住了一样。然后——
朔夜:“啊,等,等等……”
她慌忙的想站起来,结果却被另一只脚绊住了,身体摇晃起来……
朔夜:“啊,哇,哇——!”
就这样她摔了个四脚朝天。本想马上爬起来,但是脚腕却被裤子缠着。
高村:(哇,哇……这是……那个……)
高村:“对,对不起!!”
终于了解了情况之后,我慌忙的跑出屋,反手带上门。
高村:(这个,这个……)
高村:“总之……起来就好了,喂,别迟到了……”
…………
但是房间中没有回声。
高村:(完了……)
嵯峨野:“怎么了?大小姐还在睡觉吗?”
高村:“不,已经起来了……”
嵯峨野:“那么,已经出来了吗?”
高村:“没~这怎么说呢……”
那个样子的话……会不会……
高村:“还没从屋里出来呢……”
嵯峨野:“……啊?”
高村:“不是,哈哈哈……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就都得怪我了……”
嵯峨野:“啊……”
结果,过了一会儿朔夜从卧室出来了。她红着脸一言不发的吃完了早餐。我也没有说那只是事故,因为无法开口……
高村:(不好,这样下去的话……)
朔夜:“哥哥!!”
高村:“啊,啊!”
突然被朔夜叫着,我不禁惊叫起来。
朔夜:“把刚才的事情忘掉!”
高村:“是,是!”
赶紧连连点头。
朔夜:“因为我也已经忘了!”
只说了这些,朔夜就回到了卧室中。算了,话虽然这样说,但想忘了还不容易呢。
高村:“呼……最早也要明后天才能举行结业式吗……”
成绩表的大半部分是从前任的老师那里拿来的,所以不管怎样还是完成了。说的明白些,作为教师最麻烦的作业就是上成绩了。大学的话一年就一两回还好说,教授的话也可以少干点,但是……中学和高中这样可不行。这样累人的作业每年居然要干3回,饶了我吧……真想为世上的各位老师低头默哀了。
高村:“但是……”
我还是看看成绩表吧。按顺序看。
高村:“玖我,呀……”
成绩优秀,运动万能,怎么说都是班里的第一名,只看这些确实是优等生。但是缺席数和迟到数也是全班第一呢。
高村:“真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呀……”
啊,不对,只有一科成绩不好,家政科的成绩让人不禁发出苦笑。从大家注意的地方和平时的行为来看,果然是能从成绩表看出性格的优等生呢。
高村:“恩……恩恩……”
一人接一人的确认着内容。
高村:“啊,这个是深优的吗?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极端成绩表呀……”
全学年第2名,所有的成绩都仅次于玖我。着一定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了。虽然这样,但是连体育都比玖我的记录落后一些的话,感觉就有些掩饰过头了。依靠输入的数据和那时我所见到的身体能力,一定能轻松取得第一把……恩,真是奇怪的班级呀。但是,仔细看的话,奇怪的也只有那两人的成绩。这样平凡的成绩还在继续出现在我眼前……
高村:“恩,这样平凡的成绩表内,要说的话只有体育成绩很高……”
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鴇羽呀。体育竞技方面稍逊于玖我,身体能力基本不相上下。但是除了这之外……学业部分真的相当平凡了。不对还有一点。家政科在全班排第一呢,虽然觉得平凡,可是这样‘抑扬顿挫’的成绩表也很难的了吧……在生活态度上也毫无问题,在多数老师眼中,这应该是好应付的学生的代表了吧。考虑了各种事情之后,还是继续向下看吧。
高村:“这个是最后的吗……”
日暮茜……吗?和鴇羽在同一家西餐馆打工的,所以她们的关系很好,而且她与朔夜的关系好像也很好的样子。以前听说,朔夜在去年还是她的同班同学。成绩也是平平凡凡。鴇羽突出的科目,在她那里也变得圆润了起来,光从数字来说真的毫无特点。但是,我心中充满了日暮那幸福的笑容。
高村:“她看来真的很幸福呢……”
她是班里最能幸福欢笑的孩子吧。和君作为她的男友也同样出现在我脑中。
高村:“算了,也没有什么值得罗嗦的地方。”
看着那种笑脸,不要交往了这种话我可说不出口。呼……虽然已经向迫水要来了确认印,却为重新核对后发现没有什么错误感到高兴。忙着各种琐事和整理学校书籍的事情,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7月17日午休)
接下来,今天也继续收集史料吧。我拿起数码相机,对着周围的景物不断按着快门。外人看起来也许只是单纯的风景,但里面或许就隐藏着还没人知道的秘密。这样想着,我不禁兴奋起来,身体也热了起来。但这种感觉有点不得了。
高村:“……不,只是酷暑的原因吧”
我拿出手帕,擦着衣服的纽扣外面与额头上的汗。夏天的缘故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今天下午也热的太离谱了。森林中树多草垛,却是超乎想象的酷热呢。我对着孤零零被放置在草丛中的貌似是石碑的东西拍照。???:“高村老师……”
高村:“哇!!”
背后突然传来声音,吓得我跳起来,跌坐在地上。
深优:“在做什么呢?”
深优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高村:“什么嘛,是深优呀”
深优:“您在这里干什么呢?”
高村:“哎?啊。不,没做什么特别令人费解的事情,单纯是平时那种一般的调查而已”
深优:“……是吗……”
高村:“深优呢?”
深优:“我感觉到后山那有可疑的生命体在移动,所以才来看下情况的。原来是高村老师”
高村:“可疑地?那是……”
不,我的确是非常可疑的。因为我是进入别人的土地来调查事情的。
深优:“说起来,长时间呆在这种地方可是会中暑的,而且从今天开始起,气温还会不断上升”
高村:“什么……还会更热吗?”
深优:“老师的表面文帝已经高于平时了,现在快点去阴凉的地方吧。”
高村:“哎?啊,恩”
我站起身来。
高村:“哎?”
瞬间,世界变歪了,脚步摇晃。
高村:“哎哎?”
天旋地转。然后,漆黑一片————
深优:“老师……”
高村:“啊……?”
深优:“您终于醒了”
高村:“……我?”
深优:“您轻度贫血了,没什么大碍,稍微休息一下就会复原的了”
啊,我,刚才倒下了,真不像样呐……
高村:“是深优吧我带到这里的?”
深优:“是的,因为护理人员都不在这里,我独自一人处理了。”
高村:“处理?”
深优:“这事对我来说很简单,而且还有应急处理用的设备。本来这是为了在爱丽莎大小姐紧急的情况下而预先装载的机能”
高村:“那么,谢谢你了……”
深优:“说起来,请您再躺一下吧”
高村:“啊,啊”
深优简直相对小孩子一样,哄着我睡在床上。
当我再次睡醒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深优的身影。
在超市买了嵯峨野先生托我买的东西之后,我准备回去。却被意想不到的声音叫住。???:“啊,这不是老师吗?”
高村:“藤乃?哎,你也会来这种地方呀?”
不知为什么,她给我的总是在学生会室里的印象,当然事实并不会是这样的。
静留:“您来买东西么?真是忙碌的恩呢。”
她很可爱的抬起头,温柔的向我笑着说。
高村:“恩,差不多吧,藤乃才是呢,因为学生会的工作而十分操劳吧?真是辛苦你了。”
静留:“是呀,星期日是将积累的工作一起完成的绝好机会呢。”
高村:“原来如此……当学生会长果然很忙呢。”
静留:“没什么,我没什什么大问题的。今天受到理事长的委托,和一部分参与校舍改造的工作人员们进行了沟通。”
高村:“哎……连墙也要重整吗?”
静留:“呵呵不是,是更大规模的整改,总之预算大约在130亿日元左右吧。”
高村:“一百、一百三十亿!?”
那算怎么回事呀……不仅被风华学院的财力所震惊,更令我惊讶的是,理事长会把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藤乃这件事。
高村:“风华的学生会长……真了不起呀!”
这么说来,学生会比教师更有权利这件事也不足为奇了。
静留:“那个,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呀。”
就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藤乃依旧微笑着说。
高村:“对了,藤乃……”
静留:“怎么了?”
有这样重要地位的学生会长,可以说是学院的重要人物的藤乃……应该知道吧?HiME的事情……
高村:“那个……藤乃,HiME是什么你知道吗?”
静留:“HiME……吗?”
看上去藤乃进行了短暂的思考。
静留:“那个我不知道。”
她这样回答。
高村:“如果是学生会长藤乃的话,学院里的各种事情不都应该了如指掌的么?orphan的事情也是。orphan暴走的情报,你没收到吗?”
我相信不可能有这种情况的。
静留:“orphan?那个,虽然我听说过出现怪物的事情,那被称为orphan吗?HiME也好orphan也罢,那些都是突然传出来的话题,只不过是谣传罢了。”
高村:“和藤乃很要好的玖我又是怎么回事呢?她是HiME,这也没听说吗?”
藤乃用力的摇着头。
静留:“什么都没听说,夏树她很少谈起自己的事情的。”
那个,虽然那似乎是事实……但是昨天早晨,藤乃和玖我二人一起来学校的时候确实谈起了呀。
静留:“那个,老师,夏树是学原理最能消灭那个的人了,请看好了。”
高村:“藤乃,你昨天早晨还说就我是学原理最能消灭orphan的人,所以让我关注她的事情呀。”
静留:“啊,我说这些了吗?”
她很惊讶的说。
静留:“我总是拜托夏树消灭害虫的呢,我应该是这么说的吧,orphan什么的我可不知道。”
高村:“消灭害虫?”
静留:“对,一到这个时候,筑巢的蜂就开始增加了,马蜂那些东西也会出现的。夏树在处理这些的方面很有一手呢。”
她不自然的笑着。不用说也知道在说谎吧……看来,以前和玖我在学生会室里关于【一番地】的讨论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静留:“怎么了?老师?”
高村:“不,没什么,这么说藤乃对HiME有关的事情一点点都不知道了……”
静留:“HiME吗?真的不清楚呀。——只是悲伤的演奏的传说罢了。”
藤乃她,这次抬头看着天空说。双目中充满了悲伤的色彩……
高村:“藤乃……”
静留:“那么,老师,我也要回去了,老师不也是买完东西后要赶回去吗?”
高村:“是,是呀,就是这样……”
静留:“那我告辞了。”
藤乃向我轻轻挥手告别,离开了这里。
高村:“……哎?”
不知不觉周围已经人山人海,他们在藤乃离开后的短暂时间内都散开了。
高村:“…………”
真是美人呀。即使是这样也……HiME是悲伤的演奏,这是怎么回事呢?藤乃她……在考虑什么呢?
(7月17日放课后)
爱丽莎:“啊!是大哥哥!”
高村:“下午好,小爱丽莎”
爱丽莎:“下午好!”
高村:“葛丽亚神甫在吗?”
爱丽莎:“葛丽亚?在哦”
高村:“哎?他在哪里?”
爱丽莎:“他说过正在准备什么,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忙着呢。”
高村:“恩”
爱丽莎:“他说,时间快到了”
高村:“什么快到了?”
爱丽莎:“我不知道。是说暑假吗?”
小爱丽莎摆出疑问的神情。虽然暑假的确是快要到了,但葛丽亚神甫怎么看也不像为了暑假而奔走的人啊。不过画一幅在为暑假而忙碌的葛丽亚神甫好像很有趣……
爱丽莎:“呐,暑假的时候大哥哥有空的吧?”
高村:“因为学园本身也放假了啊”
爱丽莎:“那么,一起去哪里玩吧”
高村:“恩,算了……我也不太介意”
虽然学校的工作确实是停止了,然而当我想起财团委托的工作时,我就想不到是否会真的有空了。不过,和小爱丽莎一起玩的时间还是有的吧……
高村:“那么,和深优一起三个人去吧”
爱丽莎:“哎~~深优就放在一边吧~~”
高村:“不能那样子吧,因为深优的任务就是照顾小爱丽莎的呀”
爱丽莎:“但是……深优那样呆呆地,很无聊啊!一直在那里就像个程序一样……”
高村:“好了好了,不要这样说……”
爱丽莎:“和大哥哥两个人就够了……”
高村:“这样的话,财团也会对我发火的啊……”
如果不带势力遍布世界的西亚斯财团总帅的女儿的护卫人型机器人出去的话,出了事故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绝对会丢了饭碗的,绝对是这样。如果就这样罢休还算好……
深优:“有什么事情吗?”
爱丽莎:“啊~啊~来了,什么事也没有啊”
高村:“啊,在说着暑假去玩的事情”
爱丽莎:“爱丽莎要和大哥哥两个人一起去玩,深优不准跟来。”
当和深优说话的时候小爱丽莎就严厉起来了。说不定是因为深优是人型机器人的缘故?
深优:“很抱歉,这是不允许的,因为为我是为了守护爱丽莎大小姐而存在的”
爱丽莎:“……切,和我想的一样”
深优:“而且,爱丽莎大小姐出了什么事的话,财团就会这样解体的”
爱丽莎:“哼~”
爱丽莎鼓起双腮,再也没说任何东西了。恐怕她也知道自己的愿望是不会得到允许的吧。
高村:“好了好了,三个人一起一定会很开心的”
爱丽莎:“哼……那就这样定下来了”
深优:“非常感谢”
爱丽莎:“切~不久没有深优护卫的时候,绝对会变强给你看的”
深优:“拜托您了,大小姐”
爱丽莎:“哼哼~……”
高村:“哈哈哈哈……”
虽然看不透两人的关系是好是坏,不过她们还是很亲密的嘛。
高村:“那么,我也回去了”
深优:“很抱歉,招待不周”
爱丽莎:“就这样回去啦?”
高村:“再见了,小爱丽莎,再见了,深优。替我向葛丽亚神甫问好。”
深优:“辛苦您了”
爱丽莎:“拜拜!”
我挥手走出教堂。
朔夜:“那个,哥哥?一起去吧~”
高村:“你呀……晚饭才刚刚吃完不是么?还没消化呐,就稍微忍忍吧。”
朔夜:“唉~……但是……那个,去又没有坏处。而且这个,好像非常有趣的哦!”
朔夜一边求着我,一边拿出了一本关于电影情报的杂志给我看。虽然找到了一部很有趣的电影,但上面却写着上映的最后一天就是今天。不过我现在真的感到十分疲倦了……
朔夜:“好嘛,好嘛,一起去嘛!”
高村:“朔夜……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啦,唉,哇啊!”
朔夜突然抱住了我。
高村:“喂,喂干什么呐……”
朔夜:“因为哥哥一直吧我当成小孩子来看待!所以呢,我也就装小孩子气来讨好哥哥咯。嘿嘿嘿!!”
好好坐着的我发现朔夜突然冲了过来,用双手挠我痒痒。要对付这招,还真累人呐!!
高村:“啊,啊哈哈,哈哈哈哈……朔,朔夜,住……啊哈哈,住手啦……”
朔夜:“那那,去么?去看电影?去么?”
高村:“啊哈,我,我知道了啊——住手”
朔夜:“啊!?”
——呯
朔夜:“呜唉……”
高村:“啊疼疼疼……”
好像是在玩耍的时候,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于是两人一起摔到了。
高村:“啊疼疼疼……”
朔夜:“呼。”
眼前出现的是朔夜,正在所谓慢慢地‘爬起来’。我的身体全部给朔夜的身子给压住了。说的不好听些,果然像看上去一样的有分量呐……不过我说不出口。
高村:“好啦,你不先起来,我起不来啊。”
朔夜:“电影,一起去看么?”
高村:“可是,朔夜……我很累了——”
朔夜:“如果不和我一起去的话,我就这样亲你了哦。”
高村:“……呃?”
朔夜马上吧脸凑了上来。距离近到已经能感到她的呼吸了。她趴在我身上,所以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现在非常快。
朔夜:“哥哥……你的心跳也好快呢?”
高村:“喂,朔夜……不要开玩笑了。”
朔夜:“我没有开玩笑哦,因为哥哥如果不说‘肯和我一起去看电影’的话,我就这样子亲你了哦……”
慢慢靠近的嘴唇。闭起双眼的朔夜。有很香的味道……但是。不可以——这样下去的话。——唉!!
朔夜:“哇!?”
我想到这里,抓住朔夜的肩膀将她拉开。
高村:“真没办法,我输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朔夜:“呜唉~……我也输了~”
高村:“你在说什么,真是的……”
朔夜叹了一口气。
高村:“看来,你是不想去看电影了。”
朔夜:“啊,当然去了!我要准备一下,你等等我!”
电影本身恰如其分的和介绍里说的一样那么有趣。二个人在电影播放到结局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银幕。我也意外的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讨厌看爱情故事……尽管都是一些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但还是不由得有些吃惊。朔夜好像也十分满足的样子,于是我们便满足地离开了剧场。
朔夜:“真没想到,最后结局会变成那样。”
高村:“我倒认为这是依照大众口味而定的,皆大欢喜的结局。”
朔夜:“但是,我理解那份感情。”
剧情可以说是现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但结尾的部分做了大规模的修改。
朔夜:“果然,如果自己所爱的人落入了地狱的话,那我会选择和他一起落入地狱。”
高村:“你啊,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了不起……”
朔夜:“你想,爱情就是这样的东西……你看,就像那边的两个人。”
说着,朔夜笑着朝那个方向指去。
高村:“日暮和……她男朋友?”
朔夜:“小茜与和君今天也来看电影了呢,太好了,他们很恩爱呢。”
高村:“真是的……出于我是教师这点考虑,本应不得不去进行麻烦的说教,但是就这种情况来看我也不想被他们看见。”
朔夜:“这种情况?”
高村:“朔夜……不要再挽着我啦……”
从剧场出来后的这段时间,朔夜就一直挽着我的手臂不肯放开。
朔夜:“呜唉~”
她发出不满的声音。
高村:“因为这里人很多啦,会被认识的人看到也说不定哦。所以这种事不行就是不行。”
朔夜:“呜唉……”
虽然好像很不满的样子,朔夜还是放开了手。
朔夜:“小茜他们真是太好了呢……”
高村:“那个?”
刚才,发现深优就在附近。
朔夜:“怎么了哥哥?哥哥?”
高村:“刚才,你没看到深优吗?”
朔夜:“深优……葛丽亚同学也在吗?怎么了?那个人不大显眼……我不是很了解她。”
高村:“恩,这样吗……可能看错了吧,那就算了吧”
我想这种时间小爱丽莎也是不会在繁华街散步的,因此深优也不会出现吧。
果然只是错觉罢了。???:“呐,呐,和我一起去玩怎么样?”
奇怪了,这种成熟的话语却伴随着尚有稚气的声音,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回头一看,结城在繁华街的巷子入口。
高村:“朔夜,在这里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
朔夜:“呜唉~……如果一个人站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遇见流氓的啊……”
高村:“其他的事一会儿再说吧!”
不等朔夜回答,我就往结城的方向跑了过去。朔夜至少还有月读在她身边保护她吧。
奈绪:“喂喂,大叔……这里,要摸摸看么?心跳的好快噢”
大叔:“啊,啊啊啊啊……真是不得了的孩子呢,确,确实想碰下看看呢。”
大叔喘着粗气,将手伸向结城的胸部。真是不堪入目……气死我了。
奈绪:“等等,还不行哟,你瞧,来这里,这里。”
结城那样说着,牵着一脸不检点的大叔的手,向巷子里走了进去。
奈绪:“这里可有个不错的地方哟。”
在他们即将消失在巷子之前的瞬间,我终于赶上了。
高村:“喂,结城,停下来!”
奈绪:“恩?糟了……”
大叔:“你,你是谁啊?这,这孩子今天已经是我,我的了……”
高村:“我是这个孩子学校的教师。”
听到这里,大叔看了一眼结城的校服。
大叔:“好,好好注意一下嘛,你如果是教师的话就好好管教她!”
奈绪:“那个……大叔,不和奈绪一起玩了吗?”
结城发出甜美的声音。
大叔:“这个……”
带着不舍的目光,那位大叔便从这里离开了。
奈绪:“哎呀……干什么呀,又来打扰我……滚开吧。”
高村:“喂,结城,你……还穿着制服,究竟要干什么呀。”
奈绪:“干什么,只不过是钓男人罢了。”
高村:“刚才就是钓男人吗……”
奈绪:“穿着制服,就有很多人上钩了呢,现在的大叔们都是色色的萝莉控呢。”
这孩子的话让我头疼。
奈绪:“特别是风华的制服很有人气呢。这一带的大婶们都很懊恼的看着我呢。我不管怎么样,不管什么东西,都要让他为自己服务,制服如此,力量也是如此,别人也一样!”
高村:“结城!那样是错误的,总之今天先回去,再有下次,我可会联络你的家长的。”
奈绪:“家?联络?哈……哈哈哈哈!!”
结城好像很愉快的放声大笑。
奈绪:“你是笨蛋吗?你以为一直都没有人联络吗?那种事情,我家人会不知道吗?怎么会有那种事情呢,大笨蛋。真是的,多管闲事。”
高村:“至少,你先更正一下自己的语气,这样进入社会……”
奈绪:“闭嘴!我不是说你很罗嗦了吗?真恶心,明明是个臭男人!我唉怎么做就怎么做!”
突然传来爆炸的声音,鼓膜都在颤抖,周围的空气也在嗡嗡的震动着。呼的一下,风席卷而来。
高村:“怎么,怎么了!?”
回头看去,车站方向冒出了灰和烟,尘埃被吹卷起来。好像是发生了火灾。从声音听好像是陆地发生的爆炸引起的。
高村:“总之,结城,赶快回家……”
但是已经看不到结城的踪影了。
高村:“真是的……”
我担心朔夜,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大剧场。剧场前,朔夜一副快要哭的样子等待我回来。
朔夜:“哥哥好慢呐~”
朔夜:“对不起呀,这里好像传来了不寻常的声音,没事吧?”
朔夜:“恩,还好。”
高村:“看来是什么爆炸了……”
朔夜:“呜唉……好恐怖呀,那边确实是小茜与和君走的方向呢。”
高村:“难道……”
朔夜:“我们去看看吗?”
我们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现场。结果,是因为旧大楼里发生了煤气爆炸,听说没有死者。消防车马上就赶到了现场,并扑灭了大火。难道是orphan吗……不会是这种原因吧。不管什么事都和HiME还有orphan联系起来,这样不好……
高村:“好了,就要赶不上末班车了,回去吧。”
朔夜:“恩。”
我疲惫不堪。回到家后直接倒在了被窝里,马上就睡着了。今天真失败,资料的调查还没进行呢。如果说肚子饿是最高级的调料的话,疲劳就是最高级的安眠药了……如果可以的话,饶了我吧,朔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