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21日 木
  6. 繁体版

7月21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21日木
恩?刚才,好像听见了什么……又……???:“哥哥?起床了吗?”
朔夜的声音。
朔夜:“哥哥?哥哥?你还在睡吗?”
高村:“恩……恩……朔夜?”
朔夜:“是呀,是我啊,我进来了哦。”
高村:“啊~啊~进来吧。早上好朔夜。”
朔夜:“早啊哥哥,已经不早了哦~”
高村:“为什么?今天你也和往常一样叫我起床啊,难道你还做了什么吗?”
做出使坏的表情,试着刺激一下朔夜。
朔夜:“如果想做,或者已经做了什么的话,是不会被你知道的哟!”
高村:“哎?什,什么啊……”
朔夜:“说不定看到了什么哦……”
高村:“什,什么啊……什,是什么……”
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
朔夜:“那个……也许现在就是来叫你起床才来的,谁知道呢?”
高村:“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朔夜:“嘻嘻,哥哥慌慌张张的,好好笑哦,没关系,没关系的啦,干刚进来叫你起床而已。”
高村:“……真的吗?”
朔夜:“大概!”
为什么脸红啊……
朔夜:“那,那么早点起来哦!约好了时间,不可以迟到哦!”
于是朔夜慌慌张张的出去了。
高村:“…………”
是真的吗,刚才是来叫我起床的吧?
…………
是的,决定相信了。那个家伙,又想故作开朗了吧。
The夏天!!
晴空!白云!灿烂的太阳!
碧:“哇~真不愧是海边的太阳啊!”
朔夜到达了约好的公交车站的时候,看到碧老师已经在那里了。
高村:“早上好啦,碧老师,你来的真早呢。”
我们也算是提前来的,可还是碧老师先到一步。
碧:“早上好,恩,说的好!我是因为不想让大家认为老师不守时才这样做啊。”
高村:“哈哈哈……”
耀眼的阳光、海边吹来的风,仿佛都带着海的气息。平时没有注意到的在头上飞来飞去的海鸥,好像也给大海增添了一份美丽。
碧:“不管怎么说,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高村:“是啊,真的呢,现在开始享受大海吧!”
朔夜:“哥哥感兴趣的不是大海,是海边穿着泳装的女孩吧?”???:“啊,可以这么说吧。”
高村:“恩?鴇羽!?”
顺着笑声回头看,鴇羽正在身后笑着。在她身边站着美袋。
命:“恭司!这才是真正的大海啊!”
高村:“啊啊,是啊……”
已经到来的人互相进行了简单的问候。虽然前天的事情……还没有……被大家遗忘。但是,今天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恩,没有什么理由再去犯什么错误。而且也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碧:“那个……接下来……”
碧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数着。
碧:“小夏树和小奈绪还没有来……”
从前天晚上开始,这两人就消失了。一抹不安的情绪涌上来……就在这时候,美袋好像想起了什么,说。
命:“奈绪不好……是因为没有和她取得联系……”
高村:“是嘛……”
好不容易达成了不战协定,真是不巧。
高村:“算了,一会儿我们再试着和她联系一下。”
舞衣:“小夏树她……可能回来……”
高村:“啊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家伙,一直不希望大家成为HiME。说不定,她是比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的女孩子……
舞衣:“啊,这个声音是……”
机车的声音。大家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辆摩托车急速向这边驶来。我看到大家的脸上都浮现出笑容。可是,摩托车从我们大家的面钱驶过,向海的另一个方向驶了过去。
朔夜:“驾驶车的,是个男的啊……”
朔夜说到。
碧:“那个……没有关系了啦。”
碧老师也开口说。
舞衣:“时间过了很久了……”
鴇羽说。而美袋则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追赶着一只蜻蜓。
高村:“好了,美袋,要小心一点哦,不要光顾着追蜻蜓,发生了什么事故扰大家的兴就不好了。”
舞衣:“好了,命,到这边来。”
命:“不嘛……等一会儿,舞衣总是把我当作小孩子。”
舞衣:“那样很危险啊,我也没办法。”
命:“不。”
说道事故……我就想起深优阻止撞向小爱丽莎的汽车的时候。想想……人型机器人和HiME,到底谁会比较厉害。果然,强大的Child会使HiME的力量也变得强大……
碧:“哎呀,时间到了!时间到了哦,再不上车的话。五分钟后我们出发!”
一时,大家满脸沮丧。???:“啊拉,丢下我们可不行。”
高村:“哎?”
声音来自于藤乃和神崎。
高村:“……穿了制服?”
……玖我站在后面。玖我似乎有些羞涩,像是有些不满,又像是充满期待……总之很复杂的表情。
碧:“小静留和黎人君都来了啊。”
碧老师对他们说到。HiME的亲睦会就应该这样吧。至于我,那当然是身不由己啦。
夏树:“那个……昨晚静留给我打了电话……就这样。”
静留:“呵呵,你这不是什么都没有说明吗?那么就由我来代替夏树说明情况吧。”
就这样藤乃开始了说明。
静留:“听夏树说大家都要去海边,我想既然大家都是风华的学生,我就对啊她说‘我也想去’。因为夏树一开始就反对,我就问为什么,她说是你们HiME们要举行亲睦会。既然这样,我就说我作为普通学生参加。”
高村:“所以穿制服?”
黎人:“就是这样。”
神崎笑着点了点头。这样啊……
高村:“藤乃,你果然是知道HiME的事的吧?以前一直在哪儿装糊涂……”
静留:“我只是不想把高村老师也卷进来而已,关于HiME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只知道HiME好像挺不容易的。”
黎人:“理事长把学院的自治权完全交给了学生会,所以关于HiME的情报多少知道点。但……昨天的事件……”
朔夜:“小茜……”
周围的空气变得有些凝重。
静留:“啊啦啊啦,大家忘记亲睦会的出发点就是为了打破这种气氛吗?”
黎人:“……是啊,啊,车马上就要开了吧?”
碧:“恩,哇!差点忘了!上车上车!快,大家快上车!”
大家慌乱的乘上巴士。目的地美星海岸。能顺利到达就好了。
命:“又要坐巴士了啊。”
美袋大概是想起林间学校的事吧。
高村:“那时候还真要命呢……”
舞衣:“真的,把我吓了一跳。”
不紧不慢大概走了30分钟,看来路程不远。而且好像海边还没什么人。
碧:“再晚一点的话就很拥挤了,现在总算可以在海边好好清静地放松一下了。”
高村:“谢天谢地,说实话,我对于挤来挤去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碧:“是啊,不过,怎么算大概也只能安静一个小时左右吧。”
和碧老师一起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上,感觉两个人就像领队一样。回头看看车内情况,学生们正3个一组5个一群,聊得火热。亲睦会很快就起作用了嘛。利用巴士在等信号灯停车的时间,我也坐到了后面。为了和藤乃聊聊。
高村:“藤乃……坐这里可以吗?”
静留:“哎呀,老师……没什么吧?脸色好像不大好哦。”
高村:“别岔开话题。”
静留:“老师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HiME的事在生气吗?”
高村:“也不是在生气……只是总觉得就算告诉我也没什么不好。”
静留:“我倒觉得告诉老师一切,把老师卷进这种残酷的命运,不大好吧……”
藤乃带着略微的哀愁低下头去。
高村:“藤乃和神崎都很辛苦呢,你们不是在处理学校orphan的事情吗?”
黎人:“是啊,但是,我们也没得到什么情报……也只是按规定办事。”
高村:“是嘛……”
视线投向窗外。海岸边的公路。可以听见海的声音。可以看见海的身姿。可以闻到海的咸香。海风通过大开的车窗,抚摸着我的头发。
高村:“真舒服啊,今天一定可以留下很多美丽的回忆吧。”
黎人:“是啊,再说还有这么多女孩子陪同呢。”
看了看神崎,那家伙已是满脸笑容。但却完全没有那种色色的感觉。假正经?给我一种事实和说话严重脱节的感觉……多少有些郁闷。
夏树:“刚才的话要是你来说,只会让人局的你是个色狼。”
玖我一反常态插了一句。虽然语言上是在讽刺我,眼神却充满了笑意。
高村:“胡,胡说!”
碧:“哪里,黎人君说也给人一种色色的感觉啊。”
碧老师也转过头来插了一句。
黎人:“哎呀?是这样啊?真头疼啊。”
可满脸的笑容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是在头疼。
接下来在到达目的【美星海岸】之前,我一直试图说服藤乃和神崎我们3人一起共享情报。和当事人HiME不同,所持有的情报也各有差异吧。但结果只得到理事长和凪提供过的情报,一直以来都是大家在共享的结果。虽然一直围绕解决方案谈了很多,但关于‘避开媛星’这个问题,却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作为学校学生会首脑的两人也同样没有任何头绪。这么下去可相当麻烦啊。……算了。头疼的是要多少有多少,今天还是先快活一天吧毕竟是来之不易的暑假。
碧:“终于到了!”
碧老师握拳在胸前,高声叫着。想不到一下巴士就是海边了。海边的游客人影稀疏。不过到了中午可能就会人声鼎沸了吧。从日历上来看,今天不是休息日。可能大部分游客都是学生。
碧:“太棒了,大家游泳去吧!”
朔夜:“碧,碧老师……游泳之前得先换好泳装吧。”
正冲向大海的碧老师突然停了下来。
碧:“说的也是呀。”
舞衣:“小碧真是个急性子啊……”
碧:“啊哈,啊哈哈哈……”
静留:“啊啦,更衣室在那边,大家去那里换上自己的泳装吧。”
听了藤乃的话,所有人向着特定的更衣室走去。究竟大家……都会穿怎样的泳装呢?虽然不该做这样的想象,不过还是很在意。鴇羽的那么大……藤乃和碧老师也……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竟然还有工夫考虑这种事情,难道我的心真的那么悠闲吗?
黎人:“高村老师很期待吧”
高村:“哎?”
黎人:“大家都那么可爱,到底会穿什么样的泳衣呢?”
神崎洋溢着期待的笑容。这个家伙还真是性情爽朗啊。
不知道算是计划还是说这是当然了,最先换完衣服的是男性阵容的我和神崎。
黎人:“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出来吧。”
高村:“好的。”
一出更衣室就发现,海滩已经热闹起来了,游客也比刚到的时候增加了许多。脚下的沙子烫的惊人,忘记带沙滩鞋的我因为受不了脚下的酷热而移动到了阴凉的位置。镇上海鸥的数量和这里碧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开始有海边的感觉了。然后,这种感觉马上就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景致。
朔夜:“久等了吧,哥哥”
高村:“恩?”
鴇羽,玖我,美袋,朔夜,碧老师,还有藤乃。大家穿着各式各样合身的泳衣出现在面前。
黎人:“大家都太可爱了,太美了!”
神崎看着大家说到。那么不好意思的话亏那家伙说的出口。
朔夜:“怎,怎么会呢,可爱什么的……”
夏树:“恭维而已啦,别当真别当真。”
玖我轻轻地带过。
黎人:“哈哈哈,没有那样的事啦”
碧:“这不是很好吗?到了海边的女孩子当然都很可爱的咯,只是说我们可爱就想哄我们开心的话,这种程度还差得远哦。我教的孩子可都是可爱的不得了的学生哦”
朔夜:“什么意思?”
碧:“从一开始怎样与别的女生共处踏出第一步,这就是我的题目,明白了?”
朔夜:“……啊,是~”
舞衣:“小碧……你在说什么呀……”
黎人:“真不愧是碧老师啊”
碧:“哼哼~本来想做一个关于盛夏里海边的女人的演讲的,不过今天这种情况下就不在这里献丑了”
朔夜:“啊,是,下次请再多多指教!”
碧:“好!回答的好!这才算是我的学生嘛。恩,那个暂且不不提……”
碧老师做着鬼脸,用做作的动作迅速地指着大海。
碧:“好的!去游泳咯!去玩咯!去吃咯!突击!!”
碧老师一声号令,我们开始度过这期待已久的时光。
舞衣:“来吧,老师,来这边吧!”
高村:“哦,恩!”
橡胶球高高地在空中飞舞,与夏天的太阳合二为一。我不顾刺眼的阳光,奋力追着球。
高村:“嗒!”
然后发出小孩子般的叫声,再次把球打回空中。结果,没有特别的规则,只是单纯连续击打着落下的橡胶球,然而这样还是令我们感到非常兴奋。
高村:“看着,去那边了,朔夜!”
朔夜:“我知道,我知道的啦~”
朔夜畏惧不前。然后闭上眼,用尽力气振臂一击。
——啪嘎
朔夜的手落空了,橡胶球就此落在水面上。
命:“哈哈哈哈,朔夜不行啊,完全不行啊!”
朔夜:“什,什么嘛~”
命:“因为你不行,所以我才说你完全不行,我可没有说谎哦”
高村:“哈哈哈,这样说的话有善意也有恶意啊,美袋”
命:“恩!?是吗?”
朔夜:“哥,哥哥怎么也这样说呀~呜哎哎~~好过分呀!!”
朔夜生气地暴拍着海面。这个姿势好可爱哦……
舞衣:“好啦好啦,继续吧”
朔夜:“啊,恩……嘿!”
命:“好啊,跟着轮到我了……嗒!!”
舞衣:“交给我吧!嘿!”
说起来,住在老家的时候……我曾经和住在附近的某个女生像这样一起来海边玩……不经意间一幕幕情景在我脑海中闪现。愉快的记忆——不过立刻风化了……不久全部消失……只剩下了我自己……
朔夜:“哥哥,危险!”
高村:“……恩?”
接下来的一瞬间,鴇羽用力打过来的球,撞向了我的脸。
高村:“呜……”
冷不防我跌倒了,还喝起海水来。
高村:“咕噜噜噜噜……”
很久没喝过的海水,与其单纯说是咸,还不如说这显得实在太离谱了。
朔夜:“哎呀!!哥哥,没事吧!?”
命:“没,没事吧?恭司!!”
美袋连忙吧我扶起来。
高村:“咳咳咳咳”
我咳嗽着,想把海水给吐出来。
舞衣:“哎呀~糟糕了,对,对不起……老师……还活着吗?”
高村:“说,说什么呢……”
与女生玩累以后,我来到沙滩休息。我周围的女生以玖我为首,零星地在太阳伞下休息。而美袋和朔夜还是平时那样不知疲倦的样子。我呆呆地看着她们的身影,不知不觉又考虑起有关媛传说的调查。是从哪里开始的呢……西亚斯财团绝对知道HiME之间要战斗的事情,却还跟我们联系。天河教授有察觉到这件事吗?然后,还有与HiME的高次物质化能力不相上下的深优的战斗能力。那明显就是为了与HiME的Child战斗而预先设计的。就算HiME之间结成了不战协定,像他们的那种人却介入这场战斗的话……或者会对这里毫无防备的出来游玩的少女们进行攻击。……即使结成了停战协定,也改变不了媛星每时每刻接近着地球的事实。凪说的可不是无凭据的恐吓,过去所经历的几次危机,都能从我的调查中想象当时的情况。当然我的解释也许是错的,更不能否定凪说谎的可能性,不过……这想法是多余的吧。但是,不能这样就断言没有别的方法。说不定即使没有HiME之间决出胜负,媛星就拐弯避开了与地球的冲撞。不过,我见过的一幅画……画着赤红色的媛星的画,画着一颗巨大的,而现在离我所见到的还很遥远的媛星……姑且不论冲撞这事,媛星现在的确在不断接近地球,那样的话,到底会有什么异变发生呢……
黎人:“想什么那么入神呢?”
神崎坐在我旁边。
高村:“神崎……”
黎人:“难得她们玩的那么开心,老师你也要开心一点哦”
高村:“啊,不好意思……没什么事不开心啊,只是……”
黎人:“只是什么?”
高村:“啊,没事……”
黎人:“老师……”
神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黎人:“老师你背负的太多了,能更多地依赖我们吗?”
高村:“但是……”
黎人:“好了,你看”
神崎指着海边来回奔跑的少女。刚才还想着玩橡胶球的,转眼间已经变成在玩水了。
命:“停下来呀!舞衣停下来呀!你不明白停下来的意思吗!”
舞衣:“这世界上哪里有被别人叫停止就停止的呀!”
朔夜:“嘿嘿嘿嘿!”
美袋成了靶子,总是被鴇羽和朔夜追赶着。那边的玖我和藤乃似乎很喜欢逗留在沙滩的样子。碧老师则……
碧:“啊——哈哈哈哈哈哈!”
碧老师,一只手拿着一个大大的啤酒杯,正为什么开心的事情不断大笑着。
黎人:“她们……大家都是很直率善良的女孩子啊,他们没理由会自相残杀吧?”
高村:“恩,没错……”
黎人:“我不知道理事长有何目的,还有那个叫一番地的组织……真的是个谜啊。不过,我们还不能断定没有解决的方法,应该还有什么良策。”
是吗?我也想这样想……
黎人:“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不过,不能让高村老师你一直一个人想下去”
说的有道理。
黎人:“请不要一个人独自负担这事情,更多地依赖我们把,大家一起考虑的话应该会找到更好的办法的”
高村:“神崎……”
神崎所说的不过单纯是乐观主义而已。不过,听了这带着爽朗笑容的断言后,我感到轻松了一点。我觉得这笑容可能拥有让人安心下来的力量。
夏树:“什么嘛……你们……两个大男人眉来眼去?”
高村:“哎?”
静留:“哎——两个人原来有这种兴趣的呀……”
高村:“哈?”
黎人:“啊哈哈,不要这样说,误会,这是误会,我们可没有这样的兴趣,呐?老师?”
神崎向我暧昧地使了个眼色。
夏树:“这种看似串通好的样子实在太可疑了……”
静留:“算了算了,这不是挺好的吗,爱情无分性别……”
高村:“你,你在说些什么啊!玖我,藤乃,我们之间可不是那种关系!”
舞衣:“怎么啦?”
夏树:“呵,这两个人,似乎勾搭上了的样子”
舞衣:“哎!?真,真的吗?”
黎人:“哈哈哈哈,是误会啦,老师你也说些什么嘛”
神崎用表现出‘那也不坏嘛’的笑容,这种态度更令人疑心了。
高村:“哎?啊,没错,你看,你们啦,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不要混为一谈。”
舞衣:“我,我,我对那种事情……虽然不似乎很清楚……但是……你们两人的意愿……我还是会尊重的……”
你为什么还流露出那样的目光呀!鴇羽!
夏树:“说起来,我们学校,虽然禁止不纯洁的异性交往……但同性的话又怎么样呢?”
高村:“禁止!禁止!男人间的恋爱也是恋爱!但绝对要禁止!”
舞衣:“恋爱……吗……果然……”
朔夜:“Shock!!哥哥原来有这样的兴趣……”
高村:“所以嘛,我说了不是这样一回事啦!”
朔夜:“但是,对手是神崎学长的话,我可争不过啊……”
黎人:“哈哈哈哈……有人来参与了,老师”
高村:“你也要好好地否定!神崎!”
伴随着误解的残留,亲睦会的进行,大家各自的心情好像都得到了放松。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日暮西沉,我们已被夕阳温柔的揽入怀中。
——海上的黄昏。
——晚霞的天空。
大家脸上都泛出红光。换衣服,整理行李。只是……要回去了。但是,总觉得大家都很在意西沉的太阳,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远处的海面。少有人来的海岸深处的地方。想要纵览海和天空,哪里也是绝好的地方。
舞衣:“那个……黎人同学。”
黎人:“恩?什么事,舞衣同学”
坐在岩石上,鴇羽对黎人说道。
舞衣:“小茜的住院地址……知道吗?”
黎人:“恩,知道。”
舞衣:“那么,大家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她?”
黎人:“哎?”
碧:“Niceidea!去吧去吧!”
在神崎回答之前,碧老师抢着说到,美袋也应合着,点点头。
黎人:“……这样啊?那么……”
朔夜:“就这样去吗……还是不要去了……”
朔夜考虑着,可是又断然表示了否定。
碧:“是,是嘛?”
朔夜:“唔……”
朔夜和日暮茜的关系很好。日暮失去恋人的那种心痛的感觉,朔夜很明白。
碧:“啊……那,那就是不去了吗?”
舞衣:“但,但是,越是那样的时候,说不定就越应该去……”
并不是不理解鴇羽所说的话。
可是,她们好像背负着同样的命运,正因为如此,她们所牵挂的才各不相同。
碧:“哦……”
碧老师双臂交叉环抱,沉思着。
碧:“恭司君是怎么想的?”
高村:“恩……总之,要是想了解日暮的情况,试着找负责的医生确认一下不就行了吗?”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结果只得到这个平淡无奇的答案。
碧:“只能那样了……果然……”
高村:“大概……”
夏树:“恐怕去也是没有用的……”
玖我突然插了一句。
朔夜:“但,但是……”
夏树:“收容日暮茜的医院,恐怕也是与一番地有关系的……他们为了隐瞒orphan,Child和HiME的存在,会做出对目击者洗脑的事情。对于日暮茜,关于HiME的一连串事情的记忆被消除的可能性很大……”
舞衣:“怎么会……”
朔夜:“难道连和君的事情也都不记得了?”
玖我点了点头。
朔夜:“真过分……”
夏树:“大概是那样的……”
玖我叹息道。对记忆的操作……到底有没有那种可能性,我不明白。可是看玖我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作为HiME,在战斗中失败,失去最爱的人……光是这样,就很痛苦了,更何况连最爱的人的记忆也要被夺去。如果真是那样,她也许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正常生活。可是,也许那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我不明白了。
舞衣:“我……要去看望她。”
短暂的沉默后,鴇羽下定了决心。
朔夜:“小舞衣……”
舞衣:“果然,我还是不能丢开不管,我……决定了。小说也,不可以停滞不前哦。”
朔夜:“……恩,那么……我也去。”
命:“舞衣去的话我也去!”
舞衣:“碧老师也一起吗?”
碧:“我?啊啊,当然了,不管去哪里我都去。”
碧老师拍着胸脯。
夏树:“…………”
玖我沉默不语,看着鴇羽她们交谈。忧郁在她眼眸深处忽隐忽现。那是愤怒,还是悲哀,现在我也分辨不出了。我打算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静留:“…………老师,不要去。”
藤乃从背后拍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看了看她。藤乃的眼神,也流露出和玖我一样的担心。我什么也没有说。
高村:“…………”
朔夜:“哥哥……我……”
朔夜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也怪不得她了……忘记关于HiME的事情。对于日暮茜来说,是成为普通女孩的新的机会。可是,哪里……他,仓内和也,不在。忘却HiME,忘却那一天,这和忘却那个人没什么区别。
朔夜:“万一,万一我在战斗中输掉……失去最重要的那个人,我还装作不知道,每天还必须故作开朗生活的话……那样……那样活着的我……真的是我吗?”
高村:“朔夜……”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朔夜的问题。重新产生的不安,沉沉的压着HiME们的心。现在的我,对于她们的不安情绪束手无策。
高村:“…………”
………………
…………
……
悲伤的沉默在空气中弥漫着。我无法忍受了,要打破这沉默。
高村:“好,好了,我们回去吧……”
没有任何人可以反抗刚才的话语。天边已被晚霞染红了,在天黑之前,我想回去。和大家一样,沉默地向巴士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
像被风割裂了似的,鼓膜被尖锐的声音震动着。
然后,我们旁边的岩石块立刻碎屑纷飞。
朔夜:“啊!?”
舞衣:“什,什么!?攻击!?”
高村:“这时候竟然有orphan!?”
夏树:“刚才,那是什么光?”
顺着玖我的声音方向抬起头,我的确发现有些羽毛状的发光物体,在空中描出一条条明亮的光带。玖我立刻拿出了Element枪,开始向那东西射击。
其中几片被破坏了,但是羽毛的速度太快了,不能全部击中。
弄清了攻击的正体。这发光的羽毛状物体是由这发光的正体放出来的。光线再一次擦加而过,最后消失在水底。???:“不行啊……一个也打不中……”???:“没关系,请相信自己。”???:“真的能行吗?”???:“是大小姐的话一定可以……”???:“我知道了,深优这样说的话我就努力去干了!”
朔夜:“谁,谁!?”
我听出是谁了。
高村:“莫非……”
我抬起头,确认了在远处的两个熟悉的身影。
高村:“深优……小爱丽莎……”
在霞光燃烧着黄昏的天空照射下,黄金天使和她的随从,站立在一面陡峭的山崖上面。
舞衣:“怎么回事?”
爱丽莎:“你们这些Valkyrie,大家好。”
夏树:“爱丽莎·西亚斯……”
舞衣:“她们……也是HiME?”
夏树:“不,那样的情报……”
对了鴇羽她们还不知道深优是人型机器人。
爱丽莎:“都聚集在这里了,那就好办了。深优。”
深优:“这么好的机会溜走了就没有了。”
舞衣:“深优同学,你也是HiME?”
但是,深优没有一点要回答鴇羽问题的样子,而是用公式化的口吻宣布着。
深优:“现在是19点18分,还有5分钟就要日落了,现在Ranganrok作战开始。鴇羽舞衣、玖我夏树、美袋命、杉浦碧、天河朔夜,除了以上5名,其他人请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爱丽莎:“大哥哥,快点和那些不是Valkyrie的人们逃跑吧。”
碧:“Va、Valkyrie?女武神?”
爱丽莎:“我,可不会容许失败发生!”
小爱丽莎声音一结束,空中散开了的发出黄金般光辉的羽毛聚集为一束,又再次散开了。径直向玖我激射而去。突然,迪兰出现了,挺身抵挡着那些光刃,守护者玖我。
夏树:“迪兰!”
噶咕噶咕噶咕……
迪兰的身体上不断承受着羽毛的刺击,接着的瞬间——爆炸了。
夏树:“迪兰!?”
玖我悲鸣道。
深优:“那个就是玖我夏树的使魔,没有召唤的过程就出现了……”
深优视线落在迪兰身上,沉吟道。
从对玖我的攻击中醒悟过来的碧老师,把衣服搭在手上。
高村:“怎,怎么了!?”
碧:“气势还不够,这可有点危险哦。”
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全场的人立刻挡住被沙尘封住的眼睛,在这里仅仅眨了几下眼睛的瞬间……
碧:“正义的伙伴,登场!”
不知何时出现的正义的伙伴,正在那里用两手拿着巨大的大戟挥舞,然后摆出了砍断了什么大的东西的姿势。总是以这个造型出场……虽然也很帅气,但现在可不是那种摆姿势的场合啊。
碧:“来吧——愕!天!王————————————!!!!”
大戟一敲,大地粉碎,飞散的岩石中露出了愕天王的身影。鴇羽和朔夜用难以相信的目光看着,而美袋则拿着剑摆开架势,放射出比两人都要尖锐的眼神。
美袋:“……恭司快逃!”
美袋拿着大刀,站在我面前。
高村:“…………”
我对突然发生的事情感到愕然。小爱丽莎明显是使用高次物质化能力来攻击玖我她们的。小爱丽莎——爱丽莎·西亚斯也是Valkyrie——HiME?但是,我一次也没听他们说过……
命:“叫你快跑你没听到吗!”
黎人:“老师!”
深优说过,自己的战斗能力是为了护卫小爱丽莎而存在的。难道说——难道说,西亚斯财团的计划是……将她,爱丽莎·西亚斯拥立成为最后的HiME?从而支配强大的力量,事情就是这样吗?为此……委托我和天河教授去调查有关媛传说的遗迹和文献?
高村:“…………”
静留:“老师,快点逃”
黎人:“快点!”
我一句话都没说,神崎和藤乃两人就拉着我,说这里就交给HiME她们,我们就去避难吧。但是,现在可不是这样的场合,我甩开了神崎他们的手,接近深优她们。
黎人:“高村老师!”
命:“恭司!!”
夏树:“静留!神崎!你们俩先逃吧!”
舞衣:“黎人同学,快点!”
黎人:“啊,恩,走吧,静留同学”
静留:“恩……”
我确认神崎和藤乃去避难了以后,径直向深优她们走去。
高村:“……你们两个不能说明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深优:“高村老师……您阻碍了作战,请您快点撤退吧。”
爱丽莎:“大哥哥!爱丽莎正在出色地完成任务!”
高村:“任务……?”
爱丽莎:“恩,看吧,我的守护者!展现在我们面前把。梅丹佐!”
闪光之中,我们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是一个巨大的天使模样的神圣的身影。这就是……这就是爱丽莎·西亚斯的Child?
高村:“……!!”
舞衣:“好,好大……”
夏树:“哼,有意思……”
玖我旁边的迪兰咕噜噜地低吟。
碧:“唔……这就是那可爱的小孩子的Child吧。不足为患!愕天王,准备好了吗?”
高村:“小爱丽莎,停下来!快停下来!HiME之间不要争斗!深优,深优也说说啊!小爱丽莎只是被利用而已!”
爱丽莎:“大哥哥你在说什么呢?我是凭着自己的意志才站在这里的,是吧?深优?”
深优:“是的,大小姐”
高村:“深优!”
爱丽莎:“听好了大哥哥,Valkyrie只需要一个而已。我,绝对会成为一个出色的Valkyrie。只要是为了黄金时代的到来”
夏树:“高村!没可能说服她们的!快点逃吧!”
高村:“但是!”
深优:“玖我同学说的对,请立刻逃跑吧。”
高村:“不行……”
命:“恭司在这里的话,我们就不能放开手脚的战斗了……”
高村:“小爱丽莎,大家都是好朋友!因此避开媛星的方法就由大家一起来想把!”
爱丽莎:“避开媛星的方法?没那个必要啊。”
高村:“哎?”
爱丽莎:“因为爱丽莎将会成为最后一个Valkyrie,得到星星大人的力量!!星星大人就不会撞过来了”
高村:“小爱丽莎……”
我还想问下去,然而爱丽莎·西亚斯将短细的手臂一挥,下命令道。
爱丽莎:“那么梅丹佐——上吧!!”
爱丽莎·西亚斯那透明而嘹亮的声音,宛如天使的福音一般。像是与歌声产生共鸣似的,梅丹佐张开双翼,羽毛飘落。
嘎啪嘎啪嘎啪……
高村:“呜呜……”
碧:“大家,交给愕天王吧!愕天王!防御!”
为了避免被风吹到,全部人一起登上愕天王的背。
夏树:“没想到,这么强力的……”
朔夜:“很,很厉害啊……”
夏树:“舞衣,朔夜,你们也快点吧Child召唤出来”
玖我对鴇羽和朔夜说道。
朔夜:“恩,恩”
朔夜点点头,召唤着月读。
朔夜:“月读!”
月读现出它那强壮的身躯。然后——
高村:(那个不吉祥的大镰刀就是朔夜的Elemenet吗……)
夏树:“这就是你的Child吗……舞衣,你也要,快点!火之迦具土可是比它还要厉害吧?”
舞衣:“不,不要……”
夏树:“怎,怎么啦?”
舞衣:“无论怎么说,那个孩子也,小爱丽莎也有……她最重要的人呀……”
夏树:“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还想这些。这样下去你自己可是会死的呀!”
舞衣:“…………”
夏树:“可恶……”
碧:“哎?风停了呀”
夏树:“这次又怎么了……”
从愕天王遮蔽视线的地方伸出头去,只见梅丹佐正拍打着翅膀,望着我们。究竟它想狙击哪个地方呢?
夏树:“糟了!大家闪开!”
高村:“哎!?呜哇!”
谁把我踢飞了。回头一看,只见我们刚才所处的位置被一束束集中了的羽毛所刺击,然后——爆炸了。
爱丽莎:“去吧!就是现在!”
梅丹佐再次发出歌声,与此同时,这个巨大的身躯看上去开始发出黄金的光辉。
夏树:“我有不详的预感……散开!”
听到玖我的话,全部人马上与别人保持一定距离。
爱丽莎:“去吧!!!”
闪光!攻击从高空中袭来。强烈的雷击。轰鸣声不绝。鼓膜像被震破了似的,再也感觉不到世界上有声音了。不过,一瞬间听觉突然又恢复了。
高村:“!?”
现在的叫声是……?我往四周一看。
碧:“愕天王!?”
看来,体型庞大的愕天王,被梅丹佐放出的雷击击中了。碧老师连忙赶到愕天王旁边,当场跪了下来。
爱丽莎:“成功了?”
深优:“很可惜……它的伤不是致命伤。仅仅是要害旁边而已,而且刚才还不是最大攻击输出”
爱丽莎:“但是……因为大哥哥在那里嘛,怎么能用全力呢……”
深优:“没关系,爱丽莎大小姐,请相信自己的命中率,下次就用最大攻击输出”
爱丽莎:“恩……我知道了,梅丹佐!”
爱丽莎一挥手臂的瞬间——
爱丽莎:“哇啊啊?”
刚才的地震再加上现在的雷击,令爱丽莎·西亚斯她们所站的山崖突然塌了下来。
爱丽莎:“哇啊啊啊!”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一时间声音响彻四方,尘土飞扬。
命:“那些家伙呢?”
朔夜:“在那里!”
尘埃之中,深优抱着小爱丽莎,走了出来。就像神明一样——一瞬间我看着这两人的身影,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烟雾散去之后,眼前出现了梅丹佐的身躯。爱丽莎·西亚斯离开了深优的怀抱,降落在大地上。
命:“有破绽!哎呀啊啊啊!!”
一看准机会,美袋立刻拖着大刀向前突进。凭着强劲的弹跳力一跃而起,向着梅丹佐砍下去。但是,就在大刀砍下去之前,美袋那瘦弱的身躯就被弹开了。
命:“唔哇!”
高村:“美袋!”
美袋的身躯单薄地被吹飞,撞在岩石上面。
命:“唔!!”
舞衣:“命!!”
转了几个圈的美袋落在海里,鴇羽连忙伸手把她拉回来。我胸口一热。
高村:“小爱丽莎!深优!不要再打了!”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将处于没有使魔状态的Valkyrie打倒是没有意义的。”
爱丽莎:“我知道了,那么接着攻击那个吧,那个一直盛气凌人的人的小狼使魔。”
看来爱丽莎·西亚斯将迪兰选为箭靶了。
深优:“那么,其他的人,就让我来集中对付吧。”
爱丽莎:“恩,拜托了!”
深优:“遵命。”
深优说完,就把左腕释放为剑状,向鴇羽他们斩过去。
爱丽莎:“那么,要去了哦!”
小爱丽莎向着玖我天真的微笑道。我开始向玖我的方向全力跑去。
爱丽莎:“梅丹佐!电击吧!”
梅丹佐的雷击向玖我袭去。
夏树:“糟……!!”
高村:“玖我!”
我抱住玖我的身体扑向一边。刻不容缓的时刻,梅丹佐的攻击方向也偏移了。
爱丽莎:“啊啊啊,真是的!搞什么鬼嘛!大哥哥!为什么大哥哥要阻碍我呢?大哥哥是西亚斯的人啊!”
夏树:“什么!?”
怀中的玖我凝视着我。
夏树:“你……是那些家伙的同伙?”
高村:“不,不是的!”
夏树:“西亚斯……西亚斯财团吗……我记得有听说过什么……你这家伙,难道……”
高村:“你误会了,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我一直保持着抱着玖我的状态,慌张地摇着头。
夏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抱着我!不管如何快点放开我!”
玖我用力挣脱出我的怀抱。
高村:“啊,对不起……”
我们一起弄好姿势。
高村:“总而言之,这是有原因的……”
夏树:“真是的,每个人都那么可疑……”
舞衣:“深优同学,快停下来!求你了!”
深优:“不用多说……”
命:“舞衣,不要浪费口水了!这样下去可是会输的!”
不远处,深优正以其他HiME为对手开始战斗。深优以复数HiME和Child展开战斗。她的性能竟然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高村:“可恶,我该怎么做才好”
夏树:“高村!别发呆了!快来!”
高村:“哎?”
我慌张地看着爱丽莎·西亚斯。
爱丽莎:“大哥哥如果怎么都要在这里阻碍我们的话……我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快点离开吧!梅丹佐去吧!”
呼应着小爱丽莎的话,她的Child发出天使般的歌声。优雅的旋律中,却明明白白地显露出对我们的敌意。
夏树:“迪兰!”
玖我再次拿出Element枪,瞄准着,和自己的Child向前踏出几步。很自然地保护着我的样子。
高村:“玖我……”
夏树:“不要误会了,我可不是为了保护你,我只是不想被你给拖累了”
的确,现在的我什么也做不成。能派上点用处的铜剑也放在了行李里面。然而这唯一的希望也只是用来当打击用的棍子而已。尽管如此,就算拿到了那个东西,到此地步也终究是个累赘而已……
夏树:“迪兰!!银弹装填!”
玖我驱使着迪兰,两手打着枪,呼叫着一起向前方跳跃。这个瞬间,小爱丽莎和梅丹佐都注意着玖我的行动。
高村:“就是现在!”
我向放置行李的塑料板跑去。
爱丽莎:“没用的!”
高村:“!”
不管怎样,我的挣扎还是没用,不知何时,我的周围已经被发光的羽毛所包围。这就是爱丽莎·西亚斯的Element了吗……
爱丽莎:“大哥哥,不要妨碍我们了,这里可是我第一次展现阳光的舞台啊……”
高村:“唔”
玖我和迪兰就这样看着,看来只要有梅丹佐坐镇,很难去接近爱丽莎·西亚斯。
爱丽莎:“没关系,我可不会伤害大哥哥的。”
爱丽莎·西亚斯微笑道,唤回发光的羽毛。
夏树:“嘿!”
玖我也暂且退回我这边。
爱丽莎:“那么,要结束了哦,大姐姐……不用害怕的,我只要停止那只小狼的呼吸而已,我不会夺走大姐姐的命的,放心吧”
夏树:“哼,竟然小看我……”
高村:“至少……让我去把铜剑拿来啊……”
夏树:“是武器吗?”
高村:“恩,不过,在行李里面……”
夏树:“真是笨蛋啊,武器是要一直随身携带的……”
高村:“虽说要一直随身携带,但来到海边的话又怎么带呀?我和你们HiME不同的,武器可不能实体化,随身携带,这可能吗……”
夏树:“那个武器……能够与Child对抗吗?”
高村:“我想大概没问题……”
老实说,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仪式用的无刃的剑。或者说是一根木质的棍子。
夏树:“总好过什么也没有……”
高村:“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吗?”
夏树:“我来当掩护,你去吧那铜剑拿来”
高村:“不过,刚才……”
夏树:“做掩护的只是我而已,迪兰来引导你,有你在的话,迪兰也不会轻易受到攻击的吧”
高村:“!”
夏树:“乖乖的,迪兰”
迪兰低声地嚎叫,是答应了的意思?
夏树:“听好了,听到我的信号就坐在迪兰上面”
高村:“恩……”
爱丽莎:“这样说下去的话要说到什么时候啊?这样等下去的话太阳都要下山了”
爱丽莎·西亚斯叹息道。西边的天空依然很明亮,事实上,太阳早已落在水平线以下了。
爱丽莎:“那么,一口气收拾掉吧,梅丹佐!”
夏树:“趁现在!”
玖我高高地跳起,瞄准爱丽莎·西亚斯,两,三发子弹向她射击。我一瞬间担心这爱丽莎·西亚斯,跳坐在迪兰上面。爱丽莎·西亚斯用Element抵挡着玖我发射的子弹。就在这一瞬间,迪兰载着我疾奔着,这速度连眼睛也跟不上。
高村:“得手了!”
我从迪兰的背上伸手拿到了自己的包,然后,从里面拿出铜剑。
爱丽莎:“大哥哥!不是叫你不要妨碍我们的吗!梅丹佐!”
随着爱丽莎·西亚斯的叫声,梅丹佐巨大的身体向我和迪兰逼近。我拼命蹬着迪兰的背,斩向梅丹佐。
——锵!
手上传来实在的感觉。
爱丽莎:“梅丹佐!”
虽然没有实际上的伤害,但它还是就此退出了攻击范围。
夏树:“得手了吗?”
高村:“……或许吧”
夏树:“迪兰!回来!”
我和玖我还有迪兰集结在一起,望向梅丹佐。
爱丽莎:“大哥哥……为什么总要妨碍爱丽莎?为什么?大哥哥,讨厌爱丽莎吗?”
高村:“不是这样子!不过,你硬要攻击她们的话,我就要全力的守护她们”
爱丽莎:“爱丽莎,可是为了将世界引导至和平啊……”
高村:“醒醒吧!要伤害别人才能得到的世界,真的是和平的世界吗!?”
爱丽莎:“……那就是和平的世界!只要爱丽莎努力的话,那就是和平的世界了!大哥哥你被Valkyrie她们骗了!我知道了!爱丽莎来帮你了!这次我可宽恕不了你了!我要出尽全力战斗!帮助大哥哥!”
还没使出全力吗……
爱丽莎:“梅丹佐!最大输出!”
小爱丽莎周围的Element羽毛旋转着回去,同一时间,她的身体开始慢慢发出光芒。
高村:“这,这是什么,感觉不太妙……”
夏树:“恩……”
梅丹佐的咆哮就像徐徐升高的旋律一样,空气中也不断地尖鸣着……接着的瞬间,周围被沉寂所支配,简直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小爱丽莎在寂静之中,优雅地高高举起右手的食指。那简直就像指挥家在指挥着一样。
爱丽莎:“颤抖吧!制裁之雷!”
异变突然发生了。
爱丽莎:“咳咳”
爱丽莎·西亚斯突然急促地咳嗽着。从口中出来了红色的液体……吐血……了?
爱丽莎:“什么……什么!这是什么!……好热……好热哦……”
爱丽莎·西亚斯用手挡着小脑袋,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爱丽莎:“啊啊啊啊啊”
然后收起了那美丽的指挥家的手指,惨叫着。
夏树:“怎么了!?”
高村:“……小爱丽莎?”
爱丽莎:“好痛……好痛啊啊!”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深优注意到了她的异变,停止了和鴇羽他们的战斗。
舞衣:“唔!?”
爱丽莎:“深优……深优……救,救救我……好……好痛!好痛啊……深优,快来啊!”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爱丽莎大小姐!”
深优立刻奔向小爱丽莎倒下了的身躯。
夏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玖我向我这边投以询问的眼光,但是,我一点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爱丽莎:“深优……帮帮我……好热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是怎么了?小爱丽莎的身体开始崩坏。
爱丽莎:“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优怀抱中的小爱丽莎高声惨叫着。我就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刚才就差一点被干掉了……要是刚才那一击打出来了话,毫无疑问我们就什么都结束了。
深优:“爱丽莎小姐,流入体内的媛星力量已经溢出,身体组织开始崩坏。请住手!请不要再想梅丹佐输送力量了!请解除守护者的实体化。”
爱丽莎:“办不到……我办不到……不,不行了……停不了……停不了了……溢出来了……溢出来了!啊啊啊!”
深优:“爱丽莎小姐?爱丽莎小姐!”
爱丽莎:“不行了……轰轰地溢出来了……不要……我不要……我要破裂了……”
深优:“CODE404,EMERGENCY,暂时冻结爱丽莎小姐的高次物质化能力。”
爱丽莎:“呜呜呜……大哥哥……深优……帮帮我啊……帮帮我……”
深优:“来不及了?”
爱丽莎:“深优……深优……在哪里……深优……”
爱丽莎·西亚斯不断向深优求救。
深优:“爱丽莎小姐!我在这里!”
我想起以前她将深优当作物品一样对待的情景。但是,这次却见到她不断向深优悲伤地求救。
高村:“…………”
深优:“啊!!”
从爱丽莎·西亚斯身体里现出一道闪光,深优的身体被弹飞出去。
高村:“深优!”
接着的瞬间,爱丽莎·西亚斯的双瞳,失去了生气。
爱丽莎:“深……优…………”
她小小的手伸向深优被弹飞的方向。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爱丽莎:“……………………”
最终,爱丽莎·西亚斯的手无力地落在地面上。深优慌忙赶向那具躯体。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爱丽莎大小姐!”
可是……无论深优怎么摇晃她的身体,爱丽莎·西亚斯一动也不动。
夏树:“死了……吗?”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CODE409,实行人工Valkyrie爱丽莎·西亚斯紧急苏醒处理……”
人工Valkyrie?现在,深优的确是这样说的。
深优:“ERROR,处理失败,CODE再实行……ERROR。爱丽莎·西亚斯……死亡确认。”
深优怀抱着那个被称为黄金天使的少女。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高村:“深优……小爱丽莎……”
突然的咆哮。
夏树:“!?”
从幼小的她苦痛开始就停止活动的梅丹佐再次活动起来。梅丹佐的光辉就像祸事一样不断增加着,然后,那身体的光辉变得让人不能正视。
高村:“梅,梅丹佐!?”
朔夜:“发生什么事了?”
碧:“Child?没有HiME也能动吗……?”
闪烁着黄金般光芒的梅丹佐的装甲的一份已经剥离。肉令人作呕地翻露在外。那些肉随着血管的跳动恶心地蠕动着。
夏树:“小心一点……看样子它在orphan化了……”
HiME们:“orphan化!?”
夏树:“听说失去主人的Child会变成orphan”
高村:“什么……”
夏树:“小心点,orphan化的Child大多会反噬原来成为自己触媒,也就是主人思念的人……”
朔夜:“哎?”
夏树:“但是……在这个场合下,在场的所有人都会被认为是它的猎物吧”
高村:“哎?”
夏树:“……不管触媒是谁,现在那家伙的目标,肯定是我们”
高村:“莫非……”
梅丹佐的翅膀发出光辉。
碧:“危险!防御!愕天王!”
梅丹佐的雷击快速地从天而降。有愕天王为盾抵挡着,大家都没什么事。跟着碧老师开始反击了。
碧:“愕天王!突破!!”
愕天王向梅丹佐突击,一阵冲击的声音响过以后,梅丹佐被弹飞了。
命:“好厉害哦”
碧:“Child的话另当别论,是orphan的话怎么会输给这家伙呢!那么,全员一齐攻击!”
舞衣:“但是!它原来是Child吧?打倒了的话,会有人死的!”
这个谁有可能就是指我自己吗?
碧:“那是Child才会这样吧?现在那家伙可是orphan!与思念的人有什么关系?”
舞衣:“我们可不知道这种事啊!因为谁也没有确认过呀”
碧:“大概没问题的吧!”
夏树:“喂,你们。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场合。如果放下不管的话,那个谁说不定不会死,我们可以定会被这家伙干掉的啊!”
被愕天王撞飞的梅丹佐又起身了。
碧:“哎呀呀,没受致命伤吗?不赖嘛,一点事也没有”
夏树:“我发出信号时大家散开,一起攻击它”
碧:“哎呀,很合乎我的意见呢……”
夏树:“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朔夜:“我,我是这样想……”
舞衣:“你,你们三个等一下,所以刚才我也说过了啊”
夏树:“难道就在这里什么也不干吗?你这家伙”
命:“是啊,舞衣,干了再说”
美袋说着,架起了大刀。
舞衣:“…………”
鴇羽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夏树:“那样的话没办法了,虽然只有我们……”
朔夜:“啊,恩……”
命:“期待已久!”
碧:“去吧!”
夏树:“迪兰!银弹装填!”
命:“噢噢噢噢噢噢噢!”
碧老师,玖我,美袋,朔夜四人散开,围攻梅丹佐。鴇羽则默默的在旁边看着。
——铛!
夏树:“咕!”
碧:“哎呀!”
命:“呜哇!”
朔夜:“呀!”
四人被梅丹佐的攻击所弹飞。
夏树:“唔……再来一次……”
深优:“请退下”
只见之前低头默哀的深优站在保护玖我的位置上。
夏树:“什……”
深优:“既然已经失去了爱丽莎大小姐,你们对我已经没有用处了,这里就交给我吧,请你们快点撤退”
夏树:“能相信你吗!”
深优:“比爱丽莎·西亚斯的死亡确认更紧急的CODE启动。MODETRIPLEX再启动。从3号到8号,以及16号的拘束模式解除。对梅丹佐的最适化完成。梅丹佐的DELETE开始。”
夏树:“……?”
深优:“梅丹佐是我们所创造的‘守护者’。弱点也非常清楚。”
夏树:“什么?”
深优:“…………”
深优回头看了我一眼,向梅丹佐进攻。
深优:“哈!”
然后,就此与梅丹佐战斗着,一起沉没在海里面。
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太阳完全看不见了,周围的游客也不在了。之前的战斗就像是个谎言一样,只有寂静支配了这个地方。
高村:“朔夜,鴇羽……”
舞衣:“什么嘛……”
高村:“和这里的所有人回去吧”
朔夜:“哎?不过……哥哥呢?哥哥你要怎么办?”
舞衣:“是呀,你要怎么办”
高村:“留下我在这里吧……”
舞衣:“不,不要说蠢话了”
朔夜:“我很担心你啊”
高村:“够了,我没事的,所以快点,大家一起回去吧,神崎和藤乃还等着你们吧?”
舞衣:“我,我不管了!”
鴇羽说服了其他人后,向公共汽车的地方走去。
夏树:“总有一点,你这家伙一定要把事情给说清楚哦……”
高村:“恩……”
朔夜:“哥哥……”
只有朔夜一副担心的样子偷偷看着我,听到我一句‘去吧’后不情愿的回去了。
然后寂静再次降临——
在海岸上只剩下我,还有小爱丽莎的遗体。我坐在遗体的旁边,握住她的手。
高村:“好冷啊……”
在那里的,那个可爱的少女的面容已经不复存在了。而且,从某部分的皮肤开始,体组织开始崩溃分解了。……人工Valkyrie……还有人工‘守护者’。的确是从深优那里听到这样的词语。究竟,西亚斯财团对她们干了些什么事情,我迷糊地能够猜想到全部经过。她们成了牺牲者。
高村:“……小爱丽莎”
过了多少时间呢?
后面突然传来水声,全身湿透的深优浸在水里一动不动。
深优:“暴走的梅丹佐的DELETE完了……”
高村:“深优……”
深优以沉重的步伐来到我的旁边,不,是来到了小爱丽莎的旁边。我大三询问深优,站了起来。只是,她连身上的沙子也不管,抱着爱丽莎·西亚斯的这个时候,我连动也不能动。任何人也无法进入的气氛。连空气也像在拒绝别人。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深优呼喊着她主人的名字。爱丽莎·西亚斯却毫无反应。
深优:“……我们失去了任务的核心爱丽莎大小姐……任务……失败了……”
高村:“任务……”
从深优的眼中并没有流出眼泪。但是,我似乎听到深优的心中流泪的声音。我走前几步,就这样抱着她。深优的身体,就像是人类一样的温暖。
一小时后——
我们坐着九条小姐所驾驶的车子回到风华镇。
高村:“…………”
我无心地望着转瞬即逝的风景,想起几十分钟前的事——
我正停在海岸边想着该做些什么好,九条小姐就饿出现了。
高村:“深优……回去吧……”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
高村:“深优……”
睦美:“高村君!深优同学!”
高村:“九条……小姐?”
睦美:“太好了,你们呢都没事,来,走吧”
高村:“现在究竟要去哪里啊?我联络了你几次都……”
睦美:“那个以后再说!再不快点的话他们就要来了。那些家伙总是很快就到的!”
高村:“他们?”
睦美:“快点!车就停在对面,把深优同学也带上。”
高村:“啊,好的!走吧,深优……”
深优:“…………”
高村:“深优……”
睦美:“怎么都行,就算无礼也要把她拉过去!珍惜生命啊!”
高村:“帮了大忙了……”
睦美:“……听起来不大像是感谢的语气啊”
高村:“这几天里,联络了你很多次了……”
睦美:“恩……为了转移他们对【诸神之黄昏】计划的注意力,有很多事情要做……对不起……”
高村:“……他们是?”
九条小姐并不回答,只是继续驾驶,我改变了问题。
高村:“……不过,为什么知道我们的位置?”
睦美:“这次的作战计划我事先从葛丽亚神甫那里知道了,而且……”
九条小姐展示了一下车里的汽车驾驶导航系统装置。一眼望去,似乎并不像平时所见的那几种汽车驾驶导航系统,上面印有西亚斯财团的标志。
睦美:“深优同学的位置,一直都被追踪者呢……”
我从后视镜那里看着坐在后座的深优。
深优:“…………”
深优依然抱着小爱丽莎的亡骸,什么也不说。简直就像人偶一样。
高村:“小爱丽莎——”
天真烂漫的她,本来一副天使的样子。为何她会变成这样……?疑问仍然无法解答。我犹豫了一会儿,向九条小姐提出这个问题。
高村:“那个……九条小姐……”
睦美:“嘁……”
九条小姐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高村:“哎?”
睦美:“不妙啊……”
高村:“发生什么事了?”
睦美:“是车辆临检啊……”
高村:“哎?”
我往前面望去,只见前面停着几部警车。
高村:“但是看上去,这些车没什么特别的呀,不就是普通的警车而已……”
睦美:“那些警官可不是普通的警察……”
高村:“……什么?”
睦美:“那些家伙……是一番地的人,没错。”
高村:“一番地!?”
对了,刚才九条小姐口中的他们,原来是指一番地的人。
睦美:“不过,反正我只是个小人物而已,只要不被抓住就没事了,抓紧一点!”
九条小姐说着,快速踩下油门。同时,车子从警车群众飞驰而去。
睦美:“突围了!”
高村:“呜哇哇哇”
……………………
………………
…………
睦美:“捡回条命了,这可不能不感谢神明啊……”
九条小姐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微笑道。
高村:“……哈,哈,还以为要死了”
睦美:“毕竟只是这个地方的组织而已,无论怎么迅速怎么有力量,也难以对手册上没有的事进行处理……”
九条小姐大放厥词,一副不把一番地放在心上的样子。
睦美:“但是,不能再在这个地方久留了,毕竟我们还是在他们的地盘里面啊……不过,无论如何……时间上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九条小姐看着躺在教堂深处的小爱丽莎。
约瑟夫:“喂,发生什么事了……”
帮我们安置好小爱丽莎的骸骨后,葛丽亚神甫做着祈祷。旁边一直无言的深优,幽灵般的站在那里。
睦美:“这不就是时机尚早吗?葛丽亚神甫……”
九条小姐走到小爱丽莎身边,抚摸着她的头。
睦美:“从高村就的话中可以推测,爱丽莎小姐是因为承受不了强大的力量才会崩溃的。人工HiME的计划完全失败了呢……”
又来了,人工的……HiME……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约瑟夫:“无从反驳啊,我也完全同意,从媛星那里得到的力量竟然比想象中还要强大……”
高村:“那个……”
我无法再忍耐了,打断了他们的话。
高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请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明!”
睦美:“高村君……很遗憾……”
约瑟夫:“好吧,我来说吧……”
睦美:“但是……”
约瑟夫:“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而且,他对深优和爱丽莎大小姐也很好,高村君是同伴啊……”
高村:“…………”
约瑟夫:“人工的Valkyrie……也就是制造一个HiME,来和其他的HiME战斗以获取剩下的力量……这就是,西亚斯财团赋予我们的使命。”
高村:“小爱丽莎果然是……”
约瑟夫:“不错,她就是被创造的人工HiME,可以说是生体兵器般的东西……”
高村:“那么,她不是西亚斯财团总帅的女儿……吗?”
葛丽亚神甫低着头,抚摸着小爱丽莎的头。
约瑟夫:“那个身份也是真的,这孩子的本体就是西亚斯总帅的亲生骨肉”
高村:“哎?”
什么意思?
睦美:“原本的爱丽莎·西亚斯是存在的,高村君……”
九条小姐补充道。
睦美:“不过,本体在几年前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高村:“哎?那么,这个小爱丽莎是?”
约瑟夫:“不错,这个孩子就是为了总帅的愿望而存在的,爱丽莎·西亚斯的克隆体……”
高村:“克隆体?”
经历了那么多事,我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吃惊了,最终却还是不由吃了一惊。
高村:“你为何要承担起这样的责任……?”
约瑟夫:“……因为想要深爱的女儿复活的心情,我也很理解啊”
葛丽亚神甫看着深优。
约瑟夫:“而且,只要承担了这个计划,就能吧深优给创造出来了。因为研究也很需要资金啊……总而言之,根据协定我们必须将实现来自媛星的力量具现化,并成功的用人工的方法再现。在制造爱丽莎·西亚斯的克隆体的同时,加进对遗传因子进行操作这一步,结果使她获得高次物质化能力。事情就像想象中一样顺利发展,只是,我们没想到那么远的原型的影响力竟然那么大……”
高村:“不过……委托教授和我去调查媛传说的事……”
约瑟夫:“我们的计划——用一番地的话来说也就是让爱丽莎大小姐成为舞姬,根据西亚斯财团的理想创造出黄金世界。”
高村:“舞姬……?”
睦美:“最后剩下的HiME,特别地被称呼为舞姬。”
约瑟夫:“如果不知道仪式的流程的话,计划就不可能顺利进行”
说起来,教授留下的关于媛传说的文献中,也有舞姬这词语出现。
约瑟夫:“不过,天河研究室里有你这旧识纯属偶然……”
高村:“那么,葛丽亚神甫知道教授的行踪吗?”
约瑟夫:“不……我只是组织的末端,什么事都不清楚……我和深优被赋予的使命,是护卫爱丽莎·西亚斯并引导她取得胜利,只是这样而已……”
高村:“既然一开始就决定了让小爱丽莎参与HiME之间的战斗,那么让我来调查又有什么意义呢?”
约瑟夫:“说道这个的话……”
睦美:“最初的时候,西亚斯财团是依靠教授对媛传说的研究,才能将计划实行下去的。我也不知道详情,只知道在研究继续进行的时候,教授开始反对计划。结果,为了防止计划被泄露,以及让研究继续下去,所以他被监禁起来了。不管如何,实地调查是必须的,还有HiME和一番地的动向也是必须了解的……我是这样推测的。”
高村:“……所以,就以教授行踪不明的理由派遣我去进行实地调查了”
说道这里,九条小姐点点头。
睦美:“而且,对于你的调查,这边可是认为你的调查不够详细,还认为有一点讹诈的意味在里面。”
约瑟夫:“有这样的事?”
睦美:“详情我不知道,只是上层部门指示说这不是调查报告而是一番地的捣乱,所以这样想也是自然的”
高村:“什么……”
老实说,九条小姐的这番话,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在开玩笑,我只是个诱饵而已吗?
睦美:“总而言之,这次的事件使得财团不得不被曝光了,见此状况,财团下达了撤退的指示”
约瑟夫:“恩……我知道了”
高村:“我……要做什么才好呢?”
睦美:“你也是啊,高村君,看来,你最好还是回去天河家吧……”
高村:“是啊……”
我想起了朔夜的容颜,她现在肯定更加担心了。鴇羽和玖我他们也一样。
睦美:“在别的HiME面前,你和深优她们之间友好的谈话有被听到吗?HiME各人与一番地之间或许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却难以保证里面没有与他们有联系的人。这样说的话,现在天河家确实已经被他们所记录下来了……”
高村:“…………”
首先,我连一番地是为了什么而设立的组织也不知道。我也更不能想象他们抓住我以后会怎样对待我。就算他们说我触犯了神明要惩罚我,我也只好默默承受着各种刑具的惩罚。
睦美:“那么,我也是时候要走了……”
九条小姐向我们鞠了一躬,转身离去了。
约瑟夫:“你要去做什么?九条小姐……”
睦美:“因为这次失败的计划,财团内部似乎有些不稳定”
约瑟夫:“……又是他们啊,一群不接受教训的家伙”
睦美就:“但是,不必为此担心,既然撤退的指示都出来了,我也只想去探查一下情况而已”
约瑟夫:“是吗……我就不阻止你了,小心一点啊……”
睦美:“我的心动,全部都是为了那些孩子而做的,葛丽亚神甫你也要小心……”
约瑟夫:“恩,谢谢你的忠告……”
睦美:“那么,失陪了”
九条小姐很快就离去了。
约瑟夫:“那么,我也必须为此准备很多东西……失陪一下”
葛丽亚神甫也匆忙进去教堂内部。教堂里,只留下了我,深优,还有爱丽莎·西亚斯的骸骨而已。我看着那个横躺着的,细小的身体。一inweifasheng各种事情,我现在才开始感觉到他已经死了的事实。麻痹的感觉开始溶解,现在改为理解。她——已经死了。她是为了战胜别的HiME而创造出来的……但是,她平时只是个天真无邪,可爱的天使般的小女孩而已。我很想念她。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高村:“小爱丽莎……”
我跪在她旁边,脸上留下了迟了几个小时的眼泪。
高村:“呜呜……”
深优:“……您是在哭吗?”
说话了。几个小时过去了,深优终于开口了。
高村:“……深优”
深优:“你是为了爱丽莎大小姐而哭泣的吧……”
深优站在我旁边,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高村:“…………”
深优:“……我不明白。现在,我的里面一片空虚,这就是所谓的悲哀吗……”
我抬头看着深优。
高村:“……深优”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我……是为了保护爱丽莎大小姐才存在到现在的……我……究竟,从今以后该怎么做呢?”
当然,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我抬头看着深优,然后,我看见了——
从人造的深优的瞳孔里流出来俄一丝透明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去……
不错……这就是眼泪。
高村:“深优……你……”
仿佛本来不存在的悲伤瞬时冲垮了感情的堤坝,她以泪洗面。深优紧紧地抱着幼年丧命的爱丽莎·西亚斯的尸体。
深优:“……爱丽莎大小姐……爱丽莎大小姐……爱丽莎大小姐……呜呜……呜……呜呜……”
深优哭泣着,呜咽着,作为人型机器人的她,简直就像是人类一样。
深优:“呜呜……呜呜……”
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深优的身体发光了。
高村:“!!”
多么柔和的光,小小的粒子开始在她周围跳跃着。我眼睛眨也不眨。她的头上浮现了一个光轮。就像是天使的光轮一样。而且又出现了几层羽毛状的物体,瞬间扩展起来。
深优:“……这是”
离开了放在哭泣着的深优的脸上的手,在她的周围飞舞着,看上去像是天使的翅膀。发出眩目的光的天使的光轮,还以后那碰触着深优的手的光仿佛那里就是他们的居所一样,开始发出稳定的光芒。然后,仿佛与深优的手合为一体的翅膀摆动着。
深优:“好象是……爱丽莎大小姐的Element……”
那个形状确实像是小爱丽莎的Element。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深优面前,这是什么意思呢……接着的瞬间,出现了一个令我讶异的景象。
高村:“深优……你……”
深优的脖子上,浮现出一个原本不存在的纹章。那个是用来证明HiME身份的赤红色的纹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