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深优篇
  5. 7月23日 土
  6. 繁体版

7月23日 土
2017-06-23 22:43:03

		

7月23日土
我醒来的时候,深优已经不见了。莫非出去狩猎其他HiME了?昨晚看起来也不像是马上就要去开始战斗的样子。
我出了教堂,在四周找了一下,一个人影也没有。我拿出手机,查了一下有没有短信息发过来。
高村:“……?”
里面有从朔夜发过来的担心的短信息。总之,先把‘很担心你啊,这几天你回来吧’的回复发出去吧。然后,又慌忙按了深优的手机号码。
手机:“现在用户正在电波无法达到的地方或者关机,因此暂时无法接通……”
高村:“可恶……”
就像九条小姐所拿着的导航系统一样……正想着,突然手机响了。我想着‘是深优打来的吗?’,从液晶屏里一看,出现的是‘玖我夏树’的文字……我一时迷惑不解,随即接通了电话。
高村:“喂”
夏树:“高村吗……?你没事啊……”
高村:“怎么了?”
夏树:“没什么,只是想着能不能再见一面,把情报交换一下吧。”
高村:“…………”
我疑惑了,要不要把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公开呢?
夏树:“……怎么了?”
高村:“不……有点迷茫而已”
夏树:“什么?又不是做什么坏事,只是单纯确认一下事情而已”
高村:“……我知道了”
我犹豫了几秒,才同意了与玖我的见面。
夏树:“地点就在命运之树前,可以吗?”
高村:“恩……”
夏树:“一番地可是很注意你的动向……虽然现在不会去捉你,但还是注意一点好……”
高村:“……哈哈,有什么好注意的”
我苦笑道,中断了通信。
正想着是不是来得太早的时候,穿着一身摩托骑士装的玖我出现了。
夏树:“好早哦……”
高村:“没有什么能做的事情呐……”
夏树:“说的也对……”
玖我苦笑道。
高村:“鴇羽她们情况怎么样?”
夏树:“现在还没人敢于HiME们战斗,放心吧”
高村:“是嘛……”
夏树:“不过,结城奈绪,只有那家伙的动向还不知道……”
高村:“结城吗……”
那天晚上的反应……她的确有可能会参与战斗。然后凪还说过,HiME本来有十二人,加上深优后变成十三人了。除了我们掌握了的HiME以外,还有几个人不太清楚呢。我们也无法预测那些未知的HiME到底在哪里……
夏树:“……我想听听关于深优·葛丽亚和爱丽莎·西亚斯的事情”
高村:“也好”
夏树:“西亚斯财团……我想起了与此相关的一些传言。我查过风华学园的收入来源,发现里面只有一个来历不明的企业名字……”
高村:“是嘛……”
夏树:“是和西亚斯财团相关的一个企业,再调查下去,发现你所属的大学研究室也是从西亚斯财团哪里接受了资金援助……高村恭司……是媛传说研究的权威,也是天河朔夜的亲生父亲天河谕教授的得意门生……西亚斯财团知道这些事情后就开始跟你接触……”
调查的不赖嘛,不过,我的来历只要问问大学那边就一清二楚了。
夏树:“我本来以为会采取秘密行动的,总帅的女儿却堂堂正正地以本名入学风华学园……请教一下,他们的目的究竟是……”
高村:“……不用了,已经没有意义了”
夏树:“这是什么意思?”
高村:“不,不是你想的那回事……我已经没有义务去遵守我们之间的保密协议了……”
夏树:“哎?”
我决定把顾虑都放在一边,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高村:“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局者迷啊……不过,他们的目的是通过HiME的战斗来使爱丽莎·西亚斯获取力量。”
夏树:“那么,爱丽莎·西亚斯果然也是HiME吗?”
高村:“恩,这个问题嘛……”
夏树:“?”
高村:“她只是通过财团的技术而人工制造出来的HiME……而已”
夏树:“人工HiME……?莫非还真的有这种事……”
高村:“不用担心,小爱……爱丽莎·西亚斯已经不会在这个世上出现的了……”
夏树:“…………”
高村:“因为她自己的身体不能承受从媛星哪里得到的力量,最后导致自己的身体崩溃……很残酷的事情……”
夏树:“是啊……”
一瞬间就我,像是没有旁人看到似的,我却看见了她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高村:“总之,财团的计划完蛋了,被他们所利用的我,在这个风华学园里也没什么意义了……还有能做的,就是想要停止HiME之间的战斗……只是这个方法我一直都想不出来”
夏树:“高村……”
高村:“我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啊……”
日暮也好,仓内也好,小爱丽莎他们我一个也守护不了。
夏树:“哼,这样说的话,我们这边不也什么事情也没能做吗?虽然我是为了阻止一番地的行动而进入风华学园的,但现在却大体上按照他们所写的剧本进行着……”
西亚斯之后又轮到了一番地……看来很多组织正为这场骄傲【星咏之舞】的战斗所带来的力量而感到心驰神往。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
夏树:“说起来了,你……刚才说过财团的计划完蛋了?”
高村:“恩……”
夏树:“奇怪了……今天早上我看见深优·葛丽亚了哦”
高村:“深优!?”
夏树:“是啊,看起来是在估量着我的样子……跟踪了一段时间就又不见了。你刚才说财团现在没有什么活动,那家伙的活动又怎么解释?”
高村:“你在哪里见到她?”
我把手压在玖我的肩膀上。
夏树:“喂,干,干什么呢!放开我!”
玖我摆脱了我,向后退了几步。
高村:“啊,哎呀,抱歉”
夏树:“怎么了?神不守舍的样子”
高村:“不,我只是想阻止她而已,她现在认为只要打败了HiME的话就是继承小爱丽莎的遗志……”
夏树:“为了替死去的主人报仇而战吗……”
高村:“那样是没有意义的,不阻止深优可不行啊……”
夏树:“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确认,那家伙是HiME吗?”
高村:“……准确来说,她不是HiME。不过她拥有与HiME同等的战斗能力。”
夏树:“我知道了……如果想见面的话就再联络吧,我要先把这些情报传达到舞衣和命那里……”
高村:“拜托了……”
我们互相点了点头,这时手机响了。今天可响的够多的了。从液晶屏里确定是九条小姐打给我的。
高村:“喂……”
睦美:“高村君,现在在哪里?”
高村:“在学校里……”
睦美:“深优她正和谁在战斗呢”
高村:“哎?真的吗?”
是orphan出现了,还是和其他HiME战斗呢?
睦美:“是的,但是却是白天里堂堂正正地在繁华街上,现在我不好做什么引入注目的行动,你来这里阻止她把”
高村:“我知道了”
我从九条小姐那里知悉了详细地址,中断了通讯。
高村:“出事了!”
夏树:“怎么了?”
高村:“深优正在繁华街上与什么人战斗着,要快点去阻止他……”
夏树:“知道了,坐上我的车”
高村:“打,打扰了……”
我走到大路上,坐在玖我的摩托车后座。
夏树:“喂,抱紧一点!”
高村:“哎,不过……”
夏树:“都已经是个大人了还害羞什么!抱紧一点!要不你就要后悔了哦”
高村:“那么,那么我也不管那么多了……”
我把手环绕着玖我的腰,紧紧抱住她。玖我的身体比我想象中更加柔软,我这年长的人也不禁蹦蹦地心跳不已。
夏树:“抓紧了,不要掉出去了”
玖我边说边把节流阀全开,前轮浮空,玖我的摩托车急速前进着。
高村:“呜哇哇哇哇哇哇!!!”
老实说我还以为死定了。就这样……
奈绪:“呵,拼命追着我不放,你可真不要命了……我呀,也正要为和谁战斗而手痒着呢!”
深优:“对手不是Valkyrie的话我也愁着呢,所以能找到对手实在太好了”
奈绪:“你,你还嘴硬什么,觉悟吧!”
深优:“真不错啊,身体能力比起日暮茜同学的数值还要高……”
奈绪:“哈,把那个女孩子的Child给干掉的就是你丫……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会发现了犯人。那么,我不就变成了正义的战士了吗?”
难道说要在这大白天里光明正大的开战吗?深优和结城,各自都拿出自己的Element战斗。络绎不绝的行人,可曾想着这里正上演着什么大事?他们远远地围着他们俩看热闹。
夏树:“什么都不考虑的两个笨蛋……”
高村:“可恶……这两个家伙……”
我从玖我的摩托车上跳下来,把腰间的铜剑拿在手上,挤开人群向他们两个跑去。
夏树:“啊,喂喂!等等!”
奈绪:“觉悟吧!”
结城的爪状Element就像钢索一样激射而出,向深优袭来。深优的左手变成剑状,缠住了那钢索。
奈绪:“缠住了!这丝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切断的哟!”
结城高声叫着,另一只爪子也向着深优袭来。周围传来欢呼声。
奈绪:“哈啊啊!”
深优:“愚蠢……”
深优左手的羽状Element变成复数,瞬间射向结城。
奈绪:“什么!?”
结城那锐利的爪子被那发光的羽毛撞开。被撞开了的羽毛当场爆炸,破坏了结城赖以伸长的Element的钢索。这时深优跳到了结城背后。
深优:“到此为止了。结城奈绪同学……我不认为单凭你的Element就能打败我。”
奈绪:“唔……”
结城慌忙离开深优。
高村:“抱歉,请让开!抱歉!”
我拼死挤进人群,但还是无法前进一步。
深优:“好了,快让我看看你的使魔吧。不然的话,我只好让你去死了”
奈绪:“唔……!”
高村:“停下来结城!不要把Child招出来!”
奈绪:“不是很好吗?这个挑战,我接受了”
高村:“快停下!”
难道要在公众面前呈现Child的实体?
奈绪:“朱丽亚!”
结城高举右手叫道。闪光过后,一个蜘蛛样子的Child出现了。周围传来‘哗!’的惊呼声。
深优:“原来是这样,这就是你的Child。你们的样子都很丑啊……”
奈绪:“闭嘴!”
深优:“谢谢你,结城奈绪同学,因此我也能试一下我的孩子了,爱丽莎大小姐,请您好好看着。”
奈绪:“……要做什么呀?你这家伙”
深优左手像在画着什么魔法阵,静静地说道。
深优:“出现在我面前把,瑟米爱尔……”
高村:“!!”
周围出现了一片神圣的光辉,光里面出现了深优的Child。
奈绪:“咕!!”
我总算挤出了人群,仰视着深优那庄严的Child。它与小爱丽莎的Child非常相似,不过个头可比它的要小一圈。比起梅丹佐它的构造要简单一点,这样也给予了人一种神圣的印象。
高村:“瑟米……爱尔……”
深优既然能召唤出Child,也就是说,深优也有以思念的人来作为触媒了。是小爱丽莎吗?但是,她已经不存在这个世上了——
深优:“来吧,瑟米爱尔,请用神之剑将这只蜘蛛粉碎!”
瑟米爱尔发出歌声般的咆哮,向朱丽亚攻击。
高村:“快停下!!!”
我像疯了一样,拿起铜剑就像瑟米爱尔刺去。
深优:“恭司!?”
瑟米爱尔发出美妙的乐声,停止了行动。
高村:“玖我!就是现在!带着结城逃吧!”
我对着玖我大喊。
夏树:“我知道了,迪兰!”
玖我召唤出迪兰,迅速跨在它身上,一跃飞过而人群。
夏树:“走吧!”
奈绪:“呐?不,不要妨碍我!这是我的事!”
高村:“怎么都好,快跑!”
奈绪:“唔……”
夏树:“看好形势吧,对你这家伙来说,最重要的人可是会死的哦!”
玖我将结城当蚕茧一样放在迪兰的背上。这时朱丽亚的物质化也解除了。
夏树:“迪兰,走吧!”
迪兰吼叫了一声,高高跳过人群,夺尘而去。人群更加骚动了。
深优:“恭司……为什么要妨碍我?”
深优把瑟米爱尔解除物质化,走到我身边责问我。
高村:“我可不认为小爱丽莎的遗志是让你和别的HiME继续战斗下去,你再想想吧。如果你说不行的话,就算要硬来我也要让你迷途知返!”
我又架好铜剑。
深优:“请您停下。我不想与您战斗……而且……不管怎么样,看样子都要重新考虑了……”
不错。周围被繁华街上的人群所包围着,怎样才能从中脱离呢……正想着的时候————???:“Cu——t!”
一个不合时宜的破嗓子响彻四周。就在这时,我们周围出现了一班看似电影摄影队的人。一个胖胖的看山区像是监督的人手拿着喇叭筒喊着什么。
监督:“恩~~~~!O~~~~K!!”
工作人员A:“好了,OK”
工作人员B:“摄影机检查开始”
女性工作人员:“辛苦你们了,演员先生,请到那边休息”
看来像是工作人员的女性拉着我和深优的手。
高村:“什,什么呀?”
看来像是监督的人用一个‘请快点离开’古怪的无言的眼色暗示着。总觉得这男的在哪里见过,看似见过的外貌,还有那声音。
深优:“这是……”
高村:“总,总之,还是不要引起别人注意地离开这个地方吧。走吧”
深优:“好的……”
我握着深优的手,在摄影队的保护下,从他们后面逃出来。在经过那个胖胖监督样子的男人的时候,他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小声耳语道。
监督:“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老师你请快跑吧”
高村:“!!”
虽然我抱着去问问他们化妆的事情的心情,但看到周围的情况后,还是觉得以后再问算了。我看了一眼,离开了现场。
夏树:“那就是一番地的人吧……不会错的”
高村:“一番地……?”
我把深优送回葛丽亚神甫那里后,再次联络玖我来交换情报。
夏树:“恩,是一班采取避免HiME之间的战斗被公开化的主义的人。大概,比起捉住你,收拾那地方的优先权要更高,如果是那样的话……”
高村:“如果是那样的话?”
夏树:“要么他们判断捉住你是没有价值的,要么就正相反……”
高村:“正相反?”
夏树:“就是你有可能在这个为了呼唤星咏之舞的战斗中担当着什么重要的角色。”
高村:“什么意思?”
夏树:“你啊,不单单被西亚斯财团,还有一番地的人所监视着呢”
高村:“这样的话……”
夏树:“这不是挺好吗?凡是有好有坏,一番地既然不想去捉你的话,你现在还不应该高举双手欢呼吗”
高村:“不要把这当作是别人的事来想……”
夏树:“不好吗?别人的事。就算是我,也有些我不得不做的事呀……那么,失陪了”
玖我转身就走。
高村:“谢谢你今天的帮助啊!”
我对着玖我的背影喊出感谢之言,最初还以为是个难相处的家伙,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现在倒认为是个好人……
夏树:“啊,不要再让人死了……”
高村:“深优那边,我会好好跟她说的……”
玖我耸了耸肩,什么也不说,跨上摩托车飞驰而去。我目送着玖我,回到深优所在的地方。
回到教堂的时候,深优正合着双手做着祈祷的姿势。
高村:“我回来了……”
深优:“……恭司”
高村:“葛丽亚神甫呢?”
深优:“他在里面休息呢”
高村:“是吗……你在为小爱丽莎祈祷?”
深优:“是的……这样的事到底有什么意义,事到如今我还是不知道……”
我站在深优旁边,做着同一个祈祷的姿势。
高村:“玖我说了,结城现在没事,已经回公寓区了……”
深优:“是嘛……”
高村:“如果那时你把朱丽亚给消灭掉的话,对结城最重要的人就会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那个人是谁,我并不知道。但是,既然结城那个能呼唤出Child来,由此可以判断她也有要守护的重要的人。以前玖我也说过,重要的人是失之不尽的……既然如此,那么……
高村:“就像你失去了小爱丽莎一样”
深优:“就像我失去了爱丽莎大小姐一样……”
高村:“这样好吗?你也是知道的,Child死了以后,HiME最思念的人的性命也会燃烧殆尽的。如果,深优的瑟米爱尔被打倒的话,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也是会死的,那结果你也是知道的吧?”
深优:“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东西……排在爱丽莎大小姐后面的重要的人的性命……”
高村:“说的对”
深优:“但是,为了守护那个人,结果还不是不得不战斗?这还不是一样吗……”
高村:“那是不同的,深优,即使对于HiME来说,也只是为了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东西才参与战斗……绝对不是为了夺取别人的重要的东西而战的。我认为这里面多多少少有这样不同的意思。”
深优:“一点理论根据也没有……这两者的本质还不是一样吗?这样让我感到疑惑”
高村:“哎!不对,不对不对!所以我才不是这样想的,所以不对!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或许是对的,但是我果然还是认为这场战斗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夺取。你也知道失去重要的东西的那种悲痛吧……”
深优:“是嘛……”
高村:“懂了?”
深优:“我并不能够完全同意,但既然是恭司的愿望,我会考虑一下的”
高村:“谢谢你……”
我把手放在深优的双肩上。
深优:“…………”
高村:“怎,怎么了?”
深优:“没什么……”
深优以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的双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