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硕夜篇
  5. 7月14日 木
  6. 繁体版

7月14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14日木
走过门前的小路,踏上直通学校的大路。朔夜满脸的不满,月读就在她旁边迈着可爱的步子。
朔夜:“唔~……结果在那以后就再没叫哥哥起床了。”
高村:“你的修行还不够啦。”
朔夜:“嘿~……我会加油的……”???:“朔夜也在修行吗?”
朔夜:“哎?”
不知道什么时候美袋出现了,还是背着那把大刀弥勒。
高村:“美袋!?还在这儿干什么呢,女生宿舍在学校反面啦。”
命:“干掉了只orphan,一只很弱的家伙。”
高村:“一大早精神真好……”
命:“恩,我精神是很好,很有趣,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高村:“原来是因为干掉了只orphan才那么高兴啊?”
命:“不对,只不过是那家伙出现在我面前顺手干掉它,和乐趣没关系。”
高村:“那,为什么高兴?”
命:“碰见黎人了,他亲切地对我说‘早上好’”
高村:“恩……接着?”
命:“恩?高兴啊。”
朔夜:“就因为神崎前辈一句‘早上好’?”
命:“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朔夜:“恩,该怎么说呢……只不过是普通的招呼啦……”
命:“朔夜要是被恭司说‘早上好’,难道不高兴吗?”
朔夜:“哎?哥,哥哥?”
命:“对。”
‘恩’的一声,美袋用力的点了点头。
朔夜:“那,也许吧……”
高村:“只,只不过是一句‘早上好’而已!?”
朔夜:“恩……”
命:“我也一样,黎人的一句‘早上好’就能让我很高兴了。”
高村:“恩……”
原来如此,搜寻哥哥的美袋,一定在神崎身上看见了哥哥的影子……
命:“黎人很温柔,刚才还表扬我有活力。黎人是好人……”
说的好像神崎要是她真哥哥都可以似的。到现在总是‘恭司恭司’的接近我,现在感觉好像是得了个妹妹一样。神崎那家伙也是,居然都空闲到和美袋这种家伙打招呼了。
朔夜:“哥哥?”
高村:“恩?哦?怎么了?”
朔夜:“感觉,看到命在谈论神崎前辈时候的样子,你感觉是不是有点吃醋。那样的表情。”
高村:“笨,笨蛋,没那种事。”
朔夜:“你慌什么~更加可疑了~”
朔夜那家伙真敏锐。
朔夜:“真是没办法。”
还取消别人,吃醋的是你把……
命:“呐,恭司?”
高村:“怎么?”
我与朔夜平静而又无形的战阵被美袋平稳的声音打破。
命:“恭司,有烧饼吗?我也想要一个。”
高村:“哈?烧,烧饼?”
命:“刚才朔夜说了,恭司有烧饼,我也想吃。”
朔夜:“噗,咯咯咯咯”
高村:“吃醋的事吗……”(译注:烧饼和吃醋谐音)
命:“对,烧饼,美味的烧饼。”
朔夜:“哈哈哈哈哈哈。”
命:“朔夜,笑什么?有什么不对吗?”
高村:“真是的,美袋,这个‘烧饼’和你想象的烧饼不一样啦。”
命:“恩?”
接着,我和朔夜开始了对这个所谓的烧饼,开始了没完没了的说明。看来‘禁止恋爱’这条校规对现在的美袋是毫无意义了……当然,想让美袋段时间明白那个然后去学校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高村:“好的,那么,今天的课我想就到此结束吧。值日生。”
上午的课上完了,我走出教室。从教师走到准备室的路并不仅仅只有一条。不用说,最短的路径当然就是直接穿过校舍,然而稍微兜远一点,去呼吸下新鲜空气也挺不错的。特别是,在正在上课中的学校悠闲地散步是老师的特权。但是,我在前方发现了若无其事地侵害这一权利的不良学生。连一分羞愧的样子也没有,就这样堂堂正正地走着。
高村:“那家伙不说教一下是不行的……真是的。喂,玖我”
我喝停前面的权利侵害者。
夏树:“恩?什么嘛,是你呀……”
她转向这边,发出郁闷的声音。
高村:“怎么了你……现在才来学校么?”
夏树:“是啊,怎么了?”
高村:“怎么了?怎么个鬼压!你没想到你已经迟到了么?搞不好你还是坐摩托车上学的呢”
玖我的手指尖转着钥匙圈,上面穿着意大利制的摩托车钥匙。
夏树:“这不关你的事吧。又没有给谁添上麻烦,不要再因为这些小事叫停我了”
玖我这样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高村:“喂,喂,等等,老师的话可要从头听到尾”
夏树:“哼……说起来你也是个老师呀”
说的太过分了,这话隐含的意思是……
高村:“总而言之,迟到也好,坐摩托车上学也好,都不要做了。上课的时候还堂堂正正地在校园里走动呢”
夏树:“真是的……被个麻烦的家伙给捉住了……”
高村:“你说什么?”
夏树:“没,没什么……我知错了,可以走了吧?”
高村:“啊,可以了……”
夏树:“话说在前面,我可不是来这里读书的,也不是来这里结交朋友的。”
高村:“喂喂……”
夏树:“你知道了吧?我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玖我为何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报仇。这话让我突然感到胸口疼起来。
夏树:“大致上,说道校规的话,你也不是很注重吧”
高村:“什么意思?”
夏树:“再说一次,这里是‘禁止恋爱’的,让你再想起来。最近你都忘了吗?”
高村:“没,没有这回事……”
夏树:“那样就好,不要再妨碍我啦”
高村:“好,好的……”
夏树:“那就这样子,下一节课很快要开始了,我要快点去做准备了。你丫,不是那种到了准备的时候才急急忙忙跑去上课的类型吧?”
高村:“哎……为什么你会知道……”
夏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带着稍稍愉悦的语调,玖我向高中部的校舍走去。
高村:(她会去上之后的课吧…………)
话说回来,这一番说教究竟谁是学生谁是老师呀……那家伙头脑真好啊……成绩经常拿全班第一,运动能力也没得说。对老师来讲是个最难对付的对手啊……算了……准备一下下一节课的内容吧……
(7月14日午休)
高村:“……又是这里……”
我回到了那个被称作【水晶宫】的地方。平时总是尽量避开这里,这里也没什么需要特别留意的……不过这里还是相当漂亮的嘛。太阳光透过玻璃,散射下来,那种感觉就好象身处水晶之中一样。水晶宫确实名副其实,站在这里,不知为什么,一种虔诚的感觉油然而生。……可是。
高村:“说起来这里简直像神社一样……这里签条的数量……”
水晶宫的扶手上,到处都飘荡着签条。这种光景与天主教的虔诚相去甚远,与正月的神社倒是一模一样。
朔夜:“呵呵,这可不是签条哦,这是‘恋爱的咒文’,哥哥老师”
高村:“恩?哦,朔夜啊”
朔夜:“等很久了?”
高村:“不,这个我还是知道的,‘咒文’的事情……朔夜以前说过”
朔夜:“有什么奇怪吗?在哪里的学校不都有可能存在吗?像什么魔法啊,传说啊,不会枯萎的什么什么啊,漂浮在空中的什么什么啊!”
高村:“要是什么学校都有那样的东西就麻烦了……不过,像这种程度的‘咒文’确实哪里都有可能存在”
朔夜:“是吧是吧!是~吧~这里也有我的‘咒文’,而且是两个!”
高村:“是,是吗……说起来……”
再看看周围,人已经相当多了。感觉大家都在向这边看,难道是自我中心意识过剩了吗……无视我的担心,朔夜一把抓起我的手,向墙壁方向跑去。
高村:“喂,喂~”
朔夜:“嘿嘿,早就想午休时间能和哥哥一起来这里”
朔夜说着,高兴地靠了过来。膨胀的胸部贴在手肘上。
高村:“喂,朔夜,要是被其他学生看见了,又要被误会了”
朔夜:“……恩,说的也对”
朔夜一瞬间流露出悲伤的目光,马上又露出笑容,从我身边离开。就像其他学生一样,朔夜也在地上放上一张小凳,坐在上面。我也一样坐下。向下望去,魔法的存在感更进一步增强了。
高村:“这么看上去,那些五颜六色的‘咒文’就好像挂在树上一样”
朔夜:“啊,就像在森林里面,大面积发生一样!”
高村:“那就不大有美的感觉了……”
用手帕擦了擦手,打开便当。
高村:“……居然有这么多的恋爱咒文……具体都是些什么样的感情呢?”
朔夜:“恩,把对喜欢的那个人的思念写在丝带上,然后系在这里。据说这样的话,就能够实现愿望。”
高村:“哦,原来如此……不过……”
朔夜:“……不过?”
高村:“……这个学校不是禁止恋爱吗?这么做真的有什么好处吗……”
朔夜:“恩……不知道”
明明禁止恋爱,却做些奇怪的事情。……恩?难道说就是因为禁止恋爱才这样?可是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什么秘密都不再是秘密了……恩,可是,听说禁止恋爱是现任理事长接任后才实行的。这是一直以前就流传的传闻。
朔夜:“学生会长藤乃前辈说,有这么点自由也不是什么坏事。”
朔夜模仿者藤乃的腔调,不过还是不怎么像。
高村:“哦,这样啊,学生会这么说了估计就没问题了。”
朔夜:“恩……但是……”
说着,朔夜皱了皱眉。突然从水晶宫中传来喧哗声。
高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朔夜:“啊……是执行部的人……”
高村:“原来……如此……”
顺着朔夜的视线,以珠洲城,菊川为首的执行部团体正向水晶宫方向涌去。珠洲城一边驱赶扶手边的学生,一边向周围的人下命令。
遥:“全体就位。”
高村:“这是要干什么……?”
朔夜:“唔……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不过也没什么办法啊……”
高村:“哎?”
遥:“开始!”
随着珠洲城一声令下,执行部的成员一齐忙活起来。
高村:“哇……别做这么残忍的事……”
朔夜:“虽然藤乃前辈觉得不是什么坏事,可执行部却……”
高村:“原来如此……”
定期清理吗。胡啦乱扯的吧‘咒文’拽下,装入垃圾袋。
遥:“喂,你们两个”
说着,珠洲城气势汹汹的向这边走来。
高村:“……哎?我?”
遥:“现在正在执行公务,请立刻离开。”
高村:“啊……对不起”
站起身,折起小凳离开那里。
遥:“谢谢合作。”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视线中却充斥着怒气,呼吸也有些急促。估计珠洲城的意思是,别在我面前勾勾搭搭的。朔夜收拾好便当,躲在我身后,大概很头疼珠洲城这种类型吧。
高村:“那个,实际上系些写有愿望的丝带,也没怎么违反校规,就不能温和点吗?”
遥:“妨碍了水晶宫的美观,连着都不懂吗?”
高村:“妨碍美观……又不是在乱扔垃圾。”
遥:“不把这些当垃圾的想法,大概是老师的主观判断吧?客观上来说,和私占设施,不,和非法投弃没什么两样。”
高村:(非法投弃……说的还真是严重。)
就这么说着,扶手上的丝带数量变得越来越少。越清楚哪些丝带存在的意义,就越感到这种不亚于蝴蝶垂死时的悲伤。(*译注:比喻失去美好的东西)
雪之:“小遥,东侧的已经清理完毕了。”
遥:“了解,雪之,这边的也很顺利”
雪之:“恩知道了”
轻轻点了点头,菊川再次混入其他队员中。也许有些抵触,菊川并没有胡啦乱扯,而是一条一条细心的解开。而其他队员的感觉却是,要干的话就彻彻底底的干。
高村:“珠洲城,用不着做到那种地步吧……”
遥:“这不是老师该管的事,请不要对执行部的做法指手画脚。知道吗老师?无种不出芽。”
雪之:“应该是无火不起烟”
遥:“是么,那……没有火的地方就没有烟的话,种不播则……”
雪之:“是种不播则无芽。”
遥:“对,种不播则无芽,像这种脚踏实地的活动,与将来规范的风纪是息息相关的。那么就这样,雪之,西侧两边同时清理。”
雪之:“恩,那小遥,我去那边了。”
稍微和我打个招呼,菊川又回到了岗位上。珠洲城热心工作虽是件好事,但要是能够缓和点就好了。
高村:“顺便问一下,珠洲城没有喜欢的人吗?”
遥:“啊哈!!??突,突然说些什么?”
高村:“啊,要是有的话,就会明白想要珍惜这种情感了吧。”
遥:“是想说要是有的话,作为执行部部长的我会违反校规吗?我的回答是绝对不可能。”
高村:“被禁止的说到底也只是恋爱而已?对于某个人的思念有什么不可以呢?”
遥:“让老师失望了,男朋友之类的东西,对我来说没~有~必~要!”
没有任何情感上的掩饰,对于珠洲城来说也许工作就是她的恋人吧。
遥:“雪之一个人就够我忙活了,没时间管其他人,一点也没有。”
雪之:“唔,恩……对不起,小遥!”
遥:“啊,雪之……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啊……”
菊川好像听见了珠洲城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们边上了。一把抓住菊川的双肩,慌忙解释着。
遥:“我不是一句麻烦也没说吗?我的意思是,有雪之做我的助手就足够了,明白吗?”
雪之:“唔,恩……”
遥:“快打起精神来!这样子可不像我的搭档。”
雪之:“恩……对不起,小遥,我会努力的。”
遥:“对,对,明白就好。”
令人欢愉的光景。这么看上去,珠洲城也是个很会照顾人的女孩子嘛。
遥:“……等等,好像有点奇怪!”
不知道什么时候表情缓和下来。
高村:“啊,不,对不起,我对珠洲城没有什么恶意。”
遥:“有什么要说的就像个男人一样说明白点”
高村:“哎,不……我只是觉得珠洲城不太直率而已。”
遥:“什……什么……咳咳!恩……老师!我再说一次,我们学校是禁止恋爱的。那边的也是,注意行为要适度。”
朔夜:“啊?是!”
面对话题突然转变,朔夜缩了缩身子。
遥:“天河同学……吧?你的行为最好有点分寸。你好像在学校把高村老师叫做‘哥哥’吧?这是公私不分。”
朔夜:“啊……呜呜呜……”
朔夜使劲拉着我的袖子,真是头疼。
遥:“关于这一点,我觉得高村老师必须和她说清楚。”
高村:“啊,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高村:(要是告诉她因为住在一起才一起来学校的话,估计又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遥:“虽说刚刚赴任,但学生没有学生的自觉,老师没有老师的自觉。先不管哪个会长怎么样,在我面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行不通的!风华学园的风纪,必须保持健全和公正,这样才能让全体学生愉快的学习生活——而且这一点,还影响到外部对学校的评价——”
一个人唧唧呱呱说个没完,水晶宫简直成了珠洲城的舞台。我们完全没有插嘴的空暇。
遥:“啊……啊……喂,认真听着吗!?”
高村:“啊,在听呢……哈哈哈。可是珠洲城,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头了。”
遥:“我才没有反应过头!是那个会长放任过头!这也是那也是,都是依据‘有那么点自由不是也很好吗?’敷衍过去。”
珠洲城模仿藤乃也不怎么像。
遥:“还在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高村:“不,不,没什么。”
遥:“你的脸可不是这么说的!嘁,这个也是那个也是,就知道嘿嘿的傻笑!真是的——!!”
为了隐藏那副想从珠洲城面前逃跑的表情,慌忙举起双手搓揉着自己的脸。停下时发现菊川好像一幅呆呆的表情,虽然珠洲城生气地蹬踏着地面,但好像不是真的生气。
遥:“不·管·怎·样!都是因为这么些人,给其他大部分学生添了不少麻烦。我日夜为了维护学校风纪而奔走,绝不是做做样子或发神经!所以我一直都忙的要命,能不能什么都要我来说好不好!高·村·老·师!?”
朔夜:“最开始来说教的不就是珠洲城前辈吗……”
遥:“唔,啰嗦!!!”
多少有些发毛的珠洲城,一把扯下手边的一条丝带。
朔夜:“啊……”
朔夜小声‘啊’了一声。看来刚才那条丝带是朔夜的。
遥:“激气!!都是那个茶水女不好!”
雪之:“啊……等等小遥”
珠洲城一边‘火大!’,‘激气!’的叫嚷着,一边生气狂躁地拉拽着手边的丝带。这种景象,简直就可以叫做狂乱。
9成以上的丝带清理完毕后,留下满地的碎布片,执行部撤退了。
朔夜:“哎……”
高村:“……明明不用做到那种地步。”
朔夜:“…………”
高村:“这个样子,‘咒文’的稻田,就好象被一群叫做执行部的蝗虫席卷一样。”
到处都散乱着漫不经心啃剩下的食物……执行部的凶暴可见一斑。
朔夜:“那个,好像很滑稽的样子。”
估计朔夜脑中吧执行部部长和蝗虫形象融合到一起了,咯咯的笑了起来。
高村:“啊,该怎么说呢……别太在意了。”
朔夜:“恩,没关系,我会再写一个系上的。而且,要系在一个执行部部长找不到的,执行部容易忽视的地方。不光是实现愿望,而且要和对方更加相爱!”
说的真坦率。是吗,是要在执行部的特攻队长不知道的时候……虽然我不是藤乃,但我也觉得有那么点自由和活力是件好事。倒是这样才更像是青春期,才更像是年轻人。我个人来说,属于那种给人恋爱加油打气的类型吧……这种谁也不能幸福的校规,没有了更好……
碧:“辛苦你~了……”
下午第一节课结束后,碧老师回到了准备室。
迫水:“辛苦你了,杉浦老师”
碧:“谢谢~啊~好饿啊,冰箱里有些什么~……”
在冰箱哪里传来搜索食物的声音。突然室内传来手机的响声。
高村:“啊,是我的……是谁打来的呢……”
碧:“这手机铃声真好听呢……”
我连忙从口袋里搜索这,吧手机给拿出来。
高村:“喂喂”
睦美:“喂喂,高村君?是我,九条”
高村:“啊,请你稍等一下”
说着,我把手按着话筒,走到准备室外面,移动到一个没人的角落。
高村:“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睦美:“不,没关系”
高村:“怎么啦?今天好像还不是定期报告的日子啊……”
睦美:“恩,说的对,虽然很抱歉,但还是请你来一下这边,能麻烦你一下吗?现在很忙吗?”
高村:“不,没关系,那么我现在就去了”
睦美:“拜托了”
睦美:“给你添麻烦了”
高村:“不,没什么麻烦的。”
忏悔室里依旧狭窄阴暗。我能看见的依旧只有九条小姐的嘴角。
睦美:“那么,关于林间学校以来的事情,麻烦你说一下”
高村:“有很多的话要说,首先之前所说的‘hime’,正确的读法应该是‘HiME’才对。”
我将理事长所说的事向九条小姐叙述。当听到难以相信的高次物质化能力的时候,九条小姐只是静静地点着头。
睦美:“原来如此,很多事情都能解释清楚了……”
虽说很多事情都能解释了,为什么你没有仰天长叹呢……
高村:“那,那个……对了,接着以前的报告,新的HiME出现了”
我顺着一系列事件向她报告。林间学校的事,夜里鴇羽觉醒为HiME的事。在理事长那里所听说的HiME的事情也有所变化,然后,还有在那里的谈话。只有朔夜的事没有说出来,不知为何,我为此而踌躇。对于其他人的状况我也详细报告了。
睦美:“鴇羽舞衣同学觉醒为HiME的时候,将Child成为‘迦具土’吧?”
高村:“是的不错”
舞衣:“迦具土!!守护大家,打倒那家伙!”
迦具土……火之迦具土神?无论怎么说,它也太活跃了。
睦美:“然后,关于为了觉醒成为HiME,必须得赌上重要的东西这件事。”
高村:“哎?啊,是的,是这样子”
凪:“那么,怎么办?你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就能将它赌上去?将最重要的东西给……”
舞衣:“我能的!就算是我的命也在所不惜。让你看到我拼命守护的样子!赌上去吧!”
把命给赌上去……为了和orphan们战斗……
睦美:“是理事长先生报告了上面所说的事吧?”
高村:“使得,就在林间学校回来的第二天。”
睦美:“理事长先生就在那里将HiME的事给叙述的吧”
高村:“是的,成为HiME的条件,以及其存在的意义”
真白:“HiME……就是拿着被称为Element的武器,与有着强大力量的Child一起战斗的存在,Highly-advancedMaterializingEquipment。那就是HiME。这就是被称为高次物质化能力的能力,我们将持有这种能力的人成为HiME。列入玖我同学所拿的枪,鴇羽同学所召唤出来的火之轮——天轮之类的,物质化的武器是【Element】,物质化的使魔就熬做【Child】。HiME的身上,会出现赤红色的纹章,鴇羽同学,美袋同学,其他人也有……但是,仅仅有纹章是不能成为HiME的,尽管这是前提条件之一,仅仅只有那个是不行的。不错,要有强烈的守护自己重要的东西的信念,为此要有赌上这东西也无怨无悔的坚强的意志,那样的话,HiME就能觉醒成为真正的HiME了……”
达成所有条件后,就能成为真正的HiME。赌上重要的东西……赌上这一词语,具体上究竟是如何做的呢?输了的话就要死……是这样的意思吗?
真白:“没有别的办法了,orphan的话,用通常攻击是无效的,是不容易打倒的。那么,高村老师希望将orphan自由触摸,弃这种危险于不顾吗?”
为了与orphan战斗。HiME就是为此而存在的。但是……
夏树:“基本上,真白所说的根本毫无信用可言。真白的话,与【一番地】毫无关系吗?【一番地】的人,尽管看上去没什么,关于‘没有信用’这一点,则是不会变的。为了与orphan战斗?哈,那样的话吧军队调来不就解决了。他们肯定是有目的的,为此而利用我们……【一番地】就是这样想的……可恶【一番地】!”
玖我有这样说过。我将这番话转述给九条小姐,这时才初次见到九条小姐的嘴角微微有些变动。
夏树:“原来如此……玖我同学是这么想的……”
高村:“是的,那孩子知道各种各样的事,但似乎不大想与别人交流沟通……还有,以前她就对那个组织【一番地】恨之入骨,虽然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玖我的母亲的事……虽然这事有向我提到过,然而她含糊其辞。关于她母亲的事,我想她是认为母亲是最神圣的事情吧……
睦美:“是嘛……那么,以后留一下玖我同学的事,说不定会比较好呢”
高村:“接着,关于媛传说的事……”
我将以300年为周期出现的媛传说相关史料,以及与现状相一致的我的意见陈述出来。
睦美:“与阿来如此,确实与现实的联系也很多啊……”
高村:“是啊,但是,与之联系的一个关键词是什么呢,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
睦美:“原来如此……恩,是个大工程,我的确知道了各种各样的事。不愧是天河教授的第一大弟子。”
高村:“不,我什么的……教授现在在这里的话或者会说这是很容易做的……”
睦美:“…………”
高村:“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看见你啦,高村君!’那样地得意的出现在我面前”
睦美:“是呀,恩,那么,报告辛苦你了”
高村:“不,一点也不,反而我从西亚斯财团那里得到很多援助呢”
睦美:“西亚斯那里是很关系媛传说的事的。今后也敬请你详细地报告。那么,接下来预定的时间是7月16日,拜托你了”
高村:“好的,我知道了,那么失陪了”
睦美:“辛苦你了,今后我会在这里的,有什么事的话放学后请到这里找我。”
高村:“好的我知道了”
报告完毕,我简单地和葛丽亚神甫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教堂。
高村:“哈~呼~”
我举起手臂,伸伸懒腰,然后深呼吸。在那里的话连气都憋在一起了。尽管那里的确不用担心会被偷听到。毕竟学校里还没有打算发表关于HiME与orphan的事。在理事长哪里也有这种感觉,不过那也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好事吧。
高村:(话是那样说……)
九条小姐在听我报告的时候,一点吃惊的意思都没有。那毕竟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奇闻怪事啊……说起来,西亚斯财团自身也有各种各样的研究机关。那里不管是文科还是理科,只要是关于学术研究的一概投入资金。对研究者来说那是个天堂。我的报告内容,也包含在他们所知道的范围里了么……西亚斯究竟掌握了多少事实了?只是对于冷淡地听着报告的九条小姐一瞬间的嘴角变化,我对此留有深刻的印象。这个嘴角的印象……是在说什么的时候发生的,我已经忘记了。
(7月14日放课后)
店员:“欢迎光临——”
来到了LINDENBAUM。打算在这里安静地喝点咖啡,顺便处理下今天的工作。
茜:“啊,高村老师,欢迎光临”
高村:“你好,恩?今天不是鴇羽的班吗?”
茜:“说今天去月杜镇有事,就换了班。”
高村:“是吗。”
茜:“嘿嘿,有点失望吗?”
日暮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呢……那个说话不客气的活力女不再的话,确实觉得有些寂寞。
高村:“哪里,一点也不失望。”
茜:“真的吗?很可疑哦~小朔夜要是看见你这个样子,会伤心的哦。”
说着指了指我的身后。
高村:“……哎?”
朔夜:“唔……哥哥”
高村:“朔,朔夜?什么时候?”
朔夜‘噗’地鼓起了腮,翻着眼睛瞪着我。
朔夜:“小舞衣不再的话,就那么失望吗?”
高村:“你没听见我说什么吗?完全一点也不失望。”
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朔夜好像接纳这种说法了。
朔夜:“知道了!”
说着,深深地点了点头,坐在我对面。
高村:“那个,朔夜着日暮有事吗?碍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朔夜:“给小茜做贡献,吃泡芙来了。”
茜:“哈哈哈,谢谢惠顾,老师,咖啡马上就来了,还是先别回去了。”
高村:“哦……说的也对。”
确认了下菜单,日暮向厨房走去。
朔夜:“哥哥又是咖啡?总喝可不好哦,吃泡芙吧泡芙!”
我只想对她说,光吃泡芙就是什么好事了?
高村:“光吃泡芙的朔夜,比光喝咖啡的我更不好吧?”
朔夜:“哎?啊……泡,泡芙那么好吃,没问题的。”
高村:“那咖啡呢?”
朔夜:“咖啡太苦了,不好!”
高村:“…………”
高村:“这就是标准?”
朔夜:“你看,身体想要的,不就是必要的证据吗?恩,哥哥不知道吗?”
高村:“朔夜不知道良药苦口这句话吗?”
朔夜:“唔,唔唔唔……”
茜:“嗨,让您久等了。”
泡芙和咖啡已经摆在了桌上。
茜:“我觉得光吃哪样都不好,看看这边的怎么样?”
说着,日暮打开菜单,推荐了道【绿茶杂饮】……
茜:“要是能点这道新品,就算是给我做贡献了。”
说着,直直地盯着朔夜的脸。
朔夜:“呜哎,呜哎哎哎!?……那,那……那就来两份那个吧……”
高村:“哎?两份?难道说……”
朔夜:“那,那边付账!!”
说着,双手指向了我。
茜:“多谢惠顾!”
日暮立刻在账单上记了下来。
高村:“…………呜,呜哎哎哎~!?”
突然想学学朔夜的口气了。虽然没气什么作用。
高村:“唉~~~”
背上像被重物压过一样,我伸了个大懒腰。看看时钟,已经过了晚上零点。但是,今天一整天就一直忙着工作……
高村:“恩?是,请进”
朔夜打开门,走了进来。
朔夜:“哥哥,辛苦你了”
高村:“怎么,还没睡么?”
朔夜:“呜~才12点过一点点而已,这种程度在高中生来说完全不是应该睡觉的时间”
高村:“朔夜本来就是不能早起的人……这样的话你又要不断道歉的哦”
朔夜脸上立刻浮起了红晕。
朔夜:“与那,那个是不同的……”
高村:“怎么了,真是的……”
朔夜:“哼~这样的话就不把这东西交给你了哦?”
朔夜手上拿着茶杯。看样子像是咖啡。
高村:“哦,谢谢啊,嵯峨野先生给我倒的吧”
朔夜:“不是的,萨基刚才就去睡了,这是我亲手泡制的”
高村:“朔,朔夜亲手泡制的!?”
我想起了来到这个家后的某件事。
朔夜:“咖,咖啡没关系的啦!我只是把豆给磨了,用滤纸给滤过而已嘛”
高村:“滤纸式咖啡。黑咖啡?”
朔夜:“恩恩,就是那个”
高村:“那么就不要紧了”
朔夜:“绝~对,很好喝的哟!”
从朔夜手中接过茶杯,我喝了一口。
高村:“…………”
朔夜:“怎,怎样?”
高村:“…………恩,好喝,苦度也刚刚好,这杯通过了。”
朔夜:“呵呵~哥哥还要续杯吗?”
高村:“恩恩,我都快要睡着了”
朔夜:“啊,只有咖啡的话……似乎不大够啊”
高村:“不,没有这回事,很好喝呀”
虽然与好不好喝没关系,但我想要称赞一下朔夜今天的奋斗。
朔夜:“恩,恩。那,那个……爸爸怎样了……”
高村:“哎?教授?”
朔夜:“没,没什么,说怎样了的,除了是在挂念着他精不精神以外就没别的考虑”
高村:“朔夜……”
一直以来,她都无法不思念着教授。现在也肯定是为了和我说这个而来的。
高村:“朔夜,是时候睡觉了。谢谢你的咖啡。”
我故意提高了声音。
朔夜:“好的~那么晚安了,哥哥”
朔夜也以笑脸回应道。
高村:“晚安,朔夜”
之后我把工作做完,稍稍安心地钻进了被窝。教授……我有点担心朔夜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