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硕夜篇
  5. 7月17日 日
  6. 繁体版

7月17日 日
2017-06-23 22:43:03

		

7月17日日
恩,多好的清晨呀。比设定的时间更早起床了呢。自然的醒来,精神更加的饱满。不用想也要到外面好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旁边的小阅读将身体缩成一团呼呼睡着大觉。
嵯峨野:“高村先生。”
嵯峨野从厨房的方向走进了起居室。手中端着咖啡。
高村:“嵯峨野先生,早上好。”
嵯峨野:“早上好,咖啡已经准备好了,请慢用吧。”
高村:“谢谢。”
接过来之后,先喝了一小口。稍微加入了一点牛奶,更可口了。早晨这样的咖啡正适合我。在深夜是越苦越好,虽然我早发现那已经偏离喝咖啡的动机了……
高村:“那么……嵯峨野先生,朔夜呢?”
嵯峨野:“刚才已经叫她一声了……恐怕还在赖床吧,真是的,要说起习惯的恶劣……”
高村:“哈哈哈……”
我想起以前吃了朔夜给的爆栗的事情。
嵯峨野:“十分抱歉,高村先生,您能将大小姐叫起来吗?我还要看着做菜的火呢。”
高村:“我知道了,没关系的。”
我将喝完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向朔夜的屋子走去。朔夜这家伙,虽然最近没有赖床,但即使是星期日,也不能无休止的睡呀。
高村:“喂,朔夜,不早了,赶紧起床吧。”
吱的一声打开了门,进入了房间。虽然话是这么说,一进门我就发现,这是我第一次进入这里。以前,当家庭教师时每次来的时候当然要进入朔夜的房间了,那已经看习惯了……但现在一看,和那时的家不说完全不同,也有很大的区别。像孩子那样的海报贴的满墙都是,让人感觉这就是孩子的寝室,里面还摆满了女孩子所喜欢的装饰品。而且扫视了一周之后,那个?
高村:(朔夜不在床上……)
放有粉色枕头的可爱的床上,朔夜并不在那里。在朔夜位置上的是放在那里的睡衣。视线转向别处。哪里有一个很不协调的东西。
高村:“那个……”
本应睡在床上的朔夜,竟站在了那里。正确的说不是站着,是抬起了一条腿的姿势。而且,从正面与我对峙着,我低下头的时候正好和朔夜目光相交。
朔夜:“什,什……”
她无非就是想说‘什么?’,或者就是想说‘什么,你在做什么呀!’吧……两人都像凝固住了一样。然后——
朔夜:“啊,等,等等……”
她慌忙的想站起来,结果却被另一只脚绊住了,身体摇晃起来……
朔夜:“啊,哇,哇——!”
就这样她摔了个四脚朝天。本想马上爬起来,但是脚腕却被裤子缠着。
高村:(哇,哇……这是……那个……)
高村:“对,对不起!!”
终于了解了情况之后,我慌忙的跑出屋,反手带上门。
高村:(这个,这个……)
高村:“总之……起来就好了,喂,别迟到了……”
…………
但是房间中没有回声。
高村:(完了……)
嵯峨野:“怎么了?大小姐还在睡觉吗?”
高村:“不,已经起来了……”
嵯峨野:“那么,已经出来了吗?”
高村:“没~这怎么说呢……”
那个样子的话……会不会……
高村:“还没从屋里出来呢……”
嵯峨野:“……啊?”
高村:“不是,哈哈哈……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就都得怪我了……”
嵯峨野:“啊……”
结果,过了一会儿朔夜从卧室出来了。她红着脸一言不发的吃完了早餐。我也没有说那只是事故,因为无法开口……
高村:(不好,这样下去的话……)
朔夜:“哥哥!!”
高村:“啊,啊!”
突然被朔夜叫着,我不禁惊叫起来。
朔夜:“把刚才的事情忘掉!”
高村:“是,是!”
赶紧连连点头。
朔夜:“因为我也已经忘了!”
只说了这些,朔夜就回到了卧室中。算了,话虽然这样说,但想忘了还不容易呢。
高村:“呼……最早也要明后天才能举行结业式吗……”
成绩表的大半部分是从前任的老师那里拿来的,所以不管怎样还是完成了。说的明白些,作为教师最麻烦的作业就是上成绩了。大学的话一年就一两回还好说,教授的话也可以少干点,但是……中学和高中这样可不行。这样累人的作业每年居然要干3回,饶了我吧……真想为世上的各位老师低头默哀了。
高村:“但是……”
我还是看看成绩表吧。按顺序看。
高村:“玖我,呀……”
成绩优秀,运动万能,怎么说都是班里的第一名,只看这些确实是优等生。但是缺席数和迟到数也是全班第一呢。
高村:“真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呀……”
啊,不对,只有一科成绩不好,家政科的成绩让人不禁发出苦笑。从大家注意的地方和平时的行为来看,果然是能从成绩表看出性格的优等生呢。
高村:“恩……恩恩……”
一人接一人的确认着内容。
高村:“啊,这个是深优的吗?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极端成绩表呀……”
全学年第2名,所有的成绩都仅次于玖我。着一定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了。虽然这样,但是连体育都比玖我的记录落后一些的话,感觉就有些掩饰过头了。依靠输入的数据和那时我所见到的身体能力,一定能轻松取得第一把……恩,真是奇怪的班级呀。但是,仔细看的话,奇怪的也只有那两人的成绩。这样平凡的成绩还在继续出现在我眼前……
高村:“恩,这样平凡的成绩表内,要说的话只有体育成绩很高……”
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鴇羽呀。体育竞技方面稍逊于玖我,身体能力基本不相上下。但是除了这之外……学业部分真的相当平凡了。不对还有一点。家政科在全班排第一呢,虽然觉得平凡,可是这样‘抑扬顿挫’的成绩表也很难的了吧……在生活态度上也毫无问题,在多数老师眼中,这应该是好应付的学生的代表了吧。考虑了各种事情之后,还是继续向下看吧。
高村:“这个是最后的吗……”
日暮茜……吗?和鴇羽在同一家西餐馆打工的,所以她们的关系很好,而且她与朔夜的关系好像也很好的样子。以前听说,朔夜在去年还是她的同班同学。成绩也是平平凡凡。鴇羽突出的科目,在她那里也变得圆润了起来,光从数字来说真的毫无特点。但是,我心中充满了日暮那幸福的笑容。
高村:“她看来真的很幸福呢……”
她是班里最能幸福欢笑的孩子吧。和君作为她的男友也同样出现在我脑中。
高村:“算了,也没有什么值得罗嗦的地方。”
看着那种笑脸,不要交往了这种话我可说不出口。呼……虽然已经向迫水要来了确认印,却为重新核对后发现没有什么错误感到高兴。忙着各种琐事和整理学校书籍的事情,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7月17日午休)
高村:“哎……累死我了……”
早上把大致的工作都完成了,伸了个懒腰,向起居室的方向走去。正感觉肚子有点饿,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是该饿的时候了。
嵯峨野:“您辛苦了,午餐是手打荞麦面……”
高村:“手,手打!?你的技术还是那么精湛呢”
已经很少有人自己手打荞麦了。
高村:“恩,为了以防万一,问一下,放乌东粉了吗?”
嵯峨野:“当然没有。”
高村:“果然是真功夫……”
普通不使用乌东一类促进粘合的物质打荞麦,光听就够让人吓一跳了……但是,嵯峨野先生却认为打荞麦时,不放这类东西是理所当然的。在荞麦干之前,必须一口气打好,需要相当的手法和力量……瞥了眼嵯峨野先生的手腕,肌肉鼓的像小山一样。这样的肌肉应该……
嵯峨野:“那么,要我现在去准备吗?”
高村:“啊,拜托了”
嵯峨野:“知道了”
嵯峨野先生还是穿着平时那件围裙,愉快地去煮打好的面了。能有一个给自己做饭的人实在是件万幸的事,而且还能吃到手打荞麦面。
朔夜:“呜哎哎哎,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去好~”
朔夜拿着几件衣服,出现在起居室。
嵯峨野:“小姐,还没有出门吗?”
朔夜:“因为,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去好……”
好像刚说完,就发现了我的存在。
朔夜:“啊,哥哥可以休息了?”
高村:“不,基本上大致的工作做完了,要是想做的话,要做的工作多的是。”
朔夜:“呜哎哎……哥哥,下午有空吗?”
高村:“不知道工作做不做的完,所以不知道有没有空。”
朔夜:“啊……是吗……哇,中午吃荞麦面!”
嵯峨野:“要吃了再周吗?时间上没问题吗?”
朔夜:“呜呜呜……不可能赶得上,取消活动也没什么……”
偷偷瞥了我几眼。
高村:“喂,总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就违背朋友之间的约定吧,朔夜不会是那种不守信用的孩子吧。”
朔夜:“唔,恩……”
朔夜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朔夜:“下次要和我约会!约会!”
高村:“禁止恋爱。”
朔夜:“这里不是学校——!!”
高村:“快走吧,要不就……”
朔夜:“哎呀,时间快到了,呐哥哥,你觉得今天我穿哪件比较合适?”
朔夜举起两件衣服给我看。一件是俏皮可爱,一件成熟稳重。关于服装除此以外我就不大清楚了,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
朔夜:“呐,哥哥觉得哪件更合适些?”
高村:“不知道……谁知道合适不合适。”
朔夜:“噗~必须得选一件。”
虽然觉得有些轻率,但还是无可奈何指了指那件风格稳重些的。
高村:“这件吧……虽然不是很清楚。”
朔夜:“哎……是吗?”
明明要听我的意见,却不知道为什么又感到不满。
朔夜:“啊,对了,呐,月读觉得哪件好些?”
听见朔夜的声音,在起居室一角缩成一团的月读向这边走来,没有丝毫犹豫地用鼻子嗅了嗅风格可爱的那件。
朔夜:“是吧~!”
都已经决定了,还问我干什么……
朔夜:“恩恩,月读很清楚呢”
说着将月读抱入怀中。和月读目光撞在一起……
高村:(什么啊,这种胜利者般的眼神。)
月读:“喵~”
朔夜:“乖乖!那,月读也一起去吧。”
朔夜抱着月读,回到她自己的房间。
高村:“真是的……不知道女孩子都在考虑些什么……”
嵯峨野:“是吗?”
说着,嵯峨野先生吧煮好的荞麦面端到桌子上。一边脱围裙一边说道。
嵯峨野:“今天风和日丽,小姐那种表情,朋友一起出游,暑假临近的那种的心情轻快,而且——最近世界的政情,经济情况,天体位置关系,报纸上推荐的电视节目,再夹杂上其他各种事物——果然,我还是觉得月读选的那件衣服更合适……”
说着,笑容满面的吧手里粉红色的围裙折好。
高村:“…………”
嵯峨野:“哦,刚才是玩笑……”
高村:“哎!?开,开玩笑吗!?”
嵯峨野:“小姐其实哪件都觉得好,只要是高村先生选择的。”
高村:“但是,我选了啊……”
面对我的反论,嵯峨野先生静静地摇了摇头。
嵯峨野:“像那种敷衍了事的态度是不行的,就算觉得哪件都一样,也要拿出自信,明确地选择一件。”
高村:“啊……”
嵯峨野:“拿出自信,认真地选择,这才是小姐所期待的。”
高村:“原来如此……”
嵯峨野:“像刚才那种情况,主人的话一定会立刻回答‘当然是这件啦’。我想小姐想要的,一定是这样的回答……”
高村:“原来如此……是吗……教授他……”
这么说起来,教授总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哪怕是对我,在发掘现场意见出现分歧的时候,就算是有错,也总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是啊……朔夜是看着教授成长的。
嵯峨野:“快,高村先生,快吃吧,我也要一起吃了”
高村:“是啊”
手打荞麦非常美味。正在吃的时候,在玄关看见了身穿那件风格稳重的衣服,正出门的朔夜。听见我的‘非常合身’,朔夜留下满脸的笑容,出门了。
在超市买了嵯峨野先生托我买的东西之后,我准备回去。却被意想不到的声音叫住。???:“啊,这不是老师吗?”
高村:“藤乃?哎,你也会来这种地方呀?”
不知为什么,她给我的总是在学生会室里的印象,当然事实并不会是这样的。
静留:“您来买东西么?真是忙碌的恩呢。”
她很可爱的抬起头,温柔的向我笑着说。
高村:“恩,差不多吧,藤乃才是呢,因为学生会的工作而十分操劳吧?真是辛苦你了。”
静留:“是呀,星期日是将积累的工作一起完成的绝好机会呢。”
高村:“原来如此……当学生会长果然很忙呢。”
静留:“没什么,我没什什么大问题的。今天受到理事长的委托,和一部分参与校舍改造的工作人员们进行了沟通。”
高村:“哎……连墙也要重整吗?”
静留:“呵呵不是,是更大规模的整改,总之预算大约在130亿日元左右吧。”
高村:“一百、一百三十亿!?”
那算怎么回事呀……不仅被风华学院的财力所震惊,更令我惊讶的是,理事长会把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藤乃这件事。
高村:“风华的学生会长……真了不起呀!”
这么说来,学生会比教师更有权利这件事也不足为奇了。
静留:“那个,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呀。”
就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藤乃依旧微笑着说。
高村:“对了,藤乃……”
静留:“怎么了?”
有这样重要地位的学生会长,可以说是学院的重要人物的藤乃……应该知道吧?HiME的事情……
高村:“那个……藤乃,HiME是什么你知道吗?”
静留:“HiME……吗?”
看上去藤乃进行了短暂的思考。
静留:“那个我不知道。”
她这样回答。
高村:“如果是学生会长藤乃的话,学院里的各种事情不都应该了如指掌的么?orphan的事情也是。orphan暴走的情报,你没收到吗?”
我相信不可能有这种情况的。
静留:“orphan?那个,虽然我听说过出现怪物的事情,那被称为orphan吗?HiME也好orphan也罢,那些都是突然传出来的话题,只不过是谣传罢了。”
高村:“和藤乃很要好的玖我又是怎么回事呢?她是HiME,这也没听说吗?”
藤乃用力的摇着头。
静留:“什么都没听说,夏树她很少谈起自己的事情的。”
那个,虽然那似乎是事实……但是昨天早晨,藤乃和玖我二人一起来学校的时候确实谈起了呀。
静留:“那个,老师,夏树是学原理最能消灭那个的人了,请看好了。”
高村:“藤乃,你昨天早晨还说就我是学原理最能消灭orphan的人,所以让我关注她的事情呀。”
静留:“啊,我说这些了吗?”
她很惊讶的说。
静留:“我总是拜托夏树消灭害虫的呢,我应该是这么说的吧,orphan什么的我可不知道。”
高村:“消灭害虫?”
静留:“对,一到这个时候,筑巢的蜂就开始增加了,马蜂那些东西也会出现的。夏树在处理这些的方面很有一手呢。”
她不自然的笑着。不用说也知道在说谎吧……看来,以前和玖我在学生会室里关于【一番地】的讨论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静留:“怎么了?老师?”
高村:“不,没什么,这么说藤乃对HiME有关的事情一点点都不知道了……”
静留:“HiME吗?真的不清楚呀。——只是悲伤的演奏的传说罢了。”
藤乃她,这次抬头看着天空说。双目中充满了悲伤的色彩……
高村:“藤乃……”
静留:“那么,老师,我也要回去了,老师不也是买完东西后要赶回去吗?”
高村:“是,是呀,就是这样……”
静留:“那我告辞了。”
藤乃向我轻轻挥手告别,离开了这里。
高村:“……哎?”
不知不觉周围已经人山人海,他们在藤乃离开后的短暂时间内都散开了。
高村:“…………”
真是美人呀。即使是这样也……HiME是悲伤的演奏,这是怎么回事呢?藤乃她……在考虑什么呢?
(7月17日放课后)
高村:“啊……累死我了……”
我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尽情地伸了个懒腰。太阳绚丽的光芒射进房间。已经有秋蝉的鸣叫声。
高村:“黄昏就要来临了吗”
所有挤压的工作都顺利完成了。有种充实的感觉。正在歇息的工夫,走廊上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高村:“这种热闹的脚步声……看来又相当高兴呢”
只要在这个家里呆上两周以上,很快就能够准确判断这种程度的事情了。
朔夜:“哥哥!”
高村:“回来了!朔夜,好像出门了吧”
朔夜:“刚刚才到家!我买了大判烧做礼物,哥哥一起吃吧”
高村:“这样啊,就因为这个高兴啊”
朔夜:“呜哎?什么?”
高村:“不,没什么,自言自语。”
朔夜:“真的吗……”
高村:“说起来,大判烧吗,不错呀”
大概是工作消耗了不少脑细胞的缘故,有点像吃甜食。我一边轻快地和朔夜聊着,一边和他一起向起居室走去。月读已经在起居室大口嚼着大判烧。用前足按住大判烧,晃着脑袋吃着。
月读:“喵~喵”
朔夜:“啊,住口,不要偷吃——”
月读:“喵~”
嵯峨野:“高村先生,工作告一段落了吗?”
高村:“恩,托您的福,各项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
嵯峨野:“那是因为您一直都闭门不出的缘故~我现在给您泡茶。”
高村:“拜托了。”
朔夜:“哈哈哈,月读,都粘到嘴上了~”
月读:“喵~”
朔夜用纸巾擦了擦月读的嘴,月读发出撒娇般的叫声。朔夜和月读嬉闹在一起。自从林间学校后,就再没见过月读变身的姿态。朔夜也拥有纹章和Child……绝不会错,朔夜是HiME。可是月读的姿态,既没有迦具土的压倒感,也没有愕天王那种强力的感觉。变身的时候有一种温顺的感觉。虽然有些任性,但像小猫一样……这种状态。
朔夜:“哥哥也吃啊,快吃,要不然全都被月读吃掉了~”
高村:“哈哈哈,好吧”
希望月读就保持这个样子,不要变身,就这样做朔夜游戏的玩伴就好……朔夜需要的是游戏的伙伴,而不是应该是战斗的伙伴。战斗的伙伴是没必要存在的……
朔夜:“那个,哥哥?一起去吧~”
高村:“你呀……晚饭才刚刚吃完不是么?还没消化呐,就稍微忍忍吧。”
朔夜:“唉~……但是……那个,去又没有坏处。而且这个,好像非常有趣的哦!”
朔夜一边求着我,一边拿出了一本关于电影情报的杂志给我看。虽然找到了一部很有趣的电影,但上面却写着上映的最后一天就是今天。不过我现在真的感到十分疲倦了……
朔夜:“好嘛,好嘛,一起去嘛!”
高村:“朔夜……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啦,唉,哇啊!”
朔夜突然抱住了我。
高村:“喂,喂干什么呐……”
朔夜:“因为哥哥一直吧我当成小孩子来看待!所以呢,我也就装小孩子气来讨好哥哥咯。嘿嘿嘿!!”
好好坐着的我发现朔夜突然冲了过来,用双手挠我痒痒。要对付这招,还真累人呐!!
高村:“啊,啊哈哈,哈哈哈哈……朔,朔夜,住……啊哈哈,住手啦……”
朔夜:“那那,去么?去看电影?去么?”
高村:“啊哈,我,我知道了啊——住手”
朔夜:“啊!?”
——呯
朔夜:“呜唉……”
高村:“啊疼疼疼……”
好像是在玩耍的时候,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于是两人一起摔到了。
高村:“啊疼疼疼……”
朔夜:“呼。”
眼前出现的是朔夜,正在所谓慢慢地‘爬起来’。我的身体全部给朔夜的身子给压住了。说的不好听些,果然像看上去一样的有分量呐……不过我说不出口。
高村:“好啦,你不先起来,我起不来啊。”
朔夜:“电影,一起去看么?”
高村:“可是,朔夜……我很累了——”
朔夜:“如果不和我一起去的话,我就这样亲你了哦。”
高村:“……呃?”
朔夜马上吧脸凑了上来。距离近到已经能感到她的呼吸了。她趴在我身上,所以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现在非常快。
朔夜:“哥哥……你的心跳也好快呢?”
高村:“喂,朔夜……不要开玩笑了。”
朔夜:“我没有开玩笑哦,因为哥哥如果不说‘肯和我一起去看电影’的话,我就这样子亲你了哦……”
慢慢靠近的嘴唇。闭起双眼的朔夜。有很香的味道……但是。不可以——这样下去的话。——唉!!
朔夜:“哇!?”
我想到这里,抓住朔夜的肩膀将她拉开。
高村:“真没办法,我输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朔夜:“呜唉~……我也输了~”
高村:“你在说什么,真是的……”
朔夜叹了一口气。
高村:“看来,你是不想去看电影了。”
朔夜:“啊,当然去了!我要准备一下,你等等我!”
电影本身恰如其分的和介绍里说的一样那么有趣。二个人在电影播放到结局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银幕。我也意外的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讨厌看爱情故事……尽管都是一些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但还是不由得有些吃惊。朔夜好像也十分满足的样子,于是我们便满足地离开了剧场。
朔夜:“真没想到,最后结局会变成那样。”
高村:“我倒认为这是依照大众口味而定的,皆大欢喜的结局。”
朔夜:“但是,我理解那份感情。”
剧情可以说是现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但结尾的部分做了大规模的修改。
朔夜:“果然,如果自己所爱的人落入了地狱的话,那我会选择和他一起落入地狱。”
高村:“你啊,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了不起……”
朔夜:“你想,爱情就是这样的东西……你看,就像那边的两个人。”
说着,朔夜笑着朝那个方向指去。
高村:“日暮和……她男朋友?”
朔夜:“小茜与和君今天也来看电影了呢,太好了,他们很恩爱呢。”
高村:“真是的……出于我是教师这点考虑,本应不得不去进行麻烦的说教,但是就这种情况来看我也不想被他们看见。”
朔夜:“这种情况?”
高村:“朔夜……不要再挽着我啦……”
从剧场出来后的这段时间,朔夜就一直挽着我的手臂不肯放开。
朔夜:“呜唉~”
她发出不满的声音。
高村:“因为这里人很多啦,会被认识的人看到也说不定哦。所以这种事不行就是不行。”
朔夜:“呜唉……”
虽然好像很不满的样子,朔夜还是放开了手。
朔夜:“小茜他们真是太好了呢……”
高村:“那个?”
刚才,发现深优就在附近。
朔夜:“怎么了哥哥?哥哥?”
高村:“刚才,你没看到深优吗?”
朔夜:“深优……葛丽亚同学也在吗?怎么了?那个人不大显眼……我不是很了解她。”
高村:“恩,这样吗……可能看错了吧,那就算了吧”
我想这种时间小爱丽莎也是不会在繁华街散步的,因此深优也不会出现吧。
果然只是错觉罢了。???:“呐,呐,和我一起去玩怎么样?”
奇怪了,这种成熟的话语却伴随着尚有稚气的声音,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回头一看,结城在繁华街的巷子入口。
高村:“朔夜,在这里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
朔夜:“呜唉~……如果一个人站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遇见流氓的啊……”
高村:“其他的事一会儿再说吧!”
不等朔夜回答,我就往结城的方向跑了过去。朔夜至少还有月读在她身边保护她吧。
奈绪:“喂喂,大叔……这里,要摸摸看么?心跳的好快噢”
大叔:“啊,啊啊啊啊……真是不得了的孩子呢,确,确实想碰下看看呢。”
大叔喘着粗气,将手伸向结城的胸部。真是不堪入目……气死我了。
奈绪:“等等,还不行哟,你瞧,来这里,这里。”
结城那样说着,牵着一脸不检点的大叔的手,向巷子里走了进去。
奈绪:“这里可有个不错的地方哟。”
在他们即将消失在巷子之前的瞬间,我终于赶上了。
高村:“喂,结城,停下来!”
奈绪:“恩?糟了……”
大叔:“你,你是谁啊?这,这孩子今天已经是我,我的了……”
高村:“我是这个孩子学校的教师。”
听到这里,大叔看了一眼结城的校服。
大叔:“好,好好注意一下嘛,你如果是教师的话就好好管教她!”
奈绪:“那个……大叔,不和奈绪一起玩了吗?”
结城发出甜美的声音。
大叔:“这个……”
带着不舍的目光,那位大叔便从这里离开了。
奈绪:“哎呀……干什么呀,又来打扰我……滚开吧。”
高村:“喂,结城,你……还穿着制服,究竟要干什么呀。”
奈绪:“干什么,只不过是钓男人罢了。”
高村:“刚才就是钓男人吗……”
奈绪:“穿着制服,就有很多人上钩了呢,现在的大叔们都是色色的萝莉控呢。”
这孩子的话让我头疼。
奈绪:“特别是风华的制服很有人气呢。这一带的大婶们都很懊恼的看着我呢。我不管怎么样,不管什么东西,都要让他为自己服务,制服如此,力量也是如此,别人也一样!”
高村:“结城!那样是错误的,总之今天先回去,再有下次,我可会联络你的家长的。”
奈绪:“家?联络?哈……哈哈哈哈!!”
结城好像很愉快的放声大笑。
奈绪:“你是笨蛋吗?你以为一直都没有人联络吗?那种事情,我家人会不知道吗?怎么会有那种事情呢,大笨蛋。真是的,多管闲事。”
高村:“至少,你先更正一下自己的语气,这样进入社会……”
奈绪:“闭嘴!我不是说你很罗嗦了吗?真恶心,明明是个臭男人!我唉怎么做就怎么做!”
突然传来爆炸的声音,鼓膜都在颤抖,周围的空气也在嗡嗡的震动着。呼的一下,风席卷而来。
高村:“怎么,怎么了!?”
回头看去,车站方向冒出了灰和烟,尘埃被吹卷起来。好像是发生了火灾。从声音听好像是陆地发生的爆炸引起的。
高村:“总之,结城,赶快回家……”
但是已经看不到结城的踪影了。
高村:“真是的……”
我担心朔夜,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大剧场。剧场前,朔夜一副快要哭的样子等待我回来。
朔夜:“哥哥好慢呐~”
朔夜:“对不起呀,这里好像传来了不寻常的声音,没事吧?”
朔夜:“恩,还好。”
高村:“看来是什么爆炸了……”
朔夜:“呜唉……好恐怖呀,那边确实是小茜与和君走的方向呢。”
高村:“难道……”
朔夜:“我们去看看吗?”
我们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现场。结果,是因为旧大楼里发生了煤气爆炸,听说没有死者。消防车马上就赶到了现场,并扑灭了大火。难道是orphan吗……不会是这种原因吧。不管什么事都和HiME还有orphan联系起来,这样不好……
高村:“好了,就要赶不上末班车了,回去吧。”
朔夜:“恩。”
我疲惫不堪。回到家后直接倒在了被窝里,马上就睡着了。今天真失败,资料的调查还没进行呢。如果说肚子饿是最高级的调料的话,疲劳就是最高级的安眠药了……如果可以的话,饶了我吧,朔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