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硕夜篇
  5. 7月23日 土
  6. 繁体版

7月23日 土
2017-06-23 22:43:03

		

7月23日土
高村:“啊~~睡好了。”
今天比平时起的要晚一些。昨天在学校里的调查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回到家整理资料,继续调查,结果很晚才睡觉。
嵯峨野:“高村先生,早上好”
高村:“早上好。”???:“哇……”
高村:“哎?”
刚才像踩到青蛙一样的声音和脚尖那种柔软的触感,让我不由自主把视线投向地面。已经洒满阳光的起居室里,衣服穿了一半的朔夜躺在地上。
高村:“朔夜?为什么睡在这种地方?”
朔夜:“恩,呼——”
嵯峨野:“好不容易才从床上爬起来,好像走到这里,最后还是败给了睡魔。”
嵯峨野若无其事的说道。
高村:“喂……”
嵯峨野:“今天还和朋友约好一起出去玩的,真是头疼。”
朔夜就像一只被压瘪的青蛙一样黏在地板上。雪白的大腿透过穿了一半的裙子路在外面。真是的。还以为这家伙开始有点女人味了,就不知道羞耻吗。脚下的月读一边喵喵地叫着,一边伸出爪子抓朔夜的裙子。我决定弄醒朔夜。
高村:“朔~夜~,起来~喂!”
朔夜:“恩……再睡10分钟……”
高村:“又不是要你去学校……你不是和朋友约好了吗?啊!不,学校也还是不能迟到的。”
朔夜:“恩……我们约的是……23号啊……”
高村:“今天就是23号了!”
听到我的话,朔夜总算睁开了睡眼。
朔夜:“是,是吗……啊~”
高村:“要睡觉的话,干脆我去帮你推掉约会吧?”
话音刚落,朔夜噌地站了起来。
朔夜:“不行!那个约会非常重要,,我必须去!”
刚刚一站起来,丰圆的大腿又露了出来。
高村:“裙,裙子……把裙子穿好。”
朔夜:“哎?哇——!不,不要看——!”
朔夜一把把裙子提到腰间,扣好。真是的,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好……
——叮咚
门铃声预示着客人的来访。
嵯峨野:“来了”
朔夜:“啊,萨基还是我来吧”
嵯峨野:“是。”
…………——嘎
舞衣:“小朔夜,我们来了哦——”
命:“早!”
打开了们,鴇羽舞衣和美袋命走了进来。
高村:(说起美袋,就算是到别人家里也还背着那把刀,果然看上去还是那么奇怪)
其实本来,无论在哪里这个样子看起来都很奇怪。接着——
奈绪:“哎~你们住的房子还挺豪华的嘛”
夏树:“哼”
难得的是结城奈绪和玖我夏树也来了。
朔夜:“哇——!真高兴!大家都来了——!”
舞衣:“嘿嘿,我把大家召集起来了。”
朔夜:“哇,小舞衣,谢谢你!”
该怎么说呢?除了碧老师以外,我所知道的HiME都聚在了一起。
舞衣:“哟!老师,早上好!”
奈绪:“哼~”
结城用种轻蔑的目光扫视着我和朔夜。
奈绪:“老师和天河前辈是住在一起的啊……无风不起浪……吗”
说着咯咯笑了起来。
高村:“哈?”
朔夜:“没,没有的事……”
奈绪:“我又没说不好,哼哼哼。对自己的心事犹豫不决,反而更对不起自己,天河前辈,对自己的心意毫不犹豫,真了不起,哼哼哼~”
朔夜:“哪有……”
话题正偏向奇怪的方向,我慌忙转移了话题。
高村:“哦!对了,朔夜,你们今天聚在一起准备做什么?”
朔夜:“嘿嘿,HiME的亲睦会。前些日子碧老师举办过,这次我们打算自己进一步加深大家的友情。”
舞衣:“小朔夜想出来的好点子呢。”
朔夜:“嘿嘿嘿~”
高村:“原来如此,怎么,今天打算在哪里玩?”
命:“我们要去玩水。”
高村:“哈?”
夏树:“看,我都给带来了。”
玖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吧手里的东西扔了过来。袋子里装的是……折好了的便携游泳池。
高村:“着要干什么?”
朔夜:“嘿嘿嘿~我们要在院子里的游泳池玩!”
高村:“……游泳池?”
朔夜:“哈哈哈哈!”
舞衣:“好凉——!”
命:“哦哦,草地上好舒服~”
朔夜一边天真的笑着一边洒着水。沐浴在水珠中的鴇羽开心地笑着。美袋完全没吧这些水珠放在心上,像只猫一样在草地上打着滚。我在一旁望着眼前这一片欢乐的光景,表情很自然缓和下来。
夏树:“喂你这家伙,不要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盯着看。”
刁难的声音让我转过头,和玖我略带厌恶之意的眼神撞在一起。话虽如此,抱着手腕泡在便携游泳池里的玖我,已经感觉不到平时的那种威严。
高村:“色迷迷……我说玖我,你这根本就是找碴……”
夏树:“哼,要说是找碴的话你就别往这边看。”
这个……是另一回事吧……
奈绪:“老师,别在意,某人因为自己身体太贫弱而苦恼呢。”
夏树:“什么!?说谁……!”
奈绪:“哎,我又没指明说是前辈。”
夏树:“哼……你还不是一样,和我没什么两样!”
奈绪:“那还不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再说我又不像前辈那样已经停止发育了。”
夏树:“随便你怎么说好了……我和你不一样,不需要那种向男人献媚的身体,不要老师针对我!”
奈绪:“不过,该凸的地方凹了下去确实行动起来很方便呢,骑摩托车的时候还可以减少些空气阻力。”
夏树:“你这家伙……”
舞衣:“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吧……不要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争吵。”
夏树:“什么叫‘为无聊的事情’!等上年纪后,像你这种家伙……像你这种家伙……”
这种时候,鴇羽确实不大适合做和事佬,反倒是在火上浇油。
奈绪:“算了算了,别生气了,是我的不对。”
夏树:“哼,现在还说这个……”
奈绪:“前辈不是也拥有鴇羽前辈和我都没有的完美地方吗”
夏树:“是,是吗……?”
奈绪:“——完美的额头。”
结城拨开玖我额头前的头发,轻轻弹了一下。(*不得不吐槽的注:奈绪你居然敢对夏树做这种动作……静留大人会抽死你哦——)
夏树:“——!!你,你这混蛋!!”
玖我掏出Element,顶住了结城的额头。
月读:“喵!”
就在这时,月读跳到了玖我面前。
夏树:“哇!住手,一边去。”
玖我拉扯着月读。月读掉落在泳池里。
月读:“喵,喵,喵——”
月读刚刚从泳池里爬上来的时候——噗噗噗!
浑身湿透的月读摇晃着身体想把水甩干。
夏树:“啊,不要,住手……”
奈绪:“啊!头发打湿了!”
月读甩干身体时溅起的水珠把玖我和结城的头发淋了个湿透。
高村:“哈哈哈!让月读给你们降降温。”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哼的一声都转过去背对着对方。真拿这两个人没办法。看着并在一起泡在泳池里的两人,还以为他们的关系多少得到了改善,果然这两人的关系就像狗和猫一样没那么容易改变……在阳光的照射下,月读的身体基本上快干了。
月读:“喵,喵——”
发出可爱的叫声。
奈绪:“……天气真是热的离谱,啊,那边的大叔,有什么冷饮吗?”
嵯峨野先生一脸‘是在叫我吗?’的表情,呆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
嵯峨野:“知道了。”
看着结城仍旧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玖我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夏树:“真是的,这算哪门子亲睦了?”
玖我也没有打算再闹下去,继续享受着眼前的一切。我也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了院子其他地方。大家在这里玩的都十分高兴,亲睦的效果显而易见。确实这样既不浪费钱,而且还有效的利用了这个宽敞的院子。
高村:“想不到玖我居然把便携游泳池都带来了……”
夏树:“那,那根本不是我的东西!是租的!”
高村:“就算是租的也很了不起啊。”
夏树:“唔唔唔”
虽然因为生气脸有些涨红,但好像也没打算从游泳池里出来。也许这家伙大概很喜欢游泳吧。这样可以看见大家的很多方面,十分有趣。我读着手中的调查文献,偶尔微笑着注视着大家。
奈绪:“喂!命,这么窄的地方别用救生圈游泳好不好。”
命:“有什么关系,你又没什么损失。”
奈绪:“有损失!你把水都撒出去了,现在这里的水少多了。”
命:“别在意,奈绪总是因为些小事婆婆妈妈的。”
奈绪:“我很在意!!”
想想,结城居然也来了,这还真是让人意外呢……平时总是那样愤世嫉俗,实际上非常寂寞。不管怎样,这里能看见她我很高兴,因为这之前的海水浴她并没有参加……
舞衣:“我也进来吧!”
朔夜:“我也要!我也要~”
夏树:“啊,笨蛋!不能再进人了…………哇!”
啪————————!
高村:“哈哈哈,干什么呢?”
本来只是给小孩子用的便携游泳池,现在看上去倒像是个洗山芋的池子。
夏树:“好挤——!”
奈绪:“挤死了——!”
朔夜:“哈哈哈哈”
命:“唔,我快被舞衣的胸部弄的窒息了……”
舞衣:“哎?胡说。”
在池中一番嬉闹之后,女孩子们来到了起居室开始做作业。不过真正在用心做作业的也只有鴇羽和朔夜两人,而且也只是最初的30分钟而已。最后演变成连书都懒得翻的杂谈会。不过,作业也不是大人该去干涉的东西,以亲睦会为出发点考虑的话这应该算是成功了吧。而且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起居室里有这么多人。
嵯峨野:“让各位久等了。”
朔夜:“哇!太好了”
命:“吃饭,吃饭——!”
嵯峨野先生为大家准备好了午饭。特制凉面。刚刚才开始的名存实亡的学习会立刻就演变成就餐会。
嵯峨野:“高村先生的那份也准备好了。”
高村:“多谢了”
为了能和大家一起吃,我从位置上站起来准备帮忙。
朔夜:“啊,哥哥,你坐吧,我来帮忙就好了”
高村:“没事没事,大家一起快点准备好吧”
朔夜:“恩”
舞衣:“好吃~~~~”
命:“恩!这个非常好吃!”
奈绪:“哦……味道还不坏。”
夏树:“……味道好极了。”
朔夜:“萨基的手艺很了不起吧?味道绝不输给任何一家店。”
大家都一脸满足的表情吧嗒吧嗒愉快的咀嚼着。
嵯峨野:“受之有愧。”
舞衣:“哇,待会儿教我怎么做这个吧。”
夏树:“……我倒是觉得要是加点蛋黄酱进去味道会更好。”
嵯峨野先生好像预见到玖我会这么说一样,把蛋黄酱递给了她。
命:“真好吃!再来一碗!”
奈绪:“哦呀!你还真是不客气呢。”
命:“哈哈哈,奈绪也别客气。”
奈绪:“受不了……”
舞衣:“真羡慕啊~小朔夜每天都能吃到这么美味的料理。”
朔夜:“嘿嘿嘿~”
朔夜一副喜形于色的样子。
夏树:“……自己不会做吗?”
朔夜:“呜……”
夏树:“怎么了?”
朔夜:“也,也不是……不会做……”
夏树:“那是怎么回事?”
高村:“玖我……料理对朔夜来说是禁句,你还是换个话题的好。”
夏树:“哈?”
话音刚落,朔夜就蹲在地上,开始用手指在地板上画圈圈。
夏树:“怎,怎么了!?”
舞衣:“啊,哎,恩,每个人都有擅长的和不擅长的……对吧?”
鴇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掺了进来。
朔夜:“那个,我是不行的……”
夏树:“那,朔夜擅长什么?”
朔夜:“擅,擅长吃……”
一同:“…………”
夏树:“和命一样吗……”
舞衣:“啊……那个……有做的人自然就有吃的人!”
奈绪:“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朔夜:“呜哎哎哎哎哎哎,哥哥,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笨蛋吗?”
高村:“没有的事,怎么可能。”
朔夜:“真的?”
高村:“恩,朔夜以前就是个想做的事就能做好的孩子,所以一定可以把料理做的非常美味!对吧?”
朔夜:“恩,恩……”
月读:“喵,喵,喵——”
月读也在朔夜身边摇着尾巴。
朔夜:“嘿嘿嘿,谢谢哥哥,还有月读。”
夏树:“喂,把这家伙惯坏了就不好管教了哦……”
玖我好像是在报刚才的袭脸之仇一样,一把揪住了月读的尾巴。
月读:“喵——!”
月读挣脱玖我的手,又回到朔夜身边继续摇它的尾巴。被宠物娇惯的朔夜实在是……
正餐结束后登场的是嵯峨野先生亲手制作的甜点。大家又一次被美味愉悦着。吃着甜点,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向了HiME的能力。
奈绪:“但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能力,不使用岂不是太可惜了,只要稍微威胁下那帮蠢货就可以无所不能。”
命:“爷爷也说HiME是为战斗而存在的。”
朔夜:“但是命也不会想和小舞衣战斗吧?”
命:“那个,恩,是这样……”
朔夜:“恩,所以我们还是来谈论下如何回避与媛星冲撞的问题吧。这样的话,我们就没必要战斗了。”
夏树:“……话虽如此,真要是那么简单就能回避的话,我想HiME的战斗就不可能流传了几百年吧……”
舞衣:“一定会有办法的,过去的人不明白的东西现在的人明白,这种事例不是随处科技爱你吗?”
朔夜:“恩恩,小舞衣说的没错,好好考虑下吧。”
大家极力主张自己的观点,也有在心中暗自盘算的。但是,现在谁也没有积极讨论HiME宿命的问题,这也许可以说是一条出路吧。继续战斗的话,就一定会有人受伤,一定会有人失去重要的人。像毫无道理的条理,为什么就一定要成为HiME呢。做到如此地步,难道就只是为了力量吗?HiME到底是什么?大家的议论不绝于耳。美袋不想和朋友战斗。玖我无论嘴上怎么说,根本上还是一个有远见的人,而且,她本来就一直不想让其他HiME觉醒。大家从根本上都不想战斗。但是除了一个人,结城……
奈绪:“……想想,说不定就在这个时候,其他的HiME正在战斗呢……”
结城咯咯的笑道,她的话让大家都安静了下来。HiME到底有多少人?除去这里的人,外加日暮和碧老师到底还有几个HiME?有这种可能性。要是能解读手头的资料,那么也许在过去的资料里会有什么发现……看看大家的样子,必须一点一点的分析……
高村:(要是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就好了)
朔夜:“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大家谁都不想失去重要的人,谁也不会去战斗的。”
奈绪:“正因为这样才会去战斗,趁对手没有防备的时候袭击,不正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吗?先下手为强……”
朔夜:“这个……”
朔夜没词了。
舞衣:“小奈绪,至少我们尽量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么你不是正为此才聚在一起的吗?”
命:“这是大前提。”
奈绪:“…………”
结城一脸无聊的样子吧目光瞥向一边。慢慢站了起来。
奈绪:“……我回去了。”
朔夜:“小奈绪”
命:“怎么了?奈绪”
奈绪:“没什么,突然想起来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夏树:“找些模棱两可的理由,说到底是想逃离这里吧?”
奈绪:“我是真的有事!……说起来,我为什么非得在这里说明不可。拜拜,你们慢慢在里磨蹭吧。老师,CIAO”(*译注:意大利语,再见的意思)
结城瞥了我一眼,然后离开了房间。
——啪……本性上并不是个坏孩子……要是在有点协调性就好了。结城也是个头疼的对象。
朔夜:“奈绪……”
朔夜有些丧气,毕竟这次机会是朔夜的注意。所以,有一个人那样,朔夜的失落感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把手放在朔夜肩上。
朔夜:“呜呜呜,哥哥……”
高村:“朔夜别在意。”
舞衣:“是啊,小朔夜,小奈绪一定也有她的想法,要不然她今天也不会专程来参加亲睦会了不是吗?”
命:“我也这么想。”
朔夜:“恩一定是这样,小奈绪一定有她自己的想法,离开这里也是因为真的有事。”
舞衣:“对,一定”
夏树:“那又怎么样?”
好不容易说的情绪才稳定下来,玖我有掺和进来。
朔夜:“哎?”
夏树:“结城奈绪……本来就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那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先下手。”
舞衣:“喂,夏树,你啊”
夏树:“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真把她当同伴的话,说不定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虽然玖我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但是,我更支持朔夜和鴇羽想要去信赖别人的心意。而且……好不容易才酿造出的那种和谐的谈话气氛。因为结城的言行,被泼了冷水。
夏树:“怎么办?再谈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朔夜:“不管怎样,要是有其他HiME的话,必须赶在战斗开始之前,让他们缔结不战协定……”
舞衣:“说的没错……”
哪怕是这样,朔夜和鴇羽仍继续不战协定的话题。就在屋里讨论陷入僵局的时候,窗外的世界在寒蝉鸣叫的引诱下,已经包裹在暗夜之中。
热闹的一天结束了。
结果,无论是回避媛星冲撞的方案,还是不战协定都没能得到答案。战斗的仪式和媛星本身,因为我们并不是十分了解,所以这也是没办法……
咚咚——
高村:“谁?”
朔夜:“我……”
高村:“进来吧”
们开了。
朔夜:“…………”
高村:“朔夜,怎么了?”
朔夜:“没什么……”
说着,十分见外的走了一步,就站在了那里。
高村:“今天做的不是很好吗?”
朔夜:“……是吗?”
高村:“恩”
朔夜露出了一丝微笑。
朔夜:“哥哥……其实我……我说的还有我做的……没有错吧?HiME间就这样保持良好的关系一定不会引发战斗吧?”
高村:“…………”
我无法给她想要的答案。取而代之的是我的拥抱。
朔夜:“哇!”
被我的行动吓了一跳的朔夜满脸通红。但是,我并没有把朔夜当作心情低落的孩子,我抚摸着她的头,想让她打起精神。朔夜的头轻轻地靠在了我的胸前。片刻的迟疑后,我给了朔夜想要的答案。
高村:“……啊啊,朔夜做的没错。失去重要的人,无论谁都不会去喜欢这种命运……”
朔夜:“恩”
高村:“所以,像这样聚集在一起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再确认自己想做的事……其实是如此的残酷无情,也许会重新考虑战斗是多么的没有意义。”
朔夜:“……恩”
朔夜闭上了眼睛。紧锁着眉头,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又想起日暮了吗?一如那时痛苦的神情。
高村:“朔夜没有错”
朔夜:“恩……是的。”
高村:“啊啊”
朔夜:“我……相信大家,可以吗?”
我摸了摸朔夜的头。怀中的朔夜,安心地放松着身体。娇小而又奢华的身体——还是孩子的少女们,大家都在痛苦着。拼命地和命运战斗。假如这个世界真有神存在的话,为什么要如此折磨她们。都是迷宫晕……这并不能解决一切。我……我想保护朔夜。我想把朔夜从HiME的咒缚中解放出来……
朔夜:“否则的话,我……还是必须战斗……”
但是,至今还没有找到那个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