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硕夜篇
  5. 8月3日 水
  6. 繁体版

8月3日 水
2017-06-23 22:43:03

		

8月3日水
虽然今天也从早上开始一直在找朔夜,但是到处都没有看到她。
高村:“……也不在学校吗……”
到底去哪里了。从结果上看,朔夜是夺取了结城的重要的人的生命。在某处无法承受这份罪孽的沉重吗?快回来吧……
舞衣:“老师——!”
看向声音的来处,看到鴇羽跑了过来。
高村:“恩?鴇羽?”
舞衣:“哈……哈……打了电话过去,听嵯峨野先生说你出门了……打手机你也不接。”
这么说来,之前完全没有去注意手机,打开一看,已经有好几通鴇羽打来的电话。朔夜打来的……一个也没有。
高村:“你……没事吗?”
舞衣:“哎?”
结城确实是说,鴇羽已经参与进HiME之间的战斗了。但是看样子并不是这样。果然,是为了迫使朔夜战斗而信口偶胡说的吗……可恶,干了些多余的事……
舞衣:“话说回来,小朔夜呢?”
高村:“那个啊……不过,为什么?”
舞衣:“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把!小夏树她昨天看见了小朔夜和小奈绪的战斗了!”
高村:“…………”
舞衣:“都已经定下了那样的不战协定了……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高村:“……结城她……结城她挑拨了朔夜……我明明就在旁边,却什么也没做到……”
舞衣:“……详细说给我听”
高村:“好……”
我对鴇羽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朔夜完全受了结城的挑拨,战斗了。结果是朔夜的月读胜利了。而且,在哪之后,朔夜留下无法相信不战协定的话之后就消失了。在听我说明的时候,鴇羽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沉重。
舞衣:“怎么会……小朔夜。”
高村:“你和玖我都还没事吗?”
舞衣:“恩……不过,小夏树说必须对小朔夜做点什么,大概是认为她会打破协定……”
高村:“……是吗”
舞衣:“真的哪里都找不到吗?”
高村:“目前是……还没发现。”
舞衣:“要去找对吧?”
高村:“是啊,不用说,还要继续找。”
舞衣:“我也一起找,小夏树说不定正在追击她。”
那还真是非常棘手的状况。
舞衣:“互相误解的人遇到一起,绝对会打起来的……小夏树的性格也是那样……”
高村:“是啊”
一触即发就是形容这个的。就在鴇羽和我互相点了下头,准备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背后有个巨大的影子高速冲来覆盖了我们。
高村:“咦……?月……”
那是月读。瞬间保护住了鴇羽。
舞衣:“呀啊啊!?”
高村:“月读!?是月读吗?”
我扫视了一下周围。
高村:“朔夜!你在吗?朔夜!”
可是,到处都没有她的身影。变得更大的月读发出了让人不舒服的咆哮声。身体依然是战斗状态的月读,但是感觉不到敌意。月读逼到了我面前,鼻尖伸到我眼前。
高村:“月读!朔夜在哪里!在做什么!?”
舞衣:“老,老师,危险……”
高村:“应该没事的……现在的月读身上感觉不到危险”
月读一边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一边紧盯着我。
高村:“月读,回答我。朔夜在什么地方……我想要阻止朔夜,我不想让她难受……”
月读抽动着鼻子,闻者我的气味,说是感觉不到危险,但被比自己大好几倍的动物在身上闻来闻去还是有点可怕。月读一直看着我和鴇羽,看的出来是想说什么,但究竟是想说什么就不知道了。突然月读把身体转向了背面。然后朝向我们,甩了一下头示意‘跟我来’。之后缓步走了出去。
高村:“啊……”
舞衣:“跟上去吧!”
高村:“啊,是啊”
我们急忙跟了上去,月读一定是出于某种理由带我们去某个地方。朔夜一定在那里,我坚信这一点。
高村:“朔夜在那里吧,月读。”
月读没有回应我的问题,只是继续走着。
走了一阵,走到临近后山的地方时,月读停下了脚步。朔夜就在这附近吗……?
高村:“朔夜!你在吧,朔夜!如果是在搜寻HiME的话就快住手吧!结城说的都是信口胡说的!谁都不会责怪你的,出来吧!”
…………周围被寂静笼罩着。
舞衣:“小朔夜!你在哪里?停止战斗吧!求你了!”
鴇羽也呼唤了,可是还是没有反应。…………月读低吼这,不久,附近的灌木丛的暗处发出沙沙的声响。
朔夜:“——果然。”
然后,听见了朔夜的声音。
高村:“朔夜!你在吗!”
朔夜:“哥哥……果然是对小舞衣……”
舞衣:“等等,朔夜,你在说什么呢!我和老师什么也没有……”
朔夜:“我也不是笨蛋,哥哥就算了,小舞衣有其他重要的人,这种程度的事我还是知道的。所以,小舞衣也总有一天会产生为了保护重要的人而战斗的想法的……不会错的……”
锵啷一声,朔夜手中巨大的红莲之镰发出一股不强的光。
舞衣:“等一下,我不想和小朔夜战斗……”
朔夜:“……月读。”
月读夹在朔夜和鴇羽中间发出吼声,交替看着二人的脸,看上去好像弄不清该怎么做才好。难道说,月读是为了阻止朔夜才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但是朔夜——
朔夜:“月读!HiME总有不得不战斗的一天!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一定要战斗的啊!月读输了的话,哥哥就会死掉啊!月读!”
朔夜如同洪水决堤般冲口而出,用视线飘忽不定的双眼看着鴇羽。握着Element的双手也不住颤抖着。难道说朔夜她——
朔夜:“月读!为了保护哥哥,战斗吧!”
朔夜悲痛的叫喊声,月读也因为这喊声,痛苦地咆哮着。身体不停地颤抖,用力摇着头。
朔夜:“月读……!求求你!我需要你的力量……”
月读缓缓抬起头,然后展开翅膀。月读咆哮起来,如野兽一般露骨地表现汗斗争本能的咆哮。月读的眼睛变色了,一边咕噜噜地吼叫着,把身体转向鴇羽的方向。
舞衣:“我说,小朔夜……我说,听我说啊。”
月读好像没听见鴇羽的话一样,一步一步地逼近她。
夏树:“对那家伙说什么都没用了!”
玖我站到了月读面前,旁边是她的Child,迪兰。
夏树:“不仅是结城,那家伙也对杉浦碧出手了。”
高村:“……什么!?碧老师!?”
舞衣:“怎么会……”
果然朔夜从昨天到现在这段时间里又打倒了一人……玖我把枪口对准了朔夜。
朔夜:“因为……不战斗的话……我不战斗的话,哥哥就……”
朔夜一边忍者眼泪一边说道。
夏树:“——就是这么回事,后面的不用说你也知道了吧?”
高村:“难道!”
夏树:“就是那个难道……我虽然也不想进行无谓的战斗,但也不能毫不在乎地被干掉。”
舞衣:“……夏树!”
夏树:“我有我的目的,可以不用战斗就完事的话最好,不过看着情况,是没那么好的事了。迪兰,铬弹装填!”
迪兰的炮身发光了。
夏树:“——发射!”
迪兰射出的炮弹打在月读和朔夜脚下,恐吓这她们。
朔夜:“哥哥……我……会保护好哥哥的”
在扬起的烟尘中,渐渐出现了手持大镰刀摆好架势的朔夜。
高村:“玖我……”
夏树:“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挂掉的……”
玖我对我们说了‘闭上眼睛’后,把迪兰叫道身边。
夏树:“——闪弹装填!迪兰——发射!”
朔夜:“呀!好,好刺眼!”
高村:“呜!”
虽然闭着眼睛,但还是能感觉到这一击发出了强烈的光。
夏树:“上!迪兰,你对付Child!”
听到了玖我的声音。睁开眼睛时,眼前是失去意识倒在地上的朔夜和老实下来的月读。
夏树:“这样的话就没意见了吧?”
玖我一边转着手枪型Element,一边微笑着。
夏树:“这家伙打倒了两个HiME,正混乱着吧,这样让她睡着,不用逃就没事了。”
高村:“恩……”
我的手机尖声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九条睦美小姐打开的。
高村:“……喂,我是高村。”
睦美:“……我是九条,高村君,现在没事吧!?”
高村:“九条小姐,你现在在哪里!这边可是发生了狠多不得了的事!”
说实话,虽然想问九条小姐的事情堆得像山那么高,可现在也不能放下朔夜不管……
睦美:“有关教授的事……我有些话想说。”
高村:“哎!?”
扫了一眼鴇羽,听到九条小姐的话令我很震惊。
高村:“教授……是天河教授吗……?”
睦美:“……是的,有关HiME之间的战斗有些事情必须传达给你知道,必须争分夺秒,快到教会来。”
说完这些就唐突的挂断了。
高村:“啊啊,受不了!!”
那可是有关教授,有关HiME之间战斗的事!可是九条小姐的状况很不寻常,难道说是正处于被追击的情况下,给我打电话吗?
高村:“可恶……怎么办才好。”
夏树:“……高村!刚才的电话是?”
高村:“是要传达给我有关天河教授和HiME之间战斗的情报的电话……”
夏树:“这里交给我和舞衣,你快到哪里去!如果是能打破现状的情报的话一刻都不能耽搁赶快拿到手!”
我看了看玖我和鴇羽的脸。
舞衣:“小朔夜的话没事的……再谈谈的话她会明白的。”
两个人静静地点了下头。
高村:“我知道了!朔夜就拜托了!”
我转身向教会跑去。为了她的双手不要再染上更多鲜血……朔夜就拜托了,玖我,鴇羽……???:“终于来了”
高村:“……九条小姐?”
九条小姐从忏悔室中走出。身上穿的不是那已看习惯的修女服,而是更为休闲的服饰。而且,从脸上的表情可以感觉到有些疲劳。明明没有在这么明亮的地方见过面,不知为何有点怀念。
高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明明是受雇于你们的……怎么突然就失去联络了!”
睦美:“因为爱丽莎·西亚斯的计划以失败告终,我参与的虽然是别的计划,但就因为太过接近,下场就变成这样。”
九条小姐一边说一边叹气。感觉上她是不想细说这件事的样子,我转向正题。
高村:“那么,教授的事是什么?”
睦美:“被财团监禁着的天河教授逃出来了”
高村:“监禁?把教授……!?”
混乱。叫我代替失踪的教授调查媛传说的是西亚斯。然而却把教授监禁起来,是这个意思吗?
高村:“…………”
睦美:“……看来你很混乱?这也是正常的”
高村:“说起来西亚斯到底是什么?”
睦美:“怎么说才好……表面上是欧美的巨大财阀,换言之就是类似在背后操作这个世界的盟主国以及其他强国的幕后黑手的组织。很遗憾,我对他的全貌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
这是怎么回事?九条小姐不是西亚斯财团的人吗?
睦美:“嘛,如果仅限于这件事的话,西亚斯财团是想占有HiME的力量的,也可以说是抢劫集团吧。说起来西亚斯财团也是依靠天河教授对媛传说的研究才能推进计划的。详细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不过随着研究的深入,教授开始反对这个计划了。”
高村:“难道说,教授抓到了星咏之舞的全貌了吗?”
睦美:“可能吧,结果财团为了防止情报泄露和研究的继续把他监禁了。再怎么说,对当地的调查还是必要的,而且在现场,知道HiME或【一番地】的动向也是必要的。”
高村:“……于是,就当作教授失踪了而排遣我作为当地的调查员吗?”
睦美:“而且,为了让你在调查时认为我们这边还没有获得详细情报,也带有一点欺诈的意思在里面。”
怎么会这样。明明在寻找教授……是被我的雇主监禁着这种事……
睦美:“因为计划失败,现在西亚斯正是一片混乱,于是教授就趁这机会计划逃脱的样子。”
高村:“……那么,教授他……”
睦美:“是的,还活着,恐怕离这里很近,应该就在风华之地。我想教授应该回来见你或是女儿朔夜的。就算只有一点点,教授应该获得了能改变现状的研究成果,我想为了传达给你一定会现身的。看场合,西亚斯财团的杀手也可能正盯着你们,小心点。”
高村:“为什么九条小姐会对我提出这种忠告?九条小姐不也是西亚斯财团的人吗?”
睦美:“是啊,确实现在我是拿西亚斯的薪水,不过,我本来并不是西亚斯的人。我基本上是反对HiME之间的战斗的,赌上重要的人的战斗,这实在太愚蠢了。换句话说,不是基本上,是绝对,……绝对。”
咬着嘴唇。我想九条小姐转达了现状。原本定下不战协定的HiME开始战斗了,朔夜选择了战斗的道路。
高村:“……事情变成这样了吗。那么,这个情报传达给你就更有意义了。快去告诉天河小姐她爸爸的……呜,咕……”
高村:“九条小姐!?”
突然,九条小姐捂着胸口蹲了下去。
睦美:“心,心脏……”
高村:“发生什么事了!九条小姐!九条小姐!”
睦美:“呜……天河小姐把……我的女……夏……”
九条小姐瘫倒在地。
高村:“九条小姐!九条小姐!”
她的脉搏已经消失了。怎么会突然这样……难道在逃亡时发生了什么……比如说被下毒了……?目睹了她的死,我的脑海中浮现出留在原地的鴇羽和玖我,朔夜的身影。
高村:“可恶!对不起了,九条小姐,我必须马上回去!”
我打电话叫救护车来教会,然后马上朝朔夜她们所在的地方跑去。
杂树林中传来Child的咆哮声,能看见爆炸引起的烟雾。不会吧,战斗居然又开始了……到底是谁和谁在……
高村:“哈,哈……朔夜!鴇羽——!呜哇!?”
舞衣:“快住手!小朔夜!”
高村:“朔夜吗……醒过来了吗……”
舞衣:“呀啊啊!”
朔夜:“……小舞衣!为什么不叫出Child?和我战斗啊!”
舞衣:“那,那种事情我做不到!求你了小朔夜!冷静下来!”
朔夜:“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不叫出Child是打算只用Element打倒月读吗?”
舞衣:“不对!不是那么回事!”
舞衣:“哥哥……由我来保护!”
舞衣:“小朔夜!”
高村:“——鴇羽!”
舞衣:“老师!小夏树她……!”
听见我的声音,鴇羽转过头来。脸上满是泪痕,表情扭曲。
高村:“玖我她……!?”
看向周围才发现玖我倒在地上,全身遍体鳞伤,已经昏了过去。Child不在,玖我的迪兰不在。因为主人昏了过去,Child就消失了吗?还是说——
高村:“难,难道说……”
舞衣:“那之后……小朔夜醒了过来……夏,夏树的Child,呜,呜呜……被小朔夜的镰刀,斩,斩成两半……”
高村:“怎么这样……”
朔夜又打倒了一位HiME吗……
舞衣:“——呜!”
高村:“危险!”
急忙冲了上去,保护鴇羽。
高村:“咕啊!”
月读的爪子击中了我的背。我们顺势在地上滚了几下,躲到大树的树荫下。
朔夜:“……哥,哥哥!?”
舞衣:“老,老师!”
高村:“哈啊,哈啊……朔,朔夜,冷静下来……!”
朔夜:“……为什么……”
高村:“住手!朔夜!让月读回到原样!不要再伤害别人了!”
朔夜:“……为什么?”
大树的另一边,朔夜悲伤的说道。
高村:“……朔夜?”
一边抱着鴇羽一边探出头。
朔夜:“……为什么,为什么哥哥要保护小舞衣呢?喜欢……小舞衣吗?”
高村:“朔夜……说什么呢!才没有那种事!我和鴇羽什么也没有!”
但是,我的声音没能传到朔夜心里。
朔夜:“不要……那种事情,我不要~~~~!”
高村:“呜哇啊啊!”
舞衣:“呀啊啊啊!”
月读的攻击是直接冲鴇羽去的。眼看就要被击中,我们好不容易一个滚翻避了过去。
朔夜:“认为不叫出Child我就会放松警惕吗?然后打算抓住空隙打倒月读对不对?”
舞衣:“没有那种事,没有那种事……”
可是鴇羽的话好像对朔夜一点效果也没有。
朔夜:“那种事,我不要!因为我会让哥哥死的——!!”
舞衣:“住手……呀啊啊!”
高村:“朔夜!可恶……”
我用随身的铜剑摆好架势。不阻止月读的话……不能再让朔夜犯下比现在更深的罪!我没有做出回应,才造成了朔夜的痛苦。是我的优柔寡断把朔夜逼成这样的。打倒月读的话,我可能也会死,不,应该是毫无疑问会死。不过,那种事和此时无关。必须赌上这条命阻止朔夜。这就是,终于注意到的我的回答!
高村:“呀啊啊!”
铜剑锵的一声打在月读的颈部,它发出痛苦的声音。一想到这是在消磨自己的生命,就有些不寒而栗。朔夜看样子也想到了这种情况,脸色发青地阻止我。
朔夜:“住手,哥哥!别拦着我!月读被打倒的话,哥哥也会死的!”
高村:“不……不行,不能再加深你的罪孽了!”
朔夜犯下这些罪是我的责任,所以,必须由我来阻止。不在这里赌上性命,肯定就无法把真正的感情传达过去。
高村:“月读!老实下来!咕呜呜呜!”
哥哥:“哥哥!住手!”
高村:“呜哇啊啊!”
月读的牙和爪划破我的身体,到处都在出血。月读也受到我的攻击,到处都在流血。不管是胜是负,哪一方倒下都只会造成自己死亡的战斗。就算如此,月读不收起獠牙的话,我也不会收手。不然的话,鴇羽会……朔夜会……拜托了,朔夜……回到以前那个朔夜吧!
高村:“咕呜呜!”
朔夜:“住……住手,住手~~~!哥哥会死掉的!够了,住手!月读!不要伤害哥哥!”
…………月读的动作停了下来。只能听到朔夜的抽泣声。
高村:“哈啊……哈啊……呜……”
朔夜:“呜呜呜呜呜呜!哥哥!哥哥!”
我拖着身体走上前,好不容易才把哭成泪人的朔夜抱进怀里。刚抱住她,朔夜就把脸埋进我的胸口。大抽大泣,一吸一顿的哭着。
高村:“已经没事了……乖乖。”
朔夜:“哥哥……哥哥你……哥哥你……”
高村:“没事的,这算不上什么。”
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让朔夜镇静下来。还有不得不说的事情。一定要让她听这些。我小心翼翼的抱着朔夜那细小的肩膀,慢慢把话说出口。
高村:“对不起啊,朔夜。”
朔夜:“哎?”
高村:“是我把朔夜逼成这样的,是我的错。明明知道朔夜的感情,不,正因为知道,我才太宠朔夜了也说不定。”
朔夜:“哥……哥?”
高村:“所以,我会清楚的说出来。我喜欢朔夜……不是别的什么人,我喜欢的是朔夜。”
朔夜:“哎!?”
高村:“所以,朔夜不用为这件事而痛苦。希望你能相信我。”
朔夜:“可,可是……”
高村:“……结城说的那些都是撒谎,对我来说鴇羽不过是学生而已。其他人正在战斗这点也是骗人的,谁都不会袭击朔夜的,我也不会死的。”
朔夜:“呜呜,真的?哥哥真的不会死?”
高村:“当然,我不可能扔下朔夜先死的吧?知道朔夜不想战斗的话,别的HiME也一定会理解的。如果,还是有即使如此也要战斗的HiME的话,我会从她手中保护朔夜的。”
朔夜:“不战斗也……没关系了吗……”
高村:“没关系了……所以,朔夜可以不用再战斗了。”
我抱紧了朔夜,轻轻抚摸她的头。
朔夜:“呜……呜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村:“对不起……已经没事了……”
朔夜:“呼……呼……”
高村:“…………”
在哪之后,我去医院接受治疗。伤口比想象中要深,有些伤口必须要缝合。医生说可能的话最好住院静养一段时间,不过我硬是离开了。不能再让朔夜被负罪感折磨,我是这么想的。朔夜放松了一只绷紧的弦,倒在了医院里。现在正在自己房间里睡着。鴇羽带着一脸憔悴的昏倒的玖我回到了宿舍。因为玖我本人没有受很重的伤,我认为她没有必要去医院。
高村:“……朔夜……”
擦擦还有点脏的脸。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她都在哪里,不过肯定是充满了看恐怖和不安吧。
嵯峨野:“……高村先生。”
嵯峨野先生拿来了替换的毛巾。
高村:“谢谢你”
嵯峨野:“弄的这么脏……如此痛苦的表情……之前小姐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
高村:“……对不起,不过……没事就好了。”
我怎么都无法向嵯峨野先生说出事实……
嵯峨野:“说的也是。”
嵯峨野先生看来察觉到我心中的想法,浮现出不打算继续追问更多的安心表情。
高村:“……对了,嵯峨野先生,今天一天有谁找我吗?”
嵯峨野:“……没有,今天谁都没有……发生什么事了吗?”
高村:“……教授还活着……的样子。”
嵯峨野:“……呃!真,真的吗?”
高村:“是的,虽然还没有确切的证明……不过,就是……存在被某个组织追杀的可能性。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在时教授回来的话……”
嵯峨野:“请交给我吧,就算付出生命也会保护好他的。”
嵯峨野先生说着,露出一个值得信任的笑容。
高村:“那就拜托了。”
朔夜:“恩……呜。”
朔夜纯真地翻了个身。嵯峨野先生不由自主地把食指放到自己的嘴边。就让她睡吧。这样的话会更镇静一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