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硕夜篇
  5. 8月6日 土
  6. 繁体版

8月6日 土
2017-06-23 22:43:03

		

8月6日土
朔夜消失了,我和嵯峨野先生都很担心她。就算想去找她,但她是从空中离去的,想找也难。总之,我跟我知道的HiME……鴇羽打了电话,在家里等着。继教授的死后,轮到朔夜失踪,这令我无法安睡。整晚我反反复复地又起又睡,但我无论怎么调查草薙,还是没有头绪。然后,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从旁边的手机里,传出一段悠扬的旋律。是鴇羽打来的。难道——
舞衣:“老师,现在小朔夜正在……”
高村:“朔夜正在……”
舞衣:“总之我在逃,但是……也许不行了……我……不想跟她战斗,但是果然,我也只有……”
高村:“我知道了,不用多说……总之我立刻赶过去……你那边就尽力而为吧!”
舞衣:“……恩”
我挂了电话,做好一切准备,往腰间插上铜剑,做了承担一切责任的觉悟。
高村:“朔夜……你不要再罪上加罪了……”
高村:“呜啊啊?”
公寓着火了?
高村:“朔……朔夜……!”
从火光冲天的公寓中,飞出了两只发出光芒的Child。那是——月读,还有迦具土!!
舞衣:“呀啊啊!”
朔夜:“哈啊……哈啊……小舞衣!你已经不能再逃避了!”
舞衣:“为什么!小朔夜!”
朔夜:“已经无法回头了……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舞衣:“小朔夜……”
朔夜:“果然啊……为了守护哥哥,我就只有赢了!”
舞衣:“等等!我对战斗什么的……!”
朔夜:“什么不行啊!不战斗的话就无法守护!所以战斗吧!球你了,攻击吧,战斗吧!”
舞衣:“迦具土!”
高村:“停下来,朔夜!鴇羽!”
到处弥漫着火焰。鴇羽也召唤了迦具土,不过只是单方面抵挡着。果然,迄今为止没怎么召唤过迦具土的鴇羽并不怎么习惯战斗。尽管迦具土的身体也很庞大,但月读那快速的攻击与锐利的爪子的猛攻另它处于防御的一方。
朔夜:“月读!”
舞衣:“求你了!停下来!”
高村:“朔夜!冷静点!”
朔夜:“已经停不下来了,哥哥。我……已经将爸爸……我为了帮助哥哥,除了战斗这条路以外就没有别的路了……”
朔夜眼泪滴答滴答地往外流着。???:“——剩下唉的HiME在这里啊。”
突然从哪里传来声音,一把巨大的刀砍下来。
高村:“这声音是……”
舞衣:“难道是……命!”
沙尘飞舞过后,看见了那个手持大刀的少女身影。
命:“舞衣!朔夜!与我战斗!”
她挥起大刀,扬起了烟尘。
舞衣:“命……”
高村:“美袋!你之前到底去了哪里啊……”
烟尘过后的美袋,用可怕的眼神望着我。……与以前的美袋不同,她与我所知道的美袋不同。???:“……这是为了决出舞姬啊”
从树荫处,又传出了一个人的声音。
高村:“……那个声音是,神崎!”
在我们面前的,是神崎黎人,他摆出与平时一样的笑容,站在那里。
黎人:“剩下的HiME,有鴇羽舞衣同学,天河朔夜同学,还有,我的妹妹美袋命……”
舞衣:“命是……你妹妹?”
命:“我尊敬的哥哥……哥哥希望我成为舞姬,所以,我要和你们战斗!”
舞衣:“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说战斗什么的……”
命:“因为我是HiME所以就要战斗,将所有的HiME打倒,让我成为舞姬,这是哥哥的心愿!”
高村:“美袋,说因为什么的……”
黎人:“没用的老师,因为命她现在正以我妹妹的身份,为了达成我的愿望而努力着。”
神崎站在美袋背后,拍了她肩膀一下。
高村:“难道你……对美袋……”
黎人:“别说人坏话……我是命真正的哥哥,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之后的事就有她本人决定了。”
‘对吧,命’神崎微笑着说道,美袋露出不知哪里缺失了的表情‘就是那样,哥哥’回答道。
黎人:“那么,决出舞姬,星咏之舞的最高潮来临了。全部都是为了新世界!”
高村:“神崎……你和星咏之舞有什么关系!为了什么来到这里!”
那才是问题所在。为什么神崎会出现在这里?他是了解媛传说的,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而且美袋还跟着他。
黎人:“问我吗?我呀——是担当送还媛星的角色的人啊,决出舞姬,也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高村:“将媛星……送还?”
舞衣:“那么……暗中操纵所有事情的,全都是黎人……同学?”
黎人:“舞衣同学,这样说的话不就吧我说成是坏人了吗?”
高村:“……这话有错吗?利用想要守护重要的人色思念,让其战斗,互相伤害,这话也有错吗神崎!让这样残酷的仪式继续进行下去是正确的吗?”
黎人:“说什么残酷……真是意外啊,从媛星手上保护地球保护国家,有什么必要去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呢?理事长也说过了吧,决定HiME的事情的,只有HiME她们自己而已。牺牲对重要的人的思念,来保护星球上所有的人类,这不是个多么令人尊敬的战斗吗?我们【一番地】只是一手承担着这个仪式,让它顺利进行而已。更重要的是,从媛星中牵引出力量来守护国家,这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呢?”
…………【一番地】。原来是这样,他……神崎黎人操纵着学园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黎人:“看,媛星正每时每刻向这个星球接近着。命,请让HiME留下最后一人,让你成为舞姬吧。”
命:“恩!”
美袋架起剑。
朔夜:“……小命也是HiME吧”
命:“是的,我是HiME!所以来战斗吧!”
朔夜:“小命,尽管我不想战斗……但你还是打算跟我战斗,对吧……”
命:“这是为了哥哥啊……”
朔夜:“——月读……保护哥哥”
朔夜迅速举起手,月读向着美袋发出强烈的咆哮声。
高村:“住手!朔夜!美袋!”
命:“……为了哥哥”
美袋确认似的,再次嘟囔道。我知道那双握着弥勒的手,充满了力量。那是没有Child的美袋的唯一寄托。
朔夜:“……这是为了哥哥啊”
朔夜也道出了自己的意念。
互相架起Element,对峙着。
命:“噢噢噢噢噢!!”
美袋脚踩地面,拖着大刀砍过来。朔夜用镰刀柄抵挡着。两人瞬间交合在一起,火花四溅。
朔夜:“呃!……我可不会输!”
高村:“朔夜……”
又一次……战斗开始。就不能……阻止他们吗?
嘎查:(不,不能不阻止她们!!)
保护朔夜是理所当然的,而美袋那边也不能让她受伤。大刀与大镰刀——两件凶器均以对方为目标而比拼着力量。向前,向后,压向前,拉向后……
高村:(不行,这样下去可不妙……要像个办法阻止朔夜……)
我向用刀柄抵挡着美袋的刀的朔夜喊道。
高村:“朔夜,快住手!”
朔夜:“不要!这是为了哥哥啊!”
她承受着刀势,向后面退。美袋不让她拉开距离,步步紧逼。朔夜挥起镰刀牵制她。
命:“呃……”
美袋勉强用刀抵挡了,但因这一反击而后退,双方拉开了距离。
朔夜:“我,绝对……不会输……”
朔夜眼中透出决心……总之,朔夜与美袋的实力差距是很明显的。朔夜三番四次挥舞着大镰刀劈砍着。
朔夜:“嘿……”
不管倾注多少力量,对美袋也够不成威胁。
朔夜:“单纯这样的话,没什么用……”
这并非是朔夜太笨拙,而是美袋速度实在太快了……
命:“哈啊啊!”
攻守突然一转,这次轮到美袋开始不断发出攻击。每一击都非常厉害,另朔夜找不到空隙反击,只能一味地抵挡。
朔夜:“唔……月读!”
随着朔夜的声音,月读出现在面前。与小巧的美袋相比,那体格的差异令人注目。美袋的注意力也集中在月读身上。对于没有Child的美袋来说,让HiME与Child联手将是噩梦。
命:“呜噢噢噢噢!!”
美袋拖着大刀,向着月读用尽全力跳上去。月读的视线追踪者她,一样跳起来。空中,美袋的大刀与月读的爪子火花四溅。美袋被爪子弹飞向地面。月读乘势使用翅膀,从美袋正上方急速下降。张开獠牙袭向美袋。
命:“呜噢噢!”
美袋间不容发之际,用刀阻挡着,利用小巧的身体,离开了月读的攻击范围。月读做出追击的姿势。但是美袋突然一蹬地面,跳跃至侧面。而且一蹬前面的树枝,飞到月读头上。
命:“嘿!”
身体半回旋的美袋,充分利用那回转力,斩向月读。
朔夜:“月,月读!上面!”
听见朔夜的声音,月读视线望向美袋,尝试着回避。尽管半身避开了攻击,然而并不是全身避开,从右肩流出了鲜血。
朔夜:“月读!振作点!”
月读想着美袋喊出毫不掩饰敌意的威吓之声。
高村:“朔夜……美袋……”
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几次攻防,双方都受了点伤。这样下去可不妙。
高村:“美袋!!”
命:“…………”
高村:“朔夜!!”
朔夜:“…………”
两人似乎听不见我的声音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各自眼里都只有对方。我到底能不能阻止她们?没有什么能做的事情吗?我跑向朔夜,喊道。
高村:“快住手!朔夜!不不希望有这种事!”
不管我喊了多少遍,她都没有回答。
朔夜:“…………”
——刹那之间。
朔夜:“……是为了哥哥啊”
朔夜的回答仍然没有改变。
高村:“朔夜……”
朔夜:“……我是为了哥哥才这样做啊”
朔夜告诫自己似的,重复了几次。我看见她那悲痛的神情,心里也不由地痛起来。最后胜利而留下的HiME将会被仪式牺牲……明明她是知道的……
命:“呜噢噢噢!”
美袋斩向月读。二击,三击,火花四溅。美袋被月读的威力所镇压,不断往后退。
命:“唔……”
美袋没能避开,小手受了伤。但是也没有积极追击,像她一样拉开了距离。意味深长地,慎重地,月读像是看着猎物般地,定睛看着美袋……月读咆哮着。像狰狞的野兽咆哮着。简直就像在地底中回响一样,这一令人恐惧的声音快要震穿耳膜。月读后足蹬着大地,前爪发出寒光。就算刀能抵挡利爪,但还是无法抵挡其冲击。美袋用刀撑着跳到一边,想避开它的攻击。但是,月读瞄准美袋的脖子,张开血盆大口咬下去。美袋横跳,避开了那一击。
命:“……呜啊啊!”
但是,大跳跃的美袋接着被它的手臂撞飞出去。月读瞄准着美袋,速度像是闪电般迅捷。不给人避开的闲暇持续攻击。
高村:“可恶……就不能阻止它吗?”
再这样持续下去,就算是美袋也吃不消啊……月读与美袋继续互相斩杀,互相抵挡,互相斗殴。一瞬间,美袋的姿势崩溃了。
高村:“住手!月读!不要乱来!”
月读听到我的声音,攻击的手也慢了一下。
命:“唔……”
那凶恶锐利的前爪,最终只是划破她的手臂,该说是庆幸了。美袋自己并没有受到重大的损伤。这是她调整好姿势,架起刀的正面。
朔夜:“哥哥……”
高村:“在这样下去她可是会死的!”
但是,朔夜只是看了我这边一眼,就定睛看着美袋。月读发出威吓美袋的吼叫声。
命:“哈啊啊!”
毫不认输的美袋也放出杀气冲向月读。
高村:“月读……”
以前那令人怀念的身影,现在看着就像是幻想一样。美袋身犯险境。月读盯着美袋的刀,反击。已经打了不知多少个回合了。均势没有被打破。我的声音也没有回应。
高村:(但是,再不阻止她们的话——)
月读与美袋对峙着。之前还以为威力强大的月读会赢,但遇上那么顽强的对手的话就无法轻易决出胜负。呼吸紊乱,明明是夏天,却能从口中看到热气。从普通的角度考虑,论体力的话是月读赢了……但是,美袋的样子也有点奇怪。她像是不知疲倦,就算受了伤也毫无惧意。美袋的手,不管受了什么样的伤也毫不在意,只顾着紧紧握住手上的刀。对朔夜的那个有着异于寻常的执着。
高村:“果然是那把刀……”
焦急的月读呻吟着。美袋用刀对着呻吟着的月读,互相窥视着下一次攻击的机会。月读对攻击美袋感到为难。话说回来,美袋明明是个HiME,她一个人就能够与Child抗衡。
命:“呜呜呜……”
美袋也像是野兽般喘息着。肩膀慢慢地上下震动,调整着呼吸。和暖的风抚摸着地面。草丛发出沙沙的声音。一动也不动的月读右面的落叶翩翩起舞。
命:“——呜噢噢噢噢噢!”
这一时刻,美袋乘着气势,在地面滑行。月读拨开落叶,准备抵抗美袋的攻击。美袋在月读面前一跃而起。看见她的动作的月读也跳了上去。
命:“什么!?”
空中,美袋与月读四目交接。美袋的刀与月读的爪子碰在一起。散出橘红色的火花,互相弹开身体。美袋与月读,双方最后都落在地面上。
高村:(不行,总要做点事情,不能呆着不动)
有谁能想象办法呢?
高村:“不阻止的话……”
但是,我该怎么办?我的话有用吗?看着两人的样子。朔夜双眼中充满了决心。另一方面美袋——她的眼神很不安定。那黑暗的光芒是什么?以前完全没有见过,那黑暗的光芒究竟是……问题是美袋那边。就算我说服了朔夜,但如果不阻止美袋挥舞弥勒,战斗还是不会终结的。还有,那把弥勒才是原因,只要封印住那把危险的大刀,就有可能结束这场战斗。
高村:“美袋,离开那把刀!”
大声叫喊着,我自己也跳进了战场。
朔夜:“哥哥!危险!”
命:“呜噢噢噢噢!”
但是美袋仍然携刀跑着。就算把我卷进来也要打倒月读。
高村:“美袋……”
那个一直叫我‘恭司,恭司’的可爱女生,看样子现在并没有发现我就是那个恭司。就算朔夜会吃醋,但她也当没这回事……不知为何,我想起了各种事情。那段平和的日子里。
朔夜:“月读,保护哥哥!”
看见逼近着的美袋,朔夜用悲痛的声音命令Child。但是——
高村:“退下!月读!”
听见我的声音,月读停止移动。
高村:(如果你与我有着怎么也不会改变,被称为命运共有之名的羁绊的话,那么……就老实的按照我说的做吧)
我那脱口而出的强调之声,另朔夜也不由自主吓了一跳。但是……美袋毫不畏惧地,无言地,向着俯视着我的月读跳过去。
高村:“美袋你醒醒!”
从腰间拔出铜剑。架在肩膀上,迎击从上逼近的美袋。硕士上面还嫌不够过分,那是从遥远的高空往下的一击。我双手使劲力气,不服输地一挥。——轰!!!可怕的声音。耳边响起爆炸般的声音。
命:“……唔啊啊!”
无法相信,我的一击竟然赢了美袋。
高村:“那把刀!弥勒!”
拼了命。就算死也要说出口。要结束这场战斗,就只能对付这把刀。不能放过这一个好机会,我踏上几步。
命:“噢噢噢噢!”
高村:“放开那把刀!美袋!”
弥勒再次与强劲之势与我手中的铜剑相交。
命:“啊啊啊”
美袋就这样倒在地上,刀在空中飞舞。
朔夜:“月读!抢走那把刀!”
刀在空中旋转着。对着那把脱离主人手里的刀,月读张开大口。
黎人:“糟了!弥勒!”
刚才还露出轻蔑笑容的神崎突然狼狈地跑向刀的位置。
黎人:“只有这个……不能给你们!”
一蹬地面,神崎的手虽然握住了刀,但月读可不会放过他。
黎人:“咕!呃呃!”
月读锐利的爪子划破了神崎的身体,他的身体就这样撞向地面。
黎人:“呃……哎呀……”
神崎支撑着身体勉强站起来。但是,对着神崎的是——
高村:“——神崎!避开!”
黎人:“什么……!?怎,怎么可能……怎么会……”
高村:“神崎……”
站起来的神崎,被弥勒所贯穿。飞舞在空中的刀,像渴求着主人一样刺穿了神崎。神崎从口中喷出血来,当场绝命了。美袋也在被撞在地面的时候失去了气息。打倒了美袋,打倒了神崎,月读向天咆哮着。
朔夜:“哥哥……对不起……”
朔夜的声音低声响着。
高村:“哎……?”
朔夜:“我是明白的,哥哥一直阻拦着我的事……牵挂着我,为此而努力不懈,我是明白的,所以……谢谢你……哥哥……哥哥的心意,已经很好地传递给我了。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个温柔的哥哥,一直没有变过。我最喜欢你了……”
高村:“朔夜……”
朔夜:“但是,我无法停止战斗……为了守护我最喜欢最温柔的哥哥,我就只能继续战斗下去……因为这已经是重点了……是最后了……哥哥,对不起……就算你不允许,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办法……所以,请不要阻止我……”
朔夜的头发被和暖的风扬起,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表情。她是在笑吗?她是在怒吗?她是在哭吗?
朔夜:“……接着,接着就轮到小舞衣了……”
舞衣:“哎……”
朔夜手持镰刀,定睛看着鴇羽与迦具土。
舞衣:“等等,小朔夜!”
朔夜:“快点……不快点的话……”
舞衣:“快住手!”
月读前往鴇羽那边。
高村:“朔夜!住手!神崎给打倒了!你也听到了吧?剩下的HiME只有你和鴇羽了!已经没有谁会攻击你了!”
舞衣:“对呀,因为我……我可不想跟你战斗!”
朔夜:“不行呀……哥哥,HiME是……HiME若是不战至最后一人是救不了最重要的人的……”
高村:“所以说,那是……从今以后,就当观众不就行了吗……三人同心协力。”
朔夜:“能旁观吗?能合作吗?大家,大家都会死的!看看吧……媛星已经变得那么大了……很快就要撞上地球了你们也知道吧?就算是爸爸不也找不到任何方法?从久远时候就存在的仪式,直到现在还不是一点也没变过?三个人就能改变什么了吗……所以小舞衣,跟我战斗……为了守护个哥哥,跟我战斗。”
舞衣:“不,不要……我有重要的人,我既不想失去那孩子的性命,也不想老师……”
朔夜:“战斗……跟我战斗……——月读!”
月读展开翅膀,向迦具土露出獠牙。
舞衣:“迦具土!快逃!”
迦具土听到鴇羽的声音,向后退着,但是……
朔夜:“月读!打倒迦具土!守护哥哥!”
舞衣:“——迦具土!”
迦具土会爪攻击,但身轻的月读在空中改变姿势,向迦具土袭来。
舞衣:“……老师,抱歉,再这样下去,看样子是无法不战斗了。我尽量让谁都不受伤,你就说服小朔夜吧!”
鴇羽说着,双手显出Element,积蓄着气势。双手双脚的Element开始旋转,鴇羽的身体浮在半空中。
舞衣:“小朔夜!这场战斗……让你看我怎么结束它!”
朔夜:“……我只是想守护哥哥而已,求你了,小舞衣就只用顾虑自己重要的人吧。不这样的话,我……”
月读在迦具土前面慢慢地踱着步。那红黑的死神之镰指着那身体。
朔夜:“月读……”
健壮的脚一蹬大地,飞向迦具土。
舞衣:“迦具土!避开!”
迦具土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向月读吐出火球。月读转了个大方向,避开了火球。迦具土的火球直接命中地面,所中的树木均被刮飞。
舞衣:“等等迦具土!攻击稍微注意控制!不然的话……”
如果直接被击中的话,不管是怎样强韧的Child也会化为灰烬吧。迦具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对于战斗经验几乎为零的迦具土来说,能否可以控制攻击强度呢?月读趁着空隙獠牙插进了迦具土的身体。迦具土大幅度摆动身体,将月读甩落。然后,意图将它撞至地面,并发出火球,不止一发,而是两发,三发。月读避开了,火球连连轰在地面上。树木被刮飞,岩石化为碎末。
高村:“鴇羽!这样做的话,大家都会……”
舞衣:“我明白……但是迦具土……”
但是迦具土毫不在乎周围环境,展开巨大的翅膀。刮起的狂风将月读吹飞,它的身体撞在树干上。月读摆摆头,飞向上空。然后,瞄准迦具土的头顶,趁势急速下降。月读对着看不见对手的迦具土头部后面伸出利爪划破皮肤,又在喉咙插上獠牙。迦具土挣扎着,任火焰般的血喷出来。迦具土的力量比迄今为止所看过的Child都要强大,都要惊人,但是不活用的话,根本毫无意义。它无法跟机动性强,又熟悉战斗的月读相抗衡。
高村:“鴇羽!再这样战斗下去,迦具土它……”
舞衣:“我明白,虽然我明白……”
因为月读的猛攻,鴇羽也无法控制好迦具土的行动。
高村:“可恶!我设法控制月读的行动,那个时候你将迦具土……”
舞衣:“……能办到吗?”
高村:“试试吧!”
我用力握紧铜剑,跑向继续攻击着迦具土的月读。对手是我的话,也许月读就不敢轻易动手了。
高村:“月读!快住手!”
月读望着我,低鸣着往我这边走前几步。一不小心,我就会变成月读獠牙下的食物。打倒了多少Child的月读,得到的力量让它更加巨大,更加狰狞凶猛。它既然能理解朔夜的话,那么会听我的话也不是奇怪的事。
高村:“来吧,月读,我来当对手!”
我架起不能成为武器的铜剑,与月读对峙着。朔夜:“哥哥,住手啊!哥哥你不能死!”
高村:“那么,朔夜!快点让月读恢复原来的样子!”
朔夜:“不行!没理由!就算现在不战斗,情况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对于让许多人悲伤,还杀死了爸爸的我来说,已经无法回头了!我能做的事,就只有守护哥哥而已!无论如何,我都只能守护哥哥而已!回头什么的已经无法做到了!已经无法做到了!”
高村:“朔夜!就算如此!就算如此,战斗——”
朔夜:“已经不行了!”
高村:“战斗——”
朔夜的——
朔夜的Element——
朔夜:“舞衣,对不起,对不起……不这样做的话,哥哥会——”
朔夜的Element贯穿了在我与月读后面的迦具土的胸口。
舞衣:“迦具土……”
迦具土巨大的身体,倒在烟尘之中。
舞衣:“不要……不要啊啊啊”
鴇羽绝望的叫声,响彻四周——
高村:“怎,怎么会这样……”
朔夜:“对不起……小舞衣,对不起……哥哥,对不起……小舞衣最重要的人……我……我……我只有这样做才能守护哥哥……”
朔夜当场跪下来,双手捂着脸。
朔夜:“呜呜……呜呜……呜呜……”
朔夜发出悲痛的哭泣声。在这悲痛的声音衬托下,周围陷入了日落的氛围。神崎的遗骸——
失去知觉的美袋——
呆呆地看着迦具土消失的地方的鴇羽——
然后,只顾着掉眼泪的朔夜。结果什么都没有改变,我无法阻止。
高村:“可恶……为什么……会有这种事”
我不假思索地握拳敲打地面。
高村:“可恶……为什么……为什么……”
胸口一阵火烫,苦痛与悔恨的泪水涌了上来。???:“……这是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
有谁站在我面前,我慢慢抬起脸。
高村:“凪……”
凪:“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你不明白吗?这是因为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的。全部都是为了星咏之舞,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他死了的话,看样子只好由我来引导了。”
高村:“你究竟是……”
凪:“让星咏之舞进行的角色……监视HiME们的行动,让她们的力量觉醒,让仪式顺利进行下去。你也可以认为我是【一番地】的走狗。不过,没有了他的现在,在新一任主人出现之前,我的行动就可以依照我的意志了。”
高村:“那么,之后会将朔夜……活祭吗?”
凪:“哎?不会不会不会,我可不做这种野蛮的事情。”
高村:“……?”
凪:“那是【一番地】为了吸出媛星的力量才想出来的做法。我的目的是……回避媛星,为了国家和人民而行动,只是这样。”
凪转过身来,走向朔夜。
凪:“小朔夜,天河朔夜,恭喜你,你是这次星咏之舞的主角——舞姬”
但是,朔夜只顾着哭,对凪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
凪:“小朔夜,你要救你最重要的人……高村老师的性命吧?”
朔夜抬起脸。
凪:“那么就听听我的话吧,然后跟着我来。”
朔夜:“救救……哥哥……我要守护……哥哥……”
朔夜长发摇晃着,慢慢站起来。不知何时回复为小小的身体的月读,抬头看着朔夜的脸。注意到的时候,正为下沉而踌躇的太阳,终于让这长长的一天给终结了。
朔夜:“……这里是,水晶宫吧……?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
凪:“因为不得不在这里做些事,这里是为舞而舞的舞台,是为了显现舞姬,打开门的镜子……”
水晶宫象征风华学园,我和朔夜走进了里面。总是吵闹的地方,月光不知何时从透明的墙壁上倾注而下。朔夜站在水晶宫中间,地面开始发出光芒。
高村:“什么,这,这究竟是……”
这个时候。从图书馆那边——钟的声音,一下,二下……总共响了12下。在学园中回响。然后……温暖的光带环绕着朔夜飞舞,然后像被月读吸进去了一样,进入了它的体内。
凪:“来吧,门已经开了,去图书馆就行了”
朔夜:“去图书馆……就行了?”
凪:“不错,图书馆,舞姬要起舞,岩户之门就会打开。”
高村:“……天之岩户吗?”
凪:“对哦,还有那种传言啊,我真佩服以前的人有那样的想象力。”
凪笑着,在寂静的黑暗中,这笑声听起来毛骨悚然。
大概是凪走惯了的地方,在黑暗中一样行动自如。
高村:“……这是……”
朔夜:“图书馆下面竟然是这样的……”
时钟装置慢慢打开,露出了通往地下的台阶。入口有淡淡的光,一直通往地下的黑暗。
凪:“在这下面”
我不假思索地阻止迈步就走的凪。
高村:“喂,等等”
凪:“恩?”
高村:“没问题的吧?”
凪踌躇了一下。总算理解了我话中的意思,凪露出有点为难的笑容。
凪:“难道现在回去吗?没事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小朔夜所选择的道路,拯救了所有,不会错的……”
明明很黑暗,为何能看见凪的步伐呢?紧紧抱着旁边的肩膀,我也看见了朔夜的脸。多么不可思议的空间。然后,视野急速扩展。
高村:“…………”
朔夜:“…………”
两人不由自主地屏着气息。这是个洞窟般的地方。高的可怕的天井。地面用大理石铺设,旁边还有人工的灯光。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头顶上方像是与外面连接一样,能看见媛星那怪异的光。就像是闯进了异世界一样,异样的风景。学校地下竟有这种地方……
凪:“那么,这里是黑曜宫,让媛星回去的地方,虽然正确来说,这里只是运用舞姬力量的地方而已。小朔夜在这里完成舞姬所担任的角色,然后就结束了。当然,虽然也可以不让事情就这样结束……总之,利用12个思念的力量,来修正媛星的轨道。”
凪指着头上的媛星说道。
凪:“……来吧,小真白,演员都到齐了”
高村:“真白?”
真白:“……辛苦了”
高村:“理……理事长”
朔夜:“为什么?”
理事长露出了像平时那样稳健的笑容。
真白:“天河朔夜同学,是你成为了舞姬吧”
朔夜:“…………”
高村:“理事长,为什么你会到这里来……你不是说你与星咏之舞的进行没有关系么……”
真白:“因为我是星咏之舞的监视者,既然神崎同学死了的话,就只要由我来告诉你们怎么做了”
高村:“那是……究竟……”
凪:“这次让星咏之舞进行下去的,正如你们所知,也是【一番地】。小真白,可以说是星咏之舞的创始者,虽然严格来说,不是小真白而是我的姐姐。”
高村:“创始者?姐姐?”
真白:“凪同学,你的话说过了……现在并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两位都能看到那颗星星吧……那个发出红色光辉的媛星。”
理事长对着天井一面所映照出来的天空中的媛星说道。
真白:“能回避以300年前往地球的那颗星星的,就是赢得星咏之舞,最后留下来的舞姬了。”
高村:“活祭又是怎么回事?”
真白:“我不知道你们从凪同学那里听到些什么,那是【一番地】的做法。我所知道的,是他们歪曲了本来仪式的意义,为了自己的私利私欲而创造出来的邪道。原来的星咏之舞,是利用最低限度的牺牲从媛星手中拯救地球的仪式……仅此而已。那么……天河同学,让集中了12人的思念之力的你的Child站在这里……”
朔夜:“我只需要希望那颗星星回去的话,就能救哥哥了?”
真白:“是的,包括高村老师在内,全部的儿女都能从那颗星星的威胁中拯救过来……下次星星的逼近将是未来的事。”
朔夜:“…………哥哥……已经不用担心他要死了吧……”
理事长慢慢点头。
朔夜:“——哥哥”
朔夜紧紧抱着我,身体靠过来,头放在我胸口。
高村:“朔夜……”
我紧紧抱住朔夜小小的身体。
真白:“来吧,时间不多了,天河同学”
理事长向朔夜招手。朔夜离开了我,却并没有走到理事长身边。
真白:“天河同学……?”
朔夜:“……现在的活祭呢?”
不由自主地,我与理事长面面相觑。
真白:“……那是【一番地】的做法,活祭是没有必要的。”
朔夜:“……告诉哦我!那个详细告诉我!”
理事长迷惑着,一点一点思索着朔夜的心思,慢慢地开口道。
真白:“【一番地】的祖先,看中了在原本星咏之舞中让星星回避时所能得到的巨大力量。于是,开始考虑着让持有强大力量的姬巫女最终所设法保持的这股力量变成按他们自己的意愿来操纵的方法。他们利用从中国大陆所传来的咒法制作了一柄刀。那就是美袋同学手上的弥勒。用弥勒贯穿舞姬以降她封印,就能自由地利用媛星的力量了。司任这个仪式的,是黑曜之君——现在的神崎黎人同学,他的角色。”
朔夜:“只要活祭的话,就能得到媛星强大的力量?”
真白:“是的……【一番地】以活祭为代价,从而得到驱动国家的力量。”
凪:“也就是说,如果现在等到决出新的黑曜之君的话,媛星早就撞在地球上了,因此舞姬是不需要被活祭的。”
朔夜:“那么,封印是不能办到的了?”
高村:“……朔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朔夜:“对不起,哥哥。我……已经无法活下去了。”
高村:“你在说什么!”
我怀疑其耳朵来。刚才朔夜说了什么?
朔夜:“……我杀了太多人了,让太多人悲痛不已了。”
真白:“天河同学,为星咏之舞而牺牲的人……这是无可奈何的。”
朔夜:“无可奈何吗……什么拯救了世界,拯救了大家,我并不是以这样的心情战斗的……只是,只是为了守护哥哥,就将别人的重要的人夺走……哥哥明明连性命也不顾也要阻止我……就算如此,我也不肯罢休……然后,我……还将爸爸……”
朔夜回过头来。流着泪。
朔夜:“那个,就不能将我封印吗?”
高村:“朔夜你在说些什么!就算牺牲了什么人,就不能让你活着了吗!接着那些人的份活下去——”
朔夜:“我……希望赎罪,我希望能够偿还我自己犯得罪!只不过是为了守护一个重要的人,别人的重要的人难道就不重要吗?碧老师……菊川同学……藤乃前辈,奈绪……夏树,小命,舞衣……还有爸爸……老师也好,同年级的学生也好,前辈也好,朋友也好爸爸也好,大家都是因为我才弄得如此悲伤。我的愿望,只是希望哥哥能够活下来而已……仅此而已……为了偿还我所犯得罪……理事长,请将我封印。”
高村:“朔夜!”
朔夜摇着头。
真白:“……虽然很遗憾,但那种方法是没有的。”
理事长静静地说着。
朔夜:“呜呜……呜呜……我呀……我呀,除了做出那种事情,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了吗?从一开始,到这场战斗结束,我就一直想死了,想着在保护哥哥的这场战斗结束以后,就去死。尽管我想在爸爸死了以后就跟着他死,然而因为那时我死了的话,哥哥也会跟着死去……而我等到战斗结束后才死去的话,大家都会责怪我的。然而我想,如果将我封印,得到媛星的力量,成为大家的角色就能消灭罪恶。然而,这也无法做到?难道连我赎罪的做法也不允许?那是……惩罚吗?让只单单保护了一个人的我不得不承受的……惩罚?”
朔夜当场跪下来,呜咽着,哭泣着。我希望朔夜能活下来,无论怎样也希望那个让她活下来。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失去朔夜。朔夜是我最重要的人,没人能取代的最重要的人。但是,朔夜为了那最重要的人,粉碎了别人的梦想,夺去了别人的性命。就算归咎于仪式,说这是为了拯救地球,为了自己的思念而战斗,这也是事实。为了守护自己的思念,朔夜不得不让很多人承受悲痛,这种悲痛是没有体会过的我所无法理解的。如果,我自己站在朔夜同样的立场时,我能否有她那种坚持生存的坚强呢?
凪:“小朔夜”
继续痛苦地流泪的朔夜听见了凪的呼喊声,抬起脸来。
凪:“真的希望被封印?想要牺牲自己来偿还所犯得罪?”
朔夜:“……是的”
朔夜无力的回答到。
凪:“弥勒的封印,是将寄存在舞姬身上的力量从舞姬的性命中抢过来,然后在弥勒哪里还原。‘封印’只有弥勒才能做到,所以正如小真白所说,那已经无法办到了。但是……我想也许有较为接近的办法,然而那个办法也许会比封印更辛苦。”
朔夜:“……我呀,已经无法在这践踏了最重要的人们的思念的世界上苟活了。就算活着是有意义,我还是想那样做……那样就能消除我所犯得罪……”
凪:“就算被弥勒活祭,你也要死去?置身于深渊的黑暗中,谁也不在,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到,就这样孤独300年,置身世外的觉悟……你有吗?”
朔夜:“……恩”
凪:“——我明白了,既然你有这样的觉悟……”
真白:“凪同学!”
凪:“高村老师,使用你的剑,草薙剑,这次需要它的一击了。”
高村:“……这把剑……草薙?”
我把腰间的铜剑拿在手里,果然这把剑……就是草薙?
凪:“原本老师所拿的这把草薙是星咏之舞必须的剑。”
高村:“我家代代相传的这把剑?”
凪:“老师的家族,原本是代代继承星咏之舞,一脉相传的【小野家】的后裔。不过,我本想着在【一番地】在抢夺仪式所引发的混乱时,这一族已经死绝,草薙也已经失传。”
我的家族竟然有这样的过去……
真白:“令人怀念的片段,本想着这次的舞冰不需要它……然而这样的愿望……这样出现在世上,还是以这样的形式……也许这全部都是命运吧……”
高村:“哎?”
真白:“不,没什么……凪同学,请你继续。”
凪:“很难的啊,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明明已经不会再用了,之后的事情就慢慢说吧,不错,就是这吧草薙的力量。草薙,没有必要出现在仪式上,而是仪式的进行发生了恶劣情况所使用的紧急道具。”
高村:“恶劣?紧急道具?”
凪:“是的,最坏的情况,例如只有Child留下来,而舞姬不在,那个时候,12个思念之力将寄宿在草薙上,繰星者代替舞姬来完成——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
我想起教授的话。
天河:“星咏之舞……与被称为草薙的剑,有很深的关系……”
弥留之际的教授所说的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啊……
高村:“那就是……封印吗?”
凪:“就是这样,【一番地】的弥勒就是把仿制草薙,并强化其封印能力的刀。”
朔夜:“那么,使用那个的话……”
凪:“幸好,使用草薙的繰星者——高村老师在这里,小朔夜的愿望也就有可能实现了。当然,如果舞姬存在的话,是没必要牺牲性命的,与弥勒相似。”
凪摊开双手,得意地说道。
高村:“要我……用这只手,吧剑刺进朔夜的身体!?”
这种事……这种事能做的出来吗!让我将朔夜封印!?怎么……怎么……怎么会有这种蠢事!
朔夜:“——没关系,哥哥,将我封印吧”
高村:“朔夜!”
朔夜:“由哥哥来封印的话,我会很幸福的。我的愿望,只是让哥哥或者而已……只是那样而已”
凪:“封印之后,小朔夜苏醒将会是300年后,弥勒同样能让媛星之力让这星球恢复。”
听了凪的话,朔夜深深地点点头。
朔夜:“尽管与哥哥分别是件很辛苦的事,但这样做是最好的了……哥哥……求你了,用这把剑将我封印……”
我把铜剑——草薙刺进脚下。将朔夜封印!我……并不是因为朔夜为了什么才坚持这个仪式而阻止她。我也希望朔夜能活着,不想让她再背负更多的痛苦与悲伤。所以,我也是为了朔夜才拼命阻止她的,然而……办不到,这种事情我办不到,让朔夜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与悲伤,将她封印,我办不到!
高村:“凪……”
凪:“有什么事,老师”
高村:“你有说过,这把草薙是以使用者的生命为代价吧?”
凪:“那是紧急事态时候,这只是了结小朔夜的愿望而已,老师是没有必要被封印的。”
高村:“但是,这是有可能的吧?”
凪:“那是……当然,那虽然是可能的……”
真白:“高村老师……难道说……”
我拔出草薙。
高村:“朔夜……我不要与你分离。”
朔夜:“……哎?”
高村:“将你卷进这种事情,我也有责任。”
朔夜:“怎么会,不是哥哥的错!我……对于细化你哥哥这点感到和你幸福……后悔什么的,从来没有过!”
高村:“就算如此,如果没有我的话,也许你就不会弄成这样了。”
朔夜:“哥哥……我不要那样子!我不要不能与哥哥相遇的世界……”
高村:“是呀……我也不要失去朔夜,让朔夜背负痛苦,只是一个人被封印,我办不到。所以,我也一起被封印。”
朔夜:“哥哥,不行的……哥哥没必要被封印。”
高村:“……朔夜。我说过了吧?我不想与朔夜分离,想要永远在一起。你要背负最的话,我也要一起承担……这段恋情,最好持续到300年以后……”
朔夜:“哥……哥……”
高村:“与最喜欢的朔夜一起。”
从朔夜的眼中,溢出眼泪,掉下来。
高村:“朔夜……过来”
我张开双手。
朔夜:“……恩”
朔夜扑进我怀里。紧紧地拥抱着。
朔夜:“哥哥……哥哥!”
帧白:“…………”
凪:“…………”
高村:“可以了吧”
理事长静静地擦着眼泪。至于凪……我也不懂。只是以从未见过的表情看着我们,咬着唇。
真白:“……你们真的……相爱着呢”
高村:“…………”
我沉默着点点头。
真白:“…………”
理事长与凪慢慢地点点头。
朔夜:“那个,将我封印了的话,也就得到了媛星的力量了吧?就能让星星从大家身边回去了吧?”
凪:“12人的思念,舞姬与繰星者的命运,这是足够的代价了……”
朔夜:“约好了,用那股力量,做出让人们安心生活的世界。”
真白:“请交给我吧,你不会白白牺牲的,那力量……将全部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而使用。”
朔夜:“……谢谢”
朔夜微笑着,擦干眼泪。
高村:“那么,朔夜,走吧,去只有我们的300年后的世界……”
朔夜:“哥哥,喜欢你……我爱你”
我抱着朔夜,抚摸她的头。
凪:“那么,用灵剑草薙,寄托Child的力量,将两人的身体,一剑——”
朔夜与我互相看着对方,点点头。
朔夜:“月读!来吧,你是我与哥哥思念的结晶。”
月读:“喵~喵~!”
月读的身体发出光辉,闪烁着,化为粒子。
朔夜:“这场战斗,受伤的人,悲伤的人,这个世界上所有或者的人,让我们——守护吧!”
月读:“喵~!”
草薙寄宿了化为光粒子的月读的身体。眩目的光照耀着黑曜宫。
凪:“准备好了”
凪也结出了不可思议的手印,把力量借给我们。
高村:“朔夜……好了吧”
点点头,朔夜紧紧抱着我。我与朔夜,静静地闭上眼睛。挥起草薙,深深刺穿了我们两人的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