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硕夜篇
  5. 8月6日 土
  6. 繁体版

8月6日 土
2017-06-23 22:43:03

		

8月6日土
夜风夹杂着寒气,吹向鴇羽舞衣的身体。
舞衣:“…………”
她总算注意到,那几行泪痕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干透了。
舞衣:“……已经,是这时间了”
橘红色的天空化为浓浓的苍青色,月亮的光芒在云边隐现。
舞衣:“……我输了”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在的样子。她紧紧地抓住地上的泥土,干了的泪痕,又再被暖和的泪水所流淌。
舞衣:“……巧海”
她念着因自己的失败而失去的最重要的人的名字。尽管手伸进了口袋,掏出了手机,然而现在却连给医院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情况的勇气也没有。但是,尽管如此,从舞衣的眼中仍大滴大滴地流下了眼泪。
舞衣:“呜呜……呜呜……呜呜……”
无法言语的悲伤,无法停止的数不尽的思念,都随着满溢的眼泪而挥发散去。一度干涸的泪水,在历经时间洗礼而无法得益的现实下,止不住地湿润着脸。
命:“恩……恩……”
漂浮着自己的哭泣声的森林中,混杂了一声呻吟般的声音。
舞衣:“呜呜……呜呜……”
有东西搭上了哭泣着的她的肩膀。
命:“舞衣~怎么了?”
舞衣:“呜呜……呜呜……命……?”
命:“舞衣,为什么在哭呢?”
舞衣慢慢抬起头来,那里的,是浑身泥巴的命。
舞衣:“……命!你,你还活着!?”
舞衣的脑里,傍晚的回忆复苏了。命被朔夜的月读所攻击,大刀飞脱出去了,然后,神崎黎人————
神崎黎人倒下的地方,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谁在自己头脑模糊的时候把他运走了?还是我自己走开了?不,并不是那样子的,那个时候,命的刀的确贯穿了黎人的身体。但是,贯穿黎人的刀,和他一起消失了。
舞衣紧紧抱着命。
命:“呜……好痛哦,舞衣”
舞衣:“命!命,太好了!你还活着!”
好友的生存,总算稍稍中和了失去最重要的人的悲痛。
舞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就算命如何喊痛,舞衣也只顾着为命的身体接触而欣喜若狂。
为她的身体的温暖而欣喜若狂。
命:“舞衣……我好饿啊……”
舞衣:“呵……明明发生了那种事情,你马上那个就恢复了啊”
命:“……?这,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环顾四周。
舞衣:“你……什么也不记得了吗?”
命:“……我不太清楚,我知道的,就是我的肚子正咕咕叫”
命的记忆,在7月末附近……舞衣向高村商量她的事情的时候就中断了。不管神崎黎人是不是命真正的哥哥,他操纵着命的事实是确实存在的。
命:“对了!弥勒呢?HiME呢?舞衣,我们不战斗的话!”
舞衣:“这事情……也许没必要了……”
舞衣指着天空。
大大的圆月浮在天空中。
命:“喔~好美丽的月光啊!”
命天真地跳跃着。
命:“……恩?”
命凝视着那发出苍白色光辉的满月。
命:“媛星……看不见了”
舞衣:“恩,我也……已经看不见了”
两个人的眼中,已经再也看不到那颗红色的媛星了。
………………
昏暗的黑暗之中。
感觉漂浮在什么也没有的空间里,手脚的感觉也不清晰。
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连自身也不清楚。
只是有着漂浮的感觉,像是海中沉浮的那种漂浮的感觉。
朔夜:“——哥哥”
感受着温度。然后,同一时间,传来了拥抱时手臂的触感。
我也抱着她,感受到手脚的感觉,我抱着那个发出声音的人。
朔夜:“——哥哥”
是呀……是朔夜。
是她那平时的笑颜。
两人的手指紧扣着。
朔夜:“哥哥……”
高村:“朔夜”
在拥抱着的我们头上,那颗发出红色光辉的星星正一掠而过。
远远地……远远地……离开地球,向着远方而去。
高村:“从今以后,永远地在一起……”
朔夜:“恩,永远,两个人一起过……”
高村:“我们下次醒来,将是在300年后……”
朔夜:“那颗媛星,还会继续来临的吧”
高村:“对呀……300年前也来了,再之前的300年也来了。300年后肯定也会再来……又会再与谁拉上关系,弄出悲伤的思念……然后继续这样,永远地,以300年为周期……”
朔夜:“很悲伤啊……”
高村:“是呀……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只要什么也不知道的人们能够幸福,那就一定是件好事……”
我与朔夜互相看着对方复杂的表情。
朔夜突然微笑起来。
朔夜:“哥哥,我很开心哟,能够一直和最喜欢的哥哥在一起……”
朔夜的声音逐渐含糊下去了。
一个人无法洗尽的劫数,罪的意识。
高村:“我也很开心……能够与朔夜这样地接近”
我的声音也是这样的音色,那是因为我认为令朔夜意识到罪的原因中,我也应负起相当的责任……
但是,并不是那样子的……
与其说是忏悔或是悔恨来赎罪,不如说现在的行为是我们自身的希望。
我不得不拯救朔夜,因为解放她,是我担任的角色。
例如300年,或者更长时间也好,我不得不继续这样努力下去……不,我希望这样。
朔夜:“哥哥,哥哥好暖和哦”
高村:“朔夜也是……”
朔夜往抱着我的手里灌进力气。
朔夜也感受着我抱着她的意识,由此想到这是自己的错误,然后,从此以后将由我来解放她。
我们互相充分了解着对方。
朔夜:“嘻嘻……最喜欢你了,哥哥。我爱你。”
高村:“我也爱你,朔夜……”
朔夜:“呵呵呵呵”
描绘着螺旋缠绕在一起,我们的心——思念。
在这什么也没有,除了两人外的世界中漂浮着。
向世上的人们祝福——纯粹为此而存在着。
所以————
我与朔夜,从此永不分离地互相拥抱,嘴唇合在一起。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