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遊戲劇本
  3. 舞-HiME
  4. 碩夜篇
  5. 8月6日 土
  6. 简体版

8月6日 土
2017-06-23 22:43:03

		

8月6日土
夜風夾雜着寒氣,吹向鴇羽舞衣的身體。
舞衣:“…………”
她總算注意到,那幾行淚痕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幹透了。
舞衣:“……已經,是這時間了”
橘紅色的天空化爲濃濃的蒼青色,月亮的光芒在雲邊隱現。
舞衣:“……我輸了”
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在的樣子。她緊緊地抓住地上的泥土,幹了的淚痕,又再被暖和的淚水所流淌。
舞衣:“……巧海”
她念着因自己的失敗而失去的最重要的人的名字。儘管手伸進了口袋,掏出了手機,然而現在卻連給醫院打個電話,確認一下情況的勇氣也沒有。但是,儘管如此,從舞衣的眼中仍大滴大滴地流下了眼淚。
舞衣:“嗚嗚……嗚嗚……嗚嗚……”
無法言語的悲傷,無法停止的數不盡的思念,都隨着滿溢的眼淚而揮發散去。一度乾涸的淚水,在歷經時間洗禮而無法得益的現實下,止不住地溼潤着臉。
命:“恩……恩……”
漂浮着自己的哭泣聲的森林中,混雜了一聲呻吟般的聲音。
舞衣:“嗚嗚……嗚嗚……”
有東西搭上了哭泣着的她的肩膀。
命:“舞衣~怎麼了?”
舞衣:“嗚嗚……嗚嗚……命……?”
命:“舞衣,爲什麼在哭呢?”
舞衣慢慢擡起頭來,那裏的,是渾身泥巴的命。
舞衣:“……命!你,你還活着!?”
舞衣的腦裏,傍晚的回憶復甦了。命被朔夜的月讀所攻擊,大刀飛脫出去了,然後,神崎黎人————
神崎黎人倒下的地方,什麼也沒有。難道,是誰在自己頭腦模糊的時候把他運走了?還是我自己走開了?不,並不是那樣子的,那個時候,命的刀的確貫穿了黎人的身體。但是,貫穿黎人的刀,和他一起消失了。
舞衣緊緊抱着命。
命:“嗚……好痛哦,舞衣”
舞衣:“命!命,太好了!你還活着!”
好友的生存,總算稍稍中和了失去最重要的人的悲痛。
舞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就算命如何喊痛,舞衣也只顧着爲命的身體接觸而欣喜若狂。
爲她的身體的溫暖而欣喜若狂。
命:“舞衣……我好餓啊……”
舞衣:“呵……明明發生了那種事情,你馬上那個就恢復了啊”
命:“……?這,這裏是哪裏?我怎麼會在這裏?”
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環顧四周。
舞衣:“你……什麼也不記得了嗎?”
命:“……我不太清楚,我知道的,就是我的肚子正咕咕叫”
命的記憶,在7月末附近……舞衣向高村商量她的事情的時候就中斷了。不管神崎黎人是不是命真正的哥哥,他操縱着命的事實是確實存在的。
命:“對了!彌勒呢?HiME呢?舞衣,我們不戰斗的話!”
舞衣:“這事情……也許沒必要了……”
舞衣指着天空。
大大的圓月浮在天空中。
命:“喔~好美麗的月光啊!”
命天真地跳躍着。
命:“……恩?”
命凝視着那發出蒼白色光輝的滿月。
命:“媛星……看不見了”
舞衣:“恩,我也……已經看不見了”
兩個人的眼中,已經再也看不到那顆紅色的媛星了。
………………
昏暗的黑暗之中。
感覺漂浮在什麼也沒有的空間裏,手腳的感覺也不清晰。
什麼地方,什麼時間,我連自身也不清楚。
只是有着漂浮的感覺,像是海中沉浮的那種漂浮的感覺。
朔夜:“——哥哥”
感受着溫度。然後,同一時間,傳來了擁抱時手臂的觸感。
我也抱着她,感受到手腳的感覺,我抱着那個發出聲音的人。
朔夜:“——哥哥”
是呀……是朔夜。
是她那平時的笑顏。
兩人的手指緊扣着。
朔夜:“哥哥……”
高村:“朔夜”
在擁抱着的我們頭上,那顆發出紅色光輝的星星正一掠而過。
遠遠地……遠遠地……離開地球,向着遠方而去。
高村:“從今以後,永遠地在一起……”
朔夜:“恩,永遠,兩個人一起過……”
高村:“我們下次醒來,將是在300年後……”
朔夜:“那顆媛星,還會繼續來臨的吧”
高村:“對呀……300年前也來了,再之前的300年也來了。300年後肯定也會再來……又會再與誰拉上關係,弄出悲傷的思念……然後繼續這樣,永遠地,以300年爲週期……”
朔夜:“很悲傷啊……”
高村:“是呀……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只要什麼也不知道的人們能夠幸福,那就一定是件好事……”
我與朔夜互相看着對方複雜的表情。
朔夜突然微笑起來。
朔夜:“哥哥,我很開心喲,能夠一直和最喜歡的哥哥在一起……”
朔夜的聲音逐漸含糊下去了。
一個人無法洗盡的劫數,罪的意識。
高村:“我也很開心……能夠與朔夜這樣地接近”
我的聲音也是這樣的音色,那是因爲我認爲令朔夜意識到罪的原因中,我也應負起相當的責任……
但是,並不是那樣子的……
與其說是懺悔或是悔恨來贖罪,不如說現在的行爲是我們自身的希望。
我不得不拯救朔夜,因爲解放她,是我擔任的角色。
例如300年,或者更長時間也好,我不得不繼續這樣努力下去……不,我希望這樣。
朔夜:“哥哥,哥哥好暖和哦”
高村:“朔夜也是……”
朔夜往抱着我的手裏灌進力氣。
朔夜也感受着我抱着她的意識,由此想到這是自己的錯誤,然後,從此以後將由我來解放她。
我們互相充分瞭解着對方。
朔夜:“嘻嘻……最喜歡你了,哥哥。我愛你。”
高村:“我也愛你,朔夜……”
朔夜:“呵呵呵呵”
描繪着螺旋纏繞在一起,我們的心——思念。
在這什麼也沒有,除了兩人外的世界中漂浮着。
向世上的人們祝福——純粹爲此而存在着。
所以————
我與朔夜,從此永不分離地互相擁抱,嘴脣合在一起。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