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舞衣篇
  5. 7月5日 火
  6. 繁体版

7月5日 火
2017-06-23 22:43:03

		

7月5日火
朔夜:“……”
高村:“呀……怎么这样,这样不理我真有点困扰啊……”
朔夜:“我也不是特别生气啦”
说着就把桌上的寿司一口吃了进去。嘴巴一鼓一鼓地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嵯峨野:“怎么办?高村先生,我想还是做一点早点把”
高村:“啊,可以的话就拜托你做一份玄米茶吧”
嵯峨野:“知道了,大小姐还是红茶吧?”
朔夜:“要多加牛奶和蜂蜜哦”
嵯峨野点点头,朝厨房的方向走去。然后在这里留下的是……
朔夜:“……”
高村:(……)
气氛不了的两个人。
高村:“朔夜,你难道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我在转任到这里来之后就已经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好对付了。不过,昨天夜里心情还那么好,怎么到了早上就突然变得这么差了呢?而且明显是针对我。
高村:“朔夜……你这么鼓着脸盯着我的话,难得这么美味的早餐就不好吃了哦”
说着,故作轻松地用手端起味噌汤喝了起来。然后朔夜就嘀咕起来。
朔夜:“哥哥,今晚一定要陪我到晚上啊,绝对不能睡哦”
高村:“————咕哇!”
朔夜:“哇!?喂,喂……哥哥,好脏啊!”
高村:“朔,朔夜……你……你刚才说什么?”
朔夜:“因为,哥哥毫无情趣地一大早就起来了啊”
高村:“哎?什么啊,那是……”
朔夜:“睡懒觉就只有刚来的那一天而已啊。”
朔夜托着脑袋,露出像是在思考‘恩,这是怎么了啊’的样子。
高村:(啊,原来如此……)
这么说来朔夜这家伙,一直跟着我起床的……也就是说是这么回事啊。真是的……不要吓我嘛。……虽然我的确是思考不周。
高村:“但是啊,朔夜,晚上一起熬夜的话,绝对会两个人都起不来迟到的,难道还要两个人一起让嵯峨野先生来叫醒吗?”
朔夜:“恩,的确是这样呢……”
说着低下了头……虽然是低着头,不过还是咬了一大口草莓大福。刚才还在说这说那的,刚一停就大口吃起来了啊……
朔夜:“咕……咕……恩恩……不过,既然是哥哥的话……期间一定会找到空隙的吧……”
对着这话苦笑了一下,嵯峨野把红茶和玄米茶都端了上来。
嵯峨野:“好像听到了热闹的声音啊?”
朔夜:“听我说啊萨基,哥哥吧味噌汤给喷出来了哦。在小学以外看到有人把味噌汤给喷出来还是第一次呢!”
高村:“可绝对不要在学校里讲这事哦!”
朔夜:“怎么办呢~”
哼着小调,心情变好了的朔夜喝了一口茶。好像刚才的不高兴就像假的一样烟消云散了。看着她那个表情想到,果然还只是个孩子而已啊……这是从褒义的角度来说。……褒义?被奇怪的安心感所包围着,我喝起了美味的茶。
朔夜:“接下来……”
喝完了红茶的俄说也,吧包拿了出来。
朔夜:“来,哥哥,差不多该走了吧?”
高村:“好——”
刚想想出‘啊’的时候,突然昨天早上的事情浮现在脑中。玖我和鴇羽……今天又像昨天和朔夜一起去的话会怎么样呢?
高村:“恩……”
朔夜:“哥哥怎么呢?”
高村:“没什么,朔夜,今天你一个人先去吧,我马上就赶过来。”
朔夜:“唉?为什么?”
高村:“我还是再慢慢喝几口茶再去吧”
朔夜:“但是……哥哥,这么悠闲可以吗?”
高村:“……不行么?”
嵯峨野:“高村先生……请看看时间”
被嵯峨野提醒了一下,看了一下手表。马上就要到8点了。班会是8点30分开始,从这里走到学校的话大概要30分钟。
高村:“唔哇!?不快点的话”
和朔夜从早上开始就闹的太多了。
高村:“没办法了,那就赶快一起去吧”
朔夜:“喂喂……‘没办法了’是什么意思啊!?”
高村:“别管了,走吧”
朔夜:“哇……等等啊,哥哥!”
为了和谐地到达学校,我快步走着。不能不提防鴇羽和玖我的出现,从而会引起骚动。
朔夜:“怎么啦?”
看起来就算回答没什么,朔夜估计也不会相信的。
高村:(哦,已经看到校门了。今天也很和谐啊)
没有被其他人发现——???:“恭司!!”
高村:“呜哇!?”
命:“怎么了?这么吃惊的样子”
因为在我一瞬间没有注意的时候和我打招呼,吓得差点跳起来。
朔夜:“哥哥,没事吧?”
高村:“啊,啊啊……还好……美,美袋,不要吓唬老师啊”
命:“我并没有特别想要吓唬恭司啊”
好像也是。
朔夜:“哥哥,她是谁?”
命:“我叫美袋命,你又是谁?恭司的妹妹吗?”
朔夜:“不,不是什么妹妹啦!!”
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因为这个原因而生气吗……
朔夜:“并不是什么妹妹啦……恋,恋……”
高村:“这家伙是我恩师的女儿朔夜”
朔夜:“恩~天河朔夜,学生。”
好像想说什么的样子……
命:“恩师?”
高村:“老师的老师啦”
命:“是吗,好像很伟大的样子啊”
高村:“是啊,是个伟大的人哦”
命:“说起来恭司,我想要上次的那个”
朔夜:“上次的那个?”
哎,什么来着。稍微想了想马上就想起来了,草莓大福啊。
高村:“对不起呀美袋,今天没带那个”
朔夜:“哥哥,那个是什么?”
因为说明起来太麻烦了,所以就暂时无视了朔夜,向美袋说明没有带来那东西。
命:“但是,可以稍稍闻到味道,这里么?”
说着,突然抓住我的裤子,把手伸进了我的口袋里。
高村:“哇,我说……美袋,不要这样啦”
命:“奇怪了……上次就是在这里的啊”
朔夜:“喂,喂……哥哥!?”
命:“恭司~不要藏了快交出来~”
朔夜:“哥哥!!!”
等混乱结束……大概过了有十多分钟吧……朔夜大大地叹口气,我们三个一起并排走着。
命:“什么呀,原来早上被朔夜吃了呀,所以才有味道呀”
朔夜:“原来是草莓大福啊……”
命:“恩?朔夜以为是什么?”
朔夜:“哎……没,没什么……啊哈哈……”
这奇怪的笑声?朔夜这家伙到底想到什么地方了呢。
朔夜:“总,总之!小命也是喜欢草莓大福呢。”
命:“恩最喜欢了,太好吃了,是个好定西。”
朔夜也同意地点了点头。
高村:“啊!喂,你么那两个要开始跑了!再这样下去就要迟到了!”
马上慌慌忙忙跑了起来。
朔夜:“哎?稍,稍微等等我啊,哥哥!”
命:“哦?比赛啊!我不会输的!!”
一下子就被美袋给超过了。三个人差不多正好在铃响的时候感到了校门。为什么每天都是这么不平静的早晨呢……弄得满身大汗,迎着钟声,朝准备室跑去。
上课的铃声响了,吵吵闹闹的教室终于安静下来了。点了一下名,开始上课。
高村:“接下来,今天想给大家讲一下有关【古事记】的一些内容”
还是和往常一样,把讲义交给第一排的学生,然后让他们想后传。
高村:“首先大家先浏览一遍刚才发下来的讲义。大家知道【古事记】是怎么样一本书吗?恩……那么就请……玖我!”
夏树:“恩?是……”
玖我摆着明显一副对上课不感兴趣的表情,撑着头向窗外眺望着,又用一副不感兴趣的表情回答道。
夏树:“【古事记】是记录了神代时期日本历史的一本史书,一共分上中下三卷,在日本传世神话方面,比【日本书纪】更具有文学性质的描写”
高村:“不错,就是这样,谢谢”
玖我回答了之后,还是回到了一副无聊的表情,吧实现投向窗外。……其他老师,相比也拿她没办法吧。
高村:“那么今天就针对上卷给大家讲解一下…………那么,其中的‘伊邪那歧命’和‘伊邪那美命’在‘造神’的时候,最后造出来的火神,也就是操控火的大神,当这被称为‘ひのかぐつちのかみ(火之迦具土神)’的神出世的时候,‘伊邪那美命’自己的身体也被火焰烧焦而死去,传说它名字中的‘迦具’是取自‘燃烧的美丽’和‘火焰光辉的美丽’中的美丽两字(*译者注:日语读音相似),‘つち’中的‘つ’在现代语中相当于‘の’,‘ち’则是神的意思,不过,‘燃烧之火神’说不定就这样变成了‘燃烧光辉之火神’了吧,今天虽然是学习关于古事记的内容,不过还是要提一下,在日本书纪中,迦具土被纪委‘轲遇突智’,最后‘火之迦具土神’被失去妻子的‘伊邪那歧命’在悲伤之下杀死了,在那个时候还有其他很多神出生了。总之,火的力量可以使人丧命,也可以为人所利用,这种思想在古代人脑中就已经形成了。接下来,下面讲————…………以上简单地叙述了‘国家产生’、‘造神’以及‘三贵绅’的诞生。”
上课结束的钟声在学院里响起。
高村:“呵呵……太好了,今天正好讲到计划好的地方了。今天就到此结束了吧,好了值日生,喊口令吧”
上课结束之后,走到准备室,发现迫水老师在进行什么工作。
迫水:“呀啊,这不是高村老师么,最近怎么样?”
高村:“还好,差不多还算是按照自己的步调在进行吧……”
碧:“嘛,最开始就是这样的啦!”
高村:“唔、哇……杉浦老师也在吗!?”
她好像是坐在准备室的一个角落里,突然就这么站了起来。
碧:“不就是在吗,还有啊,我记得之前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姓了?直接用名字称呼比较好,就像小·碧这样”
手指按着小·碧这个节奏挥动着,最后还对我眨了一下眼睛,看上去就是一副高中生的样子嘛……在这个意义上,和我还是有共同点的。
高村:“哎,哎……那那么,碧,碧老师”
碧:“恩,嘛……还可以了啊”
迫水:“真是的,杉浦老师啊……多少也要有一点做老师的自觉啊……”
碧:“知道啦知道啦!我知道了啦!”
感觉上她还是完全不明白,就这么敷衍了事,迫水老师也真厉害,一直就这么两个人下来,真是辛苦他了……
碧:“哎,这个,要吃吗?”
说着拿出了一些芒果味的糖果冰淇淋。原来如此,在角落里放的是小型冰箱啊。
高村:“可以吗?”
碧:“没关系没关系,还有很多啦,只要在冰箱上的小猪里放上50元的话,想吃多少都没问题。”
高村:“哈……”
碧:“不是的,这个冰激淋这次是限定口味的啊,忍不住就把周围超市里的全部都买下来了呢”
高村:“全,全买下了!?”
迫水:“真是的……杉浦老师,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这种事情以后少做啊……”
碧:“当然不是小孩子了,小孩子能够把所有的冰淇淋都买下来吗?是吧?哈哈哈”
迫水:“………………”
高村:“那,那个……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我小声地在迫水老师耳边问道。
迫水:“……你怎么想?”
他这么反问我。
碧:“喂喂,那个啊,能不能在中午之前给我好好讲讲有关古事记的知识啊?我真想听听恭司君的理解呀~”
高村:“好啊,没问题哦”
之后又重新看到了碧老师认真的一面了,至少可以看得出在关于日本的古代史方面她是具有相当的知识的。感觉到一种和学生交流时一种没有过的充实感。
(7月5日午休)
高村:“哎,不知道教室里还有人吗……?”
教室里没几个人,我看见鴇羽在里面。好像正要取出便当盒的样子,总之打个招呼试试吧。
高村:“鴇羽!”
舞衣:“啊!”
她脸上先是浮现一个警惕的表情,之后迅速变成不高兴的样子。就是在上课也是盯着我。但是……鴇羽身上好像有一颗痣,与那个和媛传说有关系的纹章很相似。稍微问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舞衣:“干,干什么啊?”
这么盯着我,是不是觉得我这么看着她很可疑啊。
高村:“没什么,想要和学生进行一些交流而已。”
鴇羽把便当盒放到桌子上,慢慢弯腰坐了下来。
舞衣:“呵,在物色美女呀?”
高村:“我说你啊……”
舞衣:“不是吗?”
高村:“认真听我说行不行啊,认真点!”
舞衣:“什么啊,我还以为你是在找下一个猎物呢。”
高村:“你真的对我有成见啊,我说过几次了,那次是个意外。”
舞衣:“谁知道啊!”
鴇羽这么说着,无视我,开始吃起便当来。
高村:“算了……初遇的方式的确非常不好,这我承认……”
舞衣:“哪里只是不好而已!简直就是……啊……这么说来,昨天……”
高村:“恩?”
舞衣:“那时已经是放学后了,我又看到那个叫夏树的女生从后山出来。”
高村:“…………”
我的脑内出现了昨天在后山,玖我和美袋命之间一触即发的场面。还有,那个怪物的残骸。虽然马上就消失了,但可以肯定是玖我下的手。
舞衣:“还有什么事吗?”
高村:“……不明白。为什么玖我回合初中部的美袋互相敌视呢?”
舞衣:“哎!?美袋是说命吗!?”
鴇羽吃了一惊。
高村:“啊,是啊,鴇羽和美袋是室友吧?听美袋说过。”
舞衣:“唔……恩,那老师当时也在后山吗?”
高村:“算是正好赶上吧,在进入之前还碰到过玖我,她还发火不让我进去。”
舞衣:“恩……到底怎么回事呢,被发现的话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的确,想到在这山里面还有其他怪物存在,就不想靠近了。即使这样……还有很多地方不能释怀……真是讨厌!难得能够转入这个学园,总是遇上一些怪事。”
鴇羽叹了口气,靠在了椅背上。把手挂在上面,无力地坐着。
舞衣:“明明是想来好好过和平的,普通的,欢乐的学校生活的……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怪物给……”
说着,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高村:“好了,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的吧。”
舞衣:“那种怪物还有原因?”
高村:“恩,没有原因的话反而会困扰吧,因为这是没道理的啊。”
舞衣:“是啊……的确是,既不是梦,也不是幻觉啊……”
鴇羽说完就一声不吭了,神思仿佛又回到那时,在体会那一刻的不可思议。既不是梦也不是幻觉,那就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是……那到底会是什么呢?就是那我这样和鴇羽说着话,她的回答也丝毫没有高兴的样子。突然我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人,她也与这事情有关。
高村:“你们是同班同学呀,和玖我没怎么说过话吗?”
舞衣:“啊……是啊。总觉得夏树她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而且,她也总是不在。”
这么说来,的确是这样。有时早上早早就来了,有时又会一整天不在。对她这种我行我素的行为,从其他老师那里也可以听到不少抱怨。经常在后山里,会不会是单独在调查怪兽的事情?
高村:(恩……)
虽然玖我可能会知道一点东西,不过想要从玖我那里问出些什么来,好像很困难……
舞衣:“啊……”
高村:“恩?”
突然鴇羽好像想起了什么了,表情变了。
舞衣:“哎呀~……差点忘记了~”
她用手敲了敲头,把头低了下来。
高村:“怎么了?”
舞衣:“今天明明和朋友约好在外面一起吃便当的……”
她看着桌子上摊开这的便当盒,已经吃了一半了。我来找她谈话,似乎给他造成困扰了呢……
高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舞衣:“我,我现在就去!”
鴇羽说完,把便当盒盖上,放入了袋子中。
舞衣:“那再见了,老师!”
高村:“恩。”
轻轻挥了挥手,鴇羽就冲出了教室。真是一个大忙人啊。
今天是受九条小姐只是,向她报告的日子。下午的课结束之后,利用班会之前的这段时间去一下吧。昨天看到的东西……倒下的那个异性和在那里的玖我。还有那个时候出现的美袋。玖我所说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美袋自称是在找哥哥……而且玖我也有和鴇羽一样的那个文章。这些都是和媛传说有关的吧?正在闹钟想着报告的内容,不知不觉就到教堂了。然后就进入了在一角的小房间中。
睦美:“高村君啊,欢迎”
坐下之后,九条小姐在对面出现了。
高村:“我来做定期报告了”
睦美:“辛苦你了,那就快点告诉我吧”
高村:“恩,好的……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直接和媛传说有关系,不过实际上在后山被怪物袭击了。”
睦美:“怪物?”
九条小姐的回答稍微有点变化。
高村:“是的……想来想去还只能称其为怪物”
睦美:“这样啊……不过你还真的没事呢,逃出来了吗”
高村:“不……我被一个叫玖我的学生给救了”
睦美:“玖我!?玖我……夏树吗?”
高村:“是……好像说的,您知道啊?”
睦美:“是,是啊……她来过教堂几次”
高村:“是这样啊”
虽然看上去不太像那种喜欢来教堂的类型,还真是出乎意料呢。
高村:“啊,还有,那个玖我和另一个学生鴇羽身上有不可思议的痣,虽然是和在媛传说中出现的纹章非常相似的痣,纹章,您知道吗?”
睦美:“那个是像这样吗?”
九条小姐摊开手掌简单画了画,的确这在媛传说的史料中是经常可以看到的纹章。
高村:“说的,就是这个”
睦美:“原来如此……如果的确是拥有相同的纹章的话,那就恐怕真的和媛传说有关系了吧”
高村:“的确会变成那样,不过我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下,说不定只是看错了而已……”
话说回来,全校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传说,也就是说,国内应该没有什么人知道吧……虽然说是本地的学校,但仔细想想的话,开这个学校的学生是来自全国各个地方的呢。在这其中,看鴇羽的样子就像什么都不知道,而玖我和美袋则好像知道什么。她们如果都和媛传说有关系的话,那她们和之前出现的那个怪物到底有什么关系呢?果然,那个神社的图画是……?
睦美:“不过,你刚才不是说在被怪物袭击的时候,被玖我救了吧……”
高村:“是……我感觉她好像都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睦美:“这样啊,还有其他关于她的事情吗?”
高村:“关于玖我吗?我哦想想,恩……”
我盘起胳膊马上想起来了,玖我有一个叫做‘迪兰’的怪物。但是不知道怎么去说明这个事情。
高村:“没,也没什么特别的。”
结果最后还是决定不讲‘迪兰’的事情了。不管怎样,我还是有点踌躇。
睦美:“……是嘛。如果还有什么知道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呀”
高村:“关于玖我吗?”
睦美:“是。啊,不,当然是所有的,包括一些细节”
高村:“是的,我也这么想”
睦美:“我联络过财团方面了。对高村君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哦”
高村:“能够给我赞助研究经费真的是太感谢了呀。啊……说起来还有一点……”
睦美:“恩?什么?”
高村:“虽然完全没有在意,不过现在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玖我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
睦美:“是什么呢?”
高村:“一丁目……好像是这样吧,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感觉好像是哪里的组织或者是哪个人物吧?反正就是将我当成哪里的人”
睦美:“一番地……”
高村:“哎?你刚才说什么?”
她轻轻嘀咕了一下,我没听清楚。但是九条小姐把头摇了摇,没有再说第二遍。
睦美:“关于这件事,还是不要扯上关系为好……”
高村:“是嘛?”
睦美:“啊,不……因为不太明确的事情,总是伴随着危险的啦……”
高村:“哈……”
要是这样的话,从一开始我就不需要去调查了。
睦美:“啊,高村君,已经这个时间了,今天的班会要开始了吧?”
高村:“啊……是啊,那我回教室了”
睦美:“如果还有什么想要说的话,下课后再来吧,还有下次的报告定在7月8日星期五吧”
高村:“知道了,那就告辞了”
睦美:“以后也拜托了”
我也鞠了一躬,走出忏悔室,推开教堂的木质大门走了出去。
刚从黑黑的小房间走出来后,觉得中午的太阳分外刺眼,不由眯起了眼睛。身体也不禁为之一缩一伸,伸了一个懒腰。
高村:(接下来,就会教室开班会吧)
尽量不要让学生等我,这么想着跑了起来——???:“老~师”
高村:“恩?”
感觉好像背后有人叫我,转过身去,却一个人都没有。???:“这里这里,老师,在这里啦”
再转过去,抬头一看,树枝上坐着以前遇到过的叫做的凪的中等部学生。
凪:“你还很好的拿着这个呢”
他指了指我插在腰间的皮袋子。不禁伸出手去握住了剑柄。
凪:“真是的,我不会抢的啦,呵呵。不过老师啊,你知道【一番地】这个名字吗?”
高村:“一番地?”
啊,不是一丁目,是一番地啊,刚才好像九条小姐就在嘀咕这个吧?她给我的就是这个感觉……
高村:(到底怎么回事……)
回问在树上的凪。
高村:“你知道吗?这个【一番地】到底是什么?”
凪:“迷·之·组·织……哦”
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故意要看我为难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的。
高村:“你听到了吗?”
忏悔室的对话……但是,怎么会呢?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人的样子。
凪:“哎?听到什么?”
好像一无所知的样子,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表情,低下头。
凪:“本来你不知道的话,我还想多告诉你一下下呢……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吧?”
高村:“不,说不定对老师的研究会有所帮助,请一定要告诉我。”
凪:“所谓的【一番地】啊,是自古以来统治这个国家,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保卫着这个国家的组织,那个组织所称呼的【HiME】,就是一个重要的关键词。”
高村:“自古?这种组织真的存在吗?还有【hime】到底是什么?和媛传说有什么关系?”
虽然从语感上有点相似……
凪:“呵呵,老师呀,这么多问题一次问我还真不好回答啊,但是,老师也看到了吧?在那座后山里”
在后山里……玖我的力量以及那个既爱哦做‘迪兰’的仆兽,还有鴇羽的力量和美袋的刀。这些和【一番地】以及【hime】到底有什么关系呢?虽然想调查一下过去的传说,但是的出来的却让我陷入了更加混乱的状况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为什么这个少年会……
高村:“凪,你为什么对这些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
凪:“你说……是为什么?呵呵,还是要靠自己调查调查吧,高村老师,还有你看,再过三秒……”
高村:“哎?”
凪:“班会就要开始了哦?”
高村:“唔哇,完了!”
我慌慌忙忙跑向教室,一下子想起他也是中等部学生,就再一回头。
高村:“你也是啊,班会怎么——哎?”
刚才还在那棵树上,现在却唯独剩下树枝在微风吹拂下微微摇晃,他已经不在上面了。
高村:“真是不可思议的家伙啊……”
凪所说的那个叫做【一番地】的迷之组织,还有【hime】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他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东西呢?还有这些到底可以相信吧……
到达教室的时候,迎接我的是尖锐的学生的视线,今天的班会就提早结束吧……
高村:(哈……以后一定要再加把劲啊……)
趴在教案上,抬头看了看教室,大概还有一半的人没回去。恩……啊咧?为什么朔夜跑到我的教师里来了啊?
朔夜:“呐呐!小舞衣,我和小茜谈过了,明天放学后一起去唱卡拉ok吧?”
舞衣:“哎!卡拉ok?”
茜:“想给小舞衣办个欢迎会啦,还预定叫了些其他人来自从来了学校后还没搞过这些吧?呐?好吧?”
舞衣:“好啊,卡拉ok”
卡拉ok啊,自从当了研究生后基本就没去过呢……虽说当了研究生后,说实话应该会更加闲的,真是奇怪了呢……大概都是因为教授吧……这么想了想,也就明白了。
朔夜:“好啊,去吧去吧?”
舞衣:“啊……”
茜:“怎么呢?”
舞衣:“对不起!”
茜:“哎?怎么怎么?”
舞衣:“实际上,虽然明天没有打算去打工,不过还有其他不能推托的事情”
茜:“啊,是这样啊……小舞衣真忙啊”
舞衣:“没什么啦,啊哈哈……”
鴇羽是个贫困生吗?但是,这个学校里好像没有贫困学生啊。应该有忙的理由吧……
朔夜:“恩,这样~那就没办法了。那就等下次大家都方便的时候吧”
舞衣:“真的非常对不起!下次一定要邀请我哦”
茜:“恩!当然啦。是嘛?小说也?”
朔夜:“恩恩”
舞衣:“啊,那么差不多今天该去打工了!”
茜:“恩,我也要走了。那就再见了,小朔夜,我们去打工了”
朔夜:“恩,两个人都那么努力呢”
茜:“当然了!”
朔夜:“啊,我也一起和你们走一段吧”
鴇羽、日暮和朔夜就慌慌张张走出了教室。
高村:“……”
那么我也到哪里去走走吧……
(7月5日放学后)
舞衣:“欢迎光临……哎?怎么是老师啊……”
高村:“你啊,说话方式不能变一下吗?”
一进餐厅,跑过来招呼我的鴇羽,笑容只在我刚进来的一瞬间看到。一下子就变回了那副冷冰冰的表情。
舞衣:“只有您一个人吗?”
高村:“是的。”
舞衣:“很寂寞吧?放学后没有勾引到女孩子啊。”
高村:“喂喂……”
舞衣:“呵呵,里边请把。”
鴇羽恶作剧般的耸着肩膀偷笑着,吧我带到了桌子边。
舞衣:“老师现在正要回家吗?”
鴇羽放下加入冰水的杯子,在我对面坐了下来,问我道。
高村:“恩,正要呢。”
我摇了摇杯子里面的冰块,喝了一口,润了润干燥的喉咙。
舞衣:“恩,现在有点迟了,是去了后山吗?”
高村:“没有,刚才加班了。”
要批改作业,备课,老师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舞衣:“这样啊……”
就是这样。
舞衣:“啊……请点吧。”
好像突然想起来要点菜了。
高村:“咖啡吧。”
舞衣:“好,马上给您送来!”
看着她噼噼啪啪地在点菜用的机器上敲击,我陷入了沉思。
高村:“啊,鴇羽……”
舞衣:“恩?”
我想问她我从九条小姐和凪那里听来的一些话。
高村:“……你知道一番地吗?”
但是,她的反应是……
舞衣:“一丁目?那是什么?”
我颇感意外。而且……和我说过的话完全一样。
高村:“不是一丁目啦,是一番地,一番地啦!”
舞衣:“你是指风华镇一丁目的地方?”
高村:“不是这样的……我想……”
看样子鴇羽是不知道一番地的事情了。
高村:“……这样啊,鴇羽来这里也没多少时间吧?”
我们是同一天来到学园的,从那个时候算起的话,来到风华镇只不过两周左右。不可能会知道的。而且,一直在学园里的大部分人说不定也不知道。
舞衣:“那个又怎么了?”
高村:“啊,没什么,就当我没说过。”
舞衣:“恩?”
鴇羽脑袋低了下来。之后,我就一直在开着空调的店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读着书。
高村:“谢谢款待。”
嵯峨野:“粗茶淡饭而已”
饭后。嵯峨野先生撤下了食具往厨房拿去。
朔夜:“那个那个,哥哥,风华怎么样?研究有进展吗?”
高村:“啊,还好”
下午又重新想起了九条小姐所报告的事情。这样也可以说是研究有进展了吧?总感觉不能算。
朔夜:“怎么了?”
高村:“哎?”
朔夜:“感觉你好像很为难的样子,哥哥外表是很帅的啦,表情再柔软一点啦”
高村:“哈哈,哈哈哈……”
朔夜:“唔哇……还真不适应你的笑声啊……啊,对了!哥哥还记得早上的事吗?”
高村:“恩?哪件事情?”
朔夜:“叫哥哥你不能早睡”
高村:“啊~……”
这么说来还真说过呢……
高村:“这样啊,那么与其等我睡懒觉,还不如试试比我先起来怎么样?”
朔夜:“哎~……哥哥什么时候起来的啊?”
为什么这样也要鼓起脸来啊?
高村:“大概7点吧”
朔夜:“恩……但是今晚,有一个非常想看的深夜档节目啊……”
高村:“是,是嘛……”
朔夜:“恩,不过我会努力试试!”
干劲十足,充满微笑地举起了拳头。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看到朔夜充满生气的样子,我稍微安心了点。
高村:“真是期待呢”
朔夜:“你就觉悟吧!哥哥!”
高村:“觉悟什么呀……”
嵯峨野:“小姐,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
从浴室传来嵯峨野先生的声音。
朔夜:“啊,好的,那我去洗澡了哥哥”
高村:“不用什么事都跟我说啦,洗澡的话就去吧。”
朔夜:“不能偷窥哦”
高村:“说,说什么偷窥啊”
朔夜:“呵呵,那么哥哥,就好好期待明天早上吧”
说完朔夜就‘啪嗒啪嗒’往浴室走去了。‘嗒嗒嗒’月读跟在朔夜后面一起过去了。嵯峨野先生来到了起居室。
高村:“真是的……跟大人撒娇,这不就是小孩子中常有的行为么……”
嵯峨野:“不要发出这种老年人的感叹啦……高村先生还年轻呢……”
嵯峨野的眼睛似乎在对我说,你也还是个孩子啊。那也不错啦,和嵯峨野先生比起来的话……
嵯峨野:“不过,我看到高村先生来了之后就安心多了”
高村:“其实我刚才和朔夜聊了聊,也感觉安心多了”
嵯峨野先生稍微点了点头,然后低了下去。对啊……和亲人分离,父亲又行踪不明,这样朔夜也还是能露出笑容。看到她这样的生活姿态,我也就安心下来了。何况是一直照顾朔夜到今天的嵯峨野先生,对他来说,这种想法一定比我更为强烈。
洗完澡,钻进被窝,在入睡前,脑中浮现了许多事情。有许多让我感到不安的地方……但是一想到要解开这个地方的这些不可思议的谜团,这种不安就烟消云散了。无论是作为一个老师,还是作为一个研究者,不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么?愁云消散之后,感觉会做一个好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