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舞衣篇
  5. 7月6日 水
  6. 繁体版

7月6日 水
2017-06-23 22:43:03

		

7月6日水???:“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高村:(……恩?)???:“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高村:(总觉得即将醒来的状况有些奇怪。)
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醒来,而是赖起床来。???:“哔哔哔哔……哔哔……啊。”
————
总觉得不爽,我也就放弃了起床。
………………
…………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高村:(怎,怎么了!?)
迷糊的意识开始被驱散,大脑开始觉醒。虽然这样,但还是晕头转向的。
朔夜:“早,早上好,哥哥”
高村:“恩~?”
红着脸的朔夜就站在面前。
高村:“那个……朔夜,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
朔夜:“哎,哥哥你还没睡醒吗?见面不应该说‘在干什么’吧,应该说‘你很努力’呢。”
高村:“很努力?”
大脑终于从乱七八糟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开始了正常的运转,回想起了昨晚的对话。
高村:“啊,是因为比我早期的原因吗?那样的话……‘很努力’不至于这样说吧……”
朔夜:“唔唔,亏人家还特意添加了复响功能,还温柔的叫你起床呢。很难找到吧?附带复响功能的能叫人起床的闹钟。”
先不管闹钟有没有必要带复响功能……
高村:“……恩,那么,总之,早上好。”
朔夜:“恩!早上好,哥哥!那么再见了,我先去起居室了。”
送走了朔夜之后我开始换衣服。
朔夜:“你看,哥哥!快乐的一天又开始了!”
高村:“哈……朔夜从早晨起就这么精神呀。”
朔夜:“呵呵,因为看到了哥哥久违了的睡相嘛。”
高村:“哇,别这样说!还说什么久违,前几天不是才看过吗?”
朔夜:“那也是久违了嘛。”
慌张的四下张望。还好,似乎没有被谁听到。
朔夜:“虽然哥哥总算来了风华,可是如果能见到父亲就更好了呢。”
朔夜说着,脸上露出了稍显复杂的神情。
朔夜:“哥哥来了,朔夜就不会感到寂寞了!”
很开朗的笑着。
高村:“哎,教授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呢?”
朔夜:“说是有要打倒的东西……之类的事情。”
刚来到校门口,就有一辆摩托在面前掠过。是教工吧。
朔夜:“父亲下次回家会是什么时候呢?”
高村:“下次回家的时候,要让教授给你讲故事哦,教授可有很多有趣的旅行见闻。”???:“教授怎么了?”
高村:“哇!谁,谁呀!?”
朔夜:“啊,小夏树!”
突然插嘴打断我们对话的是玖我。
夏树:“刚才,你是不是说关于教授的什么了?”
朔夜:“是呀,是关于我父亲的一些事。”
夏树:“啊,啊啊……是那样呀,那就好。”
留下这些话,玖我好像有些不甘心的离开了。
高村:“喂,喂……你怎么这身装束?”
夏树:“恩?难道不穿制服不行么?”
高村:“啊,不是这个意思……”
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玖我已经消失在教学楼里了。
朔夜:“总觉得像不良少女,但是好帅呀~”
高村:“喂喂,朔夜和那个绝对不相配。”
高村:“哼,反正就拿我当小孩子嘛……”
在楼梯口和朔夜分别后,我开始向教室走去,准备上课。
高村:“那个,碧老师,早上好。”
碧:“那个是什么意思啊,那个?”
高村:“啊,没什么。”
碧:“小碧为什么会来这么早,你是这样想的吧?”
高村:“这个,哈哈哈……”
碧:“算了,我可是很认真的为上课做了准备呢,做了准备哦!”
高村:“真了不起呀。”
碧:“话说回来,恭司君是早晨班会议结束就马上跑过来的么?”
高村:“正式如此。”
碧:“说起来,恭司就是天河叫说所说的弟子了吧?”
高村:“啊!?碧老师,教授的事情你也知道吗?”
真没想到教授的名字会在碧老师口中出现。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嘴里已经说出来了。
碧:“嘁,当然知道了,我怎么说也是日本史和古代史研究者呀,天河教授接见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高村:“确实是那样,但是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碧:“我们昨天谈论的是古代史方面的问题,没什么机会提出这个话题呀!不过,这因为天河教授在,才会和小朔夜关系那么好。”
高村:“啊……这么说,碧老师不是和朔夜的关系十分好么?”
碧:“啊哈哈,也可以那样说,一种处理人际关系的手法而已。”
高村:“不管怎么说,是件好事呀。”
人际关系什么的先不要管。
碧:“我的父母非常平凡,我也想知道有天河教授那样的人当父亲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高村:“一看到朔夜,我就觉得自己的童年很幸福了……”
碧:“要是有趣就好了。”
如果说有趣就好的话,那种事还真不少,可是……
碧:“恭司君的父母是什么样?”
高村:“我的双亲么?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随心所欲’。这么形容准备错。”
碧:“啊?那是什么意思?”
高村:“一天突然接到一封来自北极附近的电报。”
碧:“那,那是什么?冒险家么!?”
高村:“不,就是普通的大叔大妈,突然说想去看极光,于是就踏上了旅途。”
碧:“哇!你父母这一点倒是和天河教授不相上下呢,所以你才能从师于天河教授么?”
高村:“啊……差不多可以这样说。”
碧老师恩恩地点着头。
高村:“虽说见过,可是碧老师是怎么见到教授的呢?”
碧:“恩?啊,我呀,我大学时代的老师和天河教授是旧识,就以此为契机。我和老师一同出席了一个学会,正好天河教授也在那里。恩,学会结束的时候三个人就一起去吃饭了。”
高村:“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呀。”
碧:“恩,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即使如此,也有不清楚的东西呢。”
高村:“什么呀?”
碧:“是人的缘分吧……”
碧老师不经意的露出了认真思索的表情说道。
碧:“在哪里怎样的连结,在哪里怎样的断开……真是搞不清楚呀。”
高村:“是,是那样呢……确实是。”
那是什么呢?我与碧老师大概也有所谓的说不清的缘分吧……
之后,围绕着天河教授研究的古代史,二人展开了讨论。昨天就这么想了,可是没想到碧老师对研究这么用心。与其说是见习,不如说是专业的研究者。
(7月6日午休)
高村:“今天就在学校食堂里吃吧。”
迅速看了一下点菜机上的按钮。那也就是菜单。
高村:“哎……恩?很贵的嘛……唉,便宜点的……便宜点的……啊,有了!”
我按下了看上的菜的按钮。
高村:“然后……”
拿着出来的餐券,只要拿到结帐台去就可以了。但是,结帐台那边的大婶好像很忙,随手把我的餐券放在一边,并没有打算去确认的样子。
大婶:“不好意思,餐券我等会儿再看吧,想要什么先点好了,先帮你们做。”
那么就……
舞衣·高村:“请给我一份母子盖浇饭”
不知怎的,我脑中一声巨响。
舞衣:“哎!”
高村:“啊……鴇羽!”
大婶:“母子盖浇饭……两份?”
高村:“哎,那个……”
舞衣:“不,不是!我要豆腐皮乌东套餐!”
大声地改了菜单。
高村:“什么?”
舞衣:“要是又和老师吃一样的话,又要被小夏树她们误会了”
高村:“哎?玖我也来食堂吃吗?”
慌忙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虽然只是一起点菜,但还是怕被抓住把柄。……但是,并没有看到像玖我那样的女生。
舞衣:“我想现在不在啦,以防万一,以防万一嘛。”
高村:“是,是啊……”
我和鴇羽分别取了各自点的菜。
高村:“真的非常热闹呢……哎,找个地方坐下吧……那里那里!”
我和鴇羽分开,各自找到空的桌子。正好在边上看到一个不错的位置,我就向哪里走了过去。咣当,桌子上同时放下了两个托盘。
舞衣:“呃……老,老师……”
高村:“鴇羽……”
看着同时放下托盘的对方。慌慌张张地又拿起刚放下的托盘。又再次向周围看了看,已经没有空座位了。露台也坐满了。
舞衣:“……没办法了么?”
鴇羽大大叹了一口气。
高村:“……好像……是呢,玖我好像也不在的样子……”
我和鴇羽一边这样自我安慰着,一边在同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高村:“开始吃吧!”
舞衣:“我开动了。”
高村:“不是母子盖浇饭,没关系吗?”
舞衣:“恩,反正价钱一样,又不知道吃什么好。”
高村:“这样啊,但是,鴇羽不是都自己带便当来的吗?”
舞衣:“那个……呵呵,今天起床有点晚,没时间做了。”
高村:“这样啊……”
舞衣:“但是,果然还是自己做来的要便宜呢,这里好贵啊……”
她呵呵地笑着,分开了筷子,盯着面前的豆腐皮乌东套餐。
高村:“是啊……恩?鴇羽……已经进入宿舍了吗?”
舞衣:“恩。”
高村:“是吗?那么,你那爱操心的妈妈一定轻松多了呢”
听了我的话,鴇羽一瞬间脸色变得不太好。
舞衣:“……妈妈……不在了。”
高村:“哎?”
舞衣:“很久以前就生病死了,之后不久,爸爸也……”
高村:“是,是这样啊,对不起……”
我慌忙低下头。
舞衣:“不要在意了。”
说着,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高村:“……那,家事都是鴇羽来做了?”
舞衣:“恩,不是自夸,我做料理可是拿手的很,打扫和洗涤也是。”
高村:“恩恩,鴇羽带来的便当我也偶尔看见过几次,的确看上去很美为。”
舞衣:“是吗?是吗……味道也不错的哟!”
高村:“是吗?真想尝尝呢!”
舞衣:“呵呵,有机会的话。”
高村:“呵呵,说好了哟!”
我和鴇羽,之后也是平心静气地吃着饭。要是一直都是这样的气氛就好了。
高村:“好了,接下来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是关于‘天之岩户传说’的内容。”
像往常一样,将事先准备的讲义交给了学生们。
高村:“天之岩户传说在日本应该是有名的神话了,那么……那是个怎样的神话呢?”
我想要找人回答,大量着教室的每一个人,玖我就这样进入了我的视野。虽然今天没有看窗外……但却以可怕的气势注视着这里。
高村:“那,那个……那么,日暮。”
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视线另一边的日暮茜。
茜:“啊,是,是!”
没想到日暮也是十分慌张地应了一声。我并不是有意点她的。而且,玖我现在又在看窗外了。
茜:“那,那个……十分抱歉,我不明白。”
高村:“哦,是这样……那么,鴇羽会吗?”
舞衣:“是,是的,恩……太阳神隐藏在岩户之中,太阳就出不来了——其他的神都很为难,举办了盛大的祭奠,将太阳神引了出来……是这样吧……”
高村:“对了,谢谢,虽然说的非常简要,但是已经将基本要点讲出来了。那么我再详细说明一下。上次的课的最后我们提及了三贵绅,分别是‘天照大神’‘素盏鸣尊’‘月读尊’这三神。其中‘天照大神’是太阳女神,天界都称呼她为‘高天原’的主人。‘素盏鸣尊’支配着海,‘月读尊’支配着夜晚,问题集中在‘天照大神’和‘素盏鸣尊’身上。具体内容请看讲义,我只简单的说一下。‘素盏鸣尊’是非常狂暴的,他准备占领身为自己姐姐的‘天照大神’所有的‘高天原’。看到弟弟像是要攻占自己的领地的样子,‘天照大神’只好武装起自己面对弟弟,她以为有误会,所以向‘素戈鸣尊’辩解。之后赢了打赌的‘素盏鸣尊’被允许留在‘高天原’。是什么样的打赌呢,请看刚发的讲义第二页。接下来‘素盏鸣尊’虽然住在了‘高天原’,可是狂暴的脾气并没有收敛,将哪里弄的一片狼藉。即使这样‘天照大神’仍然容忍着弟弟,可是一名侍女因为‘素盏鸣尊’的狂暴而丧生了。恩这部分的解释请看第二页的右侧。终于开始愤怒,悲伤和恐惧的‘天照大神’藏身于‘天之岩户’。那样做的结果就是世界封闭于黑暗之中,万物也无法生长,其他的神感到十分的困扰。所以由‘思兼神’策划,在天之岩户前举行了十分盛大的演出。接下来这些演出的内容在讲义的第三页上。‘天宇受売命’之‘舞’是很重要的一步。而且,还有镜子被摆设在岩户之前,这个‘镜’可是重要的关键。之后,现在看【古事记】的话,就都会理解了吧。真正有趣的是,通过记载的事,来推测真正的事实,并且去亲手证实这件事。列入,太阳神消失的事情不就可以用‘皆既日食’来表示么?这是谁都能想象到的事情吧。接下来,讲古代的日本。在日本还没有国名的时候,最有名的人物是谁呢?有人知道么?恩,那么日暮,这次怎么样?”
茜:“是,那个……卑弥呼吧。”
高村:“就是那样,回答正确,虽然叫卑弥呼,但是‘卑弥呼’可以写成这个样子,你么你想过吗?”
刚将‘阳巫女’大大的写在黑板上,就有几个学生反应过来了。不愧是聪明学生多的学校呀。我又在黑板上写下了更多的称呼。‘日巫女’‘日女子’和‘姬子’等等。
高村:“说起卑弥呼人类的特征,首先是‘女性’,而且有‘弟’,还是‘独身’。更是社会的领导者,而且这些特徵全部与‘天照大神’对应。‘卑弥呼等于天照大神’的说法就是根据以上说法得出的,现在要再加上关键的一些内容。首先是‘镜’。天之岩户前被放置的‘镜’和卑弥呼被魏国,就是当时的中国所赠予的‘镜’有共同特点呢。而且卑弥呼死亡的时候,也就是247年的3月24日或者248年的9月5日那一天。在九州有人目击了‘皆既日食’(全日食),现在天文学发达了,这些通过计算就能证实。当然了,这得建立在邪马台国是在九州的前提上……‘女性’、‘弟’、‘独身’、‘引导者’、‘镜’、‘皆既日食’等等关键用语说明‘天照大神’与‘卑弥呼’有着很大的联系。还有死的时候又和全日食同期,但是如果和岩户传说能够联系起来的话,从岩户里再现的就不是卑弥呼了……应该说是下任女王‘壹与’吧,那就可以看成是权利‘委’‘让’的故事了。就这样,古代文献上的记述就用这种科学的方式来解读,将没有实证的事情证明出来。就像新生的学说一样,这就是考古研究学的乐趣!…………啊,这可是古文的课程呀……”
全班一同:“………………啊哈哈哈哈哈!!”
脸红的厉害,被同学们大声笑话了。但是,我不是将自己的思想传达出去了吗,也不错呢。
高村:“安静,安静,那个……当然这只是解释说法里的一种。其他的说法都在给你们的讲义里了,请一定要看一下呀。哦……到下课时间了呢。有疑问的人请去社会科办公室找我,任何时候我都欢迎。那么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了。起立。”
(7月6日放课后)
高村:“哎,那个,是哪间病房呢?”
我走进房间,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将受伤拿着的超自然杂志【Nuu】装入纸袋,去了邻镇月杜镇的医院。就是以前那次肚子疼的时候去的那家医院。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少年。现在为了实现当时和那个少年的约定而来到了这里。
高村:“应该就是这个房间了吧……”???:“啊,请进。”
这的确就是当时那个声音。我静静地打开了门。
巧海:“啊,师父!”
高村:“你好。”
巧海:“真,真的来了呀!”
高村:“恩,约好了的嘛”
巧海:“太好了太好了!”
巧海看上去精神很好。举着两只手,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高村:“给,这是你要的东西。”
说完我看了一下纸袋里面。巧海瞪的大大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巧海:“啊!真的,从创刊号开始所有的都在!这是限量的特大号啊!”
高村:“连附录别册也都还在呢。”
巧海:“真的!连创刊号的附录别册【你也一起来建造金字塔,呼唤UFO吧!】也有!”
高村:“现在做也没关系的。”
巧海:“哎?但,但是……这可是老师您最重要的收藏啊……”
高村:“没关系。我买杂志的时候,每次都会买三本,一本用来借给别人,一本用来收藏,还有一本用来自己阅读的(*宅光一闪的注:这是资深宅人的做法——,代表人物有泉X方等)。况且我都已经拿过来了,还有要用的剪刀。”
我把剪刀从纸袋里面拿出来,放在了巧海的膝盖上。
巧海:“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高村:“恩,附录别册就全部送给巧海君了。”
巧海:“师父!”
他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
巧海:“谢谢你,谢谢你,师父!”
高村:“没关系,没关系。”
其他患者和护士们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相拥的我们俩。热情拥抱之后,我问起了巧海最近的身体状况。
巧海:“最近身体还不错。”
高村:“还像以前那样胡闹吗?”
巧海:“没啦,没啦。我已经决定不胡闹了。我已经够让姐姐担心的了。”
他腼腆的说道。
高村:“是啊。”
巧海:“啊!我也和姐姐说了师父最近的事哟!”
高村:“哦。她有说什么吗?”
巧海:“恩!她非常高兴,说想要见一见您”
高村:“哦。是,是吗……”
巧海:“姐姐当时吃吃地笑着,感觉很开心的样子。”
高村:“是吗,真是败给她了。”
巧海:“啊哈哈!”
巧海大声地笑了出来。太好了,身体真的已经很好了呢。读了这些杂志以后,身体能恢复的更好就好了。还有,早点把病治好,就可以出院了。
高村:“这些杂志,等你出院之后再还给我好了。慢慢看吧”
巧海:“恩!”
我和巧海约好,下次再来看他,然后就走了。
高村:“天已经那么黑了。接下来干什么呢?”
难得来趟月杜镇,就去市区看看吧。
高村:“稍微到处走走看吧,说不定会得到些关于媛传说的情报也说不定。”
于是,我就向着月杜镇车站方向走了过去。
在月杜的街上散步,回过神时夜色已经很黑了。几乎已经看不到学生的身影,上班族的身影开始多了起来。我走在已经是大人时段的街道上,但也还是见到了几个风华学院的学生。或许是因为去了卡拉ok还有其他一些理由所以才晚了,但我是个教师,还是应该提醒他们注意。
高村:“恩……虽然我并没有这个打算,这么一来不就像是个正在巡逻的教师了么”
这对学生来说可是个讨厌的存在。虽然我也曾在学生时代对干涉自己的教师抱有疑问……但还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也干上了这行。差不多已经是关店时间了,就在我决定要回去时,发现了一群年轻人。
高村:“恩?”
差不多有10人吧?紧紧是这样的话我并不会在意,但在那群人当中笑着的女生,穿的是风华学院中等部的制服。
高村:“是和美袋……一样的吧?”
和她在一起的男生们是附近其他学校的吧?都是些穿着自己衣服或是其他制服的人。看着那群那样的年轻人,总觉得那样有些轻薄,难道我真的上了年纪了?不管怎样,对中学生来说现在回家也已经很晚了,必须要提醒她注意一下。我边对那女生说边走了上去。仔细看的话,有一个男生的手正伸向那个女生。
高村:“喂,你”
一起向我看来的男生们很惊讶。那个晚回家的孩子也向我走来。???:“恩?你是谁?虽然长得并不想是教师”
高村:“你是风华的学生吧?已经很晚了,回去吧,我是风华的教员”
男A:“你是谁啊?现在可是我们的好时候,想要来妨碍我们?你还是先去准备明天考试的问题吧”???:“就是这样,我倒也希望你别来管我们”
高村:“已经很晚了,我会送你到家门口的,你的家人也一定在担心你哦?”???:“————呃!!多、多管闲事!”
男A:“就是啊,奈绪她不回家也没关系的,因为我们会找地方让她住宿的”???:“…………”
她盯着我,我也做出了很认真的表情。???:“…………不行,已经说不过去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男C:“怎么这样啊,夜晚才刚刚开始呐”???:“今晚我自己一个人玩”
说着,那个名叫奈绪的少女像是要离开这里一般迈出了一步。很不情愿的一步。
男B:“喂,奈绪,不要那么自私的就回去了嘛,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玩游戏的吗?”
声音有些慌张的男生握住了少女的手腕。少女望向那个男生的视线。很尖锐,很冰冷,总之是足以让人停下脚步的强烈的视线。一瞬间空气也震动了。然后,在一阵衣服的摩擦声后,拉着少女手腕的那个男生的皮带断了。我感到腰边震了一下,难道是因为……我太紧张了吗?
高村:(虽然前面就已经感到了,但是铜剑好像真的在震动呐……而且在刚刚那一瞬间,她的指甲好像突然变长了……难道,她也是?)
面前那个男的慌乱地放开了少女的手,用手提住裤子。???:“不要命令我,我会按自己的喜好办,今晚我想一个人就一个人,不要来妨碍我。不就是个跟女人混的流氓嘛,不要那么认真啊,傻死了”
男B:“咳…………”???:“那么,就这样,你今天也一个人干吧?游·戏”
说完,少女留下那些傻了眼的男生,悠然地要离开这里。
高村:“等等,你的名字……”
奈绪:“我叫结城奈绪哦,呵呵,可别在学校里为了惩罚而老师吧我叫出去哦,老师。呵呵呵,哈哈哈。”
是因为有什么有趣的事吗?那名叫结城奈绪的女孩子大声笑着,这次她真的离开了。男生们看着她都傻住了。而我也下意识地就这么目送着她离开,那些一脸不满的男生在我回过神之前就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的时候朔夜已经睡着了。还被嵯峨野先生误解成了干了不好的事……
高村:“尽管如此……”
我下意识地说着。说着,尽管如此。那个男生的腰带,其断面就像是被刀划断一般平整。并不是被扯断的,而是被什么东西切断的。那一瞬间就像是突然变长了的结城的指甲……果然——那也是不可思议能力的一种……就像鴇羽让我见识到的那种?而且这和媛传说…………是我想太多了吗?或许真的想太多了……可是,这些不可思议的能力全部集中发生在风华的学生身上,很难不让人怀疑。从有用的情报上推测,不同的可能性还有很多。但是没有一个能得出确定的结论……也没有能直接排出在外的可能性。难道说,是风华学院隐藏了那个很大的谜团吗?而且这些果然也可能是和媛传说有着什么关联。要真是这样的话,在我解开传说之谜的这条道路上,在路的前方,或许就能发现这个学院隐藏起来的真正的谜。
高村:“总之,情报还是太少了”
也只有认真地野外调查和参考文献了。结果却并没有找到教授迄今为止所记载着的东西。还是教授他知道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教授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又在干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