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舞衣篇
  5. 7月8日 金
  6. 繁体版

7月8日 金
2017-06-23 22:43:03

		

7月8日金
电视:“现在,在南半球持续着的异常天气仍然不能与厄尔尼诺现象……”
洗完脸在走向客厅的途中,电视的声音几乎隔着门都能听到。
高村:“朔夜,声音太大了……我知道你很困,我把声音调小了哦……”
电视:“当地的灾害对策委员会——”
我拿起遥控器,吧音量调小。
朔夜:“咦?哥哥,你要走了吗?”
才刚刚起来,连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朔夜问道。
高村:“恩,因为有些要是要办”
朔夜:“是嘛,我知道了……走好哈哈哈……”
喂喂,边打哈欠边说话可就听不清楚了哦……才刚说完话的朔夜闭起双眼,沉重地向我挥了挥手。
高村:“好好,我走了”
我轻快地回应了她,前往学校。
虽然我想在正式上课之前,先把今天的报告完成。可是九条修女她并不在。但是,今天的忏悔延迟到明天,我发现了一张上面这么写着的纸条。不过话说回来,在忏悔室里进行交谈……虽然只是报告而已,但却感到了不必要的负罪感,果然还是因为那里是忏悔室的缘故吧。恩不再忏悔室里忏悔,这才是真正应该忏悔的事吧……在我现在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处,准备到准备室去时。???:“啦啦啦”
高村:“……歌声?”
从教堂后面,我听到的声音确实是歌声。声音很透明,但不是完全没有质感。旋律很优美,节拍很缓慢。音乐和歌曲对任何事物,都有着超越完美的说服力。
高村:(还是与平时一样那么动听……)
比如,就像Lorelei一般。我的双脚不由自主地向着教堂深处走去。正在那里唱歌的果然还是小爱丽莎。
爱丽莎:“啦啦啦”
站在花坛之前,唱着歌。在她身边的是,坐在花坛边的深优。看着她,我又回想起来……优花的事。我回想起来的,是那张正在哭泣的脸,那是因为我们时常会吵架吧……不过小时候吵架的理由,大体上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爱丽莎:“啊咧?是哥哥呀!”
小爱丽莎发现我之后便向我跑来,并扑了过来。
高村:“哎哟……好啊,小爱丽莎。深优也是,早上好”
我一边抚摸着小爱丽莎的头,一边朝深优的方向看去,她看上去仍然没有什么情感的起伏。
深优:“早上好,老师”
她说道。对突然出现的我并没有半点惊讶,还极其自然地向我走来。
高村:“其实你是忍者吧?”
深优:“…………哈?”
高村:“不,没什么”
深优:“之前说了我并不明白的话吧,要用新的文件来记录”
高村:“是,什么……”
她的意思是想把它记在笔记上吧。
爱丽莎:“呐呐哥哥!日本有七夕真是太好了。爱丽莎希望美国也有七夕就好了”
高村:“哦?小爱丽莎也在昨天的七夕里许愿了吗?”
爱丽莎:“恩!”
两手握拳放在胸前,重重地点了点头,柔顺的金发摇曳着。
爱丽莎:“昨天,和1年级的同学们一起写下了愿望,还一起唱了歌呢”
高村:“是嘛,大家一定都被小爱丽莎的歌声迷住了吧”
爱丽莎:“听傻了?”
高村:“大家都很喜欢听小爱丽莎的歌吧?”
爱丽莎:“恩!大家都称赞了爱丽莎的歌哦,老师,朋友,还有大家!”
兴奋地边转着圈边说,该说她是太幼稚了呢,还是太可爱了呢……
高村:“小爱丽莎,你在七夕许了什么愿呢?”
爱丽莎:“希望自己的歌能越长越好!爱丽莎想把歌唱的更好,更~好”
高村:“一定会实现的”
爱丽莎:“真的?”
高村:“恩,因为是在七夕起到了唱歌能更好这种关于技艺方面的事,太适合在昨天许愿了”
爱丽莎:“呜唉~是这样啊!太好了,祈祷爱丽莎唱歌的事……”
高村:“恩恩,对了,我已经在昨天的课上教过深优了吧?”
深优:“恩的,昨天的古典课上的确是与七夕有关的事,我也祈愿了与乞巧奠和技艺上进有关的愿望”
爱丽莎:“这些都是什么啊”
小爱丽莎用十分不耐烦的声音说道。这是与对我说话时完全不一样的声音,让我吃了一惊。
爱丽莎:“呐呐,哥哥,之后呢——”
深优:“爱丽莎小姐,到时间了”
爱丽莎:“……不要妨碍我!我现在正说的高兴呢!”
高村:“等,等等……小爱丽莎?”
深优:“但是爱丽莎小姐,15秒后预备铃就会响起”
爱丽莎:“……我知道了……”
深优:“那么,爱丽莎小姐……我送您去教室”
爱丽莎:“我知道……那么再见咯咯咯!以后再聊吧!”
高村:“啊,呃,恩……”
深优对小爱丽莎说话时不变的反应,使我不知该说什么好,这时,深优已经牵住了她的手。
高村:“……”
深优她之后也应该有课才对……啊,我也必须在正式上课铃响起之前回到教室才行!我急忙慌张地向教室跑去。
高村:“哈……呐,那么接下来……哈哈……今天也上与古事记,哈……有关的内容,哈哈……我想……哈哈。”
女学生:“老师~……”
高村:“哈……哈哈……什么事?”
女学生:“你为什么要哈哈地啊?”
舞衣:“你不是在想那些令人讨厌的事吧?”
我撑着桌子走到了旁边,鴇羽说出的这一番话,使班级里传出了呵呵的笑声。
高村:“呃,喂……哈……不,不是这样的……”
我把手放在胸前,调整着呼吸。因为从教堂一路狂跑,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幸好赶上了上课铃。可是……深优,她明明带着爱丽莎去了初等部的校舍,所以她是不可能那么快出现在这里的呀。但是,她并没有像我那样气喘吁吁,还比我早到教室,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虽然我对自己的体力是十分自信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村:“那,那么……我想接着之前的内容继续上下去,昨天的七夕,就作为顺便……要将在那之前上的天之岩户继续下去,结果暴乱着‘素盏鸣尊’作为惩罚被送到了地上。对了,讲义。”
我把带来的讲义发了下去。
高村:“‘素盏鸣尊’在哪之后,为了谷物,也就是稻子,而去了出云国。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经过,请看一下讲义的第1页的‘大气津比売神’这一项。”
我听到有几个读着资料的女学生好像说着‘好过分’之类的话。
高村:“好了好了,听好了,今天的主要内容是与打败‘八岐大蛇’有关的事。这是本国神话中相当有名的插曲之一,知道它的人应该有不少吧。那么‘素盏鸣尊’是在斐伊川的上流与‘足名椎’和‘手名椎’这对夫妇相遇的。这个地方也就是现在的岛根县东部。这两人说,他们的女儿‘奇稻田姬’被蛇之怪物,也就是‘八岐大蛇’命令必须成为活祭品。‘素盏鸣尊’以与‘奇稻田姬’结婚为条件约定要打败怪物。我想,知道这后来的事的人也不少,他准备了酒,在‘八岐大蛇’被灌醉的时候就把它砍死了。接着……就在那时大蛇的一根尾巴变成了一把剑,那就是‘天丛云剑’,并赠给了‘天照大神’。之后,关于那把‘天丛云剑’,据说后来改名为‘草薙剑’,现在在三种神器中也是很有名气的。对了对了,当时的剑和大家所想象的剑有所不同,以青铜制成,大致就是这个样子。”
说着,我从腰间的袋子里拿出铜剑,给学生们看。
高村:“不过,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把普通的剑而已。”
说完,学生们不禁有点失望。
高村:“那么,‘素盏鸣尊’最后与‘奇稻田姬’结婚了,在哪之后一位重要的神明就诞生了。那就是,‘大国主命’。后来,‘素盏鸣尊’在出云建造了宫殿,并住在了那里。之后,在那段时间里,本国中出现了三十一文字这第一首歌。‘八雲立つ出雲八重垣妻ごめに八重垣作ゐその八重垣を’。那么,以上就是‘素盏鸣尊’退治‘八岐大蛇’的主要经过。知道西洋神话的人,是否知道与这相似的故事呢,我看看……果然,还是葛丽亚同学来说吧。你知道吗?”
深优:“是的。”
被我叫到后,深优站了起来。
深优:“在这个‘八岐大蛇’传说的故事中,其中的构成的相似点约有百分之76,是从Perseus·Andromeda神话中借鉴的。”
高村:“是,说的,说的是呢……十分感谢,虽然我不太清楚这百分之76是否正确……”
深优面无表情地回答完问题,又面无表情地坐了回去。
高村:“‘人身御供’‘怪物退治’‘英雄’之后‘结婚’分布在全世界的这些神话都是十分有趣的。那么回到之前的话题,在上‘天之岩户’的时候,我说了这是‘皆既日食’的暗喻。那么,从这个‘八岐大蛇退治’的故事来看,大家能猜出其中的暗喻吗?首先,在出云这个地方传来了‘稻’,之后才渐渐扩张开来。有趣的是,‘素盏鸣尊’带头在全国推广的谷物,也就是之后出现的以‘稻’为名的公主。而且‘八岐大蛇’也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是水神,我想说的也就是,水灾和稻物之间有关的暗喻。那么之后‘素盏鸣尊’他——”
就这样,课业也按着我的预订计划顺利地进行着。同时我也感到有些饿了。去哪里吃些什么好呢……
(7月8日午休)
高村:“恩?”
顺着没有推就自己开了的门往里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
舞衣:“啊……”
高村:“鴇羽……在干什么呀?”
碧:“啊,是我叫她来的。”
高村:“哎?”
碧:“关于恭司君的事。听说你总是欺负她,以后不能这样了哦。”
舞衣:“唔……”
高村:“……我还是出去比较好吧”
碧:“啊,没关系的。”
就算这么说,我也……在当事人面前这样说会很困难吧?……但我可不记得拜托过碧老师让她帮我做这些事情啊。
碧:“恭司君他可是个好人。可不能再欺负他了哦!”
高村:“…………”
真不愧是碧老师,那些在别人面前无法讲出的实话也能直白地说出来。这实在是了不起啊。
舞衣:“但是……”
碧:“摸胸不的事情?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胸部上捏一下还是两下……”
高村:“不,不对吧,碧老师……”
碧:“呵呵,我知道那是因为小舞衣的胸部很大,所以才忍不住了吧?”
说着说着,她的手就朝鴇羽的胸部摸了过去。
碧:“好有弹性,连老师也想摸摸看呢!”
舞衣:“喂,喂!你给我住手,小碧!”
碧:“呵呵呵,其实我早就想摸摸看呢。从你打工的时候就开始了哦!”
舞衣:“你,你给我住手!讨,讨厌啦!”
……虽然不是很讨厌这种情况,不过还是应该阻止一下吧。
高村:“咳咳!”
我大声地咳嗽了两下,两个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高村:“碧老师,你已经偏离主题了。”
碧:“啊咧?是那样么?”
舞衣:“真,真是的!”
鴇羽像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胸部,向后退了一大步。或者说是,向后一跳。
舞衣:“…………”
然后紧紧地盯着碧老师。
碧:“啊,……这叫什么来着?总之啦,既没有为何你的意思,也不是故意要这样做的。”
舞衣:“…………”
碧:“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恭司君了?”
舞衣:“什么!你说什么胡话啊!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吧!”
碧:“那个啊,老师你也的确很有两下子呀。”
不要用这种小人的眼光看着我啊。
高村:“虽然并不抱什么期待,不过还是吧话说清楚比较好。唉……”
舞衣:“哎?啊……但,但是……这个学校不是不是禁止恋爱吗?所以说……”
碧:“哦?那如果不禁止恋爱的话就没问题咯?”
说着,她脸上浮出了笑容。
高村:“碧老师!”
舞衣:“不,不是这样啦!我,我不管啦!”
鴇羽生气地红着脸跑出了准备室。
碧:“啊哈哈哈……太好玩了!”
她指着跑出去的鴇羽大笑道。那副表情简直就像恶魔。
高村:“碧老师,这可不行啊,怎么这样挑拨……”
我叹了一口气,想试着说她一下,但看她这样子也不会注意吧。
碧:“因为实在太可爱了呀!”
和预想的一样,她说了这样的话。
高村:“真是的……恩?这么说来刚才说到打工的事……”
碧:“啊,我也在打工,做女侍应。”
高村:“在茶馆还是餐厅呢?”
碧:“车站那条路上的餐厅【Lindanbaum】,就在那里。”
高村:“哈……那不是和鴇羽一个地方吗?”
碧:“答对了~”
她天真的回答道。……这么说,小茜和她男朋友的事情她也知道了吧?说不定还不知道,我还是不要说了吧。
碧:“老师你也经常去吃饭吧?”
高村:“经常去。”
碧:“哎?啊咧,真的吗?我这个人干这个不行,所以就只能做洗洗盘子的活……”
高村:“这么说……难道你不喜欢女侍应的工作吗?”
碧:“不是这么回事啦!你不觉得那里的制服很可爱吗?要打工的话绝对要做个女侍应!”
……是这样啊。虽然这样说,让你洗盘子都总是搞不好,到底……
碧:“算啦,其实要说的话也是因为本职工作越来越忙了,所以就辞掉了。”
她这么说着的同时,手指了指桌子上的书。
碧:“不过,暑假的时候作为副业去做做也不错呢!”
高村:“是嘛……”
总之,不要把身体弄坏了就好。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没有说出来。
碧:“恩?怎么了?”
高村:“没什么。”
我留下一脸困惑看着我的碧老师,独自回去工作了。
上完下午的课和班会之后,在离开学校之前我心血来潮,向学生会室走去。有回家的人,有出去玩的人,还有留下来参加社团活动的人。在校园里走着的各类学生。脸上都带着健康明朗的笑容。仅从那么多笑脸中,就可以看到幸福的存在吧。脑中闪过了怪物。战斗的少女……到底……在哪笑容和幸福的背后,藏着点什么东西呢?怪物和媛传说,这些到底和这个学院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对周围的事情也有点在意。玖我,美袋,凪,还有【一番地】?正想着这些事情,不一会儿就到了学生会前。
高村:“哦?”
越过门,从里面传来一股香草的味道。来的正是时候吗?正准备去敲门的时候,从里面可以听到声音。
高村:“已经先有人来了?”
静留:“——我知道了,但是我不希望夏树太勉强自己”
夏树:“并没有什么勉强……不,就算是勉强,只要是必要的我还是会做,为了妈妈的话……”
静留:“你不能冷静一下吗?对手是那个【一番地】啊。”
一番地!?
夏树:“这和对手是【一番地】没有关系”
藤乃和玖我都知道【一番地】的存在……这是怎么回事?
夏树:“他们可是妈妈的仇人啊!?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复仇的这一天”
妈妈的仇!?玖我的母亲到底是?
静留:“哈……偶尔也听听我的建议就好了啊……”
夏树:“我当然非常感谢静留你,但是……”
之后就是一阵沉默,然后……
静留:“呼……真拿你没办法啊。今天听了你这话就饶了你吧……总之不要太乱来啊”
夏树:“我知道了……”
然后又一次陷入沉默。
高村:(怎么办……完全错过进入的时机了)
把手伸到了门上,犹豫着该敲还是不敲——???:“哎?老师,怎么了?”
突然从背后有人叫我。
高村:“啊……神崎……”
满脸笑容的神奇站在那里,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
————喀啦!门打开了,玖我从里面出来。
夏树:“你,你……”
高村:“啊,呀……”
夏树:“一直在听?”
玖我用冰冷的视线看着我。
高村:“哎呀,你说什么?”
夏树:“你从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高村:“正,正好刚到而已……”
夏树:“真的吗?”
高村:“啊,啊哈哈……”
静留:“夏树?怎么了?”
夏树:“不……没什么,那我就走了”
说完,玖我就这么离开了。
高村:“……”
总之先说点什么为好吧……但是实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话,只能静静地目送她离开的背影。
黎人:“那,老师,来喝点茶吧?”
高村:“啊,恩恩……”
和神崎一起进入了学生会室。藤乃果然在里面,结果三人就在那里一边喝茶一边聊些无关紧要的话。玖我母亲的事……她复仇的事……结果哪一个都没有能够问出口。只是,往常看到玖我那无论如何都冷酷孤独的表情下面所隐藏着的原因——这些今天终于明白了。
(7月8日放课后)???:“欢迎光临!”
一进门,耳边就传来服务员明快的声音。空调清凉的风扑面而来,本来热的冒汗的身体一下子被一股清凉感所包围。
舞衣:“老师,又来了呀?”
鴇羽边在桌子上放上毛巾和冰水边说道。
高村:“恩。”
舞衣:“难道说老师很闲吗?”
她用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我说到。
高村:“不是这么回事啦,只是喜欢一边在这里喝着咖啡,一边悠闲地休息。”
舞衣:“哦,那你就是要咖啡咯?”
高村:“拜托你了。”
鴇羽笑着回到了厨房。
高村:“接下来就……”
我从手提包里拿出了教授留下的研究资料,开始读了起来。刚刚浏览了一会儿……
舞衣:“那是什么呀?”
鴇羽端来了咖啡,随意地朝书里看了看。
高村:“是研究资料啦,我所在的课题组的教授所总结的一些资料。”
舞衣:“……媛传说……”
她艰难地念出了资料最上面所写的文字。
高村:“好像是关于这个地方的传说,正确的说应该是全国有关的传说的总称。风华这片土地上流传着非常多的这个传说……好像是这样,虽然具体怎么样还不是很清楚。”
鴇羽发出了‘哦~’的声音,充满了佩服的语气。
舞衣:“老师也在调查这个吗?”
高村:“恩……怎么说呢,虽然很有兴趣……”
我扯开了话题。如果说太多的话,说不定连鴇羽也会被卷进来的。本来就对纹章啊,还有那股力量啊什么的非常在意……又不能对她说请再次和怪物战斗一次给我看吧,况且也不能这么说。
高村:“算是用来打发时间的书吧。”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书盖到了桌子上。
舞衣:“唔恩……”
之后鴇羽又时不时到我这桌来转一下,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也不怎么挖苦我了。稍微和解一点了吧?
朔夜:“我吃饱了”
晚饭结束后,嵯峨野先生在绝妙的时间端来了香茶。
嵯峨野:“请用,香茶有很好的治疗功效,对于消除一天的疲劳有很好的效果”
高村:“谢谢。”
朔夜:“谢谢。”
一时间,三人享受着饭后的香茶。但是……这样三人悠闲的样子宛如就是普通的气氛。简直就像家人一样……朔夜,嵯峨野先生,还有我。大家本来都是毫不相关的人,但好像就像一家人一样,三人一起这样自然的吃着饭。
朔夜:“恩恩?哥哥,怎么了?好像在想什么东西入神了的样子”
高村:“啊,没什么……”
一家人……啊。想起了学校里玖我的事情。她所说的为母亲报仇。她父亲又怎么了呢?家人……啊,再一次说出这个词,同时浮现出教授的脸庞。朔夜的父亲,嵯峨野先生的恩人,我的恩师。这个家的主人,作为我们三人的中心的人。
高村:“真是的……教授到底在哪里做些什么啊”
朔夜:“哎?”
朔夜听到我不小心说出的话,‘哎’了一声。嵯峨野先生的眉头感觉稍微有点上扬。
高村:“嵯峨野先生,你不知道吗?教授所在的地方,不一定要正确的场所,哪怕是大概去了什么地方也好”
听了我的话,朔夜也看着嵯峨野先生。
嵯峨野:“那个……”
嵯峨野将手上拿着的茶杯放到桌子上,接着说道。
嵯峨野:“我也完全不知道啊”
高村:“……是嘛”
朔夜也和我一样,好像觉得很遗憾的样子,呷了一口茶。
嵯峨野:“不过……是主人的话,一定又在哪个地方没有没脑地调查了吧。虽然说了没有联系方法的话会很麻烦,但是有什么联系方法的话,反而会让人担心。”
朔夜:“恩,这也是……”
高村:“哎……的确,可能是这样呢”
嵯峨野:“主人的话,为他担心反而会不好,所以我们只要安心就可以了”
朔夜:“呵呵是啊,恩,爸爸让人担心的时候可是一次都没有过的呢”
高村:“是啊……这么说的话的确是这样呢”
想着嵯峨野先生说的话,我心中忐忑不安的心情也渐渐好转了。于是将剩下的香茶喝完了。说不定这东西还真有些什么治疗效果呢。嵯峨野先生……虽然看上去这幅样子,实际上说不定是个治愈系的角色呢。
嵯峨野:“……什么?”
高村:“没,没什么……”
朔夜:“呼……多谢了”
嵯峨野:“小姐,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请用吧”
朔夜:“好好,不然的话哥哥也不好洗了,我知道啦。那我先去洗了”
朔夜朝浴室的方向走去,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嵯峨野先生两个人。
月读:“喵~!”
哦,还要加上这一只。
月读:“喵喵……”
这一只也摇摇摆摆地跟着朔夜后面追了过去。难道说是想要一起洗吗?
嵯峨野:“高村先生……稍微占用你一点时间好吗?”
高村:“啊,哎?好,好的”
从嵯峨野先生突然变得认真起来的眼神中,一瞬间居然感到害怕了起来。想着些有的没的事情的话就会变得这样。
高村:“什么事……”
不由地正襟危坐了起来。
嵯峨野:“没……关于刚才说的主人的事情”
高村:“啊咧?你难道知道他所在的地方吗?”
难于对朔夜说出口,所以才像刚才那样子说的吧?
嵯峨野:“啊,不是这样的,和刚才说的一样,不过……”
这时候嵯峨野先生把话一顿,停了一下才继续说了下去。
嵯峨野:“请不要在小姐面前说太多关于主人状况的话……”
高村:“啊……”
是这样啊,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大意。不可能不会让人在意的……
嵯峨野:“虽然小姐看上去是那么开朗的样子,那么平静的表情,但是恐怕她现在心中一定很复杂吧……无论怎么说,她也还是个孩子而已”
高村:“是,是啊……”
嵯峨野:“但是,更确切地说,将主人的事情当作话题来说也并不是不好。”
高村:“怎么说?”
嵯峨野:“因为关于主人的话题本身,小姐非常喜欢,问题是,高村先生……是你”
高村:“哎?我?”
嵯峨野:“让小姐看到高村先生不安担心的样子,实在是不太好”
高村:“……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啊……我的不安会传达给朔夜啊,我自己也还只是个孩子啊……作为一个大人,完全没有考虑到我的发言和态度,会给她带来怎么样的影响……
嵯峨野:“不要把问题想的太深了,不然又会让小姐陷入烦恼了”
高村:“啊,是……自然,表现要显得自然是吧?”
嵯峨野:“是,就是这样”
终于,嵯峨野先生的表情回复了平时的柔和。
嵯峨野:“想知道为什么吗?那我就教你在无论怎样的拷问下,都可以像没事一般的微笑的精神修行怎么样?”
高村:“哎,哎……我看那个就免了吧……”
嵯峨野:“是嘛?发掘作业经常会在一些发生冲突的地方进行吧?我觉得会有用的啊……”
高村:“啊,不,一般不会在冲突地区进行发掘作业的啦……”
嵯峨野:“哎!?是,是这样吗?”
高村:“是啊……”
竟然会那么吃惊的样子,好像我才是没有常识的人一样……不过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嵯峨野:“唔……但是,主人经常会在枪林弹雨中没事一般的进行发掘工作啊……”
高村:“啊……真不愧是教授啊……但我研究的方向是国内的古代史啦。像教授那样,为了解开日本古代史而去海的另一边,在我看来还需要更多的修行才行啊……”
嵯峨野:“是吗……”
之后一边听着嵯峨野先生和教授的英勇故事,一边等着朔夜洗好澡出来。家人,教授,玖我,母亲,【一番地】……各种单词在脑海中环绕,想着这如果做梦的话一定会梦到复杂的东西吧……我拿起杯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