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舞衣篇
  5. 7月23日 土
  6. 繁体版

7月23日 土
2017-06-23 22:43:03

		

7月23日土
一大早来到学校,开始又把关于媛传说的资料调查了一遍。
高村:“……果然,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新的线索啊。”
迄今为止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资料,虽然如此,还是指望着能找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但结果并不顺利。
高村:“哈……到底是除了让HiME之间战斗以外就没有其他解决方法了?”
因为是暑假,迫水老师和碧老师都不在,准备室中一片寂静。虽然好像因为工作的原因也来这里办过公,但对于现在正在不务正业的我来说,谁也不在反倒更方便。
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
高村:“是谁呢……鴇羽吗?”
打电话来的正是鴇羽,我按下了通话键,接了电话。
高村:“有什么事吗?”
舞衣:“那个,老师,我想和你谈谈。”
高村:“关于巧海?还是HiME的事情?”
舞衣:“不……都不是。”
高村:“借钱的话我可没有啊,临时教员的工资少得可怜。”
舞衣:“不是的啦!”
高村:“要是成绩的事,那可不行。我是不会认同不正当的手段的!”
舞衣:“说,说什么呢!笨蛋!谁会拜托你那个啊!真是的,真不该指望你这样的家伙……”
高村:“不,不好意思啦,开玩笑的!那个,实际上我现在在学校,你在宿舍吗?可以的话还是面谈好吗?”
舞衣:“……你会认真听吗?”
意外的像匕首一样凌厉的口气。我告诉她玩笑已经结束了,并约好在命运之树前见面。
一到命运之树,坐在树荫下的鴇羽立刻站了起来,向我挥了挥手。
高村;“久等了,很热吧?”
我在她旁边坐下,把路上买的果汁递给了她。
舞衣:“谢谢”
因为今天气温很高,果汁罐上沾满了水珠,不过这个时候的果汁还是很美味的。
高村:“那么,要谈的是什么?”
我一边咕噜咕噜地喝果汁润着喉咙,一边看着鴇羽。她捧着果汁罐叹了口气。
舞衣:“那个……是命的事。”
高村:“美袋?美袋怎么了?”
舞衣:“最近总觉得那孩子有点怪……”
高村:“难道说,发生了什么事?”
舞衣:“不,该怎么说呢,那个,那孩子‘精神’着呢……”
高村:“噗……说什么呢,那家伙不是一直都精神着吗?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有什么关于美袋的非得专程跑来和我谈的事呢,我试着问鴇羽。
舞衣:“怎么说呢……是精神呢,还是情绪高呢……”
高村:“这难道不是很好吗?”
舞衣:“要光只是这样就好了,最近那孩子总会来的很晚,昨天也是只打了个电话,就没有回来了。”
高村:“……难道是有男朋友了?”
舞衣:“哈咦~~?那个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而且难道那孩子比我还先……”
高村:“……也是啊。”
我也不大认为美袋有男朋友了,虽然对于美袋来说风华学园校规的第一条简直就跟不存在似的。
高村:“美袋的话,倒没必要担心她会受伤或什么的,不过卷进什么事件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要是发生了什么,就再来找我谈。”
不直接问她本人是很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难道她找到她的那个什么哥哥了。
舞衣:“知道了,谢谢,她的心情不错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高村:“鴇羽很体贴人呢。”
舞衣:“……室友嘛。再说我天生就是个爱操心的性子。”
——轰!
突然后山的方向传出几乎连空气都能撼动的爆炸声,随即看见的是弥漫的黑烟。紧接着又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爆炸声。
舞衣:“难,难道……有谁在战斗?”
还是orphan?无论是那样都不是那么简单。
高村:“去吧,鴇羽”
我和鴇羽互相点了点头,立刻向后山的方向跑去。该死!到底是谁开始战斗的。要是HiME之间的话,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看着旁边的鴇羽,正惊讶的皱着眉头用一种不安的表情,望着出事的方向。突然有什么滚到脚下,挣扎的爬了起来,噗的吐了口带血的口水。
高村:“……玖我!”
那正是夏树,玖我回头看了眼我和鴇羽,然后又向那个方向跑去。
奈绪:“喂喂!再多拿点本事出来啊!这个样子,实在让我提不起精神啊!”
结城正哈哈哈的高声笑着。身后的是她那只令人毛骨悚然的Child,两只爪子正嘎嘎作响。
高村:“喂!你们在干什么!”
结城向我的方向瞥了一眼。
奈绪:“什么什么?战斗啊,战斗,难道你看到还不明白吗?”
一边咯咯笑着,一边从指甲中,对着向她扑过去的玖我,射出几根像针一样锐利的东西。
夏树:“你以为同样的手法还会有用吗!”
玖我用枪准确地将结城的针击落。
舞衣:“喂你们两个住手!为什么要战斗!给我住手!”
鴇羽张开双手挡在两人中间,很快就咚的一声被玖我撞到了。
舞衣:“啊!”
鴇羽摔倒在地。
夏树:“别在这里碍事!不想战斗的话,就给我消失!”
舞衣:“喂,住手吧!为什么要战斗!大家不是约定好了吗?”
夏树:“那只是陪你们玩玩,我可不记得有什么那样的约定!”
舞衣:“怎么那样……可是,毫无意义的互相伤害,会有什么结果!媛星的话一定会有其他什么办法的!”
夏树:“说什么没有意义?你以为谁会莫名其妙的去战斗!我有我的理由,和什么媛星没关系!别妨碍我!”
舞衣:“可是……正因为这样!”
鴇羽抓住了正要冲向结城的玖我的手。突然鴇羽的脚下被锐利的钢针刺刀,疼痛使她放开了玖我。
奈绪:“那个鴇羽前辈,你能不能别在这里碍事?现在我正和她打的过瘾呢”
舞衣:“小奈绪也住手吧!停止这种毫无意义只会互相伤害的战斗!”
奈绪:“意义?哪有什么用,前辈不也知道吗?残存到最后的HiME将会获得强大的力量。而且又那么有趣,像这么刺激的游戏,可不是随时都有的玩的哦”
结城表情恍惚地舔着她的爪子,在口水的作用下,湿滑的爪子发出令人悚然的光芒。
奈绪:“来吧,玖我前辈,别管那个家伙,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吧?”
夏树:“正如你听到的,不要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认为这种战斗没有意义!不是因为风言风语,也不是因为什么HiME,我自然有我战斗的理由!——迪兰!”
伴随着围绕玖我周围耀眼的光芒,玖我的Child,迪兰出现了。迪兰的咆哮直冲天宇。面对玖我的话,鴇羽无言以对。战斗的理由,对于玖我来说正是为了那独一无二的理由二战斗。听到玖我的话后,鴇羽陷入了沉默。
夏树:“迪兰!铬弹装填——开炮!”
迪兰的炮口对准了结城。
奈绪:“朱丽亚!”
为了保护结城,结城的child伸出细长的爪子将结城覆盖,迪兰的炮弹打在爪子上。虽然是直接命中,但是朱丽亚却几乎没有收到伤害。反倒是朱丽亚镰刀般锋利的爪子直接打在迪兰身上,强大的力量使它翻倒在地。
奈绪:“知道吗玖我前辈?Child打到的Child越多,力量就会变得越强”
舞衣:“……难道?”
奈绪:“你就是第三个……不对,是第四个了呢”
结城咯咯地笑着。
奈绪:“那个像狗一样的东西,半吊子一样你的攻击什么效果都没有哦”
结城从爪子中喷出的丝,缠住了玖我的手腕。
夏树:“咯——”
玖我挣扎着想将缠绕在手上的丝线解开,可她越是挣扎丝线就缠得越紧。
奈绪:“快啊快啊,再不快点解开,情况对你就会更加不利哦?”
结城一只爪子缠住玖我。另一只手向玖我射出几只针。行动受限的玖我,在及其危险状态下避开了攻击。
奈绪:“精彩精彩,那么,接下来呢?”
另一只爪子喷出的丝线,缠住了玖我的脚,玖我摔倒在地。
奈绪:“朱丽亚,让她成为过去吧,心脏也好,额头也好,攻击你想攻击的地方!”
夏树:“可恶……”
朱丽亚张开血盆大口,嘴里针一样的牙齿闪烁着寒光。
夏树:“你以为我会一直让你任意妄为下去吗!”
玖我用另一只没有被封住的手,狙击朱丽亚。
奈绪:“早说过,那种攻击没有效果。”
朱丽亚跪倒在地,攻击玖我的针全部偏离了玖我刺进一旁的树干中。
奈绪:“怎么可能!”
玖我用枪烧掉了缠住自己的丝线。
夏树:“迪兰,攻击他的关节!铬弹装填!——攻击!”
迪兰的炮击直接命中朱丽亚,就在朱丽亚浮现出毫不在意的笑容的瞬间,朱丽亚倒了下去。
奈绪:“在干什么?快给我站起来!把他们都干掉。”
夏树:“——没用的,果然就算是装甲强化了,关节却没有强化。得意过头的你输了。再好好练一下怎么用脑子”
玖我说着,一边咚咚的轻拍着脑袋一边举起了枪。
奈绪:“……晦气!明明就差一点了!今天只是不在状态!给我记住!再让我遇见就不会这样了!”
结城一边说着,一边向玖我竖起中指,顺便又向我们吐了吐舌头,然后消失在茂密的山木中。
夏树:“可恶……”
玖我向结城消失的地方开了一枪,然后一边用手撩了撩长发,一边叹了口气。
夏树:“……还在这里吗,不是说了碍事了吗?”
盯着站在那里的我和鴇羽说道。
舞衣:“夏树,这个……那个……”
夏树:“不是说了吗?我有我的理由,你们没有权利妨碍我!”
舞衣:“理由……”
夏树:“没有必要告诉你,只不过为了这个理由,我已经有了做任何事的觉悟”
玖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视线从我们身上挪开。伴随着长发轻快地飘动,玖我从我们身边走过。带着硝烟味的长发。
舞衣:“老师,我们该怎么办……战斗也好,不战斗也好,都会伤害到谁。”
鴇羽无力的小声嘟囔着。
凪:“还在苦恼啊?”
高村:“凪……”
向声音的方向望去。是正靠着树枝咯咯笑着的凪。
舞衣:“…………”
凪:“不是告诉你了吗,命运是不可能逃避的。小舞衣已经赌上了最重要的东西,干脆想开点……”
舞衣:“我不会战斗!……也不想战斗”
凪:“哇——好可怕,那么,就这样与媛星相撞,没有问题吗?”
舞衣:“…………”
凪:“大家好像也都是这个意思吧?”
高村:“没那种事!只是为了达成不战斗的协定……”
可是对于我们脚下战斗的痕迹来说这样的话毫无说服力。
凪:“战斗的理由各自不同,而且想要守护最重要的人,早晚都还是必须去战斗,没意义,没意义的。大家都知道,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HiME也都有战斗的力量,完全的互相信任是不可能的。orphan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教HiME们如何去战斗,知道吗?”
高村:“什么?”
凪:“大家不互相战斗的话我会很困扰呢。在战斗中胜出,只有成为最后的HiME,才能拯救这个国家。知道吗小舞衣。”
舞衣:“…………”
高村:“…………”
下山的途中,我一直在寻找话题。结果并没有什么好的话题,两人只是默默地走着。
舞衣:“…………”
高村:“一定会有什么好办法的!让大家回避战斗的方法。”
舞衣:“……真的?”
高村:“哎?”
舞衣:“真要是有的话,过去为什么没有用?为什么现在还要进行这种愚蠢的战斗?”
鴇羽陷入了混乱。明明拥有力量,却拒绝战斗。但是,光是拒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高村:“鴇羽……”
看到我的脸,鴇羽的表情立刻变得尴尬起来。
舞衣:“对……对不起”
我一定有胡言乱语了。
高村:“没什么……”
舞衣:“……那个神社。”
高村:“哎?”
指的是后山的神社。
舞衣:“我总是……在那里祈祷巧海能够早日康复。”
高村:“……这么说起来的话”
以前在这里遇见鴇羽的时候,确实好像在哪里祈愿。现在才知道,那一切都是为了巧海。
舞衣:“自从来这个镇以后,就一直没有间断。早上没有来的话,晚上一定会来许愿……虽然一直都在祈祷着……”
高村:“鴇羽不要自责,现在还没有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舞衣:“恩……可是…………说的对……现在还没有到束手无策的地步……”
还没有被决定,虽然还没有被决定,可结果到底会……虽然我一直想让笑容重新回到鴇羽一直愁云密布的脸上。可是我现在却一筹莫展。
朔夜:“欢迎回来,哥哥”
一到家,朔夜一如既往的带着明朗的笑容迎了出来。
高村:“我回来了……”
可是我却实在无法以笑容来回应她。
朔夜:“……怎么了?最近总是无精打采的呢?”
高村:“没什么,对不起,别操心”
朔夜:“是因为……那件事吧?”
我把斟好的麦茶一饮而尽,安静的点了点头。
高村:“比起这个,今天还好吗?”
朔夜:“恩?”
高村:“有没有被其他HiME袭击?”
朔夜:“恩,没事的。大家果然还是清楚,不要战斗才是明智的选择。小舞衣说了,这样会伤害彼此最重要的人。”
高村:“是啊”
朔夜:“一定没问题的!”
要是其他HiME也这么想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战斗了。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没必要特地告诉朔夜今天发生的事情。
嵯峨野:“高村先生,你回来了啊”
高村:“啊,回来了”
嵯峨野:“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高村:“好的”
朔夜:“哇……吃饭了吃饭了!”
真希望在这和谐安稳的气氛中,现实媛传说的惨剧只不过是幻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