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舞衣篇
  5. 7月27日 水
  6. 繁体版

7月27日 水
2017-06-23 22:43:03

		

7月27日水
高村:“那么,我们走吧。”
差不多该去接巧海了。虽然还是要视今天的身体状况决定是否能出去,不过从昨天的状况来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高村:“礼物也带了,接下来就在车站前买一个蛋糕吧。恩……要去海边的话,还是到了再买比较好吧?”
脑中浮现出好多今天要做的事情。已经好久没有给人过生日了呢,而且是亲如自己弟弟一样的巧海10岁生日,感觉就像为自己的事情那样高兴。晚上的雨到了早上不可思议的停了,多亏这场雨,今天有点凉快,这样的话巧海也能安心出行吧。不过说起来,昨晚的拼装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呢。真是没有想到,把世界地图组成球体是这么难的一项工作啊。不过即使这样,我也还是可以领先一步的,这样倒还可以保住师父的面子。我坐上去了月杜镇的电车,赶向巧海入住的医院。
高村:“医院还是那样安静呢……”
虽然说安静,但是来医院的患者可不少,绝不是没有人的那种安静,只是和车站前的喧哗不大一样而已。果然,这个被白色墙壁所包围的所谓医院的地方,有一种异世界的味道。
高村:“那么,就去巧海的病房吧”
错过朋友的时间的话,一定会被巧海和鴇羽骂的。那么,开口应该说什么呢?
高村:“一般都是‘祝你生日快乐’这样吧……”
比起那些奇怪的行为,作为一个师父,作为一个大人,还是坦率点比较好吧。
——喀啦喀啦
突然从后面来了好多护士,推着移动的病床跑了过来。虽然在想发生了什么事,但这种情况在医院的话应该算家常便饭了,我站到了走廊一边,让开了路。但是当看到躺在这张病床上的人的时候,我的心脏就像被刀剜了一下一样大受冲击。
高村:“刚,刚才那是巧海……吗?”
床上躺着一个带着呼吸器,和巧海年龄相仿的少年。
舞衣:“老,老师……”
高村:“鴇羽!”
病床后面跟着呼吸急促的鴇羽。她来到我跟前,呼呼地喘着气,抓住了我的胸襟。
舞衣:“老师……巧海他,巧海他……”
我抬头一看,鴇羽的眼睛充满了血丝,眼泪湿润了眼眶。
高村:“果然,刚才的是……巧海!”
鴇羽一副非常疲惫的表情,瘫坐在椅子上,弯着腰驮着背。不再有平时的活力,越来越消沉,越来越沮丧。
高村:“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又发作了吗?”
她颤抖着将头转了过去。
高村:“明明昨天还那么精神的……”
就我所知,如果老老实实不乱跑的话现在的巧海应该是不可能恶化到这种情况的。
舞衣:“被雨……”
高村:“哎?”
舞衣:“好像……被雨淋了……”
高村:“雨?昨天晚上的雨吗?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本应该躺在床上睡觉的巧海会在这么晚被雨淋了呢?
舞衣:“今天早上发现巧海不在……引起了骚乱……和医生们一起开始找……然后发现他倒在屋顶的一个角落里……”
高村:“屋顶?为什么……”
鴇羽抬起手,向床边的桌子上指了指。上面有一个用黏土做成的,貌似人脸的东西。
舞衣:“说是为了保护这个……而倒下的……”
高村:“这个人偶是……”
这个人偶是用纸黏土做成的,看起来是以鴇羽的脸为模型做出来的。
舞衣:“医生说引起了肺炎,又发了很厉害的高烧……都是长时间淋雨的缘故……”
纸黏土是放在屋顶上面干燥的吧。所以注意到开始下雨,就跑到了屋顶上,就是在那时倒下了吧。
舞衣:“现在进入了非常危险的状态……”
鴇羽双手掩面,呜呜的抽泣着,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在巧海的生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过了不久,巧海被送回病房。总之现在还不是安全状况,要保持绝对安静。鴇羽坐在巧海身边一言不发,就这样坐着。我也想不出可以说什么,就也这样坐在房间一角,把本来要送给巧海的礼物放在边上。
不知过了多久,从窗口透入缕缕橘红色的阳光。我和鴇羽什么都不说,什么都没吃,就这样静静地听着巧海细弱的呼吸声,时间慢慢的流逝。
巧海:“姐姐……”
是巧海的声音。
舞衣:“巧,巧海!醒过来了吗巧海!”
巧海的眼睛慢慢地张开了。但是,那眼睛没有一点神采,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巧海:“对不起……师父也是,对不起,好不容易来了却……”
高村:“你说什么呢!比起这个,你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我和鴇羽一直在担心着你……”
舞衣:“巧海……为什么……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巧海:“对不起,姐姐……我……我有无论如何都要守护的东西……”
高村:“巧海,不要勉强自己说话了……”
巧海:“不……现在已经好多了,没关系的,说这话……反而会轻松……”
额头上豆大的汗滴流了下来,巧海还这样说。
舞衣:“必须保护的东西是说这个吗?”
巧海看了看桌子上放着的纸黏土作品,轻轻点了点头。
巧海:“想给姐姐个礼物……”
舞衣:“傻瓜!为什么要送给我礼物啊……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巧海:“我……可以一直活到今天,都是靠姐姐你呀……所以……作为给我做生日的还礼,我也想对姐姐表示感谢……”
舞衣:“你说什么呀!感谢……感谢什么的,明明不需要的!”
巧海:“我……很早就想对姐姐表示感谢了……爸爸和妈妈都死了,对我来说只有姐姐你一个了……其实我并没有想到我可以活到这么久……我一直认为,我可以活到10岁……那都是姐姐你的功劳……所以,我……才想要给姐姐送些什么礼物……向师父借来的【Nuu】里面记载着制作土人偶的方法……用黏土来制作人偶,把它送给最重要的人……你不觉得我做的很好吗……我觉得就第一次来说已经非常好了……”
人偶虽然是歪着的,不过那神采十足的微笑着的鴇羽真是栩栩如生。
巧海:“本来今天见面之后,在屋顶上的人偶就可以风干了,但晚上被下雨声音吵醒了……想到被打湿的话就没用了,所以就拼命爬到了屋顶……但是,刚到屋顶的时候,好像就倒下了。”
巧海无力地笑着。
舞衣:“……哪里是好像倒下了啊!人偶这种……人偶这种东西,以后再做不久可以了吗!要是为了人偶,把你自己弄倒下了的话,不就失去意义了吗!”
巧海:“但是……我实在是……非常想报答你给我过生日的嘛……”
舞衣:“这样的事情,明年也可以,后年也可以,这种事情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的吗!”
巧海:“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了。只是因为每天运气都很好,才活到了现在……明年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了……所以……”
舞衣:“你说什么呢!你离死的岁数还早的很呐,不会只活到10岁就停止的!从现在开始一直活下去不是很好吗!像以前一样,两个人一起努力地活着不是很好吗!不是还没有成为大人吗?不是和我约定了到了10岁就成为让我刮目相看的大人吗?为什么这么懦弱!为什么这么孩子气!”
巧海:“对不起……”
巧海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眼睛无神的看着鴇羽的方向,但是不知道他究竟看见没有……
巧海:“海边……真想去呢……”
舞衣:“说什么呢,治好了的话去几次不都可以吗……”
巧海:“海边……真想去啊……想在10岁生日这天,和姐姐和师父一起……去海边看看……但是……”
眼泪从巧海的眼睛里流出来,在脸上留下一条细细的泪痕。一点都不停顿地往下流,把他的脸颊逐渐湿润。
巧海:“……就这样吗……还没有成为大人之前,我还不想死啊……我不想这样死在床上啊……感觉要是睡着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姐姐,我还怕啊……”
巧海一把抓住鴇羽的手,就好象抓住他的命一样,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臂无力的颤抖着。
舞衣:“……知道了,巧海,我们去海边吧”
高村:“喂喂!鴇羽……”
舞衣:“因为已经约好了吧,约好了在生日那天去海边的……然后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约好了的。”
巧海缓缓地点了点头。
舞衣:“不过……回来之后可要努力把病治好哦”
鴇羽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巧海的额头。
巧海:“谢谢你……姐姐”
再怎么样也不行啊,就巧海现在这个样子,带去海边的话不可能会没事的,甚至可能会出现最差的情况……我抓住鴇羽的手,把他拉到了走廊上。
高村:“鴇羽……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啊……看看巧海的状况你应该很清楚吧……”
舞衣:“没关系的……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明白的……我也明白的……”
从鴇羽的眼睛里涌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然后一滴一滴流了下来。
舞衣:“现在……不实现巧海的梦想的话,我感觉我和巧海都会后悔一辈子的……对不起,老师……借我靠一下……”
这样说着,鴇羽就靠近我怀中,静静的开始抽泣。为了不让门那边的巧海听到,她尽量压低了声音,只是抽泣着。鴇羽哭的很厉害,一边哽咽着,一边揉着肿的红红的眼睛,把我的胸口哭了一片湿。
舞衣:“……呜……呜……呜呜……老师,谢谢你,已经没事了”
鴇羽说要去洗一下脸,就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舞衣:“巧海,久等了,我去向医生申请许可。”
这种情况是不可能获得许可的,医生不可能会同意,别说外出了,就算是下床都会被怪罪的吧。
巧海:“……谢谢你,姐姐”
巧海无力地答道。
巧海:“……师父也会一起去的吧?”
高村:“唉?恩……当然会去”
他一边呼呼地喘着,一边说着‘太好了’,脸上浮现出虚弱的笑容。明明应该阻止她,现在阻止鴇羽的话明明就是对巧海的帮助。但是,我却没有阻止,就像鴇羽所说的,现在不去的话,感觉就会后悔一辈子了。
舞衣:“那么我去准备了”
巧海微微点了点头。大概水都已经明白了,鴇羽,我,还有巧海也……其实很清楚,医生根本就不会许可的。
舞衣:“巧海,稍微忍耐一下好吗?”
巧海:“恩,没关系的……”
趴在鴇羽背上,巧海回答道。要不让任何人发现地从候诊室里跑出去。可能是根本没想到重症患者会逃出去,所以好像完全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我们坐上了巴士,向美星海岸进发,坐在座位上,鴇羽就这么一直温柔地抱着巧海。虽然巧海呼吸时的表情很难受,但是他用充满生机的眼神从床偶眺望着濑户内海的风景。夕阳通过反射,把眩目的橘红色光芒笔直射入车内。
巧海:“真美啊……马上就要到海边了呢……”
巧海眼里映射着橘红色的光芒,朝窗外眺望着。遇到红灯停车时,看到在人行横道上那些活泼的小学部男生们骑着自行车,朝着大海前进。正好是和巧海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们。
巧海:“自行车……看上去很舒服呢……”
舞衣:“病好了的话……就能骑了……”
巧海:“练习的时候不摔上几次是学不会的呢……”
因为引擎的声音,所以无法听见小学生们的对话,简直就像是无声电影一样,只有那快乐的笑容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舞衣:“巧海的话……一定马上就学会的”
绿灯。承载着巧海的巴士追着小学生们,逐渐追上并超了过去。巧海转过身去,看着他们的身姿,但是他们却逐渐远去,渐渐变成了景色的一部分。
可能是因为到了晚上了吧,海岸也没什么人了。只有静静的涛声回响在周围。鴇羽背着巧海,沿着海边走着。
高村:“鴇羽,换我把?很重吧?”
舞衣:“不,就这样好了,巧海是我的弟弟,是我唯一的家人啊”
巧海一把握住了她的肩头。
舞衣:“巧海也越来越重了呢,以前要轻很多的,仅仅这么背着,就喘不过气来了呢”
巧海:“恩……即使这样,你还一直努力地让我打起精神来啊”
舞衣:“没关系……还能变好的话就没事了,从现在起,多吃饭,好好睡觉,把病治好,就像你这个年纪的其他孩子一样了”
巧海:“呵呵,是啊……要是我也能长得像师父那样高就好了呢”
高村:“……可以的哦,可能会比我长得更高哦”
巧海:“恩,我会努力的……”
巧海高兴地笑着,但是在这笑脸的深处可以看到那种痛苦,我无法直视巧海。
巧海:“师父,生日礼物……你给我买了什么?”
高村:“啊?礼物啊?”
不行,现在不能把目光移开巧海,不能输给现实,我移开目光的话就等于是放弃了。
高村:“我可是苦恼了很久呢,结果,就买了立体地球仪的拼装玩具。”
巧海:“好厉害啊……这个就是,组装之后就会变成球体的那个啊……”
高村:“答对了,感觉怎么样?很符合巧海的兴趣吧?”
巧海:“恩,恩……正是我想要的东西啊,好厉害啊……竟然一下就猜到我想要的东西,师父果然厉害啊……”
高村:“这可是非常难的哦。回去我们一起拼吧,非常有趣的哦”
巧海笑了,仿佛再说我非常期待。
舞衣:“看,巧海,到了哟”
波涛拍打着沙滩,夕阳靠在海平面上,橘红色眩目的太阳,好像就要融化到大海里一样。海绵上也染上了一层橘红色,跳跃着点点金光,就像为了迎接黑暗的来临,铺开了一条灿烂的绒毯。鴇羽放下巧海,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巧海:“…………”
巧海凝视着下沉的夕阳,仿佛被他吸引住了。无法用言语形容就是这种情况吧,只是这么凝视着。
巧海:“……真美啊……”
巧海小声地感叹了一句。
舞衣:“……是啊”
鴇羽一边抚摸着巧海的头,一边在他耳边细语到。波浪一起一伏,泛起了氤氲的水汽。阳光透过水汽传向远处。透过波光粼粼的海水,沿着海岸,直到夜幕降临。
巧海:“姐姐,谢谢……今天是我有生以来最棒的一个生日……竟然可以和姐姐和师父一起,看到这样美丽的景色……”
舞衣:“姐姐也非常高兴哟……能够平安地迎接你的生日。”
巧海:“我想起来了……以前和爸爸他们一起来海边玩的情景……”
舞衣:“恩……”
巧海:“虽然爸爸和妈妈不在了,但是有师父在,所以一点也不感到寂寞。”
巧海望着我,我一把握住了巧海的手。
巧海:“姐姐的身体好暖和……好柔软……”
舞衣:“喂喂,说什么呢,你啊……”
巧海:“呵呵,我也是大人了,这种事情说说也没关系的吧?”
舞衣:“……你从哪里学来这种东西的呀?”
巧海:“师父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虽然只是一点点……”
舞衣:“……老师,请你不要教巧海这种不正经的东西好不好?”
高村:“哎?我,我有教过你这些吗?”
巧海和鴇羽哈哈地笑起来,看着我的脸,高兴地笑了。
巧海:“啊哈哈,啊哈哈……咳咳,咳咳……”
突然巧海咳嗽了起来。
巧海:“咳咳,咳咳……呼,呼,呼……”
舞衣:“巧,巧海!不要勉强!我们回去吧!回医院去吧!”
巧海一把抓住鴇羽的手,然后慢慢摇了摇头。
巧海:“……不……就这样,就这样在姐姐的怀里……”
舞衣:“巧海……”
鴇羽抱紧巧海。
巧海:“师父……师父也一起来吧”
高村:“恩……”
我也握紧了巧海的手,紧紧握着。
巧海:“师父……要是我哥哥就好了。这样的话,师父和姐姐和我就可以成为一家人了……非常非常要好的一起生活。”
舞衣:“巧海!巧海!振作一点!”
巧海痛苦地歪着脸,呼吸渐渐变得微弱,气喘的比说话的声音都要响。
舞衣:“巧海!你不是已经是大人了吗!从此以后就要努力吧病治好啊!”
巧海:“恩……又很难受了,所以想稍微休息一下了……”
舞衣:“巧海……”
巧海:“师父……明天退烧之后,一起玩组装玩具吧……”
高村:“恩,那是当然……那样的话,我就把已经装好的拆掉重新开始好了”
巧海:“这个……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呢,我不会输的哦……我对地理可是很熟悉的……”
巧海头上不停地冒着汗,勉强地笑了笑。
巧海:“姐姐……那个黏土人偶……要好好保存呀……唔……咳咳,咳咳……”
巧海:“巧海,巧海!振作一点!我会好好保存的!这是你努力做的努力保护的,我当然会好好对它的!”
巧海:“师父……师父……姐姐就拜托你了”
高村:“巧海!巧海!振作点啊!”
巧海:“今天……真是非常高兴,会成为一生的回忆,非常棒的生日啊…………晚安。”
巧海把头靠在鴇羽手上,静静地闭上了双眼。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脸上一副安详的表情。
舞衣:“……巧海?”
对鴇羽的呼唤,巧海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短短的柔软的发丝,在海风的吹拂下飘在空中,巧海睡着了。
舞衣:“巧海?巧海!”
鴇羽不停的摇着巧海的身体。
舞衣:“巧海!”
她静静地抱着已经静静地睡着了的巧海。海浪还是以固定的节奏拍击着沙滩。紧紧抱着巧海的鴇羽静静地望着大海。望着这从遥远的恒古时代就开始周而复始地拍击着海滩的波浪。
舞衣:“老师……这样是正确的吧?巧海是幸福的吧?”
高村:“这……我想除了巧海没人知道,但是我认为你的判断是正确的”
巧海在鴇羽怀里安详地睡着,真的像是睡着了一样。他静静地躺在那里,脸上浮现出安详的笑容,仿佛让人觉得明天又可以看到他那灿烂的笑容一样。
舞衣:“对不起,老师……再借我靠一下……”
鴇羽说着,就靠在了她身边的我的怀里。这次似乎已经再也忍受不了了,开始放声号啕大哭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