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舞衣篇
  5. 8月1日 月
  6. 繁体版

8月1日 月
2017-06-23 22:43:03

		

8月1日月
高村:“……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吗?”
因为担心鴇羽我来到鴇羽的宿舍,但她的房间拉上了窗帘。虽然手机开着,但打过去她也没有接。在宿舍门口遇到了她的朋友,问了一下情况,好像从那天之后她就一直窝在宿舍里,好像连饭都没吃。原田千绘说‘本来想叫她出去玩的’,结果……她耸耸肩,摊开两手,叹了口气。
高村:“还是不要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吧。”
原田和濑能都做了很多了,但是我还是很担心。男子禁入的女子宿舍我是不能进去的,于是我就拜托她们两个人进去看看情况。原田说鴇羽好像不在屋子里。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她说好像电表没有转过,看来盯错地方了。明明一直窝在里面到现在的,又说不在,到底去哪里了呢?又没到打工的时间。唯一可以想到的就只有一个地方了。虽然没什么根据,但那时鴇羽经常去的地方,搞不好就在那里也说不定。后山入口处的那座神社,也就是鴇羽一直为巧海祈祷的那个地方。说不定她会在那里,于是拔脚就走。终于和我想的一样,她就在那里。
高村:“……鴇羽!”
舞衣:“哎?老师……”
高村:“…………”
虽然叫了我一声,但后面却什么都没说,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再联络过也没有说过话,鴇羽的态度非常冷淡。
高村:“……已经……冷静下来了吗?”
舞衣:“…………”
高村:“……身体还好吗?”
舞衣:“……恩”
高村:“在这里做什么呢?”
舞衣:“……祈祷”
高村:“祈祷?”
鴇羽眼睛笔直的望着神社。
舞衣:“希望巧海能够平安到达天国。”
高村:“……是吗,为了巧海啊。”
鴇羽说完,双手合十向神殿膜拜,我也跟着双手合十。
高村:“什么!”
舞衣:“哎……”
这,这个震动难道说是……
高村:“不会吧……在这种时候!”
舞衣:“……啊!”
一个身高五米多的怪物,绕过树木,出现在我们眼前。它那血盆大口中不停地流着散发出腐臭味的唾液,一嘴黄牙附着这唾液发着光。毫无表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和鴇羽,眼睛眨巴了几下,突然瞳孔缩小了。
高村:“……鴇羽快逃!”
舞衣:“恩,恩!”
和鴇羽慌慌张张地逃了出来。
鴇羽明明已经不是HiME了,但为什么orphan还会出现呢?在那样的袭击下,就现在的我们而言,根本没有机会吧。怎么办好呢……
舞衣:“啊,啊……为什么……我明明已经不是HiME了啊!”
凪不是说过,orphan是为了教给HiME如何操纵自己的力量而存在的。恐怕造它出来的也是凪吧。但是,这样的话,为什么现在我们面前会……
凪:“orphan呀,可不止是简单哦~”
高村:“凪!”
不知什么时候,凪就坐在树上看着我们,仿佛看穿了我的内心一样地笑着说道。
凪:“我承认有几个orphan是我制造出来的……”
高村:“果然……”
凪:“但不止是这样。orphan本来就是和Child是一样的,是由人的思念制造出来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的扭曲的思念,没有归宿的思念,在媛星的影响下,化成了orphan。老师应该也很清楚这点吧。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都有这种自古被传承下来,拥有名字和形态,有其作用的存在——明白了吧?”
高村:“像是妖怪,圣兽,魔物之类的吗?”
凪:“答对了!这些东西追根溯源的话,都是和orphan和Child相同的存在。”
高村:“……就算你说的对,但是为什么现在要袭击我们?凪已经不再是HiME了……”
凪:“天知道,先不用管我,老师你们会不会是在什么地方和谁结仇了呀?说不定,是某人无法传达的思念orphan化了吧?”
高村:“我可不记得和谁结过仇。”
凪:“哎呀,不管怎么样,如果不打倒这东西就糟糕了呢。马上就要追过来了哦”
他咯吱咯吱地笑着,指向那边跑来的orphan。
凪:“那么加油哦!”
高村:“啊,喂……”
舞衣:“老,老师……被追上了……”
只能战斗了吗……我停下来,手握铜剑摆好架势。
舞衣:“老,老师!?”
高村:“不用管我,你快逃!”
舞衣:“但,但是……”
高村:“快!”
虽然靠这种钝器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但是应该可以撑到鴇羽逃走吧。
高村:“呜哇!”
舞衣:“老师!”
orphan的攻击炸开了地面。虽然惊现地躲过,但好像还是被爆炸的冲击波给吹了起来。在地上滚了几圈,终于撞到大树停了下来。
高村:“啊!”
舞衣:“老……老师……”
高村:“快逃……鴇羽……!呀啊啊!”
我的铜剑完全没有攻击力,没有任何特殊的力量,那是当然的……但是,无论如何都想守护鴇羽,我不忍心看到她再受到更大的伤害。
高村:“哇啊!”
想着至少伤它一剑,就又站起来冲了过去,但是完全没有用,再次被它给打飞了,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高村:“唔啊啊……疼疼疼……”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已经有好多擦伤和被打出来的瘀青了。
舞衣:“老师!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眼前那只丑陋的怪物悠然地站着。……身体无法动弹。我的人生……在这里就要结束了吗……连一个女孩子都保护不了,就要在这里被干掉了吗?感觉站在眼前面无表情的怪物好像正得意地笑着。
舞衣:“住手——————!”
周围回荡着鴇羽的喊声,树木开始沙沙作响,地面开始摇晃起来。
高村:“……什……什么?”
舞衣:“……我,我……”
那里————
由本应该已经失去HiME力量的鴇羽所召唤出来的迦具土。
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驾着火焰上升,挥动着翅膀。朝着天空发出了恐怖的咆哮。
高村:“鴇羽……你……”
舞衣:“我……我……!迦具土拜托你了!保护老师!”
伴随着咆哮,从迦具土口中喷出的燃烧的火球飞向orphan。orphan连回避都来不及,直接被击中。
高村:“……呃……”
orphan被火焰包围了。鴇羽所召唤出来的迦具土,仿佛地狱使者一般,狂喜地挥舞着翅膀。鴇羽已经可以操纵……具有如此力量的迦具土了。但是,明明巧海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能召唤出迦具土呢?
高村:“……难道说……”
想到这里,我想起来了——
舞衣:“保护老师!”
迦具土又一次地攻击,被刚才的火球击中,已经动弹不得的orphan又一次遭到火球的攻击。orphan被击中,然后在火焰的包围下,发出声嘶力竭的咆哮死去了。过了一会儿,火焰和orphan都消失了,不见了踪影。
舞衣:“……呼……呼……”
迦具土收起巨大的翅膀,停在鴇羽身边,静静地低下头。
舞衣:“……谢谢你……迦具土……”
鴇羽脚下一软。一下子瘫倒在地。我慌忙靠过去抱住了她。
高村:“鴇羽……鴇羽!”
舞衣:“……老师……”
高村:“还好吗?”
舞衣:“……我……我……好怕……怕看到老师那样受伤……巧海死了……我最重要的人已经是老师你了啊……”
高村:“鴇羽……”
舞衣:“巧海……可能会生气吧,自己已经不在我心里的第一位了……”
高村:“巧海一定不会这么想的。”
舞衣:“谢谢你,老师……”
鴇羽呼吸渐渐平静了下来,‘已经没事了’,说着她就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迦具土已经消失了,虽然周围有若干战斗的痕迹,但是现在静的仿佛刚才根本没有两个巨大怪物在打斗的样子。鴇羽不安地看着刚才迦具土所站的地方。
舞衣:“——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气氛,那种感觉,好像自己的心情被知道了一样”
高村:“那是……什么?”
不知道该说什么,当然,最重要的人不能说就等于恋人,感觉心情非常复杂。
舞衣:“啊,老师……你不用在意的。我,我也是……在迦具土出现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了……”
鴇羽苦笑着,像是在解释什么。
舞衣:“……果然,迦具土还是很强啊,连召唤它出来的我都好害怕。”
高村:“是啊……”
舞衣:“拥有那样的力量的话,无论什么怪物都一定可以战胜的吧……那么强大的力量……这可以保护老师的力量……却无法救巧海……巧海……一定在恨着我把,怨恨这我这个连弟弟都救不了的人……”
高村:“不会的……巧海一定不会这么想的……鴇羽应该也很清楚这点”
舞衣:“我并不了解巧海真正的心情啊……凪刚才不是说过吗,orphan是一些人没有归宿的思念化成的怪物……”
高村:“那不会是……不会是巧海的想法的,绝对不可能,鴇羽,再坚强些吧!”
舞衣:“老师……我还必须战斗下去吗?还必须被一些人攻击,然后召唤出恐怖的迦具土吗?要怎么办才好呢?我谁也不想伤害,更不想让老师你受伤,不想失去老师……不知道……不知道啊!”
鴇羽抱着我的胸口,使劲地捶着,呜咽着哭了起来。鴇羽的心在飘荡,无依无靠地飘荡着。本以为巧海死了之后,就会从HiME的力量中得到解放,但结果还是没有摆脱HiME的命运。又重新回到了不得不战斗的漩涡中。要相信什么,要向哪里前进才好?鴇羽无法看清楚,不停地哭泣着。我……要是能为这样的鴇羽做些什么就好了,向这无所保留的表达自己好意的少女做些什么吧。我为现在除了只能这样借给他肩膀而其他什么都做不了而感到惭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