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舞衣篇
  5. 8月3日 水
  6. 繁体版

8月3日 水
2017-06-23 22:43:03

		

8月3日水
直到现在,我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所调查到的,以及教授留下的资料。突然,从楼下传来了朔夜叫我的声音。
朔夜:“哥哥,有你的电话哟。”
给我打电话?
朔夜:“是碧老师”
高村:“碧老师?”
为什么,碧老师会往天河家打来电话呢?
我一边迷惑地思考着,一边拿起了话筒。
高村:“碧老师么……怎么了?如果你有事找我的话,直接打我手机就可以了……”
碧:“呀……不,也没什么,只是因为我在学校呢,翻了翻名册罢了,啊哈哈……”
高村:“……碧老师你还挺有精神的嘛,明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就居然还……”
碧:“呀,不,虽然也谈不上说是有精神,但是情绪低落的时候,心情也‘咚’地一样落下来,是很可怕的哦。”
高村:“啊,真是了不起的真心话啊……”
碧:“是真心话是真心话,我还没有精神到可以开玩笑的地步啊。”
前几天,碧老师的Child被美袋杀死了。就是说,如果作为HiME在战斗中失利的话就必须付出代价。隔着电话所听到她的声音,似乎如往常一样明朗,但我还是觉得哪里透着沉重。
高村:“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事来找我呢?”
问题就在于此,莫非……不会又是被HiME袭击这样的事情吧?
碧:“是啊是啊,那个,虽然我也不是亲眼看到的……喂,初中部有个叫结城奈绪的孩子吧?”
高村:“有啊。”
就是前几天和玖我战斗过的那个学生,她又做了什么了么?还是又向谁挑战了么?说不定她自己也受了伤,还这样……
碧:“但是那位结城同学啊,好像是让谁给打败了哦。”
高村:“啊,结城!?到,到底是被谁……”
碧:“虽然这也有些难以置信,你要听么?老实说,虽然我到现在也还是不太相信……”
到了这里就说不出‘难以置信’的是什么了。
碧:“是这样,实在是……什么嘛,打倒结城同学的人是风华学园学生会长藤乃静留哎!据说是这样的。”
高村:“藤,藤乃!?”
这么说来藤乃也是HiME?迄今为止居然一直没让人见过她的那种样子,为什么会突然……
碧:“算了,我也不知道之前集中起来的那些人以外的HiME了……我想无论选择谁,可能还是先告诉给恭司君你比较好吧。”
高村:“……谢谢你特地告诉我。”
我听到了碧老师惊人的报告后,无法隐藏内心的震惊,就这样放下了话筒。
高村:“呼……”
朔夜:“哥哥,刚才的话是……”
朔夜摆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高村:“啊,那个……是工作的事情啦”
我想尽量避免会跟朔夜谈HiME的话题,一时间撒了谎。
朔夜:“骗人!刚才是谈跟HiME有关的话吧?又有谁被打败了是么?”
高村:“那,那是……”
朔夜:“我可知道各种各样的事,碧老师说的事情我也知道的!”
朔夜她撅着嘴瞪着我,又像是愤怒,又像是悔恨,一副好像就快要爆发了的样子。
朔夜:“即便我不是HiME,也不是与那完全没有关系啊!”
朔夜靠近了我,用力抓着我上衣的前襟,抬头仰视着,双眼有点湿润了。
高村:“……对不起,因为我很担心你的事情,是我让朔夜你的心情变得不安了吧……”
朔夜无言的轻轻点着头。
高村:“好好的说话哟,朔夜”
朔夜慢慢把手放下,皱着的眉头也舒缓开来。
高村:“碧老师说的事你也知道了吧,她是被美袋打败的。”
朔夜:“恩……”
高村:“好像是说,初中部的结城奈绪被学生会长打败了”
朔夜:“学生会长……藤乃静留前辈么?”
高村:“恩,是吧,莫非她也是HiME?我以前想都没想到过呢”
没一会儿,结城被打败的事情就被证实是真的了,我的确记得结城好像是拥有者超过玖我的力量的。
朔夜:“真的呢……这么说战斗已经开始了么……”
高村:“到头来,所谓‘打算遵守不战协定’也只不过是随口说说”
朔夜:“……大家为什么要那样去战斗呢?难道她们都不知道那样做不但彼此都会受伤,而且自己最重要的人还可能死去么?”
高村:“一定是有理由的。,”
朔夜:“哦?”
高村:“重要的人或许会死去——一那样想的话就会坐立不安,那样的心情,是不会有人不懂的。”
朔夜:“那么,就只有战斗才能……”
高村:“要是谁都那么想的话,就……”
如果所有获得HiME能力的少女都这么想的话,那么不战协定当时就应该能奏效,但现实却不是这样的。
高村:“大概,谁都是为了保护自己重要的人才去战斗的,不是么?”
朔夜:“其他……理由呢?”
高村:“结城她说过,她想能够拥有那最后的胜者才能得到的力量,并且,似乎战斗本身也是她所享受的乐趣。是媛星啊,你看看那颗一天天变大的红色星星,难道还能一直乐观下去去么?”
朔夜:“小命她……为什么要和碧老师战斗呢?”
我无法想象碧老师说着‘要是你阻碍我的话就战斗吧!’去向美袋挑战。
高村:“为什么……吗?”
朔夜:“小夏树呢?藤乃前辈呢?为什么他们要战斗呢……”
我不知道,虽然玖我说过,她是为了替母亲报仇才去战斗……
朔夜:“……小舞衣呢?”
高村:“舞衣——鴇羽她好像是到了必须为保护重要的人战斗的地步才去战斗的吧。”
果然……舞衣和我的事情,还是不说为妙吧,恩,不仅是对朔夜,对其他人也都不能说。
朔夜:“可是,我也……如果是为了重要的人的话,或许也只有去战斗吧。”
朔夜轻轻地抱起了碎步跑近的月读。在朔夜怀里,月读可爱地叫着‘喵呜’。
高村:“朔夜,我会努力去找避免战斗的方法的,所以……所以,在哪之前你就不要再着急啦!”
朔夜:“…………”
朔夜愁眉不展地抱着月读,但是过了一小会儿,微微点了点头。我轻轻地抚了抚朔夜的头,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说起来,关于媛传说的分析迟迟没有进展。我明白了,HiME们的战斗,是为了那个归还媛星的被称为星咏之舞的仪式。然而,这个系统和媛星本身等等一切都仍然情况不明。以这样的状态,我应该是不会知道让HiME无需战斗就能使媛星归去的方法的。
高村:“可恶……”
我使劲抓了抓头,狠狠捶着书桌。
高村:“到底怎么办才好,哎……”
我把一旁的铜剑抓到手里,盯着瞧,如果这也是与媛传说有关的物品的话,应该也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和力量吧。可是无论我怎么看也找不到丝毫线索,于是‘啪’地丢在了一边。虽然对其看上去似乎比实际触感更重这一点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到了这关头,也就无所谓了。
高村:“肚子饿了……”
肚子饿了,这怎么……回事,这种紧要的节骨眼也会肚子饿,还真麻烦啊……
高村:“朔夜,朔夜,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
朔夜没回答,以往这时候总是在这里附近转来转去的月读也不在了。
嵯峨野:“哎呀是高村大人啊,如果是想吃点便饭的话,那么就请让我嵯峨野为您效劳吧……”
高村:“啊,我刚在想,就这么一点点事有没有必要麻烦嵯峨野你呢”
嵯峨野:“您觉得让小姐去跑跑腿怎么样……”
嵯峨野这么说着,笑了笑,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中透着漆黑的黑暗光泽。
高村:“哦,对了朔夜呢?”
嵯峨野:“俄……很久之前就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呢。”
我看了看表,已经晚上6点了,因为是夏天,外面还是很亮的,但就朔夜的外出时间来说,已经很晚了。
嵯峨野:“如果是平时这么晚的话,她应该是会联系您的,可是……”
高村:“……月读呢?”
嵯峨野:“这么说来,我没看到呢,可能是习惯了和小姐一起出去了吧?”
高村:“……我去外面找一下就回来!”
我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是因为中午碧老师说了那样的话么?
嵯峨野:“高,高村大人还没有那么晚啊……”
虽然嵯峨野他那么说,我还是感到坐立不安。
出去,给舞衣打电话。
舞衣:“老师,怎么了?”
高村:“朔夜她……还没有回来!”
舞衣:“没回来?都6点多了不是吗?”
高村:“她没联系我,而且月读也不见了”
舞衣:“那是……怎么回事?”
我把中午电话的事告诉了她,舞衣的话应该能体会到我这份无法消除的不安吧。
舞衣:“知道了,我也马上出去找她。”
高村:“那么,就在命运之树前会合吧。”
舞衣说‘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舞衣:“老师,找到小朔夜了么?”
高村:“没,没到这里来……”
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都没有看到朔夜的影子。来到学校的时候,附近已经完全被夜幕所笼罩了。
舞衣:“到哪里去了呢……”
高村:“不知道,要是我没轻率地去做那种糊涂事就好了……”
舞衣:“是么……可是,想保护重要的人的人可能是无法阻止的吧。我……只要老师你在我身边,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舞衣这么说着,然后紧紧握住我衣服的下摆,即便重要的人就在身边,也会常常陷入危险之中的,只是不会变的。舞衣的不安感强烈地散发过来。
高村:“暂且先去街上找找吧。我去车站那边找,舞衣你往商店街方向去找找。”
我和舞衣决定了分头去找朔夜。
高村:“可恶,真是……去哪里了啊!”
联系了家里,说她还没回去,向路边行人问了朔夜和月读的事,他们也是谁都不知道。
高村:“后面呢,就是还没去找过的公园……”
公园里有晚跑的和带宠物散步的人,如往常一样,洋溢着一排安静祥和的气氛。
高村:“好像也不在这里……”
大概迅速地绕了一圈后,我就想去其他地方找了,不在那之前还是先和舞衣回合一下比较好……我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在公园里走着,偶然与谁擦肩而过。
高村:“……朔,朔夜!?”
为了确认与我擦肩而过的是谁,我回头看了看。那无边的确是朔夜的背影,沉重地拖着无精打采的踉跄脚步。由于那模样和我所认识的朔夜的样子相差很远,就算现在看到了这背影也没有把握肯定她真的就是朔夜。
高村:“朔夜……”
我跑到朔夜边上,‘啪’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朔夜:“对不起……对不起……”
高村:“朔夜?”
朔夜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缓缓向前走。
高村:“朔夜,认出来了么,是我啊!”
朔夜:“对不起……对不起……”
我站到朔夜正面,按住了她的双肩。
高村:“喂!朔夜!你怎么了?”
朔夜慢慢抬起头来,然而,她的眼神却不知道望向何方,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面对着我。我拍了拍眼神茫然若失的朔夜的脸颊。
高村:“朔夜!打起精神来!”
朔夜:“哥,哥哥……”
朔夜渐渐看向我。
高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朔夜:“就是……”
朔夜‘恩恩呜呜’地开始呜咽,她的眼里噙满了大滴的泪水。
朔夜:“就是……爸爸他……他已经死了……爸爸他……并不想死啊。”
高村:“朔夜,莫非……”
月读也不在朔夜身边,朔夜只是一个人在那。
高村:“朔夜,月读它……在哪里?”
朔夜:“月读它……月读它已经死掉了!被头大蛇吞掉了,它死了。”
大蛇……又是谁的Child么……
朔夜:“爸爸他,爸爸他……爸爸……对不起,对不起……”
朔夜就这么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不断抽泣着。教授他实际上——是因为朔夜在和谁战斗时失礼才死掉的吧。但是,他要是再这样失踪下去的话,我是无法确认他死亡的。
朔夜:“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朔夜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就这么躲在被窝里不断抽泣。我也不能告诉嵯峨野发生了什么事,只告诉他‘现在应该让她一个人好好静一下才对’。
高村:“——恩,现在呢,是没事了,以后,只要她能重新振作……”
舞衣:“牺牲越来越大了啊……”
高村:“我想找一下藤乃和玖我,问他们点话,如果是作为HiME行动的她们的话,可能会知道点什么吧。”
舞衣:“我也很担心小命……”
高村:“恩,我明天就试着去问问大家吧。”
舞衣:“——即便要停止战斗已经不可能了,但是,我想去终结这场无意义的仪式。”
高村:“好的,那我们俩就尽最大努力去加油吧。”
舞衣:“恩……”
高村:“那,晚安”
舞衣:“晚安咯……啊,老师?”
高村:“什么?”
舞衣:“我……我喜欢老师你!”
高村:“怎,怎么突然……”
舞衣:“呵呵呵,我只是说喜欢老师啊,没必要这么吃惊吧?”
高村:“呀,不,但是……”
舞衣:“只是说出来而已,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有老师你在我身边,我就放心了。”
高村:“是这样啊,那,我也……那个……恩,那个……”
如果还不习惯这样的事情,就很难说出来吧。
舞衣:“老师,快点啦。”
高村:“那个……舞衣……我也很喜欢舞衣你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
舞衣:“呵呵呵,谢谢哟老师,晚安咯。”
和舞衣的通话到此结束。既然都已经说了那样的话了,该害羞的也已经害羞过了,或许就像舞衣说的那样,可以放心了也说不定。并且,我想与此同时,绝对是要保护好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