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夏树篇
  5. 7月2日 土
  6. 繁体版

7月2日 土
2017-06-23 22:43:03

		

7月2日土???:“哥哥,早上啦~”
高村:“恩,嗯嗯……”???:“哥哥,快起来……”
高村:“恩,恩~?早上了……呀”
张开眼,才明白这刺眼的光线是从打开了的窗户外射进来的。忍受着白色光线扎眼般的刺痛,一点点的吧半开的眼皮睁大。
朔夜:“早上好~”
高村:“朔夜……”
眼前就是朔夜的笑颜。
朔夜:“早上好,哥哥。已经到早上啦。因为敲门也没人应,我就进来啦。呵呵。哥哥好难看的睡相~”
我好像被摸了摸头,没睡醒,不太清楚是梦是真。
高村:“……啊,是嘛?”
昨天到达风华镇……没想到被分配的住所是这里……恩,还没睡醒呢,我……打起精神来。
高村:“早上好,朔夜。”
朔夜:“早上好~”
很有精神的笑颜。
高村:“为什么起床会伴随着这么大的痛苦呢。呐?朔夜。”
朔夜:“呜唉!?不,不知道哟……为什么呢?”
高村:“也就是说,起床这个行为其实是与人类应有的形态相脱节,你不觉得吗?朔夜同学。”
朔夜:“呜唉,呜唉!?”
高村:“也就是说,睡眠状态才是人类应有的形态,不能这么说吗?”
朔夜:“唔~恩……但是,你不饿吗?”
高村:“…………”
朔夜:“不早点起的话,会迟到哦?”
高村:“正确的建议。恩,起来喽。”
朔夜:“呵呵,乖乖的哥哥。”
怎么我像是爱睡觉的孩子在找歪理呢……头脑刚清醒过来,在露出奇怪笑容的朔夜身后,那滴答滴答走着的钟表上的时间映入了眼帘。
高村:“坏,坏了!不早点的话!”
朔夜:“恩!”
高村:“……”
朔夜:“……”
高村:“那个……朔夜,我要换衣服了,你……”
朔夜:“恩?啊……是、是呀。”
朔夜一边红着脸一边慌忙跑出去了。
高村:“罢了罢了。这哪里是长大的女孩了。”
我想起昨晚朔夜说过的话,苦笑着。
高村:“还差得远呢……接下来,把被褥放回壁橱里。”
高村:“早上好……哎,那是?”
嵯峨野:“高村先生,早上好”
朔夜:“呜唉……哥~哥。”
刚才还满面笑颜的朔夜,现在却不知为何泪汪汪地跑到了我眼前。怀中还抱着那奇怪的动物,月读。
嵯峨野:“大小姐!话还没说完呢!”
后面的嵯峨野先生板着一副‘给我停下来’的面孔追上来。
高村:“……训话?”
朔夜:“已,已经行了嘛!”
嵯峨野:“不行!”
高村:“喂,喂……”
朔夜藏在我背后向嵯峨野先生撅起了嘴。
月读:“啾!”
连月读也跟着学了起来。
嵯峨野:“大小姐”
嵯峨野先生,笑容消失了。额头青筋暴现……
高村:“那个……发生了什么事吗?”
嵯峨野:“请您评评理,高村先生。”
这般那般,把眉毛变成倒过来的V字的嵯峨野先生开始说明事情的原由。
嵯峨野:“我正准备做早饭,进厨房一看……大小姐无缘无故把买来的食物素材全都用光了……”
高村:“……啊,为什么?”
朔夜:“人、人家没想过会全用光的,但是,那个……”
嵯峨野:“夜里饿了的话,只要一句话我就会做好奉上的……”
朔夜:“不,不是的!”
高村:“朔夜,晚上吃那么多会胖的呀?”
朔夜:“哥,连哥哥也!人家都说不是啦!”
朔夜开始赌气地跺着脚。
高村:“那么,是为了什么呢?”
说完,朔夜扭扭捏捏地,用很小的声音喃喃自语着。
朔夜:“那个,那个……想秘密地……给哥哥做早饭来着……”
嵯峨野:“啊?”
高村:“给我?”
朔夜:“恩……”
点了点头。
朔夜:“啊,但是有些状态不好,总是做不成……那个……结果”
嵯峨野:“大小姐……”
朔夜:“对不起~”
深深地低下了头。
高村:“原来是这样。”
嵯峨野:“……大小姐。我也说得过分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朔夜:“萨基~呜唉~”
朔夜和嵯峨野手握着手,互相注视着。这俩人平时总是这种感觉吗?不管怎样,能和好如初最好不过了。尽管本来就没有吵架的理由吧。
嵯峨野:“……因此,高村先生。”
高村:“是。”
嵯峨野:“实在抱歉,早饭就……”
高村:“啊,是嘛,什么都没有呀……只好去便利店买点什么吃的啦”
朔夜:“那个,哥哥!?时间时间!已经没时间了呀~”
又一次向墙上的时钟看去,看时间只能飞着赶出去了。
高村:“没有……什么吃的吗?肚子空空一整天都会没精神的……”
嵯峨野:“啊等等,确实这里有……”
然后嵯峨野管家打开橱柜嘎吱嘎吱地拿了什么出来。手里捧着什么。
嵯峨野:“请带上这个。应该可以勉强填饱肚子的。”
高村:“……哎?”
说着嵯峨野管家把东西递过来……白白的小小的,圆形的东西,茶色的圆盘。
高村:“……馒头……和铜锣烧?”
朔夜:“草莓大福呵铜锣烧呢。但不管怎样早上起来就吃这些也……”
高村:“哈,现在什么都行。谢谢了!”
我从嵯峨野管家手里接过草莓大福呵铜锣烧,放了几个在口袋里撒腿就跑。
朔夜:“啊,哥哥等一下~!!”
慌忙从正门飞奔出去。
嵯峨野:“小心一点!”
月读:“瞄啊瞄~”
被月读目送着,我和朔夜全力向学校进发。
朔夜:“哥哥,好~慢。”
高村:“啊,哈……唔,明明我很擅长发掘工作,体力却那么低……”
大概最近是以桌面工作为主的缘故吧。这身体的疲惫成都怎么也能支撑草莓大福的重量吧。或者说那东西一点也不重……开始气喘。我这个样子真是难看呀。
高村:“你、你先走吧朔夜。”
朔夜:“呜唉?啊,啊呜……”
高村:“快点吧。学生迟到不就惨了?”
朔夜:“老师也是呀”
高村:“呼……呼,总之我没事的,我会追上来的”
朔夜:“呜唉……那么,我走啦?”
高村:“好的”
朔夜登上高高的坡道,一会儿就看不到影了。
高村:“呼……呼……这个坡道。不快点习惯的话……”
……
高村:“啊,啊……呼,好热……”
…………
高村:“……什,什么?错觉吗?感觉身体沉了一倍”
……!
高村:“腰,腰好沉!”???:“早·饭——————!”
高村:“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突然的声音所惊吓,我环视周围。什么都没有。慎重起见,往附近的树上也瞧了瞧,还是谁也没有。
高村:“心,心理作用?”???:“早饭!!”
高村:“哇!?”
我低下头,看到了发声体。腰间被不认识的少女紧紧抱住。什,什么时候!?端坐在道上的少女仰头对我说道。???:“好香~是吃的————”
高村:“呜哇啊啊啊啊啊……吃,吃的?”???:“嗷呜”
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高村:“啊,喂,喂!你,你没事吧?”
支撑着那快倒下的身体,摇晃着。……恩?这女孩……好像在哪里见过????:“肚子……”
高村:“啊?”???:“肚子……饿了……”
崩溃了。???:“从昨天起就什么都没吃……”
用快哭了的声音说着。???:“在学校里一直彷徨着……找到了好吃的便当,但量太少了。”
呜呜地捂着肚子,一点也没有再站起来的意思。
高村:“……”
难道……这是昨天早上那个横冲直撞暴走的疾风少女?感觉不会错的。
高村:“你昨天有没有见过我?”???:“恩……”
恩~想了一会儿。???:“见过”
自我确认般点点头。
高村:“用可怕的气势往坡上跑来着?”???:“因为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她还摆出了可怕的面孔追了上来”
果……果然……是这个女孩。呶呶呶,都是这个女孩,我才……被鴇羽舞衣当成了变态。???:“咕咕——你,你身上有股香味。”
高村:“啊?啊……”
我把放在口袋里的草莓大福取了出来。???:“呜哇!”
高村:“……这个吗?”???:“恩恩恩恩恩!”
眼睛气势凌厉地闪闪发光。
高村:“……”???:“咯咕”
……看起来相当的饿。眼睛湿湿地,交替望着我与草莓大福。就算指责昨天的事情,现在也一定不能理解的吧。她是属于不当场叫住,过后就什么都不记得的类型。该说是类型还是……
高村:“……唉~……好了。请慢用。”???:“可以吗!?”
高村:“肚子饿了吧?”???:“恩恩恩!”
我把草莓大福递到了少女手中。???:“呜啊啊啊啊啊唔……啊唔!”
高村:“唔……”
双手捧着,大口咀嚼。???:“啊唔唔唔咳……好…………好…………吃!”
高村:“是嘛?”???:“恩恩恩!”
心情很好地连续点了三下头。
高村:“那,再多吃点”
口袋里的全部拿出来。???:“可,可以吗?”
高村:“可以”???:“哇啊!你,是个好人呀!”
高村:“不要这样叫我,我叫高村恭司。”
命:“恭司!我是美袋命!啊唔!(咀嚼咀嚼)!好吃!”
高村:“……啊~”
看着美袋豪爽的吃相,昨天发生的事情也就算了。她肯定记不得以她为何缘由所发生的事情吧。
命:“舞衣的料理也很好吃,但却从来没给我做过草莓大福。”
高村:“嘛,在家做草莓大福的人很少……刚才你说什么舞衣?那个舞衣?是不是叫鴇羽舞衣?”
说完,她的头向我的方向转过来。
命:“恭司认识舞衣吗?”
高村:“认识呀。美袋你也认识她?”
命:“啊,认识。舞衣是我的室友呢。昨天还不认识,因为偷了她的便当,晚上她发了很大火。”
垂头丧气的美袋。
高村:“啊,是吗。原来如此……两人都住宿舍呀……”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在那以后才知道大家原来是室友啊……
命:“但是舞衣原谅了我,还给我做了好吃的晚饭。舞衣是个好人。还跟我一起睡觉”
看起来很高兴地点着头,她的笑容就是天真无邪的代名词。
高村:(一起睡……啊)
做了一点想象。
高村:“啊!?说起来再不走的话就要迟到了。”
命:“恩。恭司说的话就像老师一样。”
高村:“啊,我本来就是老师……”
命:“啊!?”
她露出吃惊的表情。
高村:“从今天开始在风华学院授课。美袋是……初中部吗?”
制服跟鴇羽和朔夜还有那个拿枪的女孩都不同。不管怎样,她稍微有些年幼。
命:“恩!是的。但恭司真的是老师吗?”
高村:“恩,是的……怎么了?”
一瞬间有了讨厌的预感。
命:“看不出来呀。老师不是更年长的大人吗?”
高村:“果,果然……”
在这个叫美袋的初中生眼里,我与鴇羽呵朔夜看起来是同龄人么……
命:“怎,怎么了!?肚子疼吗?”
高村:“不,不是的……什么事都没有……”
命:“……?”
高村:“但是,不管谁怎么说,我都是老师。所以迟到是不允许的。好啦,快站起来。”
命:“唔,还在吃呢~”
用‘吧嗒吧嗒’挥舞手臂的气势,她的短袖轻轻地被卷了起来。一瞬间觉得视线被红色淹没了。但那只是在美袋手臂上的红痣而已。我见过这样的痣。
高村:“啊,啊!?那个痣,纹章。给我看看!”
边说着,边把脸贴近,她则把袖子撩起来给我看。
命:“这个吗?从以前就是这样的。说是不能随便给别人看的。”
这么说着,她安静地把袖子放了下来。
命:“给我吃了草莓大福,才让你看一小下。”
高村:“恩……那,美袋你知道媛传说吗?”
我说的是媛传说资料中频频登场的纹章。和那个酷似。不管是心理作用、偶然一直还是别的什么,以防万一,我还是问了一下。
命:“媛传说?不太清楚……我倒是HiME哟。”
高村:“公、公主?”(*没啥必要的注:公主音同hime)
命:“是的。”
她大幅度点头。
高村:“公主殿下啊……”
确实好像也有点南国公主的气质……看认真点,还是没有吧。也许是那种在家被当作公主养大的孩子吧。
高村:“啊,坏了!没工夫在这悠闲!”
命:“啊?”
高村:“边吃边走。”
命:“唔!”
我一喘一息地跑着,即便如此还是变成了我在追赶比我速度快很多的她。而且这女孩的脚力果然快的惊人……
高村:(啊,肚子饿了~)
高村:“呼。好像是赶上了。”
命:“呼。我也吃完了。”
高村:“好的。”
命:“谢谢。”
高村:“不客气。”
命:“嘻嘻。再见。”
美袋说完,手脚并用嗖嗖地飞奔,消失在校舍里了。
高村:“……身轻如燕啊……”
……不是钦佩的时候。我要加紧脚步。蔚蓝鲜明、显示出无限广阔的天空。在那蓝天上忽隐忽现的白云,映照在水晶宫壁面上,变成了软绵绵的形状。看着这样的风景,就觉得肚子饱饱的,大概是因为我喜欢自然的本质吧。比微弱吹来的风本身还安静的摇晃的枝叶的梭梭声,感觉到一股凉气袭来。
高村:“啊,还有一些时间呢。”
从教员室去出出席簿,但是到生活指导室还要一些时间。全力追着自称是美袋命的少女用的时间比预想的少了很多……
高村:(换句话,说不定是新纪录呢……)
好不容易,还是跟昨天没打上招呼的老师们打一下招呼吧。刚好听说今天会为我整理好准备室的位置。我在教员室被告知准备室的位置,走向目的地。
高村:“恩?”???:“打扰了!”???:“打扰了……啊,小遥。”
眼前的门突然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个女学生。看来似乎很不好行,说起来她的样子已经到了怒发冲冠的地步。之后一个戴着眼镜、看似柔弱的女生惊慌失措地追着那个女生。
高村:“……”
看起来很不爽的样子。和我对上了眼。???:“有什么事吗?”
高村:“不,不……并没有什么事。”
被那个声调深处所蕴含的魄力压倒,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还是不要和这样状态的女子有什么关联才妙。
高村:“那个,我还有事呢……”
脸上装出奉承的笑容,一闪身。???:“等一下。”
她也一个闪身,挡在我面前。???:“我校可不准不穿校服上学啊。学生手册上不是写着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从胸前口袋里取出的手册放在我眼前给我看。
高村:(继昨天之后,今天也是这样啊……)
高村:“不……不好意思,我没有学生手册啊。”???:“没有?等等,怎么回事?随身携带学生手册,不是作为学生的本分吗?看54页写着‘没有随身携带学生手册违反条例的规定’呢。你该不会说没有看过吧?”
把从口袋取出的学生手册翻到像是54页的地方,接着用力压到我的鼻尖上。怎么说呢,很近!太近了!???:“小遥,冷静一下。”
在一起的另一位少女委婉地阻止她。???:“这种事怎么能让人冷静下来。明明不遵守规定的学生正不断增多呢!啊,真是的!本来最近原因不明的事故就多发呢。实在不能理解那个什么对策都不采取的会长,根本——”
高村:“哈哈哈……你能够冷静下来的话,也许会高兴一些。”???:“是啊,我们兴奋起来也于事无补呀,对吧?”???:“会长什么都放任不管,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的!”
然后还用好像要哇哇大叫的气势,踢得走廊墙壁咚咚直响。早上起来就麻烦不断。第一节课不要迟到才好。???:“呼……呼……不管怎么说,这个样子禁止进入!现在马上回家换一副,迟到检讨送到科任老师那里去……恩……说起来,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高村:“不,不是啊。所以没有手册。”
从昨天到今天,这种问题我都条件反射似的回答道。???:“……刚才,说什么?”
高村:(啊,好像说了什么不好的话……)???:“雪之,给警察打电话,让巡逻车过来一下”
高村:“等一下,等一下,也听听我的解释啊。”
刚刚赴任就在校外引起骚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本来就立场不稳的临时讲师。要是被开除了,那就没脸见神甫和九条小姐了。
高村:“对,对了……这个。”
幸好现在,我有能证明我是教员的出席簿。慌忙把从教员室拿出来的出席簿递给她。???:“……天河朔夜。”
高村:(啊?朔夜是我们班的吗?)???:“……松子果实健太君?”
高村:“啊?”???:“日式食物基本一卷、恋爱的季节中恋爱、得到亲爱的人的心!之手工料理篇……借出日7月1日。”
高村:“对不起!那个还给我一下”
慌张的把刚给的东西拿回,确认一下。
姓名,书名,借出和预定归还日期一览。那并不是我们班的出席簿……???:“是图书馆的管理簿吧。”
高村:“哈哈,看起来是的……”
头脑中,佛坛的铃声‘叮当’响了起来。怎么回事,这种像被盯上了的连续不幸事件。开始怀疑是不是装上什么不好的东西了。???:“非法入侵校内,瞄准偷窃包含学生重要资料的物品,真是了不起的犯罪呢。”
然后,紧紧地制住我的手腕。
高村:“疼,疼疼疼疼疼!暂停暂停!”???:“还做临死挣扎!快跟我来!”
她那样一边说一边粗暴地拉住我的手臂。
高村:“等等……那么粗暴的拉的话,衣服会变长的。”???:“那不是我管的。”
高村:“不管怎样是误会呀。只是偶然放在一起……”
——突然目眩。
高村:“——啊,呜……”
失去了平衡,再也支撑不住,跪了下去。???:“等等,你想装病?别丢人了!快给我站起来!”
就算她不说我也想这么做,尽管确实很想那么做,但身体却不听话。这……难道是……???:“小遥,这个人面色不是很好呀?会不会真的不舒服呀?”???:“啊?……你,你真的……”
高村:“不,那个…………只是没吃早饭没力气而已。”
在绝妙的时机里,肚子咕咕地叫了。???:“啊……”
嗖,像扔东西一样把我的手放开。我无力支撑,一屁股坐在走廊上。???:“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高村:“疼,疼……如果我说我是今天赴任的临时教师,你会信吗?”???:“临时教师?你吗?”
高村:“看,这是证据。”
把刚才从职员室拿来的出席簿给二人看,这次保证绝没拿错。???:“那个……失礼了,你的名字是……”
高村:“我是担当古文课的高村恭司。”???:“——啊!?”
然后二人同时走远,背对着我开始悄悄商量。???:“……什么时候的事来着?”???:“我想是从今天开始的。名字也对。”???:“出席簿呢?”???:“恩,是真的。而且现在的时间,职员室也有其他老师看着,想偷东西……”
高村:“能相信我吗?”???:“不可相信。”
还是那么坦白。比昨天的手枪少女还要坦白,反过来说就是干脆利落。???:“……尽管想这么说,但是很可惜,想说不信也不行了。”???:“很抱歉,高村老师。”
高村:“不,搞清楚就好了。”???:“是啊,雪之!是这个男的做了让人弄混的事情,没有必要道歉啊!”
高村:“啊,不……”???:“怎么?”
高村:“……不,没什么。”
这时还是不要随便驳回为妙……怎么说呢,尽管她的做法有我所不能认同的地方……然而,不管怎么说,看来我不会变成‘一上来就被解雇’这种情况了。???:“真是的,从早上开始就没什么好事!啊,真是什么都不称心!”
愤怒的少女,吱嘎吱嘎地迈步从我的旁边过去了。跟着,戴眼镜的少女慌慌张张地追了过去。从我身边经过时,还不忘向我抱歉地点头哈腰。
高村:“……唉……”
等看不见两人身影后,我使劲叹了一口气。因为看起来不想老师,一连两天被怒吼,说真的,我都快没有继续当教师的自信了。???:“没事吧?”
高村:“啊?”
突然从旁边走来一个美型少男。
高村:“啊,没事。”???:“吵到您真对不起。”
他优雅地施了一礼。
高村:“不不。”
真是懂礼貌的学生啊。这个房间到底?
高村:“……学生会室?”
读了门上贴的印纸。???:“恩,是的。是新赴任的高村老师吗?”
高村:“是,正是。”
黎人:“这真是失礼了。我是担当学生会副会长的神崎黎人。”
高村:“学生会……啊,原来如此。”
黎人:“新任教师赴任的事已经预先得到通知了。”
像预先回答我的问题一样,学生会副会长神崎笑着说。
高村:“是,是这样啊。不管怎么说,请多指教。”
黎人:“哪里哪里,也请您多关照。”???:“黎人同学,发生什么事了?”(*光芒闪现的注:静留女王出场——)
从教室又走出一人。???:“……这位是?”
哇……又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学生。凛凛清爽的脸。只是很奇怪……我觉得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他。
高村:“那个,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和我吗?不,没有。这次是初次见面。”
她优雅地施了一个一点也不比神崎差的礼。
黎人:“刚来赴任的高村老师。你看,刚和执行部的诸位遇见了。”
自称是神崎的青年觉得哪里滑稽似的笑着。???:“啊……那可真是灾难啊,高村老师。”
被华丽地说了一道。……她的口音是京都腔吗?
黎人:“她就是我们美丽的学生会长,藤乃静留同学。”
静留:“啊,讨厌。不要拿人家开涮。”
这么说着,咯咯地笑了。笑颜也很好看。
静留:“我是藤乃。请多指教。”
高村:“彼此彼此。”
黎人:“顺便提一下,刚才走的是学生会的特攻队长珠洲城遥同学呵菊川雪之同学。”
静留:“啊,黎人同学真是的。说什么顺便提一下,不觉得很失礼吗?”
黎人:“呵呵……真是抱歉。”
把手捂在嘴上,愉快地笑着。怎么回事呢。所谓的俊男美女,简直就是说这两人嘛。光是并排站着就有种压倒性的力量……跟着他们说话,会陷入一种时间停滞了的错觉。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总觉的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就是说,冷静不下来。
黎人:“话说回来,高村老师,”
高村:“啊,啊?”
黎人:“您负责的是什么科目?爱好是?”
高村:“啊,是古文。其实擅长的是古事记等历史方面。爱好是现场作业,也就是挖掘。”
我苦笑着说道,神崎脸上浮现了很有深意的笑容。
黎人:“呵……那还真是呢”
高村:“哎?”
意思是说,他对我也只有这种感觉而已?
静留:“这个学院,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呢……高村老师,不会无聊呢。”
高村:“恩……啊……哈哈。是嘛?”
黎人:“您知道吗?”
高村:“还真有中‘从现在开始调查的’感觉呢”。
我礼貌性地笑着。
黎人:“是嘛。找到什么好笑的传闻和笔记的话,请一定告诉我们呢。”
静留:“是呀,请一定要。我也想听听各种各样的传闻。”
学生会长也捂着嘴,高兴地说着。
高村:“哦,哦……要是知道了什么的话……一定会的。”
黎人:“好的。”
静留:“呵呵,真令人期待。”
高村:“……那,再见。”
黎人:“是。”
静留:“再见。”
被二人的笑颜欢送着,我很快离开了现场。真是不可思议的两人。两人拥有着能看穿一切的眼睛。我做出了‘这人太好了’、‘好的过分了’的评价。一方面感到奇怪,另一方面又觉得惊讶,在这个学院的学生会里竟然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在。
高村:“神崎黎人呵……藤乃静留……真是有不少有个性的学生呀”
嘎吱嘎吱,静悄悄的中央楼走廊里,单单回响着我的脚步声。
高村:“那个……这里是社会科准备室吗……”
昨天,理事长说了各科有不同的准备室。我担任的是古文,考虑到科目的专属问题,决定使用社会科的准备室。接着……紧张啊。控制好敲门的力道,不强不弱。???:“请进”
……从中传出了女人的声音。
高村:“打扰了。”???:“啊呀?”???:“你是……”
准备室里有男有女。女的那位看样子年纪和我相仿,样子挺引人注目的。至于男的那位,他那有着爆炸头呵下巴胡须特征的脸孔映入我的眼帘。他比我年长很多,而且中年的肥胖还带着点福相。
高村:“我是来打招呼来晚了。我是昨天调过来的高村恭司。”???:“是你?呵,是你呀,确实不错。”
女的那位意味深长地点着头。她难道认识我?
迫水:“你多礼了。我是迫水开治。”
自称是迫水的男教员点头致意。我也慌忙回礼。
碧:“我是杉浦碧!叫我小碧吧……”
高村:“小,小碧?”
啊……昨天朔夜说的碧老师……说的就是她吧。所以才知道我的事情的啊。
碧:“顺便提一下,十七岁。”
高村:“啊?”
刚才,她说了什么?我听不大懂。
碧:“所·以·说,我十七岁。记下来!”
迫水:“那个……请别太在意……”
看样子迫水老师已经习惯了碧老师的调子,放松地说道。
碧:“话说回来,恭司君,已经参观了学院了?”
高村:“啊?不,还没……哎,恭司君!?”
碧:“对,小碧。”
边说着边指向自己。
碧:“恭司君。”
说着,指向了我。
高村:“啊……”
我弄明白了,碧老师她属于那种独特的类型。
碧:“原来如此。还没参观过学院呀……要是不嫌弃的话,让我来带你参观一下吧。”
高村:“那个?”
就算你说要是不嫌弃……
迫水:“不可以呀,杉浦老师。一会还有课吧?”
碧:“呵呵呵呵,很遗憾。我今天没有课哦……非常Free哦。”
迫水:“那你是为了什么来学院啊?”
迫水老师用惊讶的表情看着碧老师。
碧:“因为很闲。”
她满面笑容地说道。像孩子一般纯洁的笑颜。
高村:(这、这个人真的是老师吗?)
迫水:“啊,啊……你没有课,高村老师可不同。不是吗?”
高村:“是、是呀。接下来有课呢。”
碧:“啊呜,是嘛。可惜呀~”
高村:“不好意思。”
碧:“恩,啊,那就没办法了呢。”
这么说着,失望地垂下头。真是个爱热闹的人啊。
迫水:“请不要在意。她总是这种调子。Nottree,Nottree”
高村:“啊?”
判别不了突然从迫水老师口中飞出的英语的意思,我眼睁得圆圆地注视着那张脸。
迫水:“好、好难为情呀……”
高村:“啊,不……并不是那样……”
碧:“所谓的Nottree,恕不肖杉浦碧愚钝,你是想说不要像棵树那样木木地吗?”(*照抄的译者注:意思是叫人不要在意)
迫水:“超正确呀!!”
高兴得迫水老师直拍手。
高村:“……”
高村:(他这么说的话,不就变成了不是树了么……)
碧:“迫水老师总是这样的调子,所以Nottree就可疑了。”
高村:“…………啊”
怎么说呢,两人都好有个性……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他们肯定会成为常常欺负人的厉害角色。扶正不知什么时候歪了的眼镜,我在一个空座上放下了行李,坐了下来。
碧:“说起来恭司君。”
高村:“恩,是?”
碧:“你是研究生吧?为什么回来这里?”
碧老师两眼生辉地问道。她是爱凑热闹的性格,所以好奇心旺盛吧。因为不能对别人说出所有的理由,我就说了些不影响大局的。
高村:“我本来就对历史呵考古学有兴趣,所以也就在大学进行相关的研究。私人时间也是这样,只要有时间就去进行现场作业,也就是挖掘。”
迫水:“哦。”
碧:“啊,那样的话,兴趣不就跟我们一样吗。”
迫水:“关于这点……我提醒一句,请不要去挖学院花坛的土,挖断花根后再填回去啊……”
碧:“啊哈哈哈……”
这个人,还真有行动能力。
迫水:“那么,你是因为知道了这片土地从很久开始就流传了很多传说?”
高村:“啊,不。那倒不太清楚。我是到了这里才知道的。”
我本犹豫着要不要说媛传说的事,不过事到如今也就这样搪塞过去了。
迫水:“是这样啊。”
高村:“正好这里招募常务教师所以我就到这里来了。啊,还有,我家有代代相传的物品,正想判别一下它的来由。”
我刚刚想到那东西,把它也说出来了。不知怎么一下就想到了这个。说起来,还有这么一件事物。
高村:(为什么……最近,总是想起那家传之宝,不过却忘记了想起这东西的原因……啊,算了……况且……)
到现在还无法判别那东西的来由,尽管我也并不认为跟风华市有什么关系。
碧:“先祖代代相传之物?”
不愧同为社会科,我们是都有着同样兴趣的人,碧老师和迫水老师凑过身来,专心听着我的话。媛传说,尽管这只是我听说而已,在学会里是当作带点神秘性质的学术来研究的。
迫水:“那到底是什么物品呀?”
高村:“是把铜剑。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传言什么的也都没有留下。啊,与其说是以我的名义,不如说是我以‘调查家族的起源’为名义吧。我认为与我目前的研究没有直接关系。”
碧:“哎!!不过,好厉害,好厉害!说不定发现宝物了呀!?因为那可是把铜剑呀!?很古老的吧?”
高村:“哈哈哈也许呢,尽管我想多数是赝品……祖父说他害怕是赝品,所以没有去调查,而父亲则根本对它没什么兴趣。”
想让一个人来劲的碧老师冷静下来,我也就强调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
碧:“呜哇。真好呢。里面好像有种浪漫的感觉。”
根本没在听。就差没叫我把忘记了的东西也说出来……
迫水:“高村老师的家族是做什么的?当官的……还是历史人物的后裔什么的?”
高村:“哈哈哈,怎么会。我家好像代代都是农民。尽管我也不太清楚祖父之前几辈人是做什么的”
我笑着否定了。
高村:“尽管说是代代传承,实际上不过是我祖父在翻箱倒柜时无意中找到的,认为是传家之物而已。说不定也只是谁在哪里捡到后一直当作宝物而已。”
迫水:“是,是嘛……”
迫水老师也只有苦笑了。
碧:“不过,就算那样我也很有兴趣啊!”
碧老师的好奇心是迫水老师的几倍,现在眼睛还闪闪发光呢。
碧:“那个,恭司君。那把铜剑不能让我看看吗?”
高村:“啊?不,看看倒是无所谓。”
碧:“求你,求你,求求你~!!”
碧老师双手合十,连着点了好几次头。尽管可能是偏见,我觉得她肯定是属于那种‘跪下来也在所不惜’的类型……
碧:“不行吗?”
高村:“好吧。我知道了。”
反正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遗物而已。拿来看看,也不会少点什么。说不定,给这两人看了以后,也许会得到些对研究有用的情报呢。
高村:(尽管我想可能性不大……)
不管怎样,我答应了。
高村:“那么,我要走了。”
碧:“啊?那么快就要走了?”
很无聊似的,碧老师撅撅嘴。
高村:“抱歉。我接下来还有课。”
碧:“真没意思啊。”
她开口道。真是个单纯的人啊……
迫水:“杉、杉浦老师!作为教师之前,请至少有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自觉……”
他大声地叹气。
高村:“哈哈哈……”
迫水:“对了老师。其实老师的班上有个转校生。应该在教员室,带上那个孩子一起去教室吧。”
高村:“啊?是这样啊?”
迫水:“恩,请多多关照。”
高村:“啊,我知道了。”
边说着,我吧行李整理好站起来。
迫水:“我们应该就在这里共事,请老师抛下顾虑。”
高村:“是,谢谢。”
碧:“再见啦——!”
向两个人告别,打开准备室的门。
迫水:“虽说是刚来,也不能焦躁哟!”(*汗一个的译者注:日本冷笑话)
高村:“…………”
不管背后的声音,我离开了准备室。走出走廊,马上吧手机拿出来。想说让家人把铜剑送来……没想到是电话留言。
高村:(今天星期六……两个人大概是约会去看新电影了吧……)
不管怎样,我把要说的事情留了言,中断了通信。挂断电话后,我终于记起了那件事。
高村:(爷爷的梦……)
传家宝的事情……
这时候。
高村:“啊?刚好上课预备铃响了”
接着,去教员室认领转校生吧。话说回来……这声音很厚重。铛~铛~地鸣响的钟声。声音深邃而广扬,还有那无法形容的庄严,让我也不禁精神抖擞起来。
高村:“……就是这样,我是从今天开始在这里授课的高村。担当的科目是古文,大学专业是日本史。特别是古代史,已经大部分进入考古学领域了。我并不认为考古学是什么单独的学科,说到底那也只是研究古代史的一种手段而已。通过使用考古学、统计学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学科,从而来研究史学。还有就是……我还是个研究生。尽管在这个班里作为临时教员,授课时间可能会很短——但也请大家多多关照。”
得到了‘啪啪’的掌声。没有怪异的喝倒彩,接手的1年3班学生看来比较稳重。尽管是为了财团而研究——继承天河教授的任务,但我会以教师这一身份而努力的。
高村:“接下来……”
我对着站在我旁边的那位粗鲁的……不、对那位脸不肯对着我的少女向大家介绍道。
高村:“与新任的我一样,这位是从今天开始转校过来和大家一起学习的鴇羽舞衣同学,请做下自我介绍。”
舞衣:“…………”
高村:“唔”
让我沐浴了一番只让我一个人看见的冰冷而尖锐的视线,鴇羽才转向正面。立刻就变得满面笑容。
高村:(真厉害,是有练过的……)
舞衣:“我叫鴇羽舞衣。今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一低头时,一阵与我一样大的掌声包围着她。
高村:“那么,这样的话,请坐在那边的空位上。”
鴇羽没有回答我的话,慢慢踱步至座位。
高村:(完全被昨天的事情激怒了啊……那明明是误会,是事故呀……)
高村:“那么,接下来点名。那个……”
不管怎样,我重新收拾心情,拿出出席簿。然后重新扫视教室——发现了某个见过的少女。???:“……”
她饶有趣味地眺望着窗外。那不正是昨天拿枪口盯着我的少女么?为,为什么,会在这班……她只斜眼看了我一下,就马上把视线放回窗外。鴇羽则根本不想与我目光交接……
高村:“……恩?”
调整视线,见到一副更熟悉的脸。???:“…………”
是那位在教堂遇见的,很像我青梅竹马的女孩。偶,偶然的吧!?是怎么回事呢……总觉得与她们很有缘呢……
女学生:“老师?不点名了吗??”
高村:“哎?啊……哈哈。我为什么发呆了……现在开始点名。”
不要在意,不要在意。不要想太多多余的事情。普通地,冷静地……我按名册上写的姓氏顺序点名。
…………
高村:“那个……玖我夏树”
夏树:“在”
高村:(——哇!)
夏树:“…………”
原来如此,手枪少女叫玖我呀……玖我瞥了一眼这边,马上又把视线移开了。原来如此……玖我夏树呀。记下来了。
…………
高村:“哎……鴇羽……舞衣”
舞衣:“……在。”
互相对视。一瞬间,她很有气势地瞪着我。呜呜,怎么说都是在别的学生面前,不能瞪回去呀。
…………接下来。
高村:“哎……深……深优·葛丽亚?”
深优:“……在”
高村:(啊……)
是那位与我青梅竹马很像的少女。而且名字……
高村:“葛丽亚?”
我的脑力浮现了昨天教堂见到的约瑟夫·葛丽亚神甫的脸。然后也浮现了那位青梅竹马的女孩的脸……是父女吗?那也就是说……
深优:“…………?”
从觉得不可思议的歪着头的她身上移开视线,我开始继续点名……不可思议的命运的相遇……尽管这么说也太夸张了,不过从今天开始他们将会成为由我教导的学生。作为成年人,作为教师,我想着让他们至少也要度过快乐的校园生活,让她们成长起来。那是我发自心底的感情。最后一遍铃声响起的同时,我翻开了教科书。真正意义上,我的学校教员生活开始的瞬间。钟声像是要给予我们祝福一样,响起了欢欣的声音。
刚才还想着白天的授课正要开始的时候……预示一天授课完毕的钟声却已经响起了。
高村:“……好的。那么下课,礼,结束。”
学生们开始做回家的准备。
高村:“各位请回家吧。值日扫除的请留下……”
……啊,谁都没在听。算了,因为要过快乐的周末,这也没办法呀。
高村:“啊啊……总算是完了。”
接下来。结束了作为教师的工作,还有研究者的工作在等着。
高村:(去昨天晚上在意的地方看看吧)
高村:“那个……后山是从哪里进去的呢。”
四处看看。
高村:“……是那个吧。”
中庭外方,看到铁栅栏呵金丝网做成的门。
高村:(是关着的吗?)
带着一丝不安,一边试着靠近调查,门轻松的就开了。根本没上锁。
高村:“这是入口呢。”
平缓的砂石路形成小斜坡,深处被郁郁葱葱的树林包围。深处微暗,什么都看不见。尽管在这座山的某些地方,留有了天河教授调查过的遗迹。
高村:“……但是,可以擅自闯入吗?”
…………
高村:“可以吧。不行的话事后再道歉。”
和谁道歉?……这座山的所有者吧。恩恩。对自己的任性表示赞同,我踏进了山中。尽管教授的红笔记号在很深的深处,不过还好有路可以走……
上斜坡之后很快出现情况。路分开了两岔,从分歧点就能确定,其中一条路是通往神社的。考虑到这说不定是座灵山,我决定登山前去那里参拜一下。
高村:“……啊?”
走近时,发现有人先到。谁正在那里祈祷着。
舞衣:“请保佑……快点好起来……”
那背影总觉的在哪见过……这么想着,慢慢地悄悄地接近她。因为不想打扰她祈祷。
高村:“…………”
注视了一会背影,见到她把手放下、抬起头的时候,我才叫出了声。
高村:“……鴇羽”
舞衣:“呃?”
燃烧般的红发轻飘,鴇羽转了过来。
高村:“你连这种地方都知道呀?在参拜什么呢?”
舞衣:“小茜告诉我的,说是很灵验,所以推荐给我。”
高村:“小茜?啊,那个……是说日暮吗”
好不容易终于想起今天早上点名时某个名字,将其姓氏和名字结合在一起。
高村:“已经和班上的同学交朋友了,不是挺好的嘛。”
舞衣:“和小茜从以前就是朋友了。还有,老师你才是,来这里做什么啊?”
高村:“散步。”
并没有说谎,不,尽管也许是说谎,不过以散步作为移动手段也不算说谎。
高村:“鴇羽呢?”
舞衣:“唔……那么,我也是散步。”
什么呀,那个现学现卖的理由……
高村:“你刚才好像在那里参拜吧。”
舞衣:“和、和你没关系吧!变态!”
鴇羽像是想起来了,退下一步,对着我瞪了开来。
高村:“……所以说……不是啊。我不是变态,说来还不是你朝我这扑过来的吗?”
舞衣:“才没有呢!不管内情如何,不单想亲我,还、还想摸我的胸部。”
这么说着,用手按着胸部,往后退几步。看着那动作,我更加着急,拼命地解释道。
高村:“我没做过啊!那真的是意外。”
为什么我非要为这种丢人的回忆拼命不可呢,我有这种想法。但是一方面,这事对于女孩子来说确实过于失礼了,不管怎样,在这里怎么也不能理直气壮起来。
舞衣:“唔~!”
她一下子,大胆地靠近过来。
舞衣:“绝对,不许你再说了!”
抬起头来,用熊熊燃烧的眼神看着我。面对如此强的气势,这次轮到我退后几步,脚下的砂石嘎啦地响着。
高村:“‘再说’什么的,你、你在说什么呀……”
这已经是超越了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了。所谓的爱与恨,并无年龄和立场的界限吧……
高村:(果然没有啊……)
舞衣:“亲、亲嘴的事情!!还,还有……”
高村:“啊,原来……是那种事呀……”
说着,她瞪着眼,拳头扫过我的鼻尖。
舞衣:“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啊!!”
高村:“是,是嘛……”
弄出了嘎啦嘎啦的声音,我又退后了两步。鼻尖烧焦了似的噼里啪啦。好像擦到了。恐怕是摩擦热。
舞衣:“唉……真是的,为什么男人都这么色呢?”
知道再怎么辩解说明也没用的我,说了句‘不好意思啊’,就掠过了她身边,朝神社正殿方向前去。
舞衣:“啊?等、等一下,上哪里去呀?”
隔着后背听到鴇羽慌张的声音。
高村:“这里面。”
伸手指向神社。
舞衣:“……那恐怕不太好吧?随便的进去……”
高村:“是嘛?我倒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如果弄坏了神像倒另当别论。”
我回头说着。
舞衣:“但是可以吗……总觉得不太好……”
鴇羽看起来有些不安。明明刚才自己还在那里参拜神社来着。
高村:“我觉得没什么事。话说回来,鴇羽认识这神社的主任吗?尽管我看不到祭司和巫女,但应该有留守的人吧……”
对我的疑问,鴇羽摇摇头。不过,她与才来了两天的我是一样的情况,应该也不知道什么详情。
舞衣:“虽然我不知道……但也许这个学院的所有者也连带是这个地方的所有者吧。后山看样子也是划分到学员土地里的。”
……那就是说理事长吧。那之后再拜访了就可以了吧。大概在用红笔标注时,教授也进过这座山吧。神社当时也是无人看守吗?反复思量,我觉得红笔圈画的范围内,神社的所在也包含在内。
高村:(所以我之前就说过,要他做笔记时不要太随便。)
心中想起对教授的怨言,我决定不管怎样先参拜再说。
高村:“不管怎样,我也至少参拜一下再说,不管允不允许进去,等参拜完再想。”
边说着边接近神殿。四只脚踩着砂石路的嘎啦嘎啦的声音在山中响起。
高村:“话说回来,竟然脸祭司和巫女都没有……为什么会有这种地方呢?”
舞衣:“不要对着我说呀。我怎么会知道,但是看样子好像有什么人在照看这里。”
高村:“真的呢……”
正如鴇羽说的那样,稍远处有供奉用的水和点心。好好地四处查看,神社内也打扫的干干净净,无比漂亮。
高村:“说起来到底在供奉着什么呢?”
舞衣:“谁知道呢。”
唔,这个有需要的话,也调查一下。往募捐箱里放入硬币,行二礼,二拍手,再一拜。我的举动被鴇羽所注意。
舞衣:“不对哦。”
高村:“啊?什么?”
舞衣:“刚才呀,我也这么参拜来着,然后有位男子告诉了我这个神社的正确参拜的方法。”
高村:“正确参拜的方法?这个神社的?”
舞衣:“恩。这样,行二回礼然后……这样啪啪啪啪地拍四回手,然后再最后一回拜。”
高村:“啊?是这样的吗……?”
舞衣:“恩”
鴇羽用认真到极点的表情说着。应该是真的吧……
高村:(话说回来……说那是这个神社正式参拜的方法的话……)
不管怎样,我也先按鴇羽说的方法参拜。
舞衣:“祈祷时,不知怎的觉得身体呼的热起来,我就想着,啊,是不是愿望真的传达到了呢”
高村:“……是这样啊。”
……希望媛传说的研究进展顺利,教授也能精神奕奕地出现。还有希望教学方面也不要出什么问题,至少让学生们知道一点历史的趣味。
舞衣:“…………”
高村:“……好了。恩?”
舞衣:“…………”
怎么了。被鴇羽一直注视着。
高村:“那样注视着我,我可是会害羞的。”
舞衣:“哈?说什么呢?”
高村:“什么的,刚才,鴇羽对我投来热切的目光了吧?”
舞衣:“才、才没做过那种事情。”
高村:“做了呀”
舞衣:“没做就是没做!”
大声怒吼之后,肩膀往下一摆,叹了口气。
舞衣:“呼…………啊~啊……想不到是在你的班级~有什么搞错了吧”
高村:“就算你这么说……”
我也很困扰,没想到她会有如此的怨言。
高村:(……)
想起了昨天近在眼前的鴇羽丰满的胸部。让我惦记的是,那红色的纹章……不过静下心来想想,是不是确实有采取过不好的行动呢……这么说,是有过。
舞衣:“不管怎么!昨天的事情绝对要保密呢。”
高村:“我懂了。真是很对不起你。”
舞衣:“真是的,你是当真懂了吗?”
鴇羽看着我这边,好像又说了什么。但是我记挂着眼前的调查对象,把鴇羽放在一边,窥视神社里面。
高村:(哎?突然暗下来了呢……)
抬头一看,天空乌云笼罩,觉得周围的温度也因此下降了。
高村:“在下雨之前赶快调查一下吧……”
一个人偷偷地再次窥视神殿中。然后墙壁上挂着的图画样的东西一下子映入眼帘。
高村:(那是什么?)
舞衣:“啊,等下……这不太好吧?”
正想脱掉鞋子进去的时候——突然山摇晃了。
高村:“怎……怎么了!?”
舞衣:“啊!地,地震!”
看来并不像普通的地震。震的时间长,连站都站不住了,从远方传来了喀啦喀啦树木折断的干脆的声音。
高村:“危险,鴇羽!趴下!”
舞衣:“知,知道的呀!”
正想地震停下来之前用压盖的方式保护她,赶过去的时候……
高村:“……啊?”
舞衣:“……什,什么?”
高村:“…………”
难以置信的是,在我们面前出现了非常巨大的身型。
舞衣:“哈……哈咦——————————————!?”
怪物的叫声响彻神社,犹如警钟一样震动空气。卷曲起身体,用无眼之脸对着我们。
舞衣:“啊……啊啊……”
鴇羽吓得说不出话来。衬衫下面传来冷汗的感触。像是在决定目标似的,头部交替对着我和鴇羽,然后抖震着身体向我们逼近。
像有气压似的,两人同时后退着。嘎啦嘎啦地响的,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我叹了口气,稍稍恢复了冷静,同时记起了自己的身份。我是大人,是男人,还是教师——被人称作老师的身份。
高村:(尽管还是超新人……)
在这样的状况下,在面前这危险紧逼、没人帮忙的紧张情况下,我所不得不做的事,就是守护鴇羽。
——深呼吸。
……稍稍冷静下来。然后,再次抬头看过去。
高村:(什、什什什么?这东西究竟是?)
意识的深处,发出那东西很危险的信号。我并不认为那是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倒像是【Nuu】这杂志上的幻想生物。但是,这并不是幻觉或创作之物,那里的东西有着很强烈的存在感。发出臭味、暖和的呼吸。
没错,是拥有实体的怪物!
高村:(这种时候,我能做什么呀?)
我看着吓得一直站在那里不动的鴇羽——
高村:“鴇羽,快退下!!”
不待她的回答,我一下子站在鴇羽前面。定睛注视着怪物的行动。它喷出难闻的气息,似乎在计算着什么时机。然后——
那家伙,慢慢地抬起镰首,以远远超越想象的速度向这边快速扑来!
高村:“危险!”
舞衣:“哎……”
我双手抱着背后的鴇羽的肩膀,往侧面方向扑倒。怪物的獠牙掠过我的身边。
成功地避开了间不容缓的攻击,但它轻易地就转过身来。
高村:“啊……痛痛痛……”
舞衣:“咳咳、咳咳……什么呀那是……”
手撑着砂石站起来。
高村:“总、总之没事就好……”
然后,再次与怪物对峙。
面对着没吞进肚子里的猎物,怪物收起腹部摇晃着脑袋。
总之,无能为力的我们毫无办法。
高村:“不管怎样先逃吧!!鴇羽!”
这不是考虑‘那是什么’或‘该怎么办才好’的场合。扶起鴇羽对她说道。然后再次颤抖着抬头看着怪物。
舞衣:“不要!是什么呀!?那东西!”
怪物那巨大的身体蠕动着向这里逼近。鴇羽发出疯了般的悲鸣声。
舞衣:“不要!!”
高村:“振作点!”
她挣扎着要将我的手甩开,我则用更强的力捉住她的手。
舞衣:“不要啊啊啊!!”
高村:“鴇羽!!”
舞衣:“啊……”
摇晃着她的身体大声喊了几次,鴇羽的眼睛总算看向我了。
高村:“冷静点!不管怎样现在先逃吧,好吗?”
舞衣:“……恩、恩”
但是,似乎已经猜到我们的意图,怪物做出行动。又长又大的身体阻塞了道路,向这边靠近。耳边充斥着衣服摩擦般的声音。
舞衣:“不、不要!不要来这边!”
高村:“总之先逃到那边去吧!”
怪物身体左右摇摆者往这边靠近。我拉着鴇羽的手腕,往反方向逃跑。
高村:“鴇羽,振作点,要逃啦!”
拉着脚步虚浮的鴇羽,往山道跑去。怪物则压倒树木追过来。
舞衣:“呀啊”
鴇羽被石头一绊,离开了我的手。
怪物正在逼近!垂着粘粘的唾液。慢慢地张开嘴。
高村:“鴇羽!”
再次飞身扑过去保护她,然而已经没有余地了。
舞衣:“不要啊啊啊啊!呀!”
高村:(——可恶!鴇羽!)
正在我绝望地抚摸着疼痛的胸口的时候。一霎那间有什么出现在空气中,是不敢目视正前方的我的错觉吗?咬下去的獠牙从鴇羽身上弹开,巨体撞在附近的岩石上。
舞衣:“……哎,哎?”
鴇羽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在那样的状况夏她本人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高村:“没事吧!”
我赶到鴇羽身边,怪物咬碎口中的砂石,头部再次对着我们。高高在上俯视着我们的大蛇。但是样子与刚才不同了。尽管看不到它的脸色,但我觉得它对我们有了警戒之心。我还有别的在意的事。
高村:(那种空气晃动的感觉究竟是……)
那时候好像看见鴇羽伸出手。那里似乎出现个看不见的盾,把怪物给弹开去。
高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舞衣:“老、老师……”
鴇羽不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的意识回到了怪物身上。它发出威吓的咆哮声。它警戒着,那就更没有空隙逃跑了。正为接下来的行动而迷惑,而怪物也似乎为此迷惑着,头部左右摇摆对着我与鴇羽比画。
要让鴇羽逃跑,首先就要令怪物的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
高村:“这边呀!来这边呀怪物!”
我大声叫喊着,慢慢地离开鴇羽。怪物往我这边送上无眼之视线。
高村:(好、好了……)
但是————只是往我这边一瞥,反过来獠牙向着鴇羽那边咬去。
可恶,我离开了鴇羽身边。只顾着让她一个人逃跑,却没考虑到她还没恢复理智!
舞衣:“不要!!”
高村“鴇羽————!!!”
张的大大的嘴巴,再次向鴇羽逼近。锐利的獠牙将会把她那单单是平凡女子的身体撕成粉碎。
舞衣:“呀啊啊!”
高村:“鴇羽!向怪物伸出手!”
舞衣:“——!”
鴇羽她,是听到我的话呢,还是保护自己的潜意识行为呢,她向着怪物伸出双臂!
带着强劲的气势,风声沉重地吹往后方。就像是脑袋撞在了混凝土墙上似的,怪物苦闷地呻吟着。
尽管鴇羽闭着双眼似乎看不到……我却看到了。鴇羽的手的前方的空间晃动了几下,然后怪物就被弹飞出去了。
舞衣:“……哎、哎?”
果然本人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高村:(尽管是碰运气……)
鴇羽用不可思议的力量做出了一个障壁。尽管很微弱,我还是看见了。什么原因呢,那好像是鴇羽用意识凭空创造出来的。不管怎样,我趁机拉着鴇羽的手,拉开与怪物的距离。
高村:“没事吧?”
舞衣:“……恩、恩”
我放开手,确认鴇羽的伤势。
高村:“总之,先离开了再想办法,我喊一二三,往相反方向跑”
眼前的怪物长大嘴巴发出恶臭。长长的又红又黑的舌头蠢动着。尽管那怪物确实有着与巨体不相符的敏捷,然而在这种距离夏,况且鴇羽也已回复冷静,应该可以逃的掉的。
高村:“好了,要逃了。一、二——”
正想喊三的时候——
它突然从口中吐出白色之物。
舞衣:“什、什么!?……呀啊啊!”
对这意料之外的攻击,我与鴇羽都还没反映过来。鴇羽被那丝状物缠住,就那样一动也不能动。
舞衣:“不、不能动……”
高村:“什么……”
吐出的丝拥有粘稠性,捉住猎物的同时还能硬质化。
高村:(糟糕了……)
舞衣:“不、不要……”
就像捉住猎物的捕食动物一样,怪物向鴇羽逼近。
舞衣:“不要……不要过来……”
蛇一样的怪物。
被捉住的鴇羽。
舞衣:“老、老师……快逃……”
奄奄一息的鴇羽的声音。
高村:“别说蠢话了。我怎能丢下你不管独自逃跑呢……”
可恶呀怪物。为什么不攻击我!
舞衣:“快点……”
鴇羽拼命地叫着我。
高村:“咕……”
去叫人帮忙吗?这里离后山的入口很近,而且,这股骚动应该能被学院的人所发现的吧?但是……如果我去叫人帮忙的话,我就要离开鴇羽了。
我该做的应该是——
不管如何先救鴇羽。
高村:“等着我,现在就去救你……”
至少,如果能让鴇羽的手自由的话,她就能做出那不可思议的障壁。而且将鴇羽放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变成怪物的饵食。
舞衣:“老师……快逃……”
高村:“笨蛋,哪能不管你呢。没事的,别担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我也像是对着自己说似的,拼命地拉扯那缠绕在鴇羽身上的橡胶般的东西。
我正在这样做的时候,怪物腹部摩擦着地上的砂石,十分容易就靠近过来了。
舞衣:“已经够了……已经、已经够了……”
高村:“还没”
舞衣:“不要呀……老师,快逃!”
鴇羽悲痛的叫声响彻山林。
高村:“别说蠢话了!我哪能丢下鴇羽逃跑呢!?”
舞衣:“老、老师……”
不错,正因为我被人叫做老师。
高村:“没事的。”
怪物很快就要逼近了。
高村:“好的,还差一点……”
怪物所吐出来的粘性物质有够结实的,尽管指甲流出了红色液体,我仍然继续掰那物质。不快点的话就要命丧獠牙了。
高村:(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我也要好好看清楚了……)
我将鴇羽所做的不可思议的防御壁当作逃脱的唯一希望。
高村:“好、好了!掰开了!!”
同一时间——
高村:“鴇羽、手呀!把手伸出去!”
舞衣:“呀啊啊!”
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只是让自由了的手本能地保护身体,然后——
空气摇晃着。
发出红色的光辉。
发出仿如能让玻璃破碎的高频音,怪物往后方飞去,身体重重地撞在地面上。
高村:“果然是这样……”
但是情况依旧。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退下!!”
突然的一声从背后传来。
高村:“哎?”
舞衣:“哎?”
然后,枪声。
——怪物的身体蹦出火花。
回头望向枪声的方向……
高村:“……玖……玖我?”
玖我夏树向着怪物端起两把枪。
高村:(得——得救了?)
而且,她还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我们。
夏树:“碍事,让开!”
玖我并没有看着我们,而是一直盯着怪物。玖我是为了怪物而挺身而出的。对我与无法动弹的鴇羽则看都不看一眼……要把所有的事都交给玖我吗?
高村:(比那只怪物更重要的、现在最要紧去做的是——)
我对着就势举枪跑出去的玖我喊道。
高村:“等等,鴇羽被捉住了!能救救她吗?不这样做的话没办法逃跑。”
夏树:“…………”
玖我盯着我们。
夏树:“真是的,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呀……”
高村:“听我说话呀……”
但是玖我对我点点头。
夏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就会退下去了吧……”
高村:“啊……”
如她所言,我退后几步,而玖我走前几步。正想着怎样对付我们的怪物的意识,被突然的枪击所吸引,注意力完全移到玖我那边去了。
玖我的脊背。
背影只是个小小的女生。
蓝色的头发在森林的风中摇曳。
夏树:“迪兰!!”
玖我大叫的瞬间,我起了一种被周围那股寒冷所引起的现在不是夏天的错觉。
与怪物附近的空气不同,是另一种紧张的感觉。
然后————
从幻想之冰中出现了硬质之兽。
向着空中远吠,那声音让怪物刹那间也起了惧意。
与堪称巨体的对手相比身体要小得多,然而眼中泛出了光辉,往前走出几步。
就像是守护公主的骑士一样。
夏树:“迪兰,拜托你了……”
玖我称呼那兽为迪兰。与看着怪物的凶狠目光不同,声音流露出爱意、和谐。
高村:“这、这是……究竟?”
夏树:“…………”
玖我沉默着,并不回答我的问题。
夏树:“去吧!!”
老老实实盯着怪物的兽,一听到玖我的话就像解除了束缚一样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鴇羽身边。对着鴇羽的舒服,‘迪兰’一挥爪子就将其粉碎。
舞衣:“呀啊”
很快就获得自由,然而鴇羽却失去平衡,向前滚了几圈。我慌忙赶过去,把她扶起来。
高村:“……没事吧”
舞衣:“没、没事”
说着挣脱我的手。
高村:“是、是嘛。没事就好……”
夏树:“有空说话的话,还不如快点逃!老实说你们很碍事啊!”
舞衣:“什么,你呀——”
高村:“不要,对不起……谢谢了,玖我”
我以感谢之言打断鴇羽不满之声。
夏树:“哼、哼……”
玖我在我的旁边,与怪物对峙着。像是难为情似的举起枪,背对着我们。我的视线从鴇羽身上转移至玖我身上,思量着说明情况。
高村:“小心点,那家伙——”
夏树:“怎么也好,你在妨碍我”
打断了我的话,玖我用冷冷的语调对我说道。
高村:(怎么办……要再说一次吗?)
尽管她习惯战斗,但被那粘性液体逮着的话,就算玖我再怎么厉害……
高村:“玖我!等等!”
夏树:“……怎么了?”
她不听完别人的话就先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
要小心被那白色的丝捆住,我向玖我提醒道。
高村:“小心它从口中吐出来的白丝……否则就会象鴇羽刚才那样子了”
夏树:“是嘛,我明白了……”
点点头,玖我向怪物一指。
夏树:“去吧!迪兰!”
吠着的迪兰一直冲过去,向着怪物一跃,伸出锐利的爪子抓过去。怪物也伸出獠牙,迪兰则轻松地避开了攻击。身体不但敏捷而且还懂得佯攻,它还真聪明。
二击、三击,怪物几次追击都落空了,反而被迪兰的反击弄得狼狈不堪。
夏树:“就是现在,迪兰!!”
迪兰高高跳起,离开怪物,同一时间玖我的枪口中射出了枪弹。射进了怪物那树干般粗的身体里。像钉子一样洞穿了一个孔。发出苦闷的叫声,巨大的身体往侧面躺倒。
夏树:“怎么啦?已经完了吗?”
怪物看着玖我——瞬间从口中吐出白丝。
但是玖我一点惊慌的样子都没有,微笑着避开了。看来是听了我的话做好了应对准备。
高村:(幸好有说出来……)
刚才的倒地像是演技似的,那家伙又爬起来了。
高村:(它也有智慧呀……)
高村:“不管怎样,都要打倒它……”
玖我也一副为难的样子,低头思考着。
这种空隙,怪物才不会错过。尾巴向并排站着的玖我与鴇羽横扫过来。
高村:“糟了!鴇羽!!玖我!!”
舞衣:“不要啊啊!”
就在这个时候。鴇羽那自我保护的反射性地伸出了双臂,前面的空间立刻发生了扭曲,然后——
手的前方升起了一团火焰。
怪物被弹退几步,发出闷闷的呻吟声。
舞衣:“……哎、哎?”
高村:(刚、刚才的是……)
那并不单单只是做出了一个扭曲了空间的障壁。很明显还出现了火焰般的东西。
舞衣:“是什么……刚才的……”
她嘟囔着,不可思议地看着双手。但是那里立刻就没有了火焰的痕迹。不变的是,鴇羽自己也感到诧异,一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样子。她打开自己的双手,确认着刚才是怎么回事。
高村:“是魔法……吗?”
玖我的枪、叫迪兰的不可思议之兽、还有鴇羽手中产生的迷之力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树:“你刚才究竟干了什么?”
玖我也为鴇羽放出的火焰而惊讶地问道。她诧异地看着我与鴇羽,而不明白自己干了什么的鴇羽则困惑于她的问题。
高村:“总之现在最重要的是打倒那家伙!”
逃跑也好、打倒也好。不、逃跑看来是不行的了。
高村:“只能、打倒它了吗……”
它的头部垂直向上升起,高声大叫。震动着身体。
高村:“……怎、怎么了!?”
怪物的身体突然就被一层瘴气所保卫着。考虑到危险性,我们后退了几步。
高村:“哎!?怎、怎么会这样……难道”
覆盖它身体的气体消失、现出它的身体的时候,它的伤痕已经消失了。
高村:“究竟该做呢么办才好呀”
再次与怪物对峙。玖我的两把枪和叫做迪兰的召唤兽。还不能说能使用其力量的鴇羽的火焰。在这里果然还是应该拜托……
高村:“鴇羽,拜托了”
舞衣:“哎?我、我呀?”
完全没想过这事,鴇羽惊讶地喊出声来。
高村:“没事的,鴇羽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舞衣:“但是……”
疑惑的声音。但是,刚才所见的炎之力量一定非常有效果。只要鴇羽能用意志来操纵的话……但是,像是在说‘我等的不耐烦了’,怪物发出鸣叫声。
高村:“鴇羽,加油啊”
舞衣:“等、等等……”
但是,仍然注意着我们的怪物,高高挥起尾巴,想着我们拍来。
高村:“来、来了!!”
发出切裂空气之声,鞭子一样的一击。
舞衣:“呀啊!”
出现了!那炎之壁。
发出强大的声音,确实成功将怪物的攻击弹回去了。但是,这也无法造成损伤。
再次与怪物对峙。明明有这样喧哗的骚动,却没有其他人出现。
高村:“接着该怎么办呢……”
从怪物那无眼的头部,我能够感受到它心里的焦躁。他已经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高村:“玖我、不管怎——”
请求之言还没说完,玖我就已经跑了出去。双手交替着扣动手枪的扳机。枪声响了5次。其中3发打进了怪物长大的嘴里,随着舌头甩到不知哪里去了。
高村:“怎、怎么样!?”
怪物和我们都受了伤。这场战斗不能再拖下去了。还不快点分出胜负的话,只会迎来最坏的结果。
高村:(有什么好主意吗?)
这里必须有非常慎重的决断。只要我们走对一步就能扭转局势。
我把赌注压上了。这时只能一口气分出胜负。与两人悄悄地提出方案。
高村:“尽管不知道能否成功,但还是试试合作吧”
听到我的话,鴇羽和玖我也点点头。简单说明后大家散开了。怪物左右摇头,对着散开了的猎物。
高村:“快来看,是这边呀!!”
我不断地捡起石头,向着怪物狂扔。将目标锁定为我,怪物只是扬起镰首盯着我。
高村:“好了,可以了,来吃我吧!”
垂着放出恶臭的唾液,向最弱的我攻击。
高村:“嘿……”
我认定怪物已经将目标定位我后,一口气转身迈开大步。怪物则追着我。
全力狂奔。不管背后的东西有多么恐怖,总之先吸引着追来的家伙的注意力。
舞衣:“老师!”
向着完全被我吸引过来的怪物的侧面——
怪物强势地弹飞出去,撞在附近的岩石上。一边高声呻吟,一边满地打滚——
高村:“得手了!玖我,趁现在!!”
她点点头,右手的枪瞄准目标——
在完全已经怯弱下来的怪物身上,玖我的枪弹炸裂了!
喷出的体液往四面八方飞溅。
怪物的巨体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明明想着去做那决定性的一击——
怪兽慢慢怕起来。为了让伤口愈合,再次发出瘴气。
高村:“可恶,难道就无法阻止它么……”
夏树:“让我来。迪兰!!”
玖我喊着迪兰的名字。
夏树:“铬弹装填!——————攻击!!”
高村:“呜哇……!”
舞衣:“呀啊啊啊!”
迪兰的攻击,将怪物的头部打穿个大洞。怪物的巨体就这样颤抖了几下失去力量倒在大地上。然后,周围一片寂静。
高村:“……怎……怎么了?”
我惊恐地只能说出话来。那躺下来的怪物所压倒性的感觉让我停止了思考。
舞衣:“呼……呼……总算完了。”
鴇羽挤过来。场内吹着狂风,摇撼着树木。……很静。得救……了吗?但是紧张感还没有解除……在趴下了的我们面前,玖我站在那里。依靠在她身边的,是那忠实的仿如仆人的叫迪兰的存在。非生物质感的眼睛看着我们……但是,在其远离意识之深处,让人感到无比怀念。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
高村:(看样子是听命于玖我的……应该是安全的吧?)
高村:“话说回来,最后那一击还真厉——”
夏树:“喂,你呀。是叫鴇羽舞衣吧。”
玖我无视我的话,低头就对鴇羽说话。
舞衣:“怎、怎么了?”
站起来鴇羽回答玖我道。
夏树:“刚才你是怎么防御orphan的攻击的?”(*不懂可以古狗的注:弃兽(orphan,无依者),风华学院周遍出现的怪物,HiME们的敌人。本质上和子兽(Child)是同一种东西。没有主人的子兽就沦落为弃兽)
舞衣:“哈、哈咦?o、o什么的?”
夏树:“刚才的东西。你是怎么防御攻击的?那东西似乎是……”
刚才的……确实,我也不明白鴇羽为何用手就解除了怪物的攻击。不,确实升起了一团火焰,将攻击给抵消了……我也认为是鴇羽的意志所操纵的火焰……但是接着呢?
舞衣:“那、那种事我不知道!说起来,你又是谁呀!?名字确实是……玖我、夏树……是吧?那、那东西是什么……那不是刚才的东西的同伴吗!?”
怯生生的鴇羽指着它。
夏树:“不要将迪兰与那种东西相提并论。而且……那与你们都没关系。”
一瞬间目露凶光。
舞衣:“你说什么?没关系?哪会没关系呀!我们是受害者呀!?”
高村:“对呀,说没关系什么的,刚才的骚动肯定会传遍学校的吧?”
夏树:“就算是那样也没关系。”
说着,手中的枪对准我们。
舞衣:“哎呀!?”
高村:“喂、喂喂!?”
我与鴇羽条件反射地举起双手。
夏树:“听好了,刚才看到的,全部都忘掉!”
就在玖我放开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的瞬间。
夏树:“什、什么!?”
失去了头部、横躺在那里的大蛇身体突然扑了过来。
高村:“危险!!”
玖我跳上身旁的迪兰,成功避开了那一次攻击。我紧紧地抱着鴇羽,也逃脱了攻击。巨大的身躯直轰地面,砂石四溅。
夏树:“……可、可恶,大意了。”
但是,还没时间调整姿势,那条尾巴扫向了倒下的我呵鴇羽。
高村:“————咕”
我想无法承受这么厉害的一击了。
舞衣:“不、不要啊啊啊!”
面对这一强势的攻击,我怀中的鴇羽再次伸出手来,做出防御的姿势。然后——
仿如洪水冲垮堤坝,大气摇晃不已。
鴇羽手中存放着红红烈焰。
燃烧的火焰,让人联想起她的发色。
手腕处出现了火轮。
一瞬间,我们的眼前出现了火柱。
夏树:“什、什么!?”
吹起热风,红莲之炎包裹着那只怪物。
高村:“究、究竟……”
视野染上了红色,那条大蛇已经被燃烧殆尽。本来很普通的大蛇,变成了炎之大蛇。
夏树:“这……这不就是……”
舞衣:“哎……刚才的……这个,是我?”
抬头望着将那大蛇烧为灰烬的火柱,鴇羽呆呆地自语道。就这样我们三人无言地看着红红烈焰消失。被升起的火焰所映照的天空,染上了入夜以后深深的暗蓝色,厚厚的烟云像是在讲述一个异常的故事。
高村:(……)
眼睛渗进了些爆炸所引起的粉末,原来是脚下的石头烧焦了……
下山途中,回头一看原来的地方,那厚厚的烟雾像是谎言一般转为晴天。
夏树:“可我,我大意了……应该到它完全消失为止……”
舞衣:“等等,刚才的……是什么?刚才的事都是我干的?现在也是?”
高村:“我也想听听,好像在一霎那间鴇羽手腕处出现了个火轮,然后就变成那样子了……对吧?玖我……你也看到了吧?”
夏树:“……”
舞衣:“我、我……不知道呀……”
高村:“对吧,玖我?”
夏树:“恩……果然,你们最好还是全部忘掉刚才发生的事。”
玖我担忧地望着我们,说道。
高村:“你、你说什么呀!忘掉什么的,这怎么肯能忘掉!”
舞衣:“是呀!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忘掉?”
夏树:“约定要忘掉了,不遵守的话就要被攻击了哦?”(举枪)
呜……眼神是认真的。她为何为拿着枪,我并不知道其中的理由……但是,我不知道的事情又增多了。
夏树:“怎么办?”
她走进我们,她那睁的大大的眼睛,毫无放弃信念的意思。
高村:(真顽固……)
我得出了结论。
高村:“我明白了……忘掉,不要说别的了。”
舞衣:“等、等等老师!?这种事情,不马上叫警察来的话……”
夏树:“你也是,舞衣,你什么也没看见,绝对不要跟别人说。刚才的火焰也要忘掉。”
舞衣:“……”
鴇羽很不爽地盯着玖我,然而在枪面前,她也只是乖乖地嘟囔了几句。
夏树:“对于你们来说,也许马上离开这个学院会比较好……”
舞衣:“什、什么!不要说蠢话了。我可是今天才转校来的呀!?”
夏树:“…………没关系。”
玖我放下枪。
舞衣:“还有,你也知道刚才的火焰是什么的话,就告诉我吧!怪物也好,你的事也好!”
夏树:“这是最后一次,忘掉它。”
冷冷的视线,冷冷的声音。风摇晃着暗蓝色的头发,玖我向前几步,持枪走近鴇羽。
舞衣:“……我明白了。我什么都没看到过……这样可疑了吧?”
夏树:“……聪明”
玖我总算放下枪,转身走下山道。仆兽也津贴着主人下了山。
高村:“……这究竟算是什么?”
舞衣:“我不知道呀……”
所幸伤口很浅。时间也不早了,我也没有心情再去后山调查。我们无言地走了一段时间,稍稍冷静下来以后,互相交谈刚才的情况。
高村:“……看到了非常不得了的东西。”
舞衣:“我怎么也不明白,究竟刚才的大蛇是什么呢?”
高村:“是呀。”
舞衣:“还有那个叫夏树的女生……究竟在做什么呀,自己也跟着个怪物……”
高村:“是呀……”
我只能回答同一句话,那怪物究竟是什么……还有玖我知道什么呢……为什么,那只叫迪兰的会老老实实听从玖我的命令呢?我无法明白。迷之生物、UMA?糟透了……尼斯湖怪兽和BigFoot还时不时假货呀……
高村:“恩?”
说起没见过的生物……朔夜的月读也是这样……尽管它既娇气又不凶暴。
高村:(没有关系的吧……)
舞衣:“那么,……就在这里分手了。”
高村:“哎?”
鴇羽停下脚步,往学院的女生宿舍方向一指。看样子我就只能走到这里了。
高村:“是嘛。一路小心。”
舞衣:“恩……啊、老师”
高村:“恩?”
舞衣:“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高村:“……”
舞衣:“再见。”
跑去的鴇羽那头红发仿如夕阳,就这样直至看不见。
高村:“什么嘛……不是有可爱之处嘛。”
总算稍稍挽回了被破坏的名声?说起来虽然实际上是玖我将怪物打倒,然后是鴇羽给予致命一击……我是这样觉得的。我并没有回家的打算,踏上校园小路。
高村:“我搞不明白呀……”
与鴇羽分别后在校园小道上走着,打算一个人考虑刚才发生的事情。紧急变化的失态,逼近的紧张感,眼前的东西又从眼前消失,走出后山,这些事情都给予我远去的感觉。就这样回复平静的心情,冷静下来以后,脑海中浮现各种疑问。究竟刚才的怪物是什么。首先要弄清楚这个。然后——玖我,她理所当然地与怪物战斗,她总是在这附近干这种事情吗?这种事情可大可小。
高村:(朔夜也说过,地震,落雷,爆炸,与这事有什么关系吗?)
我虽然想着这个镇上已经没有再比这些更厉害的事情了……但心里并没有底。总之去知道玖我一点事情的理事长哪里问问,也许就能搞清楚刚才的怪物是什么。
高村:(会告诉我吧……应该)
我沿着充满夏天草木香气的坡道而上。
理事长家与昨天所见毫无变化。我想不管是50年前也好100年前也好,这栋建筑也还是这个样子。感觉就像是人偶住的地方。为什么呢?实际上虽然并没有这种事情,但实在感受不到其中的气味。所以我才会觉得这里是贵族摆放玩具的地方。大概是错觉而已……与刚才怪物的Reality(现实感)相比,这里就是Unreality(非现实)……或者更该说是Nonreality(无现实)。结果也就是我的主观感觉而已。
按下通话键,屋子里响起了相当古老的声音,连站在玄关的我也听得见。
…………
等了一段时间,门开了。女仆小姐出现在面前,带我走进接待室。馆内静悄悄的,让人怀疑住在这里的是否就只有理事长与女仆小姐两人。
真白:“高村老师。还没离开?”
门一打开,坐在轮椅上,本来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看外面景物的理事长转过头来询问道。
想提问的是我这边。
高村:“突然冒昧拜访,真不好意思,请问,有感受到之前的地震吗?”
听到我的话,理事长脸上掠过一丝惊慌。还是该说是忧虑呢……——为了什么?
真白:“是的,有地震过呢……”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单刀直入地问道。
高村:“之前,我去了后山的神社,尽管我不知道允不允许随便进入……但在那里,我看见了怪物,是条巨大的蛇”
真白:“……”
理事长爱理不理地把脸转到一边。
高村:“理事长,你知道些什么吧?在那里玖我也出现了”
真白:“是嘛,玖我同学……”
看着窗外,叹了一口气后理事长没有看着我,继续说。
真白:“高村老师,请忘掉刚才所见到的事情,这么做是为了老师你好”
高村:“玖我也这样说过,不过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忘得掉!”
一不留神声音大了。但是我不得不说。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忘得掉。
真白:“忘记、或者所谓的假装不知道,我认为不管是谁都能办得到,就算是小孩子也可疑。”
高村:“哎?这是什么意思……”
言外之意就是说那东西能单单当作没看见过?
真白:“玖我同学拥有与那个战斗的手段”
高村:“是指那把枪……还有跟随她的那只怪物吗?”
对于我的问题,理事长摇摇头。
真白:“不知道的事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人,只要不牵涉进超越自己力量的事情里就会一直幸福下去。不管怎样,今天请你回去,然后忘掉它,这也是为了老师你好。”
高村:“但是……”
结果还是无法再谈下去。最好不要知道,努力点忘掉吧。但是,这种事情……看见那种东西,忘掉是没可能办到的。
没可能办到的……
高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
回到仍旧那样温暖的家,我的心仍然七上八下,怒火中烧。与理事长谈话后,这份怒火更深了一层。为何知道了的话要放着不管?并不是放着不管……也许是隐藏起来了。怕会招致混乱?是那种问题吗……朔夜的话中也许就与那怪物有关联,而且从玖我的态度中可疑猜出,这种怪物并不仅仅只有一只。如果考虑学生们的安全的话,那不应该早点封锁那个地方?
高村:(是为了学院的经营吗,真不想这样想啊……)
尽管已经回来了,我还是想再问一次理事长。也许问一下玖我会比较好。
朔夜:“哎?哥哥回来了呀。真的是,说一声呀。”
朔夜从楼梯上伸出头来,看见我后‘突突突’地赶过来。听到这话,嵯峨野也从厨房里走过来。
嵯峨野:“欢迎你回来,高村先生”
两人笑着迎接我。稍感惊奇。
高村:“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朔夜:“没什么!晚饭也才刚刚做好!怎么了?哥哥,脸色有点难看”
高村:“没什么,对了……对不起,也许只是累了”
最好还是跟朔夜说吧?说小心怪物出没。尽管我想告诉她,但又在意起理事长的话来。最好不要牵扯进超越自己能力的事情里,不知道的话会比较幸福。我也不想朔夜受太大的惊恐。发生什么事的话由我来保护她,而且我又想起教授的事情……
高村:“对了朔夜……刚才有地震吗?感觉得到吗?”
朔夜:“啊,恩恩,有啊有啊,吓死我了,不过一直都是这样,我都习惯了。啊,难道哥哥你害怕了?觉得地震很难办?”
嵯峨野:“是这样吗?高村先生”
高村:“不是的,不是的呀”
看着开心的笑着的俄说也,还有那副真的很担心我的嵯峨野的脸,我想他们真的认为这种事在这个镇上很普通。也许还是不要朔夜知道为好。反正我又不懂怎么收尾。
高村:“总之,我一看见两位就感到肚子饿了”
肚子不饿了人就能安定下来。人类的适应性还真厉害……
朔夜:“恩,吃饭了!快
点快点!”
高村:“好的”
正想去洗手间,我注意到月读的存在。
高村:“哟,我回来了”
昨天尝试对它好点,最后惨淡收场。它走到我脚跟,闻了闻。
月读:“呼——!呼——!”
发出投诉般的声音,一直盯着我。
高村:“怎、怎么了?为什么生气了?”
……是因为气味吗?
朔夜:“哎呀,月读不要这样,不要对哥哥摆出那么凶的脸”
月读:“咪呀~……”
被朔夜抱着,发出不满的鸣叫声。
高村:“总之我先去洗手……”
去洗手间洗完手,很快地走到起居室。与昨晚一样,起居室飘来阵阵香气。
高村:(嵯峨野先生,今天也很努力啊)
走进起居室,朔夜把手放在胸口,满面笑容说道。
朔夜:“锵锵!为了哥哥,我努力做了料理”
高村:“噢噢”
桌上摆着各种菜肴。厉害,我是真的第一次看见朔夜的手制料理。还真做出来了呀……我感慨万分。
高村:“这里全部,都是朔夜做的?”
朔夜:“恩!”
嵯峨野:“全部都是小姐亲手做的”
高村:“噢~真努力呀,朔夜”
朔夜:“不、不要这样说啦~”
朔夜脸红了。就算味道会有点奇怪,看样子也还是可以吃的。
高村:“那么,我不客气了”
朔夜:“请、请慢用~”
看上去没问题,先试一口吧。
高村:“(咀嚼……咀嚼、咀嚼)”
朔夜:“(心跳心跳……)”
高村:“!”
朔夜:“呜唉!”
高村:“……好吃”
朔夜:“真、真的?真的?哥哥!”
高村:“是啊,非常好吃,做的不赖嘛”
尽管比不上昨天所持的嵯峨野先生所做的料理。但还是相当地可口。
朔夜:“……呵~……太、太好了~”
高村:“恩!这个也很好吃!(咀嚼咀嚼)”
哪一样都很可口,我往每一样菜连番动起筷子。
朔夜:“好开心……”
嵯峨野:“太好了,小姐”
朔夜:“呵呵萨基教我料理的事,可要保密哦?”
嵯峨野:“我知道了”
高村:“恩?什么?”
朔夜:“没什么,没什么!”
嵯峨野:“什么事也没有”
朔夜:“哥哥!多吃点呀”
正想要求再添一碗的时候!
高村:“(咀嚼咀嚼咀嚼咀嚼)……唔!”
怎么了!?我!!
高村:(怎么了!?啊,脚僵硬了!?)
视野突然一暗。
看不见前方……接着周围的声音开始消失。
朔夜:“呜唉?”
高村:“……呜啊!”
啪嗒————!
视野一片漆黑,头脑一片空白。
朔夜:“呀啊啊啊,哥、哥哥!?”
嵯峨野:“高、高村先生!”
怎、怎么了!?
急速地,发冷加呕吐加头晕加毛孔扩张!!
朔夜:“哥、哥哥僵硬地倒下去了!”
嵯峨野:“而且还一直保持笑容”
高村:“哔呜哔呜哔呜……”
朔夜:“不要啊啊啊!哥哥笑着吐出白沫~~~!!”
嵯峨野:“请、请你冷静点,小姐!”
朔夜:“呀啊啊啊,呀啊啊啊,哥哥你不要丝啊~~~~!”
嵯峨野:“除、除了用我所说的调味料以外你还用了什么吗?”
朔夜:“呜呜……那个……辣椒……豆……豆瓣酱……”
嵯峨野:“为、为何要加那么辣的东西……那么辣的话,有可能会让人休克而死的呀……”
高村:“…………”
啊呜……从远方传来汽笛的鸣声……
……意、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