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夏树篇
  5. 7月2日 日
  6. 繁体版

7月2日 日
2017-06-23 22:43:03

		

7月3日日
……天旋地转。
血液倒流的感觉。
有什么正不断往上冲。
朔夜:“哇、哇、哥哥,振作点~!”
朔……朔夜?
…………
咦,怎么我说不出声音。
说、说不出来……
我想……
嵯峨野:“在吃饭的时候,你突然晕倒了”
吃饭……什么?
嵯峨野:“大小姐在昨天的晚饭里加入了过量的香辣调味料……如果加入的量太多的话……”
咕……朔……朔夜?
朔夜:“对、对不起!因、因为哥哥你喜欢辣的东西……我以为放进去你会很开心!”
原、原来……但是肉里是不能……放这些的吧。
朔夜:“恩。我听萨基说过了……”
那、那太好了……但是,嵯峨野先生……在她放东西前……能够检查一下的话……
嵯峨野:“我知道了”
朔夜:“呜呜……哥哥,没事吧~?”
怎、怎么了……刚才好像看见了死去的奶奶……
朔夜:“呜唉唉唉唉!”
话说回来……能够尝到那么好吃的东西,也不枉此生了……总之我的舌头不断地动着,然而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两人试图通过我嘴唇的张合,猜测我在说什么。
朔夜:“再见了,护士小姐刚才也叫我们回去了吧?”
嵯峨野:“高村先生,请保重……”
我稍稍摇头,摆摆手,目送两人离开床边。
一闭上眼,我马上又失去了意识。
高村:“呜?”
护士:“觉得还好吗?高村先生”
高村:“……这里是?”
护士:“这里是医院。你没有发现吗?”
高村:“医院……啊,我……吃着晚饭的时候倒下去了”
护士:“回答正确。半夜吐得厉害,还有腹泻”
高村:“有、有那么严重吗?”
护士:“不是的不是的,就是像喝了没有自来水设备地区的生水,只有那种程度而已。”
高村:“……跟那个一样呀”
护士:“不错”
……朔夜的料理原来是这种程度。
护士:“肚子不疼了吧,胸口也没有闷热了吧?”
高村:“……似乎没有”
护士:“那就好了,看来药起效了。现在暂时观察一下情况,没什么事的话就可以回家了”
高村:“哈”
我看着病室里的窗。没有看到过的城市风景。这里是哪里呢?这里是风华市的医院吗?
高村:“请问,这里是风华市的医院吗?”
护士:“不是的。这里是隔壁的月杜市的综合医院”
高村:“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我不知道的别的城市的风景。
护士:“风华并没有像这里的大医院。出动救护车的场合,大多都是送到这里的”
高村:“是这样呀,啊,朔夜她们……”
护士:“她们在清晨的时候已经回去了。还会再来的。”
高村:“哈”
两人是在清晨的时候来探望我的。似乎还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在夜里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两人手足无措地……
护士:“来,这是早饭,但是还是要吊着点滴,虽然不大美味,但也很健康”
健康……
高村:“我肚子饿了……”
护士:“肚子饿了,就证明治疗有效”
护士小姐说着,在我的右臂刺上点滴的针。
护士:“就这样保持大概30分钟”
高村:“好的”
我就这样平躺着,看着点滴一点一点往下滴。点滴‘叮咚、叮咚’地在每个独特的时间往下滴,我思潮起伏。慢慢地,从吃下朔夜的料理然后倒下的时间开始,记忆开始倒回去。
昨晚,在吃完朔夜的料理倒下前,我去见了理事长……
高村:(对了!那怪物……)
在神社突然出现的……究竟是什么?这种远远脱离了我所知的现实的情景……那真的是现实吗?闭上眼,在脑里回想。那大蛇般的怪物,巨大,咆哮,蠕动,还有那的的确确令人感到的恐惧……
高村:(本应……)
那个时候我的确觉得很害怕,但现在回想起来,反而觉得可以接受。
高村:(怎么了?)
只是因为我变迟钝了……是这样吗?
高村:(……)
大概是我真的变迟钝了吧……
高村:(但是……)
话说回来,我看见了玖我那不可思议的力量。突然出现的玖我,还有她所驱使的与那怪物一样的怪物,无法否定的谜之存在……
高村:(那种东西,是我既喜欢又忌惮的存在……)
当想起这现实中出现的事,我就难以忘怀那随之而来的跳跃感与存在感。
高村:(怎么办才好呢……)
问题堆积如山。我很在意结果仍没有确认下来的神社,以及教授作下记号的地域。尽管危险,但同时又让我对此感到极大的兴趣。但是这种令人烦恼的事……
高村:(我可是天河教授的第一号弟子)
高村:“美丽的女性总是伴随着危险的香气。考古学也一样……你曾经这样说过吧,教授?”
我还要去。我想明天就去。无论如何,能早点去就早点去,要不,可能会因为余悸而畏缩不前。若我现在对山野树木感到恐惧的话……会很麻烦的。我可是非常喜欢野外挖掘的啊。…………还有碧老师和迫水老师……我一想起那两人的事,心情就放松了。
高村:“真是些有趣的人啊”
大学也总有奇人怪人在搞大游行,特别是史学科……这样算起来,这两位倒不输于他们。昨天早上遇到的女生,个性也不会输给他们啊……总之现在我先动一下。就像第一天动用手脚……幸亏还算灵活。然后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吃起饭来。
高村:(吃完了……)
但是,紧接着前天,昨天,每一天也是一波三折啊……而且还有逐步上升的趋势?虽然很有趣,但我觉得累了……然后我又盯着天花板。
高村:(啊……)
前天的夜晚,我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天花板考虑事情呢。
高村:“……”
高村:(无法冷静下来,这里也不是我的房间……)
点滴完了以后,身体多多少少还有点不适,但也可以下床走走。看来今天之内就可以出院了。我因为要通知朔夜他们这件事,来到了电话前。
高村:“那个……089……9……”
电话很快就通了。
嵯峨野:“……喂。这里是天河家”
高村:“啊,嵯峨野先生?我是高村”
嵯峨野:“高、高村先生!已经没事了吗?”
朔夜:“呜唉!?等、等一下,让我来接!”
旁边传来朔夜那麻烦鬼的声音。
嵯峨野:“不、不是的,不过……!”
朔夜:“我来接!”
从话筒传来两人的争执声。
朔夜:“喂喂!?哥哥!”
高村:“朔夜,早上好”
朔夜:“呜唉唉唉唉!你还活着——!”
哎,一点理由都没有。
高村:“谢谢你今早来看望我”
朔夜:“呜,恩。这是当然的了。但是,已经没事了吗?”
高村:“是呀,看样子今天就能出院了”
朔夜:“太……太好了————!呜唉!”
高村:“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朔夜:“不、不是的!这是我的错——!对不起啊!”
高村:“好了,但是从今以后不要再在肉里加辣椒和豆瓣酱了哦!”
朔夜:“呜呜……知道了”
高村:“好了好了。那么,之后再联系吧”
朔夜:“恩!”
高村:“呼,算了”
之后在病房里好好休息了一下。再好好检查一次就可以出院了。???:“呜……”
高村:“恩?”
我听见呻吟声,回头一看。???:“呜……哈……哈……”
走在走廊下方那的少年,突然倒下去了。我连忙跑过去。
高村:“喂、喂,你,你没事吧?”???:“哈……哈……哈……是……”
高村:“等等,我去叫护士小姐!”???:“没,没事的,只要休息一下子的话,很快就会好了”
高村:“不过……”???:“没事……的”
少年说着,露出虚弱的微笑。尽管他要我不要担心他,我还是吧他给背上。???:“对不起……让你费心了”
少年的身体渐渐好转,我把他送回了病房。看见少年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我终于可以放心了。然后他又说了据‘让你费心了……’。
高村:“我不会介意的,看来你已经基本恢复精神了”
听了我这句话,少年笑了。???:“那真是太好了,看来我可以在这里长居了”
高村:“对,对啊,的确是这样”
然后两人哈哈大笑。他叹了口气,冷静下来,用那小孩子反省的语气说道。???:“……刚才散步走太远了”
他羞涩地一笑。
高村:(倒下的时候他按着胸口……他得了什么病呢?难道?)
巧海:“叫我巧海就行了,哥哥呢?”
高村:“我叫高村,昨天才来这里的新人”
我刚说完,他就笑了。
巧海:“啊哈哈,那么我就是前辈了”
巧海开心地笑着说道。
高村:“真的吗?”
巧海:“是呀,我来这里已经几天了”
说着露出浅浅的笑容。
巧海:“哥哥,你还需要住院吗?”
高村:“不用了……看来我今天就能回家了……真是羞耻的期限”
不,我还真是混帐,翻过来,住那么大的医院才应该觉得羞耻。另外,说到底,得病其实也不能单纯说是好事或者坏事。
巧海:“是那样啊……真好”
巧海看着远方。……呜。看那黯淡的神情,这孩子真可怜啊。看来要转个话题。我正这样想的时候——
高村:“……哦?”
我的眼中看到一本偶然、不、是平时就很熟悉的杂志。
高村:“巧海……这本杂志……”
巧海:“啊,这个吗?”
巧海害羞地吧杂志递过来,真的唉!
高村:“这不是以浪漫为目标来引诱我们的华丽的杂志【Nuu】吗!!”
【Nuu】是本关于超自然现象的杂志。里面记载了有关历史、风俗、文化,还有其他等各种珍奇异闻。虽说是超自然现象,但对于男人而言用‘浪漫’来形容它也毫不过分……
巧海:“哎,哥哥你知道吗?”
巧海意外地抬头看着我。
高村:“不仅知道,我还很爱读呢,看着这些洋溢着浪漫的报道,会激起我对研究的热情。当然,两者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有时在没有收获的情况下会突然激起我的灵感。”
巧海:“是研究吗?”
高村:“我在大学里研究考古学与历史。就是这样”
巧海:“哎?那么,就是在做像这个杂志的工作人员所做的事吧?”
高村:“是呀,或者说,我是搞学术研究的,唯一缺乏的就是娱乐性……”
巧海:“好厉害啊!那太好了!”
他无视了我的话,巧海眼光闪闪的看着我。
巧海:“我也想做这样的研究!”
高村:“那就做吧。读这本杂志的男人,绝对能做!”
巧海:“啊哈哈哈!”
巧海开心地笑着。
巧海:“这个不是我周围的人所读的那种小书吧?”
高村:“什么小书啊!这本可是男人追求浪漫的非常厉害的杂志哦!?”
巧海:“是、是呀!呜哇,好开心啊!有这样充分理解这本杂志的人在!对了,哥哥!上个月出版的马丘·比丘讨论会你有读吗?”
高村:“当然了,之前的‘印加帝国果然是宇宙人的村子!’也读了”
巧海:“哎!?这本书,周围的书店都没卖,而且,到大型的书店里也没有……所以我就读了接着的部分,没有读到之前的,啊~之前还有这个特辑的啊,真想读啊”
高村:“真不好办啊,好吧,我把我有的书都借给你吧”
巧海:“真的!?”
高村:“真的”
巧海:“哎……全部,难道说……”
高村:“没错,就是从创刊号开始,也就是说,从已经没了的【Nuu】的始祖【Uuu】的创刊开始”
巧海:“师、师傅!”
突然巧海低下头,眼珠朝上看着我。
高村:“哎?……师傅?”
巧海:“请让我叫你师傅!”
小手握着我的手。
高村:“什、什么?”
巧海:“您是从创刊号开始的热心读者!再加上,您自己就是考古学研究者!”
高村:“那……那个”
巧海:“这就足以叫您师傅了!”
高村:“太、太夸张了吧,巧海”
巧海:“没有!请一定要让我叫您师傅!”
高村:“是、是嘛?”
我总觉的这称呼太夸张了……算了,既然能让巧海精神起来,那就算了。我再也不想看到这小孩子无精打采的脸了。
高村:(这样明亮快乐的眼神,一点阴靂也没有)
也许第一次到天河研究室的我看教授的眼神也是这样的。因为那时我所憧憬的人……之后我和巧海热烈地讨论起遗迹与古代文明之谜。对于小学四年级的男生而言,果然是到了对世界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年龄。
护士:“我还想你跑到哪里去了呢,高村先生!”
高村:“哎?啊,护士小姐”
护士:“情况怎么样?本来想这样问的,但看来你已经没事了”
高村:“啊……哈哈哈”
护士:“巧海,正与这位哥哥说话吗?”
巧海:“是的,真的非常有趣”
护士:“是嘛,那太好了”
护士小姐说着,向巧海投以温柔的一笑。然后,转头以阴沉的脸色,
护士:“高村先生”
高村:“啊,在”
护士:“总之先检查一下,之后就去办出院手续”
高村:“哈……”
我尴尬地搔搔头。病床上的巧海觉得很有趣,笑了。
护士:“请你现在马上回到自己的病房”
护士小姐瞄了我一眼,首先走出病房。
高村:“遵命”
巧海:“呵呵呵,但是师傅,你的脸色真的好很多了,很精神呀”
高村:“是么,痊愈了吧。”
巧海:“……恭喜你出院了”
高村:“谢谢,巧海也快出院了吗?”
巧海:“那……那样就好了”
表情再次阴沉起来。……糟了。难得让他高兴起来,我太大意了……
巧海:“而且,也就不会让姐姐再费心下去呢”
高村:“巧海,你有姐姐?”
巧海:“是的,她还特地带我来这个环境良好的地方……姐姐她好厉害的,师傅,在我还小的时候,爸爸和妈妈都死了,从那时开始她就一直照顾我。虽然我完全没有了爸爸妈妈的记忆,但我记得姐姐……开心的事也好,有趣的事也好,什么都——一直照顾着我”
高村:“……”
巧海:“只要我的病情变差的话,护士小姐会立刻通知我姐姐的”
高村:“……原来如此”
怪不得刚才没让我叫护士小姐。
巧海:“真想早点让姐姐放心下来,真想让姐姐过得自由”
高村:“巧海……”
巧海的大眼睛中充满忧虑。我在巧海这个岁数的时候,对父母抱着怎样的感情呢?真想让他早点高兴起来……我轻轻地抚摸他的头。
巧海:“师、师傅!?”
高村:“但是,巧海的姐姐,很温柔吧”
这不是任何人都能做的事。她一边打工,还一边照顾弟弟,让他搬到好一点的环境,是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
巧海:“是呀!我说的话她都会照做,性格又好,而且还是个美人呢”
的确,巧海是个美少年。很容易想到这个孩子的姐姐也是个相当美的人。
高村:“啊,无论如何都想见她一面啊”
我滑稽地说着,巧海听了也高兴地微笑起来。
巧海:“呵呵呵,师傅见了她的话说不定也会喜欢上她”
真的是个令人骄傲的姐姐啊。
巧海:“现在还不能马上自由,不过我还有这个来代替”
说着,他从放在桌面上的包里拿出折纸。
巧海:“因为我不能出去,所以就做了这种东西。姐姐虽然做菜很棒,手指却不大灵活……”
夹杂着一丝苦笑,巧海继续开心地说着姐姐。
巧海:“我很开心地看着她布置房间,因为我也想让她开心一点”
这真是对关系良好的姐弟。巧海除了自己努力以外也非常理解和支持自己的姐姐。
高村:(我有这样好的弟弟就好了……)
老实说,我很羡慕巧海的姐姐。
护士:“高·村·先·生”
高村:“啊……我、我在!?”
回头一看,护士小姐正打着手势叫我过去。
高村:“现、现在就走了~”
我低着头看看站在门口的护士小姐,又一次回头看看巧海。
高村:“再见了。下次我会拿着【Nuu】回来的”
巧海:“好的,师傅!我等着!”
我与巧海紧紧地握握手,然后离开了病房。
我稍微想了一下家人的事。最近就找个时间,绝对要拿着【Nuu】来看巧海。巧海既然能为了姐姐做点什么的话,我也能为巧海做点什么。……这才能对得起这位少年。
高村:“算了,要回去了”
离开电车5分钟了。从医院所在的月杜市回到风华。检查的结果是‘良好’。还被告之不要再乱吃食物。
高村:“……尽管这样说,那可是朔夜做的啊”
无法保证100%不再发生这种事,真是可悲啊。我想经过昨天的事情,她应该不会再做什么奇怪的菜,但是……
高村:“有点担心啊。为了洗刷污名,挽回名誉,她也许就在努力地做菜呢。尽管只是很短的时间,如果在大病初愈后又躺下来……或许就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就这样边走边自语,我发现了一间餐馆。
高村:“恩,虽然对不起朔夜,今天就在这里吃完晚饭再走吧”
我很快走了进去。
店员:“欢迎光临~!”
店内明亮清洁,营造出可爱的氛围。女侍应穿着眩目的制服笑脸迎客。
店员:“决定点什么菜的时候,请叫我一声”
那个,吃什么好呢?这些味道太浓的菜,一声说过不能碰的……
高村:“好,虽然是夏季,我就要个火锅乌东套餐。打扰一下”???:“好的,我来了”
舞衣:“你决定要点什么菜了吗?”
高村:“哎……”
一身可爱女侍应打扮的炎之少女站在我的眼前。
舞衣:“……”
她吓呆了,老实说,我也是。
舞衣:“哈、哈咦?高、高村老师?你在做什么?”
高村:“哎,我,我是来这里吃饭……哎,鴇羽你呢?”
舞衣:“打工”
她的语气有点粗暴,脸上流露处‘你看了还不知道吗?’的表情。
舞衣:“你看了还不知道吗?”
她说道。…………喂喂。
高村:“所以说,我只是偶然看见你而已”
然后,我又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衣着。……穿学校制服也很可爱,穿这件也非常合身,我在想些什么呀。两人互视着对方。
高村:“那个”
舞衣:“那、那个……”
我的脑袋里浮现出昨天山中发生的事。恐怕鴇羽也是这么想的,她的脸上流露处复杂的表情。玖我那旁若无人的话。我虽然向理事长确认了一下情况,但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别人。鴇羽也是这样吧。也就是说,这是我们的秘密。但是这个秘密并不会让人觉得惊喜万分,也就是说,知道的人只会感到无比沉重。总觉的气氛不大融洽……鴇羽也露出了不大和谐的表情。
舞衣:“请、请你点菜”
然若这个接客的笑脸也太专业了吧……一改昨天刚碰面的灰脸,她露出了完美的笑容。
高村:(这个人可真是厉害啊……)
我指着打开了的菜单说道,
高村:“火锅乌东套餐”
舞衣:“在、在这种热天里?”
鴇羽直接发出惊叹声,完美的笑容很快消失了。
舞衣:“你、你是认真的!?”
高村:“都说是认真的!”
但是,刚才那奇怪的气氛不翼而飞,夹杂在两人之间空气的沉重枷锁脱落了,不禁为此送了一口气。
舞衣:“我可不认为认真的人会在夏天吃火锅乌东……”
高村:“怎么也可以,什么也可以,我就不觉得在这里季节里有这种菜单有什么不可思议”
舞衣:“话是这么说……”
高村:“对吧?所以我不得不首先点这个东西来吃”
舞衣:“哎?什么?”
听我说我不得不首先点这个来吃。鴇羽大吃一惊。
高村:“探索不可思议之物可是男人的浪漫哦”
舞衣:“……”
舞衣:“顺便说一下,锐减菜单是奶酪汉堡牛肉饼”
完全无视我的话,她用那职业笑容指着菜单上的推荐项目。怎么办呢,奶酪汉堡牛肉饼……现在我可要考虑一下胃部的承受能力。
高村:“不要了”
我立刻回答,鴇羽的眉头马上扬起来。
舞衣:“什、什么嘛!难得我向你推荐!”
高村:“……哎,怎么生气了啊?”
舞衣:“我没有生气啊,我只是难得向别人推荐……”
高村:“不,那个,我可没有请求你向我推荐啊”
舞衣:“哼~奇怪的客人!”
高村:“……就算你这样说”???:“舞、舞、舞衣,老师,冷静点”
高村:“恩?啊……你确实是我班的……”
茜:“我是日暮茜”
不错,是日暮。她露出感觉令人亲近的笑容,低头作揖。
高村:“你也在这里打工啊”
茜:“是的”
舞衣:“小茜,老师好奇怪哦,在这个热天里点火锅乌东”
茜:“啊……哈哈,因、因为菜单里有嘛……对吧老师”
高村:“是呀,那么,不需要鴇羽,让日暮来点吧,一份火锅乌东”
茜:“好的,我收到了”
舞衣:“哼”
鴇羽鼓起脸颊走进厨房。是因为这件事而感到不高兴了吧……
茜:“我要一个火锅”
日暮边说边返回里面。我听到有个男生说‘好的’。
高村:“……恩?”
茜:“……那个,和君。接回刚才的话题”
日暮与之前一直谈话的男生继续说话。
茜:“真的?呜呵呵,好开心呢~”
来年个人开心地笑着点头。
高村:(日暮和……这个少年?)
把工作丢在一边,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看来关系相当好。哈哈,简直就像是一对恋人。或者说,除了恋人就不会有人这样做。
高村:“哎?等等,我们的学校不是禁止恋爱吗?”
茜:“真是的,和君你有够坏的”
说别人‘有够坏的’还那么开心,那肯定是恋人关系了。他那边也‘啊哈哈哈,生气的小茜也很可爱哦’回答道。
茜:“讨、讨厌”
高村:“……”
学校之外就可疑吗?
高村:(真是个谜……)
高村:“哈~吃完了吃完了,再吃下去,我的胃可受不了”
鴇羽那家伙到了最后还是一脸不快。那一副看我不顺眼的脸,简直就像那只巴甫洛夫的狗一样……对于教师来讲,这已经不能更落寞了。
朔夜:“哥哥!”
突然朔夜向我飞扑过来。
高村:“哇,朔夜,我回来了”
朔夜:“呜唉唉唉唉!欢迎回来!”
紧紧抱着我,脸颊压着我的胸口。
月读:“咪呦~!”
月读也一起飞扑过来。
高村:“哎呀呀,哈哈哈,很危险的,月读今天的神色也不错哦?很可爱哦”
月读:“咪呀咪呀~”
朔夜:“已、已经没事了?还好吗?”
朔夜抬头看着我,不安地问道。
高村:“是呀,没事了”
朔夜:“呜唉唉唉唉,太好了!”
看来她担心了很久。大概这事的起因是朔夜,她才会感到如此内疚吧。我温柔地抚摸着朔夜的头,示意我已经没事了。就像以前所做的一样。
嵯峨野:“欢迎你回来,高村先生”
高村:“嵯峨野先生,我回来了”
嵯峨野先生也放心的笑了。
嵯峨野:“平安就好”
说起来,他们两人是一直在外面等我吗?我问了他们这件事,
嵯峨野:“大小姐一直都看着窗外,刚才突然慌张地跑了出来”
高村:“原来是这样……”
看看朔夜那边,她正红着脸低着头。
嵯峨野:“对了要我准备饭菜吗?”
高村:“啊,对不起,刚才我在餐厅已经吃了”
嵯峨野:“原来如此,那么我想你今天最好还是躺一下吧”
高村:“是呀,不躺似乎不太好”
我温柔地回抱了一下为我担心的朔夜的肩,然后我们一起走进家里。漆黑的城市流动着透明的空气,朔夜的头发随着夜风飘动。从后快步跟上来的月读停住了脚,抬头望着月亮。
我稍稍躺了一下,到浴室洗澡以后,又回到了房间。
高村:“呼……从昨天开始,不,从来到这个地方的那一天开始,就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
但是,我现在无法再去想那些事情。特别是……昨天在学校后山经历的事……每当我想起那个怪物的样子,我的头就会隐隐作痛。
高村:(不行不行……今天不能想东西)
高村:“话说回来,刚才在餐厅遇见鴇羽的时候,也没有说过什么”
虽然那时气氛很沉重……
高村:(那家伙,大概也在拼命消化这件事情吧……)
就想到这里吧。
高村:(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想到……)
而且,我居然更累了。
轻微的敲门声。
高村:“是谁?”
朔夜:“我……”
高村:“好了,进来吧”
门打开了,朔夜却没有马上进来。只是在门边不断地窥视。
朔夜:“能进来吗?”
高村:“请进”
她慢慢地走进来,犹豫地走到我的身边……就这样站着。在别人睡觉的时候缺乏礼貌地走进来,为此而奇怪的扭捏着吗……
朔夜:“真的很对不起,哥哥”
高村:“哎?”
朔夜突然向我道歉。
朔夜:“料理的事”
高村:“你还介意这件事?”
朔夜:“因为……”
我抚摸着朔夜的头。
朔夜:“呜、呜哎”
高村:“已经过去了,朔夜情绪那么低落的话,我也会情绪低落的哦!”
朔夜:“这、这可不行”
高村:“那么,朔夜也不要那么介意”
朔夜:“呜唉……”
高村:“明白了?”
她稍稍点了点头。朔夜总算笑起来了。太好了。
朔夜:“哥哥你说你吃过饭……难道是在【LINDENBAUM】?”
高村:“……是这个名字吗?是离车站很近的那间”
朔夜:“那就是LINDENBAUM~。那个呢,哪里呢,我有朋友在那里打工哦!”
高村:“呵,是这样啊,是谁呢?”
朔夜:“呵呵,她叫日暮茜”
高村:“啊……我班里的,我也见到鴇羽了”
朔夜:“对了对了!小舞衣也在那里”
从她的话中可以知道朔夜以前就知道鴇羽和日暮在那里打工,但是……
高村:“鴇羽明明前天才专销过来,朔夜为何会知道呢?”
朔夜:“啊,恩,她打工的时候稍微早了一点,在哥哥来之前就已经是一个人应付过来的了”
说完,为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而偷笑着。
朔夜:“啊,对了对了,那个呢,今天呢,小茜打电话过来,说哥哥是她班里的老师,对吧?让我有点后悔了呢。”
高村:“为什么?”
朔夜:“哎……为了……什么呢?”
朔夜把红红的脸缩在脖子里。
高村:“另外,朔夜,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我的授课吗?不仅如此,讨厌家庭教师,讨厌学习,整天就想着大玩特玩”
朔夜:“呜、呜呜,那已经是另外的话题了”
究竟是什么另外的话题啊……
朔夜:“总、总之就是这样,我很羡慕她!但是小茜是我的好朋友”
高村:“是、是嘛”
‘就是这样!’朔夜用力地握着拳头说道。
高村:“啊……说起来,这个日暮”
朔夜:“恩?”
高村:“她与一起和她打工的男生是恋人?看起来他们年龄差不多,他也是风华学院的学生?”
朔夜:“呜唉”
朔夜脸上流露出惊叹的神色。
高村:“今天所见,他们的关系异乎寻常……但是学校的确是禁止恋爱的……”
朔夜:“哥、哥哥!”
高村:“哎?”
她紧紧闭上眼,双手合掌作拜托状。
高村:“朔、朔夜?”
朔夜郑重地对着我说道。
朔夜:“拜托了,哥哥。这件事你不要说!”
高村:“……这件事?”
朔夜:“小茜她……与和君交往的事……在学校也好,周围也好!”
朔夜拼命地请求我。
高村:“朔夜……”
朔夜:“那两人,真的是互相爱慕对方的!真的是互相信任对方的!”
朔夜:“所以,我不想别人妨碍他们……”
高村:“……”
我对朔夜说出爱这个词语稍微有点惊讶。尽管我认为她已经长大了,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事情……
朔夜:“拜托了,哥哥,放过他们好吗?”
朔夜又再次合掌低头。
高村:“……恩”
我稍稍有点踌躇。毕竟作为风华学院的老师,我是不能轻易放弃原则的。但是,事实上我不理解‘禁止恋爱’的根据。难道今天的学生谈恋爱就能这样毫无理由地禁止了?
朔夜:“……哥哥”
她不安地看着正在踌躇的我。
高村:“我知道啦,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朔夜:“哥哥!”
高村:“但是,出了问题的话,我可是会插手的哦”
朔夜:“没问题的,那两个人的事,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没有问题的!”
……不过他们在店里就那么地亲热……转念一想。他们肯定也想过的。肯定有像日暮那样秘密交往的学生。
朔夜:“但是,真好呢,小茜,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能够一起的话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
高村:“对了,朔夜有喜欢的人吗?”
朔夜:“呜唉”
高村:“恩?”
她的身体颤抖起来了。怎么啦!?
高村:“怎、怎么啦?很热吗?”
朔夜:“呜……没、没什么……”
怎么了,之前才刚刚没了阴沉的脸色,突然又变得更加阴沉起来。我非常清楚那包围在朔夜周围凝重的空气……
高村:“那……那个?怎么啦……”
朔夜:“哥哥真迟钝……”
高村:“哎?什么?”
朔夜:“没什么,那么,我睡觉了!晚安”
高村:“哎,啊,等等…………又生什么气了?”
鴇羽也总是没理由地生气,这个年纪的女生都怎么了啊……我所知道的,就是朔夜在背后支持着日暮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