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夏树篇
  5. 7月7日 木
  6. 繁体版

7月7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7日木
朔夜:“那个那个,哥哥”
高村:“恩?”
在吃完特制手做饭团喝完茶后,朔夜对我说。因为这时我正拿着味噌,出于礼貌我把它放回了桌上。
朔夜:“H——!!”
高村:“什,什么……!?”
把味噌放回去是正确的……
月读:“喵~!”
连你也……
朔夜:“因为昨天晚上,你很~晚才回来不是吗”
高村:“恩……但是你,为什么要说那是H啊”
听了朔夜突然说出的话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我接着问了她后,这次不知为何她红了脸。
朔夜:“没有为什么。在深夜干的事当然就是H咯”
她害羞的说着。
高村:“你在说什么呐……所以我才说朔夜还是个孩子嘛……”
朔夜:“啊~!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你是大人了吧!?哥哥在昨天晚上已经晋升为大人了吧!?”
高村:“别说这些让人听了不舒服的话,我只是在街上转了转而已。”
朔夜:“真的?”
高村:“我也没办法说谎的不是吗……大体上真正H的人都是早上才回来的”
朔夜:“是,是这样吗!?”
高村:“恩,就是这样”
朔夜:“唉~……所以早上回家才会成为话题的啊”
高村:“你,你在哪里和别人聊这个了!?”
嵯峨野:“咳咳!”
月读:“喵喵!”
高村:“呃,哎呀……”
嵯峨野:“快到出发的时间了,高村先生”
嵯峨野先生的眼睛在对我说着不要对小孩子说这些无关的话。我也用眼神向他道歉。他又传来这样就好的眼神。我用眼神向他示意我要出发了。他又向我示意走好。
朔夜:“你们在互相看什么呢?”
嵯峨野:“咳咳,接下来我要收拾残局了……你们两人走好”
高村:“好的,我走了”
朔夜:“我走了!”
朔夜:“呐呐,哥哥!虽然我已经原谅你昨天的事了——”
高村:“是,是么……”
我难道是站在希望她原谅我的立场上吗……
朔夜:“所以今天你要早点回来哦。就像要争取第一名那样快!”
高村:“为什么?今天并不是朔夜的生日或者其他什么日子吧”
朔夜:“但是,是七夕啦,所以我想和哥哥一起庆祝”
高村:“七夕?是嘛……被你一提醒,发现今天还真的是七夕呐”
朔夜:“对对,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要快点回来哦”
朔夜是在想象今天晚上的事吧,非常期待似的笑了。看到朔夜天真无邪地笑容,我感到很安心。不过说到七夕……
高村:“好,今天就干些关于七夕的事吧”
朔夜:“哎?干什么?”
高村:“上课的内容”
朔夜:“七夕的事!?哇~好像很值得期待哦”
双眼闪闪发光。
朔夜:“真好呐,哥哥上课的班级有很多有趣的课……要是我也能在哥哥的班级上课就好了”
高村:“我以前不也已经教过你很多有趣的事了吗?”
明明还只是几年前的事,那时的朔夜还完全是个小小孩,我也还很年轻。……话说回来,我现在也还是很年轻的!而且朔夜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孩子……比如说她刚才所作出的反应。那么……昨晚那个名叫结城的少女已经是大人了吗?……不会的吧,那孩子还像个孩子一般。
朔夜:“哥哥?”
高村:“啊,恩,不好意思,我们稍稍走快些吧,我还要准备一下临时教材的讲义呢”
朔夜:“下次一定要教我哦,还有一定要早点回来哦”
高村:“恩,我知道了啦”
朔夜:“呵呵呵,算了,上课的事我会忍忍的,恩,因为之后就是一对一的个人教程了,要手把手的教哦”
高村:“哈,哈哈……”
她露出了那么可爱的表情,还说要手把手地上课……
朔夜:“怎么了?你脸全红了哦”
呜,这也就是说我还差得远了么……
高村:“没什么……哎,恩?那是……”
对方也正好发现了我们。
舞衣:“早上好,老师,小朔夜”
朔夜:“早上好,小舞衣”
高村:“早上好,鴇羽”
舞衣:“关系那么好的一起来学校,不会被执行部或是教务主任啰嗦吗?”
高村:“我说……我们是……——哇”
朔夜:“不是那样的啊~~”
朔夜很开心地勾住了我的手腕。
舞衣:“唉……受不了,真是个意想不到的不良教师……”
高村:“鴇、鴇羽!这是误会!”
舞衣:“不过,也没关系……因为我今天心情非常好”
说着鴇羽望向了天空。
高村:“恩?天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望向同一片天空。朔夜也在身边向上看去。
高村:“什么都没有哦?非常晴朗的天空”
舞衣:“唉……老师,这不是挺好吗”
高村:“因为晴天?”
舞衣:“今天是什么日子?”
高村:“今天是七夕……啊!原来如此”
舞衣:“因为不是晴天的话就见不到了啊……”
七夕传说,织女和牛郎么。
高村:“哈哈哈,鴇羽也是个和自己的脸不太相符的浪漫——”
高村:“哇!?”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用拟音来表示什么的感觉。因为愤怒而颤抖着的浪漫主义者,紧握着拳头很有气势地站着。
朔夜:“刚刚是哥哥不好哦……”
舞衣:“你~说~谁~是~不适合当浪漫主义者的暴力份子!?”
高村:“没,我没说!我没说的那么——”
呯——
高村:“好痛啊”
高村:“好,我想今天就暂时把古事记放在一边,来上一次别的内容。来,这个,和平时一样的讲义。”
我把讲义发给最前排的学生。虽然是早晨在准备室里赶出来的,但我想这些也足够了。在回过身说话的同时,我在黑板上写上了大大的文字,‘七夕’‘乞巧奠’‘相扑节会’。
高村:“根据我个人经验来看,女孩子们似乎都对‘七夕’抱有很大的兴趣……在刚听说七夕的事的时候大家应该都还是孩子,所以也就是说大家那时应该都还没有情人吧,说起在小竹叶或诗签上自己的所爱,我想今天就先从这个‘乞巧奠’开始说。说起这个,那么原本就已经听说过‘乞巧奠’的人有多少呢?”
班级一同:“…………”
举手的只有3、4个人而已。
高村:“从理论上说明,日语中七夕TANABATA的读法,是有‘TANAHATA(织布机)之女’而来的。织布的女人,也就是织女、织姬的意思。在原本的大陆中,出现了除魔的风俗,也就是在7月7日举行的‘乞巧奠’,之后又传到本国——与牛郎织女传说放在一起讲,七夕出现的契机可能就是现在所说的星祭。而且,单纯的说避邪之物是无线的,从织布的特性来看,其中也含有祈愿其技术更加精进的意思。织布是无线的,其中既包含了技术又包含了手艺,就好比是跳舞,诗歌和管弦,写书作画。大家今晚都祈祷一下自己的文武上进也不错哦。虽然是先从大陆传来的,但刚传来的时候是宫中才办的事,那会成为七夕,是因为之后传向了平民。顺便说一下今天的上课内容其实也和古事记有关,请看讲义的第二页。”
教室里响起了嚓嚓地翻书声。
高村:“在古事记中,也记载了牛郎织女的故事。那么,‘乞巧奠’就先说到这里,我想接下来就由这个开始说起。”
说着,我指向黑板上写着的‘相扑节会’几个字。
高村:“好,有谁知道这个怎么读吗?我看看……那个……”
说着,我放下手,望向点名册。虽然我本想叫表情复杂的鴇羽或玖我来回答的……正在这时,我在名册上第一眼看到的名字是深优·葛丽亚。因为是第一眼就看到的名字,也没办法,我爽气地叫起了深优来回答。
高村:“好,那么深优·葛丽亚,你知道吗?”
深优毫无声音的站了起来,用平时一样平静的声音回答道。
深优:“是SUMAINOSECHIE”
高村:“好,正如你所说,谢谢”
舞衣:“唉?刚刚那是什么?居住的设计?”
鴇羽转身向身边的同学说悄悄话,是想逃避我的视线吧。
班级一同:“…………”
是她自己故意这么说的么,全班都能清楚地听见她的声音。不过我也就放她一马,也算是武士的同情吧……
高村:“咳咳,是SUMAINOSECHIE吧,那么这个‘相扑节会’到底是什么呢?就如它的书面意思,是和相扑有关的事情,以前是在宫中举行相扑,来占卜那一年的凶与吉。这个‘相扑节会’之所以是在7月7日举办,只是单纯的因为要在收获的季节之前举行,而7月7日又正好有祭祀。若‘乞巧奠’是‘文’的形式的话,那么相扑就是‘武’的形式,正好与文武双全这一观点相符。而且作为正式的宫中行事,‘相扑节会’是平安时代时每年都会举行的。虽然大家有可能会忘记这堂课,但因为这也是一堂关于历史古文的课,所以相扑节会在万叶集中也读得到。和平时一样,让我们来看一下资料上的这首诗。顺便说一下,大家在诗签上写上愿望这一风俗是从江户时代开始的,是一项新生事物。那么,以上就是关于7月7日祭典的介绍,就像刚开始上课时我所说的,这些都是一些概论。要是有人想要深入地了解这些的话,可以去图书馆查一查,来问我也没有问题。那么虽然时间还早,但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里。”
在学生们的欢呼声中,我离开了教室。
(7月7日午休)
高村:“还是那样拥挤呀……”
午休时的中庭,特别是广场处堆满了人。顺便一提,草坪上也很是热闹。而且……其中的那位显眼的学生还真是显眼。
高村:“玖我夏树……”
大概,显眼的理由中有3成是她的容貌。然后占据了大半的其余7成理由是因为她是一个人。明明只要加入哪一边就能变成关系良好的固定团体,然而玖我就是一个人坐在长椅上。露出在考虑什么的认真的眼神。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玖我的基本表情。
高村:“怎么了?在想事情?”
夏树:“……恩?啊,有些吧。”
一瞬间看着我,马上又恢复原状看着脚下。这个家伙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和老师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敬意。又或者是,她根本就不当我是老师?不会的……我想玖我肯定对哪个老师都一样……
夏树:“……恩,你还在呀?”
高村:“你呀,对别的老师也是这种态度的吗?”
夏树:“这种态度?”
高村:“不是,我是说像我这样年轻一辈的老师虽然不太介意,但对年老一辈的话你可不要是这种态度。”
说完,玖我发出‘原来是说着着哦那个无聊事呀’的叹息。
夏树:“我当然是这样做的。”
她说道。原来如此,只有我是差别对待呀。
高村:“唉……”
我不假思索地坐在玖我旁边,为自己的不中用而叹息。
夏树:“怎,怎么了,突然叹着气坐过来?”
高村:“哎?没什么……我只是因为自己的不中用而受到轻微的打击。”
夏树:“原来如此……我也非常理解这点……”
夏树&高村:“唉……”
两人同时塌下肩膀叹息。
高村:“话说回来,玖我有吃什么吗?”
夏树:“没……没有……”
高村:“肚子饿了就会变得消沉而烦躁的呀,对了要买些什么吗?我也还没吃午饭呢。”
这样说着,玖我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夏树:“为什么呀?我不明白你这样做的理由。”
夏树:“没什么……其实并没有特别的理由……对了,就这样,我去买吃的,然后你在这里霸……位置。”
夏树:“哼……也罢。”
玖我似乎是说‘这样也不坏’。
高村:“那么要什么?什么都可以哦。”
夏树:“这个嘛……”
玖我抬头看着天空几秒后,回答道。
夏树:“冰淇淋。”
高村:“哈?”
刚才好像听到一个与午饭毫不相关的东西。
夏树:“我说我要冰淇淋……”
高村:“这可是午饭哦?冰,冰淇淋?”
夏树:“不,不行吗!?”
高村:“不,既然我说什么都可以,那就没什么不可以了,不过……”
没多少人午饭吃冰淇淋的吧。如果是像朔夜那样难以理解的人也就算了,但玖我这……
高村:“那么,我这就去买了,你要好好地守住这张长椅啊。”
我跑去卖东西的地方,一直跑到零食专门店。学校里没可能会有的吧?正想着我自己竟然会跑出来买冰淇淋的时候……
大婶:“这里有卖的,给,小心别丢了。”
而且……是2支。不假思索地连自己的份都买了。
高村:“让你久等了。”
这算是什么呀?冷静地考虑一下自己的情况。拿着2支冰淇淋回来的男子,如果这里是公园或者游乐场的话,那不就完全变成约会的场景了么……
夏树:“怎么了……这个微妙的表情是?”
高村:“啊,没什么,给。”
说着递给她一支冰淇淋。由于今天是热天的缘故,顶部有点融化了。果然奶油就这样……就到了玖我的手上。
夏树:“哎呀……好,好冷。喂,喂喂!”
右手拿着冰淇淋,左手因为沾上了点香草味冰淇淋,双手都空不出来。
高村:“你就舔舔吧,我拿不出手帕呀。”
我自己的冰淇淋也摇摇欲坠,边舔边说。
夏树:“没办法……”
玖我舔着手指上的冰淇淋,把她的那支冰淇淋递给我。
夏树:“我去洗洗手,你拿着。”
高村:“恩,好的。”
说着,拿着玖我的冰淇淋。玖我走到中庭一角的水槽,洗着手。在此期间玖我的冰淇淋不断融化着。
高村:(呜……这样不又要流出来了吗?)
我只能舔自己的冰淇淋,玖我的则不能这么做。
高村:(呜哇哇,白色的部分果然快要流出来了!?)
半溶状态的冰淇淋已经溜至圆锥的边缘。怎,怎么办!?手指要动一下,毫无疑问冰淇淋会流到我的手上。
高村:(这,这是紧急情况呀……)
于是我正追被吃掉多余的部分而向冰淇淋凑近嘴巴的时候——
夏树:“你,你这家伙!?”
高村:“哎,唉!?”
听到她的悲鸣,冰淇淋流到我的手上,被她打着,我的冰淇淋因此直接掉在地上。
夏树:“你,你刚才在做什么!”
高村:“不,不是的,冰淇淋流出来了……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是紧急情况……”
不管怎么解释,也无法消除玖我的怒火。
夏树:“你这个大变态!!”
结果时间都耗在解释上了。本打算在午休的后半部分做点授课准备的……不过也因此取消了。不过总算解开了误会。总好过吃子弹呀……真郁闷。
高村:“恩~……这些该怎么办呢……”
迫水:“是在准备明天上课的内容吗?高村老师”
高村:“恩,是的,虽然我每次都有发提纲给学生,但要完成这份提纲确实最花时间的工作……”
迫水:“我,这个是……这个想法不错呢,我也试试用这种方法上课吧”
高村:“恩,这很有用哦,而且学生也会理解的更深刻些”
迫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并不大的社会科准备室中,我和迫水老师二人正在为准备课程的事而忙碌。碧老师这时好像正好有事。……是去上课了吗?不过和我并没什么关系。
迫水:“话说回来今天是七夕……是期望恋爱能有成就的日子呢”
高村:“呃……是的……”
因为我并没料到迫水老师会说出恋爱成就什么的,我微妙的模糊的回答了他。
迫水:“2月和七夕在学生中反响都特别大,高村老师也要注意下哦?”
高村:“哈,哈……”
不要在暗中向学生出手哦?我想他是指的这个吧。
高村:“那,那么……迫水老师要茶吗?我去帮你倒吧”
为了缓解这微妙的气氛,我走向简易的厨房。
迫水:“啊,真是谢谢,那就拜托了”
哗哗哗,拿出杯子拿掉瓶塞,把水倒进杯子。简易厨房在准备室最里面,哪里还有一扇窗。完全是夏天的天空,而且还非常晴朗。这么一来牛郎和织女也能安心地在一起了吧。虽然太阳还没有落山,但已经可以看见白色模糊的月亮了。要是接下去能变成既耀眼又美丽的星空就好了……
迫水:“高村老师你,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女性呢?”
高村:“唉!?还,还没有……”
迫水:“哎呀,虽然在学院中确实有些麻烦,但要是不在意的话,到我现在的年龄也是很快的事哦”
高村:“哈哈哈……我会注意的。”
倒完了茶,我再一次望向天空。白色的月亮……说起月亮,可能是以为它,所以才产生了像竹取物语那样各种各样有趣的奇闻异事。
——正想着这些时。
高村:“咦?”
刚才那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月亮旁边有什么东西像红宝石般闪出了红光?我看得很清楚。
迫水:“恩?高村老师你怎么了?为什么看着天呢”
高村:“啊,不,没什么……”
迫水:“哈……”
高村:“不,我感到在刚刚的一瞬,月亮边上好像有什么东西闪出了红光……”
迫水:“……呃”
高村:“没什么,我想应该是飞机之类的东西,又或许是我完全看错了吧”
迫水:“原来如此……是啊,或许就是这样”
一瞬间表情严肃的迫水老师,马上又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拿出了喝茶时吃的点心。
迫水:“正好,我的朋友刚从京都寄来了哪里的名产生八桥”
我在迫水老师和自己的桌子上分别放下茶,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迫水:“不过,喝茶还是的时候还是先把工作放在一边,慢慢享受吧”
他露出了‘最喜欢悠闲自在了’的表情,对我说。
(7月7日放课后)
车站前的各个店铺与商业街,在街道的电线杆上挂满了引人注目的七夕装饰。在超市里正进行着七夕的低价促销,打扮成织女和牵牛星的店员在蛋糕铺前进行着招揽顾客的宣传。
高村:“蛋糕呀……”
虽然不是圣诞节,不过似乎也不错。不过那是日式点心吗……我也有这样的考虑。还是团子好呢。
高村:“好,就买团子。”
七夕团子大热卖,点心铺前排着长队。乱糟糟地,队不成队。眼看着团子不断地减少。
高村:(团子竟然这么热销!?)
轮到我的时候,刚好与旁边的人声音重合。
高村&???:“要一套团子!!”
店员:“对不起……只剩下一套了”
假的吧!?正想着,看了看隔壁一起买团子的人的脸。
夏树:“你,你是?”
高村:“啊,是玖我呀”
店员:“不好意思,能否请哪位让给对方呢……”
店员抱歉地说。那样做还不如整理好队列……虽然有这样的想法……对现状也是没有用处的。
高村:“我无所谓,让给你吧”
夏树:“但,但是……”
高村:“好啦好啦。”
我不可想做那种不让学生的老师。
夏树:“对,对不起……”
玖我说着,买进了最后一套团子。呜……朔夜呀,对不起。嵯峨野先生大概也买了不少吧。售货完毕,刚才的喧哗就像是假象一样,点心铺前一片宁静。
夏树:“谢,谢谢……”
高村:“恩?啊,不用客气。”
比起这个,玖我这声笨拙的‘谢谢’有点好笑啊。肯定不习惯跟别人道谢吧。
夏树:“怎,怎么了……不是好好地说了声‘谢谢’了么?”
还是个小孩子啊。与平时的玖我不同,看上去可爱极了,真不可思议。
夏树:“为,为什么笑了!?”
高村:“没什么,对不起对不起,那个,什么也没有,不用客气。”
夏树:“无论如何……今天也要买到这个,你帮了我大忙……”
高村:“无论如何?有什么理由吗?”
七夕时无论怎样也要吃上团子,是家训之类决定的吗?
夏树:“妈妈……以前七夕的夜晚都会准备团子……”
高村:“妈妈?今年呢?”
夏树:“今年呀……今年的七夕一个人过咯,我一个人吃,想起了这久违的味道。”
高村:“是这样子呀,虽然我最近也是一直一个人过……”
夏树:“恩?今年不同了吗?难道有女朋友了?”
玖我露出笑容。
高村:“不,不是那样子啦。”
夏树:“算了,就算你跟谁吃团子,跟我也毫无关系。”
高村:“说的也是啊。”
买团子时玖我的样子就很滑稽,再加上刚才那些‘谢谢’的衬托,我仍然捧腹大笑着。
夏树:“喂,喂……你为什么还在笑啊?很失礼哦。”
高村:“没什么,对不起对不起,我想早点回去,告辞了”
夏树:“啊,好的……”
高村:“再见。”
说完,转身背对着玖我向回家的方向前进。
夏树:“喂,喂!”
背后传来玖我叫我的声音。
高村:“恩?怎么了?”
夏树:“谢,谢谢……”
玖我结结巴巴地说道。
高村:“恩?什么?”
夏树:“我是说谢,谢谢……”
虽然我早已听见……但道谢时玖我的脸实在太可爱了,而且这张脸平时并不怎么能看到,所以我捉弄了她一下。虽然对于我来说……也很少去做这种事。
夏树:“再,再见……”
高村:“好的,一路小心,要留点团子给爸爸妈妈哦?”
夏树:“哎?”
高村:“今晚一个人留守家里吧?”
夏树:“啊,是呀……我会留下足够的份的。谢谢。”
高村:“啊,好的……”
就此与玖我分别。踏上归程的我留意到。最后那声‘谢谢’说的非常自然。能从中感到率直的感情。
在吃晚饭的时候,外面已经变得很凉了。朔夜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了屋顶。
高村:“真厉害啊,看到了这些装饰品后,我感觉一下子很激动”
朔夜:“哇,真意外”
高村:“哎?意外什么?”
朔夜:“因为我认为哥哥,在看到这些之后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这是竹子吧,熊猫吃的’比如会说这些。”
高村:“你到底认为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呐,真是的……”
朔夜:“给!哥哥!”
高村:“恩?”
朔夜:“这是诗签哦,给你笔。”
高村:“噢,是嘛,原来如此”
朔夜给我白色的诗签和笔。
高村:“那么……该写些什么好呢……”
朔夜:“恩~……”
朔夜一脸认真地考虑着。与竹子一起装饰着屋檐的风铃摇晃着。质感透明的铃声,送来了夏夜中清澈的风凉感。
高村:“恩,这个氛围真不错”
我指着风铃说。
朔夜:“呐呐,这个风铃的声音很可爱吧?”
高村:“声音?恩,虽然很好听……不过……很可爱吗?”
原本说声音很可爱我就已经不能理解了。
朔夜:“绝对很可爱的,这个风铃的声音,哥哥是不会明白的吧……”
朔夜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朔夜:“不过月亮也很漂亮呢~”
高村:“是啊……”
这次她望着天空说。虽然不知它刚才是怎么样的,但我知道它一直都照耀着我们。
高村:“不过,一个一个地过年中的节日,我想这么个干对文化也很有好处”
我想出了一些很有风韵的话。
高村:“率先说出要祝福七夕的朔夜很伟大哦”
朔夜:“唉?真的?”
高村:“恩恩”
嵯峨野:“不过,虽然有8成的准备工作都是由哦我来做的……”
朔夜:“啊,萨基真是的……”
嵯峨野先生站在我们背后,拿着盘子。
嵯峨野:“好,我会送上茶和大福,除此之外,差不多没有其他的事了吧?”
高村:“晚饭还没有消化掉,我只要茶就行了。”
嵯峨野:“小姐呢?”
朔夜:“我当然要吃大福!豆大福好像很美味~”
嵯峨野说完‘我明白了’后,把盘子放在了我和朔夜之间。在盘子里,有着热茶与许许多多大福。
月读:“喵喵~!”
月读突然从嵯峨野先生的脚下窜了出来。
朔夜:“啊,月读,月读也要吃大福吗?”
月读:“喵!”
朔夜:“吃吧”
月读从朔夜手中拿过大福,用前爪一点点地啃着。
月读:“喵,喵喵……”
不过这是当然的吧,大福是饼。
月读:“喵,喵~……”
因为切不下来,它拼命努力着。
高村:“这家伙,不会因为被大福噎着了而死吧?”
朔夜:“哎!?不,不会吧…………月读,果然你还是别吃为好,还给我吧”
虽然朔夜伸出了手,但月读为了保住大福而转过了身去,再次拼命咬着。
月读:“喵~……”
高村:“不过……没关系的话还是给它吧”
朔夜:“和我一样,很喜欢吃大福呢”
嵯峨野:“那么,高村先生,小姐,要是还有其他吩咐就请教我吧”
高村:“啊,嵯峨野先生,十分感谢”
朔夜:“谢谢,连这个忙也帮了”
朔夜把手伸向竹装饰说。嵯峨野先生亲切地笑着并轻轻地点了点头,回到了屋子。
朔夜:“接……下来……”
朔夜再次盯着诗签,念叨着。我也和她一样念叨着。恩~……恩~……地说着。
朔夜:“呼,可是,愿望是无尽的吧”
朔夜轻轻地叹了口气说。
高村:“有无尽的愿望是很正常的哦,要选其中最重要的”
朔夜:“恩,也是呢……可是,自己不想失去的那些愿望,是不可能合并成一个的”
高村:“恩,也是呐……”
在这世间……竟都是些难以割舍的事物。为了自己……为了所爱的人,和最重要的人……为了自己的家……这世间,都是一些难以割舍的事物。
朔夜:“该怎么办呢……”
之后又再次认真地想了起来,朔夜她呜呜地念叨着。暂时就这么过了一会儿,朔夜拿起了笔,开始在诗签上写起了什么。
高村:“恩?已经决定了吗?结果你到底想写什么呢?”
朔夜:“不行不行!不能看!哥哥写好了给我看我才给你看”
她慌忙地将诗签藏了起来。
高村:“呼……是么,那么稍微等等”
之后我甩开了种种烦恼,开始在诗签上写下愿望。‘希望天河教授早日归来’,不管怎么说,最初想到的也只有这么写了。既是为了朔夜,当然,也是为了我自己。
朔夜:“让我看让我看!啊,哥哥是写父亲的事啊”
高村:“恩,真的不管怎样都好,至少应该回来露露脸嘛,教授还真是令人操心……”
朔夜:“哈哈,不让人操心的父亲,那就不是父亲了哦”
高村:“哈哈哈,说的也是呢,对了朔夜,你最后到底写了什么了?”
朔夜:“恩……好,给你看,你要感谢我哦”
高村:“拿来拿来……”
朔夜给了我她的诗签。用女孩子可爱的文字写下了这些字。‘希望哥哥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高村:“你,你啊~”
朔夜:“我不这么写的话,我想哥哥就很难成为一名好教师了哦”
高村:“什么啊,真是不信任我,真想让你看看我上课的样子”
朔夜:“我也很想看哦”
朔夜的笑容显得很复杂。
高村:“……”
朔夜:“……”
寂静中,朔夜抬头望向夜空。
朔夜:“真是……太好了”
高村:“……什么?”
朔夜:“你看,织姬能和彦星相会了不是吗?”
高村:“恩……是啊”
朔夜:“因为是一年之后的再会嘛……不过一年之前的七夕是不是个晴天我已经不记得了”
高村:“恩,是啊……”
朔夜:“希望,明年的今天也不要下雨就好了……”
高村:“……”
明年……明年的我会是怎么样的呢?教授会回到这里吗?我们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天空。天之河。那些世上平安的人们是不是也和我们有着同样的思念,然后正在望着这片夜空呢?在朔夜的内心深处,她肯定是希望着父亲能早日归来的,平时只是将它完全隐藏起来了罢了……这种时候,就不会再隐藏这份心情,寂寞的感觉会慢慢地流露出来。我自己,多多少少都想帮助她。嵯峨野先生他应该也是这么想的。而且……
月读:“喵~!”
不知何时完全被大福吸引住了的月读也,或许它的想法也是和我们一样的。
高村:“谢谢……”
朔夜:“哎?”
高村:“谢谢你为了我而祈祷啊”
朔夜:“啊……恩!就交给我吧!这么一来哥哥从明天开始就能越来越像一名教师了!”
高村:“也许吧”
月读:“喵喵!!”
高村:“恩?我会努力的啦”
月读:“喵!”
高村:“真是让人为难呐”
我轻轻地拍着月读的脑袋。他感觉安心地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把咬大福的事放在一边,真是个可爱的家伙。然后我们两人和一只动物,再次望了一会儿天空。最后把写有互相祈愿的诗签,挂在了竹装饰上。我一口吃掉了个大福。夏天的夜晚,竹叶摇晃的声音,风铃可爱的音色,以及不少虫鸣声,带给了我们暖和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