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夏树篇
  5. 7月18日 月
  6. 繁体版

7月18日 月
2017-06-23 22:43:03

		

7月18日月
嵯峨野:“早上好高促先生,起的真早呀,明明可以晚一点起来的。”
高村:“哎?不了,我平时都这样。”
我一边这样说,一边指向时钟。已经到了应该和平时一样吃早餐,接着赶往学校的时间了。但是,本应摆上早餐的餐桌上却不见饭菜的踪影。如果说不见踪影的话,朔夜也不在。
高村:“嵯峨野,朔夜在哪?”
嵯峨野:“大小姐吗?不出意外的话,我想应该还在睡吧……”
高村:“已经睡够了吧,再晚就上学迟到了,我去叫她起来……”
嵯峨野:“高村先生?”
刚想去朔夜的卧室,就被嵯峨野先生一把按住了肩膀。他将我拉住后,温和地笑着。
嵯峨野:“什么,来不及了?”
高村:“当然是上学来不及了呀,第一堂课呀,糟了,这家伙起床也很费时间的……”
嵯峨野:“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说着,嵯峨野先生带我走向了墙上的挂历,用手指指着今天的日期。
嵯峨野:“应该没关系了吧?”
高村:“那,那个……”
今天的日期上写着红字。这是怎么回事。
嵯峨野:“今日是海之日呢。”
高村:“啊,海之日!?那么今天……”
嵯峨野:“您猜对了。本日是国民的庆祝日呢。”
怎么会这样。这么说,嵯峨野先生很悠闲,朔夜也大睡懒觉就是这个原因呀。我就说我怎么会熬夜呢。唉,原来如此……因为知道今天是休息日,晚睡也无妨。
高村:“唉……节假日呀……”
嵯峨野:“怎么了?想再睡一觉吗?”
高村:“不了,反正现在已经起来了。”
嵯峨野:“就是这样呢,这样的话,我给你煮杯咖啡怎么样?”
高村:“恩,真是太感谢了。”
嵯峨野先生如往常一样行礼后,向厨房的方向退下了。我听到了磨咖啡豆的声音。
高村:(这样呀……休息日吗……)
感觉像是赚到了。
那么难的的休假。如果再这样无所事事下去就什么也做不成了,难道要一整天都呆在家里吗。真是太浪费了。
高村:(总觉得有点悲哀呢……)
朔夜还没起床,也不知该去哪里,结果一个人走去了车站。虽然出来了,可是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去做什么。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毫无知觉地往公园方向走去。以前就很喜欢休息日的时候在公园发发呆,打发时间。虽然总觉得出门不是为了做这种事,却还是决定就这样在公园里过一整天。公园离车站大约有几分钟的路程,从这里可以看到海,也可以看到电车。坐在长椅上看着人头攒动的电车,每过一段时间经过一次,这种风景怎么也看不腻。
高村:(啊……是日暮和仓内……)
只见那两人正手挽着手走在那边。两人都满面笑容,光这样看着都能感觉到他们的幸福。???:“真是的……都已经提醒过他们好几次了。”
高村:“什么?咦!?”
回过头一看,发现玖我就站在我旁边。
夏树:“干嘛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高村:“没,没什么……谁让你突然出现在旁边。俄日企鹅,平时你不是就算看到我也当成没看到的吗?你会主动跟我打招呼还真是少有啊。”
夏树:“没什么,看到了就跟你打声招呼而已。”
就说很少有嘛。
夏树:“话说那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向日暮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高村:“干什么……当然是在约会咯。”
夏树:“这种事我也看得出啦!受不了,说了几次了还是当耳旁风……”
高村:“恩?”
这时我突然发现了另一对组合。
夏树:“舞衣和神崎……怎么连他们也在?”
高村:“恩……真是意外的组合呢……”
夏树:“舞衣那个笨蛋……都已经那样跟她说了。”
高村:“也不用这样虎视眈眈的看着别人吧。”
夏树:“唉……”
玖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夏树:“真羡慕你,总是那么乐观。”
高村:“乐,乐观!?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在管理有问题儿童在的班级的指导老师哦。”
夏树:“呵……那还真是辛苦你了,问题儿童多半都是些小看老师的家伙。首先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究竟谁比较厉害。那些家伙,只要让他们屈服一次,以后都会变得老老实实的。”
玖我得意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高村:(只要让他们屈服一次,以后都会老老实实的吗……)
恩,我也这么想。可是……
夏树:“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也做不出什么像别人示威的举动吧,到头来只会自讨苦吃……”
恩,这也是。不过话说回来,玖我好像有件最重要的事情没搞清楚。
高村:“玖我,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夏树:“恩?什么?”
高村:“我说的问题儿童就是你啊。”
我边说边指着她。
夏树:“什,什么!?”
而且没可能是在说别人吧。
高村:“哎,这样吧……你就先和我这个期待着问题儿童和班主任教师能上演感人温馨的电视剧的我一起吃午餐吧?我只是提议而已。”
夏树:“哈啊?你刚才说什么?”
高村:“我是在问你肚子饿不饿。”
夏树:“是有点……”
高村:“恩,先去那边逛逛有什么卖吃的地方吧。”
随后,我和玖我在公园里逛了一圈,找到不少卖汉堡包,热狗和爆米花的小店。想来想去,最后还是买了热狗。
高村:“为什么汉堡包店哪里都有,而卖热狗的店只有公园这种地方那个才有呢?”
夏树:“我怎么知道。”
高村:“恩,也是……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夏树:“普通人都不会去想的啦,只有你会在意这种奇怪的事情。”
高村:“是这样吗……”
说完,我咬了一口热狗。玖我在一旁看着我,却没有动口。
夏树:“为什么总觉得你的热狗比我的好吃?”
然后开始比较我和她的热狗究竟有什么不同。
高村:“啊?不会是你忘了加番茄酱和芥末了吧?”
夏树:“啊……”
然后玖我回到店里重新加了番茄酱又回来。
夏树:“没有美乃滋呢……”
高村:“我想没多少人会往热狗上加美乃滋吧……”
夏树:“我觉得那个才是最好吃的啊……”
高村:“是这样吗……”
这家伙不管吃什么都要加美乃滋的吗?然后,我们都开始专心吃手上的热狗。
高村:“不过,今天人还真是特别多呢。”
夏树:“因为今天是休假日吧……”
高村:“是啊,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都忘了今天是休息日。”
夏树:“唔。”
高村:“在那里玩的那么愉快的情侣们一定是很早之前就约定,今天要出来玩的吧。”
夏树:“恩,是啊……”
高村:“咦?刚才还对日暮的事那么生气,为什么现在又满不在乎的?”
她不总是啰啰嗦嗦的把禁止恋爱挂在嘴边的吗。
夏树:“我说的禁止恋爱只是对风华的校规来说而已。和风华有关的人,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必须遵守校规。就是那样简单。”
高村:“简单啊……”
要说简单的话,还不如让学校把那条校规废除来的更简单呢。而且从来不遵守其他校规的玖我为什么单单对这条那么拘泥呢?
高村:“人好多啊……”
夏树:“是啊……”
两人在公园的小道上走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说着一些完全称不上对话的对话。感觉很悠闲很安心。明明是和玖我在一起,却感觉气氛一点也不紧张……真不可思议。
高村:“我们跑一会儿吧。”
夏树:“哈?跑步?”
高村:“恩,就当作吃饱以后帮助消化吧?”
夏树:“什么啊,好像个老头。不过还真挺像你的作风。”
玖我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跑上来。蝉声回荡在夏日的阳光下。已经差不多到中午了,阳光强烈的照着我们。我们在小道上肩并肩走着。不知不觉融入了周围的环境。没有一点不自在。
高村:(如果说融入进去的话……那周围的人岂不是会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
应该是这样吧?不会不太好吗?
夏树:“唔?怎么了,肚子不舒服么?”
高村:“不是,没什么,不用在意。”
夏树:“是吗?那就好……”
我们这样真的可以吗?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走……
高村:“好痛!”???:“啊,没事吧?”
我低着头走路,好像撞上了别人。
高村:“对,对不起……”
我捂着鼻子抬起头一看,原来撞上了一个穿着长衫的男子。
夏树:“没事吧?真是个笨蛋……”
高村:“说我笨蛋……真过分……”
我捂着还在作痛的鼻子反驳道,玖我却好像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夏树:“不说笨蛋的话,那就迟钝好了,反正你离聪明这种词很远呢。”
玖我很欢乐的说道。唉……我只好大大的叹了口气。就拿刚才的话来说好了,玖我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没办法,看来我只好放弃了。
穿长衫的男子:“哦,真巧呢。”
穿长衫的男子突然开心的说道。
穿长衫的男子:“你们两个关系那么好,我想有样东西你们一定会喜欢哦。”
高村&夏树:“关系好!?”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穿长衫的男子:“果然,我绝对不会看错的。你们关系真的很好。”
玖我满脸通红的转过头。想必我的脸也红了吧……两个人都没话可说。
穿长衫的男子:“好了好了,请跟我来这边。”
就这样,我们莫名其妙的被这个男子带到一间墙壁被涂黑,还画着各种团的建筑物前。恩,这是什么……
高村&夏树:“巧克力的恐怖传说……”
看着用红色油漆写着的看上去毛骨悚然的文字,我和玖我又异口同声的念道。
穿长衫的男子:“就是这样,两位还真是心有灵犀呢,让我很期待啊。”
夏树:“混蛋,你说什么?”
被说我们关系好而感到非常不愉快的玖我狠狠的瞪了那个男子一眼。
穿长衫的男子:“就是鬼屋啊,鬼·屋。”
夏树:“鬼屋!?”
高村:(哈……原来是这样……)
的确再仔细看看这个小屋,是挺像鬼屋的。
夏树:“无,无聊!”
口气夹杂着一丝慌乱。慌乱?难道说玖我……
穿长衫的男子:“唉,别这么说嘛。有那么可爱的男朋友在身边,还可以提高你们的亲密度哦。”
夏树:“他,他才不是我男朋友!!”
穿长衫的男子:“咦?是这样吗?”
如果再被问到底是什么关系的话……
高村:(师生关系……)
哇,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这么说,那更加不妙。
高村:“是,是啊,这家伙是我女朋友,就是有点喜欢闹别扭。”
夏树:“混蛋你说什么!!”
高村:(总不能告诉人家我们是师生关系吧?)
夏树:(反正他和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高村:(事到如今你想怎样?)
夏树:(我怎么知道!)
穿长衫的男子:“好了好了,两人的甜言蜜语稍后再继续,请你们进去看看吧……绝对不会让你们后悔的。”
他边说边微笑着,那样子与其说是在鬼屋打工的人,倒更像饮料店的招待员。
穿长衫的男子:“祝你们玩的愉快!”
他故意提高音调举手说到。
夏树:“哼,无,无聊,走,走啦!”
玖我以最快速度往里面走去。那样子与其说不自然,倒不如说更像拼命……
高村:(哈哈!)
一定没错,没想到玖我这家伙会害怕。这可是个好机会,这次一定要让她知道我这个老师的厉害之处。觉悟吧!
夏树:“好啦,快走!”
高村:“难道……你是在害怕?”
夏树:“哈!?”
高村:“虽然这种鬼屋都是骗小孩的,不过实际上你还是很怕把?”
夏树:“那种事情怎,怎么可能!”
真是容易让人看穿的家伙。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上钩了。
夏树:“哼,这种骗小孩的程度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会吓到我?”
高村:“也是呢,好,那进去吧。”
她拼命的装作很镇定的样子……
穿长衫的男子:“有一组进去了哦。”
夏树:“啊。”
我们走了进去,付了钱。
售票员:“本活动限定只有情侣参加。”
夏树:(我们明明不是情侣……)
案内员:“从那扇门进入馆内以后,情侣请务必拉着对方的手,直到出口才可以放开。”
高村&夏树:“什,什么!”
售票员:“你,你们还真是有默契啊……”
馆内的工作人员好像被我吓到了。
售票员:“是的,因为是限定情侣参加的活动,如果到出口都能握着对方的手的话,我们将送给情侣一份小礼品。”
高村:“哈……”
夏树:“哈什么啊你,现在该怎么办?你也真是的,亏你还是风华的老……唔……”
不要说些危险的话,我连忙捂住玖我的嘴。
高村:“哈哈哈……这家伙很会害羞呢。唔,看,这样就好了吧?”
说着我让玖我的手抓住我的袖口。
售票员:“唔,也可以把,那么请进去吧。”
夏树:“混蛋,你给我记着!”
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后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我无奈的耸了耸肩,向前走去。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周围很昏暗,摆设也模糊不清。
高村:“真的是骗骗小孩子的呢”
夏树:“是……是啊……”
玖我慢我半步走在后面,紧紧抓着我的衣袖。虽然只是用手指很不情愿的抓着……但是怎么看都好像用了很大力量。
高村:(真的很怕的样子呢……)
看到她那么害怕的样子觉得有点可怜,于是配合玖我的脚步我放慢了速度。明明一路上没什么好怕的东西,她的反应也会很大。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高村:(不过,真不愧是限定情侣参加的呢)
一路上走过来,到处都能看到停下脚步相拥着的情侣。反正是限定情侣的……这些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我回头看了看,玖我好像也逐渐适应了,也注意到了周围的情况。不过,手还是没放开……
夏树:“真是的,这到底算什么吗……”
高村:“啊?”
夏树:“和你在一起被人当作情侣,被人带进这种地方,里面又是这种样子……”
原来是指这个,看着她脸红红的看着周围,还挺可爱的。
高村:“不过你好像已经渐渐适应了吗?”
夏树:“呃,什么……?”
高村:“鬼屋啊。”
夏树:“噢,原来是指这个……从一开始就没害怕过啦!”
但是,很容易被看穿的……不过她以为我是在说什么啊?
夏树:“这种哄小孩的东西,马上就能走出去了!”
她加快了步伐。我也被迫加快了脚步。尽管如此,紧紧抓住我的衣服的手还是没松开,本人却好像完全无意识。也就是说,和你自然的。
夏树:“哼,果然什么也没有。很轻松嘛。”
为了证明自己完全不怕鬼屋,玖我说道。
高村:“啊,到出口了。”
夏树:“要出去了哦!”
配合最后冲刺的玖我,我也向着出口小跑起来。
高村:(不过话说回来,真的是什么也没发生就结束了啊……)
然后满脸得意的玖我和我正要走出那里时,没想到就在那一瞬……???:“哇!!!”
夏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玖我也惊叫起来,拼命拉住我的手腕不放。
夏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村:“这,这回又是什么了!?”
夏树:“有什么东西碰了我一下啦!!!”
一看,原来是出口处有鬼芋垂了下来。还真是老套。不过对玖我来说好像效果满点啊……
夏树:“讨厌,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暴走的玖我压在我身上,一边打我一边飞快地向外跑去。
高村:“啊,好痛……”
夏树:“呜呜呜……”
等她抬起头,只见玖我眼泪汪汪的。
高村:(啊……)
高村:“喂,玖我?玖我!”
我晃着她的肩膀,叫她的名字。叫了5次以上,她终于像回了魂一般冷静下来。
夏树:“啊,呃……”
高村:“呼……没事吧?”
夏树:“啊,唔……”
夏树:“咳咳!哼,还是骗小孩的东西嘛,不过还挺愉快的。”
高村:“…………”
算了就这样随她去吧……
穿长衫的男子:“啊,你们回来了啊,看上去好像很高兴呢。”
夏树:“还,还好啦……”
好像不是这样吧。
穿长衫的男子:“好了,给,这是赠品。”
高村:“赠品?”
夏树:“……什么东西?”
我拿了过来,是一份巧克力和一张照片。
穿长衫的男子:“想要知道照片上是什么内容,就等5分钟吧。这个巧克力么,唔,因为这里叫做‘巧克力的恐怖传说’啦……”
夏树:“真的很老套呢……”
穿长衫的男子:“别这么说吗……总之,谢谢你们的惠顾。”
我们向公园出口走去,一边挥动着手上的照片。
高村:(到底拍了些什么呢……)
到了公园出口的时候,终于看到有东西浮现出来。
高村:“啊,好像看到什么了……”
夏树:“到底是什么?”
………………
…………
……
高村:(这是……)
夏树:“——!!”
照片上拍的原来是一边哭着一边靠在我身上的玖我。
夏树:“没,没收!!”
照片一下子被她夺了过去。
夏树:“这个我等会要完全消灭它!”
高村:“哈,哈哈哈……”
夏树:“真是过了一段无聊的时光呢。难得的休息日就这样过去了。”
高村:“算了啦……偶尔这样也不错。”
夏树:“不错什么!!我可是还有很多必须做的事情呢!好了再见。”
玖我把照片放进口袋,从我眼前离开了。
高村:(…………)
弄到最后,我究竟算有没有显示出老师的威严呢?……还是有点效果的吧……不过,在出口附近的那声大叫,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呢……
嵯峨野先生泡的红茶真是度过下午时光最好的伙伴。红茶的清香让我全身心都放松了。不知不觉的,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不光是身为风华学院的教师,单纯就教师来说也有些轻率吧。算了,又不是真值得期待的事情……恩恩。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心中已经为自己辩护起来。就算是那样,整个上午也已经结束了呢。如果早点发觉时间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吧。
(7月18日外出)
傍晚的时候,想到月杜的书屋去买今天发行的一本杂志,于是来到这里。大多数的书在风华车站前都能买到,但这本书是专讲历史的小杂志,很多地方都不卖。说起来月杜那边好像有个小书店呢,不过好像也不太可能会有。
高村:(还是来看看吧……)
真的是家很小的书店,不过在一个角落里竟然发现了想买的那本杂志。
高村:(啊,太好了!)
今天一整天光这件事就足够让我感到幸福的了。???:“你一个人呵呵笑的干什么呢,好恶心啊。”
高村:“恩?”
是玖我。
高村:“什么啊,原来是你。”
夏树:“你那叫什么反应啊?”
高村:“哈哈哈,你就是经常对我这样的啊,你也多少了解我的感受了吧?”
夏树:“有吗?我觉得没什么。”
她别扭的转过头。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玖我手上拿的东西。双手都拿着一个塑胶袋。
高村:“咦?你特地跑来这种地方买晚餐?”
夏树:“这种地方?”
高村:“啊,对了……说起来玖我好像是住在月杜附近的呢。”
夏树:“是啊。”
她点了点头。
高村:“怎么样?住在这里很方便吧?”
夏树:“对我来说没什么住着方不方便的。”
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高村:“玖我自己会做饭吗?”
夏树:“做饭?”
高村:“父亲吃到自己女儿做的饭一定会很高兴吧?”
夏树:“是这样吗,不过我们家的原则是自己的吃饭问题自己想办法。”
高村:“是吗,原来这样。在我们家,我和朔夜都是吃嵯峨野先生做的料理呢。我觉得大家轮流做会不会好一点呢……玖我还真了不起,自己的事都能自己做。”
我也好朔夜也好都该学习一下呢。
夏树:“没什么大不了的,对我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以前也好,现在也好,都是理所当然的。”
就在我想着玖我很了不起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了隐藏在她眼里的那种东西。映在她眼里的……那种寂寞。
高村:“玖我……”
夏树:“好了,我要回去了。”
她并没有察觉到我的自言自语,再一次打开手里的塑胶袋看了看。
夏树:“都怪你,一直跟你说话,东西都冷了。回家还要热一次。说起来明天好像是结业典礼呢。”
高村:“啊,是的,不要迟到哦。要发成绩表的。”
夏树:“对于这些我从没担心过。”
还真是有自信。
夏树:“那么再见。”
高村:“恩,明天见”
刚走了3步,我又回过头。叫住了玖我。
高村:“喂,偶尔也慰劳一下晚归的父亲,做点吃的让他高兴一下吧。”
夏树:“…………恩,好的,我会考虑看看的。”
玖我的那回眸一笑,在黄昏的阳光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傍晚的海边很寂静。我们互相简单的挥了挥手,各自回了家。总觉得那个笑容很伤感。
高村:“呼……”
做完了必须在明天结业式之前完成的最起码的工作之后,有点想喝咖啡了。看了下时钟,已经过了23点。
高村:(算了,谁都不在的话就自己泡好了)
这么想着……等等等等,重新想象之后发现,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嵯峨野冲泡的咖啡了。端着自己泡的咖啡,决定了在桌子旁边休息一会儿,就在那时,听到了说话的声音。看样子朔夜那家伙打电话时没把房门关上。
朔夜:“恩。是啊,今天学校没课所以没见成面。恩恩,就是说,结果昨天两个人什么也没发生啊……恩……哎~?不行啦,你们两个人气氛那么好,根本插不上话嘛……哎?为什么会知道?恩,什么!呜唉~诱导询问,太狡猾了。恩,是不错啊,我这边还差得远呢,真羡慕小茜啊……”
电话那边大概是日暮……虽说并不是故意想听……结果还是听到了。
朔夜:“恩,恩……哎!?是这样啊。嘻~那不是很高兴吗,真好呀真好呀……真的,不做好各种各样的觉悟可不行哦!恩?怎么了小茜?恩,恩是吗?我还以为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呢。啊哈哈,别吓我嘛,真是的,恩,我知道了,加油哦,恩,那就这样吧,恩,晚安,再见。”
远处传来哔的电子音,接着朔夜那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嘟嘟嘟的脚步声应该是月读的吧。
朔夜:“啊咧?哥哥还没睡吗?”
和我想的一样,朔夜和月读一起出现了。
月读:“喵~”
高村:“我没关系,倒是朔夜你,明天是结业式吧,打电话打到这么晚不要紧吧?”
朔夜:“哎,没事的啦,对了对了,在那之前先听我说嘛。”
高村:“什,什么?”
虽说从刚才听到的谈话内容和朔夜这‘好羡慕啊’的声音,大概可以想象出想说些什么……
朔夜:“小茜说啊,她明天要和和君一起去后山一个很漂亮的地方。还说到了夜里要一起赏月,很棒吧?”
高村:“什么很棒啊……”
朔夜:“可是,不是非常的罗曼蒂克吗?哥哥你完全不懂嘛……”
鼓起脸颊,很不满地瞪着我。说是不知道也就算了,连对自己正在向禁止恋爱的学校的教师谈有关恋爱的事这一点都不知道就……
朔夜:“气氛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就是那个了呢……接吻不管多少小时都会持续下去的啊。”
高村:“那个不挂你怎么说都会呼吸困难吧。”
朔夜:“啊~真是的!哥哥真的是完全不懂,互相爱慕的话这种事根本不是问题。与其说根本不是问题,倒不如说是‘就该这样’呢,真好啊……”
我呆呆地抬头看着天空。好了,既然不仅本人快乐,还能像这样吧快乐的心情传染给周围的人的话,禁止恋爱什么的被认为很讨厌也不是没道理。
高村:“怎样都好,朔夜你不好好睡觉的话明天早上就麻烦了,早点睡吧,都说了好几次明天是结业式了。”
朔夜:“恩,恩,知道了,晚安哥哥,哥哥也早点睡哦。”
高村:“好,我会的,晚安。”
月读:“喵喵~”
高村:“月读也晚安。”
虽说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可我还是想利用这宁静的夜晚,再稍稍调查一点东西。
从客厅回到房间在,在资料堆里专心查找星咏之舞这个词。然而,知道现在根本没见过,也没听过这个词,看来是教授离开这里后才发现的也说不定。
高村:“恩……”
不过结合现状重新审视这些资料,能发现不少东西。手持武器的巫女们,有时边上会标注姬巫女。她们手持着武器,与怪物们作战……在这资料堆中,发现了教授贴着副笺的东西。副笺被折了起来,夹在笔记本中,以前完全没注意到。
高村:(虽说这倒是很像那个人会做的事……)
好不容易做好了标记,不用显然的方式标出哪里做过副笺的话……不就白做了么。我一边想着‘真是的’一边把教授贴有副笺的那一页笔记打开。那一页正中间,教授用常用的红笔圈出了一个词——‘思念之人’。
高村:“这是……什么?”
这么说起来,想到了刚到这条街时读到的教授的笔记。悲哀的恋爱物语……是这样吧?那是张中世纪的画轴的照片黑白复印件……几乎完全被破坏,看不清楚。旁边教授手写的非常差劲的注解中,像是画有一棵树。
高村:“说道这条街的树,先想到的应该是那个……”
翻过一页看看,厉害,明明是教授这样的人,居然写了这么详细的注解。
【奔赴战场的姬巫女们,将写有各自思念之人的名字的布条系在巨大的桃树上,祈求那个人平安无事。这说的应该就是位于风华町的那棵巨大的桃树吧。经过漫长的岁月,我认为这一传统由风华学院的水晶宫继承下来了。】
高村:(教授……你不会随便在学院进进出出吧……看样子是这么做了……)
【总觉得在这不可思议的风俗中,隐藏着解开传承到现在的媛传说之谜的重要线索……】
记录到这里结束了。不可思议的风俗……在水晶宫流传的是,把写上了喜欢的人的名字的丝带系上,恋爱就会成功,也就是所谓的咒语。而以前这片大地上姬巫女们做过的事。写下思念之人的名字,祈求他们平安。
高村:“唔……”
不是祈求自己平安或是胜利,而是祈求重要的人的平安吗?这大概就是女人的心理吧。虽说是自己和怪物战斗,重要的家人或恋人就算被袭击也没那么容易死掉。
高村:“恩……”
说道桃树,那是和女性有很大关系的一种树,比如说女儿节。而且,作为仙树也很有名,古时候中国和日本都相信桃木有驱魔的效力。女儿节和桃太郎打鬼也是从这里而来的。
高村:“那棵树……果然和这个传说有很大关联吗?命运之树这个名字也……”
继续翻阅笔记,不过没发现什么新的纪录。说起来总觉得,以前认为一个月绝对看不完的资料,现在加上浏览过的也看了一大半了……
高村:“呼……”
我在资料堆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高村:“不行了,已经撑不住了……睡吧。”
再怎么说结业式那天迟到也不好。身为教师的自觉促使我钻进了被窝。这要放在不久前,也就是身为研究生的时候,肯定是不管时间,埋头于调查直到天亮吧。
高村:“不管怎样,教师有教师要做的,总觉得这样也挺高兴的。”
我在被窝里蜷起身体,闭上了眼睛。思念之人……总觉得那是一个既甜蜜又伤感的词。我也被谁所思念着活在这世上吗?抱着这个疑问,我进入了梦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