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夏树篇
  5. 7月27日 水
  6. 繁体版

7月27日 水
2017-06-23 22:43:03

		

7月27日水
高村:“啊……已经早上了呀。”
听到窗外小鸟的鸣叫,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因为担心着玖我的伤势,昨晚都没怎么睡好。
夏树:“吵死人了!真是的……我……这种程度我一个也能处理好!!”
第一次看到玖我那恶辛苦的表情,第一次这么地排他。还是说,向一番地的复仇是她个人的问题,不想连累别人?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也就意味着她对母亲的思念是非常的强。尽管最近她与鴇羽与美袋她们有点接触,但果然还是独处的时间要长得多。
高村:(又没有什么亲人……)
就算这样玖我也坚持前进,怀念着以往的日子,不想失去与心中思念之人的羁绊……那样的话实在太悲哀了。玖我……我怎样才能拯救你呢?
高村:“……恩?”
突然手机发出响声。
高村:(没想到会听到这段旋律……)
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我慌忙掏出手机。
高村:“公用电话?”
应该不是玖我打来的吧,她打的话应该是用自己的手机……稍稍诧异地按了通话键。
高村:“喂喂,你好……”???:“…………”
高村:“喂喂?阁下是哪位?”???:“…………”
电话的一边只听到喘息声。
高村:“喂喂,喂喂?”???:“……高村君?”
声音压低了,但是我马上就知道电话另一边的是谁了。
高村:“九条小姐?是九条小姐吗!?”
睦美:“啊,是的。”
高村:“太好了……听到你辞掉教堂的工作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还有很多东西想要问你,好过分呀,突然就不见人了。”
睦美:“很抱歉……”
是通信的问题吧,九条小姐的声音时远时近。但是,她的回答中传来沉重的呼吸声,由此知道并不是通讯的问题。
高村:“发生……什么事了吗?尽管好像有以亲戚名义的男人打过电话……现在你没事吧?”
睦美:“…………刚才……从西亚斯的研究所逃脱,正找地方躲起来。”
高村:“逃脱?果然还是和葛丽亚神甫以及深优一起行动吗?”
本来还以为九条小姐有别的想法,原来还是在一起的?
睦美:“不,不是这样子的,我和他们是划清界限的,我的目的是不同的。”
高村:“目的?九条小姐,那究竟是……”
睦美:“高村君……可以的话能否直接见面?我不想在街上使用电话。”
高村:“我明白了。总之你现在没事吧?”
睦美:“是的……总算可以。”
高村:“你说你逃脱出来,现在你在哪里呢?追的人是谁?果然还是从一番地那里逃出来的吗?海边发生的事你知道吗?从那以后究竟……”
睦美:“等等,高村君你冷静点,刚才都说不要多说什么了。”
高村:“话说回来,那么究竟在哪里会面呢?你不说地点的话这不就没有意义了?”
睦美:“恩,也对……那么……今天,在你能想出的有酒吧的地方,就在那里会面吧。”
高村:“哎?酒吧?”
睦美:“是的,那么我要挂了。”
高村:“啊,九条……挂了……”
总之,第一时间知道她没事,我也放心下来了。但是……事态果然向着奇怪的情况发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高村:(一个人也想不明白,听听九条小姐是怎么说的吧)
日落之前,我走出家门。我能想到的酒吧除了那里就没有别的地方,去之前还想看看玖我。
高村:(幸亏两边都在月杜镇)
高村:“那个……昨天的确在这里转弯的。”
我与鴇羽两人就在这条路上搀扶玖我的。果然,面前是那栋眼熟的公寓。昨天送玖我回来的时候,她的爸爸还不在家……现在会在吗?大概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而不在家吧。
总之,我来到了公寓的大厅。只有通知居住者才能进去里面。眼前仿佛出现了说着‘来这里干什么呀你!’的玖我的表情,我的手指一时间停在通信器前……
高村:(抖个不停呀……我……)
高村:“话说回来,那家伙在吗?早知道就在来之前打个电话……”
不,那样的话她绝对会叫我不要来。稍稍感到有点寂寞啊……
高村:(她会不会在家呢……)
按下大厦通信器的按钮,摄像镜头马上对着我的脸。
高村:(最近的大厦公寓防盗设备都是这么先进的吗……)
然后……
夏树:“你这家伙在那里干什么?”
这位优等生似乎了解了我的坚定意志,带着半分死心的语气说到。
高村:“正如所见,我冒昧来拜访了……给你添麻烦了?”
夏树:“…………”
扬声器传来一声叹息。
高村:“看来是了……”
夏树:“…………不,对不起……没注意措辞是我失礼了。现在就去开门,稍等一下。啊,对了……你还是再等5分钟吧。”
夏树:“完全没想过用这房间来招待别人……”
玖我的房间,面积大约为1LDK。
高村:“和父亲住在这里?”
毫无家庭生活感觉的起居室。或者说,我脚根本没地方可放,只好让玖我招呼进她的房间。
夏树:“我没说过吧……我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爸爸现在正与我不认识的女人生活着……”
高村:“哎?”
若无其事地说道,玖我的嘴角还露出了笑容。
夏树:“我可不在乎,你不会起了什么奇怪的感情了吧?你就是那种听了别人的感情事就会有感触的人呢。”
高村:“啊,是吧……”
听她本人这样说,我稍稍有点高兴。
夏树:“果然还是在乎呢。”
高村:“也,也对啦……”
夏树:“我可是很向往这种生活,既无不便又自由,所以你就不要在意了。”
她既然说到这种地步,我还抱着那种感情的话,对玖我就太失礼了。我打量了一下房间布置。总的来说这是一个衣橱与收纳箱很多的房间。我这样说,玖我的脸马上红起来了。
夏树:“衣,衣服呀,衣服这里可有很多呀!”
为何她有点生气呀……反正她害羞地说道。
高村:“…………原来如此啊……”
夏树:“哼,这说明我很精神,身为老师,你已经确认了这一点吧?”
举起双手声称自己很精神。
高村:“啊,没错……也罢,总之,我和鴇羽都担心你呀。”
夏树:“担心是没用的……不要管我的事情,这也是为了你们好。话说回来,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玖我深深地叹息。
高村:“因为你连续几天都音信全无呀,所以才非常担心你。”
夏树:“是,是吗……对不起。”
玖我坦率地道歉。
高村:“去做了什么呢?在家里吗?”
夏树:“不,有些事情我很在意,但现在还不能说出来,因为还有各种需要考虑的事情。”
高村:“什么……”
夏树:“对不起,并不是因为你到访所致,只是我刚才还在睡觉……又要再睡了……”
高村:“没……没事吧?热吗?伤口真的没事吗?”
夏树:“哼,说的就像是我的保护人。完全没问题,单单要考虑的事情只是睡眠不足而已……难得来一趟,倒是我不好……”
高村:“啊,那样的话我今天就回去了,总算了确认玖我没有问题。”
夏树:“谢谢……老师”
高村:“啊,不用谢。”
听到她那样说我高兴地抚摸玖我的头。
夏树:“哇,哇哇!?你,你这家伙还得寸进尺了!”
高村:“哇啊,对不起对不起……”
慌忙举起双手往后猛退。玖我大概还是想与别人保持距离的吧。我让自己拉开她所希望保持的距离。然后……
高村:“就这样,今天我还有事情要做,这就回去了。”
夏树:“好的,就……这样。”
不断寻找能够立足的地方,我总算走到了玄关。
高村:(…………这个时代的孩子都不打扫卫生的吗?)
高村:(来的早了点……九条小姐已经到了吗?)
因为指定时间只说是夜晚,我也只好提前等她了。
高村:“话说回来……”
我看着那刚刚才通电,灯泡都没怎么热的招牌。【BAR·Rorschach】
高村:(我能想到的酒吧就只有这里而已。)
搬到风华以来,除了在这里与玖我交换过情报以外,就再也没去过别的酒吧了……
高村:(唉,不管了……)
走进店内环顾四周,柜台处有位女性轻轻地举起手来。明明只是过了几天,却总觉得很怀念。大概是因为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高村:“啊,九条小……”
对着差点脱口而出的我,九条小姐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上。
高村:(啊,是呀,她还是逃亡之身。)
边注意周围边坐在她旁边。
睦美:“对不起,突然吧你叫出来。”
是照明过于昏暗的原因吗,说这话的九条小姐的侧脸比最后一次见面时要消瘦很多。
高村:“没什么……比起这个,你直到现在为止都在做什么?虽然你说从西亚斯逃了出来。”
后半句话我极力压低声音。
高村:“还说不是与葛丽亚神甫与深优一起行动……他们呢?”
睦美:“…………”
九条小姐十分小心地抬起头,非常留意周围的环境。拉近椅子靠过来。
睦美:“也对呀……我也再没有必要隐瞒我的身份了……”
九条小姐自言自语地嘟囔道。
睦美:“到目前为止我跟你谈过几次话,我认定了你是位遵守信用的人。那孩子似乎也对你不错……”
高村:“什么意思?”
她一下子将头发拨到后面,叹了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道。
睦美:“首先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九条睦美并不是我的真名。”
高村:“哎?”
睦美:“我的名字是玖我纱江子……九条睦美是我隐藏在西亚斯后才还是使用的假名。”
高村:“玖我纱江子?什么?玖,玖我!?”
睦美:“嘘——”
我慌忙压低声音。
高村:“玖,玖我什么的,是那个玖我吗!?尽管姓玖我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玖我夏树的玖我吗!?”
我的脑海中浮现起刚才才见过的那个人的脸。她静静地点点头。
睦美:“夏树是我的女儿。”
高村:“…………”
我梗住了。我完全没想过她会说出这样的事。但是……我又一次打量着眼前的女性。
高村:(……的确有点相似)
回想起在昏暗的忏悔室里时,我有点在意的每个特征,的确与玖我夏树有点相似。仿佛读出了我的心思她静静地点点头。
睦美:“能相信我吗?”
高村:“啊,是的……那是……但是……不过,她的确……有说过母亲被一番地所杀……为了复仇,要以一番地作为对手而战斗……”
不错,为母亲复仇,这本是玖我战斗的理由……
睦美:“那孩子那样想也是不无道理的,既然她是认定我死了的话。那场混乱中,那孩子也认为我已经死去了吧。”
高村:“西亚斯与一番地之间的斗争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你确实也已经进西亚斯比较长时间的样子……”
睦美:“……是呀,那件事发生也有5年了吧?本来,在那之前我是在某个组织中一直持续着研究工作的。”
某个组织……在我心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高村:“是一番地……吧?”
这样说的话也就能解释她与一番地的关系。在现在知道她是玖我母亲的基础上,这就能与玖我复仇的目的相一致。她静静地点点头,开始说到。被封印的一段往事,就此解开束缚。
睦美:“我,原本是在一番地研究媛传说的。当然了,虽说是在一番地研究,但研究的并不是传说本身。因为一番地的干部已经掌握了过去历史的种种,当然了,我想虽然也遗失了很多信息……我所从事的工作,是用较为理性的方法来研究HiME。分析与复原是最终的主题。”
高村:“那就像是……”
睦美:“不错,就像是最近西亚斯财团使用爱丽莎·西亚斯吧。”
她用力点点头,肯定了我的疑问。
睦美:“但是,手法与随之而成的效果有若干不同,西亚斯是尝试着人工制造HiME。而一番地所进行的是所谓的觉醒与促进。”
高村:“觉醒与促进?究竟……是什么?”
睦美:“当然是HiME的事。HiME的觉醒条件高村君你掌握到哪种程度了?”
高村:“哎,这个……”
我在脑中整理了一次,然后确认性地说出来。
高村:“身体某处有红色的纹章……能看见媛星……那个……有想要守护重要之物的强烈意念者……对吧?”
睦美:“是的,那的确是觉醒成为HiME所具备的必要条件,但是,仅仅这些是不够的。还有个更大的前提。对于这一点,对西亚斯能走到这一步,我作为研究者来说简直想脱帽致敬。然而……”
高村:“然而?”
睦美:“果然还是有技术上的障碍,人造HiME还必须保持特定的遗传,特别是制造出HiME的血统才能制造成功。”
高村:“血统?”
睦美:“那就先将关于一番地的故事放在一边。要成为HiME的话就必须是拥有特定血统的人类。例如,风华家就是HiME辈出的世家。”
高村:“竟,竟有这种条件?那么,鴇羽也是?美袋也是?”
睦美:“不错,只是那是相当古老的血统。分散在全国,能对应上的人也就有许多了。”
高村:“西亚斯竟在做这种事情啊……”
睦美:“不错。”
轻轻地点了点头,又靠近了我一点。那种坐下来说话的姿势,确实与玖我夏树重合在一起。也许是因为听说是母女,被先入为主的观念所左右……但是,不管怎么说……
高村:(……果然还是很像)
睦美:“西亚斯在拥有纹章的少女的帮助下,尝试分析遗传信息,由此而诞生了爱丽莎·西亚斯。”
高村:“拥有纹章的少女?”
睦美:“你也非常熟悉的人,优花·葛丽亚。”
高村:“优,优花……”
青梅竹马的笑颜,一下子掠过我的脑海。
睦美:“她的父亲,约瑟夫·葛丽亚神甫对爱丽莎·西亚斯的研究成果被肯定,继而研究人型机器人。”
高村:“那样的话,爱丽莎·西亚斯就是优花的……”
睦美:“不,并不是克隆,而是抽取了她的信息,替换组合DNA。技术方面的细节我就不多说了,反正那就是爱丽莎·西亚斯被称为人工HiME的缘由。”
优花的……
睦美:“看我说到哪里去了……对了,是说一番地。所谓的觉醒促进就是为此而研究的。”
高村:“就是说不是利用人工的方法吗……”
九条小姐静静地点点头,中断了谈话。露出苦苦思索的模样,很久之后才继续话题。
睦美:“虽然我自己并没有纹章,然而夏树却出现了纹章,那是我在研究过程中发现的。我吓了一跳,如果暴露出来的话,那孩子肯定会被当作活体实验材料而被送上试验台。虽然是研究者的,但作为那孩子的母亲,我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我拼命地隐瞒这件事。”
说的也是。作为母亲来讲那是当然的。
睦美:“出现了纹章后,那孩子并没有觉醒成为HiME。但是……”
她最后……还是觉醒成为HiME了。九条小姐,不……玖我纱江子道出当时的情景。
纱江子:“住,住手!她还是个小孩子呀!住手,放开夏树!!”
夏树:“妈,妈妈!妈妈!不要,我要跟着妈妈!”
一番地研究员:“不行呀夏树,那是不可以的,妈妈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了。”
夏树:“哎?妈妈她?”
一番地研究员:“是呀,夏树也见到了吧?那红色的星星大人。”
夏树:“恩,恩……”
一番地研究员:“妈妈呀,去了那颗红色的星星大人那里了,这是毫无办法的事呀。”
纱江子:“不要啊夏树!不要听那个人说!!”
一番地研究员:“玖我主任,请你帮点忙吧。得了重大结果,这可是名留青史的机会啊。我呀,可羡慕你了。有能担当主任的头脑,还有拥有纹章的孩子那样的好运。”
纱江子:“不要耍我了!放手,请你放手,夏树,不要听这班人的话。”
夏树:“恩,恩……”
一番地研究员:“不,好好地听我说,夏树。不这样的话就不能与妈妈再见面了哦,她真的去了星星那里。”
夏树:“哎!?”
一番地研究员:“不想离开妈妈吧?”
夏树:“恩,恩……”
一番地研究员:“要妈妈不离开夏树,就只有一个方法。”
纱江子:“不要啊,全部都是说谎,夏树,不能听!”
一番地研究员:“如果不想和妈妈分开的话,就要有守护妈妈的强烈的思念。明白吗?”
夏树:“让,让我……守护妈妈?不是妈妈守护夏树吗?”
一番地研究员:“是呀,妈妈是守护着夏树。但是,这次就只能让夏树来守护妈妈了。那样就能做出强烈的思念。”
夏树:“我不明白……因为,是妈妈守护着夏树,我可不能守护妈妈……”
纱江子:“夏树……”
一番地研究员:“那样的话该怎么办呢?夏树不帮忙的话,妈妈可是会死的哦。”
夏树:“妈,妈妈!?”
纱江子:“住,住手……不要啊,夏树。反正这些人是无法杀死我的,所以……你闭上眼睛,好好忍耐一下。”
一番地研究员:“你再不好好帮忙的话,不知是说说要杀你,你可真的会痛苦地闭上眼睛的哦。主任。”
纱江子:“呜——”
夏树:“不,不要!不要欺负妈妈,不要这样!”
一番地研究员:“对吧,你看。夏树可是不得不守护妈妈的呀。来吧,让我看看HiME的力量。”
夏树:“hime?那,那是什么?我完全不懂……啊,迪兰……呀,迪兰,迪兰,你去哪里了呀?”
一番地研究员:“啊,迪兰也来了,是来见夏树的吗?”
纱江子:“快住手,真的,离开夏树!”
一番地研究员:“那可不行,到了这种地步可不能让实验材料逃掉!”
纱江子:“不要这样说!!”
一番地研究员:“夏树,叔叔们都是认真的哦,让你看看吧……夏树不努力的话,妈妈就会变得很麻烦的哦。”
夏树:“哎?”
纱江子:“不要!!夏树!!闭上眼睛!!不要看!!”
一番地研究员:“夏树不想守护了?啊,可怜的迪兰。”
夏树:“迪……迪兰?哎,怎,怎么了?迪兰?喂……迪兰?叔,叔叔……怎么了?呜,呜呜……迪,迪兰……呜呜……为什么?迪兰……”
纱江子:“好过分……好,好过分……”
一番地研究员:“接着就轮到妈妈了,夏树。夏树不想守护妈妈的话,妈妈就会死的哦。”
纱江子:“住手!!夏树,妈妈没事的!妈妈没事的!”
夏树:“不,不行……妈妈……要守护妈妈。不要与妈妈分开……妈妈……我要救你。妈妈……”
纱江子:“不要啊,夏树!!”
一番地研究员:“来吧,强烈地祈祷吧。为了守护最喜欢的妈妈,不管什么都能做到,对吧?”
夏树:“不管什么……妈妈……我想守护妈妈。我为了守护妈妈……”
纱江子:“不要!不要呀夏树!!不要变成HiME!!”
一番地研究员:“来吧,不快点祈祷的话,妈妈就会被杀了哦。变成迪兰那样的哦。”
夏树:“!!不要啊!我要守护妈妈!!”
纱江子:“不要啊,夏树!”
夏树:“为了这个,我,我什么都愿意!!”
高村:“竟有这种事……”
纱江子:“由于骚乱,研究所被破坏,她肯定认为我已经死了吧……我想那孩子也记不清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了……她那时还小,那段记忆又那么地可怕……”
高村:“恩……”
然后,我又继续听她说下去。奇迹地流下了性命的纱江子小姐被西亚斯财团所保护。他们以帮纱江子躲避一番地,守护玖我为条件邀请她帮忙。代价是要求纱江子小姐提供研究成果与一番地的情报。
纱江子:“提供了某种程度的情报……我心中的某些情报也埋葬在历史的黑暗中。”
就这样交付与隐藏情报,从那以后她的生死就交给了西亚斯财团。
纱江子:“只是远远望着那孩子我就满足了,但是那时……你出现了。”
高村:“我?”
纱江子:“是的,你是来调查媛传说的,然后又将HiME们的事情告诉我。本来远在天边的孩子突然近在眼前……”
原来如此,现在想起来,纱江子小姐确实特别注意玖我的事。转告这件事的时候,纱江子小姐既露出笑容,又有点难为情。
纱江子:“啊,不错……不管怎样,心情总是先于理智的吧……不过……”
纱江子小姐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温柔的眼神,在经历了一番地与西亚斯等修罗地狱后,眼光变得严厉起来。
纱江子:“一番地的人……也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不得不守护那孩子。作为母亲却没有付出什么的我……要做出最起码的偿还。”
高村:“纱江子……小姐……”
睦美:“像以前一样叫我九条就可以了,我是九条睦美。”
高村:“不,不过……”
睦美:“一直让她沉溺在痛苦的思念之中的我,没有承担真个名字的资格。”
高村:“哪有这种事!哪有!”
我不假思索就喊出来,周围的人视线一起集中在我身上。我不再言语,坐了下来。
睦美:“高村君,我想再求你一件事。”
高村:“是什么?”
睦美:“守护……夏树。”
高村:“……!”
睦美:“我希望你能代替不能接近那孩子的我,接近那孩子。”
九条小姐用非常认真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睦美:“求你了。”
保护玖我……我没有这种能力。对于拥有实战经验的玖我来说,我只能是个包袱。但是,我马上了解了九条小姐的言外之意。玖我已经迷失了自己的道路,需要别人指引……让她不要踏上通往危险之路。
睦美:“正如你所知道的,她已经成长为一个野丫头了……”
高村:“哈哈,说的也是啊。”
睦美:“呵呵”
九条小姐装出平和的笑容,从眼神之中所流露出来的关切之情穿过我的胸口。‘成长为一个野丫头’,那是对自己无法亲自抚养女儿的后悔,悲伤和寂寞。
睦美:“那孩子只是看上去强势而已,其实是个表里不一的弱孩子。我想高村君的话肯定很清楚。”
我轻轻地点点头。事实上,现在她的境地很危险。被复仇心所驱使,盲目地走向陷阱。
高村:“我明白了。”
我再一次慢慢地,不过坚定地点点头,她安心地叹了一口气。
睦美:“谢谢你……高村君。”
高村:“不,因为玖我是我的学生,不管怎样,我也很在意那孩子柔弱的地方。我不会丢在一边不管的。”
睦美:“…………”
高村:“怎么了?”
九条小姐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温柔地摇摇头。
睦美:“没什么,没什么。那孩子就拜托你了。”
微微低下头。
高村:“啊,不……不用多礼。还有,你还活着的话,玖我就没有战斗的理由了。”
睦美:“这个……呀,不管怎么说,将那孩子置于危险的境地,都是我的错……”
高村:“请你不要这样想,因为她是真的对你……真的思念着妈妈。说是你的错什么的,那孩子会很可怜的。”
九条小姐什么也没有回答,落寞地笑着。
高村:“话说回来……能问你一句话吗?”
睦美:“好的,什么?”
我将我所在意的,从海边的事发生开始,九条小姐的踪迹向她提出疑问。考虑了一段时间,她做了简单的说明。
睦美:“现在有人把我隐藏起来,是个人的事,因为一番地和西亚斯两边都在找我……”
高村:“是吗……不,是的……不能与她见面吗?”
睦美:“我也跟帮我的人约好了,我不会再在夏树面前出现。我是个已经死了的人。与我见面,反而会把那孩子赶到危险的立场。现在的一番地也只把那孩子当成12个HiME中的其中一人来考虑而已,那样子就好。”
高村:“是么……那么,我最好也不要跟他说了?”
睦美:“不错,尽管对不起那孩子。”
高村:“怎能这样,对你来说太辛苦了……”
她无力地笑着,九条小姐的想法已经充分表达出来了……不能见面也是无可奈何的,这已经决定好了。
睦美:“有什么事我会再联络你的。对手是一番地、西亚斯,不管哪边也好,我与你最好还是不要见面。”
高村:“是……是么?”
睦美:“我也在想,就算只能躲在阴暗处,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助那孩子。”
九条小姐下定决心似的握紧拳头说到。
高村:“我也是,不管怎样我都会陪在她身边……”
睦美:“好的拜托你了。还有……一句话,实际上天河教授也是被西亚斯捉去了。”
高村:“哎!?什,什么!?”
睦美:“在哪个设施,引起了怎样的骚乱,这些我都不太清楚。但是,我是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高村:“教授……”
我脑中同时浮现出教授与朔夜的脸。这种事……不能说出来。听到这种半吊子的情报,朔夜就会出外搜素教授的行踪……那是很危险的。
睦美:“对不起,我什么也做不到……希望他没事。”
高村:“真的希望……”
暂时无言地喝了几口酒,我们走出了店。火辣辣的身体接受着微风的轻抚。见面后说了各种事情,不得不整理一下。尽管心理上还没准备好……
睦美:“高村君……那孩子的事能交给你,真是太感谢你了。”
高村:“不,尽管我不知道能做什么,但我会竭尽所能的。”
不管是哪个HiME,只要是比我更弱的人,我都是这种感受吧?
睦美:“对了。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学生会的神崎黎人……他是一番地的人。”
高村:“哎!?”
睦美:“离开西亚斯之前,在报告书中看到他的名字。”
高村:“神崎么……”
鴇羽不也说过吗?最近无法与神崎取得联系。还有,自从那次海边的事情以后……一部分HiME动真格的了……
高村:“神崎……黎人……”
睦美:“尽管不知道他的地位,但肯定地位很高。很遗憾我不是一番地的人了,完全不知道他的事情。”
高村:“是吗?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睦美:“我也就知道这个地步而已,不过肯定是与这场战斗有关系的。高村君,你也要非常小心他呀。”
高村:“我明白了。”
就这样我与九条小姐分别了。她说帮助她的人车子就在非常近的地方。就这样,我与九条小姐往不同的方向走,远远地回头望过去。
高村:(那个人,是玖我的母亲……)
一番地……西亚斯……她所过的日子,是一直过着安定生活的我所无法想象的。知道这件事的话,她会怎么做呢?本以为失去了的重要的人,明明就在自己的身边……
高村:(有……神崎黎人……)
高村:“接着……”
我整理着桌子上至今为止所收集的资料,从凪与理事长口中所得到的情报记录,以及其他各种东西。
高村:“有必要再整理一次。教授所调查的这个叫星咏之舞的仪式,其详细资料……”
我又做着昨天已经做过的工作。尽管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变化,总好过就这样什么也不知道却什么也不做吧……很久没有象个研究者那样没头没脑地研究了,我整夜都沉浸在兴奋感中。
高村:(这样做,能忘掉各种事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