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夏树篇
  5. 8月1日 月
  6. 繁体版

8月1日 月
2017-06-23 22:43:03

		

8月1日月
高村:“恩,恩……早上……了?”
睁开眼睛。结果,在玖我家里留宿了两晚啊……昨天晚上,她起来的那次还是蛮精神的,想来她总算想清楚了。
高村:“说起来,肚子好哦啊……”
昨天整天都没吃什么。纱江子小姐去世……已经三天了啊。
高村:(全部都交给迫水老师了……)
何时跟他详谈一下呢……
高村:“恩?”
听见开门的声音,玖我回过头来呆站着。
夏树:“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村:“啊,那个……”
夏树:“笨蛋,快点转过去!你这个变态!”
我慌忙转过身来,玖我在我背后走着,走进自己的房间。
高村:“那个,我可没有看见……”
夏树:“你还狡辩!!”
夏树:“真是的……”
高村:“不管怎么说,我想问题是出自毫不防备的你……”
夏树:“什么!?我,我……”
咕噜————
高村:“唉,你丫,不过,真的……你开始精神起来了,太好了”
夏树:“一直,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想的太多反而什么事情都变得不明不白了。”
声调突然一转,玖我反省起自己来。
夏树:“但是,除了思考意外,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点头示意,玖我于是接着说下去。
夏树:“妈妈……她也说过,与朋友保持关系,我不恨静留,可恨的是一番地。这份心意是不会变的。但是首先,我想要阻止静留。现在我不是HiME了,静留已经没有战斗的理由了。”
高村:“不错,说的对,不过真的这么想?”
夏树:“稍微有点不同。我是不能去恨静留的。对于她的行为以及妈妈最后的愿望……我是不能背叛的。”
我第一次认为,在真正意义上,玖我是很强的。脆弱的想要坏掉似的,纤细的她……总算成长起来了,我是这样认为的。
夏树:“你,也会一起去阻止她把?”
高村:“啊,当然了。”
她很自然地问道,我也很自然地同意了。
夏树:“不是HiME后,不方便的事情就多起来了……明明身为HiME的时候就一点好事都没有……”
高村:“果然……”
夏树:“刚才看过了,纹章没有了……已经……不能再见到迪兰了。因为没有了触媒……尽管我想去战斗,但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已经将最重要的东西赌上去了”
高村:“…………”
夏树:“但是,这件事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因此我理解了,这就可以了。”
高村:“是么……那么,这东西可以交给你了。本来我还有点担心的,果然还是不能不将这东西交给玖我……”
说着,我把迫水老师要我暂时保管的纱江子小姐的遗物递给玖我。
夏树:“这是……妈妈的……真的是我小时候就一直看到的东西。”
那是酷似玖我的Elements的两把手枪。
夏树:“我的Elements就是以此想象而来的,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吧?”
高村:“这是普通的手枪吗?也许会触犯法律吧?”
夏树:“不,这也是Elements”
高村:“是么,恩,是这样啊……”
与法律没关系……只要是Element的话。
高村:(话说回来……)
果然,从迫水老师那里接过来的时候铜剑的震动与此有关。这……就是所谓留下来的遗物呀。玖我从口袋中,拿出那个沾上血污的吉祥物。然后一直盯着看。纱江子小姐临时时交给玖我的东西。
夏树:“这是小时候我做的。以我养的狗迪兰为模板。”
目光中流露出怀念之情,是想起什么往事吧。玖我拿起纱江子小姐遗留下来的吉祥物与Element。
夏树:“最重要的妈妈的纪念……”
高村:“是呀……”
然后我们叹了一口气。
咕————
夏树:“…………”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才记起肚子到现在还很空。
高村:“那么,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但是,玖我苦笑着摇摇头。
夏树:“你呀,头发乱蓬蓬的,三天里都穿着同一件衣服吧?”
高村:“啊,是呀……说来也是,但是,那是因为,有各种事情……”
夏树:“我知道。去买点便宜的衣服和简单的食物,然后去洗个澡吧。”
高村:“但是,那是……”
夏树:“不要介意,我已经没事了。30分都不到,等等吧。”
说完,玖我出去了。
高村:“…………”
高村:(不是那样,哪个世界的老师会让学生去帮自己买衣服的呀……)
我就这样躺在没有了玖我的她的房间里,望着天花板。不然是的天花板——尽管可以这样说,然而我觉得这里的天花板正一点一点为我所熟悉。在我的心目中,这以前不认识的天花板正慢慢地不断扩大。再过几天,我印象中的天花板——不就全部都变成我所见到的这天花板了?我突然获得了这一预感般的东西。
高村:“话说回来,玖我去买的所谓的便宜的衣服……”
总觉得里面的含义复杂,很难想象。是不显眼的衣服就好了……
高村:“哎?”
这时,铜剑震动着。发出微弱的光芒。
高村:“是什么?怎么了?”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尽管光芒微弱,我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
高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不,是有事发生了吗?)
当地一声响起,窗户也震动起来。很近。
高村:“难道?!”
我就这样头发散乱地,飞奔出玖我的公寓。
高村:“在哪里?在哪里?玖我……便利店的话,在哪一边呢?那个,大概在这边吧!”
仅仅凭借着对附近的记忆,我跑着。尽管没有再听见刚才那爆炸般的声音,反倒让我更不安。如果,有谁……不知道玖我已经不是HiME的话……这一想法在脑海中掠过。
高村:(怎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我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继续想着可能存在玖我的方位跑去。
高村:“在,在这……”
尽管我的直觉是对的。但我还是为那讨厌的预感而感到相当不安。
夏树:“可,可恶!”
玖我拿着纱江子小姐的遗物——Element枪射击。
奈绪:“啊哈哈哈哈,什么,真的?真的已经没有了?你那只弱小的狗狗?嘟囔着什么妈妈!呵,啊哈哈哈哈!不觉得很白痴吗!话说回来,还真没想到你的触媒是你妈妈呀。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还没断奶吗?样子摆那么酷,你不觉得很白痴?将母亲当作最重要的存在,你得到了什么好处吗?”
夏树:“杀了你!!”
玖我再次开枪。
高村:“玖我,停手!结城也停手!”
我保护着玖我,站在两人中间。但是,后面突然伸出手来,将我推到一边去。
夏树:“你不要出头。这家伙身为HiME却弄出那么多问题,我不会饶过她。”
奈绪:“我也一样,看到你那依赖着母亲的样子,我就想吐。但是什么?你最重要的妈妈已经不在了呀。啊哈哈哈,感觉真好!!看看你的笨样子吧,笨蛋!”
夏树:“绝对不饶过你!”
连续三枪向结城射去,但是……
奈绪:“朱丽亚!!”
结城面前,出现了那有着八只脚的,女郎蜘蛛模样的Child。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令人毛骨悚然。
奈绪:“呵呵呵呵,不能呼唤出Child的你根本毫无胜算。我,尽管没有杀过人……对手是你的话也就无所谓了……但是,我还是会给你一次机会的,小奈奈可是很体贴的哦。”
结城故意做出滑稽的样子,戏弄着她。
奈绪:“‘没有妈妈的乳房我就活不下去了’这样哭着道歉的话,我就放过你。”
夏树:“那是你才对吧?”
迎难而上的玖我,保持平静地说着,仍然用母亲的遗物Element射击。发出金属碰上金属般的声音,结城的手现出了血染般的红色的物质化了的爪子。
奈绪:“你刚才说什么……”
夏树:“不能离开亲人的是你才对,你没照过镜子吗?‘身处叛逆期真对不起,我还是个小孩真对不起’跪地求饶的话,我就放过你。”
奈绪:“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你这家伙啊啊啊啊!!弄明白立场再说话吧!明明没有力量,明明很弱小!道歉!你快道歉!乞求我原谅!哭着喊对不起!还磨蹭着不跪下说对不起的话就去死吧!”
结城举起爪子,向玖我跑去。
奈绪:“朱丽亚!支援!”
结城的Child朱丽亚从腹部射出粘稠的丝。
夏树:“可恶!”
眼看玖我要被击中——
高村:“危险!!”
我飞身扑向玖我,抱着她打滚。然而还是……
奈绪:“啊哈哈哈哈,反正没有Child的你们就只是虫子般的存在而已。”
夏树:“可恶,明明你自己就是只虫子……”
就在那无法闪避的一击快要命中的时候。一瞬间——
我们的视线被银光包围。
奈绪:“什,什么!?”
高村:“怎么了?”
夏树:“…………”
高村:“迪兰!?”
吠叫声在小巷里回响着。我们眼前,玖我那发出冰一样光辉的Child——迪兰的身影,凭空出现了。
奈绪:“竟……竟有这种事!?没有触媒为何还能让Child出现!?你真的失去了触媒!?”
或者说,触媒在什么时候转变了?正这样想的时候……
凪:“稀罕事也是有的……”
凪在我们面前出现。他表情轻松地站在电线杆上。
凪:“就如所见的……的确,小夏树是以妈妈为触媒,然后失去了她,结果连Child也失去了……但是,这孩子的力量太厉害了。尽管很虚弱,却还能物质化,真是个奇迹。”
夏树:“什么意思!?”
凪:“迪兰是特别的——东西。对HiME那样忠诚,那样尽心的Child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夏树:“迪兰……你……”
虚弱的迪兰靠近玖我。
凪:“看样子我也没弄清楚这个情况啊。但是,它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呢……”
夏树:“迪兰……”
迪兰就像是只忠诚地等待主人命令的狗一样,转头面向着她。但它那可怜的缓慢的动作,简直就像是行将停止的机械一样。青色的光辉现在也像要消失似的闪烁着。
凪:“进一步说……那也有可能是因为小夏树那摇摆不定的心……尽管纹章消失了,但还是……残留了一点。变心是人世间的常事,那并不是坏事。你妈妈也是那样希望的吧……”
尽管伤痕累累,迪兰仍然正面向着朱丽亚飞扑过去。
咕————
蠕动着的蜘蛛脚四分五裂,在空中飞舞着。
奈绪:“你干什么!!你这半死不死的废物!!”
结城向上挥臂,向着飞退的迪兰攻击。结城的Element划过迪兰的身躯,肉与体液向周围溅开。快速理顺乱了的呼吸,结城张嘴笑着。
奈绪:“呵呵……真不愧是叫做怪物,物质化后身体还能漏出各种东西,感觉还真是好啊。”
凪:“单单这点就可以说很厉害吧……”
夏树:“迪兰!?你这家伙!!”
玖我放出枪弹,向着朱丽亚剩余的腿的根部射击。
奈绪:“朱丽亚!你不能输!”
脚背粉碎了的蜘蛛从嘴里发出微弱的叫声,它的速度也明显变慢了。玖我的枪击看来也奏效了。
咕噜……轰!!包围着迪兰身体的光突然亮起来了。
夏树:“让开,现在的你不行!”
像是抗议玖我的制止,迪兰的炮筒中射出火球。
夏树:“铬弹攻击吗!?”
奈绪:“啊啊!!”
鼻子闻道一股烧焦的臭味。在白烟的间隙中,看见那巨大的蜘蛛朱丽亚蠕动的身影。像是体力用光了的样子,迪兰趴在了地上。
夏树:“迪兰……迪兰!”
奈绪:“呼……呼……真是的……这半死不死的废物,能让你干下去吗!”
结城的表情中已经失去了悠闲。
奈绪:“朱丽亚!!杀了那家伙!!”
朱丽亚弱弱地叫着。
高村:“停手吧结城!再这样战斗下去的话两个人都真的要失去Child了!”
奈绪:“刚好!本来我就不知道谁是我的触媒,这下子不就能弄清楚了吗。将那里那只可恶的Child干掉!你就一辈子在天国陪你那最喜欢的妈妈吧!!”
随着结城的叫喊,朱丽亚的眼睛中放出光芒。眼睁睁地看着它向脱力的迪兰跑来。
夏树:“嘁!”
玖我哆嗦地掩护着迪兰。然后我又掩护着她。
高村:(到此为止了吗?)
咕嘎——
像是嚼碎骨头的讨厌的声音响起。
奈绪:“啊……啊啊……啊啊啊!!”
高村:“什么!?”
那不是玖我的悲鸣。当然也不是我的。离开玖我一看,玖我的好朋友正站在那里。
凪:“在这里出现了呀……”
静留:“你现在很碍事。”
藤乃挥出手中的鞭子,向电线扫去。
凪:“呜哇……呀呀呀呀……既然结果都出来了,我也不得不去哪个地方逛逛吧……”
凪:“啊,好忙啊,好忙啊……可恶啊,这个可恨的诅咒……”
唠唠叨叨地说着,凪降落在小巷。
静留:“你呀,难道没有一个地方不悠闲的吗?”
凪:“哈?什么,小静留……你在说些什么?”
凪咧嘴笑着,悠闲地看着藤乃。但是……
静留:“你的大事是什么样子的我虽然不知道,但你的主人已经被我送到终结之境了……”
凪:“哎!?”
凪脸上的悠闲被藤乃一句话给吹飞了。
凪:“那不是开玩笑的吧?”
静留:“如果你认为是玩笑的话,就去看看吧。这个稀奇的仪式,我很快就能划上句号了……”
凪:“接着,会怎么样呢?那个人的话应该不会疏忽了的呀……”
凪面露难色,冲天跳起,离去了。就像是被新来的她所接管了一样……
夏树:“静……留?”
高村:“…………”
没有了旁观者,只剩下当事者了。
我们与结城之间,耸立着拥有多个头部的大蛇。发出咀嚼的声音,蛇的下颚不断动着。眼睛盯着口中露出来的朱丽亚的脚。
静留:“说妈妈,妈妈什么的,你是不是将自己对母亲的饥渴转嫁在夏树身上了呀?以此来玩弄夏树的行为,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藤乃盯着结城的冰冷的视线,燃起了厌恶之火。憎恶。
静留:“清姬,好好地品尝吧……但是,要注意礼仪啊……”
奈绪:“呜……啊啊啊……啊……不要……不要!”
藤乃的child——清姬的喉咙做出吞咽的动作。亲眼目睹Child的死,结城像是快要休克似的言语不清。被咬断的朱丽亚的脚从清姬的口边掉下来,撞向地面——然后,化为光粒子消失了。
静留:“不行了?清姬,要注重礼仪。”
奈绪:“不要……不要……骗人的!”
继续放心地看着结城,藤乃继续露出微笑说道。
静留:“你可以走了。”
奈绪:“…………”
静留:“反正你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人吧?也没什么不好的。”
奈绪:“可恶!”
静留:“好了快点消失吧。一想起你刚才说的话我就恶心,在我向你下手之前快给我消失吧。”
结城手忙脚乱地往哪里跑去了。她已经没有战斗的力量了。HiME又少了一个。目送着她远去的背影,藤乃稍稍点了一下头。清姬的轮廓模糊起来,在霞光中消失了。
静留:“夏树,你没事吧?”
夏树:“…………静留……为何,要将那家伙……”
玖我直直地望着藤乃问道。藤乃自己也没有避开她的视线,答道。
静留:“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而狩猎HiME而已。”
夏树:“静留的……目的?如果是为了身为朋友的我的话,我已经不是HiME了,已经没有战斗的必要了。”
静留:“我并不是为了友情或者好朋友而战斗,而是为了我所爱的人而战斗……”
夏树:“静留的……思念的人……么。但是,那个人是这样希望的吗!希望静留这样,一个一个对HiME们下手?”
静留:“我是为了我自己的爱而战斗的,夏树你就不要多管了。”
夏树:“我猛放任不管吗!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至少我是这样想的!打倒Child,将HiME思念的人杀害……你就这样希望得到力量!?”
静留:“……是呀……最后也许会变成这样吧。”
她自言自语道。
夏树:“为什么?因为必须守护这个世界的使命感吗?静留你如此渴望得到舞姬的力量吗?”
静留:“世界?力量?那种东西怎么都好。”
夏树:“哎?”
静留:“我只是不想让我爱的人死去而已,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媛星就会坠落。”
夏树:“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这些全是一番地的片面之词……可能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如果可以控制一番地的话,说不定可以找到什么方法!对静留最重要的人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静留:“…………”
夏树:“如果你到现在还把我当作是最好的朋友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停止战斗。我希望能和你商讨以前发生的事,以及将来的事。”
静留:“…………”
藤乃静静地摇头。
静留:“我做不到……我不能对自己的心意撒谎。永别了夏树。”
夏树:“静,静留!?”
静留:“我将夏树当作朋友的想法,一次也没有过……”
落寞地说道,藤乃转身背对着玖我。
静留:“对不起,夏树……伯母的事……当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无法收手了……”
夏树:“没有那回事,那已经……已经……”
静留:“永别了,我想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保重……夏树她还有我这个HiME在,真是太好了。这个系统竟然会有这么无聊的漏洞……”
自言自语道,藤乃就这样消失在我们面前。玖我对着她的背影……只能呆呆地目送她离去……
我们在玖我的房间里,心情沉重。食欲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肚子也忘记叫了。一旦依靠别人就会一直依靠下去,这样剑刃就会变钝。因此,玖我自己断绝了与别人的关系,以复仇之名独自生存着。但是,只有一个恶人……治愈着这样的玖我的孤独,是唯一占据了她心灵的存在,所谓的死党。她就是藤乃。没有过分地干涉她,像母亲一样经常陪伴在她身边的友人。就是这位藤乃,将玖我的母亲给杀害了。但是……玖我承受了这样的冲击。但是,这位藤乃拒绝去听玖我的话。
静留:“我将夏树当作朋友的想法,一次也没有过……”
夏树:“真是的,那我到现在为止所过的每一天都算些什么……不行,我要冷静点。”
高村:“玖我……”
仔细想想,她的话有一种对什么绝望了的味道。
夏树:“我还是相信着静留的……静留那时似乎是想隐瞒些什么,所以才做出那种恐怖的神情吧……”
高村:“隐瞒?”
夏树:“静留是在隐瞒着什么,肯定还有什么事情没说,我只能这样想了。”
高村:“……原来如此,例如,为了保护玖我免受一番地的攻击……之类?”
夏树:“我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就算得出结论也是毫无益处的,我只是想知道静留的真意。静留并不是追求力量的那种人。使用必要的力量那只是手段而已,并不是目的。这件事,我比谁都清楚。”
高村:“…………”
夏树:“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再见静留一米那,不得不……当面跟她说。高村……请帮助我,去找静留吧。”
高村:“恩。”
感受到温暖的气息,视线向下移去,阳光一般的迪兰的影子挨近了玖我。
夏树:“你也是……怎么没有消失呢?明明母亲已经不在了……”
尽管受了伤奄奄一息,然而迪兰继续留在这里。
高村:“思念主人啊。”
我伸出手来抚摸着迪兰的头。毫不柔软的触感,但是迪兰的确仍未消失。失去了触媒的Child,明明只有消失的命运……为何迪兰会仍然存在呢?
高村:(是因为强烈的羁绊吗……)
高村:“凪也有说过……它是个思念主人的特别的存在……”
迪兰能够物质化,相比是因为迪兰本身也有要保护主人的强烈愿望吧。迪兰低声鸣叫着,舔着玖我的手指。玖我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高村:(话说回来,藤乃的目的是什么?)
她说她并不是为了追求力量,而只是为了守护自己心爱的人。对于她来说玖我并不是她的朋友,我并不认为这话是真心的。至少,我所见的玖我与藤乃的关系真的非常亲密。究竟怎么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最近总是有不详的预感。模糊的心惊胆颤,无形的不安,我究竟在担心些什么呢?话说回来,藤乃在即将离去的时候不是说了些什么么?
高村:(玖我还有我这个HiME……系统中的漏洞……)
什么意思?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必须继续胜利下去。但同时也将夺走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还有,被称为星咏之舞的仪式系统,是在说以上这些事吗?300年前也好,再往前的300年也好,星咏之舞让多少个少女为之以泪洗面。还有那所谓的触媒的存在……
高村:“触媒……触媒……”
夏树:“恩?触媒……怎么了?”
高村:(……等等)
突然浮现出一个问题。
高村:(这个……系统的漏洞,难道是指……)
如果HiME的触媒——她所思念之人,对她最重要的人是别的HiME的话……然后她们两人互相战斗的话……想到这里,我终于从万般思绪中看见一丝曙光。
高村:(难道说……藤乃她……所以才……)
高村:“玖我!”
夏树:“怎,怎么了?突然喊那么大声。”
抚摸着迪兰的玖我抬头望着我。
高村:“快点去追藤乃吧!”
高村:(我想的如果是对的话就要赶快行动了……)
夏树:“就,就算你说要追……静留在哪里呀……”
高村:“在哪里,恩……”
高村:“哎?难道我看见幻觉了……”
朔夜:“哎?”
高村:“啊……错觉吗?大概是吧,虽然刚才好像有人双手合掌站在那里祈祷。”
朔夜:“啊,我想那不是你的错觉哦。偶然会这样的,恋爱的符咒哦。”
高村:(那个时候的身影……我想起来了!那是藤乃呀!)
高村:“也许……在那里……”
夏树:“你想到什么了吗?”
高村:“快点!”
我拉起玖我的手就跑。
夏树:“喂,喂……”
我拉着还没了解情况的玖我的手,迪兰则追着玖我,两人一犬开始向学院跑去。
夕阳照着校舍,没有学生在,这里显得非常冷清。
高村:(如果我所想的是正确的话……那就太悲哀了,不要啊)
夏树:“学院?静留会在这里吗?”
高村:“大概吧……”
然后,我前往那个地方。
高村:(拜托了……不要为时已晚,请不要再次让她遭受那样的感情……)
在茜色的天空下,我就这样拉着玖我的手,全速跑向水晶宫。
夏树:“静留!!”
正如所想,藤乃就在这里。如以前所见,她静静地合掌站着。恋爱的符咒。
静留:“为什么……夏树……会到这里来?”
说着,静静地把身体转向这边,然后看见了玖我身后的我,露出了一丝苦笑。
静留:“是老师注意到了吧……”
高村:“不要这么冲动,藤乃!”
夏树:“冲动?什,什么意思?”
高村:“…………”
静留:“夏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然后,藤乃又将视线移到同行的那一人……那一头迪兰身上。
静留:“迪兰……真了不起呢。”
然后……她静静地向水晶宫外面走去。我们跟在藤乃后面,但是只能保持一定距离,无法更近一步。
高村:(藤乃……)
藤乃:“清姬,出来吧……”
从飞沫之中,那多个头部的水蛇的身影显露出来了。
夏树:“静,静留……我不想与静留战斗!”
静留:“我也是这样想……好吗?清姬,以后一定要乖乖的哦。”
夏树:“静留?”
高村:“藤,藤乃!”
我大概知道她想做什么。这样做的话,只会让玖我又悲伤起来而已。肯定会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的。我慌忙向藤乃跑去。但是……伴随着轰的冲击的声音,冲击波划过我面前的地面。
高村:“啊!”
静留:“请不要阻止我,老师。虽然你带夏树来这里说了这些,但请不要再作多余的事了……”
高村:“藤乃……”
但是,但是……该怎么办才好呢?如果不能让两人好好沟通的话……能阻止她的,就只有玖我了。
夏树:“静,静留,这家伙是没问题的,这家伙是我们的同伴。怎么了,静留,你想做什么!?”
静留:“高村老师对夏树而言是同伴,对我来说却是敌人。虽然话是这样说……但其实还没开始。在全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了。夏树……只有一件事,九条小姐……不,伯母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我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虽然不奢望你能够原谅我,但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明明知道夏树的目的的……真的,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对不起,夏树……真的,对不起……”
夏树:“没事的!我已经原谅静留了,不要担心,那不是重点。虽然很悲伤,但已经没关系了……”
静留:“是吗……太好了……真的,只有这个才是我的牵挂……太好了。”
安心的笑容。也是平和的笑容。
高村:“藤乃!”
静留:“老师,夏树的事……能拜托的人就只有老师你了……尽管是敌人,尽管我恨你,非常讨厌你……然而……夏树的事,就拜托你了。”
然后她就像她平时那样,认真地优雅地完美地敬了个礼。
夏树:“静留?到底……”
藤乃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一口气把里面的东西喝光。
高村:“藤乃!”
我现在才跑得起来。
夏树:“哎?怎,怎么……怎,怎么了?静留,刚,刚才的是……”
玖我仍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步一步走近藤乃。藤乃双膝一弯。我慌忙伸出手来以免她摔在地上。然而手……啪地一声被她给推开了。
高村:“藤乃……”
静留:“不要……被老师这么抱着死去,我绝对不要……”
她笑着说。那里带着高傲的语调。滴滴答答,开始下雨了。小雨马上就变成了倾盆大雨。雨点拭去了心高气傲的她的眼泪。温暖的水滴流动着。
静留:“咳咳……”
我的手无法再伸向她,双腿跪在地上,只能以眼光看着藤乃。温柔的雨,仿佛她的眼泪一样倾注。
夏树:“静留!?静留!?”
本来呆呆地任由雨点打湿的玖我终于回过神来,慌忙跑来这里。然后,抱起倒下了的藤乃。这是,就势抬起头来的藤乃的唇边流出了红色的血液。玖我也明白藤乃她咽下什么了。
夏树:“为什么?静留!快吐出来!吐出来啊!”
静留:“……没关系,夏树。”
她握着拼命摇着她身体的玖我的手。
静留:“啊啦……我现在躺在夏树的怀抱里呢……好幸福……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留任何遗憾地去了……”
幸福的脸颊上闪着泪滴的光芒。玖我低头看着怀中的藤乃。
夏树:“静留……难道说,静留……那个Child……清姬是……”
静留:“……对呀,那孩子……清姬,就是对你的思念而产生的……咳,咳……”
藤乃被迫停下话来,苦闷地咳嗽着。血的飞沫散落在她的下巴与玖我的身上。
夏树:“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
但是玖我仍紧紧抱着藤乃的身体不放。
静留:“不行……这是最后了,很多想说的事情可不能不说啊。”
然后,藤乃摆出以前那副神色自若的学生会长的笑容。
静留:“你知道我是怎么……看你的了吧?哪怕一次也好,我,我可一次也没有将夏树当作朋友看待过……我一直爱着你……”
夏树:“静留……”
静留:“毕竟,我也成了HiME。清姬输了的话你也会消失的……我讨厌这样,我一辈子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夏树:“…………”
静留:“无论怎样,媛星都会来的……而且,因为夏树也是HiME,我只好这样做了……因为我只是……想让你……活下来而已,迪兰已经不会被别人打倒了。这样的话……你,就是最后的……HiME了。”
夏树:“哎……?”
静留:“我用这沾污了的手,将黎人同学……那个人似乎操纵着星咏之舞,是一番地的幕后黑手……”
高村:(原来如此,这样的话,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联系在一起了……)
静留:“那个人,还是鴇羽同学与美袋同学的触媒,这样的话……咳咳,咳咳……”
夏树:“静留!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静留:“啊啦,夏树……你呀,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是……啊……和像鬼一样的我……简直是天壤之别……”
夏树:“你说什么呢!静留是那么的温柔!不管其他人怎么说,但我还是会说,静留是那么的温柔!”
静留:“谢,谢谢啊,夏树……我……真……幸福……”
说出最后的话,藤乃闭上了眼睛。然后……再也没有睁开了。心高气傲的她,仿佛倾注的雨点……时而温柔暖和,时而严厉冷漠。为了比任何人爱的都深的女性。而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夏树:“静……留……怎么会这样……”
高村:“…………”
夏树:“静留,静留……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呜呜……静留……”
正如被玖我拥进怀里的她所言,她很幸福,藤乃她是微笑着死的。
夏树:“静留……静留……”
但是,在这沉浸在悲哀的时间里……藤乃的气息刚没,清姬的身体就发生了异变。犹如被黑暗所染,全身的颜色逐渐变得又黑又暗。像烈焰般赤红的眼中放出妖异的光芒。然后全身包裹着浓厚的瘴气。迪兰向着清姬激动地吼叫着。清姬已经不是HiME的操纵之物——Child了。就像梅丹佐一样……清姬也已经堕落为orphan了。
高村:“清姬……”
一离开主人的手就会开始暴走袭击人类的怪物。所以,藤乃才会叫它乖乖呆着吧……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例如迪兰那样的奇迹。巨蛇的尾巴发狂似的横扫地面。
高村:“玖我,危险!!”
抱着好像放下了心事蜷缩着身体的玖我,我摔倒在潮湿的地面上。它扫过的地方几乎都变成了大坑。
夏树:“…………”
尽管目睹了一切,玖我仍一动不动用。清姬摇着尾巴,獠牙向着这边嚎叫着。难道它不知道之前确保着自己存在的正是玖我吗?不。它充分理解她就是自己的触媒,所以它才会向着这个触媒攻击。
高村:(再这样下去……)
高村:“玖我,战斗吧!”
但是,玖我仍抱着藤乃一动也不动。就像纱江子小姐去世时那样呆然不动。
高村:“可恶……迪兰!!请你帮帮我!一起守护这家伙吧!!”
我喊出请求。尽管不能说是完好的身体,迪兰仍然大声咆哮着回应我。我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只能从腰间拔出铜剑架在眼前。
高村:“喝啊啊啊!!”
乓!剑凌厉地掠过向迪兰扑来的清姬的喉咙。迪兰一蹬地面,猛然向前突进。这多头生物暴乱起来,将迪兰的身体击落。
高村:“迪兰!!”
像玖我一样,我也向迪兰下达了射击的命令。大概察觉了我的心思,迪兰弯下身来向清姬射击。它咆哮着射出火球。但是……清姬弯曲着上身,用头顶将那个反弹回来。那东西向我飞来。
高村:“呜哇!!”
铜剑从我手里飞了出去,落在不知何时形成的小水洼里。用尽最后的力量放出炮击的迪兰,似乎连站起来的力量都已经没有了。它弱弱地向玖我低鸣着,似乎要她逃跑。
高村:(……!!!)
我向落在地面的铜剑伸出手。咻地一声,清姬的巨体已经滑至眼前。
高村:“畜……生……”
夏树:“高村,算了吧!!”
这是玖我叫喊着站在我与清姬之间。
夏树:“已经够了……够了!妈妈也好,静留也好,大家……我最重要的人都已经死光了!全部都是我的错!!我已经不行了!我只会带给别人不幸而已。我不活着的话……那就好了!!”
大叫着,玖我静静地站在清姬面前。并不转身对着我,就这样看着眼前的清姬。
高村:“白痴!!”
我不禁真的发起怒来。玖我身体一震。
高村:“你死了的话,纱江子小姐也好,藤乃也好,他们会怎么想呢!?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夏树:“但是……但是……”
高村:“看着我,我还活着!我也好,迪兰也好,都是为了保护你而在这里活着。比起别人,我们都更需要你的存在!!”
说着,我不禁想起第一次抱着玖我的时候。从她——玖我的后面,抱着那比想象中要小的多的身躯。
夏树:“…………”
高村:“不要轻易地说去死。那样悲伤的话……请你不要说。你的事情……夏树的事情……我希望我能保护。让我保护你把。”
夏树:“老,老师……”
接下来的瞬间,迪兰的身体被光所包围。
高村:“这是……”
本来奄奄一息的迪兰的身体痊愈了,显露出强劲的生命力。那身体比以前更加雄健,也更加漂亮了。
夏树:“迪兰……你……!”
寄托了思念之力量而重生的Child。而同一时间。
高村:(啊……啊啊……好热……)
我感受到迪兰的意志奔流进了我的体内。希望守护重要的存在的思念。为了守护的力量。玖我的手放在我抱着她的手上,然后说到。
夏树:“那是我和你的Child……”
高村:“笨,笨蛋!”
我慌忙放开抱着玖我的手。
高村:(我竟然做出如此羞耻的事……)
就这样,在我背后,玖我小声说道。
夏树:“一直看守着我……帮助我,谢谢你……这次轮到我了。”
然后,向前迈出几步。
夏树:“这次……让我保护我重要的东西。让我承受母亲与静留的思念!我,我是不会输的!”
凝视着玖我与迪兰,我为这仿佛巨大的人物塑像的身影所惊呆。
高村:“……?”
【你……已经没事了吧?】
从哪里传来了藤乃的声音——我有这样的感觉。
夏树:“静留?”
玖我也听到了?难以置信地抬头望着清姬。是心理作用吧,在大蛇那红色的眼睛中有着与之前不同的色彩。令人想着藤乃正在哪里看守着玖我……母亲般的眼神。
高村:“……玖我,攻击!”
我催促着一言不发地望着清姬的玖我。
夏树:“…………!”
高村:“既然藤乃的话已经传到了你心里的话……那么就要将清姬给打倒!”
在迪兰身上所出现的奇迹,也出现在清姬身上了。
高村:(清姬也是个好孩子啊……藤乃……)
清姬一动不动站子啊那里,像是表达着对我的想法的肯定。旁边的迪兰像等待命令的猎犬一样低着头摆开架势。
夏树:“呜呜……静留……”
然后玖我抖擞精神般喊道。
夏树:“……迪兰,银弹装填!!”
她哽咽着,像是声带绞在一起,向迪兰下命令。
夏树:“攻击——!!!!”
闪光切裂了空间。从迪兰的炮身所放出的锐利的冰刃贯穿了清姬的身体。
【谢谢……】
夏树:“………!!”
清姬快要消失了的时候,向我与玖我传达了人的声音。没听错,那是藤乃……藤乃静留的声音。清姬的身体化为光芒……然后消散了。发出不合时节的雪般的光辉。沙沙地下起了开始回暖的夏之雨。飞散的思念的碎片。我与玖我保护着心高气傲的她的身体,从雨中抱到了水晶宫里面。手中拿着一条缎带。毫不犹豫地……解开藤乃手中拿着的缎带,里面写着【玖我夏树】。充满了思念之情的缎带。
高村:“对了,作为对你妈妈的纪念……用这个系着吧……”
我从玖我手里接过枪,重新系上藤乃残留的思念。玖我就这样无力地跪了下来。
夏树:“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沉静下来的雨点,像是又体会到什么似的,又大了起来。似乎为了遮掩玖我的呜咽,雨势增大了,天地间响着淅淅沥沥的声音……天空,正红肿着双眼哭泣着。
入夜了,雨仍然非常大。到了玖我的公寓后,我们依次进入浴室,用热水淋浴温暖自己因淋雨而冰冷的身体。结果因为没有闲心去购物,我们把鸣叫着的肚子给忘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把我的衣服塞进洗衣机里等它变干。从玖我那里借了件衬衫穿着,不过那尺码对我而言也够宽敞了。
高村:(尽管她说要让我穿西式睡衣)
大概她穿的睡衣也只到她膝盖而已。
夏树:“喂……”
从自己的房间传出玖我呼唤我的声音。
高村:“怎么了?”
夏树:“来这边一下。”
高村:“可以吗?”
夏树:“我想让你过来……”
高村:“…………”
我站起来,走进玖我的房间。
夏树:“…………”
高村:“…………”
归来之后,有各种的事情,也有害羞的成分,总之需要将这段复杂的感情整理一下,因而两人没有怎么交谈过。
高村:(单单只是寂寞而已吧……)
玖我在床上铺上被子,就这样侧身躺着。毫无感情可言的地板,在夏天里向身体沁入冰冷。……听着窗外的雨声。有时会听到经过的车子激起水花的声音,听不到邻居的谈话声。
高村:(真是静啊……)
关灯的话,会觉得这是个毫无物件的广阔空间。只能在孤独的黑暗中放任感觉游走。玖我就是这样抱着复仇的信念,一直在这样黑暗孤独的箱子里睡觉的吧……然后,我适应了黑暗的视线移至天花板。时间流逝着,冷静下来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各种各样从未间断思考的事情。
夏树:“对不起……静留的事……”
睡在床上翻身背对着我的玖我向我道歉。
高村:“啊,恩……也,也对啦……”
我知道她在为何而道歉。
夏树:“也要为她的事……道歉吗?”
高村:“不需要了。这件事……也许这件事直到最后都会是同一个情形……总觉得是这样……”
高村:(这是什么呢……这至今还没理清的感情)
至少,现在我还没跟某人确定下某种关系不过……
夏树:“真的很对不起你……对不起……”
高村:“不用道歉了……”
夏树:“…………”
我们沉默了一段时间,这一事件,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填充着静谧的房间。
经过了多少分钟……也许经过了一个小时多一点了。传来了衣服摩擦的声音。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弹簧声。
夏树:“……还醒着吗?”
我听见玖我很小的话语声。
高村:“是啊,怎么了?”
夏树:“啊……”
她沉吟道。
夏树:“那个……我想……还是一起睡吧。”
高村:“哎?”
夏树:“因为……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睡不着。有谁在旁边的话……我想至少可以冷静下来。”
高村:“但是,那样的话……”
夏树:“之前跟你更亲近的时候,不安就这样消除的无影无踪……腺癌我快要被恐惧给压下去了……”
高村:“…………我知道了……”
我轻轻地翻起床单,钻进了玖我的被子。身体背对着玖我,紧紧地躺在床边。床单中有着玖我那温暖的体温。
夏树:“谢谢……”
人的体温那良好的感觉。心中那不断盘缠着的东西像是要萌发开去……枕边的时钟秒针移动的声音,清晰地刻在耳膜上。还有隔着脊背的玖我的声音,那是潜意识下把耳朵往后仰的缘故吧。床单里模糊地飘来玖我的头发香味。然后玖我嘀咕道。
夏树:“喂……”
高村:“恩?”
夏树:“我……从今以后该怎么办才好呢……”
高村:“…………”
我在床上撑起上半身。在黑暗之中,我看见了玖我横躺着的小小的身影。
夏树:“为了妈妈,为了静留,我才会顺着弄出这样愚蠢的系统的家伙……但是……你说过要守护我,我也想守护你,但是……好可怕啊……战斗好可怕啊……就算说我是最后的HiME……之后真的会好起来吗?”
玖我的身体抖动着。我转身伸出手来,紧紧抱着她。
夏树:“啊……”
高村:“没关系的……无论什么事,而且即使之后还要战斗……我也不会死的,绝对!”
像是确认话语的意义似的……我加重了语气回答道。
高村:“你的思念越强的话,我也好,迪兰也好,就越强。”
夏树:“…………”
人是为了理由而生存,并不断向前进步。既然保护玖我是我的理由之一的话……
高村:“因为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无论怎样,永远都……”
夏树:“…………”
玖我轻轻地——尽管很轻微,但却是点了点头。
夏树:“老师……不要让我……绝对不要让我一个人……”
我更用力地抱着她,以此回应着她的话。然后,祈祷着这件事已经全部结束。为了已经失去了的人们……但是,今夜……只是今天而已,我只希望今天两人能够安心下来。不再奢求什么。只想在这个瞬间安下心来……
高村:(…………)
我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高村:“可以……叫你夏树吗?”
夏树:“…………”
呼吸一口气,她答道。
夏树:“我也叫你恭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