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other-静留篇
  5. 7月23日 土
  6. 繁体版

7月23日 土
2017-06-23 22:43:03

		

7月23日(土)
场景:学生会室
静留:“这里也已经安静下来了啊……”
一边呷着自己沏的茶,一边眺望着窗外。
静留:“珠洲城同学已经不在了,菊川同学也……”
那两人一直都工作的伙伴,虽然不是出于自愿……
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夏树更宝贵了。
静留:“对不起了,菊川同学、珠洲城同学。不这么做的话,我就无法保护‘那个人’了。”
映入我眼帘的,是被一片深绿所包围的夏天的景色。
静留:“不知道什么时候,黎人同学也不在了,总不会他也是HIME吧。”
寂静无声的房间里,我吃吃地笑了。
静留:“我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夏树,也不会让夏树伤害任何人……那孩子保持现状就够了,肮脏污秽的只有我一个就好……”
了解仪式内容的夏树,一直都厌恶战斗。
可是到时不让她战斗的话,她又会以来校的事相威胁,拿“禁止恋爱”这条校规当盾牌乱来。
如果那孩子的目的是为母亲复仇的话,那么她的行动目的就是毁灭害死自己母亲的一番地。
聚集在风华学园的其他HIME们对于夏树达成目的来说只会碍事。眼看少女们被一番地所利用,夏树大概也气得要命吧。
虽是如此,但明白HIME之间的战斗是无法避免的,夏树的想法开始发生了变化。
夏树:‘若是一番地所策划的舞台的话,登上那个舞台就能够更接近一番地。’
迄今为止,一直努力收集着一番地情报的夏树终于也下定了决心,决定亲自战斗。
否则,以鸨羽为首的一帮HIME说不定还真能贯彻不战协定呢……我可不能让她们那么顺利。
静留:“不会再让你戴上悲伤的假面,否则就太浪费那难得的美貌了。”
饮尽茶盅里的茶,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离开了窗边。
静留:“再这么悠闲下去,要是连我都输了,夏树的生命就危险了。但是我不能亲自战斗,不然的话,会被夏树讨厌的吧……”
静留:“感觉好像想起那时候的事了。”
我的脑海里,和现在一样,满是蝉吱吱的叫声。
(回忆片段1,bluesta:别称“相识之日”)
场景:学生会室
在我看来平时虽然行为恶劣、但还不至于到不可饶恕程度的夏树被执行部珠洲城同学叫到了学生会。
夏树:“……又没有给谁添任何麻烦,我只不过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
遥:“我现在不得不为你腾出时间来,这已经给我添了不少麻烦了。”
夏树:“那别管我就是了,这样问题就全解决了。”
她说完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学生会。
遥:“给我站住!我的话还没说完哪!”
夏树:“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呢,故意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遥:“麻不麻烦先不论,纠正你这样行为不良的学生,是我们执行部的义务。”
夏树:“哼,那是你的事,和我没关系。对不起,我很忙,下次有机会再听你高谈阔论好了。”
遥:“等……我不是说了我还没说完吗?!”
珠洲城同学以一种不听她说完就不让回去的气势,一把抓住夏树的手腕不让她离开。
也许是觉得连挣脱她都麻烦,夏树无奈地回过头叹了口气。
夏树:“唉……真是没办法。你快说吧,我听着呢。”
她心不在焉地坐回椅子上,摆出一副无论谁怎么看也看不出要听的样子。
遥:“首先是骑摩托车上学,这在学生守则里是明文禁止的。”
夏树:“又没给谁添麻烦。”
遥:“迟到、旷课多次。”
夏树:“那还是没给谁找麻烦啊,查得真细……”
开始的时候夏树还会主张下自己的意见——没给谁添麻烦。可是,她很快觉得连回答都麻烦。于是把脑袋转向了其他方向。
遥(青筋暴突):“喂!真是的,我不是说了吗,你给我好好地听着!!”
夏树:“我不是正听着嘛,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遥(暴走状态):“不是要你HEAR(听得见),而是要你给我LISTEN(听进去)!给我认真点!!”
她一边乒乒乓乓地敲着桌子,一边生气地捂住头发泄着怒气。
夏树:“哦,我有个好主意:废除执行部如何?”
遥:“胡说八道!执行部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校规!”
夏树:“那就干脆只摆摆样子如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很好吗?”
最后以一句挖苦结束了教条。
静留:“你叫玖我同学……吧?”
在我数次的窥视中,记住这个只是区区一介学生的夏树的名字。
静留:“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学校,不遵守校规让我们很为难呢。就不能好好地上课了。虽然有很多无聊的校规,也不知道是谁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但请尽量遵守自己能遵守的。”
夏树:“确实尽是些无聊的校规,特别是像什么第一条‘禁止恋爱’,这是哪个朝代的人的想法啊?”
我和夏树情不自禁地相视一笑。
静留:“虽然禁止了,但要是爱上了也没办法,也不是禁得了的事呢。”
夏树:“你很清楚嘛,会长。”
于是,又一次相视而笑。
遥:“会长!你在说什么呢?!!”
静留:“嘛嘛,冷静点嘛,珠洲城同学。这种表情可配不上你漂亮的脸哦。”
遥:“我、我的事情无论怎样也好!现在的重点是要纠正她的行为!”
夏树:“嗯……什么呀,执行部原来是这么的悠闲啊?”
遥:“唔……你这种家伙,随你怎么说好了!好好听着!只要你的学籍还在这个学校就要……”
接下来,珠洲城同学式的说教又重新开始了。
遥:“说到底,学生的最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健康的精神要健康地……”
然而她的话还是一如既往地被置若罔闻了。
可是夏树没多久就明白了那条校规(恋爱禁止)的真意……真是聪明的孩子。
于是我开口了。
静留:“玖我同学,要是有什么烦心事,可以找我们学生会的人谈谈。学生会并不是为了束缚学生的行为而存在的。”
夏树:“不敢劳烦你们。说到烦心事,现在最让我烦心的就是你们老来找我麻烦。没什么大不了的,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你们不要来干涉我就好。”
遥:“所以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干不干涉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
珠洲城同学“啪”的一声,两手拍了下桌子。
夏树瞥了她一眼,就离开了学生会。
静留(笑):“啊啦啊啦,真是个坚强的孩子呢~~”
遥(青筋暴突):“唔嗯嗯嗯嗯嗯嗯!!!这没什么好笑的,会长!!!”
静留:“嘛嘛,冷静下嘛,珠洲城同学,用不着那么生气呀。”
遥:“会长!会长可能有会长自己的想法,但是对像她那样不把校规当回事的学生,当场就应该表明态度!放任主义是绝对不行的,违反校规的人,不论轻重都必须给予惩罚!毫无秩序的集团和一群野兽有什么不同?人类是必须要统治和管理的!”
遥:“会长,请把纠正包括玖我在内的所有问题学生的工作交给我!”
静留:“所有的话……那样岂不是所有工作都让珠洲城同学一肩承担了?”
遥:“作为执行部,这是理所当然的。”
静留:“……珠洲城同学真是热心工作啊。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哦。”
端起茶盅,让渐渐变凉的茶水流入口中。
现在就拒绝干劲十足的珠洲城同学确实有些过分。
静留:“我十分了解珠洲城同学的心情,那么,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只是,粗暴的行为是绝对禁止的哦。”
遥:“是!赌上我的骄傲,我一定会把违反校规的行为从校园中抹杀!”
珠洲城同学攥紧拳头,离开了学生会。剩下的只有桌上的两个茶盅和我自己。
那么……珠洲城同学接下啦会做些什么呢。
(回忆片段2,bluesta:别称“相知之日”)
场景:学生会室门口
一大早,正打算打卡学生会门的时候,随着一头飘舞的长发,少女出现在我面前。
静留:“啊啦,今天真早呢~~打算好好学习了吗?”
夏树:“……别说傻话了。我来这儿有点事。”
场景:校园中庭
夏树:“我正忙着呢,给我放手!”
正从图书馆回来的我突然听到夏树怒气冲冲的声音。
于是我抄了条近路,偷偷窥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珠洲城同学正拉着夏树往教会的方向走去。
夏树:“谁会跟你去什么教会!放开我!”
遥:“说了也没用!这也讨厌那也讨厌的居然还想满世界乱逛。不管怎样,还是先让修女好好教训你一下,我们对你说了多少遍都没有用。”
看来,珠洲城同学已经忍无可忍,正打算把夏树送去教会。
静留:“真是个会给人找麻烦的家伙呀。”
要是被送到教会去,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会被关进忏悔室,还得天天被修女说教。
若是惹恼了珠洲城同学的话,还可以顶嘴、反抗……可要是惹恼了紫子修女的话,那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对于夏树,我觉得多少有些怜悯,于是决定帮她解围。
静留:“珠洲城同学,我委托你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遥:“资……料?啊!”
珠洲城同学一脸“完了”的表情,立刻准备回学生会。可是她马上又意识到在旁边耷拉着脸的夏树。
静留:“那么,玖我同学的事就先交给我吧,资料还是拜托珠洲城同学了。”
遥:“啊……是,我知道了。会长,那就拜托你把玖我同学送去教会,之前我已经和修女说好了。”
临走之际,她又瞪了夏树一眼,才勉勉强强地回校舍去了。
就这样,我成功地从珠洲城同学手里救出了夏树。
夏树:“我可没打算感谢你哦。”
静留:“我没有那个打算,只不过觉得玖我同学有些可怜……”
夏树:“不需要你的同期,就算没有你的帮助我也跑得掉。”
静留:“啊啦,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这次就请多多原谅,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我就一边看着好啰。”
夏树:“啊、不……我并不是在怪你今天出手相助……”
静留:“是吗?算了,今天珠洲城同学把工作转交给我了,也就是说我怎么做她都没什么好说的。比如说,因为我的大意,玖我同学在送到教会之前跑掉了……”
夏树:“……现在就正大意着吗?”
静留:“说得是啊……唔……今天晚饭吃是吗好呢……”
我捏着下巴,故意装出一副呆呆望着天的表情。
夏树:“呵呵……茶泡饭如何?”
静留:“说得太寒酸了。话说回来,玖我同学还是趁现在跑吧。”
夏树:“……叫我夏树就好。”
静留:“那么夏树,以后学生会再见吧。”
夏树一脸“真是个爱取笑人的家伙”的表情,苦笑着消失在树丛中。
虽然不知道夏树是怎么想的,但按她说的,从那天起我就直接叫她夏树了。
我救出夏树之后,又在中庭里呆了会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夏树也开始直接称呼我“静留”了。对于这种称呼我并没有反感,也就这么一直让她叫下去了。
(回忆片段3,bluesta:别称“相交之日”)
场景:学生会室
放学后回到学生会,发现夏树已经在那里了。
她坐在室内正前方我的座位上,摆弄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夏树:“这个我用下。”
静留:“没问题,夏树随便用好了。”
夏树:“总是给你添麻烦……”
静留:“说什么呢,以我和夏树的关系,别跟我客气啦。”
夏树:“哪里,我总是麻烦静留,所以一直想着能帮你做点什么。”
静留:“别太在意了,我并不是想让夏树为我做什么才和夏树成为朋友的。”
夏树:“不好意思了。不过,要是你陷入困境,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
静留:“那就多谢了。呵呵,为了能让夏树出手相救,干脆就让恶人把我抓走好了。”
“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夏树笑着说道。
夏树:“这个学校里我信得过的就只有你了。”
静留(笑):“啊啦~~能听见夏树这么说,给我什么我都不要了~~”
夏树的话让我无法停止喜悦的笑声。直到夏树说‘你给我适可而止!别笑了!’,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笑。
能取得夏树的信赖,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高兴了。
周围的人都把我当作公主或者是大小姐来看待。连祖母也总是说着什么‘要继承藤乃家……’,实在是太……
不相信学园里面任何人,不与任何人为伍的夏树,她的笑容只对我绽放,这让我非常高兴。
夏树看到的是一个真正的我,她不在意我的家族、立场和容貌,她看到的只是一个单纯的“藤乃静留”。
所以,只要和夏树在一起,我就无法抑制喜悦之情。
没有相互试探、陷害、恶意,两人之间的关系让我心情愉快。
每当看到夏树为我绽放的笑容,我就感到无比的幸福。
(回忆片段4,bluesta:别称“定情之夜”)
场景:静留的宿舍
由于学生会延长了会议,我回去时已经相当晚了。
明明还是夏天,天却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我已经累到精疲力尽了。
静留:“呼……,不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心情是愉快不起来了啊。”
站在衣柜前面,手指放在纽扣上的时候,我的目光移到了台子上的照片上(静留与夏树的合照,结婚照?!误)。
每天无论早晚,都会来看一看。
不知是何时拍的照片。
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
在学园中庭,身着制服的两个朋友。
可是,对我来说确实无价之宝。
因为那孩子是不轻易和人照相的……
就在这时,门口的通话机响了。
静留:“来了来了。”
静留:(这么晚了是谁啊。)
我皱了皱眉,打开了房门。
夏树:“……对不起,能让我进来稍微休息下吗?”
静留:“夏树!”
门外站着的是捂住一条胳膊的夏树。
头发黏在额头上,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
静留:“怎、怎么了?!你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夏树:“有点大意了。受了点小伤,不必在意……”
夏树拖着踉跄的步子走进了房内,然后就那样一头栽倒在床上。
静留:“夏树,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夏树:“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静留:“是……信不过我吗?”
夏树:“知道的话,只会让静留更麻烦……”
我很清楚夏树的顽固,而且这样追问下去让夏树困扰也不是我的本意。
静留:“那么……我就什么也不问了,好好休息吧。”
夏树:“对不起了……”
静留:“不管怎样,首先还是要包扎下伤口,而且身上也弄得污迹斑斑。”
夏树:“……对不起了,就这个样子上床了。”
静留:“别在意,伤口处理就交给我了。”
夏树:“麻烦你了……”
我把自己打算换衣服的事放在一边,立刻帮夏树处理伤口。
静留:“衣服上到处都是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树的驾驶服满是污泥,而且好像被什么给切开一样,到处是裂口。
我把拉到脖子的拉链轻轻地拉下,准备脱掉她的外衣。
夏树:“唔嗯……”
静留:“啊啦啊啦,都已经睡着了。”
我尽量不弄醒夏树,轻轻地脱着她的衣服。
因为衣服没有接缝,不翻动身体是不太可能了。夏树好像已经沉沉地睡去了。
夏树雪白的肌肤从满是污泥的衣服下显露出来。
少女柔嫩白滑的肌肤。手腕上有如她本人所说的撞伤的痕迹;当然,其他地方也有。
从伤势上来看,估计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打架了。
不,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夏树并不是普通的不良学生,感觉她像是为了什么目的在战斗。
我把脱下外套只穿着背心和内裤的夏树挪到干净的被单上。
静留:“这……这可不是应该战斗的……女孩子的身体……”
谈不上丰满的身体,建卡而又婀娜的身材。乌黑的长发在雪白的肌肤的映衬下更加光彩照人。
我拧了拧毛巾,擦拭着夏树身上的汗水和污渍。
静留:“好柔软的身体……”
经过擦拭后,夏树的身体变得更加滑嫩。纤细而又柔软的身体,好像稍微用点力,就会抱成一团一样。
我就这样把夏树的身体擦拭干净。
就好像对待一件宝贝一样,小心翼翼地擦拭。
被泥弄脏的脸已经擦拭干净,半开的嘴唇孩子似的呼吸着,微红的脸色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难道这么可爱的面容。”想到夏树做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能为夏树做什么。
静留:“……唔?这是?!”
在夏树腰附近看见一颗似曾相识的痣。
那样的痣我身上也有,夏树也有,也就是说……
静留:“也就是说,夏树也是……”
静留:“原来是这样……夏树,你也是……”
夏树战斗的原因,是那使夏树受伤的异形之敌人。
一想到这个,就很难压抑住心中的情感。
我的心中百感交集,哀伤还是喜悦,这一点连自己都不知道。
只稍稍又深入了解了夏树一点,夏树和我有着同样的秘密。
可是知道了夏树正背负着什么这一点,就够让人伤心的……
我现在能为夏树所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拧干毛巾,更急小心地擦拭夏树的身体。
擦拭干净夏树的身体后,在撞伤的地方敷了块湿布。
夏树:“唔……嗯……”
静留:“啊!对不起,夏树……是不是太凉了点?”
虽然这么说,湿布是冷的也是当然的,因为夏树的呻吟,面红耳赤的我迅速地敷上湿布。
静留:“呼……终于结束了。”
我为夏树换上我的睡衣,总算可以让她安心休息了。
静留:“果然,我的睡衣好像有点大了呢。”
显得宽松肥大的睡衣、只有胸部撑得满满的。(bluesta:这绝不可能!!官方人设图上明明是会长要大95一号!)
刚刚才见过几近半裸的夏树,不过直视她的身体还真让人难为情。
静留:“……好好睡吧。”
夏树“咝咝”地轻轻呼吸,放松身体,自然地睡着。
静留:“还是第一次看见夏树这样的表情……”
想想在学校见到她时,她总是一脸严肃的表情。给人以一种刀刃般锐利,不让任何人接近的感觉。
虽然和我熟悉之后,这种感觉渐渐在减弱,但平时在别的地方,这种感觉丝毫没有变化。
两人独处的时候,偶尔也会露出笑脸。熟识前后,我都觉得这正是夏树性格温和的表现。
只是不想连累他人,把不相关的人卷进事件中来。
平时无论多么的逞强,偶然流露的软弱、生气般腼腆的表情,这些我都一清二楚。
静留:“终于……来拜访我了呢。”
所以我很开心。
虽然对伤痕累累突然出现在门前的夏树多少有些惊讶,但对于夏树选择了我感到十分高兴。
看着夏树安详的样子,我彻底喜欢上了这孩子。
感觉到夏树真正地接受了我,真的让我很欣喜。
静留:“好好休息……”
我躺在夏树的旁边,抚摩着她乌黑的长发。
夏树纤细的发丝像水一样在我的指间滑落。
夏树:“唔……嗯……”
微细的气息从夏树微微张开的粉红色的嘴唇中吐出。
我心头一惊,迅速地放开了手。
是把她惊醒了,还是她感觉到了我的视线?
看见夏树仍然处于熟睡中,我抚了抚胸口,松了口气。
静留:“夏树……我喜欢你……”
要不是在这种状态下,我还真无法向夏树传达我的心意。
希望她听见,又希望她没有听见,我心中的话语。
夏树:“……我也是……喜欢……静留……总……总是……给你添麻烦你。”
梦话,只不过是夏树的梦话。
就算是梦话,夏树的话语还是深深地烙印在我心中。
我的心脏就好像从来没有经受过这样的冲击一般噗通噗通地跳着。
静留:“不是……不是这样的……”
夏树所说的喜欢,并不是我所说的喜欢。
我知道,当人们说“喜欢”这个词的时候,到底包含着什么样的意义,只要看看对方的眼睛就能知道。
夏树所说的喜欢,和我所说的喜欢不一样。
我不断对自己重复着刚才的句子。
我还不能把那个“喜欢”的真正意思告诉夏树。
现在的关系,就像现在的关系就好。
朋友也好,互相信赖的知音也好。
越这么想越觉得,自己对夏树的感情十分伤感。
不求回报的这份感情,连表达都不被允许的感情。
也许夏树就是知道我的心意,才像现在这样接近我也说不定。
假如我不妄想与夏树的关系再进一步的话,也许她就会像现在一样和我交往。
万一夏树要是知道我对她的心意,哪怕只有一次,那么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这种事情稍微想想就很清楚了。夏树要不是没有意识到我真正的心意,是不可能与我交往至今的。
夏树:“……静留……”
夏树呼唤着我的名字。
现在的话……现在的话,无论对夏树做什么她都不会察觉。
在为夏树擦拭身体时被压抑的情感开始泛滥。
想把夏树揽入怀中,想感触夏树雪白的肌肤,想感受夏树的体温。
想用我的这双手抱紧夏树。
静留:“夏树……”
我注视着夏树熟睡的脸庞。
不知何时已经恢复湿润的浅桃红色的双唇映入我的眼帘。
我慢慢地把我的脸向夏树的脸靠近。
近到甚至可以数清她的睫毛,近到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
再接近的话,两人的嘴唇就要贴在一起了。
静留(惊):“——我到底在做什么?”
在这一瞬间我停了下来,终于发觉自己要做的事。
静留:“但是……忍耐,再怎么样现在也必须忍耐。”
我在夏树耳畔轻声私语着,轻轻吻了吻她绯红的脸颊。
虽然停止了动作,可我无法忍耐,无法压抑内心的情感。
我很清楚夏树如果知道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停不下来,无法忍耐。
只是……只是,情不自禁地爱上夏树。
仅此而已。
我在床的另一侧,尽量不惊醒夏树,静静地落着泪。
(4篇回忆结束,回到主线)
场景:学生会室
捧起新泡的茶,坐回到椅子上。
静留:“我决不能失去夏树。没有夏树的世界……对我来说毫无价值。只要是为了夏树,我……”
对为了保护夏树,什么样的事都愿意去做的自己感到恐惧。
可是,已经晚了,一切都已经开始了。
战斗已经无法停止,我也无法挽回我自己的所作所为。
在与夏树说话时,我却必须隐藏自己肮脏的双手,这令我痛苦万分。
夏树对于我的信任和温柔,也令我感到痛苦。
我能为那样的夏树所做的只有“赌上一切去守护夏树。”
也许她会厌恶这样,依夏树的性格,与其让自己苟延残喘,她宁愿选择死亡吧。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希望夏树能够活下去。
到底是自私,还是爱情。
结局无论哪一条都一样,虽说是为了夏树,但说到底还是为了深爱着夏树的自己。
静留:“夏树……我爱你……”
一滴泪水滑落进茶盅里,激起细微的涟漪,然后消失在茶水的波纹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