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other-静留篇
  5. 7月28日 木
  6. 繁体版

7月28日 木
2017-06-23 22:43:03

		

7月28日(木)
场景:学园后山
风猛烈地吹着,散落在地面上的落叶被强风驱赶着在地面翻滚。
几片落叶被倒在地上失去知觉的躯体所阻挡。
静留:“对不起了,尾久崎同学。”
CHILD已经在清姬腹中,不知什么时候她的ELEMENT也消失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碧:“……喂,我是小碧。”
电话那头的声音,感觉不到平时的那种干脆爽朗。
静留:“呵呵,老师在睡觉吗?”
碧:“嗯……查资料到很晚。直到刚才一直在打盹儿。”
碧:“呼啊啊啊啊啊……熬夜可是肌肤的大敌啊!再说小碧才17岁……啊……哇……口水都流到书上了!”
“啪”的一声,粗暴的把电话扔在一边。一阵哐当哐当的嘈杂声过后,老师总算回来了。
碧:“啊哈哈,失礼失礼,有什么事吗?”
静留:“老师,你知道一个叫作尾久崎的学生吗?”
碧:“尾久崎?初中部的尾久崎吗?”
静留:“是的。根据今早刚得到的情报,那个尾久崎在HIME的战斗中败北了。”
碧:“哎?!尾久崎君不是男生吗?”
静留:“确认无误正是尾久崎,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一直是在女扮男装。”
碧:“不会吧?!哇哈,完全没察觉到。”
电话那头传来沙沙的抓头声。
碧:“……对了?小静留为什么连那种事都知道?”
碧:“关于HIME,被告知的对象好像只有些基本的东西吧,我以前有说过吗?比如,那次去海边的时候。”
静留:“我是从理事长那里得知的,她好像正在为现在的事态烦恼着。”
碧:“哦,原来是这样,理事长也够辛苦的啊。”
碧:“对了,她怎么样了?受伤情况还好吗?”
静留:“没有什么重伤,据说,身上好像只有些擦伤和撞伤。”
碧:“是吗?这样我就放心了……不对,也还不能完全放心呢。”
碧:“她也应该有‘那个人’吧。”
静留:“是的……一想到这个,我就感到非常遗憾。”
碧:“那个……可能有些唐突,对手是谁……知道吗?”
静留:“对不起,老师。关于犯人,学生会还没有收到任何情报。”(bluesta:不就是会长你吗……)
碧:“是吗,那为什么又……”
叹气声中夹杂着嗞嗞的杂音。
静留:“话说回来,老师你忙吗?待会儿想占用你一点时间。”
碧:“事情要多少有多少,不过要是我亲爱的学生的请求的话,什么都可以哟。”
静留:“那么,能和您见面吗?我想带您去现场看看。”
静留:“还有,把学生会的一些情报传达给您比较好。也许当中会有避免HIME之间战斗的方法也说不定。”
碧:“真的?哇,那就太好了!一小时后可以吧……我和恭司君碰面后一起去,可以吗?”
静留:“不,我还没和高村老师联络。”
碧:“啊?还没有和恭司君联络?我还以为我在他之后呢。”
静留:“唔……高村老师客户四个脑袋里有什么脸上就写着什么的人啊。”
静留:“要是我通知高村老师的话,我想对天河同学不太好吧。特别是还要尽量避免被天河同学本人接了电话。”
碧:“啊……确实如此。”
静留:“所以我想,要是由碧老师来传达给高村老师的话,会更加直接。”
碧:“呵呵……真没办法,对我这么期待啊。那么,就由我来通知恭司君吧。”
静留:“拜托了。”
简单地约定了下时间,大约在一个小时后。
碧:“不要太深入了哦。”
静留:“老师也是,路上小心。”
碧:“嗯,好像最近形式不太对劲。”
嘟,嘟,嘟……
挂线的同时,远处传来救护车的警笛声。
明明在山里,虽然不知道是谁叫的救护车,不过不会错,是一番地的气息。
静留:“那么……不走不行了。”
尾久崎还没有任何恢复意识的迹象。
剩下的就交给一番地了,我迅速下山去了。
场景:月杜车站
闲下来之后,我去夏树的公寓周围看了看,多少有些巡视的意味。
但没有进去和她聊天的打算。
一番巡查之后,确认了没有异常情况。
说起来,我还一次也没有进过夏树的公寓呢。
因为曾经目送过夏树到附近,所以知道公寓的位置,但却从没有突然敲门进去过。
就算关系再怎么亲密,还是要讲究礼仪的。说起来,和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也是相当重要的。
所以,除非是夏树邀请,否则唐突拜访是有违礼节的。
但是……若能与夏树来场偶遇的话,会足以让我高兴一番了。
我加快脚步,向夏树的住所方向走去。
虽然是暑假,车站前还是那么拥挤嘈杂。
混在在人流中,映入眼帘的有风华学园的学生,也有满脸愉快笑容的年轻人。
静留:(这样说法还真奇怪,我也算是年轻人呢。)
对着心中的想法苦笑着,感觉到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突然感觉到通道的对面有我认识的人。
静留:“那是……高村老师?”
他正大步流星地向什么地方赶去,没有任何左顾右盼的样子。
是要去买东西吗?我远望着老师前进的方向。老师拐了弯,走进一条细长的小路。
……那正是夏树所说过的比大路要近很多,通常回家时走的路。
虽然知道跟踪不太好,但我无论如何都想知道高村老师的目的地。
为了防止被发觉,我远远地跟在后面。
随着越来越接近夏树的公寓,先前的预感慢慢地向确信变化着。
在狭窄纷乱的小路上,没有丝毫犹豫地拐过一个又一个弯。至少,应该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路了。
静留:“为什么老师要去夏树的房间……”
作为夏树的班主任去拜访夏树,高村老师要多少理由就有多少理由,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除了我以外还有人知道夏树的住所……
静留:(不,大概,说不定只是单纯地为了交换HIME的情报而来。)
就这样对自己暗示着,可是心情却无法平静。
对于高村老师也被夏树接受了的这件事,我实在是不甘心。
那种感觉……就好像夏树从我身边远去一样……
刚刚还轻快的心情,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为高村老师拜访夏树的居所,我与夏树的偶遇也不太可能了。
期望越大,眼前所有的一切被夺得一干二净时的失望也就越大……
而且偏偏还是高村老师把夏树从我身边……高村老师把夏树从我身边……
静留:“老师,把我的夏树……”
不留意间高村老师突然向这边转过头来。
静留:(——!)
迅速缩回探出半边的身体,立刻躲回墙后,屏住呼吸。
……过了一会儿,对方会找过来的感觉渐渐微弱下来。
呆在这里不小心被高村老师发现的话,后面的事情就麻烦了。
静留:(再说,接下啦我还有事情必须要和碧老师商量。)
确认了下时间,已经离约定的时间没多久了。
感觉到时间紧迫,我决定按原路返回。
场景:学园后山
我刚到约定集合的地方不久,碧老师就向山上跑来,她脸颊上的痕迹不知道是书还是其他什么留下的。
碧:“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稍微迟到了点啊。”
她将手放在胸前,微微低下头。
静留:“不不,我才是,把你叫到这种地方来,需要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碧:“在这点上就没问题了,一直坐在办公室,稍微活动活动身体也不错啊。”
在一番寒暄之后,我向碧老师说明了一下关于尾久崎同学进入学生会的情报。
在此期间,碧老师一直手持电话听我说话。
静留:“……老师对犯人是谁是不是已经心里有底了?”
碧:“哎?有底?呃……”
老师的表情在变成确信之前犹豫了一下。
但是,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说出口,眼神稍微有些游离。
碧:“感觉最有可能的,我觉得是……奈绪同学。”
碧:“几天前我在这边调查的时候,她突然就来袭击我,真是受不了她。”
碧:“嘛,不过总算还是逃出来啦,也不是什么值得说的大事……”
碧:“哈啊……虽然还当她是自己的学生,但是一有这种想法的话,就会变得疑神疑鬼了吧。”
碧:“真是讨厌啊,自己……明明自己应该是最相信自己教的学生的,应该是要保护她们的啊。”
静留:“老师,请不要这么责备自己。说不定结城同学也是因为同样的犯人而变得不安也说不定啊。”
碧:“啊哈哈……谢谢,经你这么一说,心里稍微轻松了点。”
碧老师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学生,就想要相信。
碧老师手中的电话就像她现在的心理一样。
——你是哪边的?
HIME和老师、真心和表面,可以感觉到碧老师在两者之间的迷茫。
如何和平解决事情进展的最好方法,另外也考虑了很多之后的事情吧。
静留:(老师也是比想象中更加细致的人啊……)
接下啦虽然是关于菊川同学和珠洲城同学的事情,也顺利地进行了下去。
虽然她知道大概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随着话题的进展,面对着自己的学生互相伤害的现实,老师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静留:“珠洲城同学在那个时候和菊川同学的CHILD一起……因为她是她所思念的人。”
静留:“因为是HIME之间的战斗,又不能向外界公开,学园都当作转校或失踪来处理了。”
碧:“失踪啊……也只有这样处理了。”
静留:“还有,有些虽然你和失踪似乎有些无关,但是,黎人同学最近也好像联系不上了的样子。”
静留:“那个男人——虽然我觉得不必那么为他担心……”
在一番地那里看到神崎黎人的名字,而且自从在海边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就一直失踪。
以前就是一个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的人,根本不用为他担心。一定是偷偷在背后干着点什么吧。
记得他好像说过对事件可能有所帮助这样的话——
碧:“哎……喂喂,那个是真的吗?!”
比预想还要大的反应。
静留:“怎么了老师,一下子变得这么慌张?”
碧:“他是被思念的人啊……原来是这样,我差点忘记了这一点。”
碧:“因为是HIME之间的战斗,所以感觉有危险的话,就直接把别人的思念之人……”
话还没说完,老师就开始打电话,好像要叫谁马上出来,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碧:“……没打通……还在工作啊,虽然是暑假了……”
打完电话之后,似乎连解释的时间也吝惜,什么也没说就跑了出去。
静留:“老师,您要到哪里去?”
碧:“对不起,下次再和你说吧!”
突然,树木枝条之间沙沙的摩擦声回响在四周。
碧:“什、什么?!”
老师眼前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倒了下来。
静留:“危险!”
后背都可以感受到地面传来的振动。
过了不久,一些黑色的尘土就从空中散落下来,覆盖在我的背上。
刚才老师所在的地方,现在已经倒下了一棵大树。
掉在地上的手机上面还显示着没有发出去的短信。
(小舞衣)
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杂七杂八的思绪都涌入了我的脑海中。
静留:(是这样啊,黎人同学……果然……)
碧:“好痛痛痛痛……啊,哇?!”
她睁大双眼看着面前的地面,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出惊慌的尖叫。
碧:“真是的,如果小静留不在的话我就遭遇不幸了啊……THANKS,THANKS……”
之后,在她头顶上突然看到钻出来的两条大蛇的脑袋。
碧:“咦?弃兽?!”
老师就好像把我抱起来一样拉着我跑,尽量和它保持距离。
碧:“小静留,快躲开!”
她一边伸出手臂像是要保护我,一边继续慢慢向后退。
碧:“最近和HIME之间的战斗已经很受不了了,怎么现在还要……”
碧:“真是的,太烦人了,这个样子最让女孩子讨厌了!”
碧:“这么说来弃兽也有雌雄的吧?啊,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场合。”
碧:“保护学生就是老师的使命,这句话,我要在这里实现!”
碧:“杀——!”
老师这么叫着,高高地跳了起来,身体团成一团在空中翻转。
在她落地之后,老师她那强大的ELEMENT已经握在手中了。
碧:“哼哼哼……在某人的召唤下,正义的伙伴现在在这里华丽地登场!”
碧:“还有,可不要忘记哦……我那可靠的搭档也要出场哦!大家请看!愕天王!”
(愕天王具现化)
碧:“哼哼哼……今天的弃兽看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呢。”
站在自己的CHILD身前,老师高兴地笑了起来。
然后手持巨大的战戟向对手冲了过去,同时和在战戟背后的我说话。
碧:“你还好吧,小静留?我把这家伙引开,你趁这个机会赶快逃!”
静留:“但是老师,这样的对手你一个人的话……”
碧:“NONO,这是二对二哟,没问题的!”
碧:“好了,愕天王!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把它们各个击破!上吧,愕天王!!!”
愕天王向着自己要打倒的对手冲了过去。
并且,在攻击的死角方向上,碧老师紧随其后。
两条大蛇的意识全部集中在冲过来的愕天王身上,没有发现它背后跳出来的小小的影子。
完全出其不意。
静留:“要忍住啊,老师……”
碧:“哎?!”
老师高高地跳起,注意力全部放到了眼前的敌人身上。
她的脚踝被缠在,狠狠地被拉了下来。
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师就被摔在了地面上。
碧:“唔……什么,怎么回事?”
静留:“老师,太危险了。”
大蛇的数量增加到三条。
在老师刚才跳跃的路线上,又出现了另一头大蛇在那里摇头晃脑,牙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碧:“哇,危险!”
已经发现了危险的愕天王马上改变了突击的目标,跑到了对手的后面。
静留:“真的是危险的地方。”
潜伏着的大蛇所有的头都冒了出来。
四头、五头……它们并不是分开的弃兽,而是本来就连为一体的。
我脚下是已经完全被踩烂了的手提电话。
静留:“如果她被打倒了的话,我就会很困扰了呢。是吧,清姬……”
清姬显露出的体型,比起巨大的愕天王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火红的,仿佛正在燃烧的眼睛同时向着前面和后面,好像非常饥渴的样子张大了嘴巴,猛烈地咆哮着。
静留:“清姬,可不要闹得太厉害哟。”
碧:“这个,是小静留的……”
碧:“那么说,小静留……也是HIME?”
静留:“好像是这样呢。”
老师本来坐倒在地面上,听了之后一下子像发条一样弹了起来,爬起身来。
然后向后方轻轻地跳了两下,和我保持了一定距离。
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差点就把它的脑袋给砍了下来了呢。”
碧:“哦……用这个当作自我介绍的话,还真是够刺激的啊!”
一直保持避免战斗的老师,总是在其他的HIME面前收起自己的ELEMENT。
虽然说话口气还算平稳,但这也是她还没完全放松下来的证据。
碧:“那么,这个样子怎么看都像……会发生点什么呢,虽然这么想……”
碧:“看起来并不像是只为了告诉我自己是一个HIME呢。”
静留:“老师,说这么多悠闲的话真的没关系吗?”
(清姬发动突袭)
碧:“啊啊?!”
清姬的两个头同时同左右两侧咬了过去。
老师向后一退,挥起大戟,一边牵制着一边重新摆好架势。
碧:“这么说……刚才所说的尾久崎同学的那些话,难道说是小静留……?!”
碧:“愕天王?!”
这时清姬的另一个头,向着愕天王的身体袭击了过去。
愕天王用它那长长的角想要顶退清姬的头。
碧:“愕天王,不能战斗!”
随着这个声音,愕天王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停止了行动。
碧:“小静留,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老师刚想靠近愕天王,清姬火红的眼睛就直盯着她,好像在警告她。
碧:“难道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寻找不用战斗就可以解决这一切的方法吗?”
静留:“老师,难道你只有这个问题了吗?对不起,我除了战斗别无选择。”
碧:“小静留也是为了保护一个人而在战斗吧?”
静留:“是的,我有一个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的人。”
碧:“这样的话,就更没有必要和我们战斗了啊!”
碧:“如果能够找到回避嫒星的方法的话,不战斗就可以解决一切了,这样大家都可以不用悲伤了!”
静留:“遗憾呢,老师。我想保护的是最重要的人性命之外的事情。”
静留:“不能玷污夏树的手……对吧,清姬。”
背部、四肢、脖子。清姬的头将愕天王的身体缠得无法动弹。
这个时候,清姬露出的牙齿向愕天王更深处的地方咬去,从伤口流出的体液流淌到了地上。
碧:“愕天王!”
静留:“如果老师要恨我的话,我也会坦然接受。如果想保护你最重要的人,一定会和我战斗的吧?”
碧:“但是,这样……这样的话,小静留会……”
静留:“老师,快点决定吧,愕天王也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碧:“但是……这样的、这样的……”
静留:“真是拿你没办法呢……清姬,将它结果了吧。”
碧:“不要……我、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人啊!”
老师重新握好ELEMENT,再次向我冲过来。
但是她根本就没有想要击中我的意思,刚挥起战戟来,就停住了。
我丝毫没有移动,只是看着老师那痛苦的表情。
碧:“小静留,这种事情马上给我住手!”
静留:“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碧:“就是说……已经别无选择了吗?”
(碧发动攻击)
原来攻击我的行动只是伪装,老师向着我背后的清姬全力冲去。
碧:“把愕天王放开!”
但是,老师就算是下定了决心挥起了武器,也不能伤到清姬分毫。
(清姬甩尾)
没有注意到周围的老师被清姬的尾巴一记横扫给打了回来,身体重重地撞在树上。
碧:“咳咳、咳咳……这真是难对付啊……”
静留:“虽然有点不恭敬,不过你还是不要这样了。”
老师摸了摸背上,又弯了弯手臂,确认了一下伤势。她已经不能像刚才那样爽快地站起身来了,两手撑着地面慢慢地重新站了起来。
从她额头上流下了一道红色的液体。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无论对老师还是对愕天王都是一种摧残。
静留:“看您这么痛苦,真是可怜啊。”
(清姬又一次发动攻击)
清姬剩下的头一起向愕天王咬了过去,它那巨大的身躯被无情地咬得粉碎。
随着身体上的致命伤一处一处的增加,愕天王逐渐失去了意识。
碧:“啊!愕天王!!”
虽然知道愕天王还有自卫意识,但是没想到它直到濒临死亡还是没有做丝毫抵抗。
愕天王也是在另一种意义上,为了保护老师而在战斗着啊。
(愕天王惨叫着化为光粒)
然而它的这次叫声却成为了它的绝唱。
老师手持ELEMENT支撑着身体,呆呆地看着身体化为光粒逐渐消失的愕天王。
碧:“愕天王……都是因为我犹豫的原因……”
随着全部的光粒的消失,ELEMENT也随之消失了,没有丝毫支撑的身体倒了下去。
老师在这黑色的泥土上,手脚张开着瘫倒了。脸贴着地面,紧紧地用双手抓着这块吸取了愕天王生命的泥土,置于胸前不肯放开。
碧:“教授,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软弱,大家才……一切都被夺取了……”
老师重新张开手掌。在那里还可以看到CHILD的面容,用半张的眼睛注视着。
碧:“但是我,作为一个大人,作为一个老师,已经坚持到最后了……您能够原谅我吗?”
碧:“对不起,教……授……”
老师紧张的身体一下子完全松弛了下来。
细小的土块逐渐碎掉,从指间的缝隙中落了下来。
愕天王最后所保护住的,就是老师她作为一个教师的正义。
又一个HIME被打倒了。
一直到最后都没有直接攻击过我。
老师虽然败了,但是却没有一句怨恨的话。一直坚持着自己身为教师的职责。
而我却是预测到了老师可能会是这样,还向她发出了战斗的挑战。
真是无法原谅。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是为了保护夏树而无法避免的战斗。
一切都是为了夏树。
夏树的一切罪名都由我来背负吧。
静留:“清姬,已经可以了。”
(清姬消失)
随着清姬的消失,周围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消失了。
只剩下了我和失去了意识的老师。
老师她自身的伤势并没有什么,这么放着的话,会被送到一番地的医院里……
(声音响起)
静留:“咦?!”
这是ELEMENT的共鸣。
但是碧老师的武器应该已经消失了。
除了我们,这里还有别的HIME在……
静留:(刚才的战斗被看到了?)
我屏住呼吸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既然被看到了,就不能这么放过她了。
但是,那种气息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了,连想要追踪也变得不可能。
突然,听到了急救车的声音。
静留:“一番地?……不,不是。”
要是一番地的话,这也太快了。
那可能是一般的医院的急救车。是刚才感觉到气息的人叫的吧。
这样的话老师会被送入一般的医院里去。
这样的话,我是HIME的事情,和老师战斗过的事情都会被其他的HIME和夏树知道。
静留:“如果是这样的话,就……”
我的手紧紧握住ELEMENT。
毫不容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如果妨碍我打倒其他的HIME的话……
男人:“喂喂,那边好像有人!”
但是,从山下赶来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远远地已经可以看到人影。
不能再让其他人看到我的样子了,如果让夏树知道了的话……
我最后什么也没做,跑进了山中的密林,从林中下了山。
场景:山下
静留(喘气):“呼……呼……”
慌慌张张地下了山,跑到了路边栅栏的内侧。
因为一个劲地在跑,所以喉咙又干又疼。因为咳嗽得厉害,就停下来歇口气。
周围响起一阵树叶摩擦声,逐渐传向远方。
别人从碧老师口中知道我是HIME也只是时间问题。
静留:(不赶快的话,一切苦心都会付诸东流了……)???:“这么慌慌张张是要到哪里去啊?”
静留:“谁?!”
我转过身来,发现是黎人同学。他还是那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黎人:“问是谁什么的,会长也真让人伤心呀。”
静留:“黎人同学,你……”
黎人:“好久不见了,会长还好吧?”
从黎人同学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敌意。
但是,我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面对他了。
我下意识地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静留:“在海边的那次之后,你到哪里去了?”
黎人:“我有一些不得不整理一下的事情啊,HIME的战斗看来也已经愈演愈烈了。”
静留:“比预定的提前了,一番地也预定慌了吧?”
黎人:“……”
黎人:“是啊,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这点程度的刺激似乎是在他预料之内,他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地继续说着。
黎人:“话说回来,刚才真是漂亮啊。”
静留:“说的是什么?”
黎人:“利用了对手不对学生下手的特点而将之打倒。”
静留:“……”
静留:“清姬。”
(清姬具现化)
静留:“不好意思了,看来不能让黎人同学你离开这里了。”
黎人:“真是的,静留同学,不要摆出这么恐怖的表情嘛。”
黎人:“我和静留同学你是什么关系啊,还要杀我灭口吗?”
静留(挥鞭):“闭嘴!”
黎人(闪过):“哦——”
微微侧了一下身体,就躲过了攻击。
静留:“对不起了呢,黎人同学,我是认真的。”
静留:“对于知道HIME宿命的黎人同学来说,应该已经很明白了吧?还记得吗,鸨羽同学和美袋同学的思念之人?”
黎人:“……原来你在打这个算盘啊。对于我们来说,有好战的人,可是欢迎得不得了的呢。”
黎人:“积极地在进行着战斗的人,现在也就结城同学和会长你们俩了哦。虽然你们两个人的目的不太一样。”
黎人:“但是,夏树也有想要保护的人吧,最终还是会和会长战斗的吧。”
静留:“……”
黎人:“哦,真是意外啊。会长一点都不感到吃惊啊。夏树明明自己说过的,她的触媒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黎人:“……”
黎人:“原来如此……会长看来想要自己背负起所有的一切啊。”
黎人:“会长最终的目的就是把其他的HIME和一番地全部消灭,只留下夏树和自己两个人的状态,是这样吧?”
黎人:“然后敦厚的会长就让夏树把清姬给……真是高尚的友情呢。啊,不……应该称之为爱情更贴切吧?”
静留:“……这和你没有关系。”
黎人:“哎呀,一点都不像会长啊。这样就失去冷静了,这可不是作为一个人上之人应该做的哦。”
他用像看一个肮脏的东西似的鄙视眼光看着我。
他看到我的变化,又继续说一些奇怪的话。
黎人:“啊啊,对了对了,有一件事情你可不能忘记。”
黎人:“虽然你背负起夏树所有的罪孽,沐浴在血光之下,不断绞杀触媒之魂……但是如果你一旦失败的话……”
黎人:“——她就会死。这是你们HIME所无法逃避的命运。”
(我脑海里浮现出了夏树的身影)
黎人:“那么,再见了静留会长,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吧。”
等我转过身来的时候,黎人已经消失了。
我重新收起清姬和手中的ELEMENT,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静留:“黎人同学,下次绝对……”
两手摸了摸双颊,才发现手掌上已经满是汗水了。
用手抚了抚胸口,才慢慢冷静下来。
稍微感到有点头晕,虽然眼前感到有点眼冒金星,不过马上就会好的吧。
这么想着回到了学生会室,刚踏入的一瞬——
静留(踉跄):“啊,呃……”
突然好像脑内飞入了什么东西,一下子非常难受。
在用手撑着地面的同时,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袭来。
胃中好像混杂着什么东西一样,就连呼吸都变得非常困难了。
身体不自然地热了起来,好像皮肤要裂开,肉要迸出来的感觉。
静留:(这……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暗处有一股力量在操纵着,身体一片火热。
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痛苦,只有闭上眼睛,两手抱着身体。
清姬也在我里面翻滚着。
好像马上就要从我身体里出来一样,强烈地乱撞着。
脑海中出现了一阵阵似乎要将一切都吞噬的黑色的波纹。
静留:(为什么会这样……突然……)
耳朵也逐渐听到了像猛烈的大雨一般的声音。
断断续续地,在脑内出现了尖锐的声音,并且——???:“为什么……小遥……因为我,小遥……”
静留:(这是……菊川同学?)???:“不行……我、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人!”
静留:(连碧老师也……怎么会……)
从意识的深处和清姬的两方传来感情的波动。
那些无法保护思念之人的悲恸的惨叫就像奔流的河水一样,在我的意识中流淌。
静留:(夏、夏树……我……)
夏树:‘我想要……保护静留,我不想让静留像我一样被玷污。’
在脑中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眼前一片空白。
静留:“我……我,夏树……”
让身体蜷缩起来,逐渐调整着紊乱的呼吸,等待着这一阵的过去。
过来一会儿,声音不响了,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静留(喘息):“呼……呼……”
深呼吸了几次之后,终于可以看清楚周围了。
恢复了之后,刚才的一切就像不是真的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痛苦。甚至可以听到在远处的鸟儿的鸣叫。
清姬引起的发热也逐渐稳定下来。
静留:“夏树……”
不知什么时候夏树对我说过。
想要守护我,不想让我变得肮脏。
静留:“对不起……夏树,我无法回应你的这种想法。”
我的手已经完全染黑了。
煽动结城同学和菊川同学战斗。
利用自己的身份不假思索地把没有丝毫抵抗的碧老师打倒。
而且还让许多一番地的人员死去,即使是那么小的研究所也不会没有人。
静留:(我也将远去了)
我自己觉察到了这一点,胸口深处悲痛不已。
对我来说夏树是最重要的。
为了她,我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但是,如果夏树知道了我所做的这一切的话,又会怎么样呢。
有可能会自杀。
就算没到那种地步,她的心也会受到深深的伤害。
我被命运束缚着。
一切都有天意。
早已决定的最终结果在最初的时候是不存在的。
存在的只有,尽可能做到最好的,没有限度的未来。
场景:水晶宫
总之,想让内心平静下来。
无意识走向了水晶宫。
手抓住扶手,整个人像瘫倒一样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胸中还未释然,感觉就像一团黑色的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坠着。
心跳也一点都不平静。噗通……噗通……感觉到脉搏跳动的声音,脑中充满了疼痛的感觉。
刚才的事情,我想等平静下来再去考虑。
为了夏树,无论什么事情我都能忍耐,我在这里这样发誓道。
但是,感觉胸口深处好像被强行塞入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现在就连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都有点困难。
虽然觉得有失检点,但还是背靠着扶手,慢慢坐了下去。
呆呆地抬起头,透过玻璃看着天空,天空是那么地白,那么地耀眼。
盛夏的阳光就像水一般倾泻到我的身体上。
如果能够洗净我心中黑色的东西的话就好了,在风中我这么想。
静留:“为了夏树的话无论什么事情我都……明明是这么想着坚持到了这一步。”
即使这样我内心的深处还是有点别扭。
而且又注意到了,在我的头边上的丝带又变成新的了。
看了看周围,卷起来的丝带数量比起平时任何时候都要少很多。
还留着少数几个已经破碎了的。这是执行部整顿风纪的行动下撤去的吧。
突然发现就在不远的地方的那个丝带很眼熟,感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我自己都快笑了出来,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总算靠了过去,确认一下。
那的确就是我绑上去的那个丝带。
静留:“是这样啊……居然留了下来。”
发带就系在那里,颜色没有丝毫的消退,和当初系的时候一模一样。
在这个学园流传着的童话。
如果在丝带上写上自己思念之人的名字,结在水晶宫的扶手上的话,思念就会成真。
而且,如果能够挺过执行部的清理行动的话,那两人就可以深深地结合在一起。
……但是现在,别说结合了,我和夏树能够一起走向的未来也已经不存在了。
也只有这样了,为了保护夏树,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大家和我都成为了HIME了。
到那个时候,一切都会完结。
静留:“如果能够活下来的话就能够在一起,只是骗人的而已。”
我用手指抚摸着那丝带,一股暖流从指尖传来。
什么才是正确的,什么才是错误的呢。
事到如今,连这个基准也已经模糊不清了。但是——
我的这份思念,通过这丝带所传达的思念,我毫不动摇地确信是真的。
静留:“一定要去……”
为了保护夏树避免受到一番地和其它HIME的摧残,这是首先要做的事情。
在脑中浮现出了当夏树得知了这个的时候那呆呆的表情。
心在疼。
事实上,真正意义上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番地和其他的HIME也快要动真格的了吧。
我又鼓起勇气,为了达成我的这个目标进入了水晶宫。
场景:夏树寓所外
静留:(和夏树在一起的是……高村老师)
在去夏树的公寓的途中,听到边上的小巷中传来两人的声音。
出乎我的意料。赶紧拍了拍脸,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恢复了表情。
夏树:“你知道什么!”
(撞击)
夏树:“啊,对不起……”
静留:“走路的时候可一定要好好看着前面啊,夏树。”
夏树:“静留……”
高村老师也为了追夏树跟了上来。
理所当然,高村老师是因为担心夏树才赶了过来,可是我不知为什么却对他抱有敌意。
而且,我也不希望老师和我处在同一位置,我是不是该离开这里。
夏树:“对了,静留,有件事……想问你。是关于我还没有弄清楚的两个HIME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吗?”
夏树:“我听说静留知道在中等部的尾久崎同学是HIME,现在有没有收集到一些新的情报?”
从早上就从碧老师那里传开了吧。
那个人也是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人,如果这里放过她的话,说不定就再也无法和夏树见面了。
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静留:“夏树,在这之前,能不能先听我说一句?”
夏树:“嗯?什么?”
静留:“夏树……你是不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复仇?”
夏树:“你在说什么呢,这是当然的啊。静留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决心呢?”
静留:“为了这个目标无论怎么样的战斗,无论阻挠者多么强大,即使是HIME也要战斗么?”
夏树:“那是当然。怎么了,怎么现在说起这个……”
虽然知道她会这么说,但还是有点心存侥幸。
但是,这是夏树说的。只要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就不会隐瞒吧。
只要没有什么特别原因。
静留:“是啊……我也知道没有什么可以左右夏树的意志……”
静留:“但是,如果这个理由没有了的话,能不能不要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了?”
夏树:“理由?理由没有了的话是什么意思,静留……”
高村:“难道说,复仇对象一番地会突然覆灭?!”
静留:“这也是一种可能啊……不过,在这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
夏树:“知道了?知道什么了?静留你就不要这样逗我了,我们是好朋友啊。”
静留:“真是讨人喜欢的话啊……”
听着夏树的话,一下子舒畅了许多。但是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夏树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还有,看见夏树的反应,老师又会怎么做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出了令人痛苦的话。
虽然想要把这张开的嘴巴给闭上……
静留:“夏树,你的妈妈……现在还活着。”
夏树:“……什么?”
夏树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高村:“藤乃……”
高村老师的表情并不像夏树那么惊讶,并且想要阻止我。
他的意思我马上明白了。
为了逃避自己的罪恶感,我转向高村老师开始说话。
静留:“呵呵……这件事情老师也是知道的吧,看到你现在的态度就知道了。”
夏树:“你……这是怎么回事?”
夏树把怪罪的目光投向了高村老师,而高村老师的视线则避开了。
夏树:“静留……可不要开玩笑啊……”
微弱的声音。
好像充满了迷惑,又好像在渴求救助,夏树用力地抓住我的肩,指甲几乎要陷进我的肉里。
想到夏树内心深处的痛苦,这种痛简直不算什么。
虽然即使只是一点点,也想成为她心灵的支柱,于是我握住了夏树的手。
但是,就像是穷追猛打一样,我又继续我的话,不继续不行。
静留:“你难道认为我是一个随便拿人的生死开玩笑的女人吗?我会拿夏树的事情来开玩笑吗?”
听了我确定的回答,夏树轻轻摇着头向后退去。
夏树:“怎么……怎、怎么会这样……妈……妈妈……”
夏树一脸迷惑的表情,朝着角落跑去。
静留:(夏树……真的是对不起你……)
我抓住要去追夏树的高村老师的手腕,阻止了他。
静留:“老师,不要追。”
高村老师看看我的表情,又看了看夏树跑去的方向,终于放弃了,耸了耸肩。
高村:“藤乃,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静留:“我为了夏树特地去了一趟一番地的基地,在那里知道的。因为只是偶然,所以具体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
静留:“老师才是,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夏树?比起你那差劲的教导,我觉得还是早点告诉她这个比较好。”
静留:“一定有什么不能告诉她的理由存在吧?”
高村:“……”
高村老师的视线里充满了疑问和烦躁的情绪。
高村老师也是知道夏树的母亲还活着的,但是由于某种原因隐瞒了这件事吧。
我也是不希望我最最喜欢的夏树受到一点伤害。
知道自己将会被讨厌,所以反而说一些令高村老师不快的话。
我所想的对高村老师来说还暂时不能明白吧。
若变成这样的话,就一定要让夏树知道。
静留:“看来……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一眼就可以看出的不快不仅在眼神中,也在高村老师的表情上扩散。
高村:“为什么,当着她的面就说了,这么突然。藤乃你难道一点都看不出来吗?玖我会变成那样子,这种事……”
静留:“我……不想让夏树继续遇到更危险的事情。如果知道了母亲还活着的话,她也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吧。”
静留:“虽然你是这么说,老师对我还是很不信任呢。当然,我早就预料到了夏树会被这样乱了阵脚。”
静留:“现在她一定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呆地想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吧。”
高村:“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还这么做!我就是担心这个,她的内心别表明更脆弱……”
静留:“真是个软弱的孩子呢,即使老师不这么说我也知道,我知道得非常清楚,正因为知道,所以才说。”
静留:“这样一来,她在一段时间内就不能再战斗了吧。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夏树就不会遭遇什么危险了。”
高村:“你是认真这么说的吗?!我不认为你这是在为玖我着想。她可能会因为受到这次打击而再也无法恢复过来啊!”
这话一下子让我来了气。
竟然说我没有为夏树考虑,这怎么可能。
你了解我们这些人的痛苦吗?你了解夏树的痛苦吗?
不是HIME的你,又知道什么……
静留:“没关系,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再好好安慰安慰她,夏树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
能够治愈夏树的痛苦的只有我一个人。一直和夏树在一起的,同是HIME的我。
比我更加为夏树着想的人,不会再有其他人了,也不需要其他人。
但是——
高村:“藤乃……”
——谁?
由谁来安慰夏树好呢?
我只是对自己刚才说的话抱有疑问。
我是注定不能的,但是还是不得不这样说。
强忍着那种想要撕开胸口般吼叫的欲望,我继续说着。
静留:“我……我要按我自己的做法来做。能够救夏树的,除了我,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静留:“我不会把夏树交给……其他任何人的……”(bluesta:会长的经典名句啊,可惜在这里显得好无奈)
高村:“……哎?”
无处发泄的情感全部宣泄到了高村老师头上,我瞪着他,然后又恢复了以往的表情。
怒气平息了下来,我走出了小巷。
这样一来,夏树就暂时不会和其他HIME发生战斗了,至少不会对上。可以不和一番地扯上关系就结束了。
但是,要说安全,现在还不能完全这样说。无论夏树本人是不是愿意,为了守护思念之人的战斗还会继续降临。
一番地也一定会对夏树进行更加严密的监视吧。
静留:(还差一点……在把一切都了结之前,请等着我,夏树。)
需要打倒的HIME还剩5人。
刻不容缓,我决定马上赶到下一个HIME的地方去。
场景:教堂
(静留在跟紫子修女的战斗中被其CHILD独角兽精神攻击产生以下幻觉)
静留:“夏树,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向背对着我的夏树问道。
夏树转过身来对着这边……没有丝毫等得不耐烦的感觉。
夏树:“事情很简单,我就直说了。”
夏树:“今后的一切,请不要再和我扯上关系了。”
静留:“……怎么了?夏树你的表情好可怕啊。”
夏树:“……”
静留:“夏树……你到底怎么了?”
夏树:“不要靠近我!”
我刚想要向前踏出一步的时候,夏树的ELEMENT就出现在手中。
从夏树的表情中看不出一点开玩笑的样子。
原本夏树就不是一个能以这样的表情开玩笑的人。
夏树:“你觉得我还没有注意到吗?”
静留:“没有注意到什么的,你是说什么?”
虽然很轻微,但是我的胸口已经开始痛了起来,感觉到心脏在激烈地跳动。
可以想象到,但是却不愿去想。在心中祈祷着接下来的话不是我所想的。
夏树:“你一直以来都是以怎样的眼光看我的?”
我的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背后升起一股寒意,嘴巴也条件反射般的张开了。
静留:“怎样的眼光什么的……当然是……夏树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静留:“虽然有些冒冒失失的,但是我知道夏树是个温柔的人,这点我是非常明白的。”
静留:“还是说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有什么问题吗?夏树虽然经常迟到,但那也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问题……”
夏树:“闭嘴,不要再直呼我的名字了!”
夏树:“我们同是女人,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静留:“!!”
天塌了。
我向后退了数步。
夏树:“算了,反正我们是再也不会见面的了。反正也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比起这个……”
夏树:“让你调查的HIME怎么样了?而且,我也是HIME。为了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不得不去战斗,对吧?”
突然,在夏树背后的黑暗中出现了高村老师的身影。
夏树:“恭司……”
夏树的背紧紧地贴着高村老师。
高村老师从背后用手抱住夏树的腰,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越过肩膀传递着甜蜜的视线,然后——
——接吻了。
夏树:“之后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了吧?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障碍。”
她用枪对着我,向我走来。对此我只能不断后退。
背后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可以将一切吞噬的黑暗在那里等着我。
夏树:“怎么了,不抵抗吗?”
静留:“我不会和夏树战斗的。”
夏树:“哦……你为了自己所说的爱,能够放弃生命啊。”
夏树:“但是,你并不是爱着我。只是在一个劲地把我理想化,然后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夏树:“想要让我永保纯洁么?如此想把人当作笼中鸟去养育的话,就去这样养育自己的孩子好了!”
夏树:“还是说其实是为我着想吗?哼,不要开玩笑了。谁想要借助你的帮助啊,真恶心!”
夏树向地面吐了口口水,杀气更加强了。
夏树:“好了,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交出CHILD吧。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杀,把CHILD干掉就已经够了。”
夏树:“虽然不知道你的触媒是谁,也只能对他说声不好意思了。”
她把枪口对准了我,慢慢地走了过来。
静留:“只有这个……我做不到。”
夏树:“为什么?你想要保护触媒,所以想不战斗而结束吗?真是天真的家伙。”
夏树:“哼,那也好,如果不抵抗的话,那也很好。把你杀了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夏树又靠近了一步。
现在已经近得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ELEMENT上的花纹了。
高村:“夏树,就不要让藤乃受苦了,好好让她去吧。”
夏树:“那是当然,我知道。”
周围微弱的光线通过枪被反射过来,枪口指着我的额头。
枪口的黑洞似乎能把人的意识也吸进去。
夏树:“好了吗,只有这个你不要忘记。”
勾着扳机的手指慢慢地弯了下去。
夏树:“你所说的爱就是产生所有不幸的根源。”
眼前一片空白。
(枪声响起——)
(幻觉结束,回到现实)
不可思议的疼痛,什么都感觉不到。
映入模糊的视线里的,是正化作光粒逝去的独角兽的身影。
脚下是失去了意识的修女紫子,她的脸颊还留有未干的泪痕。
静留:“夏树……”
修女的CHILD具有夺走对手心智,产生幻觉的能力。
事前虽然已经非常明白了,但是还是大意了。
在最后的最后,她把我所剩的力量都绞杀,直接在我的脑中留下了失败的印象。
而且还偏偏是夏树啊。
用手捂着额头走着。
在走路的时候,脑中就像刀割一样疼。
但是比起这个,我胸口深处的痛苦要更加严重。
静留:(为什么偏偏是我和夏树……而且连高村老师也……)
(声音响起)
——啊。
静留:“——谁?!”
屏住呼吸静听着。
但是好像没有生物逃走的样子,只有叶子随风摩擦的声音。
静留:(可能是太在意了吧……大概是太过于神经质了)
这几天身体也已经非常疲劳了。
稍微有一点时间也好,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
我回到自己的宿舍,想要整理一下行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