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游戏剧本
  3. 舞-HiME
  4. Another Storys
  5. 日暮茜AS-『特别之日』
  6. 繁体版

日暮茜AS-『特别之日』
2017-06-23 22:43:03

		

『特别之日』
茜:“呜咕,这里也没有呢……”
放学后的教室,只有稀落的一点人仍留着,大部分都已经开始回去了。
朔夜:“哎?小茜?怎么了?”
茜:“啊,小朔夜,那个,有看到和君了吗?”
朔夜:“和君?会不会已经回去了啊”
茜:“这样啊”
朔夜:“你们没在一起,还真少见哪”
我自己也觉得很稀奇。以往这个时间都是跟和君在一起的,两人一起打工,一起回去。和君有事不能来的时候肯定会事先来短信告诉我的。我从口袋里取出手机,看着屏幕,但上面并没有任何收到短信的记录。
朔夜:“啊,难道说,家政课做了小松糕?今天小茜的班上”
茜:“哎?恩,虽然是这样……”
朔夜看着我手中的包裹,轻轻的露出了若有所思的坏笑。
朔夜:“我的班上啊,也有些女孩子把这个送给男孩子哦”
茜:“难,难道,连和君都……!”
朔夜:“啊哈哈,没事啦,大家都知道和君和小茜的事情嘛。你们两个是不会收到的”
茜:“是这样啊……谢谢你,那我还是先继续找找线索”
我跟朔夜道别后,就匆匆离开了教室。
茜:“……和君,你到底去哪里了”
会不会,把那件事给忘了呢。虽说已经约好了,但是会不会说的太平淡了,希望和君不要把它给忘了啊。
茜:“……可是,忘记了约会,跟不知道跑哪里去,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唔唔唔,这么一想,总觉得有些不安。一直以来,即使没有约好,和君他都会静静的来接我的。???:“哦呀?在那里走着的,不就是我们公主殿下吗?”
茜:“啊……碧,碧老师”
校舍中的脚步声,被杉浦碧老师的一声招呼打断了。依然是那么一副天真无邪,好像逮住了什么有趣东西的表情。
碧:“哎呀哎呀哎呀……我们都那么熟了,直接轻松的叫我‘小碧’就行了哦。”
茜:“啊哈哈,这里可是……学校来的……”
一起打工的时候还好,但现在这个情景下还叫‘小碧’的话就有点……
碧:“话说回来,今天没有跟王子殿下一起吗?”
茜:“王,王子殿下什么的……”
碧:“我是说小茜最重要的王子殿下,仓内哔~也啊,嘿嘿嘿”
茜:“干,干吗用‘哔’的一声把和君的名字给盖掉了啊!”
碧:“啊哈哈,这里……可是学校来的……别忘了,这所学校可是有恋爱禁止的校规的。身为学校的老师总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吧。真是的,居然有这么奇怪的校规,把精力旺盛的高中生挡在恋爱的大门外,不可能的嘛……”
茜:“精,精力旺盛什么的……”
碧:“啊拉啊拉,因为恋爱而经历旺盛,对吧?而你又怎么想呢?总不能老是向着坏的地方去想把?没关系的哟,就让我这个作为人生的前辈来教你。哎,大家都是女人嘛,什么都可以说的哦,咯吱咯吱”
茜:“啊恩……不,等,等一下,不要……小碧……碧老师”
小碧终于结束了她的‘攻击’。杉浦老师很久以前就是那样,即使只有17岁,但总是把自己当成老头子似的。
碧:“嘛,那都是开玩笑而已。怎么样?最近进展顺利吗?没听说到些什么吗……”
茜:“哎?为什么这么问?”
茜:“可是,都街知巷闻嘛,虽然已经很小心,但最近执行部的耳目遍布,还是要注意一下啊”
茜:“啊哈哈……感谢你的提醒”
本来,还打算要尽可能做的低调一点,以免被发现……看来还是没法避开大家的目光啊。明明在学校里,还有回去的时候连手都没牵上的……
碧:“然后呢?今天呢?今天没有预先约好见面吗?”
茜:“这个……杉浦老师,有见到和君他吗?今天完全联系不上……连手机也打不通”
碧:“哎哎……难道说……倦怠期?听到不好的消息了?”
茜:“怎,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倦怠期。和君他怎么可能会这样”
碧:“也对呢,小茜跟和君,感情真的很不错呢。唉,偶尔1天没法相见又什么不好的。和君说不定也可能是临时有事没法过来嘛。如果恋爱这东西一直都风调雨顺的话,反而会变得每天都心神不宁的哦”
杉浦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过来轻轻拍着我的肩膀。
茜:“恩,谢谢”
虽然杉浦老师的一拍给了我一种无言的鼓励,但不知为何,那种不安感依然挥之不去。虽然杉浦老师也说了久别胜新婚什么的,但今天是不同的,不知为何,就是今天特别想见到和君他。今天跟平常见不到他的日子是不同的。在别人听起来可能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对我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的。我把手伸进手提袋里,按着里面的小松糕。
茜:“这里也没有呢……”
手里感触到的,是那根轻盈的丝带。就像恋爱的符咒一般。当然,我也有系在上面,以前系上去的,有幸没被撤去而留下了。
茜:“这样能够被容许还真好啊”
可是,执行部的珠洲城前辈说这样会破坏美观,会定期撤去的。这么浪漫的场所,满注心意的蝴蝶结,不仅仅是美观两字能形容的吧。
遥:“那么,执行部全员,去把没用的废物撤去吧!”
这么一想,今天好像就是要把这些撤去的日子。珠洲城前辈紧紧盯着我这边气势汹汹的踱了过来。
遥:“那边的家伙,不想让开是吧?要妨碍我们工作吗”
说这番话的,正是踏足在恋人们圣域的珠洲城前辈。
茜:“……不,不要”
遥:“不要?你想妨碍公务吗?你想怎么样?”
前辈她,简直就像债主一样直盯盯的看着我,一下子挺出身子。败给了那个锐利的眼神……我避开了前辈的视线,把脸转了过去。
遥:“啊,你……你好像是……雪之!雪之!她是——”
正在撤去扶手上的的丝带的执行部员中,一个女孩子紧张兮兮的走了出来。
雪之:“恩……日暮茜。这个名字在黑名单上有写着……”
遥:“果然!就是因为有像你这样的学生在这里,所以漂亮的水晶宫越来越不像样了!说到底,这么无聊的迷信东西,你们该不会真的相信吧?而且,已经有不少报告说,目击到你跟男生在一起了,我们风华学园的校规,你可别跟我说不知道哦?好了,快给我退开!否则强行把你拉下去之后不仅要到学生会去做检讨,还可能会把你送到教会去做Full-Course哦!”
茜:“不……不要”
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的后退一下背后碰到了栏杆上,手中还是那种丝带的触感。
遥:“哦,打算改变注意了吗!?识时务者为俊爵啊!”
雪之:“小遥……不是‘俊爵’,是‘俊杰’啊……”
遥:“……那……那边的‘俊杰’!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违反校规了吧!”
茜:“但,但是……没有校规规定……不能在这个地方绑丝带的吧?”
边上响起了‘那家伙想反抗珠洲城啊’之类的小声议论。但是,事到如今已经下不了台,更何况,我不可能白白看着我结好的丝带被这样子撤掉。
遥:“严格来说,你现在这样是助长了,违反校规第一条关于‘恋爱禁止’规定的行为!而且,维持学校美化是每个学生的义务!不应该把校园设施据为己有!”
在前辈的指示下,纸片和丝带陆续被撤了下来。这里,代表着恋爱中的少女,一定是个能让人鼓起勇气的地方!加油!日暮茜!和君他在支持着你呢!
茜:“前辈,无论如何这都太过分了!珠洲城前辈完全不了解大家在这里结上丝带所代表的心意吗?”
遥:“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肆意破坏校规的不良行为的理由。”
茜:“大家……希望传递出自己的思念,把这份轻盈的思念写在纸上,用丝带结在这里。难道就不能有喜欢别人的感觉吗?难道这种思念就如此的不被允许吗!?”
遥:“所,所以说,我只是奉命,取缔这种违反校规的行为,这种思念感觉什么的……”
茜:“假如,谁……恩,只要至少有一个喜欢的人,都能够理解这种感受的”
遥:“别再诡辩了!而且,别再把人家说成是冷血动物!”
茜:“难道说,珠洲城前辈……连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吗……?”
遥:“我也……我也会喜欢别人的……”
雪之:“小,小遥……已经有……喜……喜欢的人了!?”
遥:“哎?不,阿哥……呃,尊敬的人是父亲母亲,还有福泽谕吉……好像有点不对?”
雪之:“怎么会……小遥已经有喜欢的……”
嗒嗒嗒,菊川同学在石质地板上倒退几步。
遥:“等,等一下雪之!我,我……那个……不,不好意思!没那样的人啦!没有啦!”
茜:“果然……珠洲城前辈……还是没法理解我们的感受……既然没法理解学生们的感受,那又怎么可能维持学校的秩序呢……”
遥:“你,你等一下……无论如何这个都……算了!雪之!交换一下!”
珠洲城前辈向身后的菊川同学拍了一下手,与她交换了位置。
雪之:“总,总之,我们今天都到此为止了。可是,果然正如小遥所说,如果希望宽恕对这些违反校规的行为的话,还是自我规范克制一下比较好。”
菊川同学,还是摆着一副他们委屈的表情申辩着。
雪之:“我也……觉得喜欢别人,是一件美好的事,但是,太过高调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哦”
说完,菊川同学拉扯着在一旁喊着‘为什么我们要撤走啊’的珠洲城前辈,走出了水晶宫。……果然,我跟和君,还是那种不被允许的关系吗。我看着扶手上残留着的对和君的思念,脸颊不禁慢慢泛起了一丝红晕。
茜:“肯定,明天就会被全部撤去了吧。”
话虽这么说,刚才一瞬间,在珠洲城前辈的魔手中死守了这片圣地,这也算是一大胜利了。在前辈们走了之后,耳边传来了一响清脆的掌声,举目望去,一个女孩子正低着头朝着这边。我重新把丝带绑上之后,也匆匆的离开了水晶宫。
茜:“虽然如此……”
和君,他在哪里呢?
朔夜:“啊咧?小茜还在这里啊。难道还没见到和君?”
茜:“啊,小朔夜……恩,还没有”
朔夜:“今天会不会已经回去了啊?我也是这样,一~~~直在这里等着,哥哥他已经先一步回去了。而且他回去之后,我跟他说在这里等着,还翻过来责怪我了。啊~哥哥这个笨蛋笨蛋!大笨蛋!”
……朔夜也是,一提到高村老师的事就停不下来了。
朔夜:“——呼……所以说,小茜今天也先回去吧?昨天不是已经一整天在一起了吗?”
朔夜半开玩笑的说道。
茜:“可是……今天……”
朔夜:“啊咧?今天怎么了?约好了吗?”
茜:“与其说约好,倒不如说是那个……”
朔夜:“啊,是什么纪念日吧?难,难道说,是两人的拍拖纪念日!还是说,FirstKiss的纪念日!”
茜:“还,还没接吻哦!”
朔夜:“也就是说,果然是开始拍拖的纪念日啊”
茜:“唔,恩……”
呜呜,现在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滚烫的红晕了。朔夜看着我现在的样子,高兴的笑了起来。
朔夜:“啊~啊~,好羡慕小茜啊,有和君那么好的男朋友……”
茜:“嘿嘿,还不错吧。和君他真的很不错的”
朔夜:“绝对无法想象得到两人分手之类的事情啊。这可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哦”
茜:“我跟和君一直在一起,绝对不会有分手之类的事情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法分开我们的。没有和君的生活真的无法想象啊。即使一瞬间也不想离开,简直是想一直粘在一起呢”
朔夜:“小,小茜真是的……小茜你呀,现在就好像要变成和君不在的那个样子了……”
茜:“真,真实的……朔夜说些什么奇怪的话呀”
没有和君的世界,就跟没有光明的世界一样了。只有和君他在,才能看到这个世界,感觉到这个世界。如果和君不在的话,我肯定连自己脚下的东西都看不到了。看不到地面而无法站立了。
朔夜:“可是,真好啊~我也想有这样的一场恋爱啊”
茜:“朔夜不是已经有高村老师了吗”
朔夜:“啊哈,我呃……那个……并不是不想跟哥哥在一起,只是我还不懂这些事情……只是,只要是为了哥哥,什么都愿意去做,比如说跟全世界为敌,对吧?”
茜:“我也是,如果是为了保护和君的话,自己也无论如何也愿意的。可能的话,还是希望不要跟全世界的人为敌呢”
朔夜:“全世界的话,除了哥哥以外……爸爸啊,萨基啊……小舞衣啊……小茜啊,都是敌人呢”
茜:“唔……跟小朔夜为敌啊……为了爱,也要抛弃友情……的意思吧?”
朔夜:“小茜,要跟我战斗吗?”
茜:“小朔夜呢……?”
我们抱着手腕,深深的叹了口气……
茜·朔夜:“——不知道~~”
然后,不约而同,我们两人相视而笑。如果真的变成那样的话……真是无法想象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老师啊,同学啊,双亲啊,小朔夜都成为自己就的敌人的话。可是……为了和君的话,比起友情,我想我果然还是会选择爱情啊。倒不如说,很希望那样子。我跟和君的爱情,比任何关系都要重要,比任何羁绊都要深。
朔夜:“那么拜拜小茜,我先回去了。如果见到和君的话就给我短信吧”
茜:“恩,谢谢你”
朔夜:“拜拜~”
小朔夜亲切的说完之后就啪嗒啪嗒走了。
茜:“和君……究竟到哪里去了啊”
结果,还是没有在学校里发现和君的身影。
茜:“……说起来”
突然想起来,和君他说过后山的星空和夜景都十分漂亮,说下次一起去看的。
茜:“说不定就在后山那里呢”
和君他是绝对不可能忘记今天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的……
茜:“既然没法联系上,那我就去试试吧?”
这样想着,我快步向后山方向走去。如果和君一直在等着的话,应该已经等了相当一段时间了。今天,是比特别还要特别的日子……为了那个特别的夜晚……
茜:“呀,我真是的……想的太多了”
想着想着,脸颊又不禁发烫了。夏天的黄昏闷热难耐,我解开胸前的纽扣,啪嗒啪嗒的远望着。脖子上的汗珠,顺着锁骨的凹痕,向前胸的沟堑流去。真想快点走到和君那里去啊。
后山的景色,已经开始变得恬静了。只有知了和蟋蟀的鸣叫声,跟小草被抚动的风声在合唱着。
茜:“哈,呼,呼……稍微慢走一下吧”
穿越这个病不很熟悉的山道,小跑还是挺累的。我的步子又慢下来了。风吹着草木,摇曳的声音。枝叶如人声般嘈杂着。鸣叫停住了,蝉鸣的声音,还剩哪种声音依然无以辩数。
——然后,是枝叶的刷刷声。
茜:“哎?什么?”
不知不觉停住了脚步,留意起旁边的声响。听到了咪唏咪唏的诡异的声音。这不是风声,也不是虫声。
茜:“熊?”
声音继续响着,可以明显听出并不是兔子或者狸猫走过的声音,而是体型更庞大的东西。可能是熊吧,这样想着,也可能是比熊更可怕的东西,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茜:“难道说,那些怪物……”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周围总是陆续出现了一些谜一样的怪物。不知道是不是该称之为怪物,不过也没有其他词可用了。虽然我没跟其他人说起过这些,不过我想那的确是现实的。还有,我身边发生的事情也是——
茜:“总之,先逃吧——”
但是,突然又想起来。我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
茜:“和,和君……”
如果和君他被那些怪物袭击了的话。如果和君他被怪物那恶心的尖牙利爪给……我的脑袋轰然一热,脸色也惨白了起来。我的双脚开始不自觉的向那个毛骨悚然的声源走去。
来到了个宽广的地方。刚刚那些枝叶摩擦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
茜:“消失了……吧?”
那样的话就最好了。都是错觉而已吧,那就再好不过了。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又安静了起来。这次是真正的安静起来了。之前还能听到的蝉鸣声,也突然停止了。
茜:“…………?”
突然,从地底传出了一阵沉重的轰鸣。虽然只有声音,但身体依然像要被撕裂一样,我不禁捂住耳朵蹲坐起来。
茜:“得,得逃走……”
和君不在这里。而且,现在不逃走的话我就要被吃掉了。我使劲摆动腰腿,双脚啪嗒啪嗒的跑着,从树荫里逃走。
看到怪物的全身了,长着一副恶心的样子,已经无法去形容了。
茜:“再不快点逃走的话……和君,和君他没事吧……”
突然口袋中的手机响了。
茜:“哎?和君!?”
短信里说:“抱歉让你久等了,我在车站前的公园等你”。
茜:“和君……”
看来,和君他不在这里,而且还活着。就决定那样了,要赶快逃出这里到和君那边去。估计怪物不会到大街上去的。如果逃出了这里,那时学校和警察就会去想办法了。可是,不知何时,我感觉到了手中没有握着东西。
茜:“——啊,手提袋!”
装着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的手提袋。我一边把身体往下压,一边痛苦的环视着周围。看到手提袋在怪物的身体下转动着,里面的东西被散乱的倒了出来。
茜:“给和君的小松糕也……”
不仅如此,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和君给我的手帕,也皱褶着掉了下来。
我们刚开始交往一段日子的时候,就互相赠送了礼物。那天也正好像今天这样闷热,和君他非常紧张的向我递出了那份包装的很精美的礼物。用一块漂亮的白手帕,郑重的放到了我面前。而我,则把帽子递了给他。一顶跟和君很相配的猎帽。一直都苦恼着,把这个作为约定终身的物品。下次约会的时候,在和君面前戴上它。这样能看起来十分相称。应该说是超出了我预想的相称。我当然把那块手帕带在身边了。可惜,那块手帕后来一次都没有用上。只是在手帕的后面偷偷绣上了和君的名字。像说着‘很小心的使用着呢’般高兴的笑着。即使没有用过,依然经常用熨斗整理着。在手帕上绣了和君名字这件事也没有对谁提起过。可是,和君他红着脸好像想说些什么,我想他肯定已经注意到了。
那块手帕,正缓缓的飘落下来。而且,今天准备送给和君的礼物,也因包装纸破开而散落四周。
茜:“不要!不要那样!”
不能丢下它逃掉。因此,我打算在一次的使用那种力量。
那一天,怪物突然袭击和君时的守护之力。
“你,为了最重要的东西,愿意付出什么吗?”
听到了这样的一句呼唤。
“为了保护你最珍贵的事物,你愿意付出最重要的东西作为代价吗?”
为了能够保护和君,我不惜一切代价换取能够保护他的力量。只要能保护和君,即使付出我的性命我也愿意。然后,用我的双手使出这股力量。幸运的是,和君当时昏过去了,没有发现我使用那股力量的事情。那次真的太走运了。即使是和君他,我也不希望让他看到那个时候我的样子。
那股力量,让我再一次——
茜:“哈利——!!”
在卷起的沙尘中,出现了一头巨型的猛兽。身穿金色的铠甲,凶猛的野兽。我的力量,守护着和君的力量。
茜:“哈利,从那个怪物手上,把和君抢回来!”
一声沉重的低鸣后,哈利向前一跃而起。碎裂的砖石纷飞,向着地面突刺的前爪如没进地里一般。关节运动的时候,铠甲的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在怪物的一边,面对着压倒性强大的哈利,也声嘶力竭的发出威吓的叫声。垂滴着恶臭液体的尖牙嘎啦嘎啦的响着,身体正面朝向了哈利。
茜:“哈利!把它干掉!”
沉重的身体慢慢的,慢慢的移动着。接着的一瞬间,像完全无视了运动法则一般,一下子扑向了怪物。怪物还没能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哈利的獠牙所咬紧。紧接着,哈利头一甩,怪物的身体被重重摔倒在地上。身体被哈利咬伤的怪物发出一阵悲鸣。跟着这阵悲鸣声一起飞散的,还有那怪物身上血一般紫色的液体。留着恶臭液体的怪物一边蹒跚的站起来,一边怒视着哈利。怪物也发出了巨大的怒吼。
茜:“哈利!躲开!”
可是,哈利已经被它的尾巴挥中。传来一阵强烈的冲击声。但是,受伤的却是后者,哈利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身上的铠甲把冲击力原封不动的反弹了回去。哈利再次跃向怪物,朝向怪物的身体撕咬着。然后,用力往上一甩,怪物的身体就像尸体一样飞向空中。哈利发出震破天空般的吼声。那阵叫声,卷起了周围的沙土石砾,形成了一股砂石的浪涛。哈利的咆哮卷起了一阵狂风,响彻了‘叩,叩’的狂暴声。
茜:“哈利!不留痕迹的……把它干掉!伤害和君的家伙……干掉它!”
那一瞬间,砂石开始逆向飘转,把四周的杂物和枯叶都卷了过来。这些东西,全部被哈利吸了进来。当然,那个怪物的巨大身体也被那强力的漩涡所吞噬。怪物挣扎着想从中逃出来,但很快又被卷进去,在那虚无的黑洞漩涡中,这一切显然是徒劳的。随着一声哀鸣,怪物消失在哈利卷起的漩涡中。然后,怪物的巨大身躯与砂石一起,吸入了哈利的身体中,剩下零星的碎片。我想,用卷碎这个词或许更合适一些。怪物的身体碎散了,在哈利掀起的风卷深渊中被毁灭了。哈利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叫,风停止了,周围也安静了下来。那里剩下的,就只有哈利和我的手提袋,还有那些最重要的东西。
茜:“谢谢你,哈利……”
我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它那硬邦邦的脑袋。刚才还像猛兽一般的哈利,现在就如同一只温顺的家猫,喉咙轻轻低鸣着。哈利露出温柔的表情,然后巨大的身躯就在那里消失了。我拾起和君给我的那块手帕。上面沾满了泥水,有些地方也被撕破了。礼物的包装纸虽然被弄破了,不过再拿回去包装一下应该就可以了。
我的力量——
守护和君的力量。如果让和君他看到这股力量,不知会怎么想。肯定会很害怕我了吧。我把散落四周的物品拾起,放回手提袋里。然后取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样子。
茜:“唔……没问题”
只是稍微有点劳累的痕迹而已,还是平常的我。和君的恋人日暮茜。梳好凌乱的头发,涂上淡淡的口红。宛然一笑,几乎忘掉了刚刚还在和怪物战斗的情景,回归那个平凡的我。然后,连刚才的那个我,也忘掉了。口袋里的说哦及收到短信。是和君的。
“不好意思,今天没有跟你联络,我刚刚去买送你的礼物了。本来想打电话告诉你的,不过地下商场好像没有信号。难道……小茜你给忘了?我们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
茜:“怎么可能忘记了呢,这么重要的日子”
只不过,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还真有点可笑呢。我今天的经历,还是觉得挺甜蜜的。我重复的读着和君他给我发来的短信。再过一会儿,就能见到短信中的那个人了。
茜:“——很快就到了……恩”
写完短信,照了一张这里的景色的照片,发给了和君。啊啊,终于能见到和君了。总觉得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朔夜:“啊咧?小茜。难道,现在还没见到和君?”
回头一看,原来是买东西回来的小朔夜。
茜:“唔,其实还没……”
朔夜:“恩?等这么久都没遇到,估计我就回家睡觉了”
茜:“呵呵呵,其实啊”
我把和君他晚上给我发来了短信,还有在什么地方等我的事情告诉了小朔夜。
朔夜:“啊~真的好羡慕小茜你啊。哥哥他可能连我的生日什么的都完全不记得了……”
茜:“啊哈哈,没问题的。即使是老师他,生日总会记得的”
朔夜:“唔……这样的啊”
你说对不对,月读。这样向着小朔夜手中的小家伙问的时候,月读像明白我说什么一样‘喵!’的回应了一下。
茜:“就算老师他忘记了,没人庆祝,我也会盛大的给你庆祝的”
朔夜:“小茜,不要接着说了。不管怎么说,跟一个有男朋友的人说这些,我就更可怜了……”
茜:“啊哈哈,抱歉抱歉”
朔夜:“哎~~真是的~能跟和君在一起真高兴啊!唔~有恋人的人都是敌人!恋爱少女的敌人!”
茜:“啊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如果我跟和君他遇上的话……啊,抱歉……是和君打来的”
我打开手机,查看短信,是刚才的回复。
茜:“…………嘿嘿”
朔夜:“等,等一下,小茜,什么短信来的?脸上红的好厉害哦”
茜:“哎?那是秘·密。是我跟和君之间的秘密”
朔夜:“啊~~真是的!老是不让我看!真好,真好呢!我今天也要,跟哥哥他……”
小朔夜摆出一副必胜的姿势,月读则‘喵!’的附和着叫了一声。虽然对小朔夜来说不一定是件好事,不过现在这样估计是再幸福不过了。
茜:“那么,小朔夜,我差不多要先走一步了。和君他还在那里等着”
朔夜:“哎?恩……加油啊!我会为你打气的。今天要成为美好的一天”
茜:“谢谢,明天会给你报告的。就像小朔夜你把幸福分给我一份那样”
朔夜:“恩,玩的开心点!”
我跟小朔夜分别后,向着和君等候着的那个公园走去。幸福,我跟和君的幸福。在小朔夜那里分到的,还剩很多的幸福。真是一个美好的日子。和君,礼物里装着的究竟是什么。敬请期待。能因为收到我的礼物而高兴就好了。恩恩,他肯定会高兴的。因为那是我喜欢的和君嘛。
——你说呢,和君。
(Fin)



                    


.